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落幻想曲 第一乐章(千年的羁绊)

第十节 初级魔法

  作者:iamgodzzz

  新大陆历1015年10月15日

  魔法,是由强大的精神力,透过媒介于大气中的元素产生共鸣的力量,这是最基本,同时也是最基础的施展方法,然而魔法的种类众多,随着魔法的不同以及演变,施展魔法的方式变的更多样化,依威力的强弱,其条件也就不同,大抵上施展魔法一定不可缺的有三点,一是施展者的“精神力”,二是“媒介”,三则是“元素”。

  位于魔法试练场,一年尊班的导师——马修,手中握着一柄乌黑魔法杖,正为学生们详细解说着,而另一名导师-希格斯则依然在一旁翻阅着情色书籍。

  “以上就是这节课的基本解说,现在就由老师示范一次给各位看吧。”

  马修说完后,便闭上眼睛,全神专注地施展魔法,首先是“精神力”,只见马修手中的乌黑魔法杖,隐隐约约地散发着一种若有似无的光芒,紧接着是“媒介”,光芒缓慢地聚集在乌黑法杖的前端,渐渐地,变成刺眼的强光,最后是“元素”,马修喊出火焰二字,只见光芒立刻变成一颗拳头大的火焰球。

  马修为了让学生仔细看清楚自己施展魔法,所以才会一步一步慢慢地使出,不然,依照马修的程度,早就在示范的第一阶段将火焰球施展出来了,看完马修的详细示范后,一名学生疑惑地举手发问。

  “老师,为什么你不用念咒语呢?施展魔法都不是要念一段又臭又长的咒语吗?”

  对于学生的疑惑,马修向来是展露和蔼可亲的微笑,然后详尽地解说。

  “念咒只是为了让施展者更容易集中精神的一种暗示,就像刚刚我说出的‘火焰’,就是咒语了,做个假设吧,如果我喊‘水球’的话,大家的脑海里是不是立刻就浮出一颗水球的画面呢,‘元素’是会随着自己脑海中的模样展现的,所以念咒语是为了让施展者更加简单的施展魔法。”

  “老师!如果脑中想像的是美女的话!那么火焰是不是真的会变成美女啊?”

  发出这般下流无耻的话语,除了浦岛忠夫已外,就没有其他人选了,话说在经历一次又一次的生死关头后,浦岛忠夫的异常复原力已经达到不是人的领域了,特别是在三天前遭受文蒂毫不留手的痛杀,经过晃司一边急救一边发牢骚,差点魂断的忠夫,却在三天后完整地康复了。

  “这个……如果精神力以及控制力得当的话,依照理论来说,是可能成功的。”

  当马修说完后,一年尊班除了在开课时就熟睡的雷以外,全体男生立刻拿着练习用的魔法杖,全神贯注地的施展魔法,所发出强大精神力让一旁的马修苦笑不已,而女生们则是一起大骂着下流、无耻等等之类的话语,十分钟过去,没有任何人能成功地施展出火焰美女来,只有数十位男同学弄出极为渺小的火焰,忠夫耗尽精神力,一脸憔悴地问马修为何无法弄出来,马修带着微笑再次解说。

  “如果只是将一团火焰弄出来的话,只要"精神力"够强就行了,但想要将火焰弄成像人类这样唯妙唯肖的样子,就必须具备对元素强大的‘控制力’,而随着元素的不同,控制力的需求也不同,必须依照每个元素的‘活泼性’和‘安定性’来斟酌,活泼性是指元素的活动能力,火之元素活动力强,所以不易死去,反之水之元素的活动力弱,如果一不小心,整个水之元素会立刻消灭掉……”

  经过马修约数十分的详细解说后,所有的人都只是猛点头而完全无法理解,知道学生根本听不懂,马修还是挂着迷人的微笑表示,今天的目的只是测试学生的魔法程度而已,所以只要放轻松表现出来即可。

  “唉……好无聊。”

  原本就对魔法兴趣缺缺的文蒂顿时感到无聊,基于每施展一次魔法,其精神就会大大受到影响,甚至会出现昏迷的现象,所以对于必须时时刻刻保持最佳精神的文蒂,当然是放弃魔法这门课,原本想要打算睡觉来消遣时间的文蒂,忽然看见施展魔法略有小成的丝因直奔自己而来。

  “文蒂姐姐!教教人家怎样施展魔法好吗?”

  “那个……丝因你不是已经施展出来了吗?不需要我教你吧。”

  “但是人家想要弄出文蒂姐姐的模样啊,但是怎么用都用不出来。”

  丝因娇羞地将话说出并且依偎在文蒂的怀里,文蒂反射性地握住丝因的双肩,轻轻地将丝因移出自己的怀里,并且向一旁的雪丽亚求助,在黑色面纱下,雪丽亚的神情苦笑地答覆自己也办不到,忽然间,男生们发出了惊讶地声响,文蒂三人好奇地走向男生们,一看,红正施展一道火焰魔法,而火焰的形状跟红一模一样,不论是身材、高矮、甚至是服装都一样,唯一能分辨的地方只有火焰是呈现赤红的颜色,一时之间,彷佛出现了两个红。

  “小红!你能不能将火焰变成这个样子啊?”

  忠夫满嘴口水地拿出一本色情写真集,将其中美丽女郎的诱人姿态翻给红看。

  “不要。”

  红想也不想的就否决了,同时艾斯卡依立刻插嘴道。

  “可爱的女士,不要理那个笨蛋,请你答应我的要求,把这个美人变出来吧!”

  艾斯卡依不怀好意地将照片拿出,在照片上的女性,正是一年独班的导师——卡普希莉。

  “否决。”

  红神色厌恶地拒绝,突然,三郎发狂地大吼。

  “小红!我要看裸体!”

  “你们三个都去死吧!”

  文蒂狠狠地用脚将三人踹进高温三百度的炎热火焰中,只见三人立刻全身着火,不停地发出凄凉的哀嚎声,三人因高度灼伤再次挂急诊送入医疗病院,当天下午,忠夫无事出院,而艾斯卡依和服部三郎则是住进加护病房,此事以后,忠夫已经被标上不死怪物的称号了。

  “啊勒勒,龙族的精神力和智慧果然厉害,我才将理论说过一遍,没想到就真的做出来了。”

  马修在心中如此想着,脸上依然挂着笑容彷佛无事,一旁的希格斯视线依然放在手中的情色书籍上,口气带些惊讶地说。

  “喔——喔,没想到红的魔法能力挺强的,她应该会被编制到‘魔法科系’吧。”

  中午时分,原本在病房静养并且被命令不能下床活动的飞,此时正在顶楼上无视身体的痛楚,强迫自己做着伏地挺身,看着自己应该已经消失不见的手掌,飞疑惑地想着。

  “为什么我的手还在?”

  但这种想法随即被飞抛去九霄云外了,因为飞所需要的是努力!不停不停地努力锻链,让自己变的更强,然后再一次地挑战那个男人,如此这样想的飞,原本因为落败的颓废心情也消失无踪了。

  “飞同学,虽然勤于练习是件好事情,但你也要注意自己的身体。”

  飞起身一看,说话的人是雪丽亚,是个穿着黑色魔法师袍的温柔女子,飞有点脸红地回覆雪丽亚,但是身体依然继续做着伏地挺身,雪丽亚并不在意,而是静静地看着飞努力的样子,忽然间,一道身影从天而降,发出巨大声响后,只见那道人影大吼道。

  “唷!我亲爱的弟子!你果然在这里锻链!”

  “凯特老师!你怎么在这里?”

  “笨蛋!我可是你的老师耶!哪有老师会不知道自己弟子的去向!”

  凯特露出招牌热血笑容地说着,而飞见识到凯特的神通广大后,热血不禁激昂起来了,但随即转变成落寞无奈,流下充满悔恨的泪水道。

  “凯特老师……我真的很抱歉……我……”

  见到飞神情转换的样子,凯特双手放在飞的肩膀上,微笑道。

  “飞,失败并不可耻,不论是谁,都一定会经历这个过程的,尽情地哭吧!当你哭完后,我们在一起朝向夕阳奔跑吧!”

  “你是笨蛋啊!现在才中午耶,哪来的夕阳!”

  毫不留情地打断两人热血世界的恶德医师-阪口晃司,吞云吐雾地抽着烟,满脸不爽的生气着,因为刚刚凯特的闪亮登场造成医疗病院内一阵惊慌,也因此被迫打断中午休息而上来观看的晃司,其心情可说是恶劣到了极点。

  “那边那个热血少年郎,如果你不想让你老师不惜花费重金,帮你买下的新手坏掉的话,就给我乖乖回病房休息。”

  飞和雪丽亚闻言大惊,纷纷将视线放在凯特身上,而凯特若无其事地说道。

  “一点小钱算什么!重要的是我的弟子能够平安无事就好了!”

  凯特对自己如此的重视,飞不禁热泪盈眶地说。

  “凯特老师……你的大恩大德我一軰;子都会记住的!”

  “喔!好吧!飞,就让我们师徒俩一起迈向黄昏奔驰吧!”

  两人再度沉入热血世界中,而一旁的晃司火气加强不少地骂道。

  “就跟你说现在是中午啦!这个热血猪头!”

  在一旁的雪丽亚疑惑地问着晃司。

  “阪口医师,你刚刚说的买下是怎么一回事?……难道是‘人工生命体’吗?”

  晃司彷佛听到极为机密的重要东西似的,没想到眼前的稚龄少女会知道“人工生命体”,晃司不由得神情严肃地在她耳边细声说道。

  “小妹妹,你这里只是普通的学院吗?虽然你有求知的心,但是一些你现在还不应该知道的事情,还是少知道为妙。”

  傍晚时分,当所有学生都已放学,纷纷离去时,原本叫嚣吵闹的教室顿时变的冷冷清清,文蒂疾笔振书地写着班级日志,对着门口的人影冷冷道。

  “你找我有什么事啊?”

  “我只是来传话的,不用这么冷淡啊。”

  男子轻浮地口气,以及旁若无人的态度,他是上次跟文蒂交手的基斯,文蒂对他并没有任何的好感,用赶人的语气道。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待会我就要走人了。”

  “呵呵……好吧,我就直说了,我的老大-奇斯尔.卡盾得希望你能加入我们。”

  文蒂听完基斯单刀直入的要求后,只是随口应付,继续做着自己的工作,基斯看文蒂毫不将他放在眼里的态度,不由得火上心头地说。

  “你应该也看到他的实力了吧,难道你认为自己有打赢他的胜算吗?你别傻了,奇斯尔可是卡盾得商会会长的独子,他倚靠父亲的力量在学院建立了一股强大的私人势力了,你不归顺他的话,你迟早会被杀掉。”

  “真是古老的威胁方法啊,你自己只是他身边的一条狗,至少你以为我会听狗的话吗?”

  瞬间,基斯爆发一股强烈的杀气,文蒂也停下手中的笔,转眼斜瞪道。

  “我们之前还没分出高下呢,要不要现在解决啊。”

  文蒂也散发强烈的气息,双方互不相让地互瞪着,忽然,基斯的杀气消失了。

  “呵呵……虽然我很想,不过我不会中你的计,我的目的只是转达而已,至于答覆就请你自己去跟奇斯尔讲吧,我可不想因为跟你大打出手,然后背上任务失败的罪名。”

  基斯转身离去,而此时雷兴奋地跑了进来,基斯视线移到雷的身上,不过下一瞬间就整个人消失不见了,雷握住文蒂的手兴奋说道。

  “小——文,我们回家吧,回去吃饭吧。”

  “等等,雷,我还要作事情,待会在回去。”

  文蒂神情凝重地安抚雷,脑中则是在想基斯刚刚的视线代表什么意义。

  新大陆历1015年10月18日

  这天是一年级学生会长杯的复战,第一场是由一年独班的真宫寺弥生获胜,自从再上次与忠夫对战失利后,弥生就一直反覆不停地思索自己战败的原因,然后经过无数思索的结果,弥生发现自己的缺点,就是并未全力以赴,自己本身的刀法原本就是属于,只求杀敌不求存活的霸道剑术,而自己却为了华丽连续施展多次招数,以致于身体无法负荷以及体力不支当场昏迷。

  “现在的我,没有疑惑!必杀!真空飞斩!”

  弥生挥出一道真空刀波,不论是速度或是杀伤力,都远远胜过上次,弥生的对手猝不及防地就被斩成重伤,而当场昏死过去,一招定胜负,弥生的实力更上一层楼了,而她心中最感激的是,满脑邪恶念头的浦岛忠夫。

  第三场比赛,是今天文蒂的战斗,坐在观众席上的雪丽亚有点担心地看着文蒂,因为从几天前开始,文蒂不时地露出神色凝重的表情,常常一个人沉默不语,而今天更是一大早就出门,连跟自己还有雷或是红都没打声招呼。

  此时站在场中央的文蒂,双目微闭,脑中浮现的是奇斯尔在将飞打败后,恐怖狰狞的脸孔,却没听到裁判已经宣布比赛开始了。

  “奇斯尔……你的力量的确很强,或许我跟你的战斗,我的胜算只有三成,或许我屈服于你可以保证自己的性命。”

  文蒂脑海中闪出数道画面,是文蒂自身不愿想起的回忆。

  “跟你说一件事情吧,那并不是我的‘信念’,而是这个世界的‘真理’,你,永远只是第三阶级的奴隶,而我则是总有一天会爬上第一阶级的男人,你只是我的粮食罢了。”

  在文蒂闭目思索时,文蒂的对手不停地环绕着,正想着要如何攻击,但是见文蒂彷佛心不在焉的样子,他决定放手一搏,整个人冲向文蒂,就在千钧一发之际,文蒂睁开了双眼,忽然间,文蒂有如鬼魅般出现在对手的眼前,同时抓住他的头部,文蒂奋力一捏,男子发出痛苦悲鸣后便不醒人事了。

  文蒂看着擂台下,一副优雅笑脸的奇斯尔,文蒂彷佛可以从他的笑脸得到讯息。

  “对的,你跟我一样是拥有力量的人,像那些无力且愚蠢的平民只是我们的粮食,现在你就杀了他吧!让我们一起携手朝向上面的世界吧!”

  突然间,一道物体飞向奇斯尔,原本的笑脸立刻转变成杀气逼人的愤怒神情,物体并没有击中奇斯尔,直直地撞上后面的墙壁,那个物体是刚刚还在跟文蒂交手的男子,只见文蒂手指着奇斯尔,将大拇指往下比,挑衅着奇斯尔的理智极限道。

  “我要宰了你!”

  比赛完后,奇斯尔再度以优越的力量将对手凌虐,展示着自己的强大后得胜,但奇斯尔并没有胜利者该有的喜悦,因为那个女人-文蒂.麦斯威尔,想到那女人竟然不识好歹的拒绝自己,奇斯尔不禁火上心头,看到自己忠实的狗-基斯正跪在眼前等候发令,奇斯尔露出残酷的目光道。

  “基斯,按照计画进行,把那个女人给我从世界上铲除掉。”

  不如以往的轻浮,此时的基斯必恭必敬的回应着。

  “是的,奇斯尔少爷,不过……我想追加一名人物。”

  “是谁?”

  心情不大好的奇斯尔不满地问着,只见基斯露出邪恶笑容道。

  “那个女人的同班的小鬼——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