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地球来的神 第一卷(地球的旅程)

第九章

  作者:青源

  “你怎么不说话?”唐芷芸跟在张威的身边向金陵的方向走着,张威这一路来都很少说话。

  “要说什么呢?”张威也不能不理唐芷芸,倒问一句。

  “跟我说说你的事呀!我觉得你有的时候很奇怪,比如你原来连现在是哪年都不知道,可是知道时间之后你却能说出很多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唐芷芸心里对这个和自己在一起不常说话的人很好奇,想多了解一些他的事。

  “有什么奇怪的呀!要是你也是从我来的地方来地,你说不定比我知道的多。”张威其实很想和唐芷芸多说说话,可是自己又找不到什么话题,唐芷芸一开口他就想办法要引起她的好奇心,让话题继续下去。

  “你来的地方?爷爷没说过有怎么个地方呀?要是有的话……你是神仙?怎么看都不像呀!神仙没有象你这种一脸色狼样的。”唐芷芸完全不理听到她话后倒在地上的张威,自顾自的继续说着。

  “想想你一开始看见我的时候,一脸的色狼像,就差没流口水了。”

  “你也好不到那去,那时你想到的事也够复杂的,我以后叫你色女好了。”张威没好气的说道。

  “你说什么?那时……那时是……是!你好坏哦,不和你说了!”唐芷芸跺跺脚,又想起了见面时的事,嘟起小嘴。

  张威看见唐芷芸那粉嘟嘟的红唇就想亲一下“美女在前岂有不泡的道理,更别说算是自己捡到的,有这么一个美女天天和我在一起,我就是不能回原来的地方我也愿意。”张威原来就色大胆小,现在不知道为什么和唐芷芸在一起一说起话来特别有胆什么都敢说。

  “你现在知道我不是杀你爷爷的人了,那你还跟着我做什么?你又不愿意我照顾你,你也不愿意回家。现在你跟着也没什么事做。”张威想看看现在唐芷芸的想法,试探的说着。

  “要你管我,我愿意跟就跟,爷爷不是你杀的,可是也和你有关系。”唐芷芸娇声说。

  “有什么关系?”张威皱皱眉,想不出唐芷芸又找到了什么理由。

  “你见死不救!”唐芷芸心里也说不出什么理由,可是就是想跟着张威。

  “那你的意思是要,永远跟着我咯?”张威不怀好意的问。

  “是呀!啊!不是,不是,谁要跟你了!”唐芷芸随口说道,马上发现不对慌忙改口,还骂了张威几句,粉拳也在张威身上捶了几下。

  俩人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走进了金陵城,其实俩人都对彼此有好感,也不能说是好感,怕要算得上彼此喜欢了。真是不知道,张威这个原来遇到女人就呆呆的家伙怎么让唐芷芸喜欢上他的。

  张威和唐芷芸还是先找了一间客栈要了两个房间,然后各自进自己的房间,他们都有一些事要想一想。

  唐芷芸在自己的房间里心里有点乱,她不知道自己现在是怎么了,没什么理由要再跟着张威,可是心里就是想跟着这个有点怪还不怎么说话的家伙。

  “我是怎么了?为什么还要跟着他呢?他看见我时那色色的样子,一看就不是好人,常常不说话,让我无聊死了。想起来就烦,可仔细想想,他看我时的样子说明我很吸引他,他不说话,让我觉得他很神密,还有他的眼睛,闪闪的眼神,清澈而可以包容一切的眼眸……我在想些什么呀?我不是讨厌他的吗?怎么他在我心里变的这么好了?难道我喜欢上他了……。”唐芷芸心里的想法来来去去,一个人在房间里想着自己见到张威以后的事。

  张威在自己的房间里也没闲着,他一开始想的也是唐芷芸在想的问题,可是他很快找到了答案,就是:“自己是真的喜欢上唐芷芸了,既然喜欢了就要开始追求对方。哈哈!我爱美女!”

  想完这些,张威也有了决定,就不在想下去了。张威开始回忆李青的记忆,一直以来张威都没有什么时间好好的回忆和理解李青的记忆,现在也没什么事,所以张威开始了回忆和理解那些记忆。

  张威盘腿坐好,进入了《云笈七签》上镇神养生内思飞仙上法的冥想状态。张威在意识里慢慢的思考理解李青所留下的东西:各家学说、阴阳五行学、咒术、道术、五行遁术、奇门遁甲,后来张威想到白海涵说的话,再后来张威想到八卦、四象、两仪、太极、人和宇宙的关系,整个宇宙,无数的星系、星系团在变幻着,蠕动着。他感到宇宙是一个巨大的结构,银河系是一个小一些的结构,太阳系又是个更小的结构,地球、地球上的地理、气候是更小的结构,他所在的地方,环境是一个比一个小的结构,他自己的身心则是更小的结构。这些层次大小不同的结构,互相套着、转着、运动、感应着,张威进一步放松自己,整个身体虚无之极,身体空且通了,他体会到与宇宙、与银河系、与太阳系、与所有的层次结构相融了。张威进入了恍恍惚惚的状态,一切都变回混混沌沌的原始状态,一切都不存在了,万物、自己、宇宙都不存在了,自己和宇宙的区别不存在了,自己和宇宙的融合也不存在了,慢慢的张威连对混沌的感觉也不存在了,混沌也不存在了,一切都变成了无——太极。

  再后来张威又感觉到不存在的混沌变成了存在的混沌,深远昏暗的混沌中存在着精华,慢慢地混沌开始分裂、膨胀,虚扩实缩,出现了宇宙空间和星球实体,清升浊淀,成了天地。张威感觉这虚实、天地渐渐分出阴阳:虚为阳,实为阴;天为阳,地为阴,张威又感觉到阴阳的升降,万物纷纷分出阴阳,刚与柔,强与弱,南与北,上与下,生与死,昼与夜,……这无数的阴阳相互分裂又相互吸引,跳跃、闪烁,白为阳,黑为阴,热为阳,凉为阴,……一分再分,以至无穷。张威看见无数阴阴阳阳,分而又分,无数层次的分化,无数层次的重叠,闪烁、跳跃的阴阳相互排斥、吸引、分化、组合,聚聚散散,纷纭错综,阳:发白、发亮、发热、发轻、发刚;阴:发黑、发暗、发凉、发沉、发柔。

  张威在这纷纭错综里静静的看着,守住自己的心神。张威感到阴阳之间普遍而强烈的异性相互吸引,同性相互排斥,无数男人趋向无数女人,无数女人也趋向无数男人,碰撞了分开,分开了又重新碰撞,无数男人互相排斥,无数女人也互相排斥,相互排斥、拥挤,隔断、相撞,纷纷扰扰,运动不止,亿万的阴与阳闪烁、变化,分分合合,张威感觉到先是四象出现然后四象变成八卦:二阳重叠出现“老阳”,“老阳”明亮、旺盛,上再现一阳便成了天,若阳气到此,上面被阴覆盖,就成了躁动的沼泽;阳上生阴就成了“少阴”,躁动不安生出一阳就出现了火,若被阴所压,就成了云中雷电;阴上生阳就成了“少阳”,若深沉、厚实则阳上再生一阴就成了款款起伏流动的水,若阴不足阳上亢,再生一阳就成了浮荡的风;二阴重叠出现“老阴”,“老阴”深沉、安静,它自然生长就成了黑厚阴深的大地,若躁热起来有一阳盖顶,就成了山。

  张威感觉到一瞬间,天、沼泽、火、雷、水、风、地、山出现八卦形成了,天为乾卦,地为坤卦,水为坎卦,火为离卦,雷为震卦,山为艮卦,沼泽为兑卦,风为巽卦,张威敏锐、准确的感觉到了完全相应的天下万物的阴阳。张威慢慢的回到现实,他心情平静,面带微笑的慢慢睁开了双眼,眼眸更加深远、明亮。张威安静的注视着周围的一切。

  “原来这就是人与宇宙的关系、宇宙的形成、万物的形成‘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天、沼泽、火、雷、水、风、地、山吗?‘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哈哈!现在我要去试试怎么个道法自然。”淡淡的话语和笑声过后张威从房间里消失了。

  ※※※※※

  一块荒凉的土地上,张威站在已经开裂的土地上,左手架著正在用拇指和食指来回展着自己浓眉的右手的手肘。刚才他有种很想试一试自己能力的冲动,他在客栈的房间里放出自己的感应,用思维的感应找了这块无人的荒地,他想在这试一试现在自己的能力。

  从李青留下的记忆和智慧里,他知道了很多,世间的事物都有阴阳之分,说清楚点就是有两种物质:阴性物质、阳性物质,它们以亿万的形式相互组合,行成万物,要是自己的能力够的话,就可以创造东西。而不是改变现有的物质组成这么简单了,像是把水原来的分子结构改变之类的事。不过这一切都要有很强的意念和很强的功(能量),现在自己能做的最多就是应用自然的一些原有的能量形式,比如:雷电、云雨、风、等等,可以加强它们,聚集它们。

  “风!起!云!涌!”张威嘹亮的声音传上天际,在他站著的地方,天上出现了滚滚的乌云,地上的风夹杂着沙石。

  “还可以加点什么呢?”张威见到自己现在做作的不是怎么满意,手在空中挥了挥,画了几下。

  “电!雷!”随着张威的思绪,乌云中传来阵阵轰鸣声,道道闪光也蹿了出来。

  张威引导着道道的闪光劈下,附近几十丈内的地上出现了大大小小的黑坑,雷鸣声相续不断,大地也开始了颤动,传出的是低沉的隆隆声,地面开始了起伏,后来起伏变成了剧烈的震动,一座座小山冲地而出,一时间土石乱飞,

  夹杂着灰尘的烟弥漫开来。

  “宇宙的能量真是厉害,可我也搞的有点动静大了,现在只是用意念调动周围的能量和阴阳物质,再加上自己的一部分能量就搞出现在这样的结果,要是我的意念在强呢?能量更多呢?”张威暗耐不住内心的激动。

  “试试火。”从张威的掌间飞出一个离卦,离卦变大散去,周围出现了蓝色的火连石头都烧着了。

  “现在用的都是道术,移动用的也是道术。要是遇上近距离的攻击……,看来还是要提高身体的修炼,要能全方位,全天候的战斗,怎么说的自己象是战斗机一样的?呵呵……,我可是比那个强太多了。”

  这时张威感觉到很多强大的能量向自己这靠近,他知道自己在这搞试验,所发出的能量和动静让一些人知道了,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张威迅速聚集起坎和自己的意念,把火扑灭,在用大地的力量把这还原了一下,随后人又消失在了原地。

  张威并没有回客栈,而是又换了个地方,他还有一些想法要试验一下。

  刚才自己用的是一些呼风唤雨之类的招术,自己在小说里看见的还有很多,要好好的想一想怎么才能做到。

  “能像孙悟空那样变化吗?好象有点难,我现在没有制造的能力,难道就不能做到了吗?像变成动物之类的我看自己还做不到,变石头之类的话,我倒是有办法,就是把自己和某个地方的石头、小的建筑物、植物换一下位置,那也算是变了吧?只是在高手的眼里那些只是障眼法,还是能找到我的,除非……除非我不在这个世界,可是我还没那个能力。动物要是也像这样‘变’的话,没什么意义呀!现在先来试试把自己变成石头。”

  张威想完消失了,同时原来的地方出现了一块石头,之后石头又变成了张威。

  “还真是有意思,在不知道的人眼里我就是变成了石头,可是自己却跑去别处逍遥去了。现在变身都是假的,只能算是替换,

  关于真变的事以后我能力再强的时候再想。现在想点别的,我记得《西游记》上孙悟空不是被如来用五指山压了吗?那也是别的地方搬来地吧?那样大的东西我搞不来,小点的可以,哈哈!以后我发达了,想想没钱的时候……呵呵!回去来个救济活动,用那些黑心老板的钱来救济下别人。”

  张威又是一阵胡思乱想,后来他想起来,符咒。虽然现在不太知道符咒的道理,可是还是想试一下,看看有什么效果。张威用起遁化之述,回到了金陵城客栈里自己的房间。

  张威回来是想找纸画符,本来他可以用自己的能力搬来,可他认为那和偷一样自己是不会去做那不光彩的事,可是天色以晚,只有明天在说。张威想想,找唐芷芸,既然张威有了追求她的想法,那现在就叫她一起去吃晚饭,张威是想慢慢来。可是唐芷芸吃饭的时候什么话也没和张威说,张威说的都是一些无聊的话题,比如今天的天气了,饭菜味道等的话题,看来张威还要多多努力。而唐芷芸是心不在焉的样子,心乱如麻,就差快六神无主了。晚饭过后,张威想叫唐芷芸一起去街上看看,可是唐芷芸没什么心情,早早的回自己的房间里去了。当晚唐芷芸是一夜难眠。

  第二天起来后,张威出去找纸,准备做他的试验。

  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张威一个人逛来逛去,本来是叫唐芷芸一起来的,可是唐芷芸好象是躲着他,一大早就不见人了。一条街一条街找下来,张威居然没找到一个卖纸的人,他心里好笑,这么大一个金陵城不会连卖纸的都没有吧?

  沿着厚墙高城边的街道,张威走着,他对城里不熟,找半天居然有几条街走重,现在只有沿着城墙走,可是一路过来就是没见卖纸的人影。没什么心情在找的张威,来到城门边上的一间茶铺坐下。张威就在茶铺里喝茶,听那些过往的人说这杂七杂八的事。

  从城门里进来一个背上背着竹筐的年轻人,走到茶铺找了张桌子坐下,竹筐放在了一边。张威看见竹筐里装的都是纸,各种纸都有。张威站起来想过去问问纸是不是卖的,茶铺的老板也刚好过去招呼那年轻人。

  “小伙子,你是卖纸的?”老板好心的问。

  “是呀,我也是做纸的!”年轻小伙爽快的答道。

  张威听了高兴:“自己终于找到卖纸的了,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小伙子,快别卖纸了,这里的纸工差不多叫杀光了。”老板在那年轻小伙身边小声的说道。

  这话张威怎么可能听不到呢?张威心理奇怪:“纸工犯什么事了,没是杀什么纸工呀?”

  “为啥?”那小伙子大声的问。

  老板就把情况一说,张威才知道是这么会事。

  原来是现在南唐的皇帝,李煜,喜欢诗词,又爱好纸。他对群臣说自己用的纸太孬了,要群臣找点好的来。

  这事被一个奸臣接下了,奸臣为了让皇上满意,就下令全国的纸工,来金陵开坊。四川、浙江的纸工都来了,可是都因为技术不高被杀了,金陵卖纸、造纸的人就没了。

  年轻的纸工听了,心里非常愤恨:皇帝要制造好纸本无恶意,可竟奸臣杀了这么多纸工,实在太惨无人道了。

  要是我能除奸臣就好了,可是要怎么做呢?

  张威听道事情的原由后,想:“自己是可以杀了奸臣,可是那样做说不定会对历史有影响,自己就回不去了。

  要是奸臣不除自己心了不快。”张威看看纸工,用思维传感(可以叫读心术,不过比读心术更高级点)知道了纸工心里也是想为死去的同行报仇,可是他又没办法。

  “我何不借他人之手,除去这奸臣呢?”

  张威拿定注意,看见年轻纸工走出了茶铺,自己也马上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