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图腾 第一卷(将军府)

第九章 价值500金币的兵变(一)

  作者:planetwind

  大陆历371年7月15日。

  林迪和他的父亲林荣并没有多享受桑多的贵族们的和平气氛,没有理会他们对他们一家的着意结纳,也没有心情估计流传在桑多的关于他们父子俩人的各种可以被称为传奇的故事,以暑期旅行的名义在14日和那些林荣的老朋友的晚宴结束之后就离开了桑多,15日早上,两人已经出现在了桑多以北400公里的小镇伯西米亚。因为,在晚宴即将结束的时候,国王西斯汀在大家不注意的时候再次召见了林家父子,并给予他们一项有极大自主性和极大风险的任务。

  颇为令他们欣慰的是,这次有两名强力的伙伴参加。布莱克,不知道出于什么理由,非常希望能够呆在林迪的配剑附近,不希望林迪遭到什么损害导致这个神秘武器的损失,坚持要和林家父子一起行动。考虑到布莱克实在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帮手,有强大的战斗力,也拥有非常强的治疗能力,作为全大陆少见的A级佣兵,经验丰富自不待言,他们非常愉快的欢迎他加入。而谢灵福特,这个老牌情报人员经过考虑也决定担任林迪的助手,从此开始配合林迪进行各种活动。

  他们这次的任务是,想方设法和北大陆王国达成一项和平条约。他们被授予外交谈判的最高决策权,可以代表国王在条约上签字生效。而这项任务如何做则完全没有限制,反正只要让林迪在9月3日皇家女子学院开学之前回到桑多就可以。

  北方大陆和创世大陆相隔一条海峡,海峡平均宽度仅仅300公里,中心线测量长度1107公里。在传说中,这条海峡是众神之战中,被破坏神的剑划开的。北方大陆上只有3个国家。面积最大,实力也最强大的北大陆王国,实力不强,但却占据了险要地形,始终无法被攻克的雪原公国,和最北方,处于极地圈内的拉尔尼多亚部落。北大陆王国占据了全部海峡北侧的海岸线,历来和一海之隔的比尔古王国和圣十字王国有着非常密切和多样化的交往。这些交往中少不了大量的通商和同航,自然也少不了频繁的海战和登陆战。要和北大陆王国签订合约,实在是非常困难的任务呢。

  一行人抵达伯西米亚之后,在当地的佣兵工会对面的旅馆里安顿了下来,稍微休息了一下,随后在旅馆内的餐厅一边补充食物一边仔细注意周围的各种交谈。

  他们首先要能够找到一个可以最快的到达北大陆王国的方法。在时间比较充裕的情况下,情报人员一般都是先去比尔古王国,搭乘到北大陆公国的货运船只。

  最近几年,圣十字王国和北大陆王国的关系并不那么好,断绝了直接通航,所有的货物交易都是通过比尔古王国来进行的。对他们这次的旅程来说,时间不那么充裕,要是通过比尔古王国的海运系统,至少要多花15天时间。他们只能找一些冒险穿越海上封锁线,通常都是追求利益的走私商人的船只去北大陆王国。

  比较有利的是,他们这次都有完美的身份证明,没有人会知道他们是谁。

  “能回到这一行还真是让人感到高兴,替人当保镖实在是太无聊了。”谢灵福特说。

  “没多少人可杀?”林荣笑着问。

  “对,也没多少钱可挣。当佣兵好多年,连换一把剑的钱都没攒够。”谢灵福特的牢骚显然是针对在场的那位A级佣兵而发。

  布莱克笑着,说:“我只接受特定种类的任务,并不挑剔报酬。”

  “比如什么任务?”林迪好奇地问。

  “消除不明生物的危害,多数是各种野生龙。”

  布莱克的话让大家都愣了一下,基本上所有的屠龙类别的任务都是开放任务,不限制级别,而任务难度至少是B。布莱克能一直接受这种任务,就非常证明实力了。

  林荣示意让他们注意听左边座子上的一帮人的谈话。

  “你知不知道,托尼港最近有人大量招募水手和航海士。”

  “难道有什么大批的东西要运送?和比尔古王国的海上运输不是都让海神商会给垄断了吗?”

  “好像和海神商会没有关系,是一个商人带着30艘大型货船,想独立运作。

  和海神商会闹得很不和睦呢。“”他做什么生意?看起来架势不小呢。“”

  矿石和金属,据说正在大量收购烈火水晶,璇冰晶和高纯度铁。“”那家伙要做什么?现在这种时候有什么人会需要这种东西。“对各国情况了如指掌几人,立刻就了解到了这些物资的价值。

  高纯度铁是圣十字王国的特产,40多年前被科学院冶金所研究出了冶炼方法并加以推广,大量运用于兵器制造。由于高纯度铁的冶炼并不复杂,后来逐渐产量超过的军队的需求,逐渐民用化了,很多日用器皿也开始使用高纯度铁来制作。

  但是高纯度铁制成的东西异常耐用却并不美观,十几年前就很少有人使用这种金属的器皿了,多数都是用于建筑和其他公用事业上。璇冰晶可能是所有蕴含着魔法力量的晶体中最容易切割的,蕴含着非常丰富的水系能量,在圣十字王国多数运用在建筑上,镶嵌在墙壁上作为装饰品,同时还具有防备火灾的功效。而烈火水晶,这种东西的威力林迪已经是深有体会。而这三种东西,都是创世大陆的特产,同时大量采购这三种东西的必然是北大陆的某个国家。

  至少应该有办法到北大陆去了。四人这样想着,他们立刻结账离开了旅店,在15日的凌晨抵达了北方港口伯西米亚。

  伯西米亚是圣十字王国北方六港中唯一的一个专用民用港。圣十字王国北方的这些港口都有同样的问题那就是每年有几个月的冰封期,唯一一个暖水港就是申城。伯西米亚的最主要的建筑物几乎都集中在港口边上,市政厅,各种工会,各种商会的分支机构,港务局等等。这个城市的长住居民只有3万人多一点,但却有几百家旅店,容纳5万流动人口是绝对没问题的。事实上,来往于此的人差不多也真的有这个数字,尤其是在这海运的黄金季节。

  林迪一行人敲开了“海员之家”旅店的门,开了个套房安顿了下来,开始制作适用于这次任务的证件了。他们的证件也说不上是伪造,用的仍然都是每个人自己的名字,证件也是真的,只不过是林荣找了佣兵工会等组织的领导人要来的空白证件,希望是什么级别随便他们填。谢灵福特本来就是佣兵,多年漂泊在外,早就没有人知道他十几年前是做什么的了。布莱克的治疗师证件也不用改,高级治疗师是很吸引人的,只不过重新填写了一张C级佣兵的证书,和一张魔法师级别证书,至于他的战斗能力的评价更是降低到了见习骑士和见习步兵,看着布莱克的样子,大概大家都会认同这是一个爱好剑术却一直无法取得进步的好孩子,愿意为拯救他人的生命而贡献自己的力量。林荣把自己的其他证书藏了起来,留下高级研究员的证书,重新填写了一张高级步兵的证书。林迪什么证书都没有取得过,只能从头做起,填写了骑士,步兵,魔法师三张平平无奇的证书,有点天赋的小孩子几乎都可以在这种年龄有这样的成绩,而在航海协会的空白证书上,则填上了高级航海士,高级领航员的双重认证。对于真实的水平,他们是一点都不担心的,林迪的手里有多尼公国制造的最高精度的便携式导航仪,可以根据天空中行星的位置来定位,和海图相配合,想迷路都难,至于领航员,本来就是有港口限制的,一个港口的领航员不能到另一个港口进行领航工作,这是所有航海者的常识。

  一阵改头换面之后,几人才上床休息。林迪终于发现了情报员需要的第一种伟大的技能,睡觉。林荣和谢灵福特在爬上床之后几乎立刻就睡着了,而且呼吸平稳,决不发出任何足以引起别人注意的声响。布莱克双腿盘在床上,背靠着墙,不一会也沉沉睡去。而林迪则是花了不少时间才从过度疲劳之后的亢奋状态中解脱出来,进入酣睡的状态。

  第二天一早,他们离开了旅店,去港口边上的工会碰碰运气。从清晨开始,港口就开始了异常繁忙的装卸工作,一艘艘巨大的帆船按照港口的时刻表陆续离开,同时,在港外等候的船只则立刻填补上位置,开始登记,装卸等一系列的手续。一切都显得井井有条。港口一侧,30艘巨大的船吸引住了他们的视线,他们相信那就是穿稳重的那个商人的船队。

  这些船只要比港口里的其他船只都大,而风帆的设置却非常奇怪,桅杆显得比较低矮,让人很难想象这种船能靠风帆的力量快速前进,而船首也没有帮助转向的三角帆,30艘船居然都装饰着同样的海豚形状的船首像。

  “这些恐怕是战船,”林荣说,“这种体积和这种强度,当作商船实在是不可思议。”

  “北大陆已经有了建造那么大的船的能力了?”谢灵福特问。

  “北大陆一向有最好的木材,只要有比较能干的造船工人和设计师,加上足够大的船坞,应该没问题的吧。不过这些船看起来好像不那么简单。”

  “反正只要上了船就知道了,别多废话了。”布莱克显得有一点不耐烦。

  走到了佣兵工会门口,巨大的任务布告前人头攒动。最上方一行巨大的字写着:海运商人路迪克高薪诚征“。在这个佣兵不太值钱的年代,不但摆出高薪的噱头,不管真的假的,用一个诚字来表示态度,难怪那么多人趋之若鹜。

  “旗舰大副一名,需要高级航海士,有其他技能尤佳,周薪200金币,随舰队工作至少一个月。……舰队主治医生一名,高级治疗师资格,有其他技能尤佳,周薪120金币,随舰队工作至少一个月。……舰队技术官一名,高级研究员资格,有冶金资格尤佳,周薪100金币,随舰队工作至少一个月。……旗舰护卫12名,高级步兵资格,随舰队工作至少一个月,限定武器为剑,周薪80金币……”

  四人看到这些之后,就走进了工会,他们需要的就是这些,其他打杂的项目都无所谓了。

  “先生们,你们是……?”

  “外面任务单上有些东西很适合我们几个,”林荣微笑着说,“似乎航海现在很有赚头呢。”

  “路迪克先生的征集?好的,请问你们几个的资格证书呢?”柜台上的工作人员热心的询问着。

  “噢,这里呢……”林荣示意大家把证书放在了柜台上。工作人员仔细看了看证书,随后说:“林迪先生,请您说明一下您获得高级航海士资格的地点和方法呢?”

  工作人员的反映早就在众人意料之中,一个13岁的高级航海士,还具有其他各种职业的基本认证,实在是非常少见的。

  “他是多尼公国的航海家维特松的弟子,在多尼公国的阿尼斯特丹注册成为高级航海士。”

  听到维特松的名字,工会里立刻安静了下来。所有和航海有关系的人都不可能没听说过这个名字,维特松从10岁开始在船上当见习水手,14岁成为船长,从16岁开始为多尼公国海军效力,担任海军第一舰队的导航官,22岁脱离海军,转为自由航海家,27年前在他只有32岁的时候协助出版了最新版本的全海域海图,这个版本的海图到现在仍然是精度最高的。维特松从此被誉为最优秀的航海家,但他的行踪却一直没人知道,据说是在某个他故意没有在海图上标明的海岛上过着隐居生活。如果是维特松的弟子,13岁成为高级航海士就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了。

  航海协会的规章和考核标准据说就是维特松参与制订的。

  “林迪,把老师给你的礼物拿出来给这位先生看看。”

  “好。”对于这一套对白,林迪早就熟记在心。他从包裹里取出一个楠木的盒子,轻轻打开,把里面的各种形状各种尺寸的金属部件熟练的组合在一起,一台异常精致的便携式行星定位导航仪出现在众人眼前,这当然不是什么维特松老师给他的礼物,而是从多尼公国那里拿来的奖品。

  工会里懂行的人很多,看到这套导航仪不由得小声议论起来,这可是所有生活在海上的人梦寐以求的装备,一套好的导航仪经常关系到整个舰队的生命安全。

  而林迪拥有的这套东西,全大陆也只有10套,价值绝对不会低于一艘海军的主力战舰。

  “如果是这样那就完全没问题了,请你们几位带着行李到港口的3号泊位,路迪克先生的旗舰玄光号那里,路迪克先生一定会非常欢迎你们的。”工作人员在一边的表格上划掉了四行内容,非常有礼貌地说。

  2个小时之后,四人一行已经在玄光号的舰桥上和路迪克见面了。路迪克给人的第一印象是,这家伙肯定不是一个商人。路迪克从舱室里走出来的时候,脚步声很远就能听到,脚步非常沉稳有力,他看起来不到50岁,身材高大,穿着细麻布的汗衫,手指上,手腕上,脖子上没有任何装饰品,站立,行走合坐着的时候,背都挺得笔直,怎么看都是一个资深军人。

  “刚才工会的人已经把你们几位的简要介绍送过来了,我非常满意。”路迪克说,“林迪先生,您这次是第一次负责导航工作吗?”

  “是的,经验并不是很丰富,还希望能得到您的指点。”林迪非常礼貌的回答。

  “没关系,维特松的弟子能在我的船上开始处女航,这是我的光荣呢。”

  “你们的舱室,我已经叫我的助手里多夫安排好了。还有最后几个职位需要等人,我想不会超过3天的。当然,你们的薪水从现在就开始计算了,在没有启航之前,你们可以随意。具体的任务,等出了港之后我才能宣布,在此之前,有什么问题或者有什么需要随时和里多夫联络。”

  稍微闲扯了几句之后,里多夫带着几人离开了舰桥。

  “你们这次的行动似乎不是商务活动吧,”在走道里,林荣问里多夫。

  “确实,路迪克先生和我,还有所有船只的舰长等人都是北大陆王国的军人。

  你们都是专家,我想这一点你们早就看出来了,这些船只也都是还没有进行武装的战舰。“里多夫的回答非常坦率。

  这些船从外面看上去似乎使用了一段时间的样子,而在船内则非常清楚地看到船只几乎是全新的,有些地方甚至还飘荡着松木的香味。

  “你们这样再圣十字王国的港口大量招募水手和航海人员为什么呢?这次应该是秘密的行动吧。”林荣接着问。

  “我们的行动,无论是对国内还是对国外都是秘密,不方便大量征集军方兵员,北大陆王国的港口里招募人员的话,可能我们根本完不成任务。相信你也知道,我们这次运送的物资非同小可。”

  “您真是非常坦率。”

  “这些事情本来就瞒不过你们这些专家的眼睛,见到您和这位谢灵福特先生之后我就知道,这次我们找来的是非常强有力的伙伴,对强有力的伙伴我想还是坦率一些比较好。当然,路迪克先生也是这样认为。他是海军少将,装成商人实在是不怎么像。”里多夫的嘴角飘着一丝微笑。

  确实,好的情报员的眼神是完全不同的,上船之后,他们两个一刻不停的四处大量,几乎每个细节都注意到了,船的结构,各种设施的位置,水手的表现,甲板上对水手的指挥等等。而路迪克和里多夫同样也是挺厉害的角色,立刻就发现了他们不是一般的佣兵,目前,可能只是把他们当作比较厉害的佣兵来看待。

  “怎么办呢现在?”到达舱室之后,谢灵福特问。

  “人家那么坦率,我们就不要再惹麻烦了。反正他们要做什么不是我们这次的任务,我们先到了北大陆王国再说。”林荣笑着说。

  随后两天,林迪就在舱室里仔细研究导航仪的使用说明,那本300多页的的小册子差不多是一本简明航海百科全书,包含的内容远远超出了使用导航仪的范围。在大陆会议结束后会桑多的路上,林迪曾经大致看了看这本册子,为了学会怎么把导航仪安装起来,而现在,为了当一个合格的大副,不要露出马脚来,他需要更加努力。林荣则不痛不痒的说,学习能力是成为一个优秀情报人员的关键。

  作为大副,林迪从第二天就开始每天上舰桥熟悉情况。谢灵福特和其他卫士和水手迅速混熟了,居然在一帮喝醉了的水手跟人打架的时候挺身而出,赢得了大多数水手的尊重。而布莱克在一分钟内让一个从桅杆顶上不小心摔下来的水手恢复了完全健康,继续爬桅杆,也着实让所有人刮目相看。黑暗系的治疗术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让人迅速恢复体力。

  那些空闲职位的招募工作比他们想象得更加顺利,19日早上就全部到齐了,舰队于19日下午3点启航。路迪克无论是不是商人,他都会想着早点走人,30艘船的停泊费用实在是非常客观的数字。

  路迪克在甲板上召集了所有雇佣来的人,向大家宣布:“也许有些人已经看出来了,我们并不是商人,是军人。我们隶属于北大陆王国海军,由于某种特殊原因需要招募诸位来和我们一起完成一次任务,运送一些对一个国家的未来会有点影响的东西。给大家比较客观的报酬,是希望大家在这次任务中能尽心尽力,并且,以后不要对任何人提到这件事情。现在,我们已经在海上了,要是觉得不愿意继续参加,那就请留在船舱里,报酬我们一样会支付的。”

  路迪克说完之后,大部分的人都没什么意见,佣兵就是靠作各种任务谋生的,为雇主保密是最基本的职业道德。除此之外,大部分的道德准则和那些最纯粹的佣兵无缘。

  两个小时以后,路迪克在舰桥上召集了全体的船长,商讨具体的执行方案,作为舰队目前的导航官,旗舰的大副,林迪也被要求列席。

  对于路迪克把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一个小孩子,大部分的船长都显得不太放心。路迪克问林迪,“林先生,您对这次任务有什么看法?”

  林迪的手里拿着详细的货物目录和30艘船上的职员名册,想了想说:“这次是不是需要对本舰队之外的所有人保密?如果碰到了其它的船只,是不是需要不分敌我加以攻击?”

  路迪克点了点头,说:“原则上是这样,不过我们目前是按照商船的标准来进行配备的,武装程度相当低。”

  “那我们就不能走一般的航线了,目标港口是北大陆王国东部的博多港,在海峡内要经过400多公里的航程。在这种季节,海峡内的船只非常密集,很难不被其他船只发现。而且现在对海港的报告书上写着我们的目标是比尔古王国的出云港,碰上了随便什么国家的海军要登船检查,也没办法解释为什么反方向航行。

  ……唯一的办法是,走特殊航线,夜航。“林迪的话音刚落,船长们就开始窃窃私语起来。在路迪克没有表态之前,他们不会直接质询林迪,毕竟他们还是在遵守军队的规矩,不能在长官面前随意发言。

  “你指的特殊航线是什么?”路迪克左手摸着自己的下巴,显得有点为难的样子。

  “海峡的北大陆王国一侧,我们这里的对面开始正好是峭壁地带,总共有330公里,峭壁地带和暗礁带之间有4公里的间隙。在红蛇暗礁那里稍微停一下,然后直接进入外海,从新安群岛外侧走,到达白堡海峡,那里距离博多港只有30海里了,应该是在你们的势力范围内吧。”林迪的手指沿着海图,把这条航线比划了出来。

  “哦,很大胆的设想呢。诸位怎么看?”

  一个30来岁的船长说:“我同意夜航,不过在暗礁地带实在太危险了。”

  其实,大部分的船长都是这样想的,对海军出身的他们来说,夜间航行中保持队列是非常基本的能力,只不过在暗礁地带连续夜航这种事情可是从来没做过。

  “暗礁带内可以沿着22米深度线来航行,按照8节的速度,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我能保证导航的精度在10米内。”

  “这条航线,预计能多少天完成呢?”船长继续发问。

  “海峡内加上今天晚上一共是4天,绕行外海的航线,预计14天到16天,这就要看天气情况了。”

  “算是20天吧,补给方面有问题,我们只有15天的淡水储备。”里多夫说。

  “没办法,毕竟按照军舰设计的船就是这个样子的,海军里有专门负责补给的运输舰的。”路迪克笑着说。

  “有一个地方可以补充淡水的,就在新安群岛内的一个无人岛上,有一个泉水,水质相当不错。”

  路迪克拿起海图,原则上能补充淡水的地方都是标出来的。

  “不要找了,这个地方地图上没有。画地图的人当年没有登岛,只画了外轮廓线而已。”林迪笑着说。

  “好吧,那就执行吧。”路迪克说。船长们行礼之后迅速离开了。

  然而大约在晚上7点不到的时候,出现了一点异常。有两艘快速帆船出现在附近的海域上,似乎是在监视他们。

  路迪克把林迪叫到舰桥。林迪看了看说:“八成是海神商会的人。”

  “怎么对付?”

  “你们不是海军吗?做这种事情应该比我在行啊。”林迪以少年人的口吻开着玩笑。

  “我是海军后勤部的,不是战斗序列的军官。这次只不过是我军衔最高而已。”

  “不用管他们,按计划启航,如果他们跟上来的话,在暗礁带解决他们就好了。顺便问一下,我们这边的武装情况怎么样?”

  “甲板上没有武装,每艘船两舷各有四门炮,其中3门是魔法晶体炮,一门火药炮。每门炮有20枚弹药。我们这艘船的货舱里还有4门晶体炮,随时可以配备,另外有120枚额外的弹药。够了吗?”

  “太多了吧。要是你们少装点炮,说不定淡水就有地方放了。”林迪咕哝道。

  “那么,林迪先生,舰队的指挥权现在就交给你了。”

  “是的,路迪克先生。”

  7点整的时候,里多夫走进舰桥,说:“林迪先生,准备好了。”

  军舰和民用船在设计上的最大区别就是舰桥的视野特别好。夏天特别长的白天只剩下最后一抹紫红色的阴影,透过玻璃投射到舰桥。林迪看了一眼边上的导航仪,说:“全舰队启航,航向正北,速度12节。保持队形。”

  几分钟之后,舰队朝着正北方全速前景。

  夜航是非常枯燥的,能看到的海面只有船上的灯光能照射到的部分。如果天气晴朗,月光还能在水面上留下粼粼的波光,可惜,天气非常配合他们需要潜行的心意,连一丝月光都没有留给他们。

  第二天早晨6点的时候,暗礁带已经赫然出现在眼前,借着刚升起的太阳,那两艘快速帆船也相当明显的在一段距离之外。

  林迪稍微有一点恼火。他跟路迪克说不对他们进行攻击是希望他们能知难而退,没想到他们竟然那么不识相要跟过来,而现在就轮到他按照自己所说的在暗礁带灭口了。林迪带领着舰队缓缓通过暗礁带,水底下的岩石有什么样子只能通过海图上的标记来判断,海面上耸立着的各种形状怪异的高大岩石则把舰队的形象遮挡了起来。舰队缓慢分散开,大部分的舰只已经按照林迪的指示,开始下锚休整,并且装上伪装用的网,这样一来,远远看上去就好像是形状不太自然的岩石。

  而林迪自己则带领着10艘船缓缓朝那两艘快速帆船靠近。

  旗舰玄光号货舱里的晶体炮已经按照林迪的要求布置在甲板上了。林迪把侧面对着那两艘船,下令道:“发射。”

  7道蓝色的光芒划过海面,耀眼的光芒压倒了日出的红色。那两艘帆船的水线附近被击穿,大量的海水涌入,要不了多久就会沉没了。

  “作为军队在没有警告的情况下攻击非武装的船只,林先生你要承担国际责任的。”一整个晚上一直站在林迪身边的里多夫开玩笑的说。

  “军队?我们是民用船,出于自卫目的攻击来历不明的船只,进行警告射击的时候由于炮手操作不当导致对方沉没。虽然我觉得很遗憾,但是这种事情我也没办法呢。”林迪打着哈欠说。

  “林先生,您还是请先去休息吧,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我们来处理。”里多夫说,他的眼睛里同时闪烁着冷漠的杀机。

  林迪伸着拦腰朝自己的舱室走去,他还有好多个日夜颠倒的日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