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落幻想曲 第一乐章(千年的羁绊)

第二十二节 火之精灵

  作者:iamgodzzz

  拥有高尚坚忍的信仰心,誓死守护正义法律的神圣士兵们,此时无力地倒在腥风血雨中,宛如处在疯狂大海中遇难的船只,无法抵挡接踵而来的凶猛暴雨。威严崇高地白色圣城外,已无往日的神圣庄严,取而代之的是残破不堪,死尸遍布的红色血墙。一片黑压压邪恶魔兽们正高唱着胜利之歌,一头哉入新鲜美味的血池中,畅快痛饮着甜美香醇的黏稠鲜血,张开血盆大口愉悦地撕裂人类的躯体,狂笑地咬噬着带骨血肉,细细品尝着人类的内脏肠汁。

  走过宽敞长远的白石道路上,原本随处可见的整齐建筑也凌乱不整了。在道路的尽头,有着一座以白银砖石所建构的城堡,彷佛能够将千军万马拒之门外的坚实城墙,犹如连接天上世界的高耸城柱,此时宽阔宏大的庄严城门只剩下无数的碎片。缓慢地踏入城内,可看见一幕幕惊心胆破的惨虐场景。

  身穿高洁飘逸圣衣的纯洁修女,里当一生一世将全身献身给创造世界的唯一神,此时惨遭协恶魔兽的凌虐,成了发泄兽欲的最佳工具。一头体型远远超越人类的巨大绿色哥布林,单手就将一名修女完全压制住,修女细长白皙的双腿硬生生地扯成两半,因惊慌恐惧而扭曲变形的可怖脸孔,完全没有昔日高雅尊贵。

  哥布林将有如人类粗大手臂的阳具掏出,对准修女那从未开苞过纯洁三角地带,当巨大无比的黑色圆柱体将神圣红膜连同粉红肉壁一同撑破时,修女打从心底呐喊出惨绝人寰地哀嚎,双目瞳孔失去焦距而显得死气沉沉,相较之下,哥布林狰狞丑陋的淫邪面孔上,显出沉溺于愉悦欢乐的兴奋神情。

  哥布林贪婪地摇摆着肥硕着腰身,伸出肥长黏腻的舌头,不停搅弄修女小巧双胸,从下半身传来狭小紧缩的触感混合着涌出不止的鲜血,化成一道小小火星,轻易地掉入装满邪恶欲望的煤油里。轰的一声,哥布林疯狂地摇摆着,一次又一次冲击着脑袋异常兴奋,哥布林一口咬下修女的白皙双胸,不自觉地将修女的双手扯飞,在裂开的血红大洞中喷洒一道道浓厚白色液体。

  哥布林依然无法满足,张开尖锐獠牙的血盆大口,将修女的双手抛入其中,大大地咀嚼一番。一手压制着修女的细腰,另一手轻易地将修女的大腿扯下,鲜血有如喷泉发出嘶嘶声响,哥布林将双腿吃下后,握住修女的腰间举起,从沾满红色鲜血和白色浓稠液体的部分,张口吞噬撕裂。

  在这媲美地狱般惨景的场所,有着两道完好无缺人影,大大方方地走入。不可思议地,没有任何一头魔兽敢接近两人,其中一人是身着黑色衣物,手持黑色宽剑的少年。黑衣少年视若无睹地轻步走着,彷佛眼前的一切都无法动摇他的心智。但另一位妖精少女可就不同了,打从见识到城外的惨境后,一股酸恶的气息直冲脑鼻,呛的自己流出些许的泪水,不过也没有此时此景的惨剧更加的恶心。

  妖精少女无法支持摇晃的身躯,双腿一软,当场坐倒在地。双手强硬地捂住嘴巴,不停地阻挡着滚动不已的胃液。黑衣少年伸出手,欲将妖精少女扶起。妖精少女看着黑衣少年冷漠的神情,无法想像在缔造这样的惨剧后,眼前的黑衣少年竟然不为所动,彷佛一切有如稀松平常的小事般。妖精少女恐惧慌乱的情绪,让滚动不已的酸液找到了缺口,狂潮浪涌地冲出。

  “呜……呕呕——呕!”

  妖精少女将所有的恐惧不安痛快地吐出,当最后一丝一毫的胃液滴下后,妖精少女无视黑衣少年的手,摇摇晃晃地迳自站起并且高高地举起手掌。

  “啪!”

  毫无预警地妖精少女赏了黑衣少年一记巴掌,妖精少女的眼神充满着无尽愤怒,虽然妖精少女自身痛恨人类的存在,那也是因为人类不将其他种族的生命放在眼里,以世界顶端主人的身分从高处俯下,使用着各种残酷恐怖的统治手段对付着其他种族,奴役、欺骗、压榨……等等。

  而现在眼前的黑衣少年的做法跟人类完全一样,原本温和胆小的哥布林在被他碰触的一刹那,顿时成长数十倍且性情也转变为凶残狠毒。黑衣少年拥有着强大力量是无庸置疑,但是他竟驱使众多魔兽做出这样惨无人性的悲剧。妖精少女不由得一阵怒火冲上心头,双手凝聚火之元素,两团充满生命的熊熊烈焰聚集在妖精少女的双拳上。

  妖精少女身形一沉,扭身挥出吞噬人命的火焰击向黑衣少年那毫无感情的冷酷面貌。只见黑衣少年从容不迫地单手握住炙热滚烫的拳头,甫一接触,黑衣少年的手掌发出滋滋烧烤声,一股恶心烧焦味随之传出,但从黑衣少年的冷淡神情来看,彷佛妖精少女所做的事情没有任何意义和伤害,妖精少女无法压制恐惧地吼着。

  “你到底是什么人?你到底做了什么!为什么所有的魔兽都会听从你的命令!为什么你在看到这样的惨景却没有感觉!”

  妖精少女无法承受黑衣少年那充满未知的恐怖力量,精神一涣,拳上的火焰消失无踪,整个人昏迷过去,黑衣少年冷冷道。

  “我只是解放被‘封锁’的力量,让其回归‘原本’的姿态,刻上无尽罪恶的‘烙印’。”

  语毕,黑衣少年抱起已经毫无反应的妖精少女,继续踏入这地狱景象的深处。

  代表神圣十字教“制裁”的大法厅,黑衣少年走到了最深处,一个巨大无比的白色十字架呈现在自己面前。根据神圣十字教的教典所指,创世主在十字架左端用白银圣针钉住邪恶魔族,十字架右边用法律铁链捆绑住妖精,在十字架中央赐予人类世界宝座,创世主站在十字架的顶端默默地守护着人类,最后整个十字架下端将永远压制住混血的罪恶杂种。

  黑衣少年若有所思地默默看着巨大十字架,而握在手中的黑色宽剑,发出淡淡吞噬人心的光芒。黑衣少年举起黑色宽剑,轻轻一挥,一道无形的气刃混合着强大的力量,发出轰天巨响地将整个巨大十字架撞成碎片,扬起漫天沙尘。黑衣少年抱着陷入昏迷的妖精少女,慢慢地走进巨大十字架原本的位置,一道通往无尽下端的古老石梯呈现在面前。黑衣少年开口道。

  “发现了……第二封印。”

  犹如无止境的深渊,黑衣少年走在无漆黑无光的阶梯上,靠着手中所凝聚的小小光球,步行了约数小时之久。忽然间,黑衣少年手中的小小光球消失不见,黑衣少年欲重新聚集火之元素,但却发现在空气中已经没有任何的元素存在。

  “……已经进入结界里面了吗?”

  黑衣少年放弃聚集火之元素的念头,凭靠着尖锐敏感的五感继续走着,黑暗彷佛是为他存在般,黑衣少年脚步沉稳,丝毫没有因为看不见道路而放慢。黑衣少年很清楚地察觉四周的样子,自己已经从方正的石阶上转为崎岖不平的羊肠小径上,如果略有踩错一步的话,就会掉入无止境的黑暗深渊中。

  在这没有声音和光线的黑暗里,只能呼吸着如细流般的稀薄空气,普通人可能无法承受这样的痛苦而失去冷静,就算没失去冷静,在踏上这样必须维持身体平衡的小路上,也会因体力急速的流失,在还未走到终点时掉入深渊中。黑衣少年抱着妖精少女,平心静气地行走着,完全没有体力耗竭的样子。

  黑衣少年不知走了多久,当他发觉时,自己已经在一扇巨大门扉前了。从门扉上传出阵阵强大魔力的气息来看,黑衣少年清楚地感觉出有数十层封印,层层相护有如严密地渔网般地包围着大门。黑衣少年将妖精少女放下,迳自走向大门,伸手微微碰触结界。刹那间,黑衣少年由手掌至全身,燃起一道赤红鲜艳的火焰,巨大的火焰将大门的样子完全显露出来。

  数丈高的威严高耸的钢铁巨门上,有着血红色的巨大十字架,数千数万地火红小点不停地缠绕着钢铁巨门,犹如吐丝的蚕茧密不透风地围绕着。黑衣少年将手伸回,股起气劲通遍全身,原本吞噬黑衣少年躯体的血红火焰顿时消灭。黑衣少年举起黑色宽剑,将已成黑色焦炭的手掌刺穿,一条犹如细丝般地血液缓缓流出,黑色宽剑的光芒激增数十倍,就连数千数万地火红星星也无法比上漆黑深燧的暗之太阳,黯然失色许多。

  黑衣少年单手持剑,身形一矮,以升龙飞天之势冲上钢铁巨门顶端,挥出吞噬无数性命的邪恶之剑,当漆黑耀眼的剑身硬生生地劈在犹如蚕茧的结界上时,一道凄厉鬼吼的叫声响亮地传遍整个宽广无边的空间。漆黑之剑快速地吞噬着无数星星之火,持剑的黑衣少年被疯狂的火之元素袭击,当血红十字架被劈成两半往两边倒下时,黑衣少年的躯体大半化成焦炭,发出一股股恶臭的烧焦味。

  封闭千年的钢铁巨门缓缓开启,一波波炙热逼人的火焰犹如逃脱枷锁的野兽,不停地奔驰而出。黑衣少年挡在妖精少女的前面,举剑抵挡疯狂四窜的恐怖火舌。如同尖锐利爪般地撕裂黑衣少年的衣物,在肉体上留下无法磨灭的伤痕以及痛彻心扉的激烈烧伤,默默承受一切的黑衣少年脸上没有半分的痛苦。

  当火焰渐渐消退后,黑衣少年清楚地看着在钢铁巨门后的事物。有如天上星星般数目的火之元素,在宽阔的空间里四处乱窜。在空间里只有一条冒着热气的滚烫泥桥,在桥下是散发着炎热气息的艳红滚烫岩浆,而在桥的终点可看见一颗漂浮在半空中的红色水晶,发出耀眼夺目的火红光芒,彷佛在诉说着不可忽视的存在。黑衣少年转身准备叫醒妖精少女时,发现不知何时妖精少女就已经醒来。

  “为什么……你要如此的拼命?”

  妖精少女充满疑惑地问着黑衣少年,在妖精少女的眼神中,已无之前的恐惧害怕和愤怒杀意,一股尊重敬肃的神情流露而出。妖精少女在钢铁巨门开启时,已缓缓醒来,甫一醒来的妖精少女还未了解发生什么事情时,就清楚地感受到无数愤怒火之元素的怒吼,被封印千年的怨念和痛恨人类的杀意,化为数百道箭矢冲击着自己的内心。当自己快被疯狂火舌吞没时,一个人影不顾一切的挡在身前,那人就是自己所痛恨鄙视的黑衣少年。

  见到黑衣少年无所畏惧地阻挡着疯狂火焰,妖精少女不禁起了些许的好感。无视肉体和精神上严重伤害,拼命地守护着自己。妖精少女痛恨自己只因火之元素的怨念而失去能力,同时也敬佩起黑衣少年强韧的精神和深厚的实力。当火焰消退时,妖精少女清晰地看出黑衣少年所受到的致命创伤。妖精少女感到疑惑混乱,为什么他宁可受到如此创伤也不愿抛下自己离去。

  “……走吧,前面就是终点了。”

  黑衣少年没有回应妖精少女的答覆,迳自走向滚烫泥桥。黑衣少年才踏入半步,无数愤怒的火之元素化为火焰,将猝不及防的黑衣少年击出门外,妖精少女惊慌地跑向黑衣少年,扶着他满是伤痕的残破身躯。虽然黑衣少年面无表情,但看着他严重的伤势,妖精少女忧心道。

  “停下来吧!依你现在的伤势,是不可能走过这条泥桥的!那些火之元素充满着痛恨人类的杀意,就连我也不知道会不会被袭击,现在我们先撤退吧!”

  黑衣少年轻轻地推开妖精少女,无视妖精少女的劝阻,再次走进满是火之元素的泥桥上。跟刚才一样的,黑衣少年才踏入半步,就有无数火焰袭击而来,但这次黑衣少年有备而来,挥舞着手中的黑色宽剑,将愤怒的火焰一一吞噬,然后一步一步地走着。看着黑衣少年展现出惊人实力,妖精少女在惊讶欢喜后,一股不甘心的情绪鼓动着,妖精少女为自己的无力感到悔恨。

  “如果不甘心的话,就来吧,前面的就是你们被封印千年之久的火之水晶。”

  黑衣少年一语道破妖精少女此时此刻的心情。看着黑衣少年的背影,妖精少女在心中做出决定,就是要超越眼前的男人。妖精少女冲入泥桥上,首当其冲的是炙热高温的空气,彷佛能够将人活生生烤熟般的热度,同时无数的火焰以远远超乎想像的速度冲向自己,妖精少女挥动双拳抵挡着,但无法像黑衣少年般的尽数挡下,数道火焰狠狠击中躯体,妖精少女忍痛再次向前踏步,大声吼道。

  “我不会输给你的!”

  火焰无法阻挡两人的拼死前进,渐渐地两人逼进火之水晶,而黑衣少年为了掩护妖精少女,身上的伤势越来越严重。妖精少女虽然不满黑衣少年的做法,但是自己无法改变实力不足的事实,若非黑衣少年的挺身阻挡,自己早就面目全非了。终于两人来到火之水晶的面前,而原本疯狂的火之元素似乎不敢接近火之水晶而不在攻击。

  “你现在将手去触摸这个火之水晶,被封印在里面的火之精灵应该会将你吸入,到时候就看你自身的造化了。”

  黑衣少年语气依然冷冷地说着,妖精少女则摆出一副可轻松得手的乐观态度,妖精少女慢慢地走向火之水晶,双手慢慢举起,快要触摸浮在半空中的火之水晶时,忽然想起一件事情,转头跟黑衣少年道。

  “我的名字是芙蕾亚,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耶,告诉我你的名字吧。”

  “……等你能够活着回来再说吧。”

  “呜……你这讨人厌的家伙,等我取得火之水晶的力量后,我一定要痛扁你那张死气沉沉的臭脸!”

  芙蕾亚咬牙切齿地怒道,然后双手微触火之水晶,整个人忽然间化为红光被吸入其内。黑衣少年在芙蕾亚被吸入后,便举起黑色宽剑,静静等待着。

  在火之水晶内的世界里,只有毫无尽头的红色世界,被吸入其中的芙蕾亚,此时从红色光芒慢慢地便回人形,缓缓张开双目,芙蕾亚清楚的看见,在这片血红世界里,有着一头体型超大、被无数铁链捆绑的火红大蜥蜴。这头大蛇正是维持世界火之元素存在的火之大精灵-沙罗曼达。此时沙罗曼达彷佛在沉睡着,双目紧闭一动也不动,芙蕾亚开口大喊。

  “喂!你给我起来!快点将力量给我!”

  既大胆直接又毫无礼仪可言的发言,沙罗曼达没有当场将芙蕾亚烧成灰烬只能算是奇迹了。一股沉重沙哑的声音传出。

  “我早就醒来了,小姑娘。”

  “那就快点把力量给我!我要出去把那个家伙揍成猪头!”

  显然芙蕾亚的教育并没有完整,沙罗曼蛇在心中念着,难道没有人教她敬老尊贤吗?而且面对着自己的先祖还这样大呼小声。沙罗曼达不禁叹息世风日下。

  “揍?你省省吧,那个阴沉的老不死就连我也没办法撂倒,而且我也快寿终就寝了。”

  “你在说啥鬼话,那个家伙顶多十三四岁,你是得老年痴呆啦?还有寿终就寝是啥?”

  沙罗曼达听到芙蕾亚的答覆更是哭笑不得,火之妖精真的是遗传到自己天生智慧不足的地方啊,于是便耐着性子说。

  “说白一点,就是我快死了。”

  “喔喔……原来如此……什么!你要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