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贼之歌 正传

第三十一章 神教阴谋(一)

  作者:路尼克

  “有什么事情吗?培恩叔叔,现在夜很深了。”跟着培恩走到了大街上,心里七上八下的。深夜的大街如此宁静,冷风飕飕的吹着,在漆黑的夜里,没想到心神格外的宁静。

  “你还是不要使用魔性之刀了吧,这把刀不是你能想像的,以前使用过它的都变成发疯的状态了,你是好运才过了狂化,狂、狂化,整个人会丧失心智,只知道杀人而已。我想问你当初醒过来的时候花了多久,醒来周围又是什么情况,到处鲜血淋漓吗?自己记得多少。唉……这种禁物还是少用微妙,你如果要有所成就不一定要使用这个魔性之刀阿。现在有我跟你老爹教你,你可以不用在使用这刀了,别看我跟你爹两个老人这样,我们也是名动一时的。”培恩拉着尼路克坐在旅店对面的商店阶梯上说着。

  “培恩叔叔,你并不了解我的状况,你可知道我当初在学园测试时候的状况吗?毫无魔力值,我不能用魔法。你可知道像我这种异类的惨痛,三年前我被校长老头丢在魔兽森林的时候,靠着这把你所说的魔性之刀,我才能活到现在,我到现在一直都没有事情阿。所以我认为,这把刀是最适合我的。我发狂暴走的时候只有一个晚上,我醒来的时候校长老头在我身边烧烤着魔兽的肉食用,接着又把我丢在森林的深处,说是没有高等的魔兽,但是我迷路了。”尼路克越说越伤心,自己的异样确实是不容易说给别人听。

  尼路克咳了两声后才续道:“那里只有超强的魔兽,但是对我很好,就像我的家一样。娘亲也在那里,我就是在那里碰到娘亲的。也是我这些年来最幸福的日子,要不是娘亲叫我出来找老爹,我想我会一直住在那边。我整日的跟着各个魔兽大叔大婶到处跑,它们不会说话但是我能知道它们在想什么,生活一直无悠无虑。所以我想出来接老爹也一起去那里,去那里和娘亲在一起,我知道他们俩到现在还是一直想着对方。但是当初发生什么事情我就不清楚了,娘亲知道我用这把刀,但是娘亲说这把刀很适合我用。”尼路克说的非常坚定。

  “恩,竟然你都这样说的话,那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静儿你要好好对她,她看起来也不错阿。我看你对她也很有好感吧,如果要我当个媒人要说一下,反正我现在也没事做,对了,你是怎么样惹上神教的,我跟特洛克在夏诺镇遇到不少神教的,还有人装作你在欺负人呢。被特洛克给杀了,算她运气太差。说说看,怎样惹到他们的。”培恩说到静儿发现尼路克的神情有异样就马上转个话题说道。

  “这件事就跟扥尔有关系了,头号通缉犯……扥尔,他在作案的时候我刚好迷路经过那里,被发给发现了,然后跟我打了很久,结果他突然就不跟我打了。那时他只要在继续跟我打,我想我应该很快就败阵下来了。但是不晓得他为什么要收手,只知道又多了两个人,一个是神教教主默德涪、一个是叫做中锋的老人。”尼路克一边抓的那头杂乱金发一边想着当初的事情。

  “土石流流主中锋?”培恩惊讶道。顿了一下又说:“他怎么会跟神教教主扯上关系呢?你看他们关系如何?一路上我跟特洛克打听了不少神教的事情,都是一些令人所不齿的事情。等你跟特洛克的事情完了,我在去找他们玩一下。”看到培恩眼中不断闪出精光,就可以知道他的修为也是颇为高深。

  尼路克突然想到刚才的打斗,笑笑的问:“培恩叔叔,刚才你跟老爹在比武,谁赢了?老爹不在莫非老爹输了?”培恩哈哈大笑的说:“特洛克哪有这么容易输阿,手脚稍微生疏而已。我们被人监视,所以你老爹特洛克跑去追人了。”听到培恩叔叔这样说反而有点担心,就算老爹是深藏不漏也有可能出事情阿。况且到现在这么久了,不一定真的出事情了。尼路克左思右想就是想不出来,突然听到有人尖叫,心里大喊不妙。

  俩人同时领悟说:“静儿?”就快奔回房间,果然床上少了静儿,还留下一张纸条。尼路克着急问道:“纸条说什么?”培恩徐徐的念着纸条说:“小贼尼路克,许久不见,想要这女子,就来神教随时奉陪,记得带着你偷走的本教神物-知识之书奉还,副教主-艾狄。”顿了一顿又说:“你拿走知识之书吗?怎么没跟我说呢?”尼路克神情凝重的说:“那书我已经送人,不在我身边,那要怎么办呢?”

  “我记得,默德涪并没有跟我索这个知识之书,但是为什么艾狄这个副教主却要跟我索取这本书呢?难道是我被人利用?还是有什么内情把我牵扯进去了?”尼路克在思索着开始到现在的事情,总是觉得是有蹊跷。

  突然有人推开房门,冲进来抱住尼路克,尼路克惊讶道:“静儿?”跟着进来的特洛克说:“他们运气真差,我刚好回来就看到有人掳走静儿,我就顺便把未来媳妇儿带了回来。怎么样,我这个老爹不错吧。”尼路克用小龙摆尾踢中了特路克的屁股说:“老爹谢了。”就把静儿扶回床上歇息,然后就把纸条上面的事情说给特洛克听。

  特洛克勃然大怒说:“竟然敢找上我儿子的麻烦,还要把我未来媳妇儿给掳走。这个艾狄可是不想活了。”碰,特洛克又档下了尼路克的一脚。尼路克满脸不悦的说:“老爹,你不要开口闭口就媳妇儿、媳妇儿的叫好吗?你不要忘记还要去找娘亲决定呢。倒是你有心理准备见娘亲了吗?”尼路克反客为主的调侃着特洛克。

  培恩帮忙解围道:“我看我们还是先走走神教找艾狄好了,看他们这种手段,卑鄙无耻、下流龌龊,干脆帮默德涪解决一下不礼貌的手下好了。哈哈,反正最近也运动不足。刚刚听你儿子说,你夫人住在许多超高等魔兽的地方,我决定跟去了,你和你夫人结婚的时候我没喝到喜酒,这次带几瓶酒过去一起喝吧,当作补喝。”

  尼路克心理:“想看着培恩叔叔又在长篇大论,我继续回到床边守着静儿,这两个老魔鬼一点爱心跟同情心都没有,还是我自己照顾静儿好了。”就坐在床边闭着眼休息,突然手掌被握住,原来是静儿握的。尼路克关心的说:“放心,这次不离开这边了,他们不会在来抓你的。抱歉,都是我害你被抓的,快休息吧。”静儿没有说话,尼路克心里想着:“这次我没有摸着小刀但是也能这么冷静,应该只是之前不太习惯而已。”想了一想又继续坐着闭目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