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落幻想曲 第一乐章(千年的羁绊)

第十七节 魔物之森

  作者:iamgodzzz

  魔物之森,位于缇士易王国和联邦国家边境间,是个数十平方公里的森林地带,由于森林面积过大,加上各种魔物层出不穷,所以两方国家并不想治理、不,应该说根本无法治理,再加上进入这里的普通人,几乎都在也没有出来过了,这里是不属于任何人类国家,是魔物统治的世界。

  魔物之森内,隐密的沼泽和举步难行泥拧地,过度密集以及巨大高耸的木林群,使得内部暗无天日,就连一丝丝光线也无法照射进来,在这个魔物世界里,出现了数位意外的访客,浦岛忠夫三人以及雷和红,此时正拿着火把,一步一步缓慢的走着,鞋子早已沾上一坨黏稠的泥土,但依然继续前进着,至于这五人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其原因就要追溯到前些日子。

  新大陆历1015年11月7日

  当忠夫三人在学院散播期中考考卷,并且引起一连串的骚动,遭到希格斯和卡普希莉逮捕后,交由学院长-瓦妮莎亲自下达惩罚指令,只见三人全身焦黑地被五花大绑,原本就做好心理准备,闹出这样的事件,很有可能被退学,但事情出乎意料之外的严重,瓦妮莎将一件件三人在学院胡作非为的事情提出,并且连证据也一并拿出,三人处在最糟情况,极有可能会被关上几年。

  三人心情跌到最谷底,心脏忐忑不安地噗通噗通跳着,看着眼前能够掌握着自己生死的女人,三人的视线不禁显得懦弱和悲哀,瓦妮莎彷佛大发慈悲地说。

  “本人不是什么冷血无情的人,所以你们现在有两条路选择,一、依照校规处分,不过你们可能要赔上一笔天文数字的赔款,以及退学处分,甚至有可能被送至监牢,不过好像还要接受宫刑,将你们的小兄弟去掉,更有可能直接处以死刑。二、就是依照我的指示,去参加小小的野外求生和拿某些小东西回来。”

  “请让我们参加野外求生吧!”

  浦岛忠夫三人想也没想地就答覆,完全没有发觉瓦妮莎那有如恶魔般的笑容,而在三人自行准备用具时,雷和红也被带至瓦妮莎面前,口头上说,因为连续多天翘课和期末考考试翘课,不过真正的原因是瓦妮莎想要给雷一点刺激,要不然,坏掉不能动的玩具,是没有任何玩赏的价值,两人也一样被迫参加这次的活动。

  过了约半个小时,浦岛忠夫三人都背着一大包满满的旅行袋,雷和红两人也各自背着小小的旅行袋,里面装的是干粮和水,五人搭上前往魔物之森的快车,由希格斯一路护送和监视,而当一行人抵达目的地时,才经由希格斯的口中得知,要在魔物之森进行野外求生的训练,以及必须将纸上所写的,希奇珍贵的药草和生物搜集齐全才能返校,忠夫三人当场破口大骂。

  “喂喂!你有没有搞错啊!叫我们这些小孩子在这种恐怖的鬼地方生活!还要收集那么多的东西!你这样也算老师吗?”

  “出了学院后,我就不是老师了,你们几个就乖乖的去搜集吧,还有,听瓦妮莎说,你们几个已经中了她的诅咒了,你们如果没在一个月内搞定的话,就准备受死吧。”

  希格斯以毫不负责任的态度,一边翻阅情色书籍,一边冷淡地说完后,便抛下混乱不已的三人后,消失踪影了。忠夫三人首先想到的是,逃离这个鬼森林,那啥劳子的鬼诅咒晚点再说,现在先逃出森林,但这个念头立即被四周的擎天巨木和陌生环境给打消了。现在他们只能硬着头皮去搜集纸上所写的东西了,忠夫神情严肃道。

  “大家冷静点!现在我们必须先去隔壁鬼作大叔家借女性用婚纱,然后放到食神用的锅子炖煮,炖煮三小时后,婚纱就会变成史上最强兵器少女-小千!将小千丢到碎纸机,绞碎后可得到传说中的神之卡-天空……”

  “闭——嘴!你这神经错乱的疯子!”

  忠夫疯话还没说完,就立即被艾斯卡依和服部三郎的双重飞踢击倒,此时一直沉默不语的红,忽然开口道。

  “现在我们必须先去寻找扎营的地点,必须找个不易受到魔兽攻击且离水源不远的地方,最好赶快行动,你们三个先清点一下自己的物品吧,将不必要的东西丢掉,以免浪费体力。”

  接收到指示后,三人立刻将各自满满的旅行包拿出,将里面所有的东西一一倒出。

  艾斯卡依的高级旅行包里面,装的是各式各样精美的茶具点心,以及高价昂贵的换洗衣物,高级柔软的羽毛被和各种不同的保养乳液品。服部三郎的绿布大包裹里面,装的是火辣辣且毫无修饰的情色书本,其中以十三岁以下的幼女系列的火辣写真为多,最后忠夫的包包里面,装的是一叠叠的录影带,和一个小型拨放影机,不用想,其他两人都知道录影带里面,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

  “全部丢掉。”

  红想也不想地冷道着,忠夫三人当然是死也不肯将自己的宝物丢掉,红手指向上,形成一道火焰球,在三人还没反应过来时,就将他们的宝物烧个精光了。

  “不——要——啊!”

  此时在威尔哈札学院里,由于听到忠夫三人已经受到惩罚,一年级大部分的学生也只能心不甘情不愿地将此事放开,否则被查到购买期中考考卷的话,可能连自己也会受到严厉的处罚。当所有人都为消失三个祸害而松口气时,一年尊班的班长-文蒂则是怒气冲冲地问着马修。

  “马修老师,那三个笨蛋是死是活我懒的管,我想问你,雷和红两人现在在哪里?如果你不肯说的话,那就不要怪我了。”

  文蒂神情异常着急,自从雪丽亚的事情以来,文蒂沉迷在痛苦中,当回神过来时,又发现雷和红不见人影,悔恨焦虑的情绪将文蒂的理智掩盖过,假使马修不肯坦承招出的话,文蒂势必以武力逼问。面对已经失去理智的暴龙,马修知道要是不将事情完整的说出,那么自己今天是别想安全渡过了,马修保持着微笑,以安抚对方情绪的口气,将所有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出,并且刻意将所有的责任推到学院身上。

  “魔物之森!呜……”

  文蒂听完后,咬着大拇指沉思,随后在心中作出决定,整个人快速地冲出,人影很快地消失不见了。马修见煞星已远离,不禁叹气道。

  “唉——唉,这下事情麻烦了。”

  忠夫等人在魔物之森的第一天,费尽所有力气,终于找到扎营的地方,在红的一一指示下,众人很快地就搭起两个简陋的帐棚,忠夫三人像忠实的仆人般地接受红的指示,前往森林其他地方检拾枯枝,而当三人四处闲晃时,碰上了意想不到的生物,艾斯卡依故作高雅地说。

  “忠夫,我说啊,在前面那个一团黑色的东西是什么啊?那东西看起来像生物耶,有四肢、也有脑袋,不过满口尖牙就不怎么可爱了,奇怪它好像在流口水耶?有什么好吃的食物吗?”

  “我倒是觉得它是对着我们流口水,而且它好像越来越大……不对,应该是越来越接近了,哇——靠!那是头黑熊啦!它冲过来了啦!快逃啊——啊!”

  不等忠夫喊出“逃”字,其他两人也早就拔腿而逃了,但黑熊那有可能这么简单地就放过猎物,只见一兽三人顿时展开一场生死追逐赛,最先撑不住是三人中体型最胖,体力最少的服部三郎,三郎跟黑熊的距离渐渐拉近,最后三郎不慎跌倒,立刻被黑熊扑上,忠夫跟艾斯卡依两人见三郎出事,不由得停下脚步看着黑熊的动作。

  “遇到熊就装死!”

  服部三郎此时只能照着这毫无根据的说法,双目闭起,屏住气息,装成死尸期望能逃过一劫,意想不到的,黑熊并没有一口气将三郎撕裂,反而在三郎装死的那一刻起,彷佛整个食欲都不见了,用鼻子不停地在三郎身上嗅来嗅去,三郎强忍毛茸茸的鼻子在身上不停的游回,其所造成的恶心感觉。

  “忍一忍!多忍一下!等等那头黑熊就会走了……等等!你在嗅哪里啊?那……那里不行啊!好……好爽!”

  在远方的浦岛忠夫和艾斯卡依,很清楚地看见服部三郎脸上的喜悦神情,以及黑熊不停地舔着三郎下半身的跨下处,两人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依照他们对服部三郎的了解,受到如此刺激的三郎,很有可能会……

  “喔——喔!我忍不住了!小熊——熊!我——要!”

  “吼——吼!”

  浦岛忠夫跟艾斯卡依两人将头转过,情绪激动到不知是哭还是笑,而在另一端,人熊展开生死决斗,服部三郎甫一起身,就立即被打倒,后来是红听到奇怪声音而赶来,施展火焰魔法将服部三郎从熊口中救出,不过对三人而言,确实感受到魔物之森的恐怖,以及在精神上留下不可磨灭的创伤。

  忠夫等人在魔物之森的第二天,依照纸上所写的,目前已经取得熊掌一个,另外还有其他奇怪的东西,三人从仔细地想从清单中,先找最简单的来找,当艾斯卡依看见“蛇胆”时,彷佛想起什么似的,从三人共用的帐棚中,拿出了一个长笛。

  “我听说,如果吹笛的话,可以引蛇过来,不知是真还是假,我就先试试看吧。”

  艾斯卡依闭起眼睛,从脑中思索着以前学过的乐谱,一道悠长舒缓的笛声鸣起,忽快忽慢,如细水长流般,又如翩翩蝴蝶飞舞,当众人沉迷于笛乐时,红彷佛警觉到有奇怪的东西接近,一把抓住雷先离开,而忠夫和三郎则是在奇怪生物登场后,立刻将义气两字抛去脑后,两人不顾艾斯卡依,先行逃跑了,乐终,当艾斯卡依睁开双眼时,看到一只约七尺高的巨大青蛙正瞪着自己。

  “…………你好。”

  “呱——呱!”

  无视艾斯卡依充满善意的笑容,巨大青蛙吐出细长的舌头,将艾斯卡依紧紧缠住后,一口吞下肚。后来由跟蛇同是爬虫类的龙族,红将青蛙的肚子撕裂后,艾斯卡依全身沾满恶心胃液的被救出,同时也意外的得到“青蛙蛋”。

  忠夫等人在魔物之森的第三天,根据红的脑袋知识中,五人随着红的指示搜索附近的地形,然后找到几点吻合红知识中的地形环境后,五人发现一片曼陀螺花田,依纸上所写的,众人必须采集一瓶“曼陀螺花蜜”,忠夫一马当先地冲去采蜜,而无视红还在解说着曼陀螺花的特性。

  “曼陀螺花,一种食肉性植物,通常以一株红花搭配着四株绿花生长,绿花负责补食和散拨花粉,红花则是负责制造花蜜和接收花粉,以来生产种子……”

  “食肉性?不过这么小的花朵,应该不至于将人吞食吧,顶多只能……”

  就在艾斯卡依正要说出“吞食小虫之类”时,只见忠夫被一捆又一捆地藤蔓绑住,而四朵绿花忽然集合在一起,瞬间融合成一朵比人还要高大的花朵,绿花张开大口,将忠夫丢入其中。

  “如果遇到比自身还大的猎物时,绿花便会融合成比原本还大上数十倍的样子,绿花并没有牙齿,但是它腹中的强烈胃酸,足以将钢铁溶化……”

  红还未解说完,从那个巨大绿花腹中,传来浦岛忠夫的痛苦哀嚎声,最后红将绿花砍下来后,浦岛忠夫才得以生还,虽然全身衣物被溶解的一干二净,但本人却毫发无伤。

  此时在威尔哈札学院里,一年尊班的学生因两位老师和班长都双双不见,顿时陷入无法地带,姑且不论副班长-浦岛忠夫,希格斯接受到瓦妮莎的命令,前往监视浦岛忠夫一行人,而文蒂则是拼命地前往魔物之森,但是为何连马修也一并消失呢?

  “马修,你现在给我去挡住文蒂,不要让她破坏我的乐趣。”

  瓦妮莎一道简洁有力的指令,将马修也推上魔物之森,马修无奈地苦笑着,但要是说不的话,自己可能也别想活了,逼不得已的,马修只能硬着头皮地去寻找文蒂,而另一方面,文蒂自己本身正看着地图和指南针,搜寻着自身的场所,使用指南针和地图对文蒂来说……是件很艰难的事情,只见文蒂仰天大吼。

  “吼——吼!这里到底是哪啊!”

  忠夫等人在魔物之森的第四天,根据红的说法,附近能够采集的东西都已经收集的差不多了,所以必须更加深入魔物之森的内部,于是众人将所有的扎营器具收起后,便继续前往着魔物之森的内部,一路上风平浪静,并没有遇到什么魔物,忽然间,红彷佛察觉到某种东西而停下。

  “这味道……这附近应该有蜂巢才对,我闻到蜂蜜的味道了,清单上有要收集蜥头蜂的蜂蜜……”

  “好——啊!只不过是几头小小的蜜蜂罢了!三郎!把东西拿出来!”

  服部三郎拿出了几瓶自制的杀虫剂,跟着忠夫两人发狂地冲去味道的来源处,准备一口气发泄这几天以来,所受到的鸟气,而艾斯卡依则继续听着红还未讲完的解说。

  “蜥头蜂,工峰身长三尺,平时采集着凶猛噬人花的蜜汁,通常是由雄蜂先将噬人花叮个半死,才由工蜂采集,而雄蜂身长五尺,在尾端有两根毒刺,通常会有百只以上的雄蜂待在蜂巢里……”

  “哇啊——啊!逃——命——唷!”

  红话还未说完,只见忠夫和三郎身后带着一大群的愤怒雄蜂而回,由于数量过多,红一时之间没办法一口气收拾,于是五人便施展脚下工夫,拼命地逃命,或许浦岛忠夫三人是逃命逃习惯了,一时之间,只见五人跟蜂群的距离越拉越远,忠夫得意的转头嘲笑。

  “笨——蛋!你们这些昆虫类的哪能追上本大爷啊!还是乖乖地滚回去吧!”

  “雄蜂尾端上的两根毒刺在追不到敌人时,会……”

  红话还没讲完,愤怒的雄蜂群将尾端的毒刺,确实地对准五人,噗噗的声音彼此起落,数十根巨大毒刺破空而来,浦岛忠夫最先遭殃,只见三四根巨大毒针插进忠夫的后背、大腿、屁股和……肛门,忠夫苦不堪言,但依然继续的奔驰着,通常一般人在毒针刺进体内的那一瞬间时,就毒发身亡了,但浦岛忠夫并非普通人。

  五人不知不觉中,逃到了悬崖边,看着深不可测的高度,忠夫三人不禁绝望地大哭大叫着,此时红已经没有办法,只好拿起乌木魔仗,集中精神地聚集大气中的火之元素,就在蜂群出现的那一刻,红反守为攻,施展出一道龙卷形的巨大火焰漩涡,强大的热流和织热的火焰,让蜂群陷入混乱中。

  在加把劲就可以逃出生天,红继续集中精神,召唤更多的火之元素,只见龙卷巨焰越演越烈,就在蜂群恐慌地逃跑时,五人所站的位置无法承受火焰的侵袭,而崩裂毁坏了,只见五人失去平衡地掉入无尽的深渊里。

  “哇啊——啊!我还不想死!我还没跟弥生干过啊!”

  “闭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