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鸣神州 

第一章

  作者:星神

  新历518年4月3日。

  早晨,空气清新,阳光明媚,虫鸣鸟叫,多好的天气啊!

  可惜的是,本书的主人公因为工作的关系,有生十八年来看到这美好早晨的次数是屈指可数。因为这时候通常是他睡的最香的时候。如果这时候谁敢吵醒他,就算是他的老板,也会被打的连他娘也认不出来的。不过呢,话又说回来,他工作的“青楼”只有老板娘,没有老板。

  青楼?妓院?没搞错吧!我们伟大的主人公怎么能出身于妓院呢?呵呵!当然没搞错啦!所谓的英雄不怕出身低,就是他的真实写照咯!难道各位不知道,上古奇侠韦小宝就是出身于妓院吗?他还不是官运财运桃花运,运运亨通。

  恩!知道了吧!了解最好!

  现在就由我正式介绍主人公给大家认识:

  凤骁。男。18岁。新历500年5月5日出生于神州大陆东方古国境内东南方小城——玉林城中最大青楼——凤香楼二进左厢103号房中。他老娘当时是凤香楼台柱之一,不知为啥避孕措施没搞好,他就比别的兄弟先跑一步,从他老爹身上冲进他老娘肚子里。而且还是到了四个月以后才被他老娘发现他这个偷渡客,要不是他老娘怕伤了身体丧了命,他早就化作一团血水夭折了。

  历经千辛万苦,他才来到这个世上,真是坎坷啊!

  四五岁的时候,他老娘很没品德的跟一个小白脸私奔了。他被当成拖油瓶抛弃了。从此,开始他苦难的生涯。因为,据老板娘讲,他娘走的时候,除了他外,连夜壶都带走了。使凤香楼蒙受了大笔损失。算一下帐,什么挂牌费,培训费,卖身费,服装费,胭脂水粉费,国税,地税~~~~~~~乱七八糟的一相加。使他在五岁幼龄便背上高达5923.75枚大陆银币的巨额债务,不得不努力做工还债。

  由于他老娘连自己姓什么和他老爹是谁都不知道,就让大姓了凤香楼的凤字。十四岁以前,别人都叫他/小凤/凤子/凤儿,很有女人味的名字。十四岁以后,他除了当/龟公/勤杂/大厨/打手之外,又兼了一份作楼内“小姐”们的/泄欲牛郎/的工作。

  一个很有些学问的“小姐”给他取了个名字:骁勇善战的骁字。唉!真不知该可怜他还是羡慕他~~~~~~

  梦中的世界总是美好的,看凤骁在梦中都快笑出来的样子就知道了。

  但,现实的世界呢?

  太阳开始西斜了,已到了收工回家的时候了。

  但在凤香楼这种非正常性营业场所,此时的情景犹如一日只晨般的,才开始忙碌。

  凤骁揉揉脸,才完全清醒。一骨碌跳下床,到水房中以极快的速度烧了一大锅热水,并送到各房给“小姐”们使用。然后弄了些卖相上佳的小点送到各房。

  当太阳完全落下,凤香楼门口的红灯笼高高挂起表示这儿是红灯区的时候。凤香楼正式开始一晚的营业。

  凤骁站在门口,十分殷勤的恭迎各位有钱大爷们的光临,大爷们一高兴,就有赏钱,赏钱虽不多,但却表示离自己脱离苦海的日子又近了一点。

  闲暇时,他还用恨恨的眼光盯着街对面的另一个红灯区——翠玉院。就是它,打破了凤香楼原本的垄断性经营,抢走了一大半的有钱大爷,使自己的收入降低许多。真恨不得天上突然掉下一个大火球把翠玉院烧光。

  “骁哥!好好的发什么呆啊?花姐房里哪个新来的客人要一桌特级筵!”打手甲道。打手甲年约三十,威武雄壮。不过,论起在凤香楼的资历和打架功夫,他都得心服口服的叫声骁哥。

  凤骁立刻还神,眼中闪着银币可爱的样子:“哇!百枚银币的特级筵?好久没人点过了。快,来帮忙!”根据以往经验,吃过他弄的东西的新客人,一般都有赏钱的!

  历经半个多时辰的忙活,一桌三十二个菜的特级筵终于摆弄出来了。凤骁已累的比狗还惨。要不是有“可能会有赏钱”的念头在支持着他,只怕他早已昏睡不醒了。而在那种情况下,老板娘也不会骂他偷懒的。

  果然,送菜去的“龟公甲”很快返回:“骁哥,客人吃的赞不绝口,让你去一趟。”凤骁精神大振,快步冲出厨房。

  花姐是凤香楼的红牌,她的房间当然也是最好的。走进门,便能嗅到一种动荡不止的春之气息。

  凤骁低着头走进门,仍可用眼角看到粉红纱帐中做“海棠春睡”的花姐,以及正在专心品尝菜肴的客人。只看他的衣饰,便可知道绝对是个富豪,出手绝不会小气。年约三四十岁,自有一股摄人的气质。凤骁实在不明白这样一个看来极有品位的人怎么会光临凤香楼这种场所。真是人无完人哪!

  “大爷叫小人来有何吩咐?”他恭敬的道。

  “抬起头来。”大爷吩咐道。凤骁从命。

  “好年轻,就是你做出这桌菜肴的吗?”大爷有些吃惊。“是的,正是小人亲手烹制的。”凤骁暗笑,有不少客人来凤香楼是专为吃自己所制菜肴,找“小姐”尚在其次呢!

  “好小子,我走遍天下,用尽各种美食。但厨艺如此之好的不过数人而已!想不到在这小地方竟能品尝到如此美食,实在难得。你在这儿太委屈了吧!不如到我家中工作,月薪500枚银币如何?”大爷赞叹道。

  凤骁心中十分激动,知道对自己来说庞大的债务,对这有钱的大爷来说,简直是九牛一毛。但他正当赚钱再贱也不怕,却不愿去求人。因此只有惋惜的道:“大爷好意,小人心领了。但小人与凤香楼契约未满,不如请大爷留下地址,小人约满后,自会前去!”

  大爷叹道:“好吧!我住天都城东门,进门后左首第一家就是,你到时自去便是。这是我的信物,你到门前一亮,守卫便知是我让你去的!”从怀中取出一个小小的黑色布袋。凤骁欣喜的接下。“你回去吧!我要仔细品尝这桌佳肴呢!”

  凤骁虽有些失望没有赏钱,但却高兴在离开后能有一份月薪500枚银币的工作。怀着这种心情关门出去了。

  返回自己屋内,他迫不及待的打开布袋,只见袋中只是一块黑色圆柱形铁块。若说有什么出奇处,就是它那比同样大铁块重上数倍的重量和雕在它上面的盘旋飞龙了吧!只有大么指大小,一端是活灵活现的龙头,一端是平的,有刻一些古怪的花纹。

  凤骁怕不慎遗失了,就找了一截细而结实的绳子把布袋悬在颈下。毕竟,对他来说,这就是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