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图腾 第一卷(将军府)

第二章 用剑的人们

  作者:planetwind

  由于郑信誓旦旦地向林迪保证,在整个旅途上的所有需要都是国家供给,参加卫队只需要带着自己的武器和随身用品就可以,林迪只带了以前和父亲一起出去露营的时候的基本装备,加上刚刚到手没几个月,还没用过的剑,还有一本父亲整理的魔法学习笔记,连替换的衣服带的都很少。反正卫队有专门的制服,不需要他操心。

  学校里,无数同学羡慕林迪能够那么早就进入圣十字王国的使团卫队。不过,对林迪来说,在3个月的时间里不用看到那些严肃的老师们的嘴脸才是他最开心的事情。

  在出发去首都前一天,林迪邀请郑到自己家里去参加家宴,对郑来说,很少有机会到一个前线指挥官和自己最好朋友的父亲的家里去拜访。大部分人都考虑到他的身份,总是安排盛大的晚会邀请他参加,家宴对他来说可是绝无仅有的经历。

  林迪的邀请非常简短,他只是说:“到我家来吃顿饭吧,本来是给我送行的,不过我想我母亲也不在乎多准备一个人的份。”

  郑早就听林迪形容过他母亲的手艺,早就在憧憬着这位独特的女伯爵做出来的东西是什么样子。那一天,早早就和林迪一起到了林家。

  林荣正在院子里和段一起练剑,看到了郑,两个人也只是微微点头招呼,丝毫没有要停手的意思。郑被林迪带到了客厅,郑还是第一次到这么小的客厅作客,虽然对一直生活在贫民区的林迪来说,这种房间已经大的有点奢侈了,根本就不知道该往里面放什么。

  郑看了看周围的摆设,说:“一定是你母亲布置的吧,虽然小,不过还是相当有品位。”

  林迪点点头,说:“花了不少钱,对我们这种家庭来说算是很大的开销了。”

  “多少?”

  “大概400枚金币吧。”

  郑楞了一下,对他来说自己在王宫里随便找一幅画或者什么装饰品,价格都可能要上千。400枚金币实在是……

  “当然,你生活的那个世界,不能用这个数量级来衡量。”看着郑的表情,林迪马上知道郑在想什么。在学校里的时候,从来不会有机会谈什么钱的问题,学费里可是包括了一切必要的开支,而对于溜出去吃饭,周围的小餐馆一向是花不了多少钱的。

  “我生活的地方大概不能算是家吧。”郑说。

  对这个说法,林迪倒是很没所谓。

  晚餐开始的时候,郑才开始惊讶居然一桌子的菜都是那个传说中的女伯爵的手笔。在他的印象里,首都的那些贵族,还有在申居住的那些贵族夫人,虽然原则上也是会做饭做菜,有的还颇为精通点心,但是那些东西基本上只有在那个圈子里面的品尝会里才能吃得到。小时候,郑可是经常被他的母亲带着去参加这种高层妇女的聚会。

  亚安是在首都的那个圈子里生活过很长一段时间的人,不会对这种事情没有概念,而作为一个母亲和作为一个女性,直觉很快让她知道郑在想什么。郑满脸不可思议,实在是很明显。亚安把很大一块牛排放进郑的盘子里,说:“别发呆了,快吃吧。………呃,殿下。”

  “殿下”这个称呼顿时让郑满脸通红。他确实是个生于皇家,不知道平常人的生活是怎么样子的殿下,不过,他可不想一直这样。一个不了解平常人生活的人,注定是没有办法成为一个好的国王的。郑拿起了刀叉,轻声回应道:“叫我郑就可以了,伯母。”互相当作普通人,大概最适合这种场合了吧。

  林荣和段才没有那么拘束,早就把面前的牛排消灭了一大半了。林迪从小时候开始,一直被母亲熏陶,吃相要文明得多。

  段突然发话:“林迪,这次去首都顺便帮我把一点东西带给我女儿。我过一会给你。”

  “你女儿?”林迪惊讶地问。他的师父段从来没有结婚,什么时候来的女儿?

  “哦,具体怎么回事等你长大了才能对你说。”段居然也有那么点不好意思。

  “私生子?”郑小心翼翼地问。可是,表情上的小心翼翼还是被语言上的坦白和直接消灭得无影无踪。

  “现在的小孩子懂得事情很多嘛。”段看了看郑,无可奈何,“反正林迪你把东西带过去。她现在和你们差不多大吧,在皇家女校读书呢。”

  林迪对这个没什么概念,反正到时候总能找到这个学校,可以看到段的女儿是怎么一个样子。郑的脸上,则开始有了那么一点诡异的笑容。皇家女校里所有的学生都是来自于贵族家庭,必须经过严格的审查才能录取。而一个没有父亲的小女孩子,居然能够录取,至少说明母亲,或者至少是母亲的朋友是大有来头的人。虽然对皇家女校的学生一无所知,到目前为止仅有的消息凑和在一起,已经让郑在脑子里形成了一个简短的名单。对平常人的生活他是个白痴,在这种地方确实犀利异常。段的风流韵事,郑顿时就猜到了一大半。

  嘴里在吃牛排,郑觉得在这个小圈子里面自在了许多。

  “林迪,你的行李都准备好了?”林荣问。

  “都好了,就是那点东西,多带了你给的那柄剑和你的笔记。”林迪说。

  “你没有用过那柄剑吧?”段好奇地问。

  “没有,还没机会,在学校里参加比赛的时候我用的是郑的备用剑。”

  林荣把一小块东西塞进嘴里,含糊地说:“很好,不要太招摇。”

  郑在林迪的房间里见过那柄剑,也亲手握过,这可是林迪给他这个最好的朋友的特殊待遇。郑见过无数神兵利器,却看不透这柄剑到底有些什么特殊,只知道工艺非常精湛,绝不是一般人做得出来的,而且用的材料名贵异常。

  郑按耐不住好奇心,“伯父,这柄剑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荣看了看郑,又看了看林迪,两个人其实都很想知道。“国王陛下一定知道这柄剑,以前是贤者斯蒂夫的佩剑。……”

  “贤者斯蒂夫不是用皇喻之杖的吗?在首都有他的雕像,他手里拿着的就是啊。”郑打断了林荣的话。

  “对,在他把这柄剑给了我之后,他才开始用皇喻之杖的。在那以前,他就用这柄剑当法杖来使用的。桑多那里不少人都见过这柄剑。在我17岁考成祭司之后,老师就把这柄剑交给了我,因为我还有高级骑士的资格,老师说我比较用得着这个。”

  “您当年用的不是这柄剑啊。您当年用的不是一柄很普通的剑吗?”

  “嗯,因为我一直当参谋,很少有机会上前线,我从来没有用过这柄剑,几百年来,也从来没有人曾经把这柄剑当作剑来用过。大部分的时候它都是被当作装饰品的。……另外,我当年用的也不是很普通的剑,虽然样子很普通,但是那是我和斯蒂夫老师一起用火魔法锻造出来的,有很好的魔法抗性,而且还附加了爆炎魔法。”林荣详细解释。

  林迪纳闷了,很多事情,父亲甚至没有对自己说过,而郑却知道。“你怎么知道那么多?”

  “哦,”郑这才醒悟过来,刚才他显得过分咄咄逼人了,“开学以前是黑色枪骑兵的队长送我过来的,他告诉我这些的。”

  “黑色枪骑兵,”段重重放下了刀叉,“队长还是拉斯卡尼亚吧,这个小兔崽子到申来居然敢不过来找我问声好,下次好好教训他。”

  拉斯卡尼亚是王国年轻一辈中最强的骑士,才20岁出头就已经获得了圣骑士的资格,居然被段说成是小兔崽子。

  “哦,你大概不知道吧,黑色枪骑兵最早是我训练出来的,拉斯卡尼亚实际上是我的弟子呢。”段得意洋洋地说。

  “段先生,您现在已经是光明骑士了吗?”郑稍微有那么点吃惊,拉斯卡尼亚的实力他是见到过的,而段居然还是拉斯卡尼亚的老师,一个国家拥有光明骑士的数量是国力的重要标志,要是这里隐藏着一个光明骑士,那可是重大的收获。

  “不,我已经不想再去考什么级别了,我的名字大家都知道,这比当什么上了战场不知道该做什么的光明骑士强。”段豪气十足地说。

  郑明白,段说的是哪些人,圣十字王国非常重视骑士的资格,而首都那里的一些贵族从来没有上过战场,却一直靠个人修炼获得光明骑士的资格。如果是一对一对战,这些人还是有用的战斗力,而在战场上,要等多少年才有一次这样的机会啊。

  黑色枪骑兵,这个名词毫无疑问让段回想起了自己还血气方刚的年月里的辉煌,段把一大杯葡萄酒灌下了喉咙,双眼上翻看着天花板。

  饭后,段把一个牛皮的小袋子交给了林迪之后就走了。林荣什么都没说。

  当天晚上,郑就在林家留了下来,住在林迪的隔壁,这大概也是这个殿下有史以来住过的最小的卧室。

  第二天早上5点钟的时候,郑被从院子里传来的兵器撞击声吵醒,他匆匆穿好衣服,拿起放在床边的剑冲了出去,却看到林迪和段正在院子里对练。

  林迪手里拿着的是林荣的剑,那柄朴实无华的,用最纯粹的火魔法炼制的剑。林迪的重心放得很低,双手挥着剑展开进攻。按照平时和郑练习的标准来说,这算是完全不留手,不顾对方是否会受伤的拼命的打法,竖劈和横劈相结合,在身前舞出一团银色的光团。而段却只是单手拿着剑,似乎随手就化解了林迪的攻势。林迪后撤了一步,左手放出一团爆炎,又用剑再放出一团,拼尽全力劈出一剑。段把剑一横,整个剑身上放出一团红色的光,硬生生接下了两团爆炎,紧接着挑开了林迪的劈刺,剑尖指者林迪的咽喉停了下来。

  “有进步,不过还是太粗糙了。”段的口气中赞赏的口气似乎比他的语言更多一点。

  “段先生,能不能指导一下我的剑术呢?”郑走了上去,颇为期待地看着段。

  林迪这才发现郑已经起来了,“很早啊,是我们吵醒你了?”

  “没关系,”郑仍然看着段。

  “那好吧,你们两个一齐上吧,看看能不能让我过过瘾。”段随手挥了挥剑。

  郑把剑拔了出来,剑身上放出微弱的蓝色光芒。

  “自由女神?”段惊奇地说。

  郑笑了笑。林迪仍然是那副不以为然的表情,他早就见过这柄剑了,而对于一个王子来说,用这种顶级的武器似乎是非常正常的。哪怕是郑的备用剑,对林迪来说也已经足够奢侈了。

  自由女神并不是威力特别强劲的剑,也没有攻击性魔法的附属,只是这柄剑特别轻,而且附加了提高速度和补充体力的水属性法术。而对于段来说,这柄剑有着另一层特殊的涵义。

  郑和林迪站到了一起,用类似的姿势双手握剑。不知道为什么,段感到这个简单的组合发散出强烈的战斗意志。段是在战场上打滚的人,区分得出什么是杀气,什么只是单纯的战斗欲望。这两个孩子的战斗意志,让段也开始认真了起来。

  段仍然是单手持剑,对他来说,这并不是轻视林迪和郑的实力,而是为了保持自己的灵活性。他也放低的重心,剑的位置也逐渐靠到了身后最便于突击发力的位置。这个时候,感受到战斗意志和压力的就转为林迪和郑了。林迪对段的这种姿态是非常熟悉的,不过,他也只看到在和林荣交手的时候那么认真,脸上不由得微微有了点笑容,能让段认真起来对他们来说可是不小的肯定呢。

  郑只觉得自己似乎随时都可以进攻,而身体却似乎不是那么自然,似乎在被什么东西压制着。段还在两米多以外,难道仅仅靠战斗意志就能达到这种效果?那么段实在是个太可怕的剑士。郑的额头开始冒出冷汗,领口和肩膀上的衣服开始一点点湿润了起来。

  林迪的表情自然得多,毕竟不是第一次面对吓人的段了。段散发出的战斗意志,虽然是因为认真,但林迪知道,偶尔为了吓唬人,他也会这么做。林迪已经设想好了战术,嘴里开始念一个冗长的咒文。

  郑从来没有听到这个咒文,按照一般的战斗原则,保护伙伴使用魔法是非常基础的。郑向前迈了一步,站在了林迪前面。

  突然,郑感觉到周围的环境有点变化,四周出现了无数的小光团,闪耀着红色的光。应该是火系的魔法没错,不过,这种根本谈不上威力的小火球不知道有什么用。随着小火球的不断出现,看明白了林迪在做什么。所有的火球围绕成一个半球形的领域,而段就在这个半球的中心。段自然也看到了这些东西,只不过面前的两个小子的戒备姿态让他也不能轻举妄动,何况他也不觉得这些小得可怜的火球有什么作用。

  那么多小火球的出现,让这个战场稍稍显得有点灼热。林迪在郑的后方,轻声说:“我数到三,你往左,我往右,同时进攻,不要管那些火球,它们不会干扰你的行动。出击以后不要多缠斗,碰了一两下就退出火球的圈子。”

  “你要做什么?”郑有点疑惑地问。

  “你会知道的,准备了,一,二,三………”

  林迪和郑从左右扑了上去,冲到火球的外圈的事后,火球突然顺着他们的动作朝圈内的段射去,给他们的剑术进攻一下子留出了空间。林迪一剑劈了过去,段轻松地挑开,但是那些小小的火球却完完全全打在他的身上。段一下子意识到,这些火球的威力似乎不能用体积来衡量,打在身上都会爆炸开来,疼痛感是非常非常明显的。虽然对段来说,这种威力不至于让他受伤,但动作却灵活不起来。段正要挥剑反击,林迪却一下子跳出了圈子。而打在段身上的那些火球,空气中立刻产生了新的小火球补充了上去。段吃了一惊,这种战术可不好对付,而这个时候,他又不得不承受另一次火球的冲击,和应付另外一边郑的进攻。段试探性地移动步子,而整个火球的半圆也跟着他移动了起来,这正是段更加担心的。

  林迪和郑又都回到了出击的地点,并排站着。郑笑着说:“还好你和我打的时候没有用这个办法?不然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应付。”

  “开玩笑,这是我刚刚想出来的。那个时候我还不会呢。”郑同样用非常轻的声音说话。

  郑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种战术,就他来看是根本不知道有什么办法可以应付,除非在段念咒文的时候就别让他完成。

  段在圈子里面也在琢磨,这个火球的半球是怎么回事。他也并不是第一次面对不知名的,不清楚使用状况的魔法。

  林迪和郑,则开始接二连三地发动进攻,还一直变化进攻的节奏,郑的身上前前后后立刻就有了上百个小爆炸的痕迹。林迪突然念头一转,退出了圈子,开始念另一个咒文。郑也立刻退出了圈子,没有林迪的掩护,要是被段限制在圈子里那就糟了。

  “怎么了?”郑仍然挡在林迪的身前。

  “巨大的破绽,我一下子想不出来怎么办了。”

  “你是说他有可能出得来?”

  “非常大的可能。”

  而段立刻就按照林迪所想的方法做了。段意识到,这个半球是以他为中心的,而每个火球重新生成都还是需要一点时间,而且所有的魔法都一样,在瞬间损耗得越多,补充到原来的水平需要的时间就越长。段突然伏下了身子,在地上打了个滚,把剑挡在自己背后。火球顿时整个朝下射去,位于外圈的火球全都打在了地上,连续响起了一阵爆炸声,而爆炸的威力带动着泥土四处飞扬,林迪和郑根本没办法继续看清楚段的动作了。而半球顶端的大部分火球都打在了段的剑上,段把损害降低到了最小程度。他立刻就站了起来,冲向郑和林迪,他的剑挥了起来,带动着一股强烈的气,郑和林迪的防御立刻被架开,等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段已经把剑横到了他们的脖子上。

  “好了好了,我们认输。”郑大声说。

  这个时候,足够数量的火球才重新形成了半球,只不过半球的效用已经没有了。

  段放下了自己的剑,而林迪撤去了半球阵。林迪笑着说:“没想到那么快你就看穿了,我还以为至少可以坚持个十几分钟呢。”

  段看了看自己的剑,说:“那我的洋相可就出大了。这个东西你怎么想出来的?”

  “没什么特别的,用火焰球做那些小火球,而且控制到三分之一的威力,用使用光明球的办法控制这些火焰球的位置,然后给整个半球加上个风影随动,大概就是这样吧。”林荣这个时候出现在院子里,“除了要念三个咒文稍微有点太花费时间之外,算是个不错的战术呢。”

  “三个系的魔法你都会?”郑惊讶地看着林迪。

  “这三个魔法都是三个系的最初级魔法,你也可以做到的。”林荣继续说,“只不过要把它们结合在一起使用的话,还需要一点训练。”

  “过一会我教你好了。”林迪轻松的说。

  “不过,”段在那边发话说,“这下子我的剑就毁了,你看看都成什么样子了?”

  段的剑仅仅是最普通的钢剑而已,虽然重量和尺寸看来进行过一点修改,却没有任何特殊的地方,和大部分的小兵用的是一样的东西,在用来抵抗了那么一阵魔法攻击之后,已经开始弯曲变形了。

  “本来上个礼拜我还准备找人把练习场的地面用花岗岩铺一下的,还好没有,不然我的损失就大了。”林荣看着千疮百孔的地面说。

  “父亲,要不你给段叔叔造一把剑吧。”林迪说。

  “我自然是愿意的,不过来不及啊。现在手头上没有好的材料,而且下个月又要出发了,也没时间造一把足够他用的东西。”林荣看着段手里的剑,有点惋惜地说。

  段耸了耸肩,把那柄已经破败不堪的剑扔到一边。“我先去临时买一把吧,现在好东西也不便宜呢。”段拿起扔在练武场边上的衣服,走进了屋子。林荣对两个孩子说,“你们快进来吃饭吧。过一会就该出发了。”跟着段走进了屋子。

  “不便宜?”郑问林迪,“部队的武器不是国家统一制造的吗?”

  林迪和郑一边朝房子走去一边回答:“给游骑兵的装备配给经常不足,而且游骑兵原则上是允许使用自己习惯的武器的。段叔叔的这柄剑是找人定做的,据说用了好几年了。好像也要150枚金币,很大开销啊。”

  “150枚?”郑在盘算这到底是多少数目。

  “是段叔叔将近半年的薪水。”林迪补充道。

  “游骑兵部队指挥官级别的薪水应该比这个高很多啊。我记得应该是每个月80枚金币。”

  “实际上游骑兵部队建立到现在,军队建制一直在扩张,不过军官编制却没有增加,有很多指挥官都和段叔叔一样,按照普通士官的薪水支付的,而且段叔叔自己养了匹马,每个月开销也不小。另外,似乎他存钱给他女儿买礼物也要花不少钱。”林迪昨天晚上按耐不住好奇心,偷偷看了看段让他带给他女儿的礼物,着实让他吃了一惊。

  “你是说现在段先生可能根本买不起一柄剑,哪怕是一柄稍微过得去一点的剑?”

  林迪点点头,说:“我看就是那么回事。”

  这些事情,让郑在吃早饭的时候有点心不在焉。他能看到每年的军费预算和实际开支,能知道大概维持生命需要什么样的最低收入,只不过那些都是非常抽象的数字而已。他不知道很多东西的具体价格,不知道这些东西对于这些整天在战场上讨生活的人究竟意味着什么。在首都,他知道无数一辈子都别想打赢段的人,富裕得惊人,每年有几十万甚至更多的收入,根本不会在乎一柄剑。而身为一个拥有光明骑士的实力,并且一直以来被认为是整个王国最好的剑术大师的段,居然会拮据到买不起一柄普通的剑。他也调查过,林荣在作为一个铸剑师的时候,每一柄剑的价格是600金币制作费,材料由对方提供,如果需要林荣自己准备材料,基本上也就是1000枚金币。而林家的这栋房子,12000枚金币的价格,还是靠这些逐渐攒起来的。

  段很快吃完了,走了出去,结果还不到一分钟就走回来,说:“你们快点,门口一大帮人等着呢。”

  黑色枪骑兵总共300多人已经列队在林家大门外的那条大街上了。同样黑色的盔甲,黑色的马,黑色的马衣,连每个人手里的骑枪都是黑色的。要是那个时代就开始流行“酷”这个词汇的话,那么,黑色枪骑兵毫无疑问会成为那个时代最酷的队伍。

  拉斯卡尼亚从马上跳了下来,紧紧和段拥抱在一起。他们两个从很久以前就是话非常少的,而这种场合说什么都多余。

  林迪已经把行李都拿了下来,放在了客厅里。按照时间安排,没有给他们留有时间叙旧,而让一大队人马在路上等着也实在是有点过分。林荣把几匹马都牵了出来,对林迪说,我们送你们到城门口吧。

  接下来,段和拉斯卡尼亚并肩在队伍的最前面,郑和林迪还有林荣跟在他们后面,识相地不去打扰他们。

  林荣从口袋里拿出几封信,交给林迪,说:“这次去桑多,帮我去拜访几个老朋友吧。”林迪接下了信,随便看了看信封上的名字和职务,吓了一跳。

  “我相信他们应该是那些不那么容易随着时间改变的人,应该会记得我这个人的。”

  “林先生,您是否愿意到桑多,在王国的某个更加关键的职位上工作呢?”郑突然发问。

  林荣显然没想到郑会这样说,沉默了一会以后说:“我丝毫不认为战场上的职务不重要。我知道有很多职务更适合我,但是我现在是第二支队的指挥官,我不能对兄弟们没有交代。”

  郑点了点头。

  很快就到了城门口,黑色枪骑兵都已经出城了,段和拉斯卡尼亚却变成了队伍最后的两个人。林荣,在对林迪进行了最后一番教诲之后,已经在边上等着段。

  郑纵马到段的身边,对拉斯卡尼亚说:“队长,对不起,能不能让我和段先生说几句话。”

  “是,殿下。”虽然很舍不得,拉斯卡尼亚还是扯开了马,跑回队伍的最前面。

  “段先生,我希望您能接受我的这件礼物。”郑从马衣上取下了佩剑“自由女神”,双手捧着送到段的面前。

  段看着这柄他无比熟悉的剑,却有了一点犹豫。“殿下,这份礼物对我来说太贵重了,我也没有理由接受。”

  “哦?”郑扬了扬眉毛,说:“如果我们这个国家最强的剑术大师没有与他的身份相称的武器,那其他国家会怎么看?您在战场上早就证明了您配得上接受这柄剑。”顿了顿之后,郑接着说:“就当是我为今天早上您的指点支付的学费吧。”

  段接过了剑,双手如同十几年前一样开始摩挲着剑鞘和剑柄上的每一条细小的纹理。剑鞘是用最好的钢制作的,外面包着一层白银,而白银上面用黄铜和蓝宝石镶嵌出复杂细致的花纹,剑柄的护手像花瓣一样展开。握把上用浸渍了蓝色染料的鹿皮包裹。剑柄的尾端是白银铸成的玫瑰花朵。对段的粗糙的手和平时习惯了了强硬的战斗方法来说,可能这柄剑外观上显得太纤细了,虽然它要比段曾经用过的那柄剑好上几个级别。

  段沉着声音说:“谢谢,殿下。”

  郑笑了笑,拉开了马头,朝着队伍前面跑去,回到了林迪边上。

  黑色枪骑兵慢慢消失在路的尽头,而段仍然在欣赏“自由女神”。

  “好了,自由女神终于回到你的身边了。”

  “哦,是啊。我没想到我还有机会用它来战斗的,我也低估了那个孩子了。”

  “不要因为这个就轻易变成二王子党啊。”林荣戏谑地说。

  “不过这个恩情至少值得永远不成为大王子党,对吧。……走吧,今天晚上值得喝酒吧。”

※※※※※

  备注:

  《大陆图腾》可能每一章都显得有点太长了,不知道是不是让人习惯。至少,应该是不利于点击数吧。我会逐步把每一章的字数减少,可能最终维持在每章5000字左右,争取经常更新。大家有什么意见尽管说,我可是第一次写这个题材的东西。

  planetwind

  liujiajun@vip.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