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贵传奇 正传

第三章

  作者:幻想的我

  我晕头晕脑地在林中转悠了三天,饿了,就吃点只有草食动物才吃的鲜果。渴了,就喝点魔幻林的矿泉水。当然了,时不时还得长跑锻炼锻炼,免得成为野兽大爷们的盘中餐,内中艰辛实不足与外人道,真不知道当初我怎么会好好的少爷不当而跑来受这份罪。如今可好,龙凤果没找到、无缘无故地欠了一屁股债不说,我连出林的路都找不到了,唯一幸运的是我还活着。

  当我晃晃悠悠地来到了我看到的第一个魔幻山谷时,我发现了一件怪事。这座山谷与我看到的山谷没什么区别,有林有水的。可是令我感到奇怪的是,以谷中的小溪为界,溪的两旁,分别生长着本该生活在两种不同环境下的植物。一边是只能在极干燥条件下生存的热带植物,而另一边却生长着极寒冷的寒带植物。正当我百思不得其解时,小溪的下游传来了动物的吼叫声。我的直觉告诉我赶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但身为我的好奇心却不经大脑地驱使我一步一步循着声音走向谷中深处。我远远地看见两只看起来挺危险的动物吃饱了没事干似的在运动着,一只浑身散发着火焰的四足动物正不断地围绕着一条通体晶莹雪白的盘绕着的蛇不停打转,时不时从嘴里冒出一团火焰喷向白蛇,按理说白蛇早该变成了烤蛇串了,可是每每就在火焰烧到时,就化成雾气弥漫在四周。

  “无聊”我暗暗骂道,转身就准备走人。可是就在我转身的一刹那,一棵小树突然出现在我的视角中,树身半红半白,树上同样结着一些半红半白的果子。

  哇,真是天公疼帅哥耶,如果我没看错的话,我终于找到了我历经磨难、苦苦寻觅的龙凤果了。就在我准备飞身而下之际,我脑中突然浮现的念头令我嘎然而止。自古灵物皆有猛兽守护,那不远处的二兽岂不是书中记载的传说中的……

  火麒麟——上古九大奇兽之一,火属性。

  冰莹蛇——上古九大奇兽之一,冰属性。

  “去,还是不去呢?”我脑中激烈地斗争着,按理说光听见上古奇兽的名字我就毫不犹豫的回身就跑,但是龙凤果对我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我终于抵挡不住那魔鬼般的诱惑,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我无声无息地向着我的目标靠近。20米、10米、5米,看着毫无反应的二兽,我终于偷偷摸摸地来到了树下,我不禁感叹自己有做贼的潜资,甚至开始考虑我是不是该将我今后的职业志向定为侠盗了。在伸出右手高高地跳起采摘龙凤果的一瞬间,我仿佛看见了我美好、灿烂的明天,我激动的闭上了双眼。

  随着“扑通”一声,我以一个近乎完美的自由落体方式,保持着自由女神像那高傲的姿势在碰触到龙凤果的一瞬间重重地摔落在地。满腔的愤怒、满嘴的赞美之词在看见出现在我眼前的二兽,乖乖地化为乌有。当我正准备爬起身来,与二兽友好的握手之时,我发现不知何时我已被冻结成了一根冰棍。

  “呼……”看着火麒麟脱口而出的火焰向我奔来,我激动地忍不住想拥抱它,感谢它的慈爱之心。当我的头发变成了金黄色的自来卷、唯一的尊严化成灰烬之时,我发现,我还是我——一根冰棍。冰去火来,火来冰去几个回合后,我终于意识到了一个令我疼不欲生的结果——我成了它们之间战争的替代品。天啊……,想我单薄的身躯,能经的起它们多久的蹂躏啊。我不能成为它们的玩偶,我一定要奋起抗挣,我拼命地念起纵心术。可是在冰雪的洗礼下,纵心术最后变成了我对它们孩子的诚挚祝福,希望它们的孩子生下来就没有小鸡鸡。我感觉生命渐渐地离我远去,如果还有上帝的话,现在我只希望它能让我自行了结,就算撞死在这棵树下,也比被它们玩死好。也许是上天听见了我的祈祷声,二兽不知为何停止了对我惨无人道的蹂躏,用我听不懂的鸟语讥讥歪歪起来,我想大概也就是在讨论是将我清炖好还是红烧好之类。我鼓起全身的勇气,奋力地向着龙凤树撞去。结果就是,在树身一阵乱晃中,在二兽如同看神经病的眼神中,我的额头只是撞起了一个馒头般的肉包,天啊……,我做人真是失败啊,想死都死不了,还要被不只礼仪廉耻的野兽嘲笑,我、我……。 就在我彻底绝望的自怨自哀中,突然掉如口中的东西差点没把我噎死,我的第一个想法就是它们又想玩什么花样,我吃的是迷药?毒药?还是春药?动物什么时候懂这些了?就在我胡思乱想之际,身体内突然窜出两股寒热各异气流在身体中不断流动,每当他们交汇时的疼苦感比被二兽蹂躏还痛苦,尤其是在它们流向我的脑海中时,我渐渐迷糊了起来,只是感觉我不停跑动挥舞着双手,想要发泄着心中的疼苦。

  不知过了多久,我醒了过来,看着蓝蓝的天,听着林中万物的窃窃私语,享受着风儿的问候,一切的一切,让我感到,活着真好。我坐起身来,看着凌乱的四周,,我想就算是神魔大战后也不过如此而已。 “这是怎么回事?”我心中充满了疑惑。 看着奇迹般完好无损的龙凤树,心情舒畅的我立刻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向我的目标。

  “扑通”后的一声惨叫,我一边爬起身来,一边痛斥着是谁那么没有公德心乱丢垃圾。回头看看地上的垃圾,我突然以风一般的速度又跑出二里地远,妈呀怎么又是那两只虐待狂。我边喘着粗气,边警戒的看着那堆垃圾。怎么都两个时辰了,那两只虐待狂还没有动静,什么时候动物的耐心也那么好了?不管了,龙凤果要紧。我战战兢兢地慢慢走向龙凤树,当我把所有的龙凤果都摘在手上之时,二兽还是无声无息的躺在那里。我壮起胆子,慢慢走向二兽。

  在看了一眼二兽之后,我泪流满面的昂天长啸。“报应啊,报应。没想到啊,没想到,我以为只有我才会被扁成这样,没想到你们也有今天。” 地上的二兽浑身青一块的紫一块,就好象被人当作沙包一样,打的象两团烂肉般的躺在地上。我二话没说,走上前去对着它们又是一番狂风暴雨般的问候,在痛快淋漓的出了一口闷气之后,我不禁暗暗佩服它们,果然不愧为上古奇兽啊,被这样狂扁过后居然还能活着,真是不简单啊。

  此时的二兽就象两只被主人虐待过后的小狗,可怜的看着我。 “看什么看,我被你们修理的时候,你们怎么不知道放我一马”不想还好,一想起那刚刚过去的惨无人道的一幕,我痛哭流涕的对着它们又是一通暴扁。

  “求求你拉,别在打了,我们都被你扁成这样了,你还想怎么样” “谁?谁在和我说话”我环顾四周。 “别看了,拜托你拿开你的脚,就能看见我们了。” “怎么是你们两个,你们怎么能和我说话,又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 “我们怎么知道?反正我们就是知道你在想什么。”

  “怎么会这样呢?不可能啊”在想了半天还没有结论的情况下,我决定先和二兽好好地沟通一番。

  “我说二位,你们能告诉我怎么回事吗?”我指了指四周以及它们两个。 “我们怎么知道,我们本身就只是想玩玩你而已,那么多年来都是我们两个在打来打去的排解寂寞,你来了我们当然想和你玩玩了,谁想到你那么小气,在我们好心给你吃了龙凤果后,发了疯似的对着我们就是一顿胖揍,结果你也看到了,我们……”

  “等等,我什么时候吃了龙凤过了,难道就是我撞完树后吃的东西?”我很没礼貌的打断了它们那催人泪下的发言。

  “当然了,你以为我们拿什么东西给你吃”

  “原来如此啊,怪不得呢,我居然不用通心术就可以直接你们交流了,那这么说来我错怪你们了?”

  “本来就是,还把我们扁成这样,怪不得大陆流传着这么一句老话”

  “是什么?”我蠢蠢的接嘴问到。“要是狡猾的人都能信,那母猪都会上树”“扑通”今天是我第N次摔到了。

  “好了,好了,我们不说这个了,你们告诉我去那找东西医治你们”我赶忙岔开话题问道。

  “去那个龙凤果给我们吃就行了,你不要用那种表情看着我们,又不是要你命,那么小气干么我们只要一个,一人一半就行了。”二兽鄙夷地对我说道“哦,这样啊,好吧”在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后,我壮士断腕般的答应了它们。就在我准备将分好的龙凤果放入它们嘴中时,我突然想起,如果它们好了之后同样胖揍我一顿报复我怎么办?

  就在此时,似乎知道我想法的二兽对我道:“放心吧,多疑的人类,我们保证不会报复你的”听着它们的话,我还是不太放心,我说:“那这样好了,我们定个朋友契约好了这样我也放心点,你们就别在考虑了,你看你们的伤,再不救,我可不敢保证会出什么事。”二兽犹豫地对看了半天也没和我说话。

  “你们别不放心了,我怎么会骗你们嘛,来嘛,来嘛。”又是半天沉默,最后火麒麟总算开口了。

  “不是我们不和你定契约,而是我们从来没和人定过契约,不知道该怎么订”

  “MMD,你怎么不早说,害我废了半天口水,包在我身上了”

  “那好吧,你动作快点啊”“就你废话多,记住等会你们合作点”我突然诡异的笑道,既然它们不知道怎么订契约,再和它们订朋友契约岂不是要让母猪去爬树吗,我可不能害了母猪,呵呵。

  为了保险起见,我第一次用起了我的纵心术。当我刚一运用精神力,我立刻发现如果说我以前的精神力是一条小河的话,那我现在的精神力就象奔流不息的大海般,我感觉我几乎没有用什么精神力就可以达到母亲曾经说过的纵心术最高阶段,制人于不知觉中,耶……。

  在二兽的配合下,我轻易的操控了二兽(当然如果它们不配合,我想凭我现在的力量我最多也就是费点时间,毕竟他们是上古奇兽嘛,呵呵。),与二兽签定了神圣的契约,别误会,不是什么朋友契约,呵呵,而是主仆契约。什么?问我谁是主人,你是猪啊,这种天才问题都问得出。

  当我将龙凤果喂入二兽口中时,清醒后明白了怎么回事的二兽用古人诚不欺我的恨恨之色看着我这个它们下半辈子的主人,想看看我是否有一丝惭愧。当然了,我肯定惭愧、惭愧的是我怎么会有两个那么好骗的仆人,哈哈哈……看着刚服下龙凤果马上就生龙活虎般二兽,我马上向着二兽行使我的主人权利。

  “你,就是你拉,别看别人,没看见我的手指着你吗?去给找点吃的。你,就剩你拉还看什么看,去给我找个东西来装龙凤果,要快哦”我指手划角的对着我那两个新鲜出炉的佣人命令道。“*&^%¥#@”当我鼻青脸肿地从地上爬起来时,我那两个何为尊重的佣人已经消失在了我的视野中。

  “我靠,你们给我走着瞧”无声的愤怒回荡在我心中。 当拿着我指定的东西会来后的二兽在我强大的精神力面前就象沙包似的,被我狂打了两个时辰后,总算平息了我心中的怒火。吃饱喝足后,问清出林的路后,我和二兽开始依依道别。“我说二位,兄弟有事,要先走一步,改天有空我来看你们啊,有没有你们想要的别不好意思和我说啊,我一定帮你们拿来”我没什么诚意地对二兽道,我可不想带着这两个高度危险的动物到处窜。

  “你是我们的主人,你有义务将我们带在身边”二兽就象将要被遗弃的小猫小狗委屈地对我说道。“再说我们在林中待了那么久也想出去看看”狡猾的狐狸开始露出了自己的尾巴。“不是做主人的我不带你们出去啊,实在是,你们自己看看自己的尊容,出去那还不吓死一大票人啊”我一口回绝道。“那你看看我们这样行不行”什么这样那样,还不是吓死人的野兽样。在我还在纳闷之时,眼前的二兽突然消失,取而代之的竟然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