堕落幻想曲 第一乐章(千年的羁绊)

第七节 平稳假日

  作者:iamgodzzz

  新大陆历1015年10月10日

  威尔哈札学院的工作型态,是每上课五天后,就有两天的假期,而今天是学院例行放假休息的日子,雪丽亚一如往常的,在鸟儿初醒的清晨时,就已经醒来了,迅速地将床铺以及仪容整理好后,雪丽亚穿上乌黑厚重的魔法师袍,用面纱以及头套将面孔遮掩好后,便开始一天最初的工作了。

  雪丽亚轻声地走出房间,然后一一敲着每个人的房间,将大家从温柔梦乡唤醒,一如往常的,文蒂总是穿着睡衣出来,揉揉还没睁开的眼睛跟雪丽亚打招呼,然后迳自整理自己的仪容,走到雷的房间,雪丽亚习惯性地敲了几下门,然后呼唤着雷,但总是没有得到回应,雪丽亚叹气道。

  “小雷真是的,怎样都没办法改掉他那赖床的习惯。”

  雪丽亚轻声细步打开从不上锁的房门,细步走向还在床上酣睡的雷……以及红,虽然红也有自己的房间,但每天晚上总是要跟雷一起睡觉,虽然文蒂跟雪丽亚都有劝过红,但红总是不听,而雷却问为什么不可以,对两人无可奈何的文蒂以及雪丽亚,只好放任不管了,雪丽亚熟练地将两个心态还似七八岁幼童的两人,从悠悠梦乡叫醒。

  “呜……哇哇……啊啊。”

  雷和红两人,睡眼迷糊地打了个大哈欠,雪丽亚迅速地将两人带去盥洗,然后将睡衣换掉,帮两人打点好一切,雪丽亚看着忠夫的房间,想起原本都是文蒂将忠夫同学叫醒的,不知为何,文蒂总是警告我们不要接近忠夫同学的房间,而忠夫同学现在还在医护病院疗养中,文蒂也没有去他房间的必要吧。

  雪丽亚带着红和雷两人走出宿舍门口,准备跟文蒂一起去学院餐厅吃早餐,但却没有看到文蒂的身影,雪丽亚疑惑地想,文蒂通常都会在大门等着珊珊来迟的雪丽亚三人,为什么今天突然不见人影了,在雪丽亚将视线环绕四周时,得到了答案。

  “文蒂……你在做什么啊?”

  雪丽亚有点惊讶地看着文蒂,因为文蒂正把忠夫用草席卷住,用一条条的粗麻绳捆绑住,忠夫虽然死命扭动身躯想要脱逃,但却无济于事,文蒂神情自若地说着。

  “没什么,我只是将垃圾处理一下,待会就要丢到河里去了。”

  “文蒂!里……里面的是忠夫同学吧!不可以丢啦!”

  听到雪丽亚激动的声音,文蒂便微笑改口道。

  “开玩笑的啦,我只是给这个笨蛋一点教训而已,谁叫他昨天晚上想要夜袭我。”

  忠夫听了更是激动从自己被胶布贴起的嘴巴,念出一堆别人听不懂的话,雪丽亚有点同情的为忠夫说话。

  “我想……忠夫同学是不小心走错房间了吧。”

  忠夫奋力地点头表示没错,而文蒂则是展露极为恐怖可怕的笑容说。

  “是啊——是走错房间了啊,是原本要夜袭雪丽亚的,不小心闯到我的房间而已。”

  忠夫此时便没有任何动作了,随后文蒂拖着草席带着雪丽亚三人走到某个大湖池,在大湖池旁边立了一个招牌,上面写着“不要命者,尽管入湖。”,雪丽亚看了有点慌张地跟文蒂转述招牌的文字,文蒂示意不用担心,然后就在同时,奋力将草席丢入湖池的中央,激起一片水花后,过了约数十秒后,只见忠夫从湖中跳出,疯狂地大叫着,因为他身上挂着数十条色彩艳丽的食人鱼。

  “文蒂你作的有点过分耶,忠夫同学才刚出院而已,你又立刻让他挂急诊送医了。”

  此时忠夫又变成木乃伊,安静的躺在病床上了,一旁的阪口晃司更是怒不可歇地骂着。

  “混帐!为啥放假日我还要帮你们医疗啊!”

  “放心啦,那种小伤根本不会怎样,他待会又活泼乱跳了。”

  文蒂一边享用着早餐,一边以无所谓的态度说着,威尔哈札学院的餐厅大楼有五道层楼,一次可容纳数千人,约数百平方公尺的宽广空间,而在其中有着从南方大陆各地募招而来的厨师,以提供瓦妮莎院长大人的饮食,学生只是连带受到好处而已,一般的学院,大都以粗糙难吃,却又极为昂贵的垃圾食品来坑学生。

  “小雪!我还要吃!”

  原本还想要说些什么的雪丽亚,看到雷已经将无数盘食物吃完,对着自己索求新的食物,雪丽亚还没反应过来时,文蒂已经捏住雷的脸颊怒道。

  “你给我闭嘴!你再吃下去,这个月的伙食费就要吃光了啦!”

  “欸——欸!人家还没吃饱耶!”

  文蒂才正打算开始说教,雷又被食物的香味给引诱,跑到别桌去了,只见别桌的女学生一脸兴奋地说。

  “来,小雷这里的汉堡给你吃喔,哇——啊!好可爱喔!”

  “小雷这里有炸肉饼喔!”

  “小雷来这里来这里啦!”

  在众多女学生的呼唤下,雷不停地吃着女学生们给的食物,不知道为什么雷才刚进来的第一天就一直很受欢迎,特别是女学生,都把雷当作可爱小动物似地,一直不停地喂他吃东西,然后再东摸摸西捏捏,喊几声“好可爱”之类的话。雷自己是不太在意,但在红和一些男学生的眼里,可就不太好受,看到雷的行径,文蒂只觉得头很痛。

  “又开始了吗……雪丽亚,后面的事就交给你了,我现在得带忠夫那个笨蛋,一起去办事情了。”

  “嗯,请慢走……咳咳!”

  文蒂再次叮咛雪丽亚要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将自己的餐盘收拾好就离去了,雪丽亚跟嘟嘴生气的红大约等了半小时后,雷才一脸满足地回来,由于雷想跟着雪丽亚一起玩,于是三人便浩浩荡荡地离开,走向学院的图书馆去了。

  “好-再来是……操场两百圈!”

  在无人的广大操场跑道上,一年独班的副班长-飞,正进行着身体锻链,从一大清早开始,飞就不停地做着非人的锻链,伏地挺身一千次、仰卧起坐两千次、跳绳四千下、而现在进行的是长跑,威尔哈札学院的大操场一圈大约有一千公尺,飞奋不及身地奔跑着,在完成两百圈的长程距离长跑时,飞好几度出现体力不支而跪倒在地呕吐着,由于没吃早餐的关系,飞只能干吐一些酸臭的胃液。

  “加油!飞!这是你自身的试炼!为师只能在这里观注着你!”

  身为飞的导师,凯特只能躲在远处看着飞不时地跌倒,然后再爬起,一边呕吐一边走着,凯特不知不觉中,已经热泪盈眶了,一旁在翻阅新买的情色书籍“鬼畜大师之美学-伊头家训”的希格斯,不禁插嘴说道。

  “欸,就要开始分配一年级学生会长杯的初选战了耶,他要是昏倒了,怎么过去抽签啊。”

  “不会的!现在的飞!已经拥有努力之心,并且迈向充满友情的胜利道路了!这点小事是无法阻碍他的!”

  凯特的热血发言才刚说完,飞立刻倒地不起昏死过去,昏倒过去的飞不知过了多久,才慢慢地回神过来,飞醒来时发现自己被人放置在树荫下乘凉,而一个陌生的娇嫩女子声传来。

  “你已经清醒了啦,身体有没有任何的不适啊?需不需要我通报医疗病院的人来?”

  飞看着眼前穿着乌黑魔法师袍衣,面容遮掩起来的女子,心中一乱,脸红慌忙地回答自己并没有怎样,女子将毛巾递给飞,叮咛了几句保重身体的话后,便带着两个小孩子离开了,飞用毛巾擦拭着自己脸孔,深深一吸道。

  “嗯……好香啊,好温柔的女生啊。”

  飞站起身来,精神满满地大喊,继续接着下个锻链,但同班的班长-真宫寺弥生忽然出现,弥生说要带飞去参加一年级学生会长的初战抽选,埋头苦干于锻链的飞此时才想起有这么一回事,当下慌忙地跟弥生道歉,弥生微笑表示不用道歉,并且以赞赏的语气说。

  “飞同学,我很钦佩你能这样早起,并且毫不浪费光阴地把握时间的精神,请好好保持。”

  “嗯!我会努力的!谢谢你,弥生同学!”

  在远方观看两人友情萌发的凯特,因过度的兴奋,已经完全进入自己的理想世界了,在一旁依然将眼睛盯着情色书籍的希格斯,不由得叹道

  “明明一样是班长和副班长,两班的对待态度可就天差地别了。”

  正如同希格斯所说的,此时的文蒂正将忠夫从病床踢下,然后用数条铁链捆绑,将一直吵闹不停,想要逃跑的忠夫拖离病院。

  散发成稳严肃气氛的书间,用上等古木所制成,一排排约有数百排的书架,上面整齐放着各式各样的书本,雪丽亚从图书管理员那接过书本,然后带着雷和红找了个位子后坐下,阅读书本是雪丽亚的兴趣之一,所以她几乎有空就会来这借阅书籍,而图书管理员对于像雪丽亚这样喜爱书本的人,当然保持着欢迎的态度,有时还帮雪丽亚寻找她想要阅读的书本。

  原本以为雷会大喊无聊的雪丽亚,也已经为雷挑选了数本童话绘本,但没想到的是,雷从进来后,什么话也没说,只是眼神飘移在各式各样的书本上,雪丽亚心中高兴,认定雷应该也是喜欢读书的孩子,但雪丽亚没想到,雷只是受到图书馆气氛的影响,想要找个地方睡觉而已。

  雪丽亚让雷和红坐下,并且将童话绘本递给两人,雷有点兴奋地想大喊,但在雪丽亚禁止下,只好压抑着兴奋的心情,开始翻着童话绘本,而红却自己拿了数本难懂艰涩的书本迳自阅读,雪丽亚起初还有点担心两人会大吵大闹,但看两人都没有发出太大的声响后,便自己也慢慢地栽入书本的世界里。

  “旅人的……疑问……”

  从前有个旅人,他有想也想不完的疑问,于是他就一边旅行,一边向路人询问,但是旅人的问题都很奇怪,所以每个人都将他当做笨蛋。有天,旅人问着农夫。

  “为什么你要耕田呢?”

  农夫彷佛嘲笑旅人的愚蠢而说。

  “我家代代是农夫,而这也是老天爷给我的使命啊。”

  旅人无法理解,为什么使命可以决定农夫的一生,旅人走着走着,遇到了一位骑士,于是旅人问。

  “你的使命是什么的?”

  骑士以鄙视的眼神,傲慢的口气说着。

  “我的使命是为了守护正义!为了正义,我可以杀掉任何人!”

  旅人无法理解,为什么正义会比他人的生命还重要,旅人走着走着,遇到一名僧侣,于是旅人问。

  “为什么你会相信神的存在?”

  僧侣彷佛看到罪大恶极的犯人似的,替旅人祈祷神能原谅他的无知地说着。

  “神的存在是绝对的!如果没有神的话,这个世界就完了!”

  旅人无法理解,为什么没有神的话,世界就完了,从来没有人看见神的存在,但是为什么神能拯救这个世界呢?旅人无法理解,旅人走着走着,遇到一名黑衣男子,于是旅人问。

  “世界对你而言是什么?”

  黑衣男子想也不想地回答说。

  “垃圾的处理场,有一堆发臭恶心垃圾以及靠它维生的生物罢了,不过我跟我所爱的人也是这个世界的居民,所以我不怎么讨厌。”

  旅人无法理解,什么是爱,为什么爱可以让他忍受这个腐败的世界,旅人走着走着,遇到了一个白衣女子,于是旅人问。

  “你有爱吗?”

  白衣女子微笑地说。

  “我有比自己生命还重要的‘爱’,但是我也有远超过‘爱’的‘恨’,我痛恨人类。”

  旅人无法理解,为什么人类的存在会让恨胜过爱,旅人走着走着,旅人从此就没遇到任何人了,因为他已经老了,病了,旅人到死都想要问人,但没有任何人能让他问了。

  “人类对你而言,是怎样的存在?”

  “呼……呼……”

  “嗯?小雷睡着了吗?”

  看着雷可爱的酣睡模样,雪丽亚不禁心中一甜,雪丽亚向图书管理员拿了件毛毯,替雷批上,然后将散布在桌上的绘本一一收好。

  文蒂跟忠夫两人在抽完签后,各自看着自己第一回合的交战选手,文蒂对上一年天班的副班长-基斯,而忠夫则是对上一年独班的班长-真宫寺弥生,看着自己周遭的其他选手,文蒂心想反正大家都不认识,还是离开好了,忠夫跟着文蒂欲离去时,一名身着淡紫色宽大和服的长发女子挡在他的面前,她正是真宫寺弥生,只见弥生语气坚决地说。

  “浦岛忠夫,我是第一回合跟你交战的真宫寺弥生,想必你应该还没忘记我吧。”

  忠夫看着眼前的佳人,拼命从自己堆满色情思想的脑袋寻找有关她的资料,忽然,忠夫看见她手中两尺长的武士刀,忠夫惊道。

  “你是前几天在游泳池拿刀乱砍的女人!”

  “喔——喔,游泳池吗?我听说前几天有三个笨蛋去游泳池偷窥,结果被抓住痛宰,原来就是你啊。”

  文蒂斜眼瞪着忠夫,忠夫感到一股强烈的杀气冲击自己的身躯,而弥生紧跟着道。

  “在那次的交手中,你轻易地闪过了我的攻击,所以我相信你应该有很强的实力,我希望在这次的交手中,我们能够堂堂正正地分出高下。”

  弥生一厢情愿地认定忠夫是有着强大实力的高手,而忠夫却觉得莫名其妙,才刚打算开口时,文蒂却捏住自己的咽喉,恐吓忠夫不要发言,站在两人后方的弥生,并没有看到这幕,文蒂转头语气沉重地说。

  “弥生同学,你可有抱着必死的决心吗?忠夫他的功夫可不是你所看到的那样简单,如果你抱着运动家的精神来参战的话,那我劝你还是不要打好了。”

  文蒂充满挑衅意味的言词,夹杂着自身发出强大的气势,让弥生无法小看,弥生大喝一声,将压在自身的气势弹开后,语气强硬道。

  “当然!我定会抱着必死决心,来赴这场战斗!”

  文蒂嘴角翘起,露出得逞的笑容后,敷衍了几句后,便将忠夫拖走,回程的路上,只听忠夫鬼哭神嚎地大吼大叫,并且开始策划着要如何避难,文蒂将自己的黑色镰刀拿出,鬼气逼人胁迫住忠夫。

  “你要是敢偷跑的话,我会毫不犹豫的砍下你的人头,你现在所能做的,就是在战场上想办法打赢弥生。”

  “这怎么可能啊!我那三脚猫的功夫那是她的对手!上次我就差点被她一刀两断了耶!”

  文蒂摆出自己想办法的态度后,便死拖着忠夫回宿舍休息了,因为明天就是一年级学生会长杯的第一场战斗。

  “呼啊啊——啊,睡的好舒服唷。”

  当夕阳西下,图书馆即将关闭,雪丽亚才将还在沉睡的雷摇醒,然后将还在看“高等魔导学-人工生命解析”而进入无我状态的红呼唤,此时三人一起手牵手,看着火红的夕阳,走向回家的路程,雷大大地摇摆自己的双手,高兴地唱着儿歌,雪丽亚和红难为情地陪雷一起唱着。

  “人类对你而言,是怎样的存在?”

  彷佛有人在自己的背后说出这句话,雷停下自己的脚步,放开双手并且转头过去,但并没有看到任何人,雪丽亚跟红疑惑地看着忽然停下的雷,雷回神过来发觉两人在看自己,立刻跑去握住两人的手,重新唱着儿歌,但那句话却一直停留在脑海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