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落幻想曲 第一乐章(千年的羁绊)

第十二节 虐杀惨剧

  作者:iamgodzzz

  密不透风的阴暗潮湿空间,许久没照射道阳光的书本发出一股酸臭的霉味,有如死亡般的寂静,小小的水滴声不停地回荡着,从远方传来的脚步声越来越接近,一名头发半白,体型高瘦,穿着黑色执事服装的老人拿着一篮的食物,轻轻地扣着木门上的铁环,然后再掏出一把把的钥匙,将木门上一道扣着一道铁锁打开。

  “雪丽亚小姐,我替您送食物来了。”

  一个矮小的黑影细步走出,全身穿着密不透风的黑色魔法师袍,用着拘谨有礼的语气说。

  “谢谢你,管家……今天的雨势满大的,连‘这里’都有水渗透下来了,爷爷的身体还好吧?”

  雪丽亚所指的“这里”,是位于地下数百公尺深的地下空间,自从懂事以来,自己就一直被关在这里,靠着管家送来的食物以及生活必需品维生,然后阅读着这里庞大的藏书生活,雪丽亚没有半句的怨言,因为她知道自己为何会被关在这里的理由,也应该是说她不得不在这里生活。

  “是的,雪丽亚小姐,老爷的身体还是一样硬朗。”

  “管家,你可以不用称呼我为小姐,我自己清楚我的身分,我是这个家族的前家主以及身为奴隶间的私生女,对这个家族来说,我只是污点般的存在,所以爷爷才会将我关在这里,委托你照顾。”

  雪丽亚的语气充满哀伤,管家慌忙地说。

  “雪丽亚小姐!请不要这么说!老爷他是为你的安全才将您委身在这的!老爷他对您相当的重视!”

  雪丽亚看到管家慌乱的样子,不禁叹了口气,缓缓道。

  “管家,我知道爷爷对我的重视以及爱护,自从我八岁无理地耍闹脾气,要管家您带我出去外面的世界时,我就在那时彻底明白自己,是不允许存活在这个世界的,所以我真的很感激爷爷以及您啊。”

  从朦胧懂事以来,自己就被关在这暗不见日的地下空间,双亲在自己还是婴儿时就双双过世,连见上一面的机会都没有,而理当跟其他孩子一起嬉戏游玩的童年,却只能靠着艰涩难懂的书本来渡过,要不是自己在八岁时以死威胁管家,自己可能连看到太阳的机会都没有,但是在那之后,自己也同时得知残酷到将自己幼小心灵撕裂毁坏的事实。

  “管家,您应该还有什么事情吧,不然您也不会将这扇门打开。”

  “是的,我是来向您报告一项消息的,老爷他已经为您报考雷尔斯的威尔哈札学院了,在过不久,雪丽亚小姐您就能重见光日了。”

  听到这项应该算是好消息的事实后,雪丽亚并没有像管家想像般地展露笑容,反而皱眉道。

  “管家……爷爷……爷爷是不是已经过世了?”

  管家并没有说话,不过这也就证明雪丽亚的想法,雪丽亚的爷爷曾经说过,自己总有一天可以重见光日,所以自己必须懂得隐藏自己的容貌,不能让他人察觉自己的秘密,虽然照着爷爷的方针去做,但雪丽亚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真的可以离开,而看到爷爷悲伤地抱着自己说。

  “总有一天……总有一天,我会让你生活在太阳下的,所以……雪丽亚,请你连你双亲的份都活下去吧。”

  爷爷当时像个丧失希望的老人,紧紧抱住唯一希望的孙女,神情悲伤地痛哭着,雪丽亚从那时开始就已经没有任何离开这里的念头了,因为她不想离开自己唯一的亲人,而爷爷也不可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在外面,过着比死还痛苦的生活,自己是不可能从这里出去,不论怎样隐藏,自己是无法完全隐藏不该存在的“罪恶”,所以当管家说出可以重见光日这样的消息,而却没有看见爷爷,雪丽亚当下猜出爷爷已经不在人世的事实了。

  “是……的,雪丽亚小姐,老爷已经过世了,而新上任的家主见我年老力衰,所以我明日就要被迫回乡,雪丽亚小姐,请您收拾东西跟我一起走吧。”

  雪丽亚转身走入黑暗的空间,从暗褐色的木桌上拿起一把乌黑色的魔法仗,这是雪丽亚母亲唯一的遗物,母亲留给自己的是血缘相连的魔力以及魔法仗,雪丽亚依依不舍的离开共同生活十四年时光的地牢,在黑色面纱以及魔法袍帽下,雪丽亚留下一痕泪水。

  “爷爷……我会连同你的份,一起活下去的。”

  雪丽亚从昏迷中苏醒,刚刚的一切只是存在梦中的回忆,雪丽亚发觉自己全身无法动弹,而自己处在陌生的宽广空间,在这空间除了自己以外,还有三个人,一个是奇斯尔,另一个是有着“文蒂”面孔的人,最后则是全身被捆绑,嘴巴被布堵住,全身不停扭动的雷,看到雷跟自己被掳,雪丽亚不禁怒道。

  “奇斯尔!你到底有什么企图?竟然叫人假扮文蒂对我们做出这样的事!”

  奇斯尔听到雪丽亚的怒吼,不怒反笑地跟身旁的文蒂说道。

  “你的变装功夫真差啊,基斯。”

  只见“文蒂”无奈地摇头,然后将手放在脸孔上,慢慢地扭曲变形,最后变成基斯的面貌,雪丽亚看到如此奇景,一时之间无法反应,基斯将雪丽亚抓到奇斯尔脚下膝跪着,奇斯尔冷笑道。

  “我有什么你不用知道,现在我要开始审判你的‘罪行’了。”

  听到“罪行”两字,雪丽亚娇躯恐惧的抖动一下,而基斯则将雪丽亚的面纱粗暴地拿下,粉色亮丽的秀发以及血红艳丽的瞳孔被迫展露出来,雪丽亚立刻将视线移开,但基斯的手粗暴地抓住雪丽亚的秀发,强迫雪丽亚直视奇斯尔,奇斯尔以统治者的姿态由上鄙视着雪丽亚道。

  “不管怎么隐藏,都无法掩盖你是由‘人类’和低贱‘妖精’所生的‘杂种’,被刻画上诅咒的血红瞳孔是你身为罪人的证明。”

  “杂种”,第四阶级,泛指人类和其他种族的结合生命,自视甚高的人类不允许自己高贵的血统与其他低贱种族混合在一起,为了避免这样的事情发生,各国纷纷制定了各种不同的严法,其中以政教合一的缇士易王国为最严苛,依照神圣十字教的教义中所写。

  “人类是创世主唯一的独子,世界万物都必须膜拜并且臣服人类,人类为万物之主,世界之王,人类理当坐拥美丽的世界,畅饮永不止流的葡萄美酒,万物屈膝服侍人类。”

  所以在缇士易王国里,只要有发现杂种,必须立即杀灭,隐藏或是扶养以及知情不报者一律处以极形,而亲朋好友甚至是大小街巷邻居都会遭连座法一起遭受处分,在缇士易王国境内的代表神圣十字教之“制裁”的“大法厅”,就是专门处理这类违背教义之人的处刑场,杂种在先天上有着人类以及其他种族所不同的奇异特徵,而人类和妖精的混血儿的特徵是血红般地瞳孔。

  “你那被诅咒的血红罪恶瞳孔就是混血杂种的‘烙印’,你没有任何的生存权利,我们‘人类’的高贵血统,不应该出现在像你这样卑贱的杂种身上,现在我要惩罚你这邪恶的罪人!”

  奇斯尔的一字一句都刺痛着雪丽亚的心灵,强用理智压下十多年已化脓的疮疤被狠狠地揭开,雪丽亚顿时胸口闷痛,旧疾复发,不停地咳嗽着,而这样的动作彷佛是在肯定奇斯尔所说的一切,奇斯尔狠狠地一脚踢中雪丽亚的腹部,基斯同时放开双手,雪丽亚双手抱住疼痛不已的肚子,不停地咳嗽着。

  奇斯尔用脚踩着雪丽亚的脸庞上,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奇斯尔不停地用充满力量的脚,将雪丽亚的手、脚、内脏以及全身骨头踢烂,疯狂邪虐的笑声不间断地回荡着,雪丽亚全身伤痕累累,一动也不能动,奇斯尔似乎还不满足,将某种东西从跨下掏出,一道黄色液体射出,将弄湿雪丽亚的躯体,而被放置在一旁的雷见奇斯尔的恶行,脑中尽是不解以及想要阻止却无能为力的悔恨。

  忽然,奇斯尔叫出了约十来个只穿着长裤,中等身材的男子,每个男子都带上奇怪的头罩以及双手双脚用铐上枷锁,在奇斯尔的命令下,男子们毫无生气地拖着铁链走向雪丽亚,意识已经模糊不清的雪丽亚来反抗的能力都没有,男子们撕裂雪丽亚的衣袍,开始发泄兽欲,雪丽亚意识模糊,只觉得有火热的东西侵入自己的身躯,嘴巴被充满腥臭味的物体堵住而不能说话,唯一能听到的只有奇斯尔发狂的笑声。

  “哈哈——哈!真是太适合了!你这低贱的杂种和下等的奴隶兽人间的丑陋姿态!哈哈哈——哈!没有比这种更适合你的死法了!你就在被奴隶兽人发泄完性欲后死去吧!哈哈哈——哈!”

  雪丽亚意识完全昏迷的最后一刻,只感觉火热滚烫的液体洒满全身,雷被基斯强迫观看着雪丽亚跟兽人群的淫乱姿态,雷全身不停地颤抖,不是为了愤怒,也不是因为恐惧,而是痛苦,雷绝得心中彷佛被万根针刺般的痛苦,雷觉得雪丽亚很痛苦哀伤,所以自己也一样痛苦哀伤,雷想要挣脱绳子去解救雪丽亚,但是却没有任何的力量。

  文蒂看过小卡片上所指示的地点后,便马不停蹄前往,而在一路上遭受到许多的兽人拦截,文蒂当下毫不隐藏实力,手中的黑色镰刀发出夺命光芒,一瞬间就将所有拦截的兽人分尸,而当文蒂抵达目的地时,已经全身气力匮乏,满头大汗不停地娇喘着,但等待她的是残酷的事实。

  在皎洁的月光照耀下,鲜血染红的地板,少女的原是白嫩的躯体上布满着无数的伤痕,肉体浸泡在黄、红、白三色的恶臭液体里,失去双目的眼孔不停地留下血泪,两颗火红的宝石正盯着自己。

  “轰!”

  文蒂脑中一片空白,自己不惜一切花费全力想要做的是什么?为什么自己会中这么简单明了的计?为什么自己会天真到事情会如自己想的一样?为什么……为什么自己会愚蠢到让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无数的质问以及痛恨自身天真的文蒂,紧咬的牙根渗出一丝血液,文蒂仰天吼叫,发出惊天动地的怒嚎!

  “吼吼——吼!奇——斯——尔!”

  忽然,十多道人影从各个不同的角度冲出,直逼文蒂,只见文蒂杀红了眼,不顾一切地挥舞手中的黑色镰刀,当一名兽人的爪子刺向文蒂时,文蒂不闪也不躲,硬生生地被刺出一个窟窿,而下一瞬间兽人就被劈成两半,其他兽人趁文蒂停顿时一拥而上,只见文蒂被兽人刺出许多大洞,鲜血不停地涌出。

  “杀杀杀——杀!”

  文蒂手掌成爪,一爪穿过一名兽人的躯体,将比手大的肥硕心脏取出,并且捏爆,另一手挥动镰刀将三名兽人劈成两半,但却卡在第四名的身上,其他兽人像是惊吓地抽回爪子,文蒂双手被制,疯狂张开大口,咬向其中一名兽人的颈子,硬是把兽人的颈子咬去一半,红色鲜血随之狂喷,文蒂脸上沾满红色鲜血,面如凶神恶煞。

  残存的兽人感到一阵恐惧,拔腿就跑,但文蒂却没有放过它们,一只接着一只,完全没有任何抵抗地被杀掉,而当最后一只兽人死去时,躲在一旁看戏的奇斯尔和基斯不知何时,出现在雪丽亚的旁边,而被放在地上的雷已经不醒人事了,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文蒂立刻发狂地挥刀冲过,只见基斯双手发出奇怪的气息,冲去迎击文蒂。

  只见黑色镰刀将要把基斯劈成两半时,基斯的双手硬生生地扭曲黑色镰刀,文蒂见情势不妙,立刻挥脚将基斯踢开,重新回到地面,文蒂甫一站稳,全身伤势立刻疼痛起来,经过连番的激战,文蒂的身体已经超过负荷了,此时奇斯尔冷笑道。

  “文蒂……麦斯威尔,你以为现在的你能打赢我吗?”

  奇斯尔使出的计谋已经显出效力了,巧妙地心理战术将自己弄得团团转,然后趁机掳走雪丽亚以及雷,而且假冒自己的面孔在学院做乱,逼的自己不得不前单独来赴约,无法寻找其他助力,一路上的兽人只是拖延些许时间,以及扰乱自己的判断力,误以为刚刚兽人的实力不堪一击,加上看到雪丽亚被凌辱过后的惨状,更是自己怒火中烧,理智全失,让自己消耗无谓的大量体力。

  “给我闭嘴!我绝对要杀了你!”

  文蒂死不认输地怒道,因为今天如果没有办法打赢他们两个的话,那么自己只有死路一条了,如此想着的文蒂再度挥舞手中的镰刀,基于基斯的奇怪能力,文蒂转换战术,以速度和连续不断的小攻击逼近着基斯,跟基斯硬碰硬的话,很有可能会两败俱伤,重新夺回冷静情绪的文蒂,渐渐地从劣势中夺回主导权,见文蒂的动作越来越灵活,奇斯尔微怒道。

  “基斯,你还在做什么!还不快点将这个已经受创的伤患解决掉!”

  虽然奇斯尔说的很轻松,但处在其中的基斯可就不这么想了,受伤的野兽是很凶狠的,这个比例可以印证在文蒂身上,只见文蒂越战越勇,不停地避开基斯的双手,并且给予伤害,见自己从刚刚就没有任何斩获的基斯,不由得急躁起来,放弃防御,全身破绽百出地冲向文蒂,而文蒂趁机逮到一丝空隙,黑色镰刀顿时出现在基斯的颈上。

  “文蒂……麦斯威尔!看这里吧!”

  文蒂闻言一惊,转头过去,只见奇斯尔手中抓着雷,另一手聚集强大的力量,瞬间,文蒂毫不犹豫地将手中的镰刀射出,直逼奇斯尔的眉心,奇斯尔被突如其来的攻击逼的不得不挥手挡下,直逼而来的黑色镰刀,文蒂失去一个杀敌的机会,而基斯逮到一个灭敌的时机,只见基斯一手放在文蒂的后背,冷笑道。

  “死吧,‘扭曲’!”

  文蒂身体随着基斯的字语扭曲变形,彷佛体内所有内脏撞击在一起,强力的冲击力量让文蒂痛苦不已,只见文蒂喷洒出大量的血液后倒下,文蒂心道。

  “已经……完了吗……雷。”

  “是谁……谁在叫我?”

  雷从昏迷中苏醒,而映入眼里的是,文蒂全身扭曲变形,然后喷出大量的血液后不支倒地,雷呆住了,彷佛心里面有地方被挖出一个大洞。

  “咚!”

  “小……文……不会的……不会的。”

  “咚!咚!”

  “呜哇哇——哇啊啊——啊!”

  “吼吼吼——吼!”

  雷嚎啕大哭着,心里面的大洞不停地扩大着,彷佛某种东西打破他的心,发出惊天怒吼而出。

  在黑暗的宽广空间里,瓦妮莎和卡特尔看着水晶球上所映出的画面,从文蒂冲出医疗病院开始,所有的一切都被瓦妮莎和卡特尔两人看的一清二楚,卡特尔神情悲愤道。

  “‘剧本’……已经开始了。”

  瓦妮莎眼睛闪亮着狡猾以及破灭的光辉冷冷道。

  “没错……不过不是那些‘老人’的剧本,而是‘我’的剧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