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落幻想曲 第一乐章(千年的羁绊)

第六节 泳池风波

  作者:iamgodzzz

  新大陆历1015年10月7日

  经过一个多月的生活,文蒂已经稍微适应学院的生活了,基本上一年级的课程只有基本“体能锻链”和“知识学习”,而且只有两名导师来教导,一年尊班的体能锻链是由希格斯负责的,而知识学习则是马修担任教导,到了二年级后,才会依照个人的能力性向来分配科系,听着马修讲解无趣的课程,文蒂不禁感到无聊,将视线于教室内飘移,发现有许多女同学用仰慕的眼神盯着自己,文蒂打了个冷颤,忽然发现,同班的雷以及浦岛忠夫,还有以外的两个人都不在座位上。

  “红、雪丽亚,雷他人勒?”

  原本专注于上课的雪丽亚,此时才发觉雷已经不见了,摇摇头道。

  “我不知道耶,咳咳!”

  “雪丽亚,多注意自己身体啊,红……哦。”

  叮咛雪丽亚后的文蒂,转头欲问红时,却看见红鼓起小小的脸颊,一副不高兴地样子,文蒂顿时猜出,雷可能跟忠夫他们一起偷跑翘课了,要不然红才不会独自生闷气,正如文蒂所料,忠夫和雷,以及另外两名男同学,服部三郎和艾斯卡伊正不怀好意地接近男子禁地,女子专用游泳池。

  “小忠,我们要去那里玩啊?”

  雷当初听到忠夫要带他去见识见识时,便兴高采烈地跟过来,却忘记问到底要见识什么,雷话才说出,忠夫立刻捂住雷的嘴巴,示意禁声,然后一脸淫笑地说。

  “呵呵……待会我们要去见识女子学生的‘三大神器’!所以你乖乖安静啊,三郎!根据你做的地图,确定是这里没错吧!”

  一名身着黑色忍者束装,但却没有任何,忍者该有神秘感的少年笑道。

  “当然!在下冒着生命危险突破魔法结界和守护兽,然后花三天三夜,将目的地附近的大大小小的路径,一一详细画在地图上。”

  三郎得意的将自己辛苦得来的成果展现出来,忠夫鼻头一酸,紧握住三郎的双手。

  “三郎!你真是吾之心友啊!”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让我们朝向目标前进吧!”

  看着两人不知从哪生来的热血,艾斯卡依不由得皱眉头道。

  “你们两个的下流思想已经从脸上展露无疑了,你们到底是来做什么的啊?”

  “罗嗦!你跟我们还不是一样来偷窥的!”

  听到忠夫喊出“偷窥”两字时,艾斯卡依不由得摇头叹气,故作高贵地说。

  “我跟你们可不一样,我是抱着纯粹欣赏艺术的眼光而来的,女子学生的三大神器分别是,女子制服,女子泳装以及女子体育服,而女子制服又分为短裙和长裙两派,根据……”

  艾斯卡依滔滔不绝地讲解着自己的观点,并且一脸陶醉地进入个人世界里,直到其他三人都走远后才怒气冲冲地追上,四人依照着三郎的地图,费尽千辛万苦地从各种监视设备以及魔法结界,终于来到了女子专属游泳池,数百平方公尺的豪华游泳池,里面有着各式各样的精良设备提供学生上等的服务,数十个不同的游泳池有着不同的功用,原本这是瓦妮莎校长的私人游泳池,只是她现在比较喜欢其他东西,所以就丢给卡特尔处理,在女性老师的坚持下,这栋豪华的游泳池成了女学生以及女老师们的专属休息场。

  “呼——呼!那边那个小萝莉好萌啊!短小的四肢-好可爱啊!两颗粉红的小豆豆,在湿透的泳装下一览无疑啊!尚未成熟的青涩果实真好啊!”

  三人躲在极为隐密的暗处,用高解析度望远镜欣赏着眼前的花样少女,三郎气喘呼呼地发表着意见,但随即被艾斯卡依反驳。

  “服部!你那是邪道啊!女性之所以美丽,完全取决于充满母性光辉的内心啊!而丰满的乳房,正是养育生命的来源啊!”

  艾斯卡依的目标朝着成熟艳丽的女性老师们,而专注的地方全是她们高挺的双峰,艾斯卡依并没有像三郎那样不停地气喘,但他的口水却像水龙头般地狂泻不止,但是他们都没察觉,他们口中所说的女子“三大神器”并没有出现,应该说在威尔哈札学院内,没有所谓的制服存在,其原因是瓦妮莎对每个人穿同样衣物出现,感到无比的无趣,所以学院才没有制服,而一般的学院都是打着“大家平等”的口号,来强迫学生买既丑陋难看又昂贵无比的制服了。

  “喀嚓!哔——哔!好!换底卷!”

  原本关注于欣赏的三郎和艾斯卡依,听到忠夫发出异样的声音,于是将视线收回来,发现忠夫手中拿的是高解析度摄影机配备远观摄影装备,两人疑惑地问。

  “忠夫……你这台摄影机,底卷型号是多少?”

  “全机型都可通用!这可是要成为我的收藏品呢!”

  两人一听,纷纷从自己身上掏出一个袋子,对着忠夫怒吼道。

  “混帐!”

  同时从袋子里面拿出一百加仑递给忠夫。

  “拷贝一份给我!”

  “喔……没问题。”

  当双方商谈好生意后,便立刻重回“战场”,三人突然发现,原本三三两两的女生们,全部都聚集在一起了,不解的三人立刻将视线集中到,集中点的中央。

  “哇——小弟弟!你几岁了啊?”

  “小雷今年十四岁!”

  “好可爱——唷!不过说谎是不对的唷,所以大姐姐要处罚你,嘿!拥抱攻击!”

  “啊啊——啊!好狡猾唷!这么可爱的小孩子,人家也要抱啦!”

  忠夫看着雷在女生堆那样吃香的样子,不由得火上心头低骂一番,忽然间,听到衣服脱落的声音,忠夫转头一看,发现服部三郎全身回归到幼儿状态,除了那个丁字裤还没脱掉以外,忠夫大惊之下,语气停顿地问。

  “喂……三郎,你要……做什么?”

  “各位大姐姐们,人家是小三,今年才八岁——唷,请好好疼爱我。”

  忠夫和艾斯卡依目瞪口呆地看着服部三郎,像发春的公狗般冲了出去,随后听到一群女生的尖叫以及各种奇怪的声响传出,忠夫和艾斯卡依将视线移开,等奇怪的声响以及尖叫声停止后,才重新拿起望远镜观看,在血色的游泳池的中央,漂浮着一个奇怪的浮尸,而其他女生彷佛察觉忠夫的视线,纷纷瞪着两人的藏身之处,忠夫立刻将望远镜拿下,慌忙地细声说着。

  “完了啊!她们已经发觉我们的存在了!我们快偷跑吧!”

  艾斯卡依故作镇定地说着。

  “忠夫,冷静点,你忘记我们根本不知道路了吗?依我看她们还未必察觉我们,我们先静观其变吧。”

  听到艾斯卡依的冷静分析,忠夫不由得稍稍安定下来了。

  “啊!小忠跟小艾在那边耶!喂——小忠——小艾!”

  “你给我闭嘴!大笨蛋!”

  听到雷朝着自己方向大叫的忠夫,立刻丧失冷静的站出来大吼,但看到一群杀人的视线盯着自己后,忠夫立刻为自己愚蠢的行为感到后悔,想要转头询问艾斯卡依时,自己却被狠狠地踢飞出去,而踢这脚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艾斯卡依。

  “抱歉,我要先走一步了,我可不能在这被逮住。”

  “你这个背——叛——者!”

  被踢下水的忠夫才刚浮出来,立刻就被充满杀气的女生团团围住,而艾斯卡依则趁所有将注意集中在忠夫时,偷偷地朝秘密出入口冲去。

  “大胆鼠辈!休想逃跑!”

  离秘密出入口只剩下一步之距时,一道强大的真空剑气从艾斯卡依的背后袭击而来,由于事出突然,艾斯卡依只能狼狈地躲过这击,艾斯卡依将自己的面貌用白色的围巾围住后,故作优雅地转头过去道。

  “真没办法,就让我白银假面来当你的对手吧!……啊勒……人勒?”

  就当艾斯卡依还在找寻对手时,一把两尺长的大刀已斩至他的腰间了,艾斯卡依毫无防备地被击飞出去,然后沉入游泳池中,昏死过去。

  “呜……要死我也要赚个本啊!”

  忠夫在被团团围住时,发挥出人类求生存的本能,只见忠夫怒吼,整个人不顾一切的冲出,双手肆无忌惮地撷取少女身上的泳装。

  “呀——啊!变态!”

  “哇啊啊!把人家的泳装还来!”

  “不要!不要过来啊!”

  一瞬间,忠夫全身上下尽是色彩艳丽的女性泳装,由于手不够拿,忠夫索性塞在嘴巴里面,但这个样子反而让他更像个十足的变态,也因为这样所有的女生唯恐避之不及,纷纷让出一条路给忠夫,突然间出现的一丝逃生之路,忠夫毫不迟疑的把握住,但当他才走没多久,就看到刚刚背叛他的艾斯卡依,坠落在自己不远处,同时,一道凌厉的剑气从自身后方冲击过来,忠夫本能地闪过这击。

  成功躲过攻击的忠夫,并没有继续逃跑,身体本能地察觉到腰间有种冷冽的痛感,忠夫惊慌地跳起,同时,一把两尺长的大刀快速地砍过忠夫原本腰间的位置,忠夫定神一看,发现大刀的主人是名少女,穿着短袖白色的紧身和服,乌黑亮丽的秀发随风飘逸着,少女是一年独班刚上任的班长-真宫寺弥生,弥生将爱刀收起放入腰间的剑鞘,然后将白色头带取下,将自己飘逸的长发束起,定神注视忠夫。

  “没想到你居然能连续躲过我两次的突击,不过!你的命运也到此为止了!成败!”

  弥生腰间放低,一口气冲向忠夫,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拔刀砍向忠夫,面对这雷霆一击,忠夫根本无处可逃,在刀身将要劈开忠夫的身躯时,只见忠夫的身体向后弯曲一百八十度,行成一个ㄇ字型的姿势,彻底的展现出超越人类体能的动作,躲过这惊险的一击,忠夫头脚同地,极为难受地喊着,因为他的脊椎骨可能断了。

  “怎么可能……怎么会有这种事情!”

  因为攻击失败,而导致弥生整个人失速跌入游泳池中,而此时一名身材美轮美奂,成熟艳丽的女子出现,她是一年独班的导师-卡普希莉,她以一副观察稀有动物的眼神,仔细观察着身体弯曲却还没死尽的忠夫。

  “没想到你还没死去啊,你是在我看过那个笨蛋后以来,第二个有着不死身的人了,你的名字是什么?”

  忠夫虽然十分的痛苦,但是对于眼前的美景依然是照看不勿,死盯着卡普希莉腰下微湿的神秘三角洲,不过对于人家的质问还是得乖乖回答,忠夫神情恍惚地说。

  “浦……浦岛……忠……夫,一年尊班的副班长。”

  说完后,忠夫重新盯着卡普希莉,眼神放肆观赏着美妙女性的成熟身材,忽然间,数道少女的尖叫声再度响起。

  “呀啊啊——啊!”

  “那是什么!好恶心的东西啊!”

  “男人真肮脏啊!”

  忠夫原本还不知所以然,但是看到眼前的美丽老师,忽然全身上下闪烁着数十道细雷,脸色阴沉地瞪着自己,忠夫才发觉问题出在自己身上,但是自己是哪里让大家看不顺眼啦?如此这样想的忠夫,勉强地将自己的视线转移到身上,赫然发现,因为眼睛欣赏过多清凉食品,所以自己的小老弟不满地站出来了,向主人抗议着,一根暗黑色的“圆形肉柱”,正以九十度直角的姿态,直直挺于大地上,彷佛为了表示自己的存在似的,暗黑色的圆形肉柱暴起数道青筋,堂堂正正地展现在纯洁少女们的面前。

  “浦岛忠夫,你也是我见过那个人以来,第二个愚蠢无比的男人。”

  卡普希莉身上的细雷渐渐地转变为数十颗电球,数十颗雷球慢慢地聚集在一起,组成了充满雷电的巨大雷球,忠夫着急地想要解释,但为时以晚。

  “死吧!”

  “哇啊啊啊——啊!”

  忠夫那有如杀猪般地难听惨叫声,再次响遍整个学院。

  “真不知道忠夫同学还有另外两位同学,是犯了什么错啊?怎么会弄成这副德行啊。”

  看着眼前全身绑满绷带且使用许多定骨架固定,全身动弹不得的浦岛忠夫,和另外两位只有绑满绷带的服部三郎以及艾斯卡依,雪丽亚不由得一股同情心随之生出,而在一旁的文蒂则是毫不客气地说。

  “雪丽亚,不用为这三个笨蛋同情,这些家伙一定是跑去偷窥,结果失手被逮,然后又被痛揍一顿。”

  文蒂完全没有任何差错的推论,让躺在床上的忠夫没有任何反驳的余地,雪丽亚一听,有点难为情地说。

  “这个……虽然忠夫同学的品行有点不好,但也应该不会如此吧。”

  “啊——啊,雪丽亚,我跟你说啊,如果这家伙叫做‘品行有点不好’的话,这世上就没有‘罪大恶极’了。”

  文蒂毫不客气地批评着忠夫,但却惹来阪口晃司的一阵怒骂。

  “喂!你们几个!这里是病院耶!要吵闹的话去外面吵!真是的……小雷,接下来把你的裤子脱掉,让大哥哥帮你检查检查。”

  “好!大哥哥!”

  原本因为吵闹而理亏的文蒂,一听到两人的对话,感到异常诡异立刻破口大骂。

  “你这个变态医师!你要检查什么啊?”

  “你很失礼耶!我只是好心地帮雷检查一下他的生殖器官啊!要是他早泄阳痿或是睾丸无法制造精子的话,可以趁早处理啊!”

  “给我闭嘴!雷还是小孩子而已!哪来的早泄或阳痿啊!”

  正当文蒂跟晃司互相争执不停时,忠夫身体微微抖动起来,雪丽亚一惊,立刻告诉晃司,只见晃司和文蒂两人异口同声地喊

  “叫他去死啦!”

  忠夫示意要雪丽亚从她带来自己的包包中,拿出一个标题七的录影带,雪丽亚不明所以然,但依然照做,从忠夫放在教室的包包中,拿出了他所说的录影带,递给忠夫后,只见他用细小的声音说。

  “医……师……我身……体很……痛,你帮我治疗一下,我将……这卷……疯狂……野马,文……蒂……麦……斯威……尔的生活……写照……给你。”

  “我要那东西做啥!你还是早点去死吧!”

  “里面……附录……清……纯正……太,可……爱可……口的雷,全生活秘……辛收录。”

  “成交!”

  晃司快速地从忠夫手上夺过录影带,然后将设备精良的手术用具准备齐全,等文蒂施展完铁拳攻势,痛殴完忠夫后,立刻进行急救,不过连他自己也没把握能成功就是了。

  痛殴完忠夫后,文蒂三人被强制赶出医护病院,心有不甘的文蒂,破口大骂晃司后,才肯罢休,正要离去时,雷发现红的娇小身影在自己面前,于是兴奋地冲了过去,红一看到雷便开口说。

  “笨蛋……”

  “啊?”

  “雷是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

  “呜……人家……不是笨蛋……。”

  “雷是笨蛋!”

  “呜哇哇——哇!小红骂小雷!哇啊啊——啊!”

  雷一哭起来就没完没了的,深知这点的文蒂只觉脑袋一阵激烈的疼痛,雪丽亚见事出突然,一时也拿不定主意,只有先安抚着雷的情绪,只见红转过头去,小嘴翘起地念着。

  “雷放下红一个人,自己跑去玩,雷是笨蛋。”

  听到红生气原因,雪丽亚更是不知该怎么办,而雷泪水稍停,一脸歉意地向红道歉。

  “小红……对不起……”

  雷拉拉红的衣角,一脸像是被抛弃的小狗向红道歉着,雪丽亚心想,如果红这时接受雷的道歉的话,一切的事情都会圆满结束,红转过头来,开口说。

  “不原谅你!雷是笨蛋!”

  “呜……呜哇哇!小红讨厌小雷了啊!哇啊啊——啊!”

  原本停住的泪水立刻又哗啦哗啦流出,雪丽亚夹在两人中间,不时地安抚两人的情绪,而在后方的文蒂的头则是越来越痛了。

  “那个女人就是文蒂……麦斯威尔吗?看起来没多大的本事啊。”

  在医护病院的窗口旁,一名男子对自己身后的男子说着,但在他身后的男子却不以为然的反驳。

  “在说别人之前,先将你自己的杀气掩盖起来吧,对方可是发觉了唷,而且还发出比你强大的杀气呢。”

  窗口的男子一惊,顿时发现,文蒂正斜眼瞪着自己,而她身上的气势远比自己所发出来的强大许多,男子害怕地退缩几步。

  “咕!好家伙,看来这家伙不好对付唷,奇斯尔……卡盾得少爷。”

  奇斯尔冷笑一声后,便转身离去。

  “走吧,基斯,要不然她可会冲上来宰了你的。”

  “杀气……消失了,刚刚那人到底是谁啊?”

  眼睛直直瞪着,刚刚对自己发出杀气的地方,文蒂不禁疑惑地想着,到底是谁会这么无聊,没事对自己发出杀气。

  “小文——回家唷!”

  一道声音将自己的思考打断,是刚刚跟红吵架然后又和好的雷,只见雷一手握住红的小手,另一手对着自己招手,文蒂不由得笑了一笑,跟着走上去。

  “文蒂,你还好吧,怎么看你神情不太对劲的……样……子……咳咳!”

  发觉文蒂异状的雪丽亚忧心地说着,文蒂则是神情轻松地回应。

  “我没事情,倒是你,得要好好注意自己的身体了,一天到晚都在咳嗽。”

  雪丽亚吐舌头苦笑的道歉,文蒂则是不在意地笑着,而红紧紧地握住雷的手,紧跟在后,雷一路上蹦蹦跳跳地回到了他们的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