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图腾 第一卷(将军府)

第四章 紧急事件

  作者:planetwind

  林迪把小姑娘带到刚才吃饭的餐厅里,让那个小姑娘把那只鸟放在桌子上。林迪还真是低估了这只鸟,原来是一只雪鹰。雪鹰生活在大陆最北方的山里,是非常难寻获的生物,每年冬天都会变换成一身雪白的羽毛,而在现在春天的时候,则是铁灰色的。林迪以前也只不过是在画册上见过这种生物。他从口袋里拿出一把小刀,细心把碎弹片从雪鹰的伤口里挑出来。这种血腥的活还是不要让女孩子来做得好。林迪正准备给雪鹰包扎的时候,在边上一直看着的小姑娘却放了一道治疗魔法。看来也低估了这个小姑娘了,这个首都还真的是什么事情都会发生,林迪显然不是个神经粗壮的人。

  “今天多谢你了。”小姑娘说,“还有我的鲁希卡,也很感谢你帮它治伤。”

  鲁希卡是创说中的天空女神,用这种华丽的名字来命名一只雪鹰,看来这个小姑娘还不是一般地夸张。

  “我是皇家女校的学生,今天我们不上课,我就跑出来买学习魔法需要的材料,没想到让鲁希卡在店外面的栏杆上停一下子就让那两个……”

  “混蛋!”林迪替小姑娘说了。小姑娘还是不要说脏话比较可爱。

  “……嗯,开枪打伤了。”小姑娘还是颇为感激林迪为自己的淑女气质留足了空间。

  “你学习魔法的?”林迪问,“看起来好象水平不错的样子。”

  “当然啦,我是皇家女校的高材生哦。”

  皇家女校?”哦,那你认不认识一个叫段莹的人?”林迪想,今天运气还不错,正好可以找人问问,说不定不用把段托付的事情拖到明天了。

  “段莹?”小姑娘的脸上阴晴不定,“你找段莹干什么?”

  “一个朋友托我带点东西给她?”

  “是不是一个叫段的人?”

  “对,你怎么知道的?”林迪奇怪道,难道小姑娘之间的交情就是这个样子的?

  “我就是段莹啊。”小姑娘乐呵呵地说。

  林迪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桑多真的是一个那么神奇的城市吗?”哦,你每开玩笑?”

  “那个整天只知道打架的中年老男人的女儿有什么好冒充的?哦,对了,他现在还记得每个礼拜刮胡子吗?”段莹侧着脑袋问。

  “如果他想得起来的话,我想他会的。”林迪知道,段说他每个星期都要刮胡子的,只不过有时候会忘记而已。知道这一点的人不是很多,那段莹应该真的是段的女儿吧。这样想着,林迪打开了随身的小包,拿出了段交给他的那个袋子交给了段莹,“你父亲很疼你啊。”

  “哦,一向的,我的鲁希卡也是他送给我的呢。”

  “哦,很难得的礼物啊,你要知道,雪鹰可是很难抓的……”

  “可是养起来很麻烦呢!……”没等林迪把话说完,段莹就抗议道,“我每个月的零用钱只有5个金币,可鲁希卡光是吃就要花掉我两个金币。”

  已经站在桌子上的鲁希卡,似乎懂得主人的意思,抗议似地叫了一声。

  “黑色枪骑兵快要出发了,大概等我回来的时候再来找你吧。”

  “哦,大陆会议吗?”段莹笑着问。

  “对,很麻烦呢。”林迪现在只想快点走人。教训完人的黑色枪骑兵已经趴在窗口,看着林迪和段莹,还一副似乎想大喊“加油啊”的表情。

  “那我先走了。”林迪站了起来,忙不迭地向门口走去,“对了,要是你不喜欢段这次给你的礼物,卖掉的话可以养鲁希卡很久呢。”走到了门口的林迪扔下了这句话,飘然而去。

  站在门口迎接林迪的黑色枪骑兵们,已经开始围着林迪问那个小美人的来历。奈特看到林迪一脸无辜的羞色,忍不住说:“算了算了,小林队长不想说就算了,反正以后有的是时间。”

  这个时候,另一个黑色枪骑兵的成员骑着马跑了过来,对他们说:“小林队长,奈特小队长,快回营地,头说我们今天晚上要出发了。”说完之后他马上圈转了马跑开去通知其他人了。

  几个人脸色都有一点紧张,原定要在12天之后出发的,突然提前肯定有了什么变故。“快,我们走。”奈特带着那几个家伙去牵马,林迪顺手解开了边上的马缰,跳上马,飞快朝营地方向驰去。

  林迪到达营地的时候,训练场上已经集中了200多人了,15分钟之后,包括军官和士官在内全部321名枪骑兵全部到齐。拉斯卡尼亚站在几个箱子堆起来的高台上,大声宣布:“刚才,军部给我们送来的新的命令。黑色枪骑兵全体今天晚上出发,任务是清除从桑多到边境之间的不明势力,任务期限是10天。10天之后,无论是否能完成任务,都要到边境城市拉马拉和大陆会议使团汇合。……黑色枪骑兵的新装备已经全部送到,大家按照各自编号领取,今天晚上8点出发。大家有什么问题没有?”

  一个士兵问:“头,那个什么不明势力是怎么回事?”

  “昨天从拉马拉到这里的一个商团被一伙不明势力的人洗劫,今天早上被桑多卫戍部队的巡查队发现。商团的所有货物都没有损失,但全体成员一共114人都被杀了。军部怀疑这股不明势力是针对大陆会议的使团来的,想要妨碍使团的正常行程,派我们过去看看。”

  “头,对方有多少人?把那个商团全杀光可也不容易啊。”

  “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撤。你以为我拉斯卡尼亚是白痴吗?”

  这种话也只有在黑色枪骑兵这种凶悍的部队里才能说得出来。任何军队都不能保证在任何情况下都能获胜。如果对方是300人以下,最多不要超过500人,那这一仗如果不得不打的话,黑色枪骑兵还是有胜算的,而且还不至于损失很多,应该可以继续担任使团的卫队。如果对方人太多,那就不妨让他们曝光,然后交给附近的驻军去对付……拉斯卡尼亚打着的就是这个算盘吧。

  “大家不要磨蹭,快点整理装备,老的盔甲你们自己收藏着吧,不用上交了。”拉斯卡尼亚跳下了高台,对着刚才还踏在他脚下的箱子狠狠踹了一脚,一块箱子侧壁被踢得粉碎,露出了里面用油纸仔细包装着的盔甲……大家围上去领取装备了,顿时乱哄哄地吵成一团。

  林迪本来还担心自己的那份盔甲来不及做,没想到拉斯卡尼亚从另一个箱子里取出了一副盔甲,递给了林迪。“样品。你的还来不及做,郑让他们把样品直接给你用了。小子你运气真好。”拍拍林迪的肩,拉斯卡尼亚就走开了。

  林迪看到盔甲的内侧有一个标记,仔细一看,是一个名叫“阿紫”的人的签名。林迪还不知道那是谁。

  黑色枪骑兵的新盔甲非常特别。以前的盔甲多数都是用钢铁直接锻造出来,而这次的盔甲用了完全不同的工艺。整个盔甲按照特定形状用铁镍合金造出一个内壳的框架,然后在外面覆盖另一种合金。林迪也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东西,黑色的金属,非常轻巧,有弹性,却坚固异常。而盔甲的外层没有如同常规的盔甲那样抛光,而采用了磨砂工艺,不会有非常明亮的反光。这种材料至少让整个盔甲轻了三成。其他装备也让林迪很吃惊,3米多长的骑枪,枪身整个是用作盔甲的那种材料制作的,只有枪尖是铁镍合金锻造的,枪身和枪尖之间只留下很细的焊缝。另外一个新的装备是折叠弩,折叠起来之后可以放进一个筒形的皮袋子里,展开后有60厘米宽,射程是300米,折叠弩上还有方便装箭用的拉环。对骑兵来说,这种东西应该只有在某些特殊场合才用得着,在列阵对抗的战场上,这种小伎俩大概没什么用。

  林迪的行李还没有完全打开,只不过稍微取出了一点今天准备用到的东西而已,这下子就简单了。林迪把自己的旅行包的口对着新的行军包的口,整个把东西倒了进去。还有其他的烦心事,那就是父亲的那么多信,带出去几个月显然不合适,林迪只能委托不用出行的军需官,让他找人把这些信送出去。在整个黑色枪骑兵连队里,除了拉斯卡尼亚,林迪和军需官打交道最多。

  到了当天晚上6点左右的时候,整个营地已经安静了下来,都已经准备好了,列装了新装备,整理了行李,有一部分人按照以前每一次出行前的常规,写好了新版本的遗书,那些有特殊怪癖的,也该已经有了充分的准备,比如准备一个新的小铁罐,准备去开会的地方采集一点泥土,在士兵牌的背面刻下代表自己新的一次出征的记号,在手腕上或者其他更私密的地方系上情人或者妻子送的护身符……林迪是第一次看到这种场景。无论是生,是死,是乐观或者悲观,反正每个人都做好了准备,作为军队同时也是作为一个普通的人。林迪也知道,自己和这些人的差别,不仅仅是自己还没有那块有唯一编号的士兵牌。

  7点的时候,拉斯卡尼亚召集大家到训练场上集合,开始分配马匹,分派每个小队的任务。林迪跟随第一小队担任先导队,服从奈特的指挥,拉斯卡尼亚带领第二小队、第三小队,副队长彭卡带领第三小队、第四小队,士官长李斯特负责第五小队,第六小队负责保护辎重。林迪领到了今天早上军需官给他指定的那匹马,一个上午东奔西跑,应该和他有点熟悉了。再一次检查装备之后,大家给马匹披上马衣,装上马鞍,出发了。这个时候距离8点还有11分钟。

  那支漂亮的骑枪,斜斜地插在马鞍上特制的一个扣环里,让骑士可以腾出双手来操纵马匹,而那么长的骑枪也恰好不会妨碍马匹的行动。而马鞍侧面还有可以固定剑或者其他兵器的扣环,一切细节都是经过非常细致的设计的。这大概就是精锐部队,正规军的特殊之处吧。

  奈特和林迪并肩带领整个第一小队。这支在整个城市享有声誉的“暴力”部队显得异常安静,除了散落的马蹄声,听不到任何人说话,大家都能按照整齐的队列行进。一个小时以后,奈特和林迪已经赶到事发地点,不一会,拉斯卡尼亚,彭卡和李斯特也陆续赶到了。事发地点已经有卫戍部队的调查员在场,尸体已经运走而其他东西都留在原地。地面上,士兵们搬运尸体的时候留下的脚印都已经很细致地标记了出来。

  “我是桑多卫戍部队的调查官卡多佐中尉,长官。”卡多佐对拉斯卡尼亚报告。拉斯卡尼亚已经是中校的军衔了,比卡多佐的阶级高多了。

  “有什么发现?”拉斯卡尼亚还了个军礼,非常直接地问。

  “114人被杀,没有很多搏斗痕迹,看起来整个事件发生的时间很短。114人中,一半以上只有咽喉的地方有伤,一刀致命,其他人身上有的有数道刀伤,全都是平行的,根据我的判断,似乎是几个人围攻的结果。道路两侧的树丛里发现很多脚印,非常杂乱,看起来是埋伏的时候留下的,而且埋伏的时间不短,我检查过周围300米范围,没有马蹄痕迹。……”

  “货物的总价值大概是多少?”

  “货物包括三种魔法水晶,总共2200公斤,300公斤的高级铁锭,还有一些工艺品和首饰珠宝,总价值应该在50万金币以上。”

  “这些消息还有其他人知道吗?”拉斯卡尼亚问。

  “没有,”卡多佐说,“下官刚刚调查完毕,还没有来得及向上级汇报。”

  “由于这次的事件可能和大陆会议使团有关,请你把报告直接提交给军部参谋室,你的上司会有人去通知的。你把这些剩下的东西收拾起来吧,回桑多休息去吧。”

  “是。”卡多佐敬礼之后离开了。

  “看来这次我们碰到棘手的敌人了。”拉斯卡尼亚对在场的其他军官说。“这个商团只不过是个输送队伍而已,没有载人的马车,不会是绑架。也不是为了抢劫,纯粹为了杀人。而且估计对方人数至少在200人左右。……”

  “头,会不会是有人找雇佣兵干的?”李斯特问。

  彭卡抢先回答了,“不像啊,这伙人看起来纪律严明。对了这里似乎是桑多卫戍部队巡查的最远处啊,看起来似乎是故意要让我们发现似的。”

  “对,这个商团带着50万的货,一般的盗贼集团不会为了50万杀掉114个人的,而且他妈的有什么盗贼集团敢到桑多附近来闹事?如果也不是雇佣兵的话那就是某些人的私人部队了。……兄弟们,碰上有意思的家伙了啊!”拉斯卡尼亚的脸上带着某种嘲讽的表情。

  “那他们是怎么过来的?这里距离桑多30公里,肯定不可能是走着来的,肯定是骑马到附近集中,然后过来埋伏的吧。……杀了人以后马上离开。”林迪轻声地说。

  “对,300米之内没有发现。那么……”拉斯卡尼亚突然提高了声音,“所有黑色枪骑兵注意,每5个人一组,搜索3公里之内的马蹄痕迹,发现之后马上回来报告。”

  跟在后面的部队本来都跟在后面待命,立刻就散开了,朝各个方向搜索,路上只留下了辎重队的马车和几个负责看守的士兵。

  “头,他们要干什么?”奈特问,“你说和大陆会议使团有关,那到底有什么关系啊。”

  “混蛋,除了打架之外你也稍微动动脑子啊,”拉斯卡尼亚笑骂道,“要是在使团经过的道路上发生这种事情,而且对方人数不明,目的不明,你说我们到底该怎么办?只要让使团那帮人知道有危险,肯定会要调查,然后前进就要小心谨慎,那就慢了。我们可是要第一个到大陆会议的会场的人啊。这帮人哪怕只能耽误我们一天,那就很让人头痛了。”

  “要是他们不再露面,那我们不是白跑一趟。”奈特说。

  “他们的目的已经达成了。再说,我觉得他们有200个人左右,那只不过是说他们为了杀这100多人派出来的,鬼知道他们有多少人藏在后面没出来啊。”拉斯卡尼亚说。

  “头,要是多过我们,打还是不打。”李斯特问。

  “不打,把他们揪出来交给附近驻军解决就好了。我们的任务是确保使团的安全,这种杀人的脏活还是留给别人去做。”

  过了一会,一个士兵跑回来报告说南方2公里的地方发现一个谷仓,里面有不少马蹄痕迹。拉斯卡尼亚马上带着军官们一起过去看了看,然后宣布在谷仓周围全员集合。

  “跑那么远,真是够勤奋的。”拉斯卡尼亚笑着说。

  “头,现在要做什么?”彭卡问。

  “第一小队,第二小队,跟我走,去追踪这伙人。三、四、五、六四个小队沿着桑多到拉马拉的道路两侧巡逻,沿途通知当地驻军对道路两侧10公里要密切注意。”黑色枪骑兵的编制,一个小队50个人,带着100人要追踪人数不明的敌人实在让人放心不下。

  “队长,你带这点人够吗?多带两个小队去吧。我们这里的活不吃紧。”

  “不,要是他们摆脱了追踪,很有可能会回到这条路两侧活动,你们也要多当心的。”宣布了新的命令之后,大家陆续出发了。

  拉斯卡尼亚的干练给林迪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而黑色枪骑兵在执行任务中体现出来的那种整齐,安静,服从的态度也让林迪对这支部队有了更深的了解。

  马蹄的痕迹从谷仓开始,顺着一条小路向山区延伸。银色的月光通过枝叶之间的缝隙投射下来。渐渐地,林迪适应了这种晦暗的光线,看清楚了整个周围的环境。小路的宽度,勉强能够让一辆马车通行,在路中间车辙不会触及的地方长满了野草,周围的树林枝叶繁茂,而随着黑色枪骑兵的深入,越发显示出山林的古老特色——粗壮高大的乔木,虬结错综的树枝,每棵树的树根上都堆积着厚厚的苔藓,偶尔有一两条细细的溪流穿过树林,从小路的边上流过,而溪石上溪水无法流经的地方长满了地衣。如果是在白天,在某个阳光灿烂的日子,在平静的心情下到这个地方来,看到的景象和许多人心目中的精灵的乐园差不多。而林迪和黑色枪骑兵全体却无法享受这种景致,两侧的黑魆魆的树林里不知道到底隐藏着些什么,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有几百个全副武装的职业军人杀出来让他们穷于应付,说不定会全军覆没。同样说不定的是,当他们发现了他们正在追猎的对手,或者当他们正在追猎的对手发现了他们,这个追捕与被追捕的关系说不定就要倒置过来了。

  忽然之间,整个队伍自然地慢了下来。前方出现了微弱的灯火。拉斯卡尼亚打了个手势,大家都把骑枪拿到了手里,策马离开道路,进入路两侧的树林里,悄悄接近灯火亮起的地方。

  确实如大家所料,那是一个正方形的小型营地。营地设立的地方是一个伐木场的堆场,对方就用原木堆成营地的围墙和用于戒备的路障,在中间腾出一片开阔地设立了十几个大帐篷。营地四周有十几个人在守夜。这时已经快到黎明了,营地显得非常安静,看起来绝大部分的人已经睡熟了。虽然没办法判断敌人的来路,但这种时候也没有机会去核实对方身份了,仅仅从营地和那些守夜的人来判断的话,看起来比较像是正规军。营地设置得非常规整和有秩序,显然是受过高等军事教育的人的手笔,而那些卫兵,一律是用剑的。在防备别人夜袭的情况下,别人发动攻击的时候已经非常接近了,长枪能够发挥作用的机会很小,守夜卫兵使用剑这种短兵器相对更能发挥作用。

  拉斯卡尼亚让奈特带着第一小队到营地的另一侧,截住敌人的退路,而他自己准备带队突击。借着几个卫兵在四方形营地的一角交错而过的几秒钟视觉死角,拉斯卡尼亚下达了进攻的命令,今天刚刚发下来的折叠弩第一次发挥了作用,位于队列前方的几个人一次齐射就做掉了他们面前的6个卫兵,折叠弩没有发出什么声音,只听得到那6个卫兵倒在地上。全队冲出了林子,队列前方的几个人已经把弩收好,准备用骑枪给对方第一次冲击,而两侧的一部分队员仍然一手持弩,一手持枪保护住队伍的侧翼。队伍飞快越过林子到营地之间的距离,两侧的队伍立刻散开,整个小队分成三组。马上,传来了数声守夜卫兵的惨叫声,营地开始有反应了。拉斯卡尼亚带领这包括林迪在内的中间那组,越过了原木堆成的低矮的围墙,冲进了营地,一个人穿着贴身睡衣拿着剑冲出了营地,拉斯卡尼亚掷出骑枪,把那个家伙钉在了地上,唯一的抵抗是无力而绝望的一声长呼。黑色枪骑兵保持着马匹高度运动,看到有人从帐篷里走出来或者有卫兵接近就用枪或剑解决。林迪跟在拉斯卡尼亚身后,随时用冰冻术掩护拉斯卡尼亚的侧面。林迪没有用最擅长的火焰球,这种时候,熟悉了丛林中的黑暗的毫无疑问只有他们这些人,营地里的灯光对他们来说是非常充足而对于那些刚刚醒来就要投入战斗的敌人来说测还需要适应,任何可能提供额外照明的手段都是对自己生命的冒险。一个长枪兵从林迪的右前方蹦出来,咒语需要时间的,而这个长枪兵已经近在咫尺。林迪随手拔剑,右手顺着拔剑的动作挥过头顶落了下来,手腕一翻,剑停了下来,随着马匹的快速运动,剑切断了长枪,从长枪兵的咽喉上划过。林迪回头看的时候,长枪兵已经倒在了地上,而他的剑身上连血迹都没有能留下。这是林迪有生以来杀的第一个人,林迪甚至没有看清楚这个人长什么样,而那个长枪兵也没有机会知道他到底是为什么死的。

  营地里的敌人没有办法组织起有效的反抗,而人数却持续减少。一部分人冲出了营地,却被奈特带着的第二小队干掉了。整个营地里,只有敌人惊恐的呼喊,惨叫,黑色枪骑兵好像死神一样,传播着死亡却一言不发。几分钟后,黑色枪骑兵的队伍已经集中在了尸横遍地的营地中间,围住一个还穿着轻便皮甲的中年人,中年人面色惨白,他已经意识到了,这个营地已经沉寂了下来,他自己是唯一的一个存活者,他也没有能抵抗什么,只不过因为他还算是个活口才能继续活一会。中年人紧张地看着周围,白晃晃的长剑和枪尖的反光和随着反光看得尤其清晰的淋漓鲜血让他觉得手里的剑仿佛是一根稻草。当然,唯一的安慰是好歹他还有一根稻草。

  “你们是什么人?”中年人大声喝问,但声音已经颤抖得不像话了。

  “今天凌晨杀了商团114人的是你们吧。”拉斯卡尼亚进入包围圈中间,

  “你们是什么人?”中年人歇斯底里似的大喊。

  “如果是你们干的,杀掉你们这里,大概……200人就没错了。”

  “你们杀了我也没用,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是听命令做事而已,我们不知道他们和什么人。”中年人希望能挽回最后一线生机。

  “说吧,谁让你干的,这是什么部队。”

  “我不知道,你们要找的人早就离开了。”

  “哦,你叫什么?”

  “……施泰特,西曼?;施泰特……”

  “给你们发命令的是什么人。朝什么方向走的。”

  “不知道,他一直蒙着面。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走的。”

  “哦,是吗?”拉斯卡尼亚说这句话的时候左手轻轻挥了一下。在一边的奈特挥剑砍下了这个名叫施泰特的人的脑袋。“知道的太少了,真麻烦。”拉斯卡尼亚嘀咕道。

  “头,接下来怎么办?”奈特一边擦着剑一边问。

  “大家四处检查一下,看看有什么线索。杀过头了,没留下什么有用的人。大家看看这些人身上有没有表明身份的东西或者记号,看看有没有人身上有信件的。收集到的东西统一交上来。快。”拉斯卡尼亚吩咐道。

  黑色枪骑兵的服从和效率再一次体现了出来,大家纷纷跳下马,四处检查去了。

  结果,收集到的东西里面大部分是钱币,首饰,只有一小部分信件之类的东西,也都是无关紧要的家信,只能表明其中一部分人来自北方。奈特在一个帐篷里发现了几张地图,都是这里附近的地形。一个士兵偶然发现一具尸体的肩膀上有纹身,报告之后,又接连有其他人有相同的发现。

  “拉普营地的人?”拉斯卡尼亚惊讶道。

  拉普营地是一个大型的雇佣兵训练营,长年以来都是圣十字王国战场兵力的有力补充,主要训练的都是低级佣兵。训练方法则大部分参照正规军,因为他们的主要任务都是国家的订单,要大量基础步兵和骑兵参加会战之类的。对国家来说,拉普营地是非常重要的军事资源,每年为国家提供5000人以上的军队。而拉普营地的士兵在军队中独立成编制,也被正规军的人当作兄弟来看待。

  “要是真是拉普营地的人杀掉了这个商团的人,那这个事情倒是很麻烦?”奈特说。

  “是啊,戒备那么松散,和他们杀掉商团体现出来的实力不太符合啊。你不觉得太简单了吗,奈特。”

  “那么他们是有恃无恐?”奈特皱着眉头说。

  “那么这里周围就应该有他们的同伙的在,或者是会赶过来。”林迪不失时机地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而随着林迪的话音,大家顺着风听到了隐隐约约的马蹄声,密集,急促,越来越清晰。

  拉斯卡尼亚一声低喝:“集合,撤退。”大家都知道现在情况不明朗,迅速形成队伍整理而快速地离开了杀戮场。刚才那场单方面的军事行动,只让黑色枪骑兵有3个人受伤,咬咬牙坚持骑马是不成问题的。战利品中,拉斯卡尼亚只拿走了地图,其余杂碎就扔在了地上。

  跑出十几公里之后,黑色枪骑兵又一次离开主要道路,爬上了一处比较缓和的山坡,顺着地形布防。而拉斯卡尼亚带着几个士兵回去侦察敌情,留下奈特控制队伍。林迪也坚持要和拉斯卡尼亚一同去。林迪好歹是有自保的能力的,拉斯卡尼亚对这一点非常有信心。

  回到了刚才他们的出击位置,拉斯卡尼亚和林迪观察着营地。营地里来来往往,看起来似乎有500人左右,而且都是非常精锐的骑兵。他们也正在检查整个营地。

  “妈的,不知道什么来路,不过应该不是自己人。”拉斯卡尼亚低声说。

  林迪问:“你怎么知道不会是派来支援我们的部队?”

  “比我们晚两个小时左右,如果一样是从桑多出发的,应该下午我们会接到通报的。”拉斯卡尼亚说,“而且,他们全都是银色盔甲,桑多只有宫廷卫队才使用类似颜色的盔甲,不可能派500个宫廷卫队的骑兵出来的。”

  “那我们怎么办?”

  “先撤,回到主要道路上就没什么问题了。”

  “是。”

  拉斯卡尼亚带着林迪和其他几人,悄悄潜回几百米外他们系马的地方。刚准备解马缰的时候,树林里传来了一个声音:“黑色枪骑兵,很有胆色啊,多谢你们帮我们灭了他们的口。”

  “谁?”拉斯卡尼亚拔出了剑,林迪和其他几个士兵也纷纷效仿。

  “哦,不用告诉你们了,知道了也没办法告诉其他人的。”树林里的那个声音从黑暗中现出了身影,虽然地上是厚厚的枯枝败叶,他却没有激起任何脚步声,他的步子似乎是踏在空中。

  说话的人穿着一身灰色的魔法师袍,手里拿着法杖,身体周围隐隐能看到一层淡淡的蓝色光芒。这应该是贯注全身魔法能量的标记,而能达到这种状态的,至少应该是大法师级别的了。拉斯卡尼亚的表情凝重。

  接着,四周传来了轻轻的脚步声,几个身穿银色盔甲的人双手持剑一步步逼近。

  “被包围了?”林迪轻声问。

  “小心了,有魔法师在没办法马上上马逃走了,我去对付魔法师,你们坚持几下子,干掉魔法师以后抢马逃走。跟紧了别落后。”拉斯卡尼亚说完之后大喝一声,浑身上下散发出浓重的杀气,他双手持剑,朝灰衣魔法师冲去。林迪等人稍稍朝那个方向移动了几步,掩护拉斯卡尼亚的侧后方。其他几个对手立刻就扑了上来。对手的人数多出了2倍,几个人只能聚拢成一团迎战,背靠着背。这也是非常无奈地做法,一方面是因为对方的攻势非常强劲,把这几个人压制住了,而另一方面,也只有这样才能够让对方的正面缩短,对方人虽然多却也无法同时上阵。

  拉斯科尼亚那边,他轻松敲开了一个对手的头盔,无论是战斗的技术,能力还是经验,他这个现役的圣骑士都远在对方之上。灰衣魔法师放出了一道蓝色的光柱——冷冻之光,射向拉斯卡尼亚,拉斯卡尼亚来不及躲开,拼尽全力用剑挡了下来。他的剑身和整个双手上立刻就结了薄薄一层冰。而冷冻之光的冲击力,则让拉斯卡尼亚前进的势头受阻,只能退了一步。拉斯卡尼亚站起来继续冲击,而灰衣魔法师则好整以暇地发出了一道又一道冷冻之光,拉斯卡尼亚并不擅长对付这种魔法师。15米的距离之,一个大法师级别的魔法师大概对付两个到3个骑士应该不成问题。拉斯卡尼亚的脸色因为温度而显得异常难看,而双手也快要无力握剑了。

  林迪的臂力虽然在同年龄中算是出类拔萃,但和对手相比仍然有非常大的差距,林迪只能尽量不和对手正面力拼,靠侧面的挡架消解对方的攻势,偶尔还能还击。其他几个士兵的情况也和他差不多。但林迪的双手也都已经快要麻痹了,对手毕竟是比他厉害得多的骑士。

  灰衣魔法师冷冷地笑着说:“你们放弃无谓的抵抗吧,没有人会来救你们的。”

  他的声音听上去就像是猫头鹰在叫,异常恐怖。而在他说话的时候,拉斯卡尼亚,林迪还有其他几个士兵都觉得他在说的是一个事实,他们还没有受伤,还有力量反抗,但对方却有能力随时消灭他们的这些微不足道的抵抗。在那个瞬间,拉斯卡尼亚挡开了另一次的冷冻之光,但他已经被逼回到林迪那几人中间,而林迪手里的剑随时可能被对手打落在地。

  备注:

  在网上写东西果然一点也不轻松,节奏控制稍微慢一点马上就有意见来了。一定再接再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