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第三文明传说 

第四章 我的“红颜祸水们”

  作者:龙傲天

  在图书馆里躲了几个月后,我终于拥有了进一步生存于这世界的力量。经过几天的修炼,我发现我左手的力量只能在晚上修炼,并且威力在晚上会大很多,而白天只能靠消耗以前积累的能量,无法得到即时补充。并且这种能量居然是魔武合一的,我借助于它,可以施放魔法也可以使用斗气。这一下子就使我成了一个魔武者。

  因为技巧方面的书籍我早看完了,能量的积累又只能在晚上,所以经过考虑后我暂时离开了图书馆,到天梦宫的修炼场做一些实际的使用训练。

  感觉着远近无数的嫉恨眼光,我装做不知情的朝一块试炼石(这类的石头被加持了魔法,用于试验和练习打击力)走去,而身边早已经习惯了每天围着我转的两个美女(梦儿虽还小,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美人胚子)更是完全没有红颜祸水的自觉,依然自顾嬉闹着。

  凝神聚力,我左手握拳全力一挥,一道破空的斗气击中眼前的这块黑色试炼石;下一瞬间,我心念一动,召出一个火球再次击向试炼石。没想到,异事突发,火球居然击了个空,直接打到地上,激起一大片尘埃,尘埃渐渐消散去后,才看到坚硬的青岩地板上露出一个半米方圆的大坑。场内多数人本来就留意着我,现在见这情况更是呆了一大片。半天我自己也才明白过来,原来我的第一拳已经把黑色试炼石完全击成粉末,所以第二下的火球击空了,直接打到了地上。其它人也慢慢都明白过来,明白过来后却纷纷议论起来。原来,我魔武双修已经够令人吃惊了,还能在这么短时间内进行魔武转换并做到免咒语施法(其实魔法本来就不需要咒语的,只是因为多数人无法集中足够的精神力,所以才借助念咒语的举动来协助精神集中和强化)。多数人内心本来都以为我是博而不精,双修而双弱,没想到啊,连黑色试炼石都被我一拳击成粉末!要击碎这黑色试炼石必须把斗气修炼到强者级高阶的程度。更别说要把试炼石打成粉末,还是个魔武者(魔武者因为双修,同级别的单项能力会比专修者弱半级以上),这是什么样的强度啊,对于在场的多数人来说已是穷极一生都不可能企及的境界了。

  (在大地上,为统一各种族间个人力量修为的评价,特别制订了神魔级-天位-地界-强者的分级制度,每级别再分三个阶段,并把人类正式轻装剑士──装备普通军用长剑和皮甲的纯近身战战士做为基础战力计算单位,大约强者级初阶有十单位的战力,每级以十倍递增。比如按标准战力来说一个天位低阶斗士有和一个千人队的剑士同归于尽的战力,目前主角战力是只使用斗气可以有大约八十个剑士的战力。从数字看来似乎很高,但实际上是指在八十个不使用远程、魔法或任何其它非标准配备物品的剑士围攻下同归于尽──每一时刻最多也就被数个剑士围攻,假如是十个剑士加几个低级魔法师或弓手的话,那么可能杀完剑士前主角就要上天了。)

  世界是尊重强者的,被我这么无意中露出的一手震住,虽然不知道我是谁──我算是有职权在身,但实际上从被任命到现在一直躲在图书馆里,也就不为外人所知了──但其它人看我的眼光也多了几分佩服,态度也恭敬了很多。只有几双眼睛却被激起了更加激昂的斗志。而身旁的云紫铃却是睁大了美丽的眼睛,看看我又看看已经完全消失了的试炼石,眼里的流光更多了几许柔意;而梦儿更是完全无视别人已经嫉妒到快爆出火来的眼神,干脆跳到我怀里,把精巧的小脸埋在我胸前,叫嚷着要我教她。

  对着更高阶的白色试炼石锻炼了半早上的能量控制方法之后,我被早就坐不住的两个丫头拉去吃午饭。坐在天梦最豪华的酒家之一──寻星阁的最高楼处,我看着远处开阔的海面,长呼出一口气。

  “怎么,和我在一起很难受嘛!”云郡主见状不满起来,一只小手叉在纤腰上,另一只指着我的鼻子叫道。

  想起这么一路到寻星阁,还有一直到现在坐下来都免不了的频频注目礼,我不禁觉得原来美女在旁也不完全是件好事。真不知道做了十几年美女的云大小姐怎么过来的,前一段只呆在图书馆倒没大觉得,现在自己这么个丑八怪和两个如此出众的女孩一起,被人如怪兽一般看着倒也真是头疼的事啊。思忖间我指着一个紫衣富客说道:“我倒还受得住,可看看其它人的眼神,多半他们快受不住了。你看那边那位,都快把眼睛看掉出来了,他不觉得辛苦我还怕出事呢。”

  歪着头看了看我指的那位仁兄,云紫铃止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原来他看到张开黄牙大嘴,眼看着口水都快流下来了。被云紫铃这么对着一笑,我估计他更是魂儿散了大半。梦儿更是看着他笑到直不起腰来。

  “唉,我怀疑他们眼里看着你俩和我整是一出美女与野兽。你还对着他们笑啊,小心别给我惹出几个英雄来救美。”娇笑着,云紫铃给了我胸口一拳:“那啊,谁救了我我就嫁谁去──你看好不好啊。”说完,斜着头瞄着我的表情。

  这几天这丫头老拿这类话来挤兑我,少女心还真难琢磨。

  “嗯哪,今天的天气,还真是好啊,是吧。”期待的盯了我半天,见我突然爆出这么句完全不相干的话,云紫铃差点就气坏了,一伸手又是一拳,我身子略略一闪避开了。看我居然敢没给她打着,云紫铃哪肯善罢干休,下一拳打来时,我正好看到楼梯刚刚走上来几个人,并恶狠狠的看着我朝我走来,有点眼熟──哦,在天梦宫的修炼场里见过,他们就是那几双到最后仍止不住挑衅意图眼睛的主人,看来他们忍不住要找我麻烦了。思索间,我一把抓住了云紫铃打过来的小手。

  本来只是条件反射,没想到握着那柔嫩如若无骨的玉手,我心中也难免一荡,居然有点不舍得放开,看着云紫铃脸上刹那一红,一阵羞意之后紧接的是无措,娇艳得动人。我连忙附耳说道:“到我身后去,惹事的来了,保护着梦儿。”再拉拉梦儿,把她也护在身后。

  这么几下动作之间,那几个人已经来到我面前,为首的是个虎族兽人贵族青年,他上下看了我好一会,冷冷的说:“你功夫倒还有两手,可是你配不上云郡主,哪方面都是。你离开的话,我就不和你多计较。”

  我还没来得及开口,身后的云紫铃已经先抢着说:“虎克,好像还没轮到你管我的事吧!”

  “哈哈,我只是怀疑这小子不怀好意。云郡主,你还是小心点好啊。”他身边的几个人也纷纷点头。

  我上下观察着他,他的脸颇为帅气,双眼很大,个子高挺,虽然是带着怒气,但可以看出气质其实很不错,一身充满爆发性力量的肌肉。要说缺点,大概也就是傻了点──哪有这么抢芳心的啊。

  “他是我父亲聘请的特别武士,我父亲的决定,大概还轮不到你来质疑吧!虎克子爵!”

  “是吗?好,那就让我来试试他有没这个资格。”被心上人这么一再维护“情敌”的行为激怒了。虎克开始发飚,拳上也立即凝起一层灰白色的斗气,看来他的斗气已经是地级的初阶了。

  伸手对还想说话的云紫铃做了个示意,我接口到:“我打不过你,不想自找苦吃。”

  倒了一地。

  在一直战乱不断的文明,力量代表一切,所以就算是真的打不过,多数人也会找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来推掉,还真没象我这么直说的。而且按我之前表现出来的实力,其实相差无几,放手一搏的话,强者级高阶的人族魔武者对地界初阶的兽人斗士,胜负还只是未知。谁也没想我会这么表态,连虎克一时间都愣住了。我拉着一大一小两个气鼓鼓的女孩往楼梯走去,心中只想尽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别以为摆下几句话就可以走人!”虎克清醒过来,蕴含劲道的一拳挥来,封住了楼梯口。我停下脚步,猛然转身盯着他。虎克一点也不退让的和我对望着。楼上的一般客人看我们一副要开打的样子,纷纷离开。只剩下我们三个和虎克一群人。

  也好吧,实战中试试自己的能力究竟如何,要打就打痛快点,只是可惜了这里的装饰和桌椅了。我心里做了决定,把拉着梦儿和云紫铃的手放开。下一秒便对虎克的右腿施放一个束缚术,同时左手凝气,喝声中趁魔法效果没消失对着虎克身体正面和左方各出一拳(因为随着斗气或其它武者修为的提高,会自然的有一定的魔法抗性,特别是对诅咒魔法,所以魔法的作用并非强到无敌)。虎克在我放开两人的手后高度戒备着我,见我突然出手攻击,条件反射的迈腿往右边闪开,哪知右腿被我束缚住了,结果一个迈不开,整个人直倒在地上。叭的一声,扬起一片灰尘。

  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这么的结果的确出人意料,许多人心中暗暗修正着对我的看法。依靠自己不用念咒的特长施放了一个束缚术(他们还不知道我能一心多用,同时施法和出拳),并发拳诱使敌人做出预计中的急速动作,从而导致身体失衡而摔倒。这表现出来的与其说是实力,还不如说是聪明或诡计。“哇,龙哥哥真是厉害哟。”这是梦儿的声音。

  摔在地上的虎克怒红着脸跳了起来,全身积蓄着力量,发出一声狂暴的吼叫后,手指开始变粗,肌肉暴涨,身上的毛发也突然长多了许多,皮肤也出现了条条的斑纹。大概这就是兽人的兽化了吧。我一边想着一边思考着对策。

  圆瞪的眼睛死盯着我,虎克瞬间连跨三步,右拳聚满灰白色的斗气,似乎想一拳把我击成肉酱。我在霎时间反应过来,踢出身边的一张桌子,挡了一下他的气势。左手力量爆增,全力迎上虎克的右拳。空气也似乎被这两拳的相撞力量抽干了,发出一声极低沉的闷响。虎克低喝着,再全力一拳,我这时的左手已经麻木了大半,积累的月之力也耗掉了不少。似乎自然的,我身子略为后退了点,再猛然一挥拳。“嘣!”第二拳击实。不得不承认,虎克的身体力量的确很强。“啊,龙哥哥手受伤了,铃姐姐……”梦儿不喜欢甚至是讨厌与别人接触和说话,但对着我却全心留意,大概是她眼尖看到手开始滴血了。

  第三拳。我估计多数人心中都在算着我还能挡得住几拳。聚起最后的月之力,我先行大喝一声,作势击出第三拳,虎克也已经看出我开始力不从心了,心中大概急切的想借这拳毁了我,闷声之中收拳抬手侧身再一大跨步,含恨出手。

  眼看两拳就要互撞,我突然变了拳路,把劲力往虎克迈出的右腿将落下位置的楼板发去,击破一个小坑。人也闪开了虎克的拳风,同时再给虎克左腿内侧连发了两个电击术。只听到哗啦一片混乱,虎克右腿踏空,左腿又正好一麻往前发软,一下子整个人前倾,发出的斗气在坚硬的云石楼板上打出一个巨大的洞,整个人随着沙石往下一层掉去。落地的巨响之后是一片惊叫。我合上眼,按捺住身体的疼痛和心情的激昂,脑海里缓缓映出楼下混乱的场面,还有虎克挣扎着起身,按着自己的右手咬着牙,双腿微弯作势往上跳的情景……

  在所有人还没从愕然中醒来时。我已经由地上一步迈上椅子再跳到桌上,紧接着用力一个腾空,身体向下,在空中给自己加了个重力倍增之后,落地的左手一拳打在抓住楼板企图借力跳上来的虎克的手上。重力倍增的身体、跳跃的力量加上左手仅存的月之力,打在没有丝毫斗气保护的手上,强悍如虎克者也不禁大叫一声,再次掉落下去。

  虎克的朋友愣了会才回过神来,大呼小叫着往楼下去看虎克的情况了。

  “走吧,我的红颜祸水们。”我叹叹气,往楼下走去。

  云紫铃听着我叫她红颜祸水,嘴一撅想说什么,再细想前面的那“我的”两字,脸儿一红愣了愣,话到了嘴边也忘了说。回了回神,这才拉着梦儿,追着我的背影,嘴里还咕囔着:“什么跟什么嘛,不就是做次护花使者罢了……”

  谁也没留意,楼上角落一直坐着一个全身披着斗篷的客人……

  走出很远,我突然停下脚步,走在身后的云紫铃差点就撞上了我。“那楼上除了我们和虎克几人之外,还有人!”是的,一个完全收敛了气息,竟然让在场那么多人当着面都不觉其存在的人。

  “什么呀,你见鬼了吧。就我们三个,还有虎克他们一、二、三、四、五,五个。加起来一共……是啊,是多一个啊!”云紫铃也觉得奇怪起来。“我们回去看看。”

  “傻丫头一个,他多半早走了,回去干什么啊,和那只老虎再打一场?嘿,我可不奉陪了。”

  “没胆鬼,从第一天认识就知道你是没胆鬼了。”

  “要去你自己去,我们回家,梦儿。架打了半天东西却都没吃上。”我把乖巧的梦儿抱起来,顾自往天梦宫走去。后面是不依不饶的云紫铃。

  远处,寻星阁最高一层现在唯一的一个客人隔着窗看着我。

  “有趣的人,有趣的任务……”

  下一瞬间,人已经不见了,仿佛从来就没存在过于此。只有袅袅话音似乎还在空中散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