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落幻想曲 第一乐章(千年的羁绊)

第十三节 封印破解

  作者:iamgodzzz

  全身沾满湿黏的腥臭血液倒在冰冷坚硬的地板上,从躯体内不断冲上脑部的激烈疼痛,吐出大口大口的鲜血,同时也不停喘息将些许的空气吸入体内,模糊的意识虽然让自己很不愉快,不过让自己的疼痛减轻了不少,当一个哭声传入耳里时,让模糊的意识更加地清楚起来了,紧接着是更加鲜明的无数疼痛。

  “少女,你还有战斗意志吗?”

  一个从未听过的陌生声音传进自己的脑中,文蒂以为自己濒临死亡而产生幻觉,但依然回答着。

  “当然,雷在那边哭啊,那个小子动不动就在哭,要是我不起来的话,他可能会哭个不停。”

  “……姑且当作你还有战斗意志吧,我可以助你一臂之力,不过你会受到比现在还要百倍的痛苦,你愿意接受我的帮忙吗?”

  反正自己已经没有任何胜算了,文蒂抱持这样的想法,嘲讽道。

  “反正我也别无选择了,就拜托你了。”

  “我知道了,现在我要做的是,解放你被‘封锁’的力量,让你回归‘原本’的姿态,你将背上无尽罪恶的‘烙印’。”

  “小鬼!给我闭嘴!”

  当雷醒来后,就不停地嚎啕大哭着,奇斯尔虽然喜欢看到别人痛苦的表情,但不知为何,对雷的哭声感到十分厌恶,奇斯尔对雷怒吼道,但全无效果,奇斯尔一怒之下将雷打昏,重重地摔在地上,手中凝聚一颗黑色球体,准备将雷从这个世界上抹杀掉,此时,一股强大的气息从倒在血泊中的文蒂身上爆发出来,奇斯尔和基斯两人惊愕不已。

  “基斯!把那个女人的头给我扭下来!”

  听到奇斯尔的怒吼后,基斯立刻回神,双手聚集一股扭曲空间的气流,直直冲向文蒂,文蒂缓慢地从血泊中站起,手中的黑色镰刀发出耀眼光芒,文蒂轻轻空挥,刹那间,只见一道数十尺长的黑色半月形物体冲出,基斯反应不及,双手全力抵挡快速冲来的强大力量,甫一接触,基斯就被强大的冲击,将整个人击飞出去了。

  “暗影灭杀!”

  文蒂双手合掌,聚集气力,重重地打在地上,一个黑色半圆形的圆球迅速扩张,奇斯尔来不及反应就整个人被吞噬进去了,黑色圆球不断扩大,将四周所有一切都吞噬进去。

  “这……这是什么?”

  没有预想的冲击或是任何的伤害,奇斯尔发觉自己处在伸手不见五指,一片漆黑寂静的空间里,而自己彷佛没有了方向以及重力,自己是上是下完全无法得知,身体向是漂浮着,忽然间,一道人影清晰地出现在自己眼前,从她身上的穿着打扮,应该是文蒂无疑,但原本乌黑亮丽的马尾,现在变成暗血红色的随风飘逸长发,从文蒂身上感受的只有穿透全身的冷冽杀气以及无止尽的强大力量,奇斯尔心中恐惧万分,只见文蒂冷冷道。

  “你在害怕,呵呵……这样才不枉费我故意现身,现在我要折磨再折磨,将你的身心完全毁坏后,在将你撕裂成肉片,我要赐予你到死都无法忘记的恐惧!”

  文蒂的一字一句夹带着浓烈的愤恨,奇斯尔全身不停地颤抖着,当文蒂张开双眼怒瞪时,奇斯尔有生以来第一次真正感觉到“恐怖”,白银色的眼白变成黑曜石般地漆黑,黑色的瞳仁变成火热翻滚的怒红岩浆,此时的文蒂露出尖锐长牙微笑着。

  “哇啊啊啊——啊!”

  奇斯尔惊恐大叫着,双手手掌上各自形成一个巨大黑色球体,这是奇斯尔的招式-“吞噬”,将一切物体吞噬殆尽的黑洞,奇斯尔奋力丢向文蒂,两颗黑色球体文蒂不闪也不躲,轻轻一挥黑色镰刀,简单地将两颗黑色球体斩成两半消失不见了,奇斯尔不顾一切地制造黑色球体,发疯似地丢向文蒂,只见文蒂一边慢慢地步向奇斯尔,一边轻松地除去路障,像是在玩弄猎物般,奇斯尔心中只剩无尽的恐惧和绝望。

  “怎么了?在不出多点力的话,我就要抓到你了唷。”

  文蒂玩弄着奇斯尔的精神,一点一滴地将奇斯尔的理智消磨,一步步地将奇斯尔逼上绝望的悬崖,当文蒂走到伸手可及之处时,奇斯尔的斗志、尊严、骄傲、愤怒,一切的一切都消失不见,在脑中只剩下绝望和恐惧,死亡已经逼近他了,文蒂将手放在奇斯尔的胸前,突然间,奇斯尔眼中放射出希望的光芒,高兴地大喊。

  “‘吸收’!”

  只见文蒂的手被一个黑洞吞入,当初奇斯尔就是用这招将飞全力以赴的力量吸收并且转移到拳上,一举将飞击倒,现在见文蒂将反败为胜的机会露出,奇斯尔毫不放过地疯狂吸收着文蒂的力量,一时之间,奇斯尔感觉到从所未见的强大力量不停地涌进体内,看着文蒂咬牙切齿地想要挣脱,奇斯尔不禁狂笑道。

  “哈哈哈哈——哈!文蒂……麦斯威尔!这次又是我获胜了!你就乖乖地变成我的粮食吧!”

  奇斯尔全身的力量不但恢复,而且更超越自己之前的力量,见文蒂的力量还没枯竭,奇斯尔当下更是全力地吸收着,得到文蒂的力量后,奇斯尔脸上展露残虐的笑容,两手并用,产生出巨大的黑色球体,在这样的距离内,任谁都无法躲过,奇斯尔双手轰下笑道。

  “去死吧!”

  忽然间,文蒂单手迅速将奇斯尔的双手抓住,奇斯尔大惊想,经过自己这样地吸收后,文蒂竟然还有力气可以抓住自己的双手,但又想应该只是回光返照,强弩之末了,只要在过几分钟,文蒂的力量就会被吸的一乾二净了,一想到如此,奇斯尔嘲笑文蒂的垂死挣扎,只见文蒂冷冷笑道。

  “‘希望’是能够将‘绝望’完全引出的上等香料。”

  一阵骨爆声响起,只见奇斯尔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捏断的双手,急着想要挣脱文蒂却发现自己完全动弹不得,而一波接着一波强大的力量有如海浪般地冲击过来,一瞬间,文蒂涌出数十倍的力量,奇斯尔的身体无法负荷如此庞大的力量而膨胀扩大,只见文蒂张开血盆大口狂笑着,奇斯尔整个人堕入比之前还要更深的绝望深渊里。

  “喂喂!你是怎么了啊?不是说要我死吗?再来啊!再多出点力啊!哈哈哈——哈!”

  文蒂一边狂笑着,一边将更强大的力量灌进去,奇斯尔的身体像灌水球般地,越灌越膨胀,轰的一声,奇斯尔整个身体爆炸了,但只限于皮肉外层以及双手双脚,因为文蒂将奇斯尔的内脏以及脑袋护住,即使是这样,奇斯尔依然痛的死去活来,文蒂继续狂笑着,然后手成爪,撕裂奇斯尔的腹部,血液狂喷飞舞在黑暗之中,丑陋恶心的肠子内脏滚滚而出,文蒂像鬼煞般地狂笑,然后在奇斯尔的面前将肠子内脏一一玩弄撕裂。

  “哈哈哈哈哈——哈!奇斯尔!再来啊!这样还不够满足我!再让我更感受一点吧!你那充满恐惧以及丑陋绝望的感情!”

  奇斯尔因丑陋人性而扭曲变形的面孔,绝望地痛哭着,眼泪鼻水止不住地涌出,奇斯尔已经没有任何的自尊骄傲可言,文蒂将奇斯尔所有内脏都挖空了,丑陋的躯体中只剩下一个还在鼓动的心脏,文蒂将魔爪伸向另一处,奇斯尔痛苦地大吼着,只见文蒂手中抓住已经被挤烂的男性生殖器官,文蒂将那东西塞入奇斯尔的口中,各种不同的恶臭液体直袭奇斯尔的脑中,虽然已经没有胃以及肺了,奇斯尔依然想要呕吐以及咳嗽,文蒂紧紧的抓住奇斯尔的脑袋,邪恶残虐的恐怖眼神和充满嘲讽刺激的笑容。

  “奇斯尔,我在告诉你一件好事吧,我是‘人类’和‘魔族’间的混血儿,也就是你所说的杂种,哈哈哈——哈!瞧不起混血儿的你也有今天啊!哈哈哈——哈!”

  奇斯尔脑中轰隆响着,而文蒂则是一点一滴的加强手中的力道,奇斯尔发出人世间最后的哀嚎声,整颗头变成了碎片残渣了。

  一开始就被打飞出去而没被卷入暗影灭杀的基斯,一直在外面看着巨大的黑色圆球,虽然能够感受到里面文蒂和奇斯尔两人的力量,但是基斯可没有傻到自投罗网地冲入文蒂所制造出来的世界,而还在犹豫不决该如何是好时,基斯明显地感受到,奇斯尔的力量一度膨胀,但又快速地消失不见,随之感受到文蒂超越自己所想像的恐怖力量。

  “这……这怎么可能!这股……力量,可恶!这已经完全脱离‘剧本’的预测了!”

  基斯当机立断,抛下还在奋战的奇斯尔往远离学院的方向逃跑,而在基斯逃离不久后,巨大的黑色圆球慢慢消失了,文蒂也恢复成原来的黑发黑眼,文蒂毫不迟疑的抱起雪丽亚以及雷,全力冲向学院,由于刚刚两人都在自己所制造出来的世界里,文蒂将两人的时间冻结,所以现在还有一丝的希望。

  基斯不停地逃跑着,忽然间,有人从后面道。

  “夜已经深了,你想要去哪里啊?”

  基斯惊愕不已,是谁竟然在自己毫无察觉下靠这么近,基斯双手聚集力量,急停转身,不料才一转头,一道飞踢直接命中自己的脸孔,强力的震荡差点让自己昏迷过去,偷袭者并没有因此停脚,只见数十到腿影虎虎生风地袭向基斯,仓卒间,基斯只能不停地闪躲着,当基斯逮到一个机会,狠狠地使出绝招打向偷袭者的大腿时,偷袭者整个人消失不见了。

  “真讨厌啊,如果你乖乖让我打晕的话,我还可以省点力气说。”

  基斯定神一看,偷袭者是希格斯,只见他依然手拿着情色书籍翻阅,完全不把视线放在敌人身上,这样藐视对手的态度让基斯不由得火大起来,正欲上前攻击时,希格斯忽然道。

  “我说啊,你也该把你那张假面孔拿掉了吧,上面派来的间谍先生。”

  基斯停止行动,冷笑一番后,将手放在脸上,慢慢地,基斯从头开始溶化,全身溶化后,出现了一个高挺的男子,只见基斯冷冷道。

  “既然你知道我的身分,就不应该阻止我,我的‘上司’可是你这只狗的主人-‘瓦妮莎’的幕后老板。”

  虽然基斯恐吓着希格斯,但希格斯依然继续翻阅自己手中的情色书籍,口气有点厌烦道。

  “没办法,老板说要活抓你,但是我又怕一不小心就宰了你了,所以好讨厌啊,你怎么不乖乖晕倒。”

  “你这家伙!不要太看扁人了!”

  基斯大怒之下,双手聚集诡异的力量冲向希格斯,基斯五指成爪,疯狂地抓向希格斯,但希格斯一边看着情色书籍,一边扭动身体,将基斯所有的攻势都闪避掉了,基斯看了更是怒不可竭,因为希格斯的视线从头到尾都没有直视过他,基斯猛力一击,打中了地面,只见原本好端端的地面瞬间被溶解,基斯得意笑道。

  “哈哈!你就继续躲吧,反正你只要被我抓到!我就让你尸骨无存!”

  “真讨厌,原本想找你空隙将你踢昏,但你好像挺耐打的,而我想要等到你没力时将你撂倒,谁知道你的同伴快要来了,没办法,幸好晃司说过,只要将你的脑袋带回去就行了,我会在一分钟内将你解决掉。”

  基斯听了几乎快要气炸了肺,忽然,希格斯将书本阖上,双眼盯着自己看,跟普通人的双眼没有什么差别,但不知为何,当基斯跟希格斯四目相对时,基斯感到十分不愉快,一种超越理智的恐惧夺走了身体的主动权,基斯发狂地大吼大叫着,拼命地冲上前去,彷佛要跟希格斯同归于尽似的,希格斯冷冷道。

  “这样就不行了,人心真脆弱啊,亏我这双眼都已经‘压抑’了说。”

  虽然希格斯嘲笑着,但基斯却丝毫没有听进去,现在的他只是拼命地攻击着希格斯,想要将恐惧的来源完全消灭,基斯下手完全不留情,一招接着一招,只见四周都被基斯给溶去大半了,而希格斯依然没有事情,只是继续用双眼盯着基斯,基斯此时已经完全丧失理智了,发狂地大吼冲向希克斯,忽然间,基斯发现自己的脚动弹不得了,仔细一看,自己的脚不知何时已经变成僵硬的石头。

  “‘梅杜莎之眼’,你很快就要变成一尊石像了。”

  正如希格斯所说的,基斯的石化从脚开始,缓慢地往上石化着,渐渐地基斯只剩下脑袋还可以动,基斯丧失理智般地大吼着,而下一瞬间,希格斯已经将基斯的脑袋摘下,并且迅速地离去。

  夜深人静的深夜里,医疗病院的手术室亮起大大的红灯,今天亲自操刀主持一场紧急手术后的阪口晃司,在数小时后,接到一名更紧急的伤患,阪口不禁埋怨今天的工作量,但人命关天,即使对方是混血杂种,晃司依然毫不犹豫地进行手术急救,雷和红两人静静地守候在手术房外,文蒂因为是此事的主要关系人所以被马修请去解释一番。

  “我……什么也办不到,小雪……被人欺负……的时候,我……一动也……不能动,小文快……死的……时候也是,我只能哭,我……呜呜!”

  当红独自一人在宿舍数小时后,却没有看见任何人回来,心感奇怪的红变跑出来四处搜寻着雷的踪迹,当发现雷时,雷一人待在手术门前,等着雪丽亚的手术结果,看着雷痛苦的哭着,红想起自己母亲被杀害时,自己也跟雷一样无能为力,只能在一旁痛哭并且怨恨着自己的无力,红紧紧地抱着雷,安抚着雷的情绪。

  黑暗宽广的空间里,瓦妮莎跟卡特尔两人正在谈论着此次的事件。

  “瓦妮莎,这次你要怎么办?虽然说这次的结果跟你的剧本相差不多,但是上面的人应该会出来说话的。”

  “你去帮我敷衍几句就行了,反正他们又没有实际的证据来证明是我打乱他们的‘剧本’,损失一两个‘商品’对他们来说没什么大不了的,毕竟他们还得依靠我们帮他‘生产’更多的‘商品’。”

  瓦妮莎依旧是那副“天就算塌下来,还有卡特尔顶着”的态度,卡特尔无奈的叹口气继续问。

  “那么那个叫做基斯的男子,你要如何处理?”

  “老样子,交给那个人去办就行了。”

  昏暗的密闭场所,有着无数个透明的圆筒,其中有着各式各样的尸体,有人类,也有妖精,各种种族的尸体都一具应全,一名穿着白色外衣,带着眼镜的男子将其中一个透明圆筒取出,用推车运送至钢铁制成床上,男子将里面的东西取出,粗暴地丢到床上,是个只有头部和躯体的男人,失去了双手双脚。

  “欸——你给我醒醒。”

  男子用力地拍打那个尸体,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那具尸体竟然睁开双眼了,但在他的双眼中充满了疑惑和不解。

  “我……不是死了吗?被那个叫做希格斯的……”

  这具尸体就是刚刚被希格斯切下脑袋的基斯,而粗暴唤醒他的男子则是阪口晃司,只见晃司拿出许多白银色的手术刀,狠狠地刺进基斯的躯体。

  “多亏你的福,害我今天累的要死,不但要清洗那个女孩被人凌辱的身体,还要将她被弄得乱七八糟的内脏还原,我说啊,玩弄别人的内脏就那么好玩吗?”

  晃司口中充满着愤怒,但是手上动作依然继续将基斯的躯体剖开,并且已自己专业的知识玩弄基斯的躯体,基斯痛不欲生地大叫着,而晃司却没有停止动作,快速地解剖着,虽然这句躯体是晃司从培养槽中拿出的,但是为了折磨基斯,晃司毫不犹豫地把基斯的头安装上去,为的是好好发泄今天所受的怨气。

  “不用担心,我玩玩之后就会赏你一记自白剂,当你把所有知道的事情吐出来后,我会将你丢进火化场活活烧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