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落幻想曲 第一乐章(千年的羁绊)

第十五节 艳福不浅

  作者:iamgodzzz

  新大陆历1015年11月4日

  由于离期中考的日子不远了,在威尔哈札学院现在正弥漫着一股浓浓的战争味,但只限于二、三年级的学生,由于各年级各科系的考题不一,而有各式各样的花招,所以二、三年级的学生都拼死地增强实力和知识,因为他们知道补考的代价是很高的,但一年级的学生可就散漫多了,因为他们完全不晓得补考的代价,尤其是尊班的学生。

  “来来来!押大赔大!押小赔小!不押你家死光光!”

  说话的正是浦岛忠夫,趁着午休和十多位的男学生正赌的起劲,而女学生也是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打屁聊天不时地发出笑声和喧晔声,但在尊班的教室里,独独少了雷和红的影子,文蒂开始觉得过于吵杂,便起身离开教室,来到了庭院的长椅上,呆呆的看着喷水池,自从当上一年级学生会长后,文蒂的生活并没有太大的改变,只是多出了几项繁重沉闷的工作,以及可有可无的庞大权利。

  “午安啊,文蒂你今天怎么没有跟雷在一起呢?”

  不知在何时,马修已坐在文蒂的旁边,一样看着喷水池,自从雪丽亚离开后,每个人多少都受到影响,雷和红每天总是在某些时候消失不见,文蒂则是有气无力,忠夫三人只有一开始很懊恼,但随即恢复了,其中影响最深的就是飞了,原本精神奕奕的热血少年,一瞬间就变成萎靡不振的颓废老人了,不过在数天后,飞在凯特的热血教训下,回到了自己的场所。

  即使雪丽亚在信上表示着,总有一天还有可能会相遇,但是突如其来的打击,让每个人无法一下子回复,看着文蒂有气无力的慵懒样,马修保持微笑地说着。

  “人是一种很脆弱的生物,特别是心,禁不起感情的沉重包袱,所以人必须要忘记,忘记不愉快的事物、忘记重要的事物、忘记心爱的人,如此才能将包袱丢弃而继续活着,我就是这样走过来的吧。”

  “即使是这样,我依然不想要忘记某些事物。”

  秋天已经来临了,花儿也凋谢了,在一片由花瓣以及种子铺成的花田上,雷静静的坐着,红在远方静静地注目着。

  当文蒂甩开郁闷的心情,回到教室准备下午的课程,才一进门,就看到三个全身被扒光,只剩一条内裤的笨蛋三人组,文蒂不禁火上心头,虽然很想立刻痛扁,但依然耐着性子问。

  “你们三个在搞什么?”

  “……班长,借我们钱好吗?”

  “……去死!”

  在刚刚的赌博中,笨蛋三人组的赌运奇差无比,没两三下就输个精光,更惨的是,他们将所有的钱以及衣物都赔光了,听完后,文蒂由于心情不太好,也没什么兴致打人,于是便一脚将他们从五楼高的教室踢飞出去,变成远方的一道光。

  新大陆历1015年11月5日

  傍晚时分,大部分的学生都已放学休息,少部分的像文蒂这类的班长,还必须留在学院里面处理杂务。当大部分的学生和老师,在餐厅享用晚餐时,有两个充满饥渴视线的饿鬼,分别是浦岛忠夫和服部三郎,正不时地徘徊在餐桌上的食物。

  “三郎……我从昨天中午开始,就什么东西也没吃耶,而且我所有的积蓄都花光了。”

  “我也是啊,在这样下去我不知道会先饿死,还是会死在课程上,今天的‘体能锻链’竟然给我上‘对打’,我差点被宰了。”

  “你还好勒,我的对手是文蒂耶,肚子饿到没力气,还得忍受她的毒打,那个女人一定心理变态,……对了,三郎,你老家是干忍者的吧,忍者不是有‘三禁’吗?还有说要忍人不能忍,所以你就忍一忍吧,你身上的肉看起来堆积不少,虽然太油的肉不怎么好吃……”

  看着忠夫那发亮的双眼,三郎不禁打了个冷颤,随即跟忠夫保持一定距离,两人间充满了诡异的气氛,忽然间,一个刚出炉,还冒着热气的面包出现在两人中间,两人大惊之下,发觉拿着这个面包的主人正是-艾斯卡依,只见他背后发出光芒,露出亲切的微笑说。

  “来,吃吧,我家人已经将钱寄给我了,我们是好朋友,理当有难同当。”

  “艾斯卡依同学,你真的是太好了。”

  大为感动的两人,顿时觉得艾斯卡依有如天使,全身散发着纯洁光辉,相见惭愧地,自己彷佛全身污秽的罪人,两人泪如雨下,将手缓缓伸向面包,而就在要碰触时的那一瞬间,面包快速地远离他们,被艾斯卡依一口吃进,艾斯卡依满足地说。

  “笨——蛋!你们以为自己是什么啊?想要吃本大爷的东西!你们还早一百年勒!哈哈——哈!”

  “你这狼心狗肺地……混帐东西!总有一天……要取你狗命!”

  两人的怒骂彼此不落,但艾斯卡依不为所动,保持着高雅的姿态,然后痛打两人一顿,并且踢出餐厅,得意地高笑后,扬长而去,由于没有食物下肚,两人虚弱不堪的身体,根本无法抵御艾斯卡依,只能任凭欺凌,并在心中暗自发誓,总有一天要给艾斯卡依好看!

  新大陆历1015年11月6日

  又来到每个学生最喜欢的休假日了,但是今天有两位饥饿平民,没有丝毫的休假心情,一大早就梦到吃着香喷喷食物,但却将自己发臭袜子吃到嘴里的忠夫,在被袜子的纤维给噎住,以及极度恶心的臭味呛住,立刻大吐不已,醒来后便辗转难眠,肚皮咕噜咕噜地叫着,于是忠夫便起身,开始了寻食之旅。

  途中,忠夫遇上了也同样,被饥饿所害的服部三郎,两人同是天涯沦落人,不由得地握住对方的手,潸然泪下地共同踏上旅途。

  “三郎吾友!让我们手携手!心连心!共同寻创造未来吧!”

  “忠夫同志!你的一番话让我大梦初醒,让我们一起走吧!”

  因饥渴欲望而结合在一起的钢铁同盟,其两位成员开始了不仁不义的寻食之旅,偷偷摸摸地潜入餐厅厨房,却因过度饥饿的肚皮声发现,被毒打一顿后丢入垃圾回收场﹔趁着没人时,蹑手蹑脚地躲入乾粮仓库里,却因触动了魔法结界,被电的七晕八素,最后两人带着满是伤痕的疲惫躯体,来到了食人鱼湖,忽然看见有人拿着馊水桶,准备倒下湖里。

  “等下!不要倒!”

  原本正要喂食食人鱼的园工,看见两人如狼似虎地冲向自己,面如狰狞恶鬼,血红疯狂的双眼,满是飞液的血盆大口,发出饥渴的怒吼,园工见如此场景,当下将馊水桶丢在原地,吓的拔腿就跑,忠夫跟三郎两人看着装满各种食物的馊水桶,虽知里面的是食物,但理智却无法接受,那股各种腐败食物发出的恶臭。

  “吃吧……三郎,你知道吗,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小孩想吃东西都没得吃,我们生长在有食物的环境里,已经算幸运了,所以不要挑剔了!吃吧!我们还活着啊!也就是说我们要继续活下去!所以吃吧!”

  “等等!忠夫!留给我吃啊!我也要吃啦!”

  两人开始了馊水桶争夺战,因食物而结成,同时也因食物而决裂,钢铁同盟到此为止,只见两人豁出生命地跟对方争夺着,双方都有着势在必得的强大气势,双方使出混身解数,打的如火如荼,很难想像他们是为了一个馊水桶而大大出手。

  “忠夫同学……你在做什么?”

  忽然间,一个变数产生,一年独班的班长,同时也是一年级学生副会长-真宫寺弥生出现,弥生是在看到园工没命似地奔跑,虽然想上前询问,但园工逃跑速度之快,一瞬间就消失无踪了,而又听到忠夫的大喊,弥生当下冲向声音的发生点,却发现忠夫跟三郎正大打出手。

  看到弥生的意外登场,忠夫脑袋一时混乱起来了,对方都已经问自己在做什么了,总不能说是为了眼前的馊水桶吧,因为争夺馊水桶而跟同班同学决裂,并且大打出手,这样讲的话绝对当场被斩成两半,但是又该怎么解释才好呢,忠夫苦恼地想着,看到一旁的食人鱼湖时,忠夫念头一转,嘴角微微翘起,服部三郎还没从惊讶中回神过来,只见忠夫一记回旋踢,将三郎狠狠地踢入湖里了。

  “忠夫同学!那……那是食人鱼湖啊!”

  “弥生同学!你听好!你不应该闯进来这里的!因为服部三郎同学是个忍者,我原本正跟他进行秘密特训,特训内容就是将他踢入湖里,不用怀疑,身为忍者的他,藏有你我所不知也不能知道的秘密,而现在三郎同学的特训刚好到一阶段了,所以我们先离开吧!说到这里,我还没吃早餐呢,我们一起去吃吧。”

  弥生被忠夫唬的一愣一愣,一时之间,只能任凭忠夫带离现场,一起前往学院餐厅,在食人鱼湖现场,只留下一个小小的馊水桶,骚动不已的湖水,一切的一切只能表示无尽的悲哀。

  “嗝——吃的好饱啊。”

  忠夫在餐厅大吃特吃,将几日来没进食的饥饿一口气发泄完,事后当然是由弥生出钱请客,而忠夫则是以唬烂的本事将弥生骗的团团转,后来因为弥生还有事情必须处理,先行一步,吃饱喝足后的忠夫,一个人在学院四处闲逛,忽然间,一道人影朝着自己冲来,忠夫定神一看,是艾斯卡依,忠夫卷起袖子,准备为昨天的事情报仇,但艾斯卡依气势惊人,一把抓住忠夫的衣领大喊。

  “忠夫!大事不好啦!服部三郎那小子他!”

  “嗯……他……怎样啦?”

  忠夫想起刚刚被踢下湖的三郎,又看到艾斯卡依这样着急,心道,该不会是有尸体浮出来啊?应该不会吧,就算三郎在怎样肥胖,湖里面的食人鱼应该也可以将他啃光啊,还是说他太难吃了,所以不但有剩下,而且连同几条死鱼一起被发现啊,各种想法浮现在忠夫的脑海里,但都无法确定,于是忠夫便跟着艾斯卡依一起前往。

  “来,小三,啊——唷。”

  “啊——嗯,好好吃唷,小香香。”

  在学院的中央广场,有数十个阳光桌椅,在其中大部分都是成双成对的情侣,而其中有个极为不相称的两人,如黑瀑般的飘逸秀发,白嫩细晰的肌肤,少女展开迷人的笑容,她的微笑溶解了服部三郎的心,身材五短且臃肿肥胖,长相邪恶的小男人正幸福地吃着,口中称为小香香送来的食物。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那个可爱的小姐是谁啊?还有那个应该早就喂鱼的胖猪,怎么跟她坐在一起啊?”

  换忠夫拉住艾斯卡依的衣领,疯狂地问着,只见艾斯卡依不慌不忙地说。

  “那位女性是二年羊班的月岛香,不知怎么回事,就跟你眼前所看的一样,跟三郎正‘亲热’着呢。怎样?要跟上去看吗?”

  “废话!我怎么可能让那只肥猪先得到幸福!我要从中给他搞破坏!”

  两人不甘心让服部三郎先得到女友,于是便尾随在后,准备伺机破坏,在三郎和香享用完午餐后,便手牵着手离开,两人在一起好不亲热,紧跟在后的忠夫和艾斯卡依,其怨念让行人不得不避而远之。

  划小船、逛街买东西、游泳、散步,一整个下午,三郎和香两人几乎玩遍了整个学院,而跟在后面的忠夫和艾斯卡依,则是已经将家伙准备好了,等到两人一分开,就将三郎送去见阎王爷。

  “小三,今天硬要你陪我,真的很对不起。”

  “不不!如果是跟小香香你的话,就算赔上我的生命,我也毫无怨言。”

  “呵呵……谢谢你,不过这样我有点内咎,所以我给你个小……礼……物。”

  香那彷佛小恶魔般地微笑,将三郎整颗心都勾引过去了,只见香将脸庞移到三郎的脸庞,亲亲地吻下去,三郎惊讶地看着香,而香则是害羞地盯着三郎看,此时在躲在后方,忍耐多时的忠夫和艾斯卡依,已经爆发出来,决定不顾一切地阻止三郎获得幸福,只见忠夫一瞬间就冲到三郎的面前,抓起三郎大吼。

  “三郎!你醒一醒啊!不要被女人的美色给迷惑住!你忘记我们‘情人去死团’的宗旨了吗?你也不想想你自己是啥密样子,身材五短,长相难看,再加上你的身材根本就和猪没两样!你难道以为会有女人真心喜欢上你吗!那个女人只是将你当作玩具而已!你赶快醒一醒啊!”

  “等等!这位同学!你在说什么啊?”

  就在香要阻止忠夫继续洗脑三郎时,艾斯卡依突然挡在面前,姿态高雅地说。

  “这位学姊,虽然我不知道你有什么企图,但是请不要诱拐我们的朋友,在你的眼中,或许三郎只是个玩具,但是对我门而言,他是我们的好友以及伙伴,你如果想要证明,你是真的喜欢三郎的话,那么请你跟他接吻吧,像刚刚那种小孩子之间的吻,是无法让我们完全相信你……”

  就在艾斯卡依进行着滔滔不绝的演讲时,只见香一把抢过忠夫手中的三郎,然后在两人面前,深深地吻上三郎的嘴唇,两个嘴唇重叠在一起,三郎清楚地感觉到香身上的淡淡香气,以及从彼端过来的火热物体,紧紧地将舌头缠绕在一起,忠夫和艾斯卡依当场僵住,直到香跟三郎经过长久时间的热吻分离后,香满脸羞红地问。

  “这样你们满意了吗?”

  忠夫最先反应过来,因为出乎意料之外的结果,反而加速两人间的距离,忠夫失去理智的破口大骂。

  “你……你这个女人!你以为像那种程度的吻能够说服我们吗!不要说我了!就连三郎也觉得不够!要证明的话!你现在就去开房间,跟三郎打一炮在说!”

  “没问题。”

  “你……你说什么?”

  “没问题!我现在就去跟三郎做!”

  砰的一声!忠夫整个人遭受前所未有的打击,服部三郎这头肥猪竟然让一个美女死心塌地,还甘愿付出身体,为什么这种好康的事情都没发生在我身上,为什么!因为打击过于严重,忠夫整个人退化成猿人,当场在那耍白痴来逃避现实。一旁的艾斯卡依见情况越演越糟,便开口道。

  “学姊,请不要因为一时之气而毁掉你的下半生,忠夫同学他只是因为过于担心,才会说出这样的话,你跟三郎只是一时的迷惑,不必因为这样而赔上的人生,比三郎好的人到处都有,所以……”

  “我喜欢小三,不知道为什么,连我自己也不明白,当我看到小三第一眼时,我的心脏就噗通噗通地跳着,整个脑中都充斥着小三的画面,我喜欢小三!我爱上他了!”

  轰的一声!艾斯卡依所有的自尊彷佛就毁在那一瞬间,眼前的少女是多么的可怜可爱,但是为什么她爱上的是服部三郎那样的男人,为什么这么真心付出的女性,爱上的不是自己这样的绅士呢?为什么?艾斯卡依整个人脑袋空白,心智回到了三岁幼儿时期,吸允着手指,不停地喃喃自语。

  “呵……失败者。”

  服部三郎冷不防地说出这句话,并且得意的笑着,看到服部三郎那张欠揍的神情,以及胜利者才有的光芒,浦岛忠夫和艾斯卡依两人立刻回神过来,并且像斗败的狗落荒而逃。

  “王八蛋!臭鸡蛋!你们两个生儿子没屁眼!去死啦!”

  “哇啊啊——啊!妈妈!”

  两人在离去前还不忘辱骂,在两人离去而感到放松的香,突然被三郎紧紧握住小手,看着三郎的神情,香想起刚刚所说的话,而感到无比羞耻,耳根子都红通通的了,在三郎的半强迫下,香带三郎来到了自己的房间,香的房间很普通,有着可爱的小布偶,乾净无比,三郎坐在床上背对着香,等待着成为大人的一刻,衣物掉落的声音响起。

  “狗屎——蛋!不要以为老子会这样就放过你们!老子就用这台录影机,将你们两个狗男女行为录起来!”

  “忠夫!一起去吧!我绝对无法原谅背叛我们的人!将服部三郎送进地狱的深渊吧!”

  忠夫和艾斯卡依两人刚刚并没有离去,而是监视着两人直到走进女子宿舍,香用巧妙的方法将三郎隐藏住,并且带到房间,但忠夫跟艾斯卡依则是用一记飞踢,将管理员踢昏并且捆绑起来,两人蹑手蹑脚地跟在后面,直到香和三郎走入某个房间里,两人躲在门前偷听,过了不久,就听到娇喘声和悲鸣声,想必是三郎用强行的方法。

  忠夫轻而易举地就将门锁打开,两人兴奋地从门缝中偷看,但看到的景色让两人惊讶不已,服部三郎全裸地趴在床上,双手被捆绑住,而脸上则是用特殊的道具封锁起来,而香一手拿着小黄瓜,另一手拿着茄子,不过现在应该不是煮菜的时机吧,最让两人惊讶的画面是,香穿戴黑色的三角裤,但是……前端有黑色粗大的谜样圆柱物体。

  “叫吧——小猪!喔呵呵呵——呵!尽量地叫吧!”

  “呜呜咿——咿!”

  香此时的态度跟之前相差一百八十度,有如女王般地压榨着三郎,忽然间,三郎彷佛发现两人似的,不停地对着两人用眼神示意,并且痛苦呻吟着,但只见忠夫轻轻地将门关上,脸上充满着长辈祝福着后軰;的光辉,微笑说着。

  “艾斯卡依,在幸福的背后就是地狱……不,应该是在幸福来临前,必须要有地狱般的磨练,这句话果然没错,我们还是小心的好,现在我们应该默默地祝福两人,现在我们差不多该走了。”

  “嗯,我们不应该阻止热恋中的两人,不过身为朋友,还是希望他们能够获得幸福,妨碍他人恋爱之路的人会被马踢死,这句话说的很对!我们回去吧!这里已经没有我们的事情了。”

  浦岛三郎和艾斯卡依两人共同步向西沉的夕阳,看着无限美好的景色,两人不由得感慨起来,刚刚还在脑海中的悲鸣声和身影,已经完全消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