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贵传奇 正传

第五章

  作者:幻想的我

  本以为对付个老头还不是小菜一碟,手到擒来。当我用起六成的精神力攻向老头时,才发现老头的精神力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弱,当然是比不上身为心族又服过龙凤果的我,但想一举控制他的精神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站在街头的我们在路人的眼中就象两个喝醉了酒的酒鬼,满脸通红地红着眼睛瞪着对方。不耐烦的我逐渐的将精神力慢慢地用到了十成,老头的抵抗意志开始慢慢瓦解。就在我将完全控制住局面之时,老头忽然做了个古怪的手势,伴随着这个手势,低沉而又响亮的“吽”音在我耳边想起,刹那间,我如遭雷击般,“嗡”地一声脑中一片空白。接着就感觉在什么东西的击打下,眼前一黑晕倒在地。

  “没想到这小子居然还是心族后人,那更好了。”老头一边抹了抹汗,一边自言自语道。

  “你们两个抬着这小子跟我走,放心,我不会伤害他的,别象看仇人似的看着我,我们可是老朋友嘛。”看着我危险,逃跑二人组还算又良心,回到了我身边准备再和老头一拼。

  老头一个人住在镇尾的一座破旧的大屋子内。看着一脸担忧的莹舞和乌鸦,老头以一幅“你们安拉”的表情对他们道:“他没事,我只是让他老老实实地睡一会,不会有事的。对了,你们怎么会和他扯在一起的,还叫他为主人,你们是不是贱皮子想找个人使唤使唤你们,那你们为什么不找我呢,好歹我们也是老朋友嘛。”

  老头话还没说完,两人像是找到了哭诉的对象,立刻把他们的辛酸史一五一十地告诉了老头,说到伤心处两人更是一把鼻涕一把泪。害得老头听后脸都青了(笑的)辛苦地弯着腰。

  “不过,主人的心地还是很好的,虽然有些狡猾、有些色。”

  “哦,真的,真实太理想了,哈哈”好不容易笑够的老头道。

  “看什么看,你们当然不知道我在说什么,让我来慢慢告诉你们。你们知道我为什么偏和他过不去吗?我先声明,我可不是吃饱了饭没事干哦。那是因为哪天在林中我无意中发现他时,看着他好象要挂了似的,所以想去看看他还有没有救。没想到这一看居然让我临到老来捡了一个宝,这小子竟然长着传说中的”天之骨“,天生的练武奇才,要不是当时我身有要事,我立刻就带他回来了,所以这些天来我一直都在等他。没想到一见面他又给了我个惊喜,居然会是心族后人,真是天佑我啊。”说到这,老头一边扭着腕子、一边掰着指头,狠狠对又对二人道:“你们可得帮我好好劝劝他,否则下场你们是知道的。”

  “一定、一定,主人能又你为师真是他的造化啊。”二人立刻争先恐后地出卖我。在我醒来后,自是被说得晕头转向的,糊里糊涂地答应了拜老头为师。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好象被当作童工使唤的我又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竟然连乌鸦也敢顶着师傅吩咐的名义使唤我,我好几次都想甩耙子不干了,可恨的是他们居然对我用上了我无法抗拒的“美人计”,唉,天生命苦的我只好日复一日地继续当着童工。

  每天的清晨,总是莹舞眼含热泪地用她那特有的冰系魔法呼唤我起床,睡眼朦胧的我总是一边打着哆嗦还要一边安慰莹舞MM说没事,在把莹舞MM摆平后,就背着我那变态师傅为我特制的百斤大斧快跑上山去砍伐林木,快砍快伐然后还得快跑回来。这被师傅美其名约是锻炼我的体能,这的确也是锻炼体能的一种方法,但让我感到不平衡的是,我们每天的生活费却好象是由林木换取的钱所支付。快跑回来是因为还得给他们做早餐,那都是小事了,命苦的是早餐他们居然要吃鱼,理由是莹舞MM爱吃。天啊,夏天还好,可以当作是运动后的冲凉,可是冬天呢?

  “密宗是上个文明的佛教中最为神秘的一个宗派。现今知道密宗的人寥寥无几,而会密宗真法的人除了师傅之外好象也没有别人了。其中的原因有二:一是以前的密宗真法从不外穿,二是密宗真法太过玄奥,很难领悟。师傅很庆幸找到了你,使密宗真法不至于由师傅而绝。”

  “可是师傅你又怎么知道我能学会呢?”

  “这你不用担心,天之骨本是学武奇孤,加上你经过龙凤果的效用,你本身就是练武的奇迹,更何况你是心族后人,在精神力方面更是得天独厚,师傅相信你将来的成就一定无可限量。对了,你别打岔,好好听师傅说。”

  “密宗真法分为心法和色法。心法又必须有‘三密加持’,何谓三密呢,就是‘身、口、意’。身密中最重要的为手印。手印就是通过特定的手势来外通宇宙,内贯经脉。手印从小指望拇指分别为地、水、火、空、风。通过十指与内外贯连为经,修炼体内的气脉为纬进行修行。口诵真言咒语即为即为口密,真言只有六字,分别是‘唵、嘛、呢、叭、咪、吽’六字。心中心意即为意密。哪天将你击倒前我所用的手印为金刚印与‘吽’字真言。”

  接着师傅就将各种基本印法逐一演练依次分别是:外狮子印、内狮子印、外缚印、内缚印、智卷印、日轮印与宝瓶印。每种基本印法又有上百种不同印变,看得我目不暇接,如痴如醉。

  就这样,每天白天我总是锻炼后开始修炼密宗真法中的“身、口”二密。当然,乌鸦与莹舞自然是我的陪练对象。由于我是个哑巴,所以无法象师傅那样口诵真言,但当我用通心术直接将真言传送至对方心中时,威力远远胜于口诵真言,连师傅都招架不住。

  晚上在乌鸦和师傅的鼾声中我则开始了我的意密修炼。这种修炼方式在上个文明中佛教称只为禅定。一念不起为坐,见本性不乱为禅;外不着相为禅,内不乱为定。外禅内定为禅定。其实与我们现在修炼真气的一样,只不过它更偏重于精神力的修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