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地球来的神 第二卷(云雷卷)

第十章 出头龙

  作者:青源

  斯珈革玛:魔法名词,也是一种特殊职业的名称,在法师中或人类中拥有很高的地位。斯珈咯玛是纯精灵魔法的称呼,但是有一些和精灵定了契约以后的法师在一定的级别以后也能直接使用,其中有圣魔导师实力的人不用和精灵定契约也可以使用,不过对于没有圣魔导师实力就能使用纯精灵魔法的人,人们都统称他们为斯珈咯玛。

  哈克达斯:人类对在人类中出现的人龙族人的称呼,因为人龙族高傲的关系,他们绝少在人类中出现,哈克达斯这个名字代表的是绝对强者一样的意思。

  ※        ※        ※        ※        ※

  碧蓝一色的海天,一阵阵微弱的海风轻轻的吹动着奇撒·塞达伊樊瑞迪那齐肩飘逸的红色长发。看上去十七八岁少年样子的奇撒·塞达伊樊瑞迪其实已经度过了五百年慢长但又象眨眼间既逝的岁月,或者应该说他有五百岁了。他自己的心里也不时地为想到这些时而发笑,要是做为人的话他的确是五百岁了,可是对于人龙族来说他只是相当与十岁左右的小孩一样。

  [人龙族:上古龙族中的一群,应用特殊的方法拥有了和人类差不多的身体,但是仍然保留了龙的力量,高傲的种族,不过被龙族所疏远,原因就是龙族以自己的形象为傲看不起这个变化成人型的龙。所以人龙成了特殊的种族,自己高傲不愿与人类来往,但是又因为外形的关系被龙族所疏远。] 他现在要做的是离开这个生活了五百年的鬼地方,这也是他现在正在做的事。看着那禁锢了他一百二十年该死的海岸线渐渐模糊,他心里说不出的激动。他现在不想再为那个该死的岛上的事操心了,这一切都让那个老头去操心吧,他现在想做的就是放下老头教他的那些条条筐筐去做自己早就想做的事,去人类的世界冒险。

  在他心里他和那个被他称之为老头的父亲之间有着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好象自从他出生以后他的一生都似乎被老头安排好了,他什么都不用去想,只要照做就能无忧的度过那漫长的生命岁月。他不喜欢那样的感觉,好像是与生俱来就不喜欢那样的感觉,他喜欢用人类的一个词来表达自己,放荡不拘,虽然他还不是完全理解这个词的意思,族里也没几个去研究人类的这些东西的。在那些老家伙的眼里人类是渺小的,没有什么值得他们去关注的,他为这些老家伙的看发也用了些词来形容,恃才傲物,桀骜不驯,反正这些词也没那个教过他,他们只较过他一些人类的语言和文字,那些都是可能在必要时用到的。而他知道的一切都是从一本被称为冒险小说的人类书籍里学来的。

  现在,对就是现在奇撒·塞达伊樊瑞迪要开始他的冒险了,被一群老家伙地狱般训练了一百多年的他,自认为还是有能力去应付人类世界里与到的事的。

  “喂,小伙子,怎么了,就想家了,”一个中年的人类水手打断了奇撒·塞达伊樊瑞迪的思路,他看了看说话的人,只是报以一个微笑,并没有说话,也没什么要说的。

  “怎么不说话,真的想家了?那你又为什么要偷偷地躲在船上呢!唉……,奇怪的小家伙,”那个水手看奇撒·塞达伊樊瑞迪没有理他只是笑了笑,也没在继续说下去,转身去做自己的事了。

  在船上摇晃了半个多月的奇撒·塞达伊樊瑞迪终于有要踏上眼前这块离原来居住的地方最近的大陆了,现在他的心里激动不以。在半个月的船上生活中,他已经很多次的听到过关于这块大陆——亚瑞克大陆的事了。从别人嘴里听来的那一切,让他觉得这块大陆很神奇,其实他有所不知的是他原来居住的地方才是被人们认为是最神奇的几个地方之一。

  先在奇撒·塞达伊樊瑞迪要做的就是去见识下在船上曾被提的最多的一个叫弗瑞斯坦的地方,在码头上耽搁了一点时间稍微的问清楚了弗瑞斯坦所在的方向,奇撒·塞达伊樊瑞迪就在码头全部人的注目礼下飞上天空尽直向目的地飞去。做为一个初来乍到的龙人,他根本不知道他所做的一切是否会带来什么结果,所以他还是象在家那样任意为之。对于人类来是,即使是学过魔法或武技的人来说要想飞也是一件困难的事,飞行的法术和技巧不是那么容易学的,一般法师们使用的飞行法术在一般的情况下都是不会使用也不愿意去使用的,因为飞行太消耗体力、魔力(或精神力)。而对于学习武技的人来说,想飞就更困难了,因为既要有绝强的实力也要有本事能应用自己的力量飞起来。奇撒·塞达伊樊瑞迪刚才所做的不过是人龙族天生就能自由应用的技巧罢了,可是在其他人眼里那是希奇罕见的事。

  不过也幸亏奇撒·塞达伊樊瑞迪任意为之的性格,他来到了弗瑞斯坦,还赶上了弗瑞斯坦学院最后一天招生报名,在好奇心里下奇撒·塞达伊樊瑞迪湖写乱填的报到了魔法类学员里,再被通知测试的时间后,就莫名其妙的一直悠闲的等到了测试当天……。

  试日,奇撒·塞达伊樊瑞迪到今天才明白自己报了个什么名,有点讥笑的跟在浩浩荡荡的实力考生后面进了考场。人龙的自傲他也有,只是别的人龙要淡上些许。

  看着测试的考生和考官,对于考官他觉得考试太简单了,对于考生他只是觉得好笑,人类的力量实在不怎么样,不过他这样的想法在一个小女孩接受考试的时候动摇了。

  蕾丝雅站在了监考人指定的地方,那是一个不大不魔法阵,根据前面的考生,她知道这是一个测试魔力大小的魔法阵。

  监考人看着这个十岁左右的小女孩,心里有点奇怪,怎么小的要通过实力测试的考试是很少见的,有是有不过大多都不怎么样,及少数是勉强通过,不过那已经是被认为是天才的儿童了。

  “好好站在魔法阵里,”监考员指着蕾丝雅前放说:“用你最拿手的魔法去攻击前面的目标,你可以随便选择不论远近的任意一个目标,不过最好量力而行,因为那可能影响到你以后的学习,好了你准备好了就可以开始了。”

  虽然从前面的考生那蕾丝雅大体知道了考试内容,不过现在她还是看这眼前离自己远远进进的飘动着的光球,迅速思考着刚才监考员所说的话。

  “最拿手的魔法,哦!没有哦,好像个个魔法我都用的一样啊,怎么办,干脆一次来它几个好了。好决定了,就这样,”蕾丝雅做出决定。

  监考员看见蕾丝雅没有马上开始,以为是测试对于怎么小的她来说有点难了,让她不知怎么是好。要是他现在知道蕾丝雅是在为用什么魔法来测试拿不定主义思考的话,不知道他会是什么心情。出于好心的监考员看着可爱的小女孩,心里没来由的好感驱使下,想让蕾丝雅不要为难自己,她可以进预备班,刚要开口,他发现蕾丝雅动了,嘴里也开始低吟着奇怪的咒语。

  “噢喏咔……衣吗沙玛俅啦……啦咯呀西拓吱哪……,”蕾丝雅一手手心向上虚拓,另一只手在身前以奇异的轨迹挥舞着,嘴里发出的声音时大时小。

  还在惊奇的监考员,突然发现周围的魔法元素波动起来,不停的向蕾丝雅会聚而去。蕾丝雅那玉琢一样的小手上分别出现了一红一绿两个半米左右的光球,绚丽的光彩不停的在两个光球的表面流动着。

  “天啊!”见识不错的监考员在心里大叫着,“斯珈革玛!”真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要是这一切是在一个有着大魔法师实力的人使出来,都有一定的惊奇性,现在在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孩身上那那……,不敢再想像这一切已经超出了他这个小小的监考员的理解范围了。因为一个被称为斯珈革玛的人,是不会来学院之类的西方学习的,即使那个学院再怎么出名也是一样的。

  就在监考员惊讶的时候,蕾丝雅没有停下,继续她接下来的动作。两个流光似彩的光球,在蕾丝雅的操作下不停的从中直接发出各种魔法,一开始从红色光球里发出的只是些小火球之类的火系小魔法,而从绿光球里发出的是些风系小魔法,不过渐渐的威力越来越大的魔法出现了。

  惊醒过来的监考员大叫着:“你通过考试了,快停止,”他可不想考试场地有什么破坏。

  听到监考员大叫停止的蕾丝雅,心不甘的停了下来,两个光球也渐渐的引去光芒最后消失不见。也算监考员叫停了,要不然麻烦就大了,因为蕾丝雅这个斯珈革玛和一般的斯珈革玛有所不同,当然是因为和她所建立契约者的关系,一般的斯珈革玛都是与一般精灵订立契约的,很少的有实力的可以和大精灵订立契约的,而和精灵使订立契约的那就只有在传说中才会出现的了,不过蕾丝雅可能就是传说中的一员。

  一般的斯珈革玛在精灵属性不对立和自己能力能及的情况下可以和几个精灵同时订立契约,而所使用的法术威力也有限,而和精灵使订立了契约的蕾丝雅则可以在自身承受力能承受的情况下使用任何一个精灵魔法,包括被人类称为革玛系魔法的精灵禁咒。这一点监考员是不知道的,不过有人知道,那就是奇撒·塞达伊樊瑞迪,这一切都看在了他的眼里,他也惊讶人类中证明出现一个魔法如此厉害的小孩,不过他没有再把蕾丝雅当小孩,而是作为一个和自己一样经历的漫长岁月成长起来的人龙一样。要是蕾丝雅知道有人把她看做是五百年的“老女孩”看待,她不爆走才怪。

  蕾丝雅看着好像有点虚脱的监考员,可爱的笑了笑。而监考员则是有点无奈的回以一笑,同时说道:“你通过测试了,我马上拿录取通知书给你。”

  不一会儿蕾丝雅高兴的拿到了精美的录取通知书,不过她没有离开,原因就是她要等迪亚来找她,然后告诉他自己的表现。

  坐在一旁继续观看考生测试的蕾丝雅,发现有个人一直在观察她,于是她也仔细观察起对方来,还向对方报以一个可爱的微笑。

  奇撒·塞达伊樊瑞迪仔细的打量着这个人类小女孩,不过马上就被发现,自己也同样被对方打量起来,还对他甜甜的笑了笑,这一切让奇撒·塞达伊樊瑞迪感到一丝尴尬,不过这是一个声音缓解了他的窘境。

  “奇撒·塞达伊樊瑞迪考生,”稳定下来的监考员叫着下一个考生的名字,“请上前来接受测试。”

  奇撒·塞达伊樊瑞迪很快的站在了魔法阵中,稳定了一下心情,在监考员说到你可以开始的时候,他的心里也做出了一个决定,他要展示一下他的实力,因为始终是高傲人龙的一员,不能输给一个人类小孩。

  奇撒·塞达伊樊瑞迪释放出自己的力量,周围的元素再次剧烈的波动起来。奇撒·塞达伊樊瑞迪的身体轻轻的浮了起来,红色的长发许许飞扬,精壮的臂膀上渐渐显出细细的鳞纹,左边那刚俊的脸上从眼角到耳后出现了赤色的龙纹,一般的人龙是没有那么明显的龙纹的,只有人龙皇室才有清晰的龙纹。渐渐的整个身体象夕阳一样发出耀眼的红光,随着一声充满霸气但稍有点幼嫩的怒吼之后。伴随着惊天巨响,琢人的炙热,测试场颤抖了起来。

  红光渐渐淡去,奇撒·塞达伊樊瑞迪恢复了原样屹立在原地,红色长发轻轻飘扬,而他的目标测试目标所在地变为了一个焦黑的大坑。

  周围的人傻了眼,呆呆的看着眼前的场景,只有蕾丝雅嘟着小嘴,精巧的手指放在嘴前,头稍侧样子好像在思考着什么。

  “哈克达斯!”而早已经惊吓过渡的监考员再心里不停的叫喊着,“天,今天是什么日子,我竟然见到了两个传奇,天……啊……我是幸运还是悲哀啊,我的心脏可能受不了了。”

  好像人们都是不甘寂寞一样,事情也是一样。又是一阵强烈的魔法波动,一个魔法阵出现在考试现场。

  待魔法阵光华引去,魔法阵的地方出现了一个身着纯白法师袍,手握白色基亚杖,鹤发童颜,神采奕奕的老人。

  话说星宇和迪亚那边,他们的考试就简单多了。

  他们这一边的人,被分成了好几批,星宇和迪亚这一批的考官是一个年轻美丽,身材高窕的女性。

  “各位考生你们好,”女考官向考生介绍着,“我是你们的考官也可能是你们以后的老师,我叫依丝露。”

  美女的吸引里就是大,被来还不安分的考生一下就安静了下来,可能已经有人在琢磨自己是否会在美女老师的班里了。

  稍微看了看眼前的考生,依丝露继续说道:“你们所选择的这一边是无基础考试,考试也比较简单,不过好是有选择性的,因为学院不可能什么人都收。”说到这依丝露向着考生灿烂的一笑,这一笑的杀伤力不笑,有个别考生居然叫了起来。听见叫声的依丝露,心里有点得以,对自己的姿色十分的有信心。

  星宇在心里推敲着刚才到现在所见的一切,得出的结论是,眼前这个女人厉害,至少在利用自身本钱的方面很厉害。

  依丝露仍然继续往下说:“测试很简单,等下我会不定顺序和重复的念多个咒语,你们要做的就是尽可能多的记住他们,我结束所念的东西后,你们有5分钟的时间准备,5分钟后你们将逐个进行回忆测试,及格是按你们所记的咒语正确率个数目来判断的。清楚了我就要开始了?”

  要成为一个法师良好的记忆力是必备的,因为大多的法师使用魔法都要念咒语,只有特殊的或强大到一定强度的法师才可能免咒语施法。

  考生们准备好后,星宇他们的测试也就开始了。这样的测试是难不到星宇的,始终他算是另类。

  回看依丝露那边,白袍老头出现后。

  “哦吆!”白老头感慨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啊,学校测试都怎么卖力,是不是老找学校要债的啊?”

  老头说的精简,但是他在声音里加上了精神法术,让那些还在为刚才看到的震惊的人全都会过了神来。

  回过神来的监考员,看见老头,马上上前恭敬的使了一礼,然后说道:“真是我的疏忽,惊动了院长您。”

  院长!这个词在众多考生中间爆炸式的传开了。那个老头,就是被称为圣魔导师的伊特·普瑞斯和尼斯·依艾鲁其中的一位?

  老的老头正是尼斯·依艾鲁,尼斯·依艾鲁呵呵笑了笑,示意监考员不必多礼,然后具体的问了下情况。

  问清情况后的尼斯·依艾鲁,用手捋了捋他那长长的白胡须,然后用铿锵有力的声音说:“各位考生,我想你们中有人可能已经猜到我是谁了。我再做下介绍,我就是尼斯·依艾鲁。刚才的情况我已经了解清楚了,现在由于测试场地被损,我做了个决定。这一组考生中还没有参加测试的大概还有17人,这17人可以选择5天后开学大典以后再参加测试或是直接免试进入学院。具体的安排都等到开学大典的时候再说明。现在测试结束了,请各位回去吧。”

  尼斯·依艾鲁说完,一下考生中再次爆炸式的议论了起来,有的人在埋愿自己为什么不在最后在测试呢?

  埋愿归埋愿,决定已经做出,是不能再改变的了,考生们有的高兴有的失望,渐渐的都离开了测试地。

  蕾丝雅也没办法,本来是想在这等迪亚的,可是现在大家都走了也不好再一个人留下,只有回住的地方去等迪亚回来了。蕾丝雅走的时候,还不忘用看白痴一样的眼神问候了一下整件事的始作俑者——奇撒·塞达伊樊瑞迪。

  看着全部人都走完了,尼斯·依艾鲁这个老头象是什么阴谋得逞一样乐得大笑起来,还语无伦次的在嘴里嘀咕着:“西联盟……哈哈……西联盟……这次过瘾了,爽啊,看你们怎么哭!”魔法阵的光华再次闪现,伴随着笑声,尼斯·依艾鲁消失在了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