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风 第一部(迷茫的心)·第一卷(动荡的前奏)

第二章 被追杀的女孩

  作者:风秋韩

  正在他准备灭了火,尝一尝肉的时候,好像隐隐约约传来了呼救声。声音是从河的上游传来的,而且越来越近。克雷向河的上游望去,只见河水好像往下冲什么东西。等那个东西近了,他才看清楚原来冲下来了一个小女孩,而且好像是精灵族的人。“唉,吃点东西也吃不安宁。”他无奈的叹了口气,跳下水。好在水不深,只没到克雷的脖子,不过,淹没那个小女孩倒是刚好还富余一点。

  克雷拉住那个小女孩,回到了岸边。小女孩坐在火堆旁一个劲的哭,克雷也就没办法问什么。他把肉从火上取下来,支在一边,心想:“你先哭,等哭够了我再问你。”想到这里,克雷也就不说什么,从烤后的肉上切下一块,独自吃了起来。吃了几块肉后,小女孩的哭声渐渐低了下来,最后终于停了下来。

  克雷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个小女孩。一身翠绿色的精灵服饰,皮肤很白,绿色的长发凌乱的披散下来,总体看上去也就是十几岁的样子。但这个女孩并不是精灵。精灵的耳朵是尖尖的,这女孩就不是。而且,精灵特有的与森林极融洽的气质这女孩也没有。

  “你肚子饿么?”克雷一边吃一边问。

  小女孩摇了摇头。

  “你从哪儿来的,发生了什么事?”克雷吃完了手中的一块肉后抹了抹嘴,“你的头发上还有血迹,一定是出了什么事,你仔细告诉我,我说不定会有什么办法。”

  小女孩刚想说什么时,河的上游传来了杂乱的脚步声,远远的跑来了几个士兵。

  “你的朋友?”克雷指着那个几个士兵。

  小女孩慌忙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了极端恐惧的神色。

  克雷发现那几个士兵都好像都是魔族人,穿着和昨天晚上看到的魔族人差不多。他很奇怪,这儿怎么会有魔族人明目张胆的进来。虽然边境看守的不太严,可怎么也不能这样随便在大白天就进来了。

  也不容他多想,魔族士兵已经跑过来了,一共有四个人。其中一个好像头目模样的人,一见到那个小女孩,就大叫着冲了过来。小女孩躲在了克雷的身后,不住的发抖。

  克雷喊道:“你们要干什么?”

  魔族士兵发现他只是一个少年,也就慢了下来。那个头目模样的人顿了一顿,用生硬的语调说:“喂,你,把那女的交给我们,这事与你无关,我们不会与你为难的。”

  “等等,你们要这小女孩干什么?再说,你们可是越境了。”克雷反问。

  “这你不用管,你把那女的交给我们,我们马上就回去。”那个头目说完了又补了一句,“你可别逼我们动手。”

  “嗯……那……好吧!”克雷想了想,同时嘴里不知在嘀咕什么,转过了身子。在他转身的时候,突然双手齐抖,前后共四颗火弹分击四个魔族士兵的头部,然后飞快的拾起刀,抱起小女孩,撒腿就跑。

  “嗷……”三个魔族士兵猝不及防,脸部中弹,倒在了地上,不住的翻滚吼叫,那个头目只是头盔中弹,受的伤害不大。

  “混小子!我砍了你。妈的……”那个头目骂了一句,拔出剑,大踏步的追了上去。由于克雷抱了个人,跑不快,两人的距离很快的越缩越短,马上就要被追上了。

  “这样不行,还是要把那个魔族人放倒才能逃脱。”克雷停下来,放下小女孩,转身又发出两颗冰弹,随后举刀冲了过去。

  那个头目已经吃了亏,这次早有了准备,他闪了闪身,两颗冰弹就全落了空。

  “哼,看我不宰了你。死吧!”一看克雷冲了过来,那个头目也把剑一举,向克雷冲了过去。

  “镗”,刀剑一接触,克雷右手一麻,刀险些脱手,他赶紧左手也握住刀。不容他喘息一下,对方的剑又砍了过来。“镗,镗,锭……”几个回合后,在剑与刀接触的一刹那,那个头目把剑斜着向右一偏,紧接着逆时针划了一个圆,顺势一卷,刀从克雷手中一下子斜飞了出去。

  “不好!”克雷脑中一闪,“只能用魔法了,搞不好……这回命就没了……”他向后退了几步,慌乱的念了两句咒文,左手一抖,想发射火弹,可不知什么原因,竟什么也没发出来。“完了!”克雷心中又一紧。

  对方的剑间不容发的刺了过来,克雷在魔法失败之余无力躲闪,下意识的摔在地上,就地一滚,险险的躲开了这一剑。可是紧接而来的第二剑是无论如何也躲不开了,在勉强扭动一下身体后,左肩正中一剑,鲜血即时涌了出来。

  “哼,如此差劲。早知道这样,我也就不用这么谨慎了,让你活了这么久!说!你和那女的是什么关系?”那个头目用剑尖指着克雷的胸口。

  克雷半躺在地上,右臂支着地,脸色灰白,左肩的伤口还在不停的留着血。只一会儿,左边的上衣已经被染红了一大片。他咬紧了牙,瞪着那个魔族的士兵,一言不发。而那个小女孩这时已经昏了过去,躺在旁边一动不动。

  “不说?好,我就先宰了你。”那个头目眼中凶光一闪,就要下手,“咦,什么人?”

  “砰!”一声枪响,那个头目前胸的衣服破散开来。同时,胸部还多了一道血痕。要不是他躲得快,早就成重伤了。

  不远处,一个披着一张红色披风,身穿轻铠甲的红发青年,带着四个身穿蓝绿色制服,手握长枪的士兵向这边走了过来,其中一个士兵的长枪的枪口还冒着轻烟。显然,刚才那救了克雷一命的一抢就是由这个士兵发的。

  “小兄弟,这里发生了什么事?哦,还有个小妹妹……”那个披着红披风的人看了看那个小女孩,向克雷走了过来。

  克雷打量了一下对方,对方不过是一个比自己只大个五、六岁的青年,腰间挂着一把华丽的长剑,从剑柄看就知道不是普通的剑。身上的银色的轻铠甲非常一般,肩上披着的一张火红的披风,就十分醒目了。突然,他想到了新来这里的警备队队长雷吉肯。

  据传闻,雷吉肯剑术高超,同时在魔法能力上也十分出众。风,火,水,土四大系的魔法,他都有一定的造诣。由于他总是披这一张红色的披风,看上去像一团燃烧的火焰,兼之出生于骑士世家,就被人们称作“火之魔骑士”。按理来说,雷吉肯的能力,做柯尔特正规军中的皇家骑士团中的一员都是富富有余的。但他却只当了个边陲警备队队长,其中一定有什么原因。至于什么原因,那就不得而知了。

  现在最让克雷吃惊的不是雷吉肯的背景,而是雷吉肯的年龄。他没想到,雷吉肯竟然这么年轻,比自己大不了太多。况且,在能力上的天壤之别也加深了这种惊异。真是无法想象这么年轻的人怎么会有这种与之不相称的强大实力。

  “难道他在娘胎中就开始练武,学魔法了?”克雷由于失血太多,脑中一片混乱,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你是雷吉肯队长么?”克雷迷迷糊糊的问。

  “是的,我就是卡斯休塔克·冯·雷吉肯。”雷吉肯点了点头,“多萨,你帮这小兄弟包扎一下。其他包扎一下。其他三个人把那边的三个躺在地上的魔族带回去。至于这个……我来处理。”

  “是!”那四个士兵立即行动起来。

  “你,和我走一趟吧。”雷吉肯对那个头目说。然后他紧跟着问克雷。“小兄弟,你是那个小妹妹的朋友吗?她怎么穿着精灵族的衣服?真是奇怪……”

  “嗷!”刚说到这里,那个魔族头目大吼一声,冲过来对着雷吉肯举剑直砍。雷吉肯以迅捷的手法拔出腰间的剑,迎着对方的剑横砍。“叮~!”一声刺耳的响声,那个头目的剑碎成了数片,身子也向后飞了出去,“轰”的一声撞上了一棵大树。

  “星……星尘剑。这……这……”那个头目模样的魔族人挣扎着吐出几个字后,喷出了一大口血,晕了过去。

  这时,克雷的伤口已经包扎好了。他正在目不转睛的看着这场短暂的搏斗。显然,他的心中激动不已。他对雷吉肯的实力更是非常折服。

  “多萨,你把这个家伙也带回去,我送这个小兄弟和那个小妹妹回村子。”雷吉肯说着把剑插回了剑鞘。

  士兵们走后,那个小女孩也醒了过来,她茫然的看着周围的一切。雷吉肯从怀中取出了一个刻有特殊咒符,带有一对羽翼的东西说:“这是‘飞马之翼’,你把这个给那个小妹妹,让她回家吧,我就不送她了。而且我还有点重要的事要和你说。”

  “和我说?”克雷一脸诧异。

  “对,你先帮那个小妹妹回家吧。我的事等送她回家后再和你说。”

  “嗯,好的。”克雷接过“飞马之翼”,把它递给了那个小女孩,“‘飞马之翼’,你会用吗?”

  小女孩默默的点点头。

  “那好,给你这个,我们就不送你了,你用它回家吧。这个‘飞马之翼’还没用过,魔力不会不够的。”克雷检查了一下“飞马之翼”,确定了它的魔力储存量。

  小女孩接过后,咬了咬嘴唇,好像还想说些什么,而克雷已经转过身走了。

  “行了,雷吉肯队长,我处理完了,你有什么事快告诉我吧!”克雷迫不及待的想知道有什么事。

  “等等,”雷吉肯边笑边指着那个小女孩,“呵呵,你看人家还依依不舍呢。”

  果然,那个小女孩好像还一副不想要走的样子。她站在那里,一双绿色的大眼睛,透过前额凌乱的头发,好似出神的一样望着克雷。

  “喂,你怎么还不走呀,是丢了什么东西?”

  小女孩摇了摇头。

  “好好好,我今天算是吃足了你的苦头了。你到底想怎么样呀?”克雷皱了皱眉,露出了不悦的神情。

  “你……叫什么名字,告诉我……好么?”女孩犹豫了一下,还是吞吞吐吐的说了出来。说完后,就低下了头,一双绿色的大眼睛的在地上来回扫动了几下,最后停留在克雷的腿前,双颊同时也微微的发红,双手则举在了胸前,紧紧的握住了那只“飞马之翼”。

  “呃,克雷格斯·文森特就是我的名字,叫我克雷就好了。行了,名字我也告诉你了,快回家吧,你家人要着急的。”克雷哪里注意到那小女孩的表情,他匆匆说完后再次转身向雷吉肯走了过去。

  “克雷……”小女孩喃喃的念道。

  “嗯?”克雷回过头。

  “谢谢你了……”小女孩说完这句话后,脸上露出了微笑。随即,她被“飞马之翼”发出的光粒包围起来。

  闪动中,光粒带着女孩一起消失了。

  “她走了。”

  “嘿,我瞧她好像还有什么话想对你说呢!”雷吉肯笑个不停,“呵呵,好,说正事了。你知道四贤者吧。”

  “听说过。”

  “知道可以去申请当他们的学徒吗?”

  “也听说过,不过,好像只有身上流有神话中四大种族之血的人才有资格去找各自特定的贤者拜师。而且听说不是继承了血统就可以拜师成功的样子,起码要有一半血统才可能通过试炼,获得成为学徒的资格。这对我们这种生长在穷乡僻壤的土人来说,是个遥不可极的梦了,唉……”克雷在激动之余叹了口气,神情黯淡了下来。

  “嗯,的确,有神话中四大种族遗留下来的血液的人是少之又少的。四大种族在经过‘两个世界的战争’后,只有极少一部分人生存了下来。在人类出现后,由于人类与四大种族的特征相近,他们之间开始互相通婚,这使得四大种族的血液更加稀薄了。不过,幸运的是四大种族中有一部分人有排斥外族的心理,也就不会和外族人结合,所以,拥有百分之百四大种族的高贵血统的人还是存在的。告诉你吧,我正是其中之一。”

  “啊……!”克雷渐渐的明白为什么雷吉肯的能力这么强,而且是在这种年龄就达到的,看来是由于血统的原因了。

  “我继承的是火之族的血统,身上除了火之血液以外,就没有其他的血液了。现在我在这里当警备队长是火之贤者让我进行的一种修行……”雷吉肯说道这里停了一停,神色变得凝重起来。“这些事本来都是秘密。不过,我在这里却要告诉你,你知道是什么原因么?”

  克雷摇了摇头,脸上一片迷茫。但他的心里却好像平静的湖面上被投下了一颗石子,产生了一圈一圈的波纹,而且随着湖水的震荡,波纹越来越大,最后整个湖面都处在震荡中。他感到心中的渴望,对力量的渴望,在一瞬间如海浪般涌上了心头。

  “因为,你——克雷格斯·文森特身上流着高贵的风之族的血液!”

  ※※※※※

  (双元历179年6月11日,克雷格斯·文森特被告之他继承了风之族的血液。这是他人生中的第一个转折。这个转折是好是坏,而且对整个大陆来说,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就不是可以预见的了。但有一点是确定的,历史这辆大车每进一步,都是由无数人来推动的,有的人的力气大,有的人的力气小……大家都希望前面的路是美好的,也都把车向美好的地方推。遗憾的是历史不是言情小说,不会有那么多那么多让人感动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