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地球来的神 第一卷(地球的旅程)

第七章 瑶琴、美女、唐芷芸

  作者:青源

  (《地球来的神》所涉及的人物事件纯属虚构,如有类同纯属巧合)

  一会儿,张威来到了琴声的近处,琴声突然停了。

  张威奇怪:“怎么停了,难道是察觉到了我的到来?”

  张威加快了速度,在绕过最后一颗隔在原来琴声与自己之间的树后。张威看见的是他一生都不会忘记情景,映如眼帘的是一个少女,她身穿着红袍,怀抱瑶琴,婷婷袅袅,顾盼生姿,她面向张威嫣红的双唇嘴角微翘。张威被她的美丽惊呆了。

  张威一直没回过神来,到是那女子先开口了。

  “请问这位公子,你可是从赤炼洞方向而来?”传如张威耳里的是清脆悦耳的声音。

  “嗯……是……对,正是……”张威还没回过神来,现在只条件反射的说着话。

  “你见过一个素衣青裳的老者……”女子稍微停了一下接着道:“或是你见过一个叫李青的老人吗?”

  张威听到李青的名字回过神来,现在会找李青的就只有一个人,张威不经意间叫了出来:“啊!你是芷芸?”

  张威是万万也没想到,那个在李青的记忆里是小女孩的人,就是眼前这个绝色美女,李青记忆中孙女的形象和张威所见差距之大,张威都不知道要相信还是不相信,眼前这个美女就是李青记忆里的小女孩。“看来爷爷们对自己的孙女印象是和别人的完全不同的。”

  唐芷芸先是一惊,后是眉尖轻扬,对眼前这个第一次见面就知道自己名字,且一来就直呼自己名字的轻浮的人是又惊又恶。

  张威完全回过神来,这才注意到自己的不是,连忙道歉:“这位姑娘请恕在下的无理,在下只是一时心切脱口而出,还望姑娘原谅。”

  张威本来见到美女就不会说话,现在说出的话,更是越说越黑,没让唐芷芸原谅,倒是让唐芷芸更是讨厌。

  唐芷芸现在是再也不想和眼前的这个人说什么,也不想在问他关于爷爷的事,转身向赤炼洞的方向走去,等了这么多天,就只见到眼前这个让她讨厌的登徒子,她有不好的预感,她要自己去找,不再等了。

  张威见唐芷芸转身就走,一时不知道怎么办,见唐芷芸是向赤炼洞的方向走去,知道唐芷芸是要去找李青。

  “李青死了!”张威简直是没有和女人说话的天赋,说出这样一句话在别人听来是没什么的,可是对一个足足等了自己的爷爷九天的女孩,而到现在就只有自己一个人从洞里出来,那会怎么样呢?不敢想象。

  唐芷芸正在向前走,当听见“李青死了!”四个字的时候停了下来,象失了魂一样的站在那,她心里有的只有不相信和痛苦,一个人的形象出现在脑海里,他那轻浮的行为、登徒子的语气,还有就是自己这九天来只见到他一个人从赤炼洞出来,一股仇恨之意从心底冒了出来。

  张威以为自己的话让她打消了去赤炼洞的念头,可是张威不知道最坏的事就要来了。张威见唐芷芸停了下来,便走了上去。

  张威见唐芷芸突然转身,红袍疾晃,随之而来的是狂烈无比的气劲,他感觉到无比的仇恨夹杂在气劲之中。

  现在由不得张威多想,张威身形一侧向一旁疾闪。

  “轰!”一声巨响,顿时烟雾弥漫,张威刚才站的地方出现了一个一丈多宽的深坑。

  “谋杀呀?她是不是……”张威还来不思考完,更猛的气劲迎面而来。

  “住手!”张威边向一边狼狈闪去,边开口叫道。回答他的是紧接着更猛烈的气劲。

  “轰!”又是一声巨响,张威身后的一片林地化做飞灰。

  唐芷芸见连发几招都不能打到那人,飞身而起,跃身空中,将手上的瑶琴随手一扬,瑶琴也浮在空中。瑶琴平平浮在唐芷芸身前,唐芷芸双手运劲,玉葱似的手指在琴上连挥,一时间气劲四射,轰隆声不绝。

  张威本还想开口说话,眼见此景忙运丹田真气,展开身法,在气劲间穿梭躲避。

  唐芷芸见那人还能躲闪,现在他心里更是对自己的猜测肯定不疑,用上全身功力,同时口里唸唸有词。

  张威不停的躲闪,可是突然地上冲出了钢岩,钢岩越来越多,张威越来越难躲闪,张威一惊。

  “化地为钢之术!再这样下去不行,要想个好的办法”吃了一惊的张威想道。“看来只有她没出手之力时才会停下了,她简直是在拼命。……好!我试着打昏她,虽然实在不忍心打这么一个美人,可如若不打,就只有跑,可是李青交代的事怕不能完成了。如此只能动手了,希望她能原谅我。”张威额头出汗,到处找空隙躲闪,看去似一副很有时间想这些事的样子。

  “嚇!”张威嘴里发出一声洪亮的叫声,同时出现的是张威狂霸的气劲,张威估计着要把气劲控制到能震晕唐芷芸的程度而发出。

  唐芷芸一心只有攻击,没有考虑会被反击。突然盖体而来的气劲,让没有任何防守的唐芷芸完全没有躲闪的机会。气劲实实在在的击上了唐芷芸,唐芷芸和身边的琴都被从空中打飞出去,吐出一口鲜血,然后昏倒在地。

  张威没想到现在他的力量这么强,就见到唐芷芸吐血飞出,地上到处是凸出地面的钢岩,唐芷芸身体和她的琴就要撞在地上。张威不及多想,全力向唐芷芸电射而去。张威一只手一把接住掉下的琴,另一只手一抱,将快要撞地的唐芷芸抱在怀里。唐芷芸的整个身体被张威抱在怀里,张威此时身体与唐芷芸的紧紧帖在了一起,唐芷芸的一对酥胸也帖碰在了张威的身上。张威感觉到唐芷芸完美的身躯靠在自己的怀里,他现在是香玉抱满怀。内心火热,口干舌燥间浑身轻颤,脑海中不经意的充有着某种幻想。但又很快的清醒了过来,看着昏过去的唐芷芸,嘴角还有一死血迹,张威把自己骂了个透。

  “我干嘛下这么重的手呀?要是她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怎么向她死了的爷爷交代。”张威后悔万分的说着。张威找了一棵树把唐芷芸和她的琴都靠在树上,为唐芷芸把了一下脉。

  “受了一些的内伤,但不碍事,好好调养很快就会好。”张威仔细查看了一会儿,发现没什么大碍,看了看天,天色渐暗。

  张威先从周围的地上找来碎叶和树枝生了堆火,再拿来唐芷芸的琴坐在一旁仔细看了起来。张威不懂琴,可是从这琴能承受强劲的内力来看一定是好琴,而且唐芷芸一定很喜欢。

  “还好也接住了这琴,我想她一定很喜欢这琴,要是摔坏了我想她可能又找我拼命。”想起刚才的事张威就有点怕。

  “是不是美人的想法都让人摸不着头脑?变天的速度是不能和她们性格变化速度来比的。”张威想起刚才有惊无险的打斗,自己就象丈二和尚一样。

  一声叮咛,唐芷芸醒了过来。

  唐芷芸双眼在睫毛微微轻颤之后睁开了她那清秀水灵的双眼,一睁眼就看见了让她厌恶的人。

  唐芷芸想起了自己是怎么昏迷的,眼前这个人不是自己能对付的,现在自己受了内伤,能用的功力不到两成,是不可能逃跑的,这个人为什么没杀了自己?难道……唐芷芸看着这个被自己认定是杀了爷爷的登徒子不敢在继续想下去。

  “你醒了?”张威问。

  “你……你想怎么样?”唐芷芸心中的恐慌大过惊讶。

  张威一直背对着唐芷芸,手里还拿着唐芷芸的琴,在听见唐芷芸说话后转过了自己的脸,看见了一脸惊慌的唐芷芸。

  “不错的琴。”张威朝唐芷芸笑了笑,张威不知道怎么开口,就自己找了一个话题。张威见到美女能说出三句话已经是前所未有的记录了,现在张威自己找的话题实在很差,可是还是要为他会在美女面前说话而高兴,不过唐芷芸可不怎么想。

  “把它还我。”唐芷芸用有点颤抖的声音小声道,心里又是想要回自己心爱的东西又是心慌。

  张威拿着琴站了起来,向唐芷芸走了过去,脸上还带着笑容。

  唐芷芸见那人向自己走了过来,脸上还阴阴的笑着(在唐芷芸眼里现在的张威做什么都另有企图)。

  “不要过来,你再向前走一步,我……我就自杀。”唐芷芸现在脸上没有一丝血色。

  张威不知道唐芷芸又要做什么,唐芷芸在张威心里是个不能理解的人。

  “你不是要你的琴吗?我拿给你呀!”张威有点不解。

  “把琴放在你前面的地上,你……你就可以走了,走的远远的……最好不要再回来。”唐芷芸越说声音越小,最后的那句“最好不要再回来”唐芷芸说的只有自己能听见,她心里怕那个人对自己做出什么可怕的事。

  “哦……啊?不行,我找你还有事要做呢!”张威大力的摇着头。

  唐芷芸听见“不行”两字的时候心里一惊,再听见“我找你还有事要做”的时候心里有的只是绝望,大脑里出现了自己绝不想发生的事的画面。

  “自杀!”这个念头在唐芷芸的心里出现。

  唐芷芸手向腰间一摸,手上多了一把匕首,唐芷芸摸到匕首时想道:“匕首为什么还在自己身上,那个人为什么没拿走,一定是没有找到,还好自己可以死也清白。”

  张威见到唐芷芸手在腰间一摸,随即手上就多了把匕首,在看到唐芷芸拿着匕首对着自己的胸口,手臂一动。

  说是迟那是快,张威身形如电,出现在唐芷芸身前。就见张威手一挥,向唐芷芸手里的匕首击去。

  “噹!”一声脆响,匕首飞出,随之插在了不远的地上。

  “你这人怎么搞的?是不是这里有毛病?”张威大声的叫骂着,手还指了指自己的头。

  唐芷芸现在什么都听不进去,她有的只是绝望,脸色象死人一样的白。

  “请你……完……完事后把我杀了,我不想那样活着。”唐芷芸用哀求的声音说道,她现在只求最后能有个解脱。

  “什么完事后?为什么要我杀你?你是不是病了?”张威不解,同时把手放在唐芷芸的额头上“没发烧呀?怎么说话语无伦次的?”

  “你不是想把我那……那个了吗?”唐芷芸生涩的答道。

  “什么这个那个的?是你爷爷在死前要我照顾你或是把你送回家。”张威说道,他马上知道了刚才唐芷芸在想些什么了,带着笑声的问道:“你刚才在想些什么呀?”

  “什么?爷爷要你……爷爷不是你杀的?”唐芷芸惊问道。

  “啊!你打我难道就是以为我杀了你爷爷?谁告诉你我杀了你爷爷的?”张威恍然大悟,知道是怎么一回糊涂事了。

  “你呀!”唐芷芸在知道了不是自己想的那会事后回过神来。

  “我?有吗?怎么我不知道?”张威听得头大。心里想着:“什么和什么嘛!这小妮子还真是可爱过头了。”

  “是呀!就是你!是你告诉我说:‘李青死了’的呀?”唐芷芸现在是理直气壮的说道。

  “咚!”张威双手朝天面朝地的摔在了地上。(很逊的一个POSE)

  “你怎么了?”唐芷芸不解那人为什么要做这样的动作。

  “要是我说:‘我杀了尼克松’,那是不是真的是我杀的呀?”张威重新从地上爬了起来,又好气又好笑的说。

  “尼克松?谁是尼克松?很有名吗?爷爷不是你杀的?”唐芷芸一脸不解和好奇的问道。

  张威一时嘴快,把自己时代的人都说了出来,不过看见小妮子可爱的样子,心里高兴死了。

  “尼克松嘛!说了你也不知道。”张威说着,可眼睛一直看着一脸好奇的唐芷芸。张威接着问:“我问你,你爷爷是不是很厉害?”

  “对呀!”这回唐芷芸用清脆的声音答道。

  “那我是不是也很厉害?”张威又问道。

  “算是!”唐芷芸犹豫了一下。

  “是了,我和你爷爷都厉害,厉害的人是不杀厉害的人的,你说是不是?”张威理直气壮的说道。

  张威说的不知道算哪门子的思路?可是更让人昏迷的是:唐芷芸竟然一个劲的点头。是不是美女都这么好骗呀?(众女:你找死呀!*&#^%@……之后作者进了医院)

  “不是我杀了你爷爷,你相信了吗?”张威急切的问。

  “我怎么知道你没骗我?要是……要是真的是你杀的,那……那你……”唐芷芸说道后面就没声音了。

  “我为什么要骗你?你是不是又在乱想了?”张威把“乱想”说的很大声。

  唐芷芸想起刚才自己所想的那些事,就觉得脸好热。张威看见唐芷芸连粉颈都红了,心里好笑:“这小妮子还真是会乱想,还有就是变脸超快。”

  “谁乱想了?要不是你……你……,不说了!你说爷爷要你做什么?还有爷爷是怎么死的?”唐芷芸发现自己又要说错,忙转开话题。

  “你是知道的,你爷爷不能成功化劫所以……你爷爷死前留下的心愿是:要么我照顾你,要么送你回你父亲那。”

  “不要!”唐芷芸一扭头娇羞的说道。

  “什么不要?”张威不解的问。

  “我不要你照顾我,也不想你送我回家。不过我会跟着你,我要证明你说你没杀我爷爷是真的,要是假的我就找机会杀了你。”唐芷芸坚定的说。

  张威不知道要怎么办,就这样现在张威还加上一个唐芷芸,两人个人开始了在半年内没有目的乱跑。

  两人乱跑的时间里,张威时常被唐芷芸这个长的像成年人,可是做事像小孩的可爱美媚搞的头大。

  这天张威和唐芷芸经过一座山时看见有好几百人都在往山上走,山是北方的那种山,石头生生硬硬,风凛凛冽冽,显得粗犷、质朴、豪放。山路崎崎岖岖,弯弯折折,也尽是石头。这样的山上能有什么呢?怎么多人都在往山上走,张威和唐芷芸决定也跟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