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第三文明传说 

第五章 寻找“出路”的臭男人

  作者:龙傲天

  经过和虎克的一战,我终于从纯理论的修炼到初步的有了实战经验。这也刺激着我更加用功修炼。数夜之后,我才补充回前几天消耗的能量。

  又看了一天的书了,我伸展了一下身子,瞄了眼梦儿,这小家伙又趴在我腿上睡去了,其它那几个小孩在孤儿院应该生活得也很开心吧。

  太阳正在西落,另外那个麻烦丫头怎么突然不见了──突然一念及此,我自己都不禁有点好笑。也许真的是被两个美丽活泼的女孩子影响了,我好像开始享受生存于这个失去记忆后的世界了。

  想起来到天梦后的种种事情,从由于莫名的回忆而帮了一下梦儿这帮小孩,搞到现在梦儿对我如此痴缠是始料不及的,却也因为无意间获得了月之力,虽然只能在左手运行,但毕竟是自己的一大突破;被美色所算计,多事出手扔了个箱子,却也让自己被救,又有机会踏足巨大的天梦联盟图书馆学习并初步融入这个社会;与虎克的一战,更是完全依靠自己一些奇特的长处险胜,也就奠定了自己的自信;这些包含着多少的运气和巧合。相对于自己现在的力量,魔武双修、一心多用、免咒施法、灵异的预感能力还有自由独特的思维和广博的知识也许还更重要。

  而且,自己也有着别人极为羡慕的艳福,这是我在这几天比较安定下来而且开始融入现在的生活之后才醒觉的。

  像梦儿这么精巧美丽的半精灵族少女是大地上许多的贵族梦寐以求的私宠──这也是她一直对别人非常戒备的原因之一。而在这个十三四岁的女孩心中,我却可能就是她在这世界上的全部所有了,虽然到现在我都还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使她如此对我,数次问起都直摇头不肯说;在我心里,她是个妹妹也带有几分女儿的感觉,甚至也偶尔有几分混合着怜爱的异样情感,也许就是这么复杂的感觉,使我很享受她的痴缠。

  云紫铃呢,几乎是天之娇女的代表,美丽活泼,骄傲高贵,算是文武两成智美兼备,自小就是众人的焦点,也有着苍白的贵族式善良。虽则现在她对我很好,甚至可能有着一点的感觉,但如同沙滩上的城堡般脆弱,她眼中的我大半只是一个来历奇特,深沉而思维特异的玩伴,大概老跟着我的最大原因就是我很奇怪,身边也不断有新鲜事发生吧,不过如果我希望的话,我也不是没有把握得到她──毕竟,我不是普通人;问起我对她的感觉啊,那大概不是很重要吧,她并不属于我的世界──最少现在不是,因此我并不想有什么投入更不会主动的发展了,当然,我也怀疑时间久了自己能这么做下去吗?魔鬼天使,大概就是我现在对她感觉的最好写照了。

  把梦儿抱回了天梦宫我的住处──由于好像根本就没人介意,所以梦儿几乎完全是和我住在一起的。云烈风哲都不是假道学之人,他们对我的兴趣是在于我未知而奇特的过去和能力,云紫铃自己就经常一头睡在我床上,其它除了天梦宫旁门门卫和两个下人外几乎就没人知道我的存在,再加上两个当事人似乎完全没这方面的自觉,本来还有点奇怪的事情也就变成毫不奇怪了。

  把梦儿放在床上,夜也就来临了,我坐在床边开始了月能量的吸收。许久许久,才吐出一口长气,从深深的静修中醒来。黑暗已经笼罩着没有点灯的小屋,只有斜照进来的月光淡淡的披在我和梦儿身上。

  月光下洁白的小手臂抱住我的大腿,梦儿把几乎整张脸埋在我的腿根处轻蹭着,大概是做着什么温馨的梦吧,金色散开的长发带着月色的晶莹,小嘴微微张开,呼出的气息轻轻的、暖而润湿……

  停下你的联想──我心里对自己说。不顾睡得正舒服的梦儿半梦半醒的咿咿呜呜反对声,我小心的把她的身子搬开再盖好被子,转身往外走。

  也许是刚才的景象实在有点刺激,我略为恍惚间竟然差点被人撞上。鼻中闻着那熟悉的香味,我松开刚匆忙间抓住的她的手臂,这边的云紫铃已经开始大叫:“死木头,想撞死我啊──梦儿又睡着啦?”见我似乎肯定的微点了点头。“还真服了她了呀,一天到晚睡,都在做梦吗?而你又几乎永远不用睡的,活宝一对。”

  是啊,梦儿这么喜欢睡觉,是梦族的特性吗?

  “你呢,老实说,又要去哪做坏事啊。”云紫铃随口又问道。

  “哦,我呀,去妓院。”

  “好啊,我也去……”兴奋的话语,下来是停顿,接着是疑惑:“你刚说,是去哪来着?”

  抓了一下袋里的金币确定自己带了钱,“妓院。”

  ……

  沉默,月光也只能沉默。

  云紫铃这么大个女孩子了,还没撞上比现在更令她意外的事。

  在她的认知里,妓院里的女子是很可怜的,被迫出卖自己,只有臭男人才去欺负她们;而我呢,是个特别的人,甚至不受她的美色影响。但现在似乎两下大碰撞了,疑惑、惊异、失望还有莫名的恼怒,在她心里翻滚着。

  “叭!”响亮的声音,是她一巴掌打在我脸上。大概没想我不闪,或者根本就没想着打中我,她自己也愣住了。

  看着她复杂的表情,我缓缓的说:“世间人,都是在出卖自己的某种长处获取生存和发展,有力者出卖力气,善谋者出卖智慧,权贵们卖身家道义,军士匪贼卖性命,工匠农夫卖的是时间和技能,年轻人卖未来的潜力,老者卖阅历经验──如此而已,人人总有无奈之由,女子又或男子出卖身体,也只是生活。你口中了不起的那场战争中,光人类族后勤部队里就有近三万的正式职业军妓,别说其它隐性的了。只要不是出于被欺诈或诱骗的,就算是为了生活或抵债,那也只能说是一种生存方式。其实,如我般为某些目的而卖命,本质也和她们并无两样。”

  “那,那你还去欺负她们?”

  “哈哈,如果都按你说的,不去‘欺负’她们,大概第一个饿死的就是她们。你饿过没有?生存和尊严,对多数人来说,总是一个矛盾,特别是在乱世之中的弱女子。我知道你很善良,你会爱护一只受伤的小白兔,喂它吃鲜嫩的仙叶草──但你知道吗,仙叶草虽然是贵族门拿来喂宠物的最好草料之一,但这些草是长在山里狼窝的附近的。山民为了割来换钱,往往都是冒着巨大的生命危险的,每年都有不少割仙叶草的山民家庭失去亲人。也许现在你听完觉得他们可怜,你给钱他们要他们别去,那你又能给得了多久多少人呢?或者,你干脆就不买这种草了,那么,对应的也许就会饿死一两个以此为生者,甚至加上他们的家人──当然,你会说要他们转行,说倒是容易啊,不是那么多人总有能力和时间去随意改变自己的生活的。再说了,哪里还有那么多还能赚到钱的工作存在啊。”

  “总不成,是我错了吧。”

  “那也不是。”我伸手握了握拳,“你没错,我也没错,她们也没错──世界上的事并不一定是你对我就错的,大多数事情来说,并无什么绝对的对错之分──未来只握在自己手中。我的基本观点是──在尽量不使别人难受的情况下尽量使自己开心!”

  “两者总会有冲突的啊,那你怎么办啊?”云紫铃好像忘掉了眼前是个“臭男人”的事实,和我讨论起来。

  我坚定的答道:“我以自己为重。”“哇,自私鬼!”

  “也许算是一个狡辩吧,多数时候你让别人难受了也会使自己难受的,并不是一切自己随心所欲,这就要衡量了。要学会为了自己的总体利益控制自己过分膨胀的欲望──比如你骂了别人,他难受了,找机会害害你,那不管结局怎样,你也多半开心不了;他骗了我几个银币,却再也骗不了我的金币了,也开心不到哪去吧;你呢,打了我一巴掌,早晚我也照机会报复报复……”我轻笑着说。

  “去你的,你敢,我就和梦儿一起打你。”居然开始撒娇了……

  “世事全都是在权衡利害,长远的暂时的,选好了就去做;而在没更确实可行的办法前,就算出卖身体,也是无奈的,这也是生命的选择,毕竟她们也没恶意去伤害谁;而去妓院里除了一些真的是‘臭男人’外,其他的也不一定就存心欺负谁,生理的特点和社会的习惯如此,你也不愿意他们去做强暴之类的事来发泄啊,有不少其实是找不到,找不到‘出路’的。”突然觉得自己“出路”这个词用得很不错,我也难得的大笑起来。

  “其实你有一点倒是没错的。”

  云紫铃睁大了眼睛,“哦!是哪点啊?告诉我呀……”

  “就是,就是我真的是‘臭男人’,我也要去找个──出路咯。”怪笑着,我迈步往外去。

  云紫铃似乎想都没想,一个伸手就拦住了我。见我皱了皱眉,又有点慌,奇怪啊,自己本来应该是理直气壮的才对啊。

  “你,你那个……”“什么那个这个。”

  “你醒来后啊,这么一直以来就,就没和女人……女人在一起吧。”慌乱的问着我。

  见我点点头,“那,你,你第一次,就去那些地方!你──臭男人!”想了半天找不出话来,她也只好又用“臭男人”来骂我了。

  似乎看出了她的紧张和无措,“喂,小姐,什么第一次第二次啊,我失去记忆而已,说得我好像是什么一样。”其实谁都看出我以前应该很有女人缘,不信啊,那就参照我现在的情况。

  云紫铃小脸羞红,语辞无措间突然爆出一句:“反正,我就是不许──我不管了,反正不许去!”

  ……

  ……

  我的突然安静,让她更是不知怎么办。

  半天,我才开始轻轻的笑着,遏制不住的笑意。随着我的笑意,那原来就羞红的脸更是像梦中最旖旎的红霞般动人起来。有意无意之间制造出这种效果,也多少有点让我意外。虽然很想控制住自己情欲的步伐,但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

  “那,我不是亏大了?总要给点补偿吧……”

  一句话,勾动天雷地火。

  下一刻,柔软的唇印上我脸颊,微润的感觉唤醒着内心深伏的狂野。从眼前缓缓离开的樱唇和紧闭的双眼,到紧张的绞在身后的双臂,再到渐渐放松的原来踮高的脚尖,我品味着动人心弦的一切。很想把她抱在怀中……我的手微动了动,不过最后还是没能伸出去。

  不知道是感受到我的想法还是怎么的,她更红了一下脸,本来渐渐离开的小脸停止了后退,轻靠在我的胸口上,带着些许颤抖和犹豫,绷直的躯体因着紧张不确定而和我的身体保持着些许距离。随着之间暧昧的体温交流,我忍不住伸手在她的纤腰上一按,“嗯”一声,似幽怨似反抗,顿时温香软玉在抱。暖暖的少女体香混着微淡的我的汗味,亲昵得令人出奇舒服。怀中的玉人就这么依偎着我,身体慢慢自然的放松下来,最后甚至伸手环住我的腰身。世界一切似乎安静缓慢下来了,停顿在这一刻,渐渐的连心跳声也似乎清晰可闻了。刚才的一丝情欲也似乎变成了淡淡的爱怜。

  我还没真正的准备去拥有一份感情。倒不是我很重责任──我天生就自私冷酷,只是我也理智果断,我现在的状态,只是迈开了第二次人生的第一步,并没有真正让女人死心踏地完全放弃自我的实力,征服一个女人的身体获一时获得她的感情并没什么,我要的是把一切掌握在手中!

  下一瞬间,我从自己的思忆里跳了出来。似乎想借此把这一刻永远记下来,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果断而轻柔的按住云紫铃的肩膀,这动作把她从身心的迷失中唤醒。有点奇异我的反应,也有点忐忑和害羞,她疑惑的望着我。

  伸出手指在她小巧的鼻子上刮了一下,又摸摸她的头发,“都乱了,去梳梳,我们出去逛街,大门口等你。”心中的忐忑消去,云紫铃突来一阵羞意,随手给了我两拳,再狠狠瞪了我一眼,大概意思是:这么乱,还不是你害的。才转身跑掉。

  云紫铃渐然远去的身影美如此曼妙动人,我甚至开始有点后悔自己轻易让她溜走了。唉,做个男人还真是不容易。

  也许我现在的个人力量还不算强,但我有许多特别的本领而且具备多数人难于获得的眼光和智慧,相比来说,也许我在积蓄身体力量的同时更适合去从军领战──虽然现在暂时没有国家战争了,当因为动乱多年,大地上有许多游离的私人或反叛力量,没多久特别是三个月后再一次的大地会议结束应该会有一轮清洗的;再说了,按风哲说的,也许现有文明的敌人就快出现了。乱世出英雄,就让我在失去记忆之后用另外的开始来做时代的强者吧。

  甩甩头发,我向外走去。心境也平复下来,就在走到我住的小院门口时,我猛然觉得刚我和云紫铃立身的小花园里还有其它人,这是我心中一种奇怪的直觉,自从天梦城外遇险就发现的能力──那感觉,有点熟悉……是谁呢?

  我静下心,感受着。脑海里渐渐浮现出整个小院的影像。

  啊!花丛里有个模糊的黑影!我心神一震,影像残乱起来。等我再次凝聚心神,却发现好像只是个错觉,心中有人存在的感觉也消失了。

  真的只是我的错觉吗?

  是寻星阁的那个人的感觉!它又不像有直接的恶意,要不刚才我情迷之时早就做了冤鬼了;但说是善意呢,为什么又怕我知道呢?谜团一个接一个,看来,似乎随着自己力量的强大和了解得越多,就有越多的怪事发生。

  还没想出个什么所以然的时候,远处传来匆忙的脚步声,一个人跑来,我认出是云烈身边的侍卫。

  大口喘着气,他结结巴巴的说:“找到你就好了,快跟我来──大公急事找你。”

  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