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地球来的神 第二卷(云雷卷)

第四章 好奇魔法

  作者:青源

  出了罗尼城的星宇,一路向东走去。

  一路上风景奇丽,星宇入目之下心里有升些许好奇和激动之情,心情大好,一时间将封闭的灵感完全打开,瞬息之间万里内万物之景象尽现感应之中,人在物中,物在人中,感受着这一切的星宇心里一丝想发悠然而生,之前的凌凌种种,恍恍惚惚之间,从无到明,黑暗混沌的深远、昏暗、神秘,包含宇宙精髓、真谛,自己也才初沾其边缘之所含,所经所悟诈现心中,一句话语出现心头:“道之為物,惟恍惟惚。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窈兮冥兮,其精甚真,其中有信。自古及今,其名不去,以閱眾甫,吾何以知眾甫之然哉?”

  灵感全开,感受万物之气、像,身体也在不断的吸收天地万物宇宙之气,星宇身行突增,瞬息间已行过千里。

  感觉到自己不经意间的变化,放下心中狂喜的心情,慢慢星宇收回灵感,气融气海收于丹田,感叹自己方才的一切。“人生如何?道似可求。为何:‘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先人所悟,我今生所悟也受其引导。”一份明悟一丝迷惑记上心头,捏指一想:“万物都相互对应,一切顺其自然,不明之事,只是时候未到,时候到了自然能了然于心,”恢复心态,继续上路。

  对星宇来说,这个世界还是一个未知的世界,现在在这个世界的每一步都要注意。离开了罗尼城后,一路上发现这个世界的人口远没有地球上的多,因为一路行来只见到稀稀落落零散在各处的农家,而较大的村庄和城市都没见到,路上暂时几乎没有遇到什么别的人。

  连续走了几天的星宇,今天一早继续上路,还是向着东去,原来在地球生活,出门有车,那有象现在这般的走过,不过自从星宇开始这未知的旅程接触到很多玄奇的事件后,就喜欢了和自然的亲密接触,走路也走上瘾了。看着远方没有尽头的路,星宇的心里充满了希望和好奇“我来了,”说完大步沿路走去。

  ※※※※※

  “弗利奥比鲁,”一个剑士对着被围在剑士群里的人说“不要在顽抗了,背叛比鲁达城主是不明智的,放弃抵抗和我们回去。”

  “剑士,这个星球上众多职业中的一种,这类职业有:见习剑士,剑士(战士),剑客,剑师(见习骑士),大剑师(骑士),剑圣(圣骑士、暗骑士)。各地的人们又因为不同的原因,职业也会有不同的称呼。”“就凭你们,”弗利奥比鲁高傲不可一视的说“几个小小的剑士,就想留下我?”

  “顽固的人,”那个剑士举起手中的剑说“你要为你的固执服出代价,”说完剑平举身前,向弗利奥比鲁冲刺而去。

  弗利奥比鲁看见一柄长剑急速的向自己刺来,他一身奇异蓝色长袍,白皙冷酷的脸上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只是嘴角露出一丝嘲弄的笑容。

  就在剑到胸前的那一刻,弗利奥比鲁鬼魅般的向后飘去,那个剑士的招已用老,同一时间从弗利奥比鲁的口中用低沉的声调唸着一段奇怪的话:“嗄澳——克思奥玛——萨玛斯卡,”弗利奥比鲁抬起手对着那个剑士“冰锋术!”

  瞬间从弗利奥比鲁手中飞出一团蓝光,光团出手后立即发生了变化,光团发出清脆的声响生出菱角在阳光下发着阵阵寒光急速向剑士击去。剑士一双恐惧的眼睛看着那个飞来的东西,已经没有任何动作,片刻之后,一声撕心裂肺的叫声响起,蓝色锋芒传过剑士的身体继续向后飞去,剑士的尸体也随着向后飞出。瞬间的一切,就是呼吸间的变化,周围的其他剑士都呆住了。片刻的惊立之后,围住弗利奥比鲁其他剑士大叫着一起向弗利奥比鲁冲去。

  弗利奥比鲁早有准备,口中低沉激荡迅速地唸道:“嘉奴卡——比噢——克琉若——纳呐喔慝,”双手平平高举,“水之壁垒,”唸完没有停下,马上继续唸道:“喔的易哒——哦克鲁——呓哆斯卡——咖得哜呢——啥咔,”弗利奥比鲁身上蓝色长袍鼓起,“冰流星,”刹时间弗利奥比鲁的身体四周被一个蓝色光幕照住,那些剑士刺来的剑都被那个光幕挡了回去,可是这并不算结束,光幕中的弗利奥比鲁高举的双手猛然放下,一时间碎冰声不绝于耳,蓝色寒光以弗利奥比鲁为中心四射而去,四周温度剧降。片刻过后,一切平静下来,仍然站着的只有弗利奥比鲁,其他的人都脸型惊恐扭曲而且冰冷地横尸地上,身上是大大小小的伤口,没有一滴血从伤口中留出,因为伤口已经被霜冻住。

  弗利奥比鲁看了看地上的尸体,脸色还是如原来一样的冰冷,他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向着一棵树走去。绕过那棵树,弗利奥比鲁看见一个猎人打扮的小孩正看着自己,弗利奥比鲁用冰冷的声音问道:“你都看见了?”

  猎人打扮的小孩没有马上回答,沉默了一会儿,那个小孩瞪大眼睛双手乱挥,嘴里不停的发出:“呜——呀,呜——尔,呀,呀……”之类的声音,这次弗利奥比鲁的脸上有了表情,虽然只是皱了皱眉头可也算是表情。沉思了片刻,自言自语道:“既然是小孩,又是哑巴,再说看他打扮又不是本地人,随他去吧,”说完就头也不回的飘然而去,留下那个猎人小孩,可是马上那个小孩也消失在原地,象是没有出现过的一样。

  ※※※※※

  一路向东,乱蹿乱钻的星宇,一开始高兴的走着,可始终是一个人,慢慢开始无聊起来,结果是有路不走,偏偏要向没路的林子里钻。钻的高兴的星宇凭着自己超一般的感官感觉到不远处有人在说话,好奇心下慢慢靠近,想看个究竟。走到近处,找了棵树,躲在背后静静观看。星宇正好看见一个穿奇异蓝色长袍的人在和几个拿剑的人打斗,那个奇异蓝色长袍的人用了星宇认为好看华丽的奇怪招式,星宇也感觉到周围能量的奇异变化,心里更是好奇,在一瞬间那个蓝袍怪人就解决了战斗。

  第一次看见杀人的星宇,心跳瞬间加快,思想混乱。收敛了自身实力的星宇,看上去和一般人完全一样,在这个星球上能把自身实力象星宇这样收敛的人还不存在。收敛了自己力量的星宇要说有什么不一样的话那就是他本身的感觉了,灵敏的身体感觉星宇并没有刻意的封闭。

  那个穿奇异蓝色长袍的人,就是被叫做弗利奥比鲁的人,解决完那些剑士后,他就发现还有一个普通人躲在不远的一棵树后。

  星宇发现了弗利奥比鲁向自己走来,心里叫道:“坏了,自己经验少,遇到这样的事忘记完全隐藏自己的气息了,现在被发现了,这个家伙给我的第一感觉是不怎么喜欢。一般来说杀完这些人后,即使发现一个普通人存在,一般的也会不理就马上离开,只有……,难道他是想杀人灭口,靠!谁灭谁还不知道呢?这个家伙怕是连我半招都接不了的,哈哈……,”心里高兴地想着,可是马上星宇转念一想“不对,不能杀他,他杀的这些人象是别人派来的,他杀了这些人,要是我杀了他……,麻烦,别人不知道还好,要是有个万一查到,知道了,那我不就……,背!真是……麻烦!……只有这么办了,试试行不行,要是他不知好歹,那就是他的祸,他是躲不过的了,”打定注意,没做什么多余的动作,只是等待弗利奥比鲁的靠近。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是前面所说的那样,弗利奥比鲁留下他认为是哑巴小孩的星宇走了。星宇也免了麻烦,也离开了那个是非之地。

  继续一路向东的星宇,路上风景依旧,可是现在星宇走的速度慢多了,时不时走走停停,象是在思考什么一样的。其实从那天以后,星宇心里多了很多疑问,一些暂时也找不到答案,放在一边,有一件是他觉得他应该可以解决的所以没有放下,可是确让他迷惑不已。

  “玩我啊!怎么会不一样呢?”星宇想着“为什么我就搞不出那种好看的效果来呢?为什么我的只有破坏力,没有哪天见到的那个怪家伙的声光效果呢?有什么不同吗?累……!不想了,等找个城进去问问,”无路乱走之下,又想起一些心里气愤的事来“天杀的异界变态创世神,搞这么个莫名其妙的世界出来,能量也被他搞的乱七八糟,那还有什么顺应自然啊?完全就是强行乱改啊,我真是佩服他了,现在变成我要顺应这不是自然的自然了,不过想一想,我也不能拿地球所在的宇宙的标准来和这比较,”抬头看着一样的蓝天下不一样的地方,不一样的人,大大的吸了一口气,感觉舒畅了很多“居然扔个不是包袱的包给我,我……,算了,既然来了,就要既来之,则安之。我也来个不算玩的玩它一转,”顺手在身边的草丛里撅下一根草枝,叼含在嘴中。

  星宇在思索的时候,远处出现了一座城池。看着远处出现的城池,星宇心里高兴:“我正在想去那找个城呢?

  现在竟然就出现了一个,正是想曹操,曹操到,”飒开双腿,向城飞奔而去。

  “站住!请出示你的有效证件,”一身猎人打扮,头上带着宽边帽的星宇看上去是有一点可疑。

  看着高大的城门就要冲进去的星宇,被一个守在城边上的卫兵拦住。听见要出示证件的星宇,心里一下没了底:“我那来的什么证件啊?”可是转念一想“自己不是有一本佣兵工会发的本子吗?不知道那个算不算?”

  从身上摸索出佣兵本的星宇,犹豫的把本子递给你卫兵。卫兵接过本子,仔细的看了起来,看了一会儿,皱了一下眉,抬头看了看星宇,问道:“你连自己的国籍都不知道的吗?”

  星宇一听,马上想起,当初在填表的时候,因为自己也不知道他算是那个国家的,所以就填了个不详。星宇答道:“我出生在丝亚特森林,一直没出来过,所以不知道我属于那国的人。”

  “哦,原来是从丝亚特森林来的啊,那是安全地区,你可以进城了。”说着卫兵把佣兵本子还给了星宇。

  发现佣兵小本作用不小的星宇,接过来后仔细的收了起来,礼貌的和卫兵告别后进了城。

  进城后的星宇再次肯定了有钱的好处,有了钱容易地找到了个舒适地住处,饱吃了一顿。回到住处,收拾了一下把不必要的东西都放在了住的地方,星宇准备去城里转上一转。走在大街上的星宇发现,不时有眼光在注视着他。

  上面说过星宇把不必要的东西都放在了住处,其中包括他的帽子。这个世界是极少的人会和星宇一样是黑发的,要是眼睛也是黑的那就更难找到了,街上出现一个平凡的猎人样的小孩,是很正常的,可是一个黑头发,黑眼睛的小孩就很少见了,因为大多数人都不喜欢黑色,所以黑色在这个世界的人心中没有太好的印象。

  被注视的星宇一开始还有点费解,可是稍加思考自己到这个世界的所见和所闻,他马上明白了可能是什么一件事让那些人好奇,当下心里也不在去在意那些人的眼光。在这个算得上中上型的城市里转了半天,星宇也没发现他想要知道的东西,想去问人,可是这的人和他大个招呼马上就会离开。心下星宇认为还是去个比较混杂的地方,那样才可能知道一些消息,决定好了的星宇找了一家酒吧。

  基亚酒吧里嘈杂一片,各式酒客们大口的喝着酒,听着在一旁弹唱的游吟诗人说着一个个传奇、感人的故事。

  酒吧的门再次被轻轻的推开,从门后走进来一个奇怪的猎人样的年青人,大部分在喝酒的人都注意到了这个刚刚进酒吧的年青人,一时尖间议论的话题都变得和那个奇怪的年青人有关了,可是这议论也是一小下的事情。

  星宇走进酒吧,看着里面热闹的景象,来到酒保身边。

  “欢迎了来基亚酒吧,”酒保客气的和星宇打招呼,“你想喝点什么?”

  星宇说:“给我一杯植物类一般的饮料,不过要能喝得下无去的,”说完,星宇向着一张空桌子走去。

  初来这个世界酒吧的星宇是不知道那些烦人的饮料名称的,所以就找了个模糊的说法。坐定了的星宇,稍微注意了一下周围的人,就闭上眼舒服靠在椅子里,不多会儿一杯绿色的饮料放在了星宇的桌子上,端饮料来的服务生收了星宇6个银币就走了。

  看着桌子上的那杯不知名的饮料,星宇拿了起来喝了一口“绿色的可乐,又有点不象,舌根有点酸甜的感觉,有点辣脖子,喝到肚子了很凉快,不错,我有点喜欢,”心里在品味着这饮料如何,然后一口气喝完了杯里的全部,又向酒保要了一杯,也是一口完全喝完。连喝完两杯的星宇,舒服的靠在椅子里,开始听周围的酒客所说的话题。

  “你说,啊布老爹的女儿嫁给了小裁缝匠?”

  才听了一句,星宇在心里摇了摇头“这不是我想知道的事,换……”

  “你听说了吗?有很强的魔兽出现了哦。”

  “他们都说那魔兽比龙还强呢!”

  又在心里摇头“靠!这个我早就知道了,也不是我想知道的,再换……”

  “城里的妓院来了几个新小妞哦,要不要去看下啊。”

  “哦,又想去爽上一爽了吧?不怕你老婆了?”

  这次星宇想都不想,马上转移了目标。

  “你们知道吗?城里出大事了。”

  “什么事?”

  “大魔法师弗利奥比鲁据说背叛了城主了?”

  “大魔法师:魔法师职业中的一种,按级别来分有:见习魔法师,魔法师,大魔法师(见习魔导师),魔导师,大魔导师,圣魔导师,其中又根据不同的情况,称呼也会有所不同。”听到这的星宇来了兴趣,放出一丝思维感应,去探知那人所说的大魔法师弗利奥比鲁在那人记忆里的形象。

  星宇脸上出现一丝笑意“真是有意思,原来那个想杀我灭口的家伙就是那个他们所说的大魔法师弗利奥比鲁,继续听听他们说的话,”找对了自己想知道的事的星宇,继续听下去。

  “你说那个冷酷无情著称的大魔法师?他背叛了那个低劣的肥猪?哈哈!真是狗咬狗啊,一起同归于尽才好呢。”

  “那是不可能的啊,你又不是不知道弗利奥比鲁魔法的威力,他可是冰之大魔法师啊。”

  “怎么说……”刚要说话的那个人,声音被同伴打断了,“还是不要去管这些事。”

  那伙人的谈话停了下来,星宇也大概知道了想要的情报。在这个奇妙的世界里,有着很多让星宇惊奇的地方,不过一路上也见了不少的星宇现在是见怪不怪了,可是对未知事物的好奇心还是有的。

  “那时候,那个家伙有的就是魔法吧?”星宇心里想到这个问题,“华丽的招式,在我接触了这个星球的人以后,我就发现,这的人天生身体里就有能量,只是强弱的问题,这也就可以解释这的人在能量上给我带来的疑问了。接下来的打算……”

  准备离开酒吧的星宇,随意性的在听了一下周围酒客们的谈话。

  靠门边的一张桌子坐这三个眼睛不时扫视酒吧里的人,说话小声的人。这时他们正在说:“那个黑头发的小家伙,老子看他不顺眼。”

  “这两天手气背,就头紧,正好可以向他找几个钱。”

  “看来我们想的差不多,那就等他离开酒吧的时候,我们跟上去……桀桀……”几个人都小声地发出了几声难听的笑声。

  不一会星宇起身离开了坐位,走到酒保那,客气的说:“请问,有可以方便的地方吗?”

  “你向左边走,”酒保指着和门相反的一边对星宇说,“尽头的那间就是。”

  “谢谢!”表示了谢意的星宇,向着酒保指的地方走去。

  “那个小子好象去卫生间了。”

  “不用急,等他走的时候再说。”

  “对!”

  ※※※※※

  声明:版权归文章原作者所有,在网络上不进行修改的情况下,您可以任意复制或发布它!如要以其他形式发行请先联系作者得到同意。

  闲来无事,消遣之作,人物剧情全属虚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