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珠格格续集
61

    乾隆虽然饶了皇后和容嬷嬷,但是,心里的余怒未息。这晚,他在延禧宫,看到哭哭啼
啼的永璂,就更加按捺不住自己的火气,他对永璂气冲冲的说:
    “你不要再闹小孩脾气了!从今天起,你的童年结束了!你要学着做一个‘大人’!谁
叫你娘这么不争气,你只好去承担!担得下来,你会成为一个忍辱负重的男子汉,担不下
来,你就永远是个长不大的奶娃娃!所以,擦干眼泪,不许再哭了!朕最不喜欢,看到男孩
子掉眼泪!”
    永璂怯怯的看看乾隆,看看令妃,忍着泪,吞吞吐吐的说:
    “可是……我想回到坤宁宫去,我要去看看我额娘……”
    “不要再提你额娘!”乾隆吼着:“你那个额娘,等于已经死了,以后,令妃娘娘就是
你娘!你认清楚!”
    永璂眨着大眼,委屈的瘪着嘴,不敢哭。
    “可是……可是……”
    “不要再说可是了!”乾隆大声的一吼。
    永璂吓得一颤。令妃急忙上前打圆场,拉着永璂的手说:
    “好了好了,十二阿哥跟皇阿玛说,都听皇阿玛的话!在我这儿,也很好呀!有七格格
和九格格跟你玩,还有一个小阿哥。我这儿人多,比坤宁宫热闹多了!”就回头喊:“快拿
点心来给十二阿哥吃!”
    “是!”
    宫女们端着盘子,各色点心糖果捧上桌。永璂看着糖果,眼中依旧泪汪汪。
    “可是……”
    “说了不许说‘可是’,为什么还要说?”乾隆怒喊。
    永璂一吓,“哇”的一声,就哭了。
    乾隆气得不得了,在室内走来走去。
    “说了不许哭!还哭!还哭!”
    令妃面对这样的永璂,也有一些不知所措。
    正在这时,外面传来太监大声的通报:
    “紫薇格格到!晴格格到!”
    只见紫薇和晴儿联袂而来。令妃眼睛一亮,如见救兵。
    “皇阿玛吉祥!令妃娘娘吉样!”紫薇行礼如仪。
    “皇上吉祥!令妃娘娘吉祥!”晴儿也忙着行礼。
    “来得正好!来得正好!”令妃急忙喊:“紫薇,赶快劝劝你皇阿玛,正在这儿和十二
阿哥生气呢!十二阿哥吵着要娘,我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乾隆看着紫薇,知道她一定有话要说,就沉声问:
    “紫薇!你已经表演了一首‘不打诗’,现在,你是不是为了十二阿哥而来?你还有什
么诗要念吗?”
    “是!我有两句诗要念!”紫薇勇敢的看着他,真的念起诗来:“母别子,子别母,白
日无光哭声苦!”
    “这首诗用得不当!”乾隆生气的说:“朕让他们母子分开,是为了永璂的前途!跟着
那样的娘,学的全是勾心斗角,看到的全是阴谋诡计!耳濡目染,将来长大了,会变成什么
样?”
    “皇上!”晴儿屈了屈膝:“老佛爷派我过来,要为皇后娘娘求个情,也为十二阿哥求
个情!今天,皇后娘娘是真的得到教训了!老佛爷说,她愿意负起监督的责任,看着十二阿
哥长大!请皇上把十二阿哥还给皇后娘娘吧!”
    “哼!只怕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乾隆一拂袖子。
    紫薇就上前,挽住了他的手,微笑的说:
    “可是……皇阿玛也不能让令妃娘娘背这样大的责任呀,这太不公平了!”
    “怎么说?”
    “你让令妃娘娘怎么做人嘛!”紫薇看着乾隆:“十二阿哥是皇后娘娘的儿子,多少眼
睛看着,打不得,骂不得,管不得!人人会说话!稍有疏失,宫里的口水都会把娘娘淹死!
再说,娘娘已经很忙了,七格格才八岁,九格格才六岁,小阿哥才一岁……她自己的儿女都
忙不过来了,你又给她加一个,她怎么带呢?”
    乾隆愣住了,看看令妃。令妃呼出一大口气来,如释重负:
    “哎!这个紫薇,可真说到我心坎里了!皇上,要臣妾带十二阿哥,是臣妾的光荣,可
是……就像紫薇说的,臣妾也有许多不便之处!何况,十二阿哥这样思念着亲娘,臣妾接
手,只怕无论如何,不能取代亲娘的地位呀!”
    晴儿就接口说:
    “皇上!晴儿知道皇上深爱十二阿哥,怕他变坏,怕他不能成为顶天立地的男儿。但
是,现在让他离开亲娘,又在这么恶劣的气氛之下,他心里的阴影要怎样除去呢?这样,对
他真的好吗?”
    紫薇再接口:
    “皇阿玛!现在把十二阿哥送还给皇后娘娘,就算皇后娘娘是铁打的心,也会融化了!
皇阿玛何不乘此机会,彻底收了皇后娘娘的心!记得在南阳的时候,皇阿玛一再跟我说,家
和万事兴!我为了‘家和’而回来,好想和皇后娘娘化干戈为玉帛……皇阿玛,你帮我一个
忙,让我做个人情,把十二阿哥送到坤宁宫去!好不好?”
    乾隆看着紫薇,知道她处处在为大局设想,这样逆来顺受,以德报怨,实在让人不能不
满心折服,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终于,他叹了一口长气,说:
    “永璂!你这个紫薇姐姐,说服力太强了!罢了罢了,你记住紫薇姐姐的好,不要忘
了!跟她回坤宁宫去吧!”
    “谢谢皇阿玛!对于十二阿哥的未来,你大可放心!”紫薇深深的一屈膝,笑着,凝视
乾隆:“虎父焉有犬子?”
    乾隆笑了。
    紫薇和晴儿,就拉着永璂的手出门去了。
    坤宁宫里,真是一片愁云惨雾。皇后和容嬷嬷正在相拥而泣。容嬷嬷坐也不是,站也不
是,仆伏在椅子上,紧紧攥着皇后的手。皇后心痛的看着她:
    “这会儿疼得好些吗?要不要再吃一颗紫金活血丹?”
    容嬷嬷满面泪痕,却拼命给皇后擦泪。
    “娘娘!奴婢不疼了!你别再心疼奴婢了……我真是担当不起啊!”
    皇后看看窗外的夜色,想着永璂,眼泪不停的掉:
    “不知道永璂怎样?这孩子认床,换了床,他会睡不着的……”
    “娘娘!”容嬷嬷落泪说:“都是奴婢的错……都是奴婢的错……明儿个天一亮,奴婢
就去延禧宫,悄悄的看看十二阿哥怎样,缺什么,咱们赶快给送过去……娘娘,我知道你心
里有多痛,如果现在,奴婢的脑袋可以换回十二阿哥,奴婢宁愿一死啊!娘娘……我真对不
起你……”
    皇后泪如雨下,泣不成声。
    正在这时,外面陡然传来太监大声的通报:
    “紫薇格格到!晴格格到!十二阿哥到!”
    皇后和容嬷嬷惊跳起来,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皇后惊呼着:
    “十二阿哥!我有没有听错?”
    “十二阿哥!是十二阿哥!”容嬷嬷喊着。
    两人立刻仓皇起立,跌跌冲冲的冲到门口。
    房门一开。门外,紫薇和晴儿,一边一个牵着永璂的手。
    “皇后娘娘,”紫薇屈了屈膝,温柔的说:“我把十二阿哥从皇阿玛那儿要回来了!你
不要伤心了!”
    皇后的眼泪,像开闸的洪水,汹涌而出。她张开手臂,把永璂紧紧的,紧紧的抱在怀里。
    “皇后娘娘,老佛爷说,要你珍惜现在拥有的,不要再失去了!”晴儿看着皇后,也柔
声说。
    皇后哽咽着,抬起泪眼,看着紫薇,心里,像烧着一锅沸腾的油,烫得她全身每个毛孔
都痛。此时此刻,她对紫薇所有的仇视,全部化成感恩和悔恨。她很想说什么,无奈嘴唇抖
动着,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容嬷嬷看到紫薇居然把十二阿哥送回来了,简直恨不得为紫薇而死。以前做过的种种错
事,现在,像是几千几万根针,深深的刺在心坎里,说不出的痛,说不出的悔。她对着紫薇
和晴儿一跪,老泪纵横,诚心诚意的磕下头去,仆伏在地,泪不可止,也是什么话都说不出
来。
    出走的孩子回来了,宫里的战争平息了,香妃的事情过去了,皇后也变得谦卑虚心了。
太后心里安慰,对紫薇和小燕子这两个“民间格格”,也不能不心悦诚服的接受了。可是,
有件心事,一直未了。
    这天,她把尔康召进了慈宁宫,决定把心事作个了断。摒退左右,她凝视着尔康,郑重
的问:
    “尔康,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把你找来?”
    “臣不明白!”尔康恭敬的回答。
    “我特地把晴儿支开,就为了和你谈一点知心话!自从我打五台山回来,就有一肚子的
话想跟你说,但是,宫里接二连三的出事,你们几个闹得惊天动地,我这些话就全部压在心
底,始终没机会说。现在,已经不能不说了!”
    尔康有些惊怔起来,神情一凛。
    “不知老佛爷有什么吩咐?”
    “我就明说了吧!”太后盯着他,认真的说:“我知道你对紫薇的一片心了,我也终于
被你们两个感动了。紫薇这丫头,我看到今天,不得不承认,她的才华人品,都没话可说!
我没办法再挑剔她了!我决定接受她,承认你们的婚姻!但是,我有一个条件!你必须同时
接受晴儿!”
    尔康大大一震,脸色立刻变了,急喊:
    “老佛爷!请三思!”
    “我已经三思过了!我想来想去,晴儿这样好的姑娘,不会辱没了你!让你同时拥有她
们两个,你也不会吃亏!我相信你不会亏待晴儿,也相信紫薇宽宏大量,不会欺负晴儿!如
果你对紫薇有所顾忌,我就亲自去跟她谈!只要她同意了,谅你也不能不同意!”
    尔康大急,双手一拱,惶急的说:
    “老佛爷!请千万不要去跟紫薇谈!如果老佛爷开口了,紫薇就算有千难万难,也会点
头答应!可是,这件事是不对的,我只有一份感情,怎么可能平分给两个人?晴儿不会辱没
我,可我会辱没晴儿的!老佛爷,你那么疼晴儿,怎么忍心让她走进—个预见的悲剧里去
呢?”
    太后不悦的一皱眉头:
    “预见的悲剧?这是什么话?我听不懂!”
    尔康真挚而恳切的看着太后:
    “臣心里只有一个紫薇,再也容纳不下别人!今生今世,愿和紫薇相依相守,共度一
生,如果臣对紫薇有二心,会死无葬身之地!”
    “你这是什么话?”太后勃然变色:“我这样好好的跟你谈,你居然拒人于千里之外!
你不想想……受委屈的不是紫薇,是晴儿呀!”
    “如果这样安排,受委屈的是三个人!我,晴儿,和紫薇!”尔康激动的说:“老佛
爷,紫薇自从进宫,受到的大伤小伤无数,面对的问题重重,她全部用一颗宽容的心来接
受,用一种‘大爱’的精神来包容!只有这‘一夫二妻’,是她不能接受的事,也是我无法
接受的事!请您尊重我们两个的意志吧!”
    “你怎么知道她不能接受呢?我看她和晴儿投缘得很,两人像姐妹一样!”
    “老佛爷!紫薇不是一个神,她是个人,是个女人!她有女人的纤细,有女人的敏感,
也有女人的嫉妒和自私!事实上,晴儿也一样!请您不要把紫薇想像得太清高,也不要把晴
儿想像得太清高,更不要把我想得‘太能干’!我自认没有同时爱两个女人的‘能力’!如
果我接受了老佛爷的安排,我就太对不起紫薇了!也太对不起晴儿了!我不能这样伤害紫
薇!也不能这样伤害晴儿!这样做,紫薇会痛苦,我会左右为难,晴儿会伤心!最后,我们
三个都会崩溃,都会毁灭!我们都是聪明人,为什么要做这样一件愚蠢的事呢……”
    尔康话没说完,晴儿从里面走了出来,拍着手,大声说:
    “尔康!说得好,说得太好了!我为你鼓掌!”
    尔康和太后都吃了一惊,尔康就狼狈的看晴儿,结舌的说:
    “晴儿……对不起……我……我……”
    “有什么对不起?说得那么有理,让我又是感动,又是佩服!”晴儿坦荡荡的笑着说,
转向太后:“老佛爷!你老人家把我支开,就为了要强迫尔康收留我啊?我不是跟您说得清
清楚楚了吗?我不要尔康,我不要心里只有紫薇的尔康!如果您一定要把我许给尔康,需要
先把紫薇从他心里除去,要不然,就太侮辱我了!今天,就算尔康答应了,我也会拒绝的!
尔康说得对极了,这样做,是对我们三个的伤害!尤其,是对我的伤害!因为他们两个毕竟
彼此有情,我算哪根葱?哪根蒜呢?”
    太后一怔,看着她说:
    “晴儿,我知道你有你的骄傲……可是……”
    晴儿就上前,把太后拉到一边去,低声说:
    “我可不可以去和尔康谈一谈?”
    太后愣了愣,以为晴儿要去亲自说服尔康,就点了点头。
    晴儿走向尔康,说:
    “我们到御花园里走走!”
    两人走进花园,晴儿一看,没人注意他们,就急促的说:
    “老佛爷一意孤行,你可别当成是我的意思,那就让我无地自容了!”
    尔康凝视她,对她的感觉真是复杂极了。
    “晴儿,如果我有伤到你,希望你不要生气,不要介意,我……我不知道该对你说些什
么好,这一年以来,你一次又一次的帮助我们,为我们奋不顾身!你为紫薇做的,为小燕子
做的,为我做的,为五阿哥做的……每一件事,点点滴滴,都在我心里!我不是忘恩负义的
人,我曾经说过,愿意为你粉身碎骨,只是……”
    晴儿抬起清亮的眼睛,坦白的看着他,温柔的打断了他:
    “你不要说了!你心里的每句话,每个思想,每种感觉,我都非常了解!自从亲眼目睹
你和紫薇的这场爱,我心里充满了感动和震撼!好羡慕你们,也一心一意希望你们幸福!”
她笑了笑,很自负的说:“聪明如我,怎么会让自己夹到你们中间,去坐冷板凳呢?那……
岂不是太贬低我自己了?难道我不配拥有我的尔康吗?”
    尔康震动极了,深深的看着她,眼里是真正的折服。
    “晴儿!你变了!”
    “哦?”
    “你不再是跟在老佛爷身边,那个唯唯诺诺的小姑娘,你已经是个有血有肉有思想的女
人了!紫薇说过,你满腹诗书,才气纵横!是埋在冰山下面的火种,外表‘清冷孤傲’,内
在‘热血奔腾’!我想,她分析的你,是最最真切的你!”
    晴儿一怔,感动的问:
    “她这样说我?”
    “是!我们离开了皇宫,常常谈到你!”
    晴儿有些震撼,眼里闪耀着光彩,心想,知我者,紫薇也!
    “紫薇,她了解我!”她看着尔康:“你和紫薇,是我的知己!我想,我们一直活到白
发苍苍的时候,依然可以在一起赏雪看月亮,我才不要破坏这种美好的关系!所以,不要把
老佛爷的提议放在心上,我会说服她的!你欠我的情,就用你们一生的友谊来还吧!”
    “是!一生的友谊,绝不改变!”尔康诚恳的说。
    两人就深深的互看着,把所有的感觉,都归纳到一种最真挚而高贵的友谊里去了。他们
两个都知道,人生,有很多的变数,即使是恩爱夫妻,也不见得会天长地久。但是,他们这
种友谊,穷此一生,都不会改变了。在后来的很多很多年里,他们确实证实了这一点。那些
后话,我们就按下不表。
    回到当时,晴儿和尔康一番恳谈以后,她回到慈宁宫,向太后再一次表白了自己:
    “老佛爷!请宠我一次,不要把我许给尔康!我才不要‘娥皇女英’,我不是‘娥
皇’,也不是‘女英’!尔康那么爱紫薇,如果我跟了他,我还有什么地位?虽然以前我对
他动过心,那已经过去了!现在,他只是我的大哥!请老佛爷再也不要反对他和紫薇,那就
是对我的好了!”
    “可是,我记得你说过,你也有‘蠢蠢欲动’的感情……”太后困惑的说。
    “我还是有那种感觉,但是,不是对尔康!是对虚空中的某个人物,是一种幻想和梦
想!我也希望和紫薇一样,拥有一个心里没有其他女人的人!”
    “哪有那样的人?就算有,你也遇不到!你现在不要尔康,将来怎么办?”
    晴儿看着太后,深思的说:
    “我知道老佛爷是真心疼我,处处为我想!这样吧,老佛爷给我一个权利,让我可以选
择我的未来吧!如果有一天,我看中了那个人,我一定坦白告诉老佛爷,那时候,老佛爷再
帮我做主!”
    太后宠爱的看着她,没办法了,只好把尔康留给紫薇了。
    “那……就这么办吧!到时候,你可别害臊不说啊!”
    “到时候,我再也不会把机会放过了!”晴儿如释重负,笑了。
    于是,这天,太后扶着晴儿的手臂,来到了漱芳斋。
    “紫薇!小燕子!我特地来看看你们两个,天冷了,这个漱芳斋,还缺什么不缺?”太
后慈祥的、关心的问:“棉被够暖吗?冬衣要不要再做几件?我看你们两个丫头,都穿得满
单薄的!”
    紫薇、小燕子惊愕的看着太后,这是第一次,她们两个听到太后这样温暖的谈话,两人
都震动着。尔康和永琪,站在两人身后,也是一脸的惊奇。紫薇急忙屈了屈膝,感激的说:
    “老佛爷,我们什么都不缺,漱芳斋里,吃的喝的用的穿的,真是应有尽有!谢老佛爷
关心!”
    太后看看永琪和尔康,两人有点紧张。因为,又被太后抓到,一早就到了漱芳斋。尔康
尤其紧张,不知道上次的提议摆平了没有?万一太后和紫薇谈什么,岂不是又要天翻地覆?
他不由自主的去看晴儿,晴儿了解他的不安,立刻给了他一个稳定的微笑,尔康心情稍定。
太后的眼光,也落在尔康脸上:
    “尔康,你的阿玛被你们几个连累,这次也辛苦了!额娘可好?”
    尔康受宠若惊的禀道:
    “回老佛爷,阿玛和额娘,看到我回家了,两个格格也身体健康,高兴得不得了,什么
都好!”
    “那……尔泰什么时候回来呢?”
    “尔泰本来已经要动身了,可是,塞娅有了身孕,巴勒奔说什么都不肯让她在这个时候
动身,所以,恐怕还要过一阵!好在,我已经回家了,阿玛他们也安心了!”
    “有了身孕?太好了!”太后喜悦的说:“没想到弟弟赶在哥哥前面了!我看,你们两
对大喜的日子,也要赶紧挑一挑了!赶明儿,我就跟皇上研究研究!”
    尔康和永琪一听,惊喜交集。紫薇羞涩的低下头去,小燕子转着眼珠,装糊涂。
    永琪就一步上前,诚挚坦白的问道:
    “老佛爷,你不反对我们的婚事了?”
    太后看了看永琪,看了看小燕子,走过来,一手拉住永琪,一手拉住小燕子,说:
    “永琪,这个孙媳妇儿,不是我挑的,心里总有些不踏实!但是,你们用事实说服了
我,我好感动!是的,我不反对你们了!我接受你们,也希望你们接受我!”
    永琪太感动了,喊着:
    “老佛爷!谢谢你!”
    太后就放掉了永琪和小燕子,转身拉过紫薇和尔康,再说:
    “还有紫薇和尔康,你们这一对挨过了好多大风大浪,彼此还是这么坚定。我实在不能
不感动!我不再阻碍你们了,我祝福你们!”
    紫薇惊喜交集,感激的说:
    “老佛爷!能够得到您的祝福,紫薇再也没有奢求了!”
    尔康也喜出望外,一迭连声的说:
    “谢谢老佛爷的了解,谢谢老佛爷的成全!更谢谢老佛爷的包容和……一切一切!”
    小燕子又惊又喜,看着太后,简直不敢相信,张大眼睛说:
    “老佛爷!我以后说错话的时候,你还会不会生气呢?”
    “不生气了!”太后微笑的说:“我把它看成是‘回忆城一奇’吧!”
    “回忆城?”小燕子愕然的嚷:“老佛爷也知道回忆城?”
    晴儿笑嘻嘻的插口了:
    “是我告诉老佛爷的!你们那些惊险刺激的故事,我一件件都说了,现在,才说到第三
章,老佛爷听得好有兴趣呢!”
    “老佛爷,你都知道了呀?不怪我们吗?”紫薇不相信的问。
    太后看着紫薇和小燕子,亲热的说:
    “两个丫头,以前我对你们有很多误会,你们也不怪奶奶了吧?”
    “奶奶?”小燕子张大眼睛。
    “是啊!一般家庭里,不都叫‘奶奶’吗?记得有人跟我说过,这‘老佛爷’三个字实
在别扭,我现在也好想当个普通的‘奶奶’呢!”
    小燕子好感动,好惊喜,热烈的喊道:
    “奶奶!我好幸福啊!我现在有爹,有哥哥,又有奶奶了!那……我那些大错小错,你
都原谅了吗?”
    “紫薇不是说了吗?人生,最大的美德,是‘饶恕’!”太后说。
    “老佛爷!有你这几句话,我真是庆幸我们回来了!”紫薇含泪喊。
    太后就把两个姑娘紧紧的拥在怀里了。
    尔康和永琪看着,两人眼里都绽放着光彩,感动得不得了。
    晴儿微笑的看着这一切,眼中含泪,唇边带笑。尔康就走到晴儿身边去,对她感激的、
诚挚的说:
    “晴儿!谢谢你!”
    晴儿对尔康一笑。
    宫里的事,暂时告一段落,现在,要谈一谈会宾楼。
    这晚,会宾楼重新开张了。开张的场面,实在盛大。
    只见一排身穿红衣的青年,正在有力的击鼓。鼓声隆隆。
    柳青、柳红、金琐一身光鲜,笑嘻嘻的站在会宾楼门口,喜气洋洋。
    小燕子、紫薇、尔康、永琪、箫剑环绕在柳青柳红金琐身边,大家兴冲冲东张西望。宝
丫头站在紫薇身边,更是兴奋。
    街道两旁,挤满看热闹的群众。
    小燕子对柳青柳红嚷着说:
    “今天会宾楼重新开张,应该比上次开张还要隆重才对!我们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送
什么贺礼给会宾楼才好!舞龙舞狮已经不够看了!所以呢,今天的节目,全是尔康设计的!”
    尔康双眸炯炯,诚挚的看着柳青和金琐,眼里盛满了千言万语,说:
    “柳青,金琐!上次在南阳,你们的婚礼办得好简陋,我心里一直有着深深的歉意!你
们两个不知道,我对你们有多少的祝福,有多少话想说,却不知道从何说起,我们就心照不
宣了!今天,这个庆贺的点子,是为了要会宾楼永远兴旺,要你们两个的感情,永远热烈!”
    柳青非常感动,迎视着尔康的眼光,也诚挚的说:
    “尔康!我可没有你这么会说话,可是,我心里一直憋着一句话,始终没有机会告诉
你!就借现在跟你说了吧!”
    “是!请说!”
    柳青一抱拳:
    “谢谢!谢谢你做的每一个决定,谢谢你敢于向传统挑战,追求你要的,也敢于向传统
的观念说‘不’,这样,我才有了今天的幸福!”他搂着金琐,深刻的看着尔康:“我们终
于各有各的幸福了!我是糊里糊涂闯来的,你是辛辛苦苦经营的!”
    紫薇感动的叫了起来:
    “柳青还说他不会说话,说得这么好!金琐,是你教他的吗?”
    金琐脸红红的,看看柳青,看看尔康,心里,洋溢着喜悦,也诚挚的说:
    “小姐,尔康少爷,我也一直欠你们一声谢谢!我那么笨,差点辜负了你们的好意。现
在,我真的过得很好,很满足,谢谢你们了!”
    小燕子大声的嚷嚷起来,打断了他们:
    “你们几个不要在那儿肉肉麻麻的谢来谢去了!老实说,你们都该谢我才对!没有我糊
里糊涂当了还珠格格,哪有你们这么多精彩的故事?”
    “小燕子这句话对极了!就是这样,尤其是我,没有她糊里糊涂,我这一笔不知道要记
到哪里去?”永琪开心的喊着。
    “还有我这一笔,也不知道要记到哪儿去?”箫剑接口。
    “所以,还是小燕子最伟大!”柳红笑着。
    “可不是!可不是!”小燕子得意的喊着。
    鼓声突然加重。宝丫头惊喊:
    “来了来了!好漂亮啊!哇……”
    群众全部骚动了,大家都对街上看去。
    只见从街道尽头,有无数身穿红衣的青年,手持燃烧的火炬,非常壮观的奔到会宾楼
前。他们舞动着火炬,随着鼓声,嘴里整齐划一的喊着:
    “永远兴旺!永远灿烂!永远兴旺!永远灿烂……”
    这时,一辆马车驶来,停下。福伦扶着便装的乾隆,走下车来,许多便装的侍卫,站在
街对面,惊奇的看着。乾隆看到这样壮观的火炬,看得目瞪口呆了。
    “这个会宾楼开张,这么壮观啊?”乾隆问福伦。“太让我意外了!”
    “大概他们太高兴了,这个会宾楼,是那些孩子在‘回忆城’外的一个‘家’!”福伦
说:“这个家失而复得,他们就有点得意忘形了!”
    “让他们得意忘形吧!”乾隆理解的点了点头:“当他们要摆脱回忆城的拘束,当他们
偶而要放浪形骸的时候,就到这儿来!”
    鼓声和音乐乍然加强。
    那些红衣青年,就非常壮观的跳起一支“火炬舞”。夜色里,那火炬灿烂夺目,舞得让
人目不暇接。在这些火炬之中,另有一队青年,穿着耀眼的翠蓝色服装,抬着许多大酒坛,
舞动着出来。大家随着激动的音乐声,鼓声,跳着一支“痛饮狂欢”舞。一时之间,但见火
炬点点,舞者穿棱跳跃,酒坛酒杯,在舞者间滚动,觥筹交错,光影流离,真是叹为观止。
    四周围观的群众,看得如醉如痴,大家掌声雷动,疯狂的喊着:
    “好!好!好!”
    表演完了,众表演者停下舞蹈,高举火炬,整齐的喊道:
    “祝会宾楼永远兴旺!永远灿烂!”
    然后,舞者让开通路,站在大门两边,把街道照射得如同白昼。
    柳红就高声对群众喊道:
    “今天会宾楼重新开张,欢迎各位进来,和我们一起庆祝,今晚的酒莱,本店全部免费
招待!”
    群众高声叫好,欢声四起,大家争先恐后的跑进了会宾楼。
    “我们也去庆贺庆贺!”乾隆对福伦说,迈开大步,也走进会宾楼。
    会宾楼内,张灯结彩,高朋满座,真是热闹得不得了。
    柳青、柳红、宝丫头、金琐都穿梭在人群中,忙着给每一桌上酒上菜。
    尔康、紫薇、小燕子、永琪、箫剑坐在老位子上,看到这样热闹的场面,人人满面笑
容,个个乐不可支。小燕子坐不住,嚷着:
    “我去帮他们上菜!”
    “你别去了!”永琪一把拉住她:“等会儿又把茶盘砸了,把客人烫了!你这种‘记
录’太多,还是安安静静坐在这儿比较好!”
    “我哪有?我哪有……”
    “你就有!好多次了,说不定还会跟人打架……”尔康说。
    “打架才好呀!不打不相识,一次打来一个蒙丹,一次打来一个箫剑!如果再打一
场……”
    “说不定打来另外一场‘惊心动魄’!”箫剑接口说。
    “就是!就是!反正好多‘惊心动魄’等着我们呢!”小燕子嚷着。
    正说着,乾隆和福伦带着随从走来。
    “哈哈哈哈!”乾隆大笑着:“我算见识了会宾楼开张的场面!这个火炬舞,下次在回
忆城里,记得也给我办一次,让回忆城里那些‘土包子’,也开开眼界!”
    众人全部惊跳起来。尔康震惊的喊:
    “阿玛!老爷,你们怎么来了?”
    “老爷一定要亲自来给你们这些‘生死之交’祝贺祝贺,我只得陪着老爷过来了!”福
伦笑着说。
    “赶快坐下!”尔康就抬头喊:“柳青!柳红!金琐……快过来!”
    “阿玛!你怎么不说一声?说来就来了?大意外了!”永琪惊喜的说。
    紫薇、小燕子、永琪,急忙给乾隆和福伦搬椅子,摆筷子。
    “老爷……你们亲自来,又要让我们大家手忙脚乱了!”小燕子喊。
    “好像我们来得不对啊?”乾隆看着大家,又看福伦,笑着问。
    “谁说?谁说?会让我们受宠若惊!喜出望外!”紫薇赶紧回答。
    大家都忙着张罗乾隆,人人都兴奋着。只有箫剑,隐在众人身后,凝视着乾隆。他实在
没有料到乾隆会亲自来祝贺,看到这样一个毫无架子,亲切慈样的乾隆,不禁深深震撼了。
在这一刻,他明白了。尔康是对的,上苍用了另一种方式,来化解这个仇恨,它安排了一
切,补报了小燕子。他再看小燕子,那个粗枝大叶的小燕子,那个糊里糊涂的小燕子,那个
毫无心机的小燕子,那个笑口常开的小燕子,那个大而化之的小燕子,那个天真莽撞的小燕
子……他忽然疑惑起来,这个小燕子,真的是他的妹妹吗?本来,回到北京,他很想带小燕
子去见见静慧师太,把这个身世之谜,彻底弄清楚。但是,他却始终没有做。一来,小燕子
不求甚解,对当年的事,已经不再追究了。二来,他竟然有些怯场,不敢去求证了。记得,
静慧师太说过,当初庵里,收养了好几个孤儿。既然有好几个孤儿,谁知道小燕子是不是小
慈呢?
    箫剑在这儿出神,柳青、柳红、金琐早就奔了过来。柳青惊呼着:
    “老爷!我们有没有看错?会宾楼有老爷大驾光临,实在太光彩了!”
    “柳青柳红金琐,”乾隆真心真意的说:“我带着最大的诚心来这儿,祝贺这个酒楼的
‘劫后重生’,我知道,这个酒楼里,有你们大家的欢笑,希望,这个欢笑永远延续下
去!”就爽朗的喊道:“永琪!给我拿大酒杯来!我要跟大家喝一杯!”
    “是!”永琪欢声应着。
    酒杯排在桌上,一个一个注满。
    乾隆举着杯子,诚挚而欢乐的,大声说:
    “你们的快乐,就是我的快乐!你们的欢笑,就是我的欢笑!柳青,柳红,箫剑,你们
这次帮助永琪他们逃亡,让他们远离伤害,我衷心感谢!来,我和大家干一杯!”
    箫剑听到乾隆一一点名,也点到自己,不禁一震。跟着众人,拿起了酒杯。心里,实在
是百感交集,如果干了这杯酒,是不是表示“千古情仇”就“一口吞”了呢?正在胡思乱
想,大家的杯子相碰,发出清脆的铮然一响,大家都一仰头,干了杯子,他也只得干了。
    永琪再倒满了乾隆的杯子,乾隆忽然转向箫剑,深深凝视他,说:
    “箫剑!关于你和小燕子的故事,我始终没有闹得很清楚,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箫剑没料到乾隆有此一问,心中一跳,旋即镇定下来。他迎视乾隆,在乾隆那诚恳的眼
神中,读出了那种真切的关怀。到了这个时候,他终于确定,往日的仇恨,烟消云散了。这
样一确定,他也就豁然开朗了。他对乾隆一笑,说:
    “你不用闹得很清楚,事实上,我也没有闹得很清楚!人生有些事,不必很清楚!活得
快乐,活得心安理得,比什么都重要!我很高兴,我终于有这个机会‘认识’了你,你这么
有‘人性’,这么有‘人情味’,实在远远出乎我的意料!”
    “说得好!这种赞美,我很少听到!他对我的意义很大!”乾隆怔了怔,说。
    “对我也是!”箫剑低语。
    尔康看着箫剑,听到他这番话,知道他终于彻底解脱了,欣慰得不得了。拍了拍箫剑的
肩膀,感动的说:
    “老爷!箫剑!我们大家一定要干一杯,为了团圆,为了劫后重生,为了重新认识身边
的人和事,为了会宾楼,更为了……我们化解了人生的许多仇恨,把不可能的事,都变成了
可能!为了‘化力气为浆糊’!让我们大家痛痛快快的干一杯吧!”
    箫剑看了尔康一眼,两人都心照不宣了。乾隆以为尔康指的是皇后和容嬷嬷,不住点
头。大家更是各有所悟,都欢喜着,全部举杯。小燕子尤其高兴,嚷着说:
    “化力气为浆糊!化力气为浆糊!化力气为浆糊……这是一句很有学问的话,对不对?”
    “对极了!”大家异口同声的说。
    “干杯!”乾隆喊。
    众人一呼百应,欢声雷动的响应:
    “干杯!”
    箫剑一口喝干了那杯酒。看着那个“化力气为浆糊”的小燕子,心里震动着。和小燕子
的这番相遇,万一认错了妹妹,万一不是“兄妹相认”,那就是上苍给他的礼物,为了抽走
他生命里最大的负担和哀愁。是,化力气为浆糊!这是一句很有学问的话,他笑了,一仰
头,再干了一杯酒。
    ------------------
  文学殿堂疯马  扫校
    由著名的晓军做再次精心校对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