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地球来的神 第一卷(地球的旅程)

第一章 难题

  作者:青源

  (《地球来的神》所涉及的人物事件纯属虚构,如有类同纯属巧合)

  太阳高高的挂在天上,天空晴朗无云,路上的行人顶着艳阳,来来往往,空气里充实着让人郁闷的感觉,各种车辆穿行与大街之间。

  “靠……靠……靠!是哪个混蛋说的‘一群中国人是虫,一个中国人是龙’。要是我见到他我不K他我就不叫张威。”在人来人往的路上一个青年人在大声说着,可是没人理他,街上的人只是不停的交错而过,没人去注意这不该注意的事!说话的年轻人他一头较长的黑头发盖住了脸,上身穿着一见皱皱的体恤,露在体恤外面手臂上的肌肤呈现出黄褐色,一看就知道他是亚洲人,从他刚才所说的话就能知道他是中国人了,张威就是他的名字了,可为什么要骂自己呢?原因看看他的样子就能猜到,头发散乱的盖住了大半张脸,一件体恤一件牛仔裤邋遢的穿在身上,背上背着一个有点旧了的包,包里装了满满的东西,手上拿着一个大信封,一定是失业后老板们给的大信封。他是个子在180cm左右,身体壮实,从体恤里露在外面的臂膀肌肉线条分明,年龄看上去20多岁的样子。

  他继续走着,边走嘴里还叻叻着一些话。“MD……!老子毕业来美国才5年2个月11天6小时28分钟……哦30分钟了,老子就失业127.5次,怎么怎么衰呀,看来我还是回家去吧!唉……”他时不时会注意一下路边电子钟上的时间。

  他在一条街的拐角停了下来,在身上摸索了起来。摸索了一下他停在原地蹲了下来,把背在后面的包放在了地下,把包里的东西一样一样拿出来然后在重新放回包里。包里东西不少,有衣服数套(脏了的)、帽子一顶、笔盒一个、小本子若干、地图、字典、瓶子?三块饼干?鞋子一只?小刀、还有一本书名是《武林秘籍》的书和一本、《道德经》,再来就是护照等等之类的东西。他包里的东西还真不少就是有些东西有点不太寻常!他翻了一下停了下来,把东西都放回了包里,把包提起在自己的前面摇晃着,看来是没找到要找的东西。

  “什么和什么吗?真TNND背哦,东西到是有不少可是就是没钱,MONEY呀我爱你呀,出来吧!”张威头看天大声对着在前面摇晃的包自言自语的说着。有些行人会不在意的看一看地上蹲着的这个人,随即有快步离去。

  “怎么办呢?没钱我怎么回家呢?怎么回国?这里是混不下去了,本来毕业后又没什么亲人,所以才申请了出国留学,来了这上学又混了个考古的文凭,想想也好笑,自己学个考古的文凭而找的工作都是金融方面的,早知道混个经济什么的。现在是一是没钱,再来还是没钱,怎么办呢?抢?我不敢,乞讨?那我不是太没面子咯。看来就只有美齐名曰:‘借’了,唉!早知道就少吃几顿了。……”无数声的叹气。过了好会儿,看他的样子象是拿定了什么主义了吧。张威把包一摔,又背在了背后,看了看四周然,象是在找什么熟人,不一会儿就见他向一个正走过来的妇女走了过去。

  “漂亮的太太,能不能借我一点钱呀,你别走呀……我有钱我一定会还你的了,唔唔……我好几天没吃东西了,你就借我点好不好呀?没一千也借几百来好不好呀,我用上帝的名义保证我一定会还你的。”张威用带着凄凉的语气和声音说道,来人不理他要接着走可是被他拉住了,张威一看,忙挤出几滴眼泪来。看来这就是他说的借了,怎么象乞讨加抢呀。

  那位妇女在被一个不知道的人拉住,听拉住她的人说了些老套的话,没心理会,要继续走,可是接着被一只有力的手再次拉住,再被拉住后她有点惊慌,可是立即就恢复了原来的神态,听了拉住她的那给人又说了一堆老了不能再老的话后,有点不耐烦的样子。看看四周,思索了一下,然后从身上拿出100$给了那个很烦,可是看上去又有点危险的人。张威看见100$高兴的头发都要立起来了,放开妇女仔细的看着手上的钱,用手弹了弹,确认是真的后赶快收了起来,可是他没注意到,那人在他放开了拉住的手后,向着另一边路上的两个警察快速的走了过去。张威高兴了5秒,做出了感谢的动作,可是一看妇女人走了,抬头四处看了看正好看见妇女在过街,伸出一只手向着妇女的方向,嘴里刚发出个喂的音,就停了下来,他看见妇女是向着两个警察的方向走过去的,边走还边向两个警察挥着手。

  张威放下伸出的手,站在原地停了不到一秒,然后做出了他最合理的动作——跑。他飞快的跑着,靠着敏捷的反应不停的在人群中穿插着,没有撞到任何一个行人,在怎么多人的地方他跑起来好象不受什么限制一样一下就没入人群。

  那位妇女呢?妇女走到警察面前和警察说了些什么然后转一指,她呆了:“人呢?抢我钱的人呢?啊……!我的100$呀!”妇女转回身再和警察说了些什么,就见两个警察对她挥了挥手点了点头说了几句就走了。

  “靠!这些老外还真TM的毒,说了是借的了还去找警察,不用猜也知道说我抢了她的钱,还好我看的武侠多,武侠书上面这样的事不少要不我就惨了,看我这样不被抓回去K才怪呢。还好我头脑好加跑的快。”张威渐渐的停下了身子。张威已经在出现在了另一条街上,没有因急跑而出现喘息,还是象原来一样慢慢的走着,就象没有发生刚才的事一样。

  “100$哦,还真是不少哦,可是还是不够呀,要回国还差的远呢,接下来要怎么搞呢?”张威手轻轻拍了拍钱在的衣兜。

  “管他呢,现在找家小旅店吃一顿再洗一下身上,唉……有6~7天没洗澡咯。没法搞到回去的钱大不了我游回去”话题又是一变,随手把背上的包从一边摔去了另一边的背上。

  ……

  张威找了家旅馆,要了间小的单人间,然后出去吃了饭,再回到自己的房间,现在嘛!正在洗澡。

  现在有时间来说下主角了,张威出生在中国南部某个小山村,现在年龄三十刚出头,188cm的身高,十岁时父亲因为工作事故去世,到了他双十又二的时候,老妈因为过度劳累早已经一身是病,因为长久以来没有得到及时和有效的治疗,引发了癌症,且已经是晚期医治无效也去世了,家里的老人也已去世很久,没了亲人就只有张威一个人无依无靠,张威从小就很坚强,本身又有乐天的性格,对自然万物中的道理有很大的兴趣,孤独的生活让他有很多时间考虑一些别人不注意的问题,使他比同龄人多了成稳和在看问题上的深远,总是在另一个角度上看问题。

  张威不太喜欢说话可是也不孤僻,看着亲人相继离他而去,他觉的无奈,可又什么都不能做,感觉到生命生生灭灭,留下的只有真情。在社会中独自的生活让他看到了很多是是非非的事,对世人在是非上的问题也有着自己的看法。

  张威的爱好奇奇怪怪道是不少:喜欢运动、看书(什么杂书他都有看过)、收集美女海报、聊天(和比他大的人聊天),再加上有时喜欢发呆和胡思乱想,还有些怪爱好,象是看美女,只要认识的人一说那呀那的有个什么什么的美女,要是他能去他一定去看,看了不说回来还做一些记录(记在他背的包里的某本本子里),还喜欢研究吃,光吃还不说他还把好吃的记下来(又是他包里的某本本子)。

  张威脑子好反应快,记忆力也不是盖的看过的书他都能记下80%以上,就是有时怪怪的,总是自己自言自语,一发呆就是几小时,怎么叫都没反应。

  1996年张威25岁福建大学理工系毕业,本来毕业他就考起了留学的名额,可是有些事让他拖了1年才去留学,这些事就是最后老妈去世前要他回小山村里的家,家里的屋子后面埋有一个盒子要他一定找到,说盒子里的东西是他家代代相传的,说是什么武林秘籍,他从小老爸和老妈教他的就是里面的东西。

  虽说张威是一万个不信,按他的想法是:“要是真的是什么武林秘籍那老爸怎么可能一个意外就没了,老妈怎么可能得癌症去世呢?”可是不管张威是怎么想的总之这是母亲的遗愿吧,所以他是一定要去做的,张威原来想找到后把它烧去给父、母亲,可是想了想这是亲人留给他的不多的几样中的一样吧,好歹也能带给他对亲人的怀恋,所以想了想还是找到后留下来吧!

  到他回到小山村,先去了父母的坟上拜祭,再到他家住过的房子,可看到的是尘封草长,一片寂寞荒凉。触景生情使他想尽快找到要找的东西,然后就离开这个悲伤的地方。两天后他就找到东西离开了。虽然他找东西时把整个房子后面的地几乎都挖了一便,找到一个铜盒子,盒子里有两本书,一本是连名字都叫《武林秘籍》的书,另一本是《道德经》,这两本书让他苦恼了好一下。

  1997年张威踏上了去美国留学的路,因为没钱,只有在美国一所3流大学里学习,1年前毕业,奇怪的是他学的是——考古。因为学习要钱所一他边上边工作,可是前前后后失业127.5次,虽然人人都说他有效率可是就是老发呆,一发呆就怎么叫都没用,甚至面试的时候也发呆这就是那0.5次失业的原因。

  张威在大学期间还有个厉害的记录,他在大学期间一共失恋200多次。大多原因就是因为,平时说起话来滔滔不绝,可一和女生见面就不会说话。

  张威的情况差不多就怎么多,他也快洗完澡了,还是不废话了。

  过了一会儿,张威洗完澡裹了条旅馆里的毛巾从浴室出来了。湿了的头发垂在头上,一身线条分明的肌肉加上他的身高给人的感觉很有力量的美感,多一点太壮了,少一点又有点瘦,现在这样看上去是那么的和谐。黄色稍稍有一点点黑的肌肤更让人觉得健美。

  张威来到了一面镜子前,手里拿了一把梳子,把垂下遮住脸的头发向两边梳去,现在我们能看清他的脸了,可以说长的一般,可是脸部轮廓清楚,五官线条分明,脸部线条刚毅有力,显出男子的阳刚之气,站在一群人里你也能认出他。浓眉下一对眼眸就象夜空中的星星,看上去清澈深远,同时又给人亲切的感觉。

  人长的是很好,可是不说话,加闪闪的眼神,女的见了就感觉不自在,再加上喜欢看美女的流言,他那对眼眸就成了色狼的代名词。对于喜欢看美女和见到女的不说话这事他自己的解释是:“男人不喜欢美女还叫什么男人,我见到女的不说话又不表示不喜欢,我用我的眼睛表达了我的心意了,可是没人看懂。”

  清理和梳洗都完了后张威睡在床上叹了口气。“唉……还是没想好怎么回去呀,我是实在不想在这待下去了”张威闭上了眼静静的想着一些事。

  过了一会儿,张威坐了起来拿过他的包,从包里翻出了《武林秘籍》和《道德经》。“靠!什么鸟《武林秘籍》吗?写些什么呀?还有怎么会有《道德经》呢?这和武林秘籍有什么关系呀?这两本书我都能背了,就连哪页有那个字我都知道了,这几年有空我就拿来研究。我是知道为什么老爸老妈会离开我了,这根本看不懂嘛!更别说去练了。”张威自言自语的说着。

  张威慢慢翻开了《武林秘籍》的那本书,书厚就有4CM左右,比一般的书宽和长也多了很多,从封面上能看出是一本有年代的书了。翻开书,入目的是有点黄了的纸,纸上还有一条一条在颜色在黄和白之间的道道,仔细看就能知道这些道道是这本书不知道表了多少次才留下的,看来这书还满被重视的。书里的东西不是全用一种字体来写的,翻上数页以后就会是和前面所用的字体不同了。书里有很多图文并及的东西,各式各样的图都有,有画了线条和箭头的人体图,有各种武器和拳脚的招式这些招式有刀、枪、剑、戟、棍、拳、掌、腿、指、抓,也有各种手型张威看了很多杂书他知道这些就是手印,还有符咒一样的图。

  张威只是随便翻了一翻就把书合上了,他闭上眼在心里想着很多一直困扰他的难题。

  “这本《武林秘籍》简直就是大杂烩几乎什么都有,里面有奇异的内功心法、绝强的十种武功招式、八卦五行、还有就是修道成佛之术,这本书记载的内容之广和之精是我所不能想象的,为什么家里会有本这样的书呢?难道书里记载的东西一直以来就没人练完过?虽然现在我知道在我10岁前我老爸教我的就是这书里头所记的内功心法的第一页里的第一、二幅图‘真气寻觅百会入,病晦之气涌泉出,意封大椎御风寒,气沉会阴海底深。’可是这样的内功心法怎么和我在武侠小说里看到的都不一样呀?好象在治怎么病一样。”

  张威在心里想着这些一直困扰着他的想法,他现在都有点要抓狂了,5年多他都不能找到什么有用的解释,他还曾经想过这书是不是谁闲着无聊写来涮人的。

  “父亲教我的小周天练法我练到现在也才有很小很少的感觉,小到我不仔细去感觉的话是不能感觉到有气的流动的,这任督两脉的气流细的就象是丝线一样,练功给我作用也是几乎没有,这是不是方法不对呢?可是那是父亲教的,怪哉?为了寻找有效方法,我还去大学的图书馆查过,查是能查到一些,可是说法零零种种、众说纷纭,虽然有些好象有用,可那也是冰山一角。再说这样专业的事我拿去问过人一两次,是道是有人知道,可是因为众多原因不能告诉我。唉!不想了再想我要……我要……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办。”

  张威就这样在旅店休息了一晚,第二天一大早从床上起来后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再把衣服穿好,然后又仔细想了想,看来是没忘记什么东西,就走出了旅店,现在他的难题还是怎么回家。张威看了看四周,招手叫来了一辆TAXI.

  “先生去哪?”

  “最进的港口。”

  张威再看了看这个他逗留了5年多的国家。

  ……

  “先生港口到了。”

  张威下车给了车钱,他现在想的是要怎么才能几乎不用钱而能座船。

  “除去住旅店,吃饭,洗澡的钱,身上的钱还够吃几个汉保的。真是世事磨人呀!”张威把一只手放在装钱的兜里。

  “真的要游回去吗?”

  “先看看有没有去中国的船要帮忙的人手的,要是没有的话,看来真的要游回去了,不过有可能在游不动的时候被路过的船当做遇难者救起也说不定。”

  张威站在港口看着来来去去的人,心里打算着怎么个走法,就在这是由远而近的传来了叫骂声。

  “站住,老子逮到你不把你打死才怪,敢偷我的鱼,看来你是不想活了,站住你,要是你站住老子心情好留你半条命,要不然你就等着吧!”一个粗壮的水手模样的汉子挥舞着手上的棒子向张威的方向跑来。

  张威一眼看去看见的是那个大汉正追着一个看起来不到二十的青年,那个高高瘦瘦的青年在怀里抱着一只还在不停张嘴的鱼,头也不回的向前跑着。那个青年也是和自己一样黑发、黑眼、黄皮肤的人,只是不知道他和不和张威一样也是中国人。

  “看来是在追小偷,我还是继续走吧。”张威不在意的看着,他没停下自己的脚步,他不想管这样的闲事,一是那个青年偷了别人东西,二是那个青年和自己一样算是亚洲人,要是和自己一样也是中国人的话那太丢中国人的脸了。

  可是张威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过那个青年,张威向一边走着还不停的打量着那个青年。

  那个青年的年龄看起来也就最多双十的样子,一件退了色的衣服穿在身上略显宽大,下身是短了大节前后还有补丁的裤子,脚底一双破得不能在破布鞋,跑起来鞋子一拖一带的,一头短而碎乱的头发。当张威看见那个青年的一对眼眸时,他迟疑了:“这是一个怎样的人呀,一个一身和乞丐差不多行头的人。可是他的眼眸里闪着的是清澈的光,让人感到是那样的天真无邪。”

  张威迷茫了,他想不出为什么这样的一个人会去偷别人的东西,他也有了把这事看下去的想法。可是看来实际情况是张威不看都不行,因为那个青年竟然照直向他跑了过来。

  就见那个青年跑到张威身前一绕就躲到了他的身后。张威回过神来的时候就见那个大汉也追到了。大汉看了看站在小偷前面的人。

  “小子你不要管闲事,要是你要管的话我连你一起打,快滚去一边站着。”

  张威本还在想要不要管,可是听了大汉的话,他决定管了。

  “请问这位先生为什么要追我身后这个人呢?可以告诉我吗?”

  “你不是和他一伙的吗?你还问我!”

  “对不起,看来先生你误会了,我刚来这又怎么会认识他呢?”张威说着指了指身后那个看起来有点怕的青年。

  “哦!他偷了我的鱼,还不只一次了,前几次这小子跑的快,这次被我追上了我好好教训一下他,我看你小子还是别管闲事,滚去一边站着看去。”

  听见大汉还是怎么不客气的和自己说话张威心中有点气愤,可是他很快压下了心中的气愤,他不想闹出什么事来,他想了想说道:“先生你看我能不能把这鱼买了,要是你还不愿意的话,我看他偷了你的东西我们把他送去警察局怎么样?”

  大汉想了想,其实他是不敢去警察局的,因为这鱼是他昨晚偷偷出海去禁捞区捞的。

  “好吧!你给我30$我就卖给你好了。”大汉想不敲你点钱是不行的。

  张威故意做着在身上摸了摸,然后一脸不情愿的把身上的钱都摸了出来,对着大汉说:“我身上一共就怎么多,要不不够的话,我看只有把他送去警察局去了。”

  大汉看了看还是接过张威手上的钱,瞪了张威和青年一眼什么话也没说转身就走了。

  张威看着大汉走远转身刚想要问青年,可青年先开口了。

  “你刚才和他说了些什么?为什么他就走了?”青年用中文问张威。

  “你听不懂?”张威象看怪物一样看着青年。

  “是呀!又没人教我。”

  “那你的亲人呢?”张威奇怪的问到,可是他才问完就看见青年只眼睛里已经有东西在打转了。张威意识到问了一个头大的问题。

  “就剩我一个人了,唔唔……”青年开始有点抽噎,可还没说完一句就哭出声来了。

  “别哭,别哭,这里有怎么多人在看着呢,你不要哭不想说就不要说了,我问的不好我向你道歉好不好?”张威有点措手不及的忙说道。

  过了一下青年慢慢的停了下来,用两只还有点湿的眼睛看着张威。接下来什么话也没说拉着张威就向水边走去,张威还是有点不知所措,不知道这是拉他去哪?

  来到了水边就见青年把手里的鱼向水里一扔,张威有点不懂,可是接下来青年说的话让他心里有了一丝明悟,同时也有种怪怪的感觉。

  “它们好可怜呀!我只能救它,而它的亲人我救不了,不知道它还有没有亲人,希望它不要向我一样孤独。”青年说着转身看了看张威,然后抬头看了看天。

  “喂!我说你做我大哥怎么样?你做我大哥我就告诉你我的亲人去那了。”青年用带有一点强迫的语气问张威。

  “为什么是我?”张威有点奇怪的反问。

  “不为什么,要说理由嘛!因为我喜欢你。……”青年还没说完就“呀”了一声。

  “哇靠,你小子变态呀!什么喜欢我?我是女的吗?你是不是撞到了?来让我看看。”张威在青年头上来了一个爆栗。

  “老大,我看你也不小了,怎么到现在还思想古板呀?我又没说我爱你。不管你一定要做我大哥,呵呵,大哥你以后叫我源就行了。”青年说道。

  “那有逼着别人做老大的人呀?先告诉我你的亲人呢?”张威快抓狂的说道。

  “都没了!就剩我一个了。”源代点抽噎的说道。

  “好好说,不要动不动就流猫尿。”张威真的要抓狂了。

  “在2年前我和爸爸、妈妈、还有大哥和小妹坐船偷渡来这,可是……可是在海上小妹还没走到一半就生病了,一直高烧不退,没过几天……唔唔……没过几天就……就死了,还是死在我怀里,死前她说‘哥我好想好好的美美的吃一顿哦,我还想穿好看的衣服呀,我最想的是高高兴兴的你一起去到处玩呢,还有就是和爸爸、妈妈还有哥哥高高兴兴的生活,哥你怎么了,你别哭,我知道我不能和你在一起了,你一定要帮我好好的看看这个世界啊,帮我去吃,帮我去玩,帮……’小妹还没说完就走了。”

  源用手随便摸了一把脸上的泪,接着说着那让他痛苦的回忆。

  “我真的好想大叫,大骂老天为什么这样对我小妹,她没过过好日子,没有快乐的童年,她那瘦得不能再瘦的身体每天都要做好多好多事。可是老天带走了我的小妹不说,没多久我们的船就遇上了大风暴,船上的人都死了,可为什么要我一个人孤单的活下来,我还记的船被风暴冲散后,人们在水里用力的游着,我看见的是一双双冰冷绝望的眼睛,听见的是他们惊恐、无助、绝望、不甘、哀伤的叫声,那叫声每晚我都能梦见他们,我好怕,真的好怕。海浪不停的打在我的身上,我吼叫着,我用力的游着寻找爸爸、妈妈、还有大哥,我找到了他们,可我宁愿不找到他们,那样的话他们可能还能活着,他们为了让我活下来,不停的轮流把我拓在他们背上在海里游,在海浪的冲击下我晕了过去,不知过了多久我醒了,我睡在海滩上,我醒来后到处找爸爸他们,可是没有找到,找了好久后来我接受了他们也离我而去的事实。”

  张威现在心里是百味交加,说不出是什么味道了,源停了一停,抬头看了看天,吸了一口气然后看向张威。

  “大哥你能做我的亲人吗?我……”源还没说完就被张威一把搂在了怀里激动的说道:“我以后就是你的亲人,我就是你的大哥张威,你就是我的弟弟,我会和你一直在一起。”

  张威拉着源向不远处的一个码头走去,来到码头他们什么也没有再说只是静静的坐着看着蓝蓝的大海。过了一会他们聊了起来,他们聊的是那么开心好象之前的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就这样一直聊到了太阳落到了海平面,看着那远远的海平面上因为太阳的渐渐落下还水就象着火一样映红了天边,海风轻柔的吹过他们的脸,闻到的是淡淡的咸味,这海风让他们感觉到的是心灵深处的空寂难以言明的舒服。

  张威现在感觉到的是一身的轻松,身体轻轻的,精神说不出的清爽,自己融入眼前的一切,心灵的深处感觉到一种明悟,这种明悟一闪就没,可是带来的是清楚感觉到任督两脉里气流的流动,此刻气流不象以前那样的细小的几乎不可差,原来的气流象丝线现在的气流就象小溪慢慢的在身体里留动着。张威知道经过刚刚的那一刹那,他的身体有了变化,可是他还不清楚为什么会那样。

  远远的看着太阳慢慢的落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