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图腾 第一卷(将军府)

第八章 远大前程

  作者:planetwind

  林迪和段莹回到巨人族遗迹是在当天黄昏的时候。安德洛波夫不知道那根筋搭错了,激发自身的魔力波动和整个林子共鸣,精灵森林内的光元素快速聚集,发出的光芒甚至压过了落日残照的血红色。

  在这种充满了神圣感的气氛中,安德洛波夫和朱依依和他们一起走出精灵森林,布莱克懒洋洋地跟在后面。林迪的盔甲还是原来的,只不过衣服,裤子和披风都是精灵族赠送的,段莹也穿着朱依依送给她的衣服。而迎接他们的则是大群目瞪口呆的人。

  消失了一整天,两人都已经被判定死亡了,没有人能料到居然这两人进入了人类绝足了数百年的精灵森林,见到了精灵族的人,还如此风光地回来。

  面对层层叠叠的观众,林迪和段莹有点不好意思了。郑从人群中冲了出来,和林迪紧紧拥抱在一起,“我还以为你死了呢。”而克里斯卡女伯爵的眼睛里同样闪动着泪花,把段莹搂入怀中。

  对大家来说,这是个非常美好的结局。要是大陆会议期间,使团成员有伤亡的话,无论哪个国家都不会觉得舒服的,这毕竟是外交场合。因为林迪和段莹的消失,原本比武这个余兴节目被取消,各国纷纷在第二天降半旗表示哀悼,而在会议上,5年后的会议主题则被确定为“为了孩子的健康发展”。而现在,听起来似乎是笑话。

  晚上,安德洛波夫和朱依依受到了各国使团的热烈招待,而他们所提出的余兴节目自然也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赞赏——让林迪和火胡子把他们的比赛结束掉。

  林迪好歹算是受了精灵族的恩惠的,在朱依依和安德洛波夫面前总要表现一下,至少也是验证一下所谓的能力的提高。林迪没有发表什么意见。

  林迪以双手大剑的准备站在场中间,四周是用来照亮夜间的竞技场的无数支火把。林迪回想了一下这几天有一点莫名其妙的经历,垂下了剑。

  多年以后,林迪才从不少当年使团的成员那里得知,他的这个小小的垂下剑的动作,让大家第一次看到了他的高手风范——一个13岁的少年,面对着年龄大概是自己十倍的矮人族战士,双眼看着对手身后的星空,脸上满是幸福、平静、自信的表情,仿佛这场战斗根本不存在。而林迪这个时候,正在体会着他不曾有过的感觉。

  精灵族的敏锐感觉已经成为了他的能力的一部分,他站在竞技场中间,流动在周围的风,声音,每一线亮光,火把的每一次明灭都异常清晰地出现在脑海里,林迪从来没有感觉到那么多东西,哪怕是站在对面的火胡子,他的呼吸,他的身体的细微的挪动,乃至他的心跳和他的肌肉的抽动都能感觉到了,林迪确实没有什么好害怕,火胡子根本不可能威胁到他了。

  火胡子率先发动了进攻,可他没有想到,他因为这次无可奈何的攻击而被载入史册,他成为了林迪用自己独特的方法击败的第一人。火胡子的斧子在力量和角度上可以说都是相当准确的,但他仍然无法捕捉住林迪的动作,在第一次战斗中林迪那种强烈到让周围的人都惊讶的战斗意志和他的气息凭空消失了。火胡子在那一瞬间不知道该做什么好,对他这样有经验的战士来说,判断对手的依据并不是表面的动作,而是支持动作的能量变化,林迪还没有掌握斗气,这种能量就表现为战斗意志和气息控制。斧子在半空中顿了一下,火胡子的这个小小的动作把他的全部犹豫都暴露了,林迪没有准备挡火胡子的斧子,他的身体随着斧子带动的气流转了半圈,轻轻从斧子的边缘滑过,左手松开了剑。当两人的身体再度呈现静止的状态时,周围的观众们看到的是深深扎进石料的斧子和架在火胡子的脖子上的剑。而更让人称奇的是,剑居然没有损害到火胡子下巴上浓密的胡子里的任何一根,仿佛这一剑是火胡子自己拨开了胡子让林迪放在自己脖子上的一样。

  林迪意识到了这种胜利的方式对对方的心理来说有那么一点难以承受,立刻收回了剑,朝火胡子深深一鞠躬。火胡子在满脸的迷茫中之以同样的礼,拖着斧子,朝自己国家的作为处走去。直到这个时候,四周才爆发出震耳欲聋的鼓掌声。

  有不少人都明白在那一瞬间林迪所作的事情:林迪控制了自己全部的气息和战斗意志,让对手不能判断自己的行动只能根据自己的动作作判断,然后在对手发动攻势的一瞬间,利用超乎对方想象的爆发力缩短了双方之间的距离,使得对手的攻击力实际上出现在自己身后,随后在对方连下意识的调整动作都没有作出的情况下压制了对手,对火胡子来说只不过是一击,而在这一击的短短时间内,林迪作出了一组判断并付诸实施。

  安德洛波夫和朱依依对林迪的表现非常满意,成为精灵族的盟友之后,林迪显然拥有了新的克敌制胜的办法,还是非常光彩夺目的办法。当时,林迪并不知道,精灵族的盟友最多只有12人,暗合了精灵族的聚居地12座高塔的数字,在林迪和段莹成为盟友的这个瞬间,有5个名额还是空缺的,每一个精灵族的盟友对精灵族来说都是珍贵的,而盟友的力量虽然在绝大部分的时间里对精灵族没什么作用,但考虑到万一之类的因素,拥有强大的力量不是什么坏事。

  晚上的比武结束之后,首相卡雷拉斯召见了林迪,对他的表现大加赞赏,并且告诉他使团高层和卫队长已经一致决定,在今后的比赛中力保林迪,希望他能够取得尽可能好的成绩。比武本来就是某种做秀,每个国家都有自己力保成绩的人,只不过有些人不一定保得住而已。林迪也知道,选择他只是为了向精灵族示好,也算是政治上的投资,安德洛波夫和朱依依在看完了比赛之后已经回去了,而无论他们什么时候获得这个消息,只要确实发生了就好。

  带着满脑子复杂的想法,林迪在自己的房间里看到了郑。

  郑坐在林迪的床头,借着不甚明亮的灯光翻看着放在床头的卫队文件——关于大陆会议期间保证使团重要成员安全的准则。

  “你这次大概可以拿个冠军了,”郑笑着说。

  “开玩笑,哪里能那么容易?”计算着到底还有几次比赛的林迪毫无信心地说。

  “还有4场比赛,但你至少能碰上两个自己人,最多只用打两场而已,要是运气好,明天下午赢了以后就是冠军了。”

  “不过这种冠军没有意义的啊。”

  “当然有,你能够拿到勋章,能够在军队中获得中级军官的任职,能够获得四个国家的奖品,都会是非常有用的东西。……只不过,我真的没有想到,这次你能走到这个地步。”

  “本来应该一路陪你聊天而已,不过你老是在开会,我只能找点其他事情做做。”

  “你刚才为什么用那种方式赢火胡子呢?冒那么大的风险,使用绚丽却不稳健的方法,不太像你的风格啊。”

  “如果是以前,凭我的能力有资格使用那种绚丽的手段吗?我不会任何剑技,还没有掌握斗气,最多只能在战斗中施放低等级的魔法,每一次的战斗都是依靠自己掌握的仅有的技术,踏踏实实,在最不可能中寻找一丝机会。今天我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能力,难得发泄一次。”林迪低声说,“不过,可能不会再有机会这样了,今后对手会重视一点我,我自己也要多克制,父亲很小的时候就教导过我出风头的坏处了。”

  “我今天来不是为了你出风头的,”郑说,看着他皱着的眉头,似乎发生了什么。

  “怎么了?”

  “这次我们的谈判很不顺利,虽然军事方面的条约都完成了,但在经济和技术方面的各种合约都不那么有利,好像是对方很早就知道了我们的谈判底线,而技术方面也有不少已经泄漏了,真正卖了个好价钱的只有你们黑色枪骑兵的新式盔甲,比尔古王国一下子订购了2000套,还购买了生产许可证。商业方面的产品交换协议,价格上吃了很大的亏,这次本来是要为我在国内的地位打基础的会议,现在看来适得其反,幸好你的表现很好,让我很有光彩啊。”

  “你想说什么呢?”郑所说的,只是表面的情况而已,并不是他的意图。

  “使团里有内奸,而且地位相当高,他知道我们所有的消息,知道谈判的底线,而我们国家的政府机构似乎也有别人的眼线,不然其他人不会知道我们国家经济、军事、政治方面等等的运行情况,不会再谈判中一再找到我们的要害。我想这一切都不是巧合。我希望你能为我去解决这些问题。”郑看着林迪的眼睛,非常严肃地说。林迪从没有看到郑这样的表情,无论是作为王子还是作为朋友,哪怕是在几天之前告诉他自己要成为国王的野心的时候都没有这样严肃过。

  “可是……?”

  郑打断了林迪,接着说:“或许我最终不能成为国王,或许在几年或者十几年之后,我和我哥哥争王位的斗争里我会输,这都没有关系,但是我无法忍受像现在这些日子一样,好像赤裸裸的站在自己的对手面前,他知道你有多少筹码,知道你准备了什么,知道你在什么地方输不起,直到最后,对方达到了目的之后还要摆出施恩的样子让你达到某些谈判目标,哪怕不是为了我自己,为了这个国家的将来我都不能看着这种事情继续发生,天知道数年之后这种影响会延伸到什么地步。”

  “可是你为什么要让我做这个?”

  “我有选择吗?现在使团各种各样的官员,到底谁是可以信任的我都没有把握,我也没有什么朋友,只有你,贤者斯蒂夫的继承者,精灵族的盟友,我的朋友……”

  “现在我还做不到你说的这些事情啊?”看着郑已经把话讲到这个地步,要说出断然拒绝的话实在是很难,“我毕竟不是鲁阳先生,他现在才是最好的情报官吧。”

  “鲁阳是我哥哥的人,总是认为没有人能威胁到我们国家,掌握情报只不过是为了在我哥哥面前邀功而已,他不知道靠阴谋能做到什么程度,他也不懂得如何防范别人的间谍渗透,除了记性好,他没什么本事。”顿了一顿之后,郑接着说,“我并不是要你马上打成这些目标,你如果愿意,尽可以按照你的想法去做,用几年甚至更长时间,建立起不同于我们国家现有的情报系统的一个机构,我会在我的能力范围之内尽量帮助你。”

  “那好,我会尽力而为。”林迪在作出这个改变了他一生的决定的时候,对情报这个领域一无所知,也没有预计到这个决定让他今后的生活和人性的暗流和阴谋诡计重叠在了一起。在他当时年轻的心中,还认为那是另一种远大前程。

  大陆会议接下来的日子过得飞快,林迪如愿以偿获得了四国比武的冠军,他赢了多尼公国的一个副队长之后就被保送了,只在冠亚军争夺中和拉斯卡尼亚半真半假地打了一个多小时。奖品的丰厚是他没有想到的。以商业和魔法为立国基础的比尔古王国的奖品是一根威力强大的金属魔杖和国内交易的3年有效的免税证书,据说这种证书在圣十字王国会有伤人愿意用大价钱收购。矮人族国家灵铎王国的奖品自然是矮人族工艺精湛的武器和盔甲,由于林迪已经有了非常好的剑,他们给林迪一套带有华丽肩衬的紧身甲胄,矮人族当作国家级别礼品送出的甲胄防护能力自然是超一流的,而华丽的肩衬则是武官在宴会上装点自己礼服的不二之选。多尼公国国土面积是大陆最小的,但他们的海上力量最强,他们的奖品是整套的导航仪、六分仪、天象仪,那些航海家们、冒险家们和醉心于地理和天文研究的学者绝对会爱死这套东西。而圣十字王国十分干脆,王子郑直接把自己的坐骑牵了过来交给林迪,林迪自然不会对他客气,一套首都桑多的别墅,另外就是回国之后将由国王亲自签发新的人事任用命令,自己人毕竟好办事。

  而林迪这个时候在想的,已经是如何让复杂而艰巨的工作尽快开始。在回程中,林迪和郑无数次讨论实施整个计划的方法,但两人同样都没有什么头绪,直到回到了桑多。段莹兴高采烈的跟随着克里斯卡女伯爵在使团宣布解散之前就离开了,本来克里斯卡就是作为技术官员进入使团的,不用承担向国王述职的工作。

  黑色枪骑兵和宫廷卫队回到各自的驻地,林迪和郑约好了在几天之后碰面。

  林迪作为在大陆会议期间表现突出的人员,将在宫廷宴会上得到国王的接见和任命。

  随后,林迪在黑色枪骑兵的驻地遇见了父亲林荣。林荣在半个月之前结束了又一轮的前线勤务,原本游骑兵第二支队队长任命遭到了来自军部高层的质疑,军部虽然很感激游骑兵司令说服林荣回到军队但仍然认为当年最著名的青年军官现在仍然应该有充分发挥能力的机会,而现在的职务和他的能力显然是不相称的,军部没有征求林荣的意见就任命林荣为东部军区申城驻留部队的参谋长,军衔则恢复13年前林荣获得的最高军衔——上校。按照圣十字王国军部的条令,每一个阶级的提升都必须有军部的正式任命书,并且要有本人的书面回复才能生效,而林荣一直是在没有军衔的情况下带领第二支队的,从最低军衔少尉直到上校,一共要有来回12次书面往来,就直接把林荣召唤到桑多来一次性处理这些文件了。

  林荣似乎早就知道了林迪在大陆会议上的表现,仿佛是理所当然,没有表现出任何高兴的态度,而对于林迪受命于郑组建情报系统的事情相对比较感兴趣。

  林荣说:“你真的想清楚要接受这样的任务吗?”表情异常严肃。

  林迪面对着父亲,把自己这一路上想着的话说了出来:“我知道,进入这个领域对现在的我来说是非常困难的,我不知道该怎么做,也不知道能做到什么程度,可是我知道这个领域绝对是危险的。如果可能,我希望自己不曾离开我生活了12年的贫民区,虽然没什么享受,却能和朋友一起享受自由的日子,但是现在我有了新的朋友,一个我不愿意辜负的朋友。我想,既然他愿意把这个任务交给我,我就应该好好做。”

  林荣对自己的孩子还是非常了解的,似乎早就知道林迪会这样回答。林荣舒展开了眉头,说:“看来你选择了和我相同的道路呢。”

  “难道你当年也搞情报的?”林迪惊异的问。

  “不完全一样。我们把这一行称为秘密战线,有人负责情报,有人负责分析情报制定策略,有人负责把策略付诸实施。而我,就是负责实施的人之一。当年是我的老师贤者斯蒂夫把我带入了秘密战线,让我成为了解最多秘密的那部分人,我没想到现在居然是你。”

  “实施?比如?”每次林迪不太明白父亲的话,都会简单的问“比如”,有一个例子总是能帮助理解的。

  “暗杀,破坏,施放假情报,调整军队部署等等。不过做得最多的就是暗杀。”

  林荣说得心安理得。

  “妈妈知道吗?”林迪好奇地问。

  “当然,你母亲是当时老师手下最好的情报分析家呢。”

  “现在我们一家都要干这个了?”林迪的声音里带着几分不可思议。

  “这是一个很不错的领域,危险,始终有挑战性,敌人和朋友都不那么确定,需要无穷无尽的知识,随时要小心谨慎……整天和阴谋诡计打交道是很刺激的,可惜我年纪大了,不然我很乐意帮你一起做呢。”林荣的表情,确实看得出对自己当年的生活的向往。

  “老爸,你来帮我吧,我做不来的。”

  “我还是在战场上觉得踏实,年纪真的打了啊,现在努力大概还有可能在退休的时候当上元帅,我为了你这个小子浪费了12年啊。”

  “那你至少告诉我怎么干,当我的顾问总可以吧,当然以后我的情报系统优先为你服务。”林迪满怀希望的看着林荣。

  “臭小子,还没做起来就想着这个了。……我不能帮你什么的,执行人员在秘密战线里了解的事情有限,我让你妈妈把一些文件整理出来给你,你会知道该怎么办的。”

  “一言为定。”

  “不过,首先你要先强大起来啊,一旦进入了这一行,随时会置身于敌人中间,性命很难保证的,要是你不小心死了,你妈妈会杀了我的。”

  “你打不过妈妈,不会吧?你可是铁血骑士,祭司,高级步兵,高级研究员,高级冶金师的五重认证啊……”在林迪的印象里,母亲从来没说过自己从前的事情,虽然同样是斯蒂夫的学生,也从没有用过任何一个有一点点攻击性的魔法,在林迪的印象中,母亲是慈祥与和平的象征。

  “没用的,你不知道当年你的母亲多威风。”

  父子之间的谈话题材,在随后的几天里大大丰富了,林荣把自己当年的各种经历详细地告诉林迪,各种各样的行动,还有许多情报界的秘闻,比如牵动整个国家军事布局的大行动关键有时候在一个少尉军官的身上,最好的朋友变成了最大的敌人,因为打呼噜声音太大而在逃亡途中被捕的倒霉间谍……对林迪来说,林荣描述的情报工作领域毫无疑问是一个在钢丝上跳舞的危险行业。而对林荣来说,他几乎违反了情报人员发展新人的一切准则。吸引新手进入情报领域的通常是那些保证能够获得大量财富,得到迅速的提升,有很好的安全保证等等说不上是正确或着错误的许诺。大部分的情报人员要是遵守一般准则,不犯错误的话这些许诺在某种情况是是可以达成的,但是对情报领域,不犯错误实在是不可想象的事情。自然,林荣并不是想要发展什么下线,只是想让林迪对情报领域的危险有充分的认识而已。

  林荣当天刚刚到达桑多,还没有找到住的地方,拉斯卡尼亚非常热情地把林荣留在了黑色枪骑兵的驻地。从第二天开始,林荣就开始秉承自己所说的要让林迪强大起来的说法,每天上午对林迪进行高强度和高密度的训练,而每天下午则带着林迪在桑多各处游荡,告诉林迪各种见闻。在他们的日程表上,3天之后是在王宫里举行的宴会,4天之后是林荣的那些老朋友们的宴会。相比之下,让那些早已经功成名就的人聚集在一起似乎更加让人期待一点。

  在父亲的指导下,林迪在这3天里的进步非常大,不仅仅充分理解了精灵盟约带来的新的力量的运用,也开始初步掌握斗气的使用了。按照大陆通行的等级评定方法,要是林迪这个时候去进行考核,获得骑士、高级步兵、魔法师的三重认证应该不难,但他现在可是大陆会议上的比武大赛冠军,是不是要获得这些等级就不那么重要了。

  让林迪和父亲都同样喜出望外的是,在桑多居然找到了林迪的第一个助手。

  大陆历371年7月12日,距离大陆会议使团在王宫内举行的答谢宴会还有一天,林荣正带着林迪在距离佣兵工会两条街的一个酒吧里,正在讨论某些魔法技术问题的时候,一个身材瘦长,满脸胡子茬的中年人走了进来,林荣看了一眼之后举起了手招那个人过来。中年人看到了林荣,大吃一惊,但仍然走了过来,小心翼翼的坐在林荣身边,说:“林先生,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你。”

  “当年威风八面的参谋军官到这里来做什么?”林荣调侃道,“难不成现在你在当佣兵?”

  “这不是明摆着的吗?”酒保非常自然地给中年人端来了一杯纯麦芽威士忌,林迪是在看不出来,这个衣着寒酸的人居然有这种相对表奢侈的爱好。“十几年没有见面,听说你最近出山了?”

  “换工作了,现在当参谋了,年纪大了不适合做情报员了。”

  “不见得吧,当年最好的杀手,一夜之间解决对方22名前线指挥官的林荣先生胆子小了吗?”

  “谢灵福特先生在当佣兵,我换换工作也不算什么。”平时非常温和的林荣见到这个被称为谢灵福特的中年人居然马上变得非常恶质。

  “我最近失业了,雇主不太满意我的工作方法呢?”谢灵福特说。谢灵福特接下来告诉林荣,他是怎么被解雇的。原来谢灵福特原本接受的是一个保护富人的任务,通常这种任务只是那些有钱人疑神疑鬼,但是谢灵福特的运气却比较差,真的碰到了劫匪,谢灵福特的身手非常高明,非常简单的解决了全部对手,只不过他在那种一个人面对数十人的局面下无法留手,杀人手段非常极端,雇主怀疑谢灵福特的身份,而查探他身份的时候,谢灵福特从20岁开始一直到32岁之间的记录完全没有,雇主胆战心惊之下直接解雇了谢灵福特。

  “情报人员看来不能为除了政府之外的人服务呢?”林荣说。

  “对啊,我已经好几个月没工作了,没人肯雇我,只能找些零碎的事情做。”

  “考虑一下,为我工作怎么样?”林荣说。

  “我们的关系适合吗?”谢灵福特反问。

  “你考虑一下,明天晚上我从王宫出来以后来找你。”林荣顺便替谢灵福特买单之后带着林迪走了。

  随后,林荣在路上告诉林迪,谢灵福特是当年全大陆最好的情报人员之一。

  只不过谢灵福特是为比尔古王国服务的。谢灵福特隐瞒了身份,混入圣十字王国的军队担任了总参谋部的情报参谋,趁着圣十字王国和魔兽帝国进行战争的时候收集圣十字王国内部的情报,发现他身份的时候,战争已经结束了,圣十字王国和比尔古王国名义上是盟国,不能杀掉对方的人,就把他解除了军职。而比尔古王国为了避免引起两国之间的误会,也不能给谢灵福特新的任命。谢灵福特只能留在圣十字王国独立自主地谋生,他不能透露自己曾经做过的事情,不能透露他曾经是大陆十大王牌间谍之一,只能继续使用毫无破绽圣十字王国公民的身份,成为了佣兵。在14年前林荣从军队退出的时候,谢灵福特才刚刚当上佣兵,而经过了十几年,谢灵福特居然还那么潦倒。

  “那么他刚才说的是真的吗?说你一夜之间解决22个前线指挥官的事情。”

  林迪问。

  林荣笑着说,“暗杀和比武不一样,不是实力的问题,那只不过是有准备的人杀掉没有准备的人,而且我也不是完全用剑杀人,什么方法都能用的。”

  “老爸,你到底杀过多少人?”

  “不知道,我老是被派出去做暗杀工作,有时候为了完成任务还要杀掉一些目标外的人,在正面战场上我也打过仗,这种事情谁记得?”

  林迪在乎的并不是林荣的杀人纪录,而是自己将来究竟应该如何在这个领域生活下去。他今年才13岁,已经有了杀人记录,那么自己的将来会是什么样子呢?

  林迪的思索到第二天晚上8点为止。晚上8点,在王宫召开的宴会开始了。

  林荣长年住在贫民区,连一套像样的礼服都没有,游骑兵的军服实在太朴素了,也不太适合,穿着普通旅行装参加宴会。林迪穿着的却是黑色枪骑兵的军装,只不过把从灵铎王国赢来的锁子甲的肩衬戴上了,看起来还稍微好一点。两个无比朴素的人进入了宴会会场的时候,周围是无数异样的目光,慑于林荣的威名,没有任何人敢在边上嘀咕什么。华丽的流苏,闪闪发光的各种礼服材料中间,父子俩人自由自在地拿着盘子到长桌子边上选择食物和饮料。圣十字王国的顶级宴会盛行自助式,因为能够给参加宴会的人提供更多的自由交往的空间。

  众人还没来得及对这特别的两人表示态度,第三个朴素分子出现了——布莱克。布莱克在大陆会期期间和使团里大部分成员相处得不错,就跟着一起回来,并且以嘉宾的身份获得了今天晚上宴会的邀请,使团的成员后来是通过佣兵工会得知这个一点也不起眼的布莱克居然实现在整个大陆为数不多的A级佣兵之一。

  但是,布莱克在这个时候绝对没有那种气派,相比起林家父子,布莱克的朴素显得更加过分。林家父子好歹还是租用了马车过来的,而布莱克脚上肮脏的靴子显然说明了他是一路走过来的。用走的参加皇家宴会,可能不会有很多人吧。

  布莱克在社交场合却一点也不失礼,一边和他已经认识了的贵淑名媛们打招呼,一边朝林家父子这里靠过来。

  “林先生,您好。”布莱克非常礼貌的朝林荣伸出了手。

  “犬子多次蒙您照顾,真是有劳了。”林荣已经从林迪那里知道了这个古怪的布莱克总是要买剑的事情,非常有礼貌的答谢。

  就在这个时候,宴会厅门口的卫兵高声宣布:“圣十字王国国王西斯汀陛下,王子比尔巴克殿下,王子郑殿下,王国首相卡雷拉斯阁下驾到。”

  任布莱克这个时候有再多的话也只能闭嘴了。

  西斯汀的身后是比尔巴克和郑,随后是卡雷拉斯,在一大堆卫士的簇拥下,他们走进了宴会厅。众人纷纷行礼,西斯汀挥了挥手,宴会厅的沉默在一瞬间就消失了,喧闹声重新充满了整个空间。圣十字王国的宫廷礼节一向是各国之中最不讲究的,数百年来一直保持着军队的简单实用的作风,在这种非常强调和睦气氛的宴会上,西斯汀等人自然就更加不拘束了。

  西斯汀走到宴会厅尽头的王座,坐了下来,一个侍卫立刻递上一盘食物。然后,他就按照顺序召见出席宴会的个人。林迪和林荣非常悠闲自在地在一边和布莱克聊天,直到西斯汀召见林家父子。

  林荣对国王的态度很难说是尊重,他是端着手里的盘子走过去的,一个侍卫觉得不太对劲上来接过盘子的时候,林荣毫不掩饰的表现出自己对盘子里的食物依依不舍的神情。穿这华丽服装在他正前方的国王西斯汀,在他看来可能还没有一块小羊肩肉来的有吸引力。而西斯汀居然没有生气,笑嘻嘻地说:“林荣,终于看到你回到军队了,这次不要跑了,有什么条件尽管开出来,要是在申城做的不满意,到桑多来吧,总参谋部现在副总长的位置空着呢。这样不能算是辱没了你吧。”

  参加宴会的不少人都是在林荣隐居之后才逐渐进入权力中心的,对林荣究竟是什么人一无所知,听到西斯汀居然以副总参谋长的位置邀请林荣,惊讶之情溢于言表。

  而林荣的回答则更令大家想不到,“暂时不用了,在那里房子刚买,居住条件不错。申城的饮食也实在比桑多好上很多,微臣在那里工作的非常愉快。”

  西斯汀居然对林荣的回答一点也不生气,更好像是造就预料到了他会这样回答。叹着气,点了点头,说:“我知道没办法勉强你的,你什么时候想过来随时跟我说。”

  随后,西斯汀就把注意力转向了林迪。他仔细打量了一下林迪,说:“卡雷拉斯跟我说了,现在好像我欠你点东西,一个是在桑多的别墅,还有就是一个新的职位。”

  大厅里的人逐渐聚集在周围,想看看西斯汀究竟会对这个半真半假的大陆会议比武大会冠军什么待遇。桑多的青年才俊众多,占据着各个等级的各种职位,而林迪将获得一个怎么样的起点,对于他将来的前程究竟能发展到什么地步是非常关键的。

  “……房子的话,我决定把贤者之间重新整修后送给你,不过你要等上几个月。至于职位,我想想,对了,皇家女子学院缺少一个剑术和格斗课的老师,你就先勉为其难,凑合一阵子吧。”

  林家本来就是贤者斯蒂夫的门徒,把原来斯蒂夫的府邸交给他们是大家都想得到的。但皇家女子学院的剑术和格斗老师这个任命则非常微妙。这个职位算是军队编制,但军衔只有中尉,报酬算是比较优渥,可是手里却没有可以指挥的部队。但是,由于担任皇家女子学院的教师,又非常多的机会和首都的贵族少女打交道,不少教师到最后都是和自己的学生结婚,更有机会成为某些权贵家族的继承人。至少,所有离开这个职位的人都是跳级提拔的,最少能担任少校,进入中高级军官的行列。所以这个职位历来都是众多对自己的实力有自信的青年才俊首选。任命林迪这个职位,实在是让很多人伤心欲绝了。

  “陛下,是不是能在考虑考虑?林迪刚刚在高级军事学院读了一年的书,直接担任教师恐怕不能胜任。”林荣自然知道西斯汀就是为了能把他一家长久留在身边效力才会有这种安排。

  “给我个面子,林迪就让他留下吧。你总不能树立一个不为国家工作的家族的典范吧。这个我可受不了的。”

  西斯汀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林荣也只能同意了。而林迪,则被宣布立刻从军事学院毕业,永远失去了在学校悠闲几年的机会。

  对林迪来说,折磨才刚刚开始,刚刚离开了国王驾前,他就看到一群衣着鲜艳的少女簇拥在面前,整整齐齐地向他鞠躬行礼,大声说:“老师好。”而在队列最前方的,正是段莹。她穿着白色的,有着复杂的褶皱的长裙,如同从花瓣中探出雪白的肩膀,她的脸上带着笑容,那种笑容中包含着3分信任,3分玩笑,3分期待,何一分不知道来自何处和玄妙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