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珠格格续集
60

    坤宁宫里,一片落寞。漱芳斋里,却是一片温馨。
    尔康和永琪,经过了一番“大逃亡”的日子,早已习惯朝朝暮暮,都有紫薇和小燕子相
伴的生活。所以,也顾不得宫里的规矩不规矩,一早就到漱芳斋来探视两位格格。紫薇看到
他们两个来了,就提议大家一起去坤宁宫“请安”。
    “什么?给皇后请安?我看你免了吧!皇上只要你去给老佛爷请安,并没有要你去给皇
后请安,你就当她不存在,别惹麻烦了!”尔康说。
    “可是……那样不好!皇后毕竟是国母,是这个皇宫里非常重要的人,我们回来了,好
歹要去报告—下,不能当成她不存在,因为她是‘存在’的!”紫薇很识大体的说。
    “我不去!我反正不去!”小燕子激动的嚷:“那个皇后,是我头一号的敌人!我恨不
得把她‘漆叱卡喳’,你还要去‘请安’,你有没有搞错?”
    “我没有搞错!我们以后都希望在宫里平安无事,是不是?那……我们就一定要‘化力
气为浆糊’!否则,我们的日子还是会很难过!再说……我们毕竟是晚辈,晚辈给长辈请
安,是一种基本的礼貌,皇后对我们用手段,是她的错,我们无视她的存在,就是我们的错
了!”
    “紫薇的话有道理。”永琪深思的说:“现在,整个皇宫都知道,皇阿玛亲自去南阳,
把我们几个接回宫来!我看,大家都不会再和我们作对了!连老佛爷,都已经放我们一马
了,皇后已经是‘独木不成林’,我们礼貌一下,总没错!”
    “我没有那么好的修养!”小燕不服气的喊:“管她是‘有毒的木头’也好,是‘没毒
的树林’也好,我都不要理她!”
    几个人正在争执中,外面传来太监大声的通报:
    “皇上驾到!”
    小燕子轻松的挥挥手:
    “不理他!不理他!是小骗子……”
    小燕子一句话没说完,乾隆已经大步走进,声如洪钟的嚷着:
    “什么?不理朕?还说朕是小骗子?”
    大家吓了一跳,这才知道乾隆真的来了,急忙行礼。叫皇阿玛的叫皇阿玛,叫皇上的叫
皇上。乾隆看着大家,好脾气的笑着:
    “大家都睡好了吗?你们在商量什么?”
    “回皇上,大家在研究,是不是应该去坤宁宫,给皇后娘娘请安?”尔康说。
    乾隆一怔,想了想,说:
    “难得你们大家还有这种胸襟气度……也好,家和万事兴!你们回来了,朕心里非常高
兴,许多事,就让它过去吧!如果你们要去,朕陪你们一起去!免得你们受气!”
    乾隆就带头,对门外走去,众人急忙跟随。小燕子没辄了,只好跟着出门去。
    大家走到坤宁宫外,尔康忽然看一个太监,正在坤宁宫门外探头探脑。他觉得眼熟,再
一细看,突然一惊,赶紧推推永琪:
    “永琪!你看那个太监,是不是在洛阳城外,对我们痛下杀手的人?”
    “就是他!”永琪惊喊。
    那个太监不是别人,正是皇后的杀手巴朗。这时,巴朗发现乾隆、尔康、永琪等人走
近,急忙想溜。头一低,往花园深处窜去。尔康大叫:
    “站住!你还要往哪儿跑?”
    巴朗一看情形不对,拔腿就跑。
    尔康立即飞身而起,拔脚就追。一面追,一面喊:
    “永琪!我们不要再放过了他!追!”
    永琪也飞身而起,两人去包抄巴朗。
    “干什么?他们去追谁?”乾隆困惑的问。
    小燕子一看,兴奋得不得了,喊道:
    “皇阿玛!这个人,曾经在洛阳城外面追杀我们,口口声声说是奉了皇阿玛的命令,要
取我们的‘脑袋’去‘覆命’!带了好多杀手,刀刀要我们的命!还说,皇阿玛说的,对我
们要‘杀无赦’!结果,尔康被砍了两刀,血流了满地,差点死掉了!永琪也挨了一刀……
大家被他们打得好惨……”
    “有这种事?”
    小燕子已经熬不住了,喊着:
    “我也要去抓他!”就要飞身而起。
    紫薇急忙拉住了她,紧紧的不放。
    “你不要去搅和,帮倒忙了!他们两个打一个,一定会抓到,你去,他们又要保护你,
呆会儿再把敌人放走了!不要去!”
    乾隆立即大喊:
    “来人呀!来人呀!抓刺客!快!”
    侍卫纷纷涌到,长剑一一出鞘。
    乾隆指着打成一团的巴朗和尔康永琪:
    “快去围堵起来,不要放那个刺客逃走!赶快帮五阿哥和尔康的忙!把那个太监给朕抓
过来!”
    “喳!”
    立即,巴朗陷进了重重包围。他一个人,哪里是这么多人的对手。何况,尔康和永琪这
次不是在郊外,也不须保护紫薇和小燕子,两人放手的打,打得巴朗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
片刻以后,巴朗就被两人打倒在地。
    众侍卫一拥而上,用绳子把巴朗绑了一个结结实实,掷到乾隆面前来。
    乾隆怒喝一声:
    “你是谁?奉了谁的命令对格格和五阿哥下杀手?快说!”
    巴朗见乾隆其势汹汹,不禁害怕,挣扎着说道:
    “小人巴朗,奉命行事,请皇上明察!”
    “奉谁的命?”乾隆怒吼。
    “奉皇后娘娘的命!要对五阿哥他们四个‘斩草除根’!”
    “岂有此理!把他押着,朕要找皇后算帐!”乾隆大吼。
    皇后不在坤宁宫,她听了容嬷嬷的劝,收拾起残破的心情,去慈宁宫请安了。
    乾隆在坤宁宫找不到皇后,就让侍卫提着巴朗,带着紫薇、小燕子、尔康、永琪,一行
人赶到慈宁宫。乾隆中气十足的喊道:
    “老佛爷,听说皇后在这儿,朕马上要跟她对质!让她赶快出来!”
    太后惊愕的走了出来,后面,跟着皇后、容嬷嬷、晴儿。
    “什么事?什么事?一清早就大呼小叫的?”太后问,忽然看到地上有个衣裳带血迹的
人,大惊:“这是怎么回事?”
    皇后和容嬷嬷惊见巴朗,五花大绑的跪在地上,两人立刻脸色惨白。皇后觉得事态严
重,顿时眼前一黑,差点摔倒,容嬷嬷急忙扶住。
    乾隆瞪着皇后,目眦尽裂:
    “皇后!朕问你,这个人,是你的杀手吗?你派了他,一路去追杀永琪他们,还假传圣
旨,说朕要‘杀无赦’,是吗?”
    皇后颤栗着一退:
    “臣妾不认得他!不知道他是谁?”
    巴朗一听,皇后要赖帐了,这下又急又气,大喊道:
    “皇后娘娘!天地良心!奴才可是奉了娘娘的命令去做事,娘娘怎么可以说不认识奴才
呢?”
    “你是谁?为什么要害我……”皇后硬着头皮说。
    “皇后娘娘!奴才是巴朗啊!”巴朗惊喊。
    “巴朗……巴朗……臣妾没有听过这个名字……皇上请明察!”
    巴朗眼看死到临头,皇后居然不伸援手,气极了,喊:
    “皇后娘娘!奴才为你拼命,帮你做事!今天,你居然不救奴才,还说不认识奴才?我
真是瞎了眼,跟错了主子!难道,你忘了,上次让奴才买通高远高达,把布娃娃放在漱芳斋
床垫底下的事?如果你忘了,你总记得派奴才到济南,买通紫薇格格的舅公舅婆,还有那个
产婆的事?如果你都忘了,奴才请求和高远高达对质!奴才也请求和舅公舅婆对质……”
    巴朗还没说完,皇后就颤抖着身子,摇摇欲坠的后退着。
    紫薇、小燕子、尔康、永琪听到这些话,都又是震动,又是恍然大悟。
    “我……我……”皇后颤声低语:“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要这么说……
这……这是陷害……陷害……”
    太后再也没有料到有这种事,震动得不得了。凝视皇后,又惊又悲又怒的说:
    “皇后!我是多么信任你,多么支持你,你居然布下这么多的陷阱,去陷害紫薇和小燕
子!你利用我的信任和宠爱,把我也陷进不仁不义里!你真是太可恨了!”
    皇后被太后这样愤怒和沉痛的眼光打倒了,再退一步,脸色如死。
    乾隆就对侍卫喊道:
    “先把这个巴朗拉下去,关起来!立刻传高远高达来跟他对质!”
    “喳!”
    几个侍卫,就把巴朗拖了下去。巴朗一路喊着:
    “皇后娘娘!你要为奴才作主呀!皇后娘娘……奴才帮你作了多少事,你再想一想……
你再想一想……”
    乾隆越听越气,混身发抖,指着皇后,痛骂道:
    “你是朕的皇后,居然这样心狠手辣!你一次又一次的陷害紫薇和小燕子,害得朕误会
了雨荷,差点失去一个好女儿!为了那个布娃娃,严刑拷打紫薇,又差点要了紫薇的命!现
在真相大白了,你还不知道忏悔,还在这儿狡赖!朕不杀你,实在难消心头之恨!来人呀!
给朕把皇后绑起来!立刻推出去斩了!”
    这时,永璂从屋子里面,飞奔而出,直扑到乾隆脚前,一跪落地。
    “皇阿玛!请你开恩,不要杀我的额娘!”永璂就抱住了乾隆的腿,哭喊:“求求你,
不要杀我的额娘呀……”
    乾隆一惊:
    “怎么永璂也在这儿?奶娘呢?还不带下去!”
    奶娘急忙上前,来拉永璂,永璂哪儿肯走,一反身,扑向皇后,痛哭着喊:
    “皇额娘……皇额娘……”
    皇后至此,万念惧灰,知道自己走到绝境了,抱着永璂,滑落于地,痛哭失声。
    紫薇、小燕子、尔康、永琪都是一脸的震撼。
    容嬷嬷看着哭成一团的皇后和十二阿哥,看着声色俱厉的乾隆,看着脸色铁青的太后,
她知道皇后最后的支撑也垮了,这一次是再也逃不掉了。容嬷嬷眼泪一掉,挺身而出,往乾
隆面前一跪,热泪盈眶的说:
    “皇上!这所有的事,都是奴婢一手安排的,和皇后娘娘没有关系!娘娘完全蒙在鼓
里,是奴婢和两位格格结仇,心存怨恨,所以想尽办法,要除去两位格格!所有的坏事,全
是奴婢一手造成!请皇上明察,不要冤枉了皇后娘娘!皇上,请杀了奴才,饶了娘娘吧!”
    乾隆瞪着容嬷嬷,恨极的对她一脚踢去。
    “容嬷嬷!你以为朕还会放掉你吗?你的脑袋,朕早就要摘掉了!为了皇后,把你保留
到今天!谁知你完全不知悔改,一再兴风作浪!可恶到了极点!现在,朕就成全了你,先杀
你,再杀皇后!”就对侍卫怒吼道:“把容嬷嬷拉下去!马上斩了!立刻执行!”
    “喳!奴才遵命!”侍卫就上前来拉容嬷嬷。
    容嬷嬷满脸泪水,对侍卫说道:
    “请让我给主子磕一个头再去!”她就膝行到皇后面前,恭恭敬敬的磕下头去,哽咽
的、不舍的说:“娘娘!奴婢不能再服侍您了,对不起,奴婢先走一步!”
    皇后崩溃了,扑上前去,抓住了容嬷嬷,痛喊道:
    “皇上!请开恩!皇上,请开恩……皇上!臣妾给您磕头了……”就跪在乾隆面前,磕
头如捣蒜,嘴里不住的喊着:“皇上……皇上……皇上……”
    永璂看到亲娘如此,也过来和皇后一起跪下,哭道:
    “皇阿玛,你为什么一直要砍人的头啊?你饶了容嬷嬷吧……”
    容嬷嬷看到皇后如此,永璂也是如此,不禁抱着皇后和永璂,泪如雨下,边哭边说:
    “娘娘保重,十二阿哥保重!容嬷嬷来生再来服侍你们……你们对奴婢的好,值得奴婢
粉身碎骨了!”
    三人哭成一团,场面实在凄厉。乾隆就怒喊道:
    “还耽搁什么?把容嬷嬷拉下去!”
    侍卫就拖着容嬷嬷下去。皇后的手紧握着容嬷嬷不放,终于,仍然被拉开了。容嬷嬷在
地上拖着,一路拖出去,依然老泪纵横的看着皇后和永璂,不断的喊着:
    “娘娘保重……十二阿哥保重……娘娘保重……十二阿哥保重……”
    皇后已经没有皇后的形相,爬在地上追。哭喊着:
    “容嬷嬷!容嬷嬷……回来,回来啊……”
    紫薇看到这儿,不知怎的,竟然泪盈于眶。再也忍不住了,含泪往前一站,喊:
    “等一下!”
    侍卫停住,紫薇就奔到乾隆面前,直挺挺的一跪,仰着头说:
    “皇阿玛!请开恩!容嬷嬷虽然有许多过错,可是,对主子一片忠心,让人感动!请看
在十二阿哥份上,饶了容嬷嬷吧!如果十二阿哥的力量还不够,请看在紫薇面子上,饶了她
吧!”
    乾隆震惊的看着紫薇,说:
    “紫薇,这个居心不良的老贼,把你害得那么惨!又是布娃娃,又是舅公舅婆作伪证,
还要一路去追杀你们!简直不除掉你们,誓不甘心!你们在这样的大阴谋下,能够存活,是
你们的命大!现在,你已经知道真相,还要朕饶了容嬷嬷?你不怕她下次,把你生吞活剥
了?”
    “皇阿玛!”紫薇含泪说:“我这一路逃亡,得到最大的收获,是了解了一件事!人
生,最大的美德,是‘饶恕’!皇阿玛,在这世界上,有人背负着比我深重多少倍的仇恨,
都能一笑置之!我深深觉得,只有‘饶恕’,才能‘化戾气为祥和’!皇阿玛,如果你希望
有一个安祥和乐的家庭,就‘饶恕’吧!”
    尔康、小燕子、永琪都震动的看着紫薇。尔康和紫薇心念相通,想着的是箫剑。如果箫
剑能把杀父之仇咽下去,化干戈为玉帛,人生,还有什么仇恨是化解不开的呢?在这个时
候,箫剑那种胸襟气度,就深深的影响了他,感动了他。他就忍不住,也走上前去,跪在紫
薇身边了,说:
    “皇上!紫薇说的对极了,人生,最大的美德是饶恕!臣和紫薇,都深深了解这一点,
也被别人的饶恕精神感动着!让我们把这种精神发扬光大吧!请皇上看在紫薇的不计前嫌
上,饶恕容嬷嬷吧!”
    晴儿满眼都是泪水,好感动的看着紫薇和尔康。
    太后震惊极了,直到这时,才体会到乾隆为什么那么宠爱紫薇了。她凝视着紫薇,一时
间,觉得她的光彩,眩耀了整个房间。
    “不行!”乾隆坚持着,怒不可遏:“容嬷嬷犯下的大罪,十个脑袋也不够!怎么能够
饶恕?”说着,就大喊:“不要再拖拖拉拉了!耽误什么?谁都不许再说情!拉下去!朕不
止要斩容嬷嬷!朕还要斩皇后!两个人,谁也逃不掉!”
    “遵命!”
    侍卫又拉着容嬷嬷,往门外拖去。皇后知道救不了,痛喊着,哭着:
    “容嬷嬷!你先到黄泉下等着我,我跟着来了……”
    “皇后保重,皇后保重……”容嬷嬷又一迭连声的喊了起来。
    紫薇看到乾隆不为所动,急忙从身上拿出金牌令箭,放到乾隆面前。
    “皇阿玛!我用金牌令箭,求你免除容嬷嬷一死!”
    乾隆看到金牌令箭,大大的震动了,惊喊:
    “紫薇!”
    紫薇拿起金牌,再放到皇后身上,说:
    “第一次的权利,请饶容嬷嬷一死!第二次的权利,请饶皇后娘娘一死!”
    每个人都瞪大了眼睛,看着那金牌。乾隆哑声的喊:
    “紫薇!你只有三次机会,你要这样把它都用掉吗?”
    紫薇握着金牌,磕下头去,说:
    “皇阿玛给我的特权,不会收回吧!”
    小燕子看到紫薇如此,太感动了。她一生有仇必报,这时,居然被紫薇同化了。她竟然
走了过来,跪在紫薇身边,说:
    “皇阿玛!你知道我是‘有仇必报’的人!可是,看到紫薇这样做,我好感动!容嬷嬷
是我在宫里最大的仇人,我恨死了她!但是,紫薇说,最大的美德是‘饶恕’,我一直闯
祸,什么都做不好,我也好想有一点‘美德’……如果紫薇的一道金牌不够……我还有,我
还有……”说着,就去掏金牌。
    “好了!好了!不要再拿金牌了!”乾隆急喊。
    永琪见紫薇等三个人都跪下了,心里热烘烘的。决定和大家一致行动,就也一迈步,跪
在小燕子身边。说道:
    “皇阿玛,不管容嬷嬷对我们几个做了什么,总算老天一直在照顾着我们,我们回来
了,什么都没有损失!而且,因为这一次的出走,使我们对皇阿玛有了更深的了解,使我们
父子和父女间,变得更加紧密!对我们大家,都可以说因祸得福了!在这个团圆的时刻,请
不要让砍头的阴影,来破坏了大家团聚的心情吧!”
    尔康点头说:
    “五阿哥说得对!皇上!容嬷嬷是宫里的老嬷嬷,她的一生,都献给这个皇宫了!如果
她能痛改前非,重新做人,不是比砍掉脑袋,更有价值吗?”
    乾隆震惊的看着四人,简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太后到底是念佛的人,心存仁厚,这时,已经感动至深,就上前一步,说道:
    “皇帝!难得几个孩子,都这样善良,这样厚道,真是……阿弥陀佛!祖上积德呀!我
太感动了!”就大声的问:“容嬷嬷!你知道悔改没有?”
    容嬷嬷没料到此时此刻,还有转机,而且是紫薇等四人说情,真是又惭愧,又感动,又
悔恨。一时之间,觉得无地自容了。容嬷嬷这个人,一生为皇后奉献,为了皇后的利益和权
利,不择手段,心狠手辣。但是,她曾两度天良发现,痛定思痛。一次是乾隆要把皇后送宗
人府,紫薇求情的时候,一次就是现在了。她自知罪不可赦,一心一意,只想营救皇后。她
挣扎着对紫薇四人跪好,磕下头去,落泪说:
    “奴婢谢谢紫薇格格、还珠格格、五阿哥、福大爷的大恩大德……在奴婢做了这么多的
坏事以后,你们还会帮奴婢说情,奴婢来生,一定做牛做马,报答各位!”
    容嬷嬷说完,就再度回头,对乾隆磕下头去,含泪的、勇敢的说:
    “容嬷嬷自知罪该万死,没有任何赦免的理由,请皇上处死了奴婢,饶了皇后娘娘!容
嬷嬷是个奴才,死不足惜,皇后娘娘,是万岁爷的枕边人啊!”
    乾隆看着容嬷嬷,心里的恨,实在难消。但是,紫薇等人的宽容,又实在让他震撼。何
况有金牌令箭,不禁为难,陷在矛盾中。太后含泪说道:
    “皇帝!得饶人处且饶人吧!”
    乾隆就决定了,大喝了一声:
    “容嬷嬷!今天,紫薇她们帮你说情,请出了朕的金牌令箭,让朕不得不饶你一死!但
是,你罪大恶极,死罪能逃,活罪难免!”就大喊:“来人呀!把她拖到院子里,打她一百
大板!”
    “喳!”侍卫高声应着,拖着容嬷嬷就走。
    众人大惊。容嬷嬷已被侍卫拖出门去。
    皇后爬起身来,急追出去。大家一看情形不对,也全部站起身来,跟着跑出去。
    到了院子里,就有太监们,扛着板凳,往地上一搁。几个侍卫,拉着容嬷嬷往板凳上一
按。另外两个太监,高高的举起板子,等待皇上最后的吩咐。
    容嬷嬷仆在板凳上,所有的嚣张跋扈,都已消失无踪,一脸的惨然和认命。
    皇后奔到板凳前,伸手一拦,哀声喊道:
    “皇上!请手下留情!容嬷嬷年纪已老,别说一百大板,就是五十大板,她也承受不了
呀!皇上既然饶她不死,就请再发慈悲吧!”
    乾隆震怒的看着,一脸的不为所动。
    紫薇、小燕子、永琪、尔康站在一旁,见乾隆恨极的样子,知道乾隆存心要置容嬷嬷于
死地,不禁都呆住了。
    太后和晴儿看着这样的乾隆,也不敢说话了。
    奶娘和几个宫女,急忙拖着永璂离去。永璂哪儿肯走,挣脱了奶娘,没命的冲上前来,
喊道:
    “皇阿玛!你饶了皇额娘,饶了容嬷嬷吧!皇阿玛……”
    乾隆回头看到永璂,更怒,大吼:
    “奶娘!赶快把十二阿哥送到令妃娘娘那儿去!以后,他是令妃的儿子了!”
    皇后大震,回头看永璂。只见奶娘和几个嬷嬷,拉着永璂就走。永璂惨烈的喊:
    “皇额娘!皇额娘!皇额娘……”
    皇后不自禁的跟着永璂跑了两步,泪流满面,哭着喊:
    “永璂……永璂……”
    乾隆对着两个拿板子的太监一声大吼:
    “快打!还耽搁什么?打!重重的打!打……”
    板子劈哩叭啦的打了下去。
    皇后一看,顾不得永璂,又折回容嬷嬷身边。一下看容嬷嬷,一下看永璂,左右为难,
心碎肠断了。永璂就一面喊着,一面被带走了。
    太监大声的数着数:
    “一!二!三!四!五……”
    板子又重又狠的落了下去,容嬷嬷先还忍着,实在忍不住,开始痛喊出声:
    “皇上!请砍了奴才的头!奴才宁愿砍头……实在受不了这种板子呀……娘娘,救救奴
才吧!哎哟……哎哟……哎哟……”
    板子继续打下。
    “六!七!八!九!十……”
    “哎哟……哎哟……万岁爷开恩啊……让奴才干干脆脆的死吧!”容嬷嬷痛极,哀求起
来:“紫薇格格,还珠格格……对不起,奴才错了……请帮奴才求情啊……”
    皇后泪流满面,看到容嬷嬷如此,什么都顾不得了,扑了上去,整个身子,压在容嬷嬷
身上,挡住板子,痛哭道:
    “皇上!臣妾一错再错,罪不可赦!请皇上把臣妾和容嬷嬷一起问斩,不要再打了!容
嬷嬷为臣妾奉献了一生,黄泉路上,让臣妾跟她去作伴!请不要再打了,还是赐死吧!”
    太监看到皇后亲自来挡,赶快停住了板子。
    容嬷嬷见皇后亲自来挡,更是泪流满面了,啜泣喊道:
    “皇后!皇后……我的娘娘啊!奴婢害死你了……”
    紫薇再也忍不住了,急冲到乾隆面前问:
    “皇阿玛!那个金牌可以免除死罪,能不能免除杖刑?”
    乾隆一拂袖子,大声说:
    “不行!你不要再把金牌请出来!这个奴才心肠歹毒,朕非惩罚她不可!她怎么值得你
一而再再而三的用金牌!你不要侮辱朕的金牌令箭了!把皇后拉开!再打!”
    太监们就去拉皇后。皇后凄厉的喊着:
    “皇上!请开恩……皇上!请开恩……”
    紫薇急忙拉住乾隆,哀恳的看着乾隆,说道:
    “皇阿玛!我不能用金牌令箭,那么,再打以前,我可不可以念一首诗给你听?“
    “念诗?这种时候,你要念诗?”乾隆惊愕的瞪着紫薇。
    “是!听完我的诗,再打不迟!”
    所有的人都惊看紫薇,不知她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好!”乾隆好奇起来;“你念!念诗也救不了这个老刁奴!”
    紫薇就抬着头,清脆而哀婉的念起诗来:
    “月移西楼更鼓罢,渔夫收网转回家!雨过天晴何需伞,铁匠熄灯正喝茶。樵夫担柴早
下山,猎户唤狗收猎叉。美人下了秋千架,油郎改行谋生涯!人老不堪棒槌苦,祈求皇上饶
恕她!”
    乾隆怔着,一时之间,还不曾会意。
    尔康已经明白了,忍不住走上前来,对乾隆拱手说道:
    “皇上!紫薇连续说了八个‘不打’!皇上就饶了容嬷嬷吧!”
    “八个‘不打’?”乾隆困惑的问。
    “正是!”尔康解释着:“月移西楼更鼓罢,是‘不打更’,渔夫收网转回家,是‘不
打渔’,雨过天晴何需伞,是‘不打伞’,铁匠熄灯正喝茶,是‘不打铁’!樵夫担柴早下
山,是‘不打柴’,猎户唤狗收猎叉,是‘不打猎’,美人下了秋千架,是‘不打秋千’,
油郎改行谋生涯,是‘不打油’!”
    乾隆恍然大悟,看看尔康,再看紫薇。
    晴儿听着看着,叹为观止,也走上前来,对乾隆屈了屈膝,诚挚的喊道:
    “皇上!金牌令箭再加一首‘不打诗’,皇上就算不被紫薇的诚恳和善良感动,也该被
她的机智和才情感动吧!请皇上也‘月移西楼’,‘雨过天晴’吧!好不好?”
    “皇阿玛!”永琪跟着说:“已经打了十扳,对容嬷嬷这个年龄来说,惩罚得足够了!”
    小燕子也开口了:
    “皇阿玛,大家都求你,那……你就算了嘛!不要那么残忍嘛!”
    乾隆看看众人,大大一叹,摔摔袖子说:
    “罢了罢了!朕输给这些孩子了!”就喊道:“停止吧!不要打了!免得到了最后,还
是朕落了一个‘残忍’!容嬷嬷,你这条烂命,我暂时留着!下次,你再犯毛病,我把你碎
尸万段!到时候,就算十个金牌,一万首‘不打诗’,也救不了你!”
    容嬷嬷滚下了凳子,爬行到乾隆面前,磕下头去,老泪纵横的说:
    “奴婢知错了,奴婢从此洗心革面,重新做人!”说完,又爬行到紫薇面前,匐伏于
地,泪不可止,哽咽的说道:“紫薇格格,奴婢谢格格不杀之恩……谢谢……谢谢……谢
谢……谢谢……”再对尔康、永琪、小燕子、晴儿磕头不止:“你们大人不计小人过,奴
婢……给你们磕头了!”
    乾隆瞪着皇后,余怒未息的命令:
    “你们主仆二人,回到坤宁宫去闭门思过吧!”
    “臣妾遵命!”皇后低声下气的说。
    皇后就走了过来,扶起容嬷嬷。主仆二人,就一边拭泪,一边彼此搀扶着,蹒跚跚的、
颠踬的向坤宁宫走去。
    大家看着皇后和容嬷嬷的背影,都不知道是悲是喜,全部怔怔的出神了。
    ------------------
  文学殿堂疯马  扫校
    由著名的晓军做再次精心校对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