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图腾 第一卷(将军府)

第六章 小插曲与大陆会议

  作者:planetwind

  不断膨胀的求胜之心,真的能够让人强大起来吗?林迪躺在花园里,火莲树地下,把披风扯下来盖在身上,晒着太阳想。在真正杀人流血的战斗中,林迪才体会到自己的力量是多么渺小,随时随地,因为自己的紧张、疲劳、不专心,因为敌人或自己人的武器的反光,因为脚下的一个小土坑,自己的身体都有可能被切成两块。而林迪却似乎开始喜欢这一切了。与敌人搏杀,和自己可能犯的一切错误搏杀,争取最后的胜利,然后到一个舒服的地方睡觉,这种感觉是相当美好的吧。自己只有这么点能力,不要说打不过段,打不过拉斯卡尼亚,黑色枪骑兵的成员现在一半以上都可以轻松打赢他,面对郑的时候,虽然最终胜利的是自己,但当郑真正理解了那些剑技,或者学会了其他剑技,那个时候这样的情况就要倒转过来了。自己目前掌握了些什么呢,每个系的初级攻击和辅助魔法,贤者斯蒂夫创立的魔法使用体系,一柄不知道如何发挥威力的好剑,但他一步步走到了现在,有这些有限的资源获得了大大小小的胜利。而自己的力量什么时候能够让自己更接近胜利呢?

  林迪才和郑一起吃了午饭,告诉了郑自己抑制魔法波动的方法,其实那非常简单,原本是黑色枪骑兵控制呼吸的技巧,为了能够更接近敌人,在第一时间消灭侦察兵而教他的,他只不过稍稍改变了一下使用方法而已。而郑下午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宣布给黑色枪骑兵全体两天休假之后,就把他扔在了这里。

  拉马拉还真是个不错的地方,有那么漂亮的火莲树,有这样舒适温暖的天气,还有这样善意的不会打扰客人休息的旅馆。……就在这个时候,林迪听到了一声悠长的鸟叫声。而后,一只漂亮的雪鹰停在了他的肩上。

  “鲁希卡?”

  “你果然还记得它呢?”段莹的声音在林迪身后响了起来。

  “你怎么在这里?”林迪转过脑袋,看着还是那么乐呵呵的段莹问道。

  段莹厥着嘴,说:“你不要看不起人,我也是大陆会议使团的成员呢?”

  “我没有瞧不起你啊,只不过觉得有点意外而已。”林迪连忙辩解道。

  这次圣十字王国的使团,加上卫队人数超过1000人绝对不是没有道理的。两支卫队加起来就超过了500人,而辎重队伍,厨师,美容师,杂役工人等等,在这种有大量贵族在的队伍里是少不了的。王子郑、首相鲁伊维丁和一些文职官员固然是带着和各国交涉,签订各种条约的任务,其他成员也担负着显示国力,为圣十字王国争取荣誉的责任,至于表面上所说的在各个领域和他国进行交流,那必然是在分出了高下之后呢。使团里有来自王国魔法学院,科学院,军事研究所、各种同业行会以及文化艺术领域的各方面的优秀人才,其中魔法学院、科学院和军事研究所还带着大量实用但是不尖端也不影响圣十字王国的优势局面的技术准备输出到各国,换取各种资源,也可以作为谈判的筹码。那么多的优秀人才中固然有精于战斗,身体强健的武者,自然也免不了有一些年高德勋身体不如头脑活跃的人,而这些人,有不少就带着自己的得意门徒来了,一方面可以照顾自己,另一方面如果自己学生能在这种场合有所表现,对他们的将来一定有非常大的帮助。

  而段莹,就是这些人中的一个。她在皇家女校的魔法老师克里斯卡女伯爵可是圣十字王国魔法学院的名誉校长之一,而她则是近几年来克里斯卡认为最有天分的学生。事实上,克里斯卡才50岁,身体好得很,根本不需要别人来照顾。但是她和这个年幼的女弟子感情非常好,简直是把段莹当作自己的女儿来看待,几个月不见有那么点舍不得,就动了动脑筋利用了自己的特权。她原本就是个贵族,而贵族对于自己的特权向来是有着比较明确的意识的。

  由于段莹的出现,林迪只能把自己已经对郑讲述过的事情又说了一遍,以满足这位小姐的好奇心。而段莹对林迪的好感则是显而易见的,林迪帮助过她,给鲁希卡治疗过,还是他父亲的剑术弟子,更重要的是,被克里斯卡骗出来的她,终于在使团里找到了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同伴,段莹刚刚过了12岁的生日,而林迪两个月以后就13周岁了。虽然郑和她也差不多大,但她总不能因为这个原因而去整天缠着郑陪她聊天陪她玩啊。在这个时候,她还根本不认识郑呢。

  而整个使团最年轻的三个人互相认识只是在两个小时以后。郑结束了会议,回到花园找林迪的时候,正好看到林迪和段莹肩并着肩,坐在火莲树下谈笑风生。王子殿下的脸上顿时浮现出了意味深长的笑意。

  而当郑被介绍给段莹认识的时候,郑阻止了想要行礼的段莹,说道:“没有人的时候不要行礼的,我不喜欢被当作王子。”事实上,只有林迪能体会明白他的意思,郑确实不希望被当作王子,他希望被当作未来的国王,在那之前,这种过渡性的礼仪确实是没什么意思。

  三个人很快就混熟了,而鲁希卡也迅速成为三个人共同宠爱的生物,在这一方面,鲁希卡并没有郑那么随和。它铭记林迪的救命之恩,而对刚刚认识的郑,很大程度是看在主人的面子才不反抗郑的触摸。

  许多的传记作家多少年后都感叹,在这个时候这个使团中最年轻的组合已经显露出他们必定要显现在世人面前的特质了。郑,似乎天生就是个王者,他考虑到某种可能的需要并且做好万全准备,比如预防路途中可能的寂寞无聊而把林迪带在身边。而郑每天的日程里面都要花大量的时间和使团中的重要成员们一起讨论在谈判桌上的各种策略和各种表达方式,还要熟悉各个国家的重要任务的习惯、爱好等等事情,每天能和林迪在一起的时间不到两个小时。再比如林迪的强大和忠实,喜欢依靠智慧而不是纯粹的力量去争取胜利,这一点在他某天有足够力量的时刻也没有改变。而段莹,她一生中从来不曾说谎,作为一个忠实的伙伴,这一点实在是太难得了。

  仅仅考虑整个队伍前往大陆会议会场的这段时间,如果没有段莹,林迪大概会觉得尤其寂寞无聊吧。使团里,大部分都是声誉卓著的政治家、骑士、魔法师、科学家、商人,平均年龄是林迪的两倍以上,而这居然还是历届大陆会议圣十字王国派出的平均年龄最低的使团。

  使团在拉马拉驻扎了5天之后启程。每天通常是早上10点出发,到下午5点左右扎营修整。对于习惯了军营生活的卫队来说,他们每天早上5点左右就醒来了,训练完成吃完早饭之后也只有6点半左右,等待3个半小时才能启程实在是让人相当愤怒的事情。可是想要有改变则不那么容易,使团主要成员都是有睡懒觉习惯的贵族老爷们,不能把他们拖下床吧。而在所有睡懒觉的人中,最让人想不到的则是段莹。段莹跟着她的老师,和大部分的使团成员一样住在马车里的。这种特制的豪华马车非常宽敞,能够容纳两个成人舒适地休息,有一排书架,有一个写字台,甚至附有一个小型的卫生间。这主要是为了让那些贵族们不至于搭帐篷睡觉。帐篷毕竟不那么舒适而且还容易受寒。结果,段莹经常在大队已经开拔的时候还在做着美梦,马车行进间的晃动可能还有促进睡眠的作用。于是,在中午短暂休息的时候,经常能看到睡眼惺忪的段莹洗脸刷牙的情景。不得不承认,段莹是个非常可爱的小女孩子,而周围的那些大人们也非常宠爱她,对他们这些有着类似生活习惯的人,把这种习惯发挥得过头一点并不怎么讨人厌。唯一对此不满的是段莹的宠物——雪鹰鲁希卡。鲁希卡是非常崇尚早起的鸟儿有虫吃的好鸟,住在马车顶上的它经常是整个队伍中醒得最早的生物。在主人经常不能履行喂食的责任的时候,鲁希卡只能在缠着林迪。林迪也很纳闷,鲁希卡跟随段莹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为什么能相处得下来。为了能让段莹早起,林迪几乎也是无所不用其极。比如某一天早上乘着克里斯卡女伯爵去吃早饭的时候把一条小蜥蜴放在段莹的枕头边上,让段莹足足两天没有理他。相反的,克里斯卡女伯爵对林迪则非常友好。郑不久之后告诉了他原因,克里斯卡女伯爵当年曾经是贤者斯蒂夫的情人,对林迪这个贤者的继承人自然会有某种好感。而另一次让段莹拒绝和林迪说话则是因为某次碰到了一个小小的盗贼团伙,林迪在战斗中杀了人,而不幸的是这次杀人的行为正好发生在段莹的面前。至于是想要在战斗中的表现还是要给这个小女孩留下好印象,在黑色枪骑兵里引起了广泛的讨论,拉斯卡尼亚为首的大多数人都认为功劳因该让给他们这些大人,而林迪最好还是好好和这个小女孩子搞好关系,尽量早地找到自己的初恋。除此之外,整个使团的进程堪称一帆风顺。

  在拉马拉的旅馆里和郑交手之后,林迪更多地开始思考如何利用自己手头现在已经掌握了的能力在各种情况下获得胜利。作为一个少年,剑术、力量和耐力、魔法能量、经验等等都不是能在短期内提高的,唯一能做的就是把所有已经掌握了的技术融会贯通起来,在战斗中做最灵活也是最准确的运用,同时想方设法尽快提高自己个方面的能力。在魔法方面,段莹给了林迪相当不小的帮助。林迪学习魔法的主要方式就是阅读父亲给他的笔记,然后自己摸索。而段莹有个非常好的老师,在魔法的基础理论方面比林迪扎实许多,就算偶尔有林迪和她都无法解决的问题,克里斯卡女伯爵就在边上,可以随时请教。于是,在使团20多天的行程结束的时候,林迪已经把郑抛开了一段距离,曾经实力接近的郑落后得越来越多了。

  原来预计的盗贼团伙的拦截,魔兽的阻挠等等实际上很少发生。盗贼团伙只有前面几天以为这是一个普通商团的时候才动过手,而当他们看到很多从豪华马车里走出来的颤颤巍巍的老头信手召唤出高等魔法将他们好不容易啸聚在一起的伙伴们变成各种各样的残骸仅仅为了表示开会被打扰的厌烦,他们连后悔自己犯错误的机会都没有。而那些魔兽或许在对待几百人的队伍的时候会有比较积极的态度,而这次1000多人的大队显然具有相当的威慑力。

  于是,在大陆历370年5月中旬,圣十字王国大陆会议使团到达了莱斯科山脉的中心位置——巨人族的遗迹,这一片作为大陆会议会址和整个大陆上唯一能看到巨人族曾经的辉煌而驰名整个创世大陆的地方。

  作为使团里最年轻的成员之一,林迪这几天可没有闲着。而他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受到那些使团重要成员的关照。他被免除了巡逻任务,跟随马车队伍一起行动。而女伯爵克里斯卡则成为了林迪最害怕的人。某天,克里斯卡在看到了林迪绣在背包上的贤者斯蒂夫的纹章之后,顿时大呼小叫起来,以整个下午没有在林迪面前说过一句林迪听得懂的话。一直到晚上,拉斯卡尼亚才告诉林迪,克里斯卡原来可是贤者斯蒂夫的情人,而在情人这个身份之前,他还是斯蒂夫的学生。拉斯卡尼亚说这些话的时候脸上复杂的表情让林迪觉得有必要找机会核实一下斯蒂夫的为人。而第二天,克里斯卡非常仔细地询问林迪,在得知他是亚安女伯爵和林荣的儿子之后,重复了前一天的失神状况。而林迪则觉得非常尴尬,他实在不知道应该怎么计算克里斯卡女伯爵和自己之间的辈分关系。对此,拉斯卡尼亚的建议时,“你就称呼她大姐姐好了。”拉斯卡尼亚的意见或许对大部分这个年纪的女性来说是正确的和讨人喜欢的,但是这种混乱的辈分关系显然让林迪没办法执行。随着林迪的身份在使团内曝光,众多认识他的父亲或者贤者斯蒂夫的人纷纷把林迪请到自己的马车里询问各种各样的问题。林迪成了整个使团里最忙碌的谈话者,让他不胜其烦。

  而另一个问题则是段莹,在每天段莹醒着的那些时间里,几乎随时会发生状况。段莹让林迪非常受不了的是她喜欢滥用魔法。在午休或者是扎营以后的自由活动时间里,他们经常出去打猎,用弩瞄准显然没有段莹举起手指发射冰箭快。而更加要命的是段莹连加工收获物居然都要用魔法,比如她曾经让林迪用火元素去做烧烤,完全不理会林迪喜爱碳烤口味的要求。按照某些人的说法,继承了克里斯卡门风的她连刷牙都用魔法的,联想到克里斯卡研究和改进光明系和水系魔法方面的盛名,这似乎是非常合乎情理的猜想。

  到达这片被称为大陆之眼的土地,大家终于可以松一口气,终于能够该干什么干什么去了。而对林迪来说,摆脱那些政治家、科学家、魔法师和商人的纠缠,不用每天早上叫他们起床的生活和天堂也差不了多少了。

  贵族们可以安心睡懒觉,而卫兵们也可以按照正常的时间表训练和巡逻。而对于大家来说同样重要的是,他们如愿以偿的第一个到达了这里。

  巨人族的遗迹是一整个神庙建筑群。那种超越了人类理解力的宏伟吸引着大家的目光。沿着山路进入峡谷,就是巨人族的遗迹的山门。粗壮简朴的立柱承托着40米高的弧拱。进入了山门之后是一片广场。对巨人族来说,或许这只不过是规模比较大一点的院子,而对于身高只有他们一半都不到的人类来说,称呼为广场或许更合适一些。最重要的建筑是位于浇筑群最中心位置的大地神殿。神殿的正面有200多米宽,由16根高达60米的立柱构成。进入了神殿,除了神殿中心放置着的祭坛之外就是一片空旷,再也没有一根柱子来遮挡朝拜者的视线。光线就从柱子与柱子中间投入神殿,带给人们最亲切自然的视觉享受,仿佛整个神殿和地面,和整个空间是一体的。在神殿周围,相隔几百米的距离内有各种大小的配殿,不对称地排列着,大部分都是在神殿建成后几百年里陆续建造的,只有神殿正后方的一座小殿和大地神殿是同时期的。那是整个建筑群中见最纤小的建筑,六根巨大的方尖碑排列在六芒阵的顶端,而小殿就在六芒阵的中心。站在广场上,或者大地神殿的位置看,并不能看到地面上用不同颜色的石块排列出来的六芒阵图案,从空中能看得非常清楚。这个小殿的名字叫做“雷池”。巨人族的建筑技术和人类相比非常粗糙,很多时候并不是工艺的问题而是材料的问题,能够收集那么多足够巨大的石料本身就是建筑方面的奇迹。同样,工艺的粗糙也不会妨碍人们对这一片建筑群的欣赏,巨人族的建筑特有的宏伟才是让所有人深深震撼的关键。

  距离雷池500米左右又是森林,和这些日子里大家已经熟悉了的森林相比,这一片林子显得更加幽深。而从这里开始,不再是巨人族的领地,是属于精灵的森林。

  圣十字王国使团选择了雷池边上的一座小殿安置了下来,这座小殿的房间分隔和人类的方式最为接近,最适合居住,每一届的大陆会议第一个到达的使团总是会占据这个小殿。虽然称为小殿,但容纳整个使团1000多人仍然显得非常空旷,最让人受不了的是高达20米的穹隆,哪怕是最细微的说话声都能通过这个穹隆反射放大,让小殿里的每个人都听得非常清楚。

  安顿下来之后,黑色枪骑兵和宫廷卫队安排了轮流巡逻而一些比较有空的人,则用各种方式消磨时间。

  4天之后,灵铎王国的使团到达了。灵铎王国是一个矮人族的国家,对他们来说,要习惯在巨人族的建筑里生活就更加困难。随后,其他国家的使团在两天之内到齐了。能够领先最迟到达的多尼公国一周,对圣十字王国来说是非常有面子的事情。

  每当一个国家到达,郑和首相还有几个官员就会去迎接,而几个小时以后使团重要成员和所有的卫队军官就能拿到一份详细的材料,介绍对方使团中的那些重要成员,说明他们身份,还有如何和他们打交道的提示。基本上,圣十字王国所有成员都被要求要非常礼貌地对待每个国家各个领域的专家,而对那些职业政治家,就不用那么客气,尽量少跟他们说话。

  林迪这几天里都跟着鲁阳男爵行动。鲁阳男爵是这次使团里唯一一个坚定的大王子党,他出现在这里是因为他掌握着别人不具备的能力——情报。各国使团成员名单就是他一手整理的,对其中很多人还能附上简单的肖像画,这种超乎寻常的记忆能力和对材料的整理能力让林迪惊异不已。

  从到达开始的每天晚上,郑都要和和一些大臣一起躲在隔音结界中讨论,而林迪还是只能和段莹在一起四处游荡。在会议正式开始之后,像他们这样没资格进入作为会场的雷池,也没有被选派在雷池周围护卫的人来说,消磨时间真是非常难的事情。

  会议进入到第三天的时候,对闲杂人等来说有了第一件比较有意思的事情。

  吃完了午饭,林迪和拉斯卡尼亚正在广场上对练。同样都是段的弟子,拉斯卡尼亚很乐意和自己的师弟切磋,而在这个时候,多尼公国的使团卫队队长巴拉蒙上校走了过来,对拉斯卡尼亚行礼之后说:“拉斯卡尼亚先生,我希望黑色枪骑兵能和我们卫队来一场全面的竞赛,为我们这次的大陆会议之行增添一些乐趣。”

  拉斯卡尼亚自然不能马上同意,只能礼貌地回答说自己个人很有兴趣,但是需要征得使团使团领导成员的同意。在这种时间这种地点,一切问题都是外交问题。而这种竞赛往往带有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实力竞争的意味在。

  多尼公国的提议引起了出乎意料的热情。作为军事力量全大陆第一的圣十字王国在这种场合永远没有退缩的机会,而灵铎王国和比尔古王国也要求参加。参加大陆会议的四个国家最后达成协议,每个国家派出使团卫队的16名军官,总共64人进行淘汰赛,而最终胜利者将同时获得四个国家次最高的军功勋章和奖品。在清点人数的时候,圣十字王国的首相卡雷拉斯才发现这次他们的卫队总共加起来也没有16名军官。宫廷卫队派出四个小队,加上统一负责的一个中队长才只有5名军官,而黑色枪骑兵六个小队加上正副队长,才8个军官编制。勉强能算军官的就是被列在黑色枪骑兵第三队长位置的林迪,还有黑色枪骑兵的士官长李斯特。列在军官名单上而不参加,会被其他国家认为是胆怯的行为,13岁的林迪无奈之下只能加入竞赛。而李斯特和一个宫廷卫队的士兵最终被补充进入这个名单。

  拉斯卡尼亚拍拍林迪的肩说:“放心,不会死的。外交场合这个最有保证了。”

  林迪笑了笑。既然不能退缩,那就要想办法好好表现了,在郑面前,还有段莹的面前,至少不能轻易丢脸吧。

  赛程保证在第二轮之前没有人会碰到自己人,都是一个一个国家错开了。而按照抽签结果,林迪的第一轮碰上了比尔古王国卫队的一名小队长,而拉斯卡尼亚第一轮的对手就是向他提出这次竞赛的巴拉蒙上校。

  在轮到拉斯卡尼亚上阵之前,黑色枪骑兵已经有两人出场,士官长李斯特本来就不是以作战能力见长,很快输给了灵铎王国的矮人战士,而第一小队队长奈特用狂风暴雨般的进攻胜过比尔古王国卫队的副队长,让圣十字王国的诸位领导人显得非常有面子。

  拉斯卡尼亚提着黑色枪骑兵标志性的骑枪上场,为了保证黑色枪骑兵的荣誉,他个人觉得使用枪会比较有面子。除了在战斗中,林迪还没有见过拉斯卡尼亚使用枪,而长达3米的骑枪是不是适合这种单打独斗的场面还是个问题。拉斯卡尼亚抓着枪的末端,把枪拖在身后。而巴拉蒙上校握着双手大剑,一幅如临大敌的样子。黑色枪骑兵的一个小队长胜过他的副队长这一事实对他有非常大的冲击。两人相持了几十秒之后,巴拉蒙发动的进攻。巴拉蒙大喝一声,闪着金属光泽的剑上蒙上了一层红色的光华,巴拉蒙就这样从正面冲了过来。拉斯卡尼亚的脸上微微露出赞赏的表情,黑色的骑枪如有生命的蛇一样贴着地面挥了过来,而他的脚步却没有移动。对于正在冲刺的巴拉蒙来说,这种下方的攻击非常有效,他的身形顿了一顿,跳了起来。而拉斯卡尼亚的骑枪随即挑向空中。巴拉蒙作为一个国家的使团卫队长毕竟是要有相当的实力的,他跳在空中转了个身避开了枪尖,借着下坠的力量劈向拉斯卡尼亚。拉斯卡尼亚双手握着骑枪架开了这一次进攻。可以说,是圣十字王国出色的军事科学让拉斯卡尼亚这一招有发挥的余地。普通的金属骑枪遇上了巴拉蒙这种力道十足的进攻也会断成两截,而用特殊合金制成的黑色骑枪却只是弯曲成一个弧度,而借着金属的弹性,拉斯卡尼亚非常轻松地松开了左手,平平挥出了枪。已经做过空中转身这种高难度动作的巴拉蒙没有空间再表演了,只能硬接了这一下,整个身体朝拉斯卡尼亚的右侧坠了下来,巴拉蒙的动作并不是消极地要化解进攻,实际上他的脑子里已经有了进攻的另一种办法。在落地的一瞬间,巴拉蒙顺势站了起来,朝拉斯卡尼亚笔直的刺出一剑,而巴拉蒙的全身都好像在散发着红色的光芒。

  “火龙突击?”旁观者中有人轻轻地说。而这正是巴拉蒙这一招的名字。职业军人在打斗的时候,不会和那些习惯一对一决斗的人一样报出自己招数的名称,在战场上没人听,也没人在乎,更没有提醒对手的必要。

  拉斯卡尼亚的脚步还是没有移动,骑枪在他的身前挥舞成一个黑色的光团,而这个光团只保持了一瞬间,光团中突出一条黑色的光芒,迎上了巴拉蒙的剑,一声低哑的金属碰撞声,巴拉蒙再次被弹开。直到这个时候,周围的观众才看清楚拉斯卡尼亚用来抵挡进攻的是黑色骑枪和末端。

  到目前为止,没有一方取得了明显的优势,仍然是有攻有守,可对于场内的两人来说,其实是完全不一样的局面。虽然巴拉蒙一直保持着进攻,但拉斯卡尼亚几次化解居然连脚步都没有移动一下,而“火龙突击”居然也被对方化解。在武器交接的一瞬间,巴拉蒙能感觉到拉斯卡尼亚并不仅仅是挥动武器那么简单,他的那一招里包含着的力量和对力量的运用方式表明了那至少也是拉斯卡尼亚的众多武技之一,从骑枪上通过剑传达到他的手臂上的灼热感和麻痹感非常清楚地说明了这一点。

  “上校,该我来进攻了。”拉斯卡尼亚笑着说。骑枪已经平平的端在手中,周围的人已经能够感觉到从拉斯卡尼亚身上发散出来的强大力量和明显的压迫感。而拉斯卡尼亚却显得非常镇静。他挥出了枪,动作非常优雅,仿佛他正在面对的不是一次战斗而是某种表演。他的脚步没有移动,但他面前的巴拉蒙却感觉到两人之间的距离在缩短。黑色的骑枪在一瞬间就到了巴拉蒙的面前,巴拉蒙再次迎接来自拉斯卡尼亚的巨大力量的冲击。武器的交接发出的似乎不是金属碰撞的声音,听上去更像是两块木头碰到了一起。巴拉蒙没有倒下,他的步子非常稳定,但白色石料铺成的地面上出现了碎裂的痕迹,而他的双手虎口都已经震裂了。

  在周围的观众里,不乏眼光高明的人,其中有一些能察觉到拉斯卡尼亚实际上已经移动了脚步。拉斯卡尼亚实际上是凝聚了足够的力量之后转化成瞬间的爆发力,形成一次时间非常短的突击,然后回到原来站立的位置。面对巴拉蒙这样久经战阵的对手,任何花招都是对对方的不尊重,只有力量和力量的对抗才能让他输得心服口服。巴拉蒙在那一瞬间就明白了自己是无论如何无法胜过拉斯卡尼亚的,能在目前的这些交锋中保持这种看起来不太丢脸的局面已经非常不容易了。他放下了剑,朝着拉斯卡尼亚深深一鞠躬,说:“我认输了。”比尔古王国的卫队长就此落败。

  这次短暂的交锋,最大的获益这是林迪。由于年龄和实力的关系,段从来没有教过他剑技,一直都是训练他的基本技术,和他同出一门的拉斯卡尼亚显然能让他看到段的风格。凝聚力量是段在训练中非常强调的一部分,而段从来没有解释过如何去释放凝聚起来的力量。而刚才拉斯卡尼亚的表演应该是诸多方法中的一种吧。随后的几场战斗和林迪都没什么关系,他就坐在场边思考自己战斗的方法。如果说实力,现在的他还没有可以炫耀的资本,要是说到和高手交手的经验,勉强还能说得上丰富,比段更高的高手真的是不多。

  奈特提醒了一下林迪,该是他上场的时间了。林迪抬起了头,阳光直接照射在他的眼睛上,让他一阵头晕目眩。提着剑,林迪走进了场地中间。从比武开始到现在已经经过了两个小时了,各个国家之间大大小小的双边和多边会议结束之后,越来越多的人聚集在比武场地的周围。在人群里,林迪看到了郑,看到了段莹,还有段莹那个脾气古怪,关系复杂的老师克里斯卡女伯爵。在对这些人的方向露出一个微笑的同时,林迪抽出了剑。

  林迪的对手名叫张鲁,擅长的武器是盾牌和单手斧的组合——这是圣十字王国对这个人全部的了解了。张鲁面对这个过于幼小的对手显得有点尴尬,当然了,一个13岁的对手,赢了他是应该的,哪怕这种胜利来的不那么容易都会成为他被同僚嘲笑的题材。不过,这一次他可能错误估计了对手。

  通常情况下,双手剑的使用者会在场外放下剑鞘,林迪似乎反常的举动让一些人皱了皱眉头。在这个时候,林迪的剑鞘发生了变化。随着林迪稍稍注入魔法力,四片组合在一起的金属展开了,形成了一面标准大小的盾牌,贴在了林迪的左臂上。镌刻在剑鞘上的复杂花纹拼接在了一起,成为一个造型古朴的龙形图腾,而剑鞘本身火焰状的造型让这面奇特的盾显得尤其华丽和威武。

  张鲁看到林迪是单手剑和盾的组合,表情严肃了许多,毕竟林迪改变战斗方式的过程那么引人注目。他压低了重心,警惕地看着林迪,随时准备进攻也随时准备应付来自林迪的进攻。

  圣十字王国中有一部分人已经认出了这柄剑,贤者斯蒂夫的佩剑当年给他们留下的印象实在是非常深。而这柄剑的知名度显然还不仅仅在圣十字王国,其他几个国家的人也有不少开始窃窃私语。

  林迪是这几天才刚刚知道这柄剑有这种能力,还是克里斯卡告诉他的。有一个自己的父亲的老师的情人在能给林迪多带来很多知识。

  林迪没有理会周围的观众对于他的武器的评论,他想要证明的值得评论的不仅仅是武器,至少还要加上武器的使用者。他的架势放得很开,没有张鲁那么紧张,并不是他看不起对手,仅仅是一种战斗方式而已。张鲁重视力量和控制,而林迪比较在乎身体活动的灵活性。

  张鲁注意到林迪口中念念有词,随后,自己的周围出现了一个个火球,把它包围在了中间。

  林迪使用的就是当初曾经对段使用过的“天火网”。而经过他的剑的魔力增幅,那些看起来小小的火球每一个都具有初级爆炎的威力。林迪为了释放这些爆炎,消耗掉了差不多四分之一的魔力。

  张鲁从正面冲了过来,爆炸的火球把他逼了回去。而在他的脚步踉跄了一下的瞬间,林迪扑了上来,火网闪开了一个缺口,林迪的剑横着挥出。当对手的空间有限的时候,平挥的剑最能够有效地压制对方的空间。张鲁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只要往后退一步自己的背脊就要撞上那些小小的火球了。他已经领教过那些看起来可爱的东西的威力了。他同样平挥出自己的斧子。斧子的尖端卡住了林迪的剑,同时,张鲁左手上的盾砸了过来,只要有足够的力量,这种厚重金属块一样可以把人砸扁。林迪不敢来硬的,稍稍松动了自己的剑,撤出了天火网控制的圈子。

  林迪的脚步还没有站稳的时候,张鲁的一个火球已经抛了过来,天火网对这种魔法攻击是毫无办法的。林迪只能用左手盾挡了下来,在火球接触盾的一瞬间,林迪就知道情况不妙,那并不是个火球,同样也是个初级爆炎。爆炸的威力把林迪抛向了空中,重重地摔在地面上。观众人群中一片惊呼声。这种对孩子的同情心对林迪来说是非常难受的,他立刻站了起来,尽管整个身体还在隐隐作痛。

  段当时发现了天火网的破解方法只用了不到2分钟,不知道张鲁需要多少时间,林迪能做的就是不要让张鲁有时间思考。林迪接连不断地从各个方向进攻,绝大部分进攻都是虚招,他可不想把剑送上去和张鲁的斧子碰,现在单手握剑的他可没有这个把握不会脱手。张鲁被包围在天火网的圈子里更加难受,本来预计可以轻松解决的他,现在似乎碰到的真正的麻烦,林迪的动作灵活,而且不断变化进攻方向,而自己的动作稍为大一点都会碰到那些“可爱”的火球。他渐渐失去了耐心。

  林迪这个时候也叫苦不迭,每一个火球的炸裂都需要它额外付出魔力去补充,而自己还要不断维持进攻姿态,体力和魔力同时被快速消耗。这种消耗战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

  张鲁的眼睛因为愤怒和不耐烦而渐渐红了起来。突然,在场外的巴拉蒙叫了起来“小心,张鲁他狂化了。”

  张鲁已经失去了理智,成为他最强大的狂战士状态。他伸展开了四肢,发散出强烈的斗气。这只是一场小小的竞赛,本来是没有必要使用到斗气这种程度的,刚才拉斯卡尼亚和巴拉蒙就控制得很好。而对于一个已经失去了理智的人来说,这种解释是徒劳的。

  张鲁丝毫不在乎爆炎在他的身体表面炸开,也不知道自己的全身上下已经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口,几乎已经成了一个血人。林迪也没有办法控制住局面,爆炎爆炸的速度已经远远超过补充的速度。张鲁手里的斧子速度不断加快,一次又一次砸在林迪的盾上,于是林迪一次又一次摔倒,爬起来再进攻,他的身上也已经满是伤痕。

  几分钟之后,林迪已经没有办法维持天火网了,最后的几个火球炸裂了。林迪没有继续补充,他给剑加持了爆炎,冲了上去,他的剑砸在了张鲁的盾牌上,而张鲁的斧子则劈在他的盾牌上。随着一声剧烈的爆炸声,两人分别朝两边飞了出去。落地之后,张鲁立刻站了起来,他左手上的盾牌已经断成两截落在了地上,他双手握着斧子朝林迪冲了过去。林迪还没有站起来,蹲着身子举起了盾牌,巨大的冲击力让他在地上翻滚,刚要站起来的时候,迎面而来的还是张鲁的斧子。

  狂战士就是这样可怕吗?林迪的脑子里,这句话一闪而过。支撑起身体,单膝跪着,双手捧着剑用足全身的力量迎了上去,他的左手握着的是剑刃。张鲁的攻击仍然那么有威力,但林迪没有移动。张鲁退了一步,再次挥舞起斧子,林迪左手的盾牌迎了上去,同时侧过身子想方设法用全身去化解巨大的冲击力,这一次他站了起来,仅仅退后了半步。

  林迪左手甩开盾牌,双手紧握着剑迎上了张鲁的第三次正面进攻。他已经没有多少力气,只能孤注一掷地把自己残存的所有力量凝聚在这一间里,剑从林迪的右下方挑了起来,迎上了左上方张鲁的斧子,在巨大的金属碰撞声的同时,每个人都听到了一声低沉的声响,很轻,但是很清晰。林迪知道,自己的想法完成了,至于效果………

  张鲁的斧子被切开了,最危险的金属块飞上了半空,几乎在同时,由林迪的剑带起的巨大气流准确的击打在他的身体上,猛烈的气流好像是在撕扯他的身体,张鲁能准确感觉到自己下巴上被狠狠打中了。他的体重没有让他飞向空中,他像一个脱了线的沙袋一样摔在在地面上,失去了意识……

  周围的观众被这不该出现的惨烈一幕深深震惊了。林迪的意识也开始模糊,他不清晰地看到郑和段莹冲入场内。他下意识地朝周围观众行礼,随后倒在了段莹的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