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落幻想曲 第一乐章(千年的羁绊)

第二十五节 文蒂

  作者:iamgodzzz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那样执意追求力量的我,到底想要做出什么事情?记忆似乎被封在箱子中,捆绑上遗忘的铁链,沉入记忆之海的深处。我几乎都忘记了……

  “吼吼——吼!”

  文蒂化身为红色嗜血魔鬼,仰天痛苦地发出惊悚怒吼。文蒂深切地感受到全身血液如同沸腾般地骚动不已,充斥着无比力量的气流正不停地流窜于躯体内。濒临支离破碎的模糊意识几乎要被血腥杀戮的疯狂兽性所取代,文蒂凭着一丝丝的理智冲入人烟稀少的森林内。无法压抑的疯狂破坏欲望,将所经之处破坏成寸草不生的焦黑土地。

  “这种……情形……跟一年……前那时……候……”

  文蒂在朦胧意识中彷佛想起什么事情,但在下一瞬间,被有如惊涛骇浪般地疯狂杀意吞没,整个人完全变成嗜血野兽肆意破坏着所有一切。在疯狂杀意的暴风之海深渊里,文蒂模模糊糊地看见一个小小的光芒,仅存的理智消失在光芒之中……

  在模糊记忆的黑暗深处里,有着一片冰天雪地的银白世界。彷佛要埋葬这个充满悲伤世界似的,无数洁白彷佛可净化人心的悠悠细雪,缓缓飘落着。一对父女彼此站在对方面前,彷佛两人中间有条深不可测的大河,将两人远远分开。只有五岁大的稚小女儿,此时内心充满无尽悲哀地紧握着一个小小的碗轮,低看着地上的积雪冷冷开口说。

  “爸爸……为什么?为什么你要丢下我一个人?”

  身为稚小女孩的父亲,此时板起一张冷酷脸孔沉默不语。任凭小女孩怎样质问,父亲依旧沉默着。随着质问的次数,内心的背伤愤怒渐渐地堆积起来,最后小女孩无法压抑涌上心头的悲伤和愤怒,热泪盈眶地对着父亲大吼。

  “你说话啊,我不懂,我不知道,为什么你跟妈妈都要离开我!为什么我不能在见到你们!这样子我不要——啊!”

  小女孩吼完后,全身无力的跪倒在地上,痛苦悲伤的刀子将幼小心灵切割的满是伤痕,小女孩情绪激动,泪水像失去控制开关的水龙头,无法克制地涌出。此时一直沉默不语的父亲,异常冷酷地说着。

  “当你变的比我强时,我就会告诉你所有的一切……再会了,我的女儿文蒂.麦斯威尔。”

  从那天开始小女孩就封闭自己受伤的心门,不再接触他人,完全地沉入自己的世界。每天每天不断地锻链自己,来增强自己的实力。不论在任何艰苦难耐的日子里,小女孩就像发疯似的拼命地修练。为的是那毫无意义的约定,为的是想在看到双亲一面。

  “文蒂,你见到双亲后想要做什么呢?”

  被父亲托付担起扶养文蒂的监护人-马修微笑地问着,彷佛像希望听到温馨感人话语般地笑容。文蒂虽然有点不愉快,像是不伤马修的心地想要回应他所想要的回答,但文蒂才刚开口,就无法继续说话了。此时文蒂才发觉自己跟双亲间已经有无法弥补的距离。自己一方面想要遵从父亲的指示,超越父亲然后再质问所有的一切,但是受到创伤的残破心灵却极度地恐惧受到二次创伤,不想要再见到父亲。

  “我……不知道。”

  文蒂迷惘的说出这句话,从此文蒂的心被分为两半。想要寻得双亲并且知晓一切,不论是痛苦或悲哀,自己想要知道被抛弃的理由。但是曾一度感受到被人抛弃、拒绝的痛苦和难过,已经深深地植入文蒂的心灵。一道厚重坚硬的巨大门扉将自己受伤的心灵关闭起来,不想在去接受他人,不想再次受伤。

  两种不同的想法在年幼女孩的心灵,每日每日不停地彼此挣扎搏斗着。文蒂在内心悲伤不已地痛苦呐喊着,像是要麻痹这种痛苦悲伤,文蒂更加地锻链自己,试着从锻链中发泄痛恨自己无力的愤怒。但即使握住镰刀的双手磨出鲜血,心中的怨气还是无法平息,渐渐地堆积在内心的某个角落里。

  某日,村庄里数名年纪跟己相仿的小孩们一起邀着文蒂共同玩乐,但那时的文蒂完全没有玩乐的心情,只是冷冷地拒绝。当文蒂转身想要继续去练习时,一名少年生气地说着。

  “什么啊!态度这么跩!要不是马修叔叔要我们来找你玩,我们才不要理你这个没人要的小孩呢!”

  少年的话有如毒刺般地螫入文蒂的内心,一种万分痛苦地痛楚刺激着隐藏在内心角落的黑暗兽性。累积已久的怨气,不满被压抑多时变成疯狂地潮水冲袭着文蒂的理智。当文蒂回神过来时,惊讶万分地看着倒在地上的小孩们以及沾满鲜血的双手,一种奇怪的声音从内心的深底浮出,犹如恶魔般的耳语地说。

  “不用管其他人了,人生下来就是孤单的,妄想嘹解别人的心只会造成自己的伤害,就算只有一人也可以开心地活着。”

  原本惊慌的情绪不知不觉在恶魔耳语的怂恿下,逐渐趋于平缓;原本深厚沉重的大门也因此加上了数十条的枷锁,更加地紧闭。文蒂不再将情绪表现出来,不论何时、面对何人都保持冷冰冰的面容以及冷酷无情的态度。但每当文蒂看见村中的父母携手牵带小孩高兴地玩耍时,文蒂都感到心中一阵落寞,彷佛开了个无止尽的大洞。

  过了两年后,此时的文蒂只是九岁的小女孩,但在经过多年自虐性的修练后,文蒂有着比同龄孩童还要更加成熟的气质,以及令人不敢接近的冷酷气息,在寒霜纷飞的飘雪深夜里,文蒂躺在床上辗转难眠,对文蒂而言今日是无法忘记且恐惧害怕的日子,因为今日是多年前自己被父亲所抛弃的日子。

  文蒂一直觉得心中骚动不已而无法平静,忽然间,一种奇怪的声音从屋后的仓库传出。由于文蒂的感觉比一般人来的锐利多了,当下肯定有陌生人闯入,揭开棉被后,文蒂带着父亲给的道具-黑色腕轮,毫无声响地往屋后走去。文蒂将力量灌入黑色腕轮内,一瞬间,看起来不太显眼的黑色金属腕轮,顿时变成一把发出冷酷气息的黑色镰刀。

  文蒂手持着镰刀静悄悄地抵达仓库前,首先看到的是完全被破坏粉碎的木门。文蒂不敢轻举妄动地屏气旁听,从里面清晰地传来食物咀嚼的声音。文蒂猜想着是饥饿的魔兽闻到腌制食物的香味而来。文蒂当下决定格杀魔兽,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双手紧握黑色镰刀迅速地冲进仓库内。

  “死吧……欸?”

  当文蒂双手紧握黑色镰刀,猛力一挥,眼看就要将那个魔兽一刀两断时,文蒂像是察觉什么似的紧急地停了下来。刚刚被文蒂当作是魔兽的黑影,现在仔细一个看,只是个七八岁的小男孩罢了。有如杂草般旺盛成长的紫色头发,大大圆圆且毫无任何杂质般地清澈紫色瞳孔,穿着破烂不已的衣物,身上布满着各种大大小小的伤痕,而有些伤口还不停地流血。

  男孩双手拿着腌肉,嘴边都是酱油看起来脏乱恶心,当他发现文蒂时,文蒂的镰刀依然冷冷地架在他的脖子上。男孩无视文蒂冷酷杀人的视线,对着文蒂展开天真无邪的开朗笑容。文蒂看着男孩的温暖人心的笑容,手中的镰刀不自觉地放下……

  隔天,文蒂将紧抓着自己不放的男孩丢给马修处理,或许无法忍后男孩的肮脏破烂,文蒂昨晚特别亲自动手将男孩从头到尾彻底清洗一遍,因为男孩自己不会洗澡,然后再将自己多余的衣物丢给男孩穿着,不过很明显地文蒂的衣服尺寸大于男孩,过大的衣物让男孩看起来像缩成一团的小猫。

  而文蒂将床铺让给男孩睡时,只见男孩像被抛弃的小猫般地泪眼汪汪盯着文蒂看,虽然平时处事作风一向冷酷无情的文蒂,此刻也拿男孩没有办法。不管文蒂怎样怒斥责骂,男孩依旧用快要哭出来的泪眼看着文蒂,无法抵挡泪水攻势的文蒂不得不屈就,让男孩当作抱枕陪伴在一旁,直到天亮文蒂依然无法入眠。

  “头好痛……”

  彻夜未眠的后遗症让文蒂的脑袋像是要爆炸般地裂开,浓浓睡意侵袭文蒂的意识,富有规律的点头运动更是让文蒂轻易地熟睡过去。在一旁不时地质问着男孩诸多问题的马修,看着文蒂那许久未表达出来的甜美睡容,不禁看着眼前的男孩微微一笑。而当文蒂将带有浓厚睡意的瞌睡虫驱逐,缓缓醒来时已经是傍晚时分了。

  “……已经傍晚了吗?”

  文蒂恢复原本的冷酷面容,以毫无感情的话语陈述着今日已经完结的事实,看着有如垂死病人的西沉夕阳,文蒂不禁微微叹口气。忽然间,一道响亮有力的声音打破了文蒂的沉思。

  “小——文!吃晚——饭了唷!”

  看着怀带着无限活力、满是笑容的男孩,文蒂不由得一股怒火由内心深处点燃并且冲上心头。文蒂捏住男孩的双颊充满杀气地说。

  “谁……叫你称呼我为小文的!”

  “呼妖升七.拉.销..文(不要生气啦,小文。)”

  尽管文蒂对男孩称呼自己为小文而感到生气并且用力地捏住男孩的双颊,但是依然无法让男孩死心改口称呼自己为威尔哈札小姐。事后文蒂从马修那里得知男孩的名字是-雷,而且还是个无处可去的孤儿。这些事情并没有让文蒂感到任何的反应,但是当马修说要收留雷的时候,文蒂则是激烈的大大反对。

  “为什么要让那个臭小鬼留在这里啊!早点把他送去孤儿院啦!”

  “小……文……为什么要赶小雷走?难道小文讨厌小雷吗?”

  在一旁的雷看见文蒂如此激烈反对自己的留下,神情不由得落寞并且语气带着沉重地悲伤说着。文蒂丝毫没有察觉地回答“讨厌”,甫一说出口,雷泪水有如黄河决堤般地狂泻而出,哭声好比响亮钟声地敲击着文蒂的耳朵。文蒂压住耳鸣不止的双耳,怒声斥骂着雷说。

  “闭……嘴!你是男孩子吧!不要动不动就哭啦!”

  “呜哇哇——哇!小文……呜——哇——哇!”

  虽然也身受其苦,但在马修的脸上只有充满戏谑的微笑,文蒂不由得怒瞪着马修。虽然很想当场痛揍马修一顿,但也要先解决这如同魔音传脑的恐怖哭声。此时马修在文蒂的耳朵旁窃窃私语地出主意,文蒂听了脸上一阵怒红,但看在雷那足以杀人的响亮哭声,文蒂不由得屈服于马修的主意。文蒂走向嚎啕大哭的雷,阪起极为不自然的笑容,用着走音的语气说。

  “小雷……不要哭,小……小文不会赶你走的。”

  雷彷佛就是在等文蒂说出这句话似的,听完后立刻破涕为笑,傻呼呼地抱住文蒂开心笑着。

  “好!小雷不哭了!”

  雷变脸的速度让文蒂当场僵硬无法反应,而在一旁的马修则是捂住嘴巴拼命忍住笑声,而文蒂在雷停止哭泣后,如愿以偿地赏了马修一拳。雷忧心忡忡地看着文蒂,深怕文蒂在痛扁马修后就要赶走自己似的,雷死命地抱着文蒂的腰间。看到雷如此地紧张恐慌,文蒂不由得叹了一口气,微笑的抚摸雷的杂乱头发表示着不会在赶走雷了。

  从那天起,文蒂的身旁就多出了一个蹦蹦跳跳的小弟弟,不论什么时候,雷总是喜欢跟着文蒂,从来不感到厌烦或是无聊。虽然文蒂有时快被雷的缠人功夫给气的半死,但是每当雷使出泪眼攻势和哭声绝技,文蒂不得不举双手投降,连忙安抚着雷的情绪。而在不知不觉中,文蒂没有发现自己内心被数十条枷锁所捆绑的厚重大门,此时已经被凿了个小洞。

  渐渐地,文蒂的表情不在冷酷无情,随着雷的一举一动而出现各种不同喜怒哀乐的表情,情绪起伏也随着雷的存在而摇摆不定。某日,雷虽然像是百病不侵的健康宝宝,但也无法阻挡感冒大队的侵袭,虽然在医师的调配药物下,雷昏昏沉睡过去。鉴于病人要多补充营养,文蒂只好亲自上街购买食品,马修则是以要照顾病人的理由被丢在雷身旁。

  “嗯……要买些什么好呢?雷是很喜欢吃甜食,但是好像没有什么甜食是用来补充感冒病人的,而雷又很讨厌吃苦的,刚刚喂他吃药时可是花了一番苦心啊……”

  文蒂此时像极了为迎合丈夫口味而烦恼要如何料理的新婚妻子,高高兴兴地挑选了数个雷喜欢吃的食物后,文蒂哼着小调轻步跑回住家。在路途中,文蒂看见一个家族和和乐乐地携手共同上街,看着小孩天真无邪的笑容和双亲脸上洋溢着幸福的脸孔,文蒂原本雀跃的心情渐渐地平缓而落寞下去。

  在文蒂的心中有种小小的针,正不停地刺痛着文蒂。文蒂在之前也有同样的感觉,但是此时更是清楚地感受着,倾听着内心一个强迫被压下的愿望。

  “我想要见到双亲……想要跟普通的小孩一样地跟父母撒娇。”

  一直以来,文蒂装上冷酷的面具和虚伪的情感来掩饰自己真正的心。虽然渴望能够开开心心地跟他人相处玩乐,但是受到伤害的心灵,因为害怕着再一次地被人拒绝、遗弃,所以将自己的心封锁在固若金汤的无人城堡中。在里面文蒂虽然不会受到伤害,但只能寂寞地从高高的窗台上看着远方嬉戏的孩童。

  “自己一个人生活一点也不开心……我好寂寞。”

  但不知何时,一个幼小的身影在不知不觉中偷偷地潜入严密警戒的城堡,出现在寂寞痛苦的文蒂面前,将冷酷的面具拿下,用真实诚挚的灿烂天真笑容,穿透了虚伪的情感,溶化冰封已久的心。

  “多年前,我在冰天雪地之日被双亲抛弃,多年后我一样在满是飞霜的日子,遇到了雷。”

  文蒂从遥远回忆中缓缓苏醒,回想着令自己感到羞愧的过去,文蒂不禁心情开朗起来,文蒂这时不会再次输给心中的恶魔了,因为她有着重要的亲人。原本被疯狂洪流所吞没的稀小意识,此时死命的抓住漂浮在狂流之上的木板。一点一滴地爬起,重新夺回被魔性控制的狂乱躯体。

  “要是因为这点小小挫折倒下的话!我哪有机会去揍那个臭老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