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落幻想曲 第一乐章(千年的羁绊)

第二十六节 雷

  作者:iamgodzzz

  在一个昏天暗日的冰寒洞窟里,洋溢着绝望的冰冷气息和死亡憔悴的黑暗。一名看似六七岁的幼小男孩,全身上下被冰冷沉重的无数铁链捆绑,犹如失去生命般毫无光泽的紫色乱发,映在失去活力的紫色蒙蒙瞳孔中,男孩所看到的是无尽绝望。缠绕全身遍布于整个洞窟的铁链和冰冷岩壁紧紧地契合住,彷佛在诉说着幼小男孩永远无法饶恕的罪恶,将永永远远地被时间和孤独束缚。

  幼小男孩好比千百年都无法移动的巨大岩石,毫无生命气息地保持着蹲坐的姿势,用被剥夺焦距的朦胧眼睛,遥望着远方的洞外世界。看着离自己似乎触手可及但却又无法接近的细小光芒,幼小男孩只能待在毫无光芒的黑暗之中,看着永远不会照耀自己的明亮光芒。

  “我……是……谁?”

  幼小男孩彷佛从千百年的沉睡苏醒,长久以来一直处于空白的思绪,此时慢慢地浮现文字,不知自己被关多久,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被关在这里,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人,自己所有的一切全都不知道,彷佛记忆从现在才开始。从这个冰冷陌生的洞窟,感触身上被捆绑束缚的无数铁链。

  男孩稍微地想要移动着几乎僵硬石化的弱小躯体,但笨重无比的冰冷铁链将躯体紧紧地束缚在地。男孩若有似无的意识驱使着自己前往光线的照耀地,彷佛身体已经掏空力气,吃力地想要挣脱铁链,但细弱的手才刚缓缓移动,绑在身上的无数铁链像是接到命令般地快速紧缩,柔弱无力的躯体几乎要被冰冷无情的铁链折断般,男孩身躯失去平衡地倒下,发出细如游丝般地话语。

  “好……痛……”

  第一次感受到的痛楚,是冰冷坚硬的铁链深深地陷入幼小躯体内;第一次说出的字语,是对着空荡荡毫无生命气息的洞窟求救。男孩从长久的睡眠中苏醒了,而他依然被捆绑在这个黑暗阴冷的监牢里。

  下雨时,积水会淹没到肩膀的地方;烈日时,炙热的岩壁会烫伤自己的皮肉;严冬时,寒风不断地夺走身上的体温。当皓皓白雪降临时,瘦小无力的身躯便被淹没。在这里没有任何的食物,小男孩只有喝着久久才出现且带有尘土的肮脏雨水过活,从腹部传来的饥饿感和身体伤口的剧烈疼痛,每日每日不停地折磨着小男孩。

  男孩的意识随着时日渐渐地清醒过来,每当看到出现在自身面前触手可及的小小光芒时,男孩每每都欲上前接住那道小小光芒,但一次又一次地铁链像抓到猎物的大蟒蛇,冷血无情地使出足以让弱小躯体筋骨断裂力量,将男孩紧紧地束缚住。一次又一次,力道渐渐加强,小男孩全身上下所有一肌一肤布满着可怖的伤痕,原本脆弱易碎的骨头,此时也完全被粉碎。

  即使是这样,男孩依旧渴望着能够触摸那如烛火般微小的光芒。男孩试图举起伤痕累累的手臂朝向就在眼前的光芒,但是不论怎样使唤手臂,传回来的只是全身上下那痛彻心扉的激烈痛楚。光芒渐渐地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滂沱大雨。雨水不停地狂泻而入,随着岩壁流入深处,一点一滴地滴在男孩的脸上。男孩失声痛哭,有意识以来的大哭着,一股强烈的愤怒从内心底处发出怒吼哀嚎。

  “为什么我会醒过来!如果让我继续沉睡下去的话……至少我还不会知道什么是痛苦和希望!”

  雷全身散发着淡淡的光芒,无数小小的暗紫光点如蝴蝶飞舞般不停地围绕着。娇小的身躯彷佛被无数的细丝所拉起,雷微微地漂浮在空中。

  看着于自己四目相对的无面男孩。

  “你是谁?……我好像在哪见过你,但是……我无法想起。真不可思议啊,不知怎么地看到你后,我的心情觉得很轻松……很平缓,你是谁?”

  这样既熟悉又兴奋的高昂情绪,以及彷佛从内心深处所发出的呼唤。我知道眼前的人,我的身体灵魂知道这个人的存在,但是我的记忆已经遗忘了。即使是记忆不复在,我还是想要亲手碰触他,我的灵魂在激昂叫喊着,我的手缓缓地伸起朝向男孩的脸孔,当我轻轻地碰触无面男孩时,一股带电的急流冲入脑海里,浮现许许多多的片段画面。

  悬挂在死灰色天空上,无数的白色太阳发出着毫无生气般地光线。在广大无边的白色空间里,两个年纪相访的小男孩,双双坐在白净的地板上。两位小男孩都穿着一样的白色宽大衣服。没有任何的裁减以及修饰,彷佛一块干净的白布套在身上一般。一名小男孩屈膝卷缩地说。

  “为什么要战斗?”

  坐在迷惘男孩一旁的同伴,看着男孩满是疑惑以及悲伤的眼神,听着语气中透露出来淡淡的厌恶和绝望。男孩的同伴伸出手,温柔地抚摸着男孩的头发,用带有令人感到安心不已的语气温柔地说着。

  “这是……战争的关系,不论是你或是我,都是因为这个理由诞生的。但是我们的存在决不是只为了屠杀,而是为了让战争消失的更快,让和平再次降临大地。”

  语气温柔的男孩鼓励着情绪低潮的男孩,温柔的小手将原本不稳的情绪慢慢地安抚下来。感觉很舒服的,受到抚摸的男孩像小猫般地将身体靠向对方,感觉人与人如果像他们这样地相处的话,或许就不会有战争了,但是为什么大家不要互相地拥抱以及彼此信任呢。另一种疑问也随之浮出。

  “为什么大家不能和平地一起相处呢?”

  看着由依靠肩膀转为慵懒地趴在自己大腿上的男孩,闪亮光芒的瞳孔表示着迷惘已经些许的减少。语气温柔的男孩,举起细腻的手掌用着有如蜻蜓点水般地动作,轻快地移到趴在大腿上的男孩脸颊上,轻轻地抚摸着。趴在大腿上的男孩享受着被人温柔抚摸的感觉,语气温柔的男孩继续缓缓道。

  “因为大家在害怕,害怕跟别人这样地接触,害怕被别人的手弄伤,更害怕被人拒绝抚摸。但是你不一样,你很善良啊,所以我们才能这样地在一起。”

  “为什么你不会害怕我?”

  趴在对方大腿上的男孩如此地说着,无法理解用着疑惑的眼神看着对方。男孩缓缓地坐起身来,上半身慢慢地接近对方,当双方面孔几乎快要碰触在一起时停了下来,双方在极近的距离内互相注目着对方,清楚地感受着对方的一呼一吸。语气温柔的男孩双手小心翼翼地捧着对方的脸颊,将嘴唇移到对方的耳朵轻轻咬了一小口然后温柔地说。

  “因为你的善良纯真以及天真无邪,让我不知不觉中起了保护你的心情。我希望能够这样尽情地接触你,默默地看着你开心的笑容。”

  语毕,语气温柔的男孩将视线转回对方那清澈见底瞳孔,而对方也看着蕴藏着无限神秘的美丽瞳孔。疑惑的男孩将双手放在自己的脸颊上,小小力地握住对方的双手。语气温柔的男孩忽然将对方抱进自己的胸怀里,非常自然地,疑惑的男孩没有任何的抵抗或是反感,只有一种温暖的感觉。语气温柔的男孩说。

  “就如同你能感觉到我心脏的鼓动般地,我也能接受到你灵魂的声音。守护你那脆弱美丽的灵魂说不定是我诞生的理由,我想这样温柔地拥抱着你,我对你有着无比的好感。”

  语气温柔的男孩轻轻地将抱在胸前的男孩压倒在地,两人的双手犹如密不可分的藤蔓般地紧紧交缠住。两人额头亲昵地碰触着,彷佛正互相地倾;诉着秘密般地将躯体紧紧密合。语气温柔的男孩缓慢地说。

  “我喜欢你。”

  黑暗……一片漆黑的黑暗,我真的处在黑暗之中吗?抑或是……我还在过去的回忆里?……我不知道,但是我很伤心,为什么呢?

  雷恍若无神的紫色双眼缓缓地流出两道泪水,用手触摸着眼前的无面男孩。像是害怕会遗漏什么事情似的,小心翼翼地抚摸着。

  “你是谁?”

  在激烈的战场中,彷佛要淹没大地似的,无尽的鲜血聚集汇流成一条大河,经由分歧化为无数的小溪逐渐地吞没大地。无数惨死的战士们,任凭鲜血的吞没。一个女人双手紧紧握着一把长剑,在她的面前站着一名男子。两人彼此地互相看着对方,双方像似认识已久般地,即使是身处不同阵营,彼此都不肯先出手伤害对方。忽然间,女子下定决心似的,举剑直冲狠狠地刺穿毫无抵抗的男人。

  “对不起……我没办法履行约定。”

  混乱的影像不停地输入雷的脑海之中,如同无数的细针不停地刺激着脑袋似的,一种无法言喻的恐怖痛楚彷佛要将脑袋刺穿似的。雷面无表情的抚摸着眼前无面男孩,忽然间,雷轻轻地撕开贴在无面男孩脸上的一层皮。雷的脸上没有惊讶或是恐惧,只有一种恍然大悟的表情。刹那间,漂浮在雷身旁的无数暗紫色光芒激烈地化为数百道闪电。

  “我……不是人类……”

  彷佛响应着这惊天霹雳的讯息,雷身上的闪电开始疯狂肆虐地将大地撕裂。回忆起自己真正的身分,雷的内心陷入了有如泥沼般地黑暗,渐渐地沉下。恐惧绝望慢慢地蚕食着内心的理智,愤怒悔恨转化成疯狂的利爪撕裂仅存意识。雷什么都不想再去思考,只想静静地沉睡下去。雷嘴巴微微张开,打算说出那句让自己永远无法恢复的字语。

  “我……是……”

  “你是雷啊,是个爱吃又任性的笨蛋。”

  不知何时,雷发觉自己被一个人从后方紧紧地抱住,回头一看,那人有着温暖人心的甜美笑容以及充满关爱的美丽瞳孔。不顾一切地抱住全身充斥着无数闪电的雷,闪电几乎快将她全身上下撕裂成无数的肉块。即使如此,她依然不愿放手,温柔地安抚着雷的不安情绪。那个少女是如此地重视着雷,雷也想起少女的名字-文蒂。

  “好暖和……而且感觉很舒服……就像那个时候一样。”

  愤怒不已的疯狂闪电因安抚而消失无踪,因恐惧绝望而被蚕食的理智,一点一滴的回复着。雷安心地睡在文蒂的胸怀里,文蒂紧紧地抱住自己的宝贝。语气放松地说。

  “雷……我会保护你的,这是我对你的约定。”

  在威尔哈札学院内的广大森林内,一名身穿黑色衣物的少年和火之妖精的少女彷佛在等待着什么似的。黑衣少年是前些日子将神圣十字教的大法厅完全摧毁的元凶,而妖精少女则是从火之大精灵-沙罗曼达那获得力量的芙蕾亚。原本黑衣少年想要将芙蕾亚这个包袱送回火之妖精部落,但没想到芙蕾亚以磨练力量的理由,硬是要跟着黑衣少年。而黑衣少年或许知道无法劝阻芙蕾亚,所以就以必须听从自己的命令的前提下,才答应让芙蕾亚跟着自己。

  由于芙蕾亚死都不肯将妖精的象征,细长的耳朵遮掩起来,于是黑衣少年就将项圈套在她的脖子上。虽然芙蕾亚大发雷霆的表示不满,但在黑衣少年以“身为奴隶的妖精,要是没有带上项圈的话会引起麻烦”的理由压下。芙蕾亚虽然忿忿不平,但是现在的世界的确是这样,妖精是人类的奴隶,如果没听从黑衣少年的命令带上项圈,那么自己可能三不五时就会被狙击。

  “但是为什么要上铁链啊?这样彷佛你是我的主人似的。”

  芙蕾亚看着手握着自身项圈铁链的黑衣少年,略带不满地说着。而黑衣少年则是在听到“主人”两字后,忽然想起一件事,语气冷冷地对着芙蕾亚说。

  “说的也是,要是进入人类城市后,你就必须改口称呼我为主人,你先说几次来听听吧,要不然到时候露出破绽就麻烦了。”

  “你是存心讨打是吗!”

  虽然黑衣少年说的论点都很正确,但是芙蕾亚无论如何都不想叫眼前的混帐为主人,能够压抑着怒气而不爆发出来,这已经是芙蕾亚最大的让步了。但实际上,芙蕾亚并不知道,只要带上项圈并且跟在黑衣少年后头就不会受到袭击了,套上铁链只是多余的动作。而这也是黑衣少年故意捉弄芙蕾亚的。

  “回来了吗……”

  黑衣少年突然说出这句话,芙蕾亚还没反应过来时,只见一道黑影无声无息的从自己身后走出。芙蕾亚大惊之下差点使出火焰攻击,但定神一看,便发现那只是一个全身用黑色斗篷遮掩起来的人。黑衣少年缓缓道。

  “见过那女人了吗……那么应该没有遗憾了吧?”

  只见黑影慢慢地点头表示着所有事情都已结束。两人没头没脑的对话让芙蕾亚的脑筋顿时打了个死结,在还没搞清楚状况的时候,黑衣少年拉扯了一下铁链,将芙蕾亚拉回现实,语气冷淡且彷佛正确地说。

  “走吧,奴隶,这里没我们的事情了。”

  “你这混帐!我的名字是芙蕾亚!不要叫我奴隶!还有到底要去哪里啊?”

  芙蕾亚愤怒地大喊着,而黑衣少年则是慢慢地说出三人的目的地。

  “北方……”

  无数装着各种种族尸体的透明圆桶,在这种充满诡异气氛的空间中,威尔哈札学院的院长——瓦妮莎和医疗病院的负责人——阪口晃司,两人此时正看着无数透明圆桶其中的一个,里面漂浮着垂死的希格斯。看着全身有一半以上布满着恐怖鳞片的希格斯,瓦妮莎神情没有半分的不舍或是愤怒,用一种喜悦的笑容听着阪口晃司的报告。

  “这个家伙的小命是保住了啦,不过有数位实验体因无法承受突然爆发的力量,所以在出事之前就已经处分完毕了。在来我也顺便说一下好了,第二阶段的实验体已经出现了以往的现象,人格分裂、个性狂暴化、精神反噬……等等、一共三十七种异常状况。不合规定的不良品已经剔除了,但今年损失的实验体已经超过预算,人工生命体也不敷使用。”

  “呵呵……你去跟卡特尔申请个五六百万加仑吧,你今天的表现让我很满意。”

  瓦妮莎非常满意地说完后,便转身离去。忽然间,瓦妮莎在无数的透明圆桶中发现了一项东西,那东西是人类的完整躯体,只是那躯体应该早就被撕裂并且完完全全地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才对,那个人类躯体的名字是——奇斯尔·卡盾得。瓦妮莎带着一种邪恶的笑容,轻轻地将手尖触碰着透明的玻璃上。

  “晃司,这东西你忘记处理了唷。”

  “那个啊,应该是用来替补的仿制品,不过本体还有其家族都已经消灭了,而我也忘记了。”

  阪口晃司耸耸肩做出无奈的表情,而瓦妮莎完全没有责怪阪口晃司的意思,只是微微一笑地看着里面的东西。忽然间,原本绿色清晰的液体快速地染上一片黑暗。处在其中的人类躯体一点一滴地被黑色所侵噬,当全部躯体变成漆黑恐怖的颜色时,由皮肤外面开始慢慢地剥落,肌肉的纤维一根根地被腐蚀,最后连骨头也变成黑色的粉末。

  “原本你可以一辈子漂浮在里面的,不过——你是女性讨厌的类型,所以去死吧。”

  看着混杂生命之水以及人类躯体以及内脏的混合液体,阪口晃司不禁觉得可惜地想着,又损失掉几十万加仑的钱和一个实验用的道具。

  新大陆历1015年12月25日

  这年的最后一月,南方大陆的缇士易王国,在一日之内丧失了两百七十万条的人命,数百平方公里的土地燃烧着黑色火焰。更失去了神圣十字教长久以来的伟大圣殿-大法厅,这项消息传至法王时,已经是飘落风雪的日子。史学家将此日的事件写入,并且称呼此日为“黑暗火焰之日”。

  从“黑暗火焰之日”开始,维持世界千年和平的日子一步步地崩溃着,序幕已经落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