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落幻想曲 第一乐章(千年的羁绊)

第一节 开学典礼

  作者:iamgodzzz

  联邦国家是由七个大国和数十个小国所组成的,而其领土最为庞大的七个大国,分别是兰格理沙、雷尔斯、昆鲁、贝斯伊、克伊、乌理木德、卡克希斯。

  新大陆历1015年9月1日位于雷尔斯的威尔哈札学院,今日正举办开学典礼,根据联邦国法规定,所有国民在十四岁时,一律要接受国民教育,进入学院接受长达三年的义务教育。

  清晨九点整,威尔哈札学院的大操场上,聚集了六百名新生,威尔哈札学院是雷尔斯境内,屈指可数的一流学院,几乎每年都有数千人报名,但往往能进入的人却只有数百人。

  烈阳高照,新生们约等待了三个小时之久,但却还没看见任何教师或学院里的人出现,所有的新生在数天前接到入学通知单时,只看见单上写着在今天早上六点于学院操场集合,未到或早退者以及迟到者一律取消入学资格,但却没想到空等了三个小时之久,所有的人都已经汗流夹背,头昏目眩了。

  这是为什么呢?这个问题问的非常好,而理由也很简单,只因为瓦妮莎女王大……喔……不不不……是瓦妮莎院长大人的一句话。

  “最近真无聊,找点事做好了。”

  就这样今年的新生成了女王大人……喔……不,我又说错了,是院长大人消遣时间的玩具了。

  在所有的新生里有几位比较特殊的学生,完全不动声色,只是静静的等待着,而其中最特殊的是一名少女,乌黑亮丽的长发以白色的绳带束起简洁有力的马尾,少女的名字是文蒂.麦斯威尔。

  此时的文蒂正在沉思着,自从接到这封充满许多疑点的通知信后,自己早就料到会有这样的事发生了,但是为什么等了三个小时之久,却不见任何学院的人出现?难道是要消耗学生的体力吗?又或者另有原因呢?

  同一时间,位于学院外三公里远的贝鲁镇的某间旅馆房间内,有一名“应该”也是新生的男孩正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男孩有一头深紫的杂乱头发和稚气未脱的脸孔,他的名字是雷。

  苦等了许久,新生们终于等到一名学院的相关人了,但却是一个路也走不稳的糟老头,只见那老人站在讲台上手拿着一张纸大声的说着。

  “欢迎……各位……来到学院……咳咳……我在此……要宣布……校长……咳咳……给各位的……讯息。”

  老人讲话七零八落并且不时地咳嗽着,当他讲完第一次时,几乎有大半的新生还听不太懂,但也有许多新生开始行动,老人说了三四遍后,所有的新生才全部离开。

  文蒂在第一次时,就将老人所说过的话全都听到并且先行一步,文蒂在脑海仔细地整理一番后,将数个重点标示出来,首先在这有十平方公里大的学院内,有着为数不详的魔晶石,而自己则是必须找到其中一颗并且拿来给老人,时限是今天下午四点整。

  虽说学院有十平方公里,但在这么充足的时间里,要找到一颗魔晶石对文蒂来说,只是小菜一碟,但恐怕的是在寻找过程中,会有不少陷阱吧,从远方传来的无数哀嚎声印证了文蒂的推论。

  同一时间,于贝鲁镇的某间餐馆里,雷正狼吞虎咽的进食,堆积在桌上有如小山般的盘堆,全是雷一人所为。

  “老板!再来一碗!”

  雷很有精神地喊着,但店主却愁眉苦脸地说。

  “拜托!客人你再吃下去我们今天就甭做生意了!”

  原本这间餐馆就是以便宜的价格,无限供应客人吃到饱的政策行销,对于一般人的胃口还算管用,但没想到用在眼前个头娇小的少年上,却完全不行,只见雷快速地将食物吞下,然后又点菜,老板看了心中直喊赔钱。

  如果给还在学院的新生们知道,自己正拼死拼活的接受测验时,有一个跟自己同样是新生的人却在这吃大餐,而且这人一定能入学,不知他们会作何感想。

  时至正午,在学院的某间暗室里,一名女性和两名中年男子正用二、三十个漂浮在半空中的水晶球,看着新生们接受测试的情形。

  女子约三十来岁,白皙的皮肤不输给年轻女性,乌黑的卷发以及娇媚的瞳孔让她散发着成熟女性才有的妖艳,站在她身旁的男子,带着一附小眼镜,和蔼可亲的笑容让人感到十分的亲近,而另外一名男子满头的金发和白发参杂在一起,一副历尽沧桑的刻版容貌,给人一种严厉的感觉,女子正是这间学院的院长瓦妮莎,而满头金白发的则是副院长卡特尔,另外一名男子则是没有任何要职的友人马修。

  “嗳——今年的新生素质真差。”

  瓦妮莎看着水晶球上所显示的医务室里,已经有两百多人躺平了,而医务室的床显然不够用,许多的人都只能躺在地板上哀嚎。

  “话别这么说呀,他们已经努力了,只不过运气不好,遇上你这校长罢了。”

  马修面带微笑地嘲讽着而瓦妮莎只是装傻地回答着“喔——是这样吗?我可不知道啊。”

  “反正只要你觉得好玩就行了吧?”

  “这一点也不好玩!唉唷……我的胃啊!”

  原本默不吭声听着两人鬼扯的卡特尔突然大吼起来,但随即又因胃痛而弯下腰来。

  “暧呀呀——要多注意身体啊,卡特尔。”

  瓦妮莎半开玩笑地说着,因为她知道卡特尔胃痛的原因就是自己本身。

  “我的事先别管!倒是瓦妮莎这件事你要怎样处理?”

  对于卡特尔正经八百的严厉质问,瓦妮莎以一贯的态度回避责任。

  “喂喂……他们受伤是自己技不如人,这怎么能怪我啊。”

  “什么技不如人!你在学院里放出几百只B级魔兽,还叫新生在学院里到处乱晃!这事如果传出去的话,你的脑袋不知道要飞去那儿了!”

  卡特尔指着水晶球怒吼,从上面显示的画面,可看见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状况,有人全身石化,而有人身上一阵红一阵绿,也有人吃到毒物而上吐下泻,全身脱水成木乃伊的样子。

  “放心啦,我那一次做事有被抓过啊?更何况这只是刚开始而已。”

  瓦妮莎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说后面会有更精采的东西,卡特尔听完后,只觉得脑中一阵天旋地转,便昏了过去。

  “啊!他昏过去了,怎么办?瓦妮莎。”

  “不用理他,待会就会醒了”

  完全不将卡特尔昏迷当作一回事,瓦妮莎的眼神发出狡猾的光芒盯着马修。

  “不过——你该说出你来找我的理由了吧?马修。”

  面对这吃人不吐骨头的好友,马修也只能乖乖地从实招来,要不然可能下场会比卡特尔还凄惨。

  “没想到这么快就被发现了啊,不过也没什么啦,我只想拜托你照顾一个,会让你感到有趣的孩子罢了。”

  “哦——会让我感到有趣的孩子……那他人呢?”

  瓦妮莎此时的眼神有如找到新玩具般地兴奋着,令人不寒而栗,马修深知眼前宛如蛇蝎美人的心肠是多么的狠毒,心中不禁捏了一把冷汗。

  “这个吗……他现在说不定才刚吃饱正要午睡呢。”

  在威尔哈札学院内的某株大树下,一名少年正享受着轻风地吹抚以及大树的庇荫,口水直流外加打呼的酣睡着,那名少年正是雷。

  于威尔哈札学院森林内,文蒂隐藏气息,躲过眼前许多魔兽的袭击,并且思考着,这次的测验有太多的疑点,让文蒂不得不好好思考,第一、毫无预警的通知书,第二、从进来到现在只见到一个自称是负责人的老头,但是其他的人呢?第三、这个看似简单,但却充满危机的测验,文蒂推导出一个结论,八成是某位上级人物设计这次的测试,并且将所有的教职员撤走。

  但目的到底是什么呢?事前的入学测试,应该足以将学生的实力测试出来了,想起之前的入学测试,文蒂脑中,只有不想再参加第二次的恐惧感,难道..学院的人拿学生来消遣时间吗?文蒂摇摇头舍弃了这种想法,说到底哪会有人这么无聊啊。

  文蒂的推论大致上是正确的,但有两点错了,第一点,那就是学院教职员并没有撤走,而是散布在学院的各个角落里,担任监考官的任务,另一点,本院的院长就是这么无聊的一位人物。

  “瓦妮莎,你的手段还是跟以前一样可怕啊。”

  马修皮笑肉不笑地说着,对于眼前这个不定时炸弹的所作所为,马修感到无限恐惧。

  “会吗?我只不过曾经叫过一些不太听话的人,来玩玩游戏罢了。”

  “在学生的身上绑满腌肉,然后丢入饥饿的魔狼群里,以及叫老师去魔物之森,拔雷虎的胡须叫玩游戏吗!”

  刚从昏迷中醒来的卡特尔,毫不犹豫地道破瓦妮莎口中的游戏,其实是送命的行为,瓦妮莎对卡特尔这种食古不化的发问,依然抱持着回避及推卸责任的态度,看卡特尔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可能会在二度昏迷,马修便扯开话题发问。

  “好了好了,你们别吵了,瓦妮莎,我有个小小的问题?”

  “什么事?”

  “你所谓的不听话,该不会是指忘了帮你倒茶?还是忘了做功课呢?”

  “我怎么可能会为了那种小事而生气呢?”

  瓦妮莎理直气壮的回应,但马修跟卡特尔两人在心中早就认定,她会为了这种小事而生气。

  “那到底是为什么呢?”

  马修为刚刚的随口发问感到后悔,因为瓦妮莎的眼神,让他有如被蛇盯上的青蛙般地感觉;瓦妮莎妖艳笑容,更是让马修的脚底感到一阵恶寒。

  “那么想知道吗?那就仔细的听好吧。”

  此时室内一片寂静,卡特尔跟马修吞下一口口水,全神贯注地听着,从眼前的女恶魔口中所讲出的一字一句。

  “他们长的太丑了。”

  说完后两人都是一脸错愕的表情,随后马修忍不住地在一旁偷笑而卡特尔顿时觉得胸口一阵气流翻滚。

  “噗——哇!”

  这次卡特尔不只是昏倒,而且还大大地吐了一大口的鲜血,吐完后便不省人事了。

  “啊,这次是吐血耶。”

  “别管他,过一会他就会醒来了。”

  “倒是你所说的,会让我感到兴趣的孩子,现在到底在哪?”

  “这个吗,通常猴子睡醒后就会开始找东西玩吧?”

  在学院的森林里,被马修戏称为猴子的雷正跟许多的魔狼玩在一起,而魔狼也好像把雷当作同伴似的,对他又舔又抓的来表示好感。

  “哈——不要舔了啦-好痒哟!”

  同一时间,一样在学院的广大森林里的文蒂,可就没有像雷那样好过了。

  “到底是哪个混帐出这种王八测验!”

  自从自己进入森林以来,所看见的就是魔兽、魔兽、魔兽!不管怎么杀,每走几步,就一定会遇到好几只魔兽,人面鸟会从空中攻击,石蛇则躲在阴暗处,魔狼更是成群结伴,不管遇上哪一个,都足以让普通人死无全尸了。

  文蒂在杀尽无数魔兽后,终于找到一个土黄色的魔晶石,有如大地般淳朴的土黄色,六角形半透明晶石,像这样充满地之元素的魔晶石,在市面上,至少可以叫价到五千加仑的天价,但现在的文蒂可就没有那种闲情去算钱了,因为那颗魔晶石的位置下面,有一大群无数的石蛇群。

  “呿!看来不出一点真功夫是无法过关的。”

  看着眼前数十公尺铺满的石蛇阵,文蒂丝毫没有半点的畏惧,忽然间,文蒂的手中无声无息的出现一把大型的黑色镰刀,约有两公尺长巨大刀身,冰冷的气息从黑色的躯体不时地发出,石蛇群很快的就盯上充满杀气的外来者。

  文蒂握紧镰刀,深呼了一口气后便有如闪电般地冲了出去,石蛇群们看见侵入者冲了过来,便争先恐后地冲上去,一时之间,只见无数土黄色的细箭冲向文蒂,眼看文蒂那娇小的躯体就要被石蛇群给吞食时。

  “圆之斩舞!”

  有如鬼魅般的声音在空气中回响着,文蒂双手紧握刀柄,以自身为中心开始画圆,一瞬间,一颗由黑色镰刀快速挥动所组成的圆球,将所有冲向文蒂的石蛇,于接触的一瞬间变成一摊由血肉组成的烂泥了。

  黑色的圆球慢慢地朝着魔晶石前进,每接近一步,文蒂的衣服便沾染上一大堆黑色的鲜血,当魔晶石到垂手可及的地方时,文蒂的衣服已经全部染黑了,眼看魔晶石就快到手,但突然出现一个庞然大物,硬生生地撞飞了黑色圆球,圆之斩舞也随之破解了,文蒂感到手中一阵剧痛,飞退了好几步才停下来,文蒂回过神来一看,便火冒三丈地破口大骂。

  “去他爷爷的!耍老娘啊,这是啥鸟测验!”

  在文蒂面前的魔兽体型庞大,身体的上半部是成熟艳丽的人类美女,但身体的下半部则是巨大无比的蛇身,满头的蛇发和清紫色皮肤,没有眼珠的空洞,彷佛诉说着无数的痛恨令人触目心惊,这是在传说中,只要双目一接触就会让人便成石头的恐怖蛇女-梅杜莎。

  “喂喂——瓦妮沙,你玩的太过火了吧,连梅杜莎也拿出来。”

  马修的口气中,完全没有半点着急或生气,而瓦妮莎更是摆出一副于我无关的样子说。

  “反正它的眼睛也瞎了,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对于瓦妮沙能够召唤出这么多的魔兽,马修虽然在心中有底但也还是提出质问,只见瓦妮莎二话不说,用手指点了一颗水晶球:“你自己看吧。”

  水晶球上显示出来的画面跟马修预测的一样,三、四十人全都脸色苍白,活像是被抽了好几十公升的血似的,奄奄一息地躺在病床上。

  “哎哎……这年头当老师的日子也不好过啊。”

  马修用一种讽刺的语气说着,瓦妮莎更是毫无反省之意地说“你很罗唆耶,我这样还算客气了。”

  这些躺在床上的人全是瓦妮莎私自用学院名义,所来应征学院魔法老师的人,他们被瓦妮莎所拐骗,将自身的魔力全部灌注在魔晶石上,而魔晶石,则成了瓦妮莎用来当作召唤魔法的媒介。

  “是是——不过,你这次的测验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这种问题是应该所有新生的疑问了,自己明明在前几的月就通过了测试了,为什么现在又要重新测试呢?而且还是比上次还要危险百倍的要命测试。

  “不、为、什、么,我就是看今年的人数太多了,觉得不太——爽罢了,而且我最近也很无聊。”

  马修觉得后面的话才是瓦妮莎的真意,但也因为这番话害惨了一大堆的新生,要是卡特尔听到这句话,可能真的要撒手西归了,庆幸的是他还在昏迷中。

  “有人在入学考上动手脚吧?”

  马修附和瓦妮莎的话说着,瓦妮莎想也不想地就说。

  “好像是吧,不过我没想到,迪欧的女儿竟然也来了。”

  瓦妮沙看着还在苦战中的文蒂,文蒂的父亲-迪欧.麦斯威尔正是瓦妮莎三人的旧识,看着故友的女儿,瓦妮莎不禁显得有点兴奋,深知瓦妮莎想法的马修,为文蒂的未来默哀一秒钟后便说。

  “那孩子是依自己的意见来的。”

  “管她那么多,就让我好好地看看,她有没有继承她老爸的能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