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风 第一部(迷茫的心)·第一卷(动荡的前奏)

第一章 契机

  作者:风秋韩

  在人族所成立的几个国家中,柯尔特是一个以贸易活动为主的国家,除了精灵族以外,他几乎与大陆上所有的国家都有贸易关系,其中也包括魔族建立的国家在内。

  柯尔特中有一个小镇——摩比镇,这个镇的地理位置很奇特,它正好处在人族,精灵族和魔族的交界处。这个镇子平时少有人来,又由于离主要的贸易路线比较远,致使这里的人们生活很清苦,物质条件比较落后。

  某天,在镇子的一角,一个少年正挥舞着一把锈了的铁剑,剑不时击打着木桩,发出“怦怦蓬蓬”的声音。

  “克雷,快来吃饭吧,饭快凉了。”屋里有人叫。

  “唉,来啦!”少年把剑插入一个破烂的皮鞘,走入了屋内。

  “哇,又是豆子。妈,你能不能做个别的菜呀?”少年一看到菜就抱怨起来。

  “可以呀,你把那把捡来的剑拿去卖了,我们就有钱吃别的了。”

  “唉,早知道上次去村外发现那具尸体时,把他身上的那破钢甲也剥下来就好了。唉,当时只顾了害怕,拿了剑和盾就跑,早知道……唉,真可惜。”叫克雷的少年不断的叹气。

  “行了行了,你就是拿回来也不会去卖的,不过魔族的地域就离这里不远,你以后没事别出镇子,碰上个厉害的魔物,你还有命吗?真是的!你……你在听吗?”母亲一刻不停的叮嘱。

  “啊,知道了,知道了,妈,那我吃饭了。”克雷一边应付,一边端起了碗。

  母亲看他开始吃饭了,也就不说了。不过,她哪里知道克雷另有打算。

  ※※※※※

  夜幕降临在摩比小镇上,村民房屋内的灯火一个接一个的熄灭了,最后只剩下“老渔夫”酒店的灯还亮着。酒店内的酒客一边闲聊一边灌下一杯一杯酒,酒店老板则指挥着伙计们抬着醉倒的酒客穿梭在烟草和酒味弥漫的店里。

  酒店的一张圆桌边坐着五个生客。其中四个穿着士兵的制服,背着长枪,让人一看就知道是柯尔特的边陲防卫军的成员。另一个与众不同的年轻人穿着一身轻铠甲,披着一张火红的披风,腰间挂着一把作工看上去好像是艺术品一样的长剑,脚上穿的闪亮的骑士靴在烛光下反射出银白色的光芒。

  “今天辛苦大家了,我们赶了这么远的路,总算免了晚上在野外露宿了。”那个穿着不同的青年对另外的四个人说。

  “没什么,我们这次由于有队长在,大家都没受伤,这已经是够好了,露宿不算什么。队长您真是名不虚传啊。”一个穿着制服的人说着。

  “好,为这次的顺利,我们干杯!”另一个穿着制服的人举起了酒杯。

  另外四个人也跟着举起了酒杯,一起喝下了几天来的第一杯酒。

  “五位大人的房间已经准备好了,大人们还有什么吩咐?”胖胖的酒店老板无沃夫走上前笑容可掬的询问。

  “没事了,我们一会儿就会回房。老板你也早点休息吧,不用管我们了。”那个队长给了老板几枚银币。

  “好好,大人们慢用,有事就叫我。”老板接过钱,点头哈腰的走了。

  夜深了,酒店的灯火终于也熄了,摩比镇进入了一个无声的世界,火之月兰瑟发出的粉色的月光洒在房屋上,草地上,树枝上,一切显得那么的恬静,安详。

  “吱”一声从一扇打开的窗户上发出,打破了这份宁静。一个人从屋内穿过窗户跳了出来。随后,他关上窗子,转过身,趁着夜色翻出了村子的栅栏,走进了镇旁的森林。月光落在他带有稚气的脸上,使人能认出他就是克雷,也就是克雷格斯·文森特。原来,他等到大家都睡熟后溜出镇子,想找一些被丢弃在森林中的还有点价值的东西,不能用但至少可以拿来卖。他清楚家里的生活越来越艰难了。

  克雷慢慢的走着,不时的四处看一看,夜晚出没的怪物总是更危险的。他在树上做了标记来确认道路,即便是在森里的边缘,他丝毫不敢大意。不久,克雷就来到了上次发现尸体的地方,不过尸体早就不知所踪了。“大概是让什么野兽叼走了吧。”克雷这样想。

  走着走着,突然从一旁蹿出一只小灌豹。克雷已有准备,他手起一剑,正刺中灌豹的头部,紧接着,又刺了几剑,剑剑命中,灌豹叫了几声就倒在了一旁。“呸,劣等的怪物,肉一点都不好吃。”克雷低声骂了几句,“唉,有的吃总比没的吃强,就带回家吧。”他提起了小灌豹,扔在带来的袋子里,背在了背上。

  “不对,”克雷脑中一动,“这个地带怎么会有这种怪物呢?怪物即使是低等的,也应该在更深的森林中,这里只应该有一些小动物啊。照这样,那再深的地方就不能去了,真的出来个厉害的家伙,把我吃了可不是什么让人愉快的事情。”想到这里,克雷就开始准备往回走。他一转头发现左边的森林中透出一点点光芒。“这里有人么?这可是魔族的领地了啊。”他想了想,就向光亮处走了过去。

  光亮越来越近,克雷放慢了脚步。“咦?这里怎么有着么多帐篷?”克雷十分奇怪,她偷偷走近了一个亮着的帐篷。透过帐篷的布,他向帐篷中仔细的看了看,里面好像没有人。帐篷内传出一股草药味,还夹杂着一股金属的味道。“这里可能是一个存物品的地方。”克雷猜想。这时,旁边传来了脚步声,他赶紧缩入了灌木从中。从灌木中向外望去,走来了一个脸长的像是兽人又有点像昆虫的,身上的皮肤有鳞片覆盖,远远看去呈墨绿色的家伙。

  “天啊。魔族!”一想到这点,克雷就打了个冷战,“他们要干什么,为什么到这里扎营?”

  等到魔族的人走过后,克雷慢慢地溜出了这片营地,不过他不久又悄悄回到了原先躲着的灌木丛,也就是储存物品的那个帐篷旁边。他瞅准了没人,一闪身钻入了那个帐篷。他是想看看帐篷里有什么东西,如果可能的话,带几样回去是一个不错的主意。

  一进帐篷,他发现帐篷中有许多草药和果子。“不错。”克雷抓了一把揣入怀中。“下次如果遇到了什么危险受了伤,也好办一些了。”接着,他又发现有几个瓦罐子里装着一些叶子样的东西。“这个……以后也可能有用”,于是也抓了一吧。后来,他还发现了几本书,破破的,已经很旧了,但好像挺有用的样子,由于帐篷中本来就没几本书,克雷就老实不客气的把这仅有的几本书全装入了袋子中。最后,克雷又拿了一把匕首,几块不知何用的“宝石”,和一些别的什么,也是稀奇古怪的东西。

  把东西都装好后,克雷开始打算要尽快离开这里了。他悄悄的从帐篷下爬了出来,并把所谓的“宝物”袋也拉出来,然后,背上袋子,无声无息的跑入了森林。

  在回家的路上,克雷一边跑一边庆幸自己是多么的走运。不过他仍然不敢放松警惕,毕竟现在他所处的地方可不是什么好地方。对于魔族在那个地方扎营他也感到很不安,即使魔族的人并没有越界。

  天快亮了,克雷着急的往镇子的方向跑。当天边出现一丝白色的时候,他好不容易跑回了镇子。克雷从窗户跳入自己的房间,把袋子塞雷从窗户跳入自己的房间,把袋子塞,最后躺在床上拼命的喘气。不一会儿,疲劳的他就睡着了,并且做了一个美梦,梦见自己成了著名的骑士,以至睡着的他嘴边还带着笑。

  ※※※※※

  “起床吧,太阳都老高了。”克雷的母亲在叫他起床。

  “好……知道了。”克雷慢吞吞的穿好衣服,下了床。这时已经是中午了。

  他走到大屋里,只见母亲正在剥豆子。

  “哇,今儿中午只是豆子?”克雷吐了吐舌头,紧接着又说,“妈,今天早上,你还没起时,我去外面逮了一只小灌豹,中午咱们做了吃吧。”说完,他走回屋,从床下把灌豹提了出来。

  母亲看了看就点了点头:“喔,我说你怎么这么晚起,不过下次别那么早就出去,想去也起码要晚一点呀……这样吧,你先去村旁的河边洗剥一下,然后拿回来,我给你做了吃。”

  “好啊!那我现在就去。”克雷去厨房拿了一把很长的尖刀,提着灌豹走出了屋子。“嘿嘿,今天中午可有好一点的吃了。”他笑着。

  走出了屋子,克雷发现在镇子中央的小场子内聚集了一些人。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克雷也走上前去。在布告板上新贴了一张纸,内容如下:

  “精灵族和魔族最近不断发生冲突,很有可能发生大规模战争。交战地区里这里很近,一旦看站,势必这里也会受牵连。大家要小心防范,不要里看镇子太远,有可能的话,搬离这里比较好。克莱多城里这里不远,也有空房,大家不妨去那里住。

  边陲警备队队长

  卡斯休塔克·冯·雷吉肯”

  看完告示,克雷想:“昨天晚上在森里的深处遇到的那些魔族士兵并不多,好像也只是一个防御兼侦察的据点。魔族看来并不想向人类也挑起事端。不过,精灵族碍着魔族什么事了?再说,魔族为什么要在离人类这么近的地方建立这种据点呢?”

  想来想去,克雷总结出这样一个结论,摩比镇在离精灵族不远的地方,摩族有可能把这里作为给养地吧。

  在胡思乱想中,克雷走到了河边。这条河是从精灵族的居住地流过来的。精灵族有一套独特的生活方式,他们的住地自然环境十分好,使这河水没有一点被污染的痕迹。留到这里时,河水仍清澈见底。

  “哇,好舒服。”克雷一下子做在河边,他把双手深入水中。水从指缝中流过,一阵阵清凉的感觉,使克雷感到舒服极了。

  “嗯,也不知道魔族有没有侵占这里的想法。哼,镇长那个人也真是,镇子外也不设什么防御,光等着警备队。万一魔族打过来,我们还不让人给杀个一干二净?”克雷一边想着这个让人头痛的问题一边开始洗剥他的猎物。

  不知不觉中,河水的颜色发生了微小的变化。克雷这时正在想如何把猎物的毛去净,也就没有在意。洗剥完后,他在河边生起一堆火,把一只后腿支了上去,“离吃饭还有很长的时间,我先烤一点尝一尝。这只灌豹的味道,希望比上一只强点。”

  在烤肉时,克雷总是隐隐约约闻到一阵阵的血腥味。他觉得可能是剩下的生的灌豹肉发出来的。于是他就准备把洗好的肉送回去。毕竟,就着血腥味吃东西可不舒服。事实上,他哪里知道,河的上游正进行着一场血腥的屠杀……

  克雷回到了家,把肉放下,拿了一本昨晚偷回来的书,想去河边看一看。

  “你去哪里?”他母亲问。

  “哦,我去河边呆一会儿,我在那里烤了一支后腿,等烤好了,我再拿回来吃,镇子里禁止生火,但我在镇外生火,他们就管不着了。”克雷得意洋洋。

  “好了,你吃个东西都不老实,总是要变几个花样。你别乱跑,等第二个太阳出来后,你要赶快回家,到那时,饭也就好了。”

  “喔,知道了,肉一烤好我就回来,不会太久的,您也尝尝我烤的肉味道如何。还有,妈,这次您做肉的时候,味道要浓一些喔。”克雷说完就走了出去。

  “唉,这孩子……”

  等克雷回到河边,血腥味还是有一点,不过他没太在意。肉还没有烤好,不过已有一丝丝香气冒出了。

  “嗯,看来这次的肉还可以。”克雷躺下来,打开了书,“初级魔法书?好极了,让我来翻一翻,看有没有简单有趣的魔法。”他翻了几页,找到了一个火系的入门法术,看上去挺简单的。等把书翻完了一遍,克雷发现这本书全是一些关于风,火,水,土四大元素系的初级法术。

  “不错,不错,这书太适合我了。”克雷想着,“如果在战斗中夹杂一些魔法攻击岂不是妙不可言?”他想到这里就挑了一个最简单的火系入门法术——火弹术,练了起来。

  一会儿的功夫,他就掌握了要领,可以发出一个小型火弹了。“啊,看来学魔法真是简单。我再学一个水系的法术,回家给妈妈看,让她大吃一惊……”又过了一会儿,克雷又学成了一个简单的水系入门法术——冰弹术。

  其实,他就不想想,魔法真的这么简单好学么?事实上,如果没有上过魔法学校,没受过特殊的训练,一个普通人想学魔法几乎是不可能的。克雷却很容易就学会了两个法术,即使是初级法术好。只能说,他和普通人不同,也许在魔法上极有天赋,也许是有其他什么原因的存在……

  等到基本上学会了这两个法术后,克雷感到了有点累。他躺在火堆旁一边闻着即将烤熟的肉发出的香味,一边摇着木棍,好让肉快点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