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贼之歌 正传

第二十七章 太古契约者(二) 

  作者:路尼克

  宝宝刚入精神世界的时候,看见一个很漂亮的女人,所以想过去跟他聊天。走到这女人的身边看到她正在话一幅画,所以宝宝还没开口,正在欣赏着(当然是两个都欣赏)。画的画实在是入木三分,仔细一看画中的人事物经过这个女人一落笔,就好似有了生命一样。但是这时她奏起了眉头,转过头看到宝宝说:“你是谁,我是谁,想什麽,作什麽。”宝宝一听整个头脑本来就不太运作,被这样一问用了九牛二虎之力开始运作那颗快生锈的脑袋说:“你是谁不知道、我是谁我知道、想什麽想知道、作什麽等回答。”说完那个女人掩嘴笑了一笑,宝宝被这一笑老脸微红,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麽。

  那个漂亮女人就先开口了,微笑着说:“我觉岚,你呢?”宝宝突然被问到一紧张就连续退後三步,还差点被绊倒了,急忙说:“我叫韦宝,叫我宝宝就好了,我听的比较习惯。”岚又掩嘴一笑,看的人真是如沐春风、身心舒畅。

  “你可知道风吗?”岚拿起了画笔说。“当然,我是天生的风属性,对於风我是最了解了。”经过岚的一笑之後宝宝也开始放松心情,在岚的身边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岚又问道:“真的吗?你知道所有的风吗?那自己的风你可知道?”宝宝看到了岚的眼神,突然有一种砰然心动的感觉,连问题都没听清楚就急忙的说:“岚,你对风有什麽问题吗?大家提出来讨论讨论。”岚就再把方才的问题又问了一次。“我想风有很多种,大多数就是因为地形或地域而有所不同吧。自己的风是什麽?这我就不清楚了。”宝宝看着岚没有说话还以为自己说错话了。

  “岚,可以告诉我什麽是自己的风吗?”宝宝将心中的话说了出来。岚又开始动了画笔,一笔两笔在画中把宝宝给画了出来,这时宝宝又陷入昏迷之中了。良久才醒了过来,在一个黑暗空间里面什麽都没有,只能感受到自己的心跳。宝宝四处摸索着,想要找到离开这空间的方法四处摸索着,突然一阵凉快走遍了自己的全身,这也使得宝宝开始静下心来,慢慢的感受身边的一切。整个世界都是安静地在度过,只有自己一颗正在降温的杂乱之心。

  小季这边就更奇怪了,进来这个奇异的世界开始,只看到从创世之初大地所经历的一切。神魔创世战,到现在的一般战争。这些画面一直在重复着出现在小季的眼前,大地的震动、火山爆发、断层运动,只要有关大地的一切,都在快速的出现在小季的眼中,而且不断的从覆。更让小季知道了,人类的行为大地有多愤怒。

  无知的人们在土地上面盖房子,这点大地无可无不可,但是一直挖掘大地的生命魔矿,使得大地迅速的衰老下去。所以非常的愤怒,引发了不少次的地震海啸等等。人类拼了一切在挖掘魔矿的时候也牺牲了很多人命,却不知道回改。也使的大地已经对人们丧失恒心,就此安眠着,放任让这世界的人们继续破坏下去,直到大地的生命终结。

  小季在心中听见了大地的哀嚎,安慰道:“并不是人们每一个都是这样破坏大地的一切阿。我就爱着这世界的一切一切,天空、森林、高山,我都很喜欢,更想要游遍各地,到处看看自然的奇蹟。我想应该有很多人也是这样,这样的爱惜着大地给予人们的一切。”这时候出现在眼前的是地层的断裂,大地震动、土地快速隆起和下陷、一阵阵的地鸣,还无数的生命消失在这世上。小季眼框以红,带着哭调的嗓子道:“人人都说大地是母亲,我们都是您育养出来的,又听老一辈的说虎毒不食子,您又何苦引发这些令人鼻酸的事情呢?”

  “果然是太古契约者,想法果然与众不同。”这声音语调平常,犹如母亲拥你入怀,在你耳边说着呢喃的细语似的,令人感到温馨的感觉。小季吃惊的说:“太古契约者?”

  几个月後,月光酒馆中,酒馆的角落坐着两个中年男子。这两个人就是特洛克与培恩,尼路克留下字条不到半个月,特洛克就回到小镇走一趟,看见纸条,突然心神不宁。月光酒馆是与自己妻子定情的地方,这件事也没跟儿子提起过,也许是碰巧吧。但是为什麽有这头簪呢。

  培恩看到特洛克如此心神不宁就建议的说“早日去月光酒馆等着。该来的总是跑不掉的,竟然相约在月光酒馆等待,就慢慢去等着吧。”特洛克也点点头说:“看来也只有这样了,不知道为什麽要约在那边见面。”这时候看着有冒险者在大声说话吸引了两人的注意。

  “你感这样跟我说话,你不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尼路克唷。天罪之人尼路克,你想死吗?

  ”一个年轻的小夥子这样跟令一个冒险者说道。两个冒险者都在气头上,但是听到尼路克这个名字突然就小声起来了。特洛克看了培恩一眼以後就走了过去拍拍自称尼路克的人肩膀“请问是尼路克吗?”自称尼路克的人说:“有什麽事情吗?没看到本大爷正在教训人吗?有事快说没事快滚。”特洛克一个旋手就把这个尼路克给擒拿起来了。

  特洛克一脸冷淡的说:“说,你是尼路克吗?”那人害怕的说:“你想干什麽,快点放开我,不然神教不会放过你的。”培恩跟特洛克两人同时说:“神教?”特洛克又问:“这跟神教又有什麽关系,快说。”特洛克就用他的手发出阵阵刺痛的雷电麻痹这个人的四肢,这人被电的哀嚎声音频传,看的隔壁几桌的客人和冒险者都跑光了。

  “放过我吧,要问什麽事情我都会说的,拜托请放过我。”特洛克看见这人死命的在求饶就开始询问道:“是谁指使你的,快说。”又一使力,假的尼路克竟然失禁了,连嘴唇都颤抖着说:“是教主、是教主。”培恩对特洛克使了一个眼光,特洛克把这人一手抓起丢出酒馆才回到培恩的旁边商量着说:“你觉得尼路克跟这神教教主有什麽关系。不会是尼路克惹上这个神教教主吧。”

  培恩冷静的说:“不管有什麽事情都先去月光酒馆等吧,你儿子毕竟还是你儿子,命硬的程度还是一样的,哈哈哈。不过连这个神教教主都惹上了,你是不是要出面帮帮你儿子阿。”培恩看到特洛克神情并没有因为自己的玩笑话而有所改变,就知道特洛克还是很担心。

  “是谁欺负神教人员,给我死出来。”培恩听到酒馆外面有人在大声喊叫就对特洛克作了个无奈的动作。“快点给我滚出来,不要你爸爸我进去把你刁出来。”外面叫嚣声不断,特洛克也跟培恩两个人走出了门口,只因为不想老板受为难。

  “就是你们两个欺负我们神教人员吗?你们两个找死吗?给我跪下来磕头认错,我就考虑放过你。”神教人员果然是来了不少,大约五十个左右,难怪敢如此嚣张。但是偏偏挑特洛克心情差的时候,区区五十人还不够塞牙缝呢。

  胜负就在一瞬间展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