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珠格格续集
59

    乾隆离开之后,箫剑就回到卧室,开始收拾自己那简单的行囊,预备和大家告别,远走
天涯了。小燕子看到箫剑在收拾行装,就气极败坏起来,她着急的抢着他手里的包袱,拉出
包袱里的衣服,又去抢他的箫和剑,喊着:
    “我不许你走!我就是不许你走!”
    大家都挤在房间里,人人都又是着急,又是不舍。
    “箫剑!你再想一想,真的要离开我们大家吗?”尔康问。
    “现在大局已定!你们各归各位,我是多余的了!”箫剑头也不抬的说。
    “怎么会多余呢?你是我哥哥呀!”小燕子拉着他,恳求的说道:“虽然我们不能马上
去大理,可是,皇阿玛已经答应了,明年春天,就让我们去!所以,你也跟我们去北京,到
了明年春天,我们再一起去大理,好不好?”
    “你们既然决定回北京了,我就和你们大家,在这儿分手!”
    “不行不行!你还要教我方家剑法,还要教我怎么念成语,我要变得像你一样有学问,
能够‘一开口就吐出文章’来!我不要和你分手!”
    箫剑抬起头来,凝视着小燕子,认真的说:
    “小燕子,我已经找到了你,看到你过得很好,我的心事,都已经了了。相信我,我现
在离开你们,是最好的结局,我应该飘然远去了!”
    “不能飘啊飘,去啊去!你飘啊飘,去啊去,我怎么办?”小燕子不依的说。
    尔康在箫剑肩上,重重的一拍:
    “我们这么多好朋友,再加—个小燕子,都留不住你吗?听到你对皇上说的那几句话,
我太感动了!你是真正有大智慧,大胸襟,大气魄的人,是懂得‘饶怨’的人。和你比起
来,我们这一群人,都太渺小了!箫剑,对于一个像你这样的朋友,我舍不得说‘再
见’!”
    尔康说得好诚恳,箫剑怔着。紫薇接口说:
    “我也舍不得!”
    “箫剑!”永琪也真情流露的说:“皇阿玛已经说了,回到宫里,要给我我们办喜事,
难道,你连自己妹妹的婚礼,都不参加吗?假如你不参加,小燕子一定不会快乐!”
    “就是就是!”小燕子好委屈的点着头:“如果他不参加,我就不要嫁!”
    “啊?不要嫁?”永琪大惊。
    箫剑看着众人,对尔康投去深深的一瞥:
    “我走了,你们可能还安心一点!”
    尔康也深深凝视箫剑:
    “我对你已经安心了!很诚恳的邀请你去北京。会宾楼永远有你的房间,我们常常可以
相见,不是很好吗?”
    “为什么你不肯跟我们去北京嘛?”小燕子喊:“难道我有了皇阿玛,就不能有哥哥
吗?如果我两个里面,只能有一个,那……我还是跟你去大理吧!”
    “小燕子!不能这样‘出尔反尔’!”永琪一惊。
    “什么‘粗耳朵,细耳朵’?我就是不要和箫剑分开嘛!”小燕子瞪着箫剑,生气了:
“什么哥哥?八成是骗我的!好嘛,你走你走!不要管我好了!我下次把金牌令箭用完了,
你就让我给皇阿玛砍头好了!”
    小燕子说着,眼泪水一掉,转身就冲出门去。箫剑急喊:
    “小燕子……不要生气……”
    “怎么可能不生气嘛?”小燕子头也不回的往外冲,嚷着:“我生气,生气,生好大的
气!气得死掉,气得昏掉,气得胃痛头痛肚子痛,气得升天……”
    “好了,好了!”箫剑没辄了:“我投降,小燕子!我跟你们一起去北京!我拿你没办
法,拿你们每个人都没办法!我投降了,做你们这个国家的人吧!从此,忘了我是谁!”
    小燕子一笑,立即转身,欢呼起来:
    “哇!我太高兴了!哇!我太得意了!哇!我也要飘啊飘,飘起来了!哇……我这么倒
楣的人,怎么会碰到这么多好事?就算宫里,有一大堆黄鼠狼等着我,我也不怕了!”就飞
舞到箫剑面前去,挽住他的胳臂,喊道:“箫剑!你是世界上最好的哥哥!”
    箫剑怜惜而宠爱的看着她,唇边绽着笑意。
    众人都感染了这份喜悦,人人笑得好灿烂。
    第二天,大家就跟着乾隆,浩浩荡荡的回宫了。
    旗帜飘飘,两辆马车在御林军的前呼后拥下,向前从容的前进。前面是乾隆讲究的马
车,后面是尔康他们那辆普通的马车。尔康、永琪、柳青、箫剑都骑着马。乾隆带着小燕
子、紫薇、金琐、柳红坐在马车中。
    乾隆左边是小燕子,右边是紫薇。他左看右看,又是安慰,又是高兴:
    “真好!你们两个又在我身边了,这种日子,实在幸福。以后,我们都要懂得珍惜,不
要再闹别扭了!”
    “那……你以后也不要用‘砍头’来吓唬我们嘛!太严重了嘛!”小燕子说。
    “那……”乾隆说:“我们约法三章,你们也不许把我的妃子偷出宫去,这也太严重了
嘛!”
    “那……你也不要左一个妃子,右一个妃子娶进宫,太多了嘛!”紫薇说。
    “哈!你们管的事还真不少!连我有多少妃子也要管?”乾隆瞪着两人,纳闷起来:
“我看,我被你们这两个‘民间格格’吃定了!怎么会呢?”
    小燕子和紫薇都笑了。
    金琐和柳红,忙不迭的给乾隆递茶递水。
    紫薇看着金琐,想了起来,乘机对乾隆说:
    “老爷,有一件事要禀告你一下!金琐,我已经作主,把她嫁给柳青了,现在正是新婚
燕尔。所以,我想,不要带她进宫了,免得出宫的时候,还要经过敬事房的批准,挺麻烦
的!到了北京,她就跟着柳家兄妹去会宾楼。”
    “哦?金琐!”乾隆惊看金琐:“我都忘了恭喜你!什么时候结的婚?”
    金琐满脸通红,急忙答覆乾隆:
    “谢谢老爷,就在几天前,小姐预备去大理的时候,赶着办了!”
    “嫁给柳青了?”乾隆有些糊涂起来:“我记得,当初紫薇拔刀的时候,不是把金琐许
给尔康了吗?怎么又跟柳青结婚了?”
    金琐脸更红了,头一低,说道:
    “那要问小姐!”
    紫薇看着乾隆,坦白的说:
    “我和尔康都觉得,金琐应该有属于她自己的幸福!她不是我们两个的附属品!她有权
利拥有一个完整的婚姻!”
    乾隆一愣,深思起来,觉得紫薇话中有话。
    “完整的婚姻?这也是一个理想境界吧!你们真不简单!一路上,要逃追兵,要打架,
要生病受伤,要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要交朋友,要认哥哥,要认妹妹……还要办喜事!你
们真忙啊!”
    “可不是!忙得不得了!”小燕子笑了。
    “金琐,现在匆匆忙忙的,回宫以后,我要令妃给你补一份嫁妆!跟了紫薇这么多年,
可不能亏待了你!”乾隆说。
    “谢谢老爷!我不敢当啊!”金琐受宠若惊。
    “敢当!敢当!有什么不敢当?”乾隆就喜悦的笑道:“紫薇,小燕子!你们唱歌给我
听吧!我好久没有听你们唱歌了!”
    “是!”紫薇开心的看大家:“我们来唱‘当山峰没有棱角的时候’!”
    于是,几个姑娘,就引吭高歌起来:
    “当山峰没有棱角的时候,当河水不再流,当时间停住,日夜不分,当天地万物,化为
虚有,我还是不能和你分手,不能和你分手,你的温柔,是我今生最大的守候……”
    车外,尔康、永琪、柳青、箫剑不禁互视,每个人的唇边,都带着笑意。
    尔康就策马走到箫剑身边,话中有话的说:
    “你听到幸福的声音了吗?这就是!这种从内心里唱出来的喜悦,是人生最美妙的音
乐!”
    箫剑深深的看着尔康:
    “我明白了,了解了!你放心吧!我绝对不会打断这种幸福!”
    “你还可以享受这种幸福!”尔康加了一句,一笑。
    箫剑有些怔忡,跟着苦笑了一下。人生,有许多事,是不能“一笑置之”的。即使箫剑
再洒脱,在他心底,那种身世的痛,大概永远无法抹煞。可是,上苍用它神奇的手,把这个
棋盘上的棋子,重新布局。让一盘杀气腾腾的棋局,峰回路转,呈现出和局的新景象。箫剑
明白了,他们所有所有的人,都只是上苍的一颗棋子而已。
    永琪策马过来。
    “你们在说什么?笑得那么高兴!”
    “在听她们唱歌!我说,这是世界上最美妙的音乐!”尔康说。
    “可不是!我们来给她们和声吧!”永琪快乐的说,就参加了歌唱。
    金车宝马,就在众人的歌声中,迤逦前进。
    终于,大家回到了北京。终于,大家走进了宫门。终于,在乾隆率领下,紫薇和小燕子
重回到漱芳斋。
    令妃和晴儿都得到了消息,大家在漱芳斋等待着。小邓子、小卓子、明月、彩霞带着太
监宫女站在院子里,个个伸长了脖子,在张望着。
    “来了!来了!”令妃喊,奔上前去。
    乾隆带着紫薇、小燕子大步走来。乾隆嚷着:
    “回来了!回来了!总算到家了!”
    小邓子、小卓子、明月、彩霞带着宫女太监们立刻跪了一地,流泪喊道:
    “格格!奴才们参见格格!两位格格千岁千岁千千岁!”
    小燕子一看到四个人,哪里还忍得住,扑上前去,又拉又扯的,嚷着:
    “怎么又犯规了?不是说好了不许跪我的吗?赶快起来,让我看看,你们大家好不好?”
    “我们想死格格了!”彩霞说。
    “我们天天给格格念经!”小邓子说。
    “我们把房子打扫得干干净净,等格格回家!”明月说。
    “我们总算把两位格格盼回来了!”小卓子说。
    小燕子和紫薇好感动,两人都眼眶湿湿的。
    令妃迎上前去,拉住紫薇和小燕子的手,热泪盈眶的说:
    “总算又见到你们了!我每天念着念着,真把你们念回来了,还有点不相信呢!你们两
个人都瘦了好多……这一次,苦头吃大了,是不是?听到你们又是掉悬崖,又是摔马车,又
生病受伤的,我吓得魂都没有了!紫薇,让我看看,眼睛怎样?”
    紫薇扑进令妃的怀里,热情奔放的喊着:
    “娘娘!有你疼着,有你念着,我不敢不好!所有的病痛,都已经好了!”
    小燕子看到晴儿,就放掉令妃的手,扑过去,把晴儿紧紧一抱,兴奋的说:
    “晴儿!我要告诉你一个大消息,我有哥哥了!我不是孤伶伶的,我有一个哥哥,我的
哥哥名字叫箫剑!是一个好伟大好了不起的人……”
    “慢慢说!慢慢说!”晴儿眼睛湿湿的:“我想,你们大概又创造了很多‘惊心动
魄’!我好羡慕啊!什么时候,我也能参加一份呢?”
    紫薇看着晴儿,由衷的喊:
    “晴儿!我可以确定,不管你有没有跟我们在一起,你都是我们故事中的一个,你逃不
掉了!因为我们是同一个国度的人,这种人,就像箫剑说的,是注定要用生命来写故事的
人!”
    晴儿听不懂,一愣。
    令妃发现少了一个人,惊问:
    “金琐那丫头呢?没有出事吧?”
    乾隆兴冲冲的接口:
    “不要着急,那个丫头不但没事,还结婚了!这会儿到会宾楼去当老板娘了!你赶快给
那孩子准备一份嫁妆!”
    “结婚了?”
    “是啊!”乾隆说:“这些孩子,又要逃难,又要一路打抱不平,任何闲事都要管!一
会儿救火刑的姑娘,一会儿救小鸽子,一会儿参加聚贤大会,还要认哥哥,认妹妹,安排婚
礼!她们这一路,可没闲着!弄得从北京到南阳,老百姓都在谈这两个‘民间格格’,朕
看,下次,朕再要砍她们的脑袋,大概全中国都会暴动!“
    “真的呀?”令妃又惊又喜的问,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有时间的时候,一定要把这
一路的故事说给我听!”
    “是!”紫薇应着。
    “令妃,我们走吧!让她们两个好好的休息一下!”乾隆看着紫薇和小燕子:“休息够
了,就该去慈宁宫,给老佛爷请安了!”
    紫薇和小燕子听到“老佛爷”三个字,怯场的情绪油然而生,脸上的笑容僵了。
    “我去慈宁宫等你们!”晴儿笑着说,就把两人拉到一边,笑着低语:“别害怕,老佛
爷现在不像以前那么难缠了,她眼见皇上这么思念你们,心里就软了!再看到宫里没有你
们,就安静得像个大冰窖,她只好认了!要不然,我哪能到漱芳斋来迎接你们呢!”说完,
转身去了。
    彩霞就给了小邓子等人一个眼色。
    顿时间,彩霞、明月、小邓子、小卓子带着宫女和太监,一拥而上,把紫薇和小燕子不
由分说的抬了起来。众宫女和太监,就欢呼的喊着:
    “格格回家了!格格回家了!格格回家了……”
    紫薇和小燕子又笑又叫,被众人抬进房间去。
    乾隆笑着,看着,在后面喊道:
    “朕有特许,从此,漱芳斋可以没上没下,没大没小!你们尽情欢笑吧!世界上,还有
什么东西比欢笑更重要呢?规矩礼节,都搁在一边吧!”
    紫薇和小燕子被众人抬着,一面往房里走,一面高声喊道:
    “谢皇阿玛恩典!皇阿玛万岁万岁万万岁!”
    两人被抬进大厅,放下地,但见满房间插满鲜花,处处窗明几净。
    小邓子热情奔放的大喊:
    “两位格格,奴才们给您磕头了!”
    小邓子再度扑跪落地,小卓子、明月、彩霞和其他宫女太监全部跪落地,喊:
    “奴才们也给格格磕头了!”
    “怎么又磕头?不要磕头了!”紫薇惊喊。
    “你们干嘛?干嘛?”小燕子也惊喊:“又是奴才,又是下跪!刚刚在院子里已经跪了
一次,现在又跪!见到了我们,不开开心心的乐一乐,笑—笑,一直跪个不停,奴才长奴才
短的,该打!起来!再不起来我就生气了!”
    小邓子跪在那儿,充满感情的喊道:
    “两位格格,除了磕头,我们不知道怎样表示我们的心情,这些日子,我们每天打扫空
空的漱芳斋,把两位格格念了千遍万遍!好不容易看到了格格,嘴也笨,不知道该说什么
好,只好磕头了!”
    “是是是!”小卓子跟着说:“我给格格多磕几个头,求求格格,以后不要再吓唬我们
了,格格去了这么久,我们每做一件事,都会说一次‘格格平安’!大家都快要变成疯子
了!”
    “不止我们这样,皇上也常常来漱芳斋,每次都要我给他泡菜,拿着茶杯,看着杯子出
神,嘴里念念有辞,跟我们一样失魂落魄呢!”彩霞说。
    “主子!我们给你们磕头,谢谢你们听到我们大家的祷告!小邓子说得对,你们有千里
眼、顺风耳、看到了、听到了我们,我们太感激了,只好磕头!”明月说。
    说着,四人再度磕下头去,齐声大喊:
    “欢迎格格回家,格格千岁千岁千千岁!”
    紫薇和小燕子,感动得热泪盈眶了。紫薇擦着眼泪说:
    “哎!你们就是要把我弄哭!难道不知道我差点变成瞎子,不可以常常掉眼泪吗?”
    “就是!就是!你们就是要我们两个哭!”小燕子也拼命擦眼泪。
    四人这才带着宫女太监们起身,一迭连声的喊:
    “还不快给格格倒洗脸水,泡茶,拿点心,换衣服……”
    众人就欢呼着四散,拿这个,拿那个,忙得不亦乐乎。大家七嘴八舌的说着:
    “格格请洗脸!格格请喝茶!格格请用点心!格格请换衣裳!格格请梳头换旗装……”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太监大声的通报:
    “老佛爷驾到!”
    众人大惊,全部噤声。小燕子叽咕道:
    “人家还没喘气呢!她怎么就来了?”
    紫薇和小燕子急忙转向门口。只见阳光灿烂,门口一个人都没有,小燕子蓦然之间明白
了,冲到窗前去,对着那只鹦鹉又笑又叫:
    “小骗子!你又来骗我了!”
    “小骗子,我都忘了你有这样一招了!”紫薇也冲到窗前来,看着鹦鹉笑。
    “格格吉祥!格格吉祥!”鹦鹉喊着。
    于是,一屋子宫女太监,再度响应:
    “格格吉祥!格格吉祥……”
    紫薇和小燕子,相视而笑,感动得不得了。
    梳洗过后,紫薇、小燕子,伙同尔康、永琪,四人一起来到慈宁宫,叩见太后。乾隆生
怕太后又给四人难堪,早就在慈宁宫等着,已经事先帮几个年轻人,说了许多好话。四人看
到太后,就一溜跪下了。紫薇诚恳的说:
    “老佛爷吉祥!紫薇给老佛爷请安,这些日子以来,我们两个犯了许许多多的大错,连
累到五阿哥和尔康,也跟着我们犯错。我们知罪了!希望老佛爷再给我们一个悔过的机会!
包容我们,原谅我们!”
    紫薇说完,四人就一起磕下头去。
    太后看着四人,感慨万千。心里,对紫薇和小燕子仍然非常不满,但是,见乾隆满眼怜
惜,什么话都不好说。她长长的叹了口气,不得不认了,忍耐的说:
    “算了!不要再口口声声的请原谅,请包涵了!好像自从我见到你们这两个格格以来,
你们就在这样对我说!其实,我好希望,我每次见到你们的时候,你们会亲亲热热的围绕在
我身边,对我说一些你们的小秘密。那样,才是一个普通的祖母,应该有的生活吧!生在帝
王家,不止你们有许多无可奈何!我也有!或者,让我们一起来努力,把这个严肃的帝王生
活,改变成温暖的家庭生活吧!”
    太后这样一篇话,四人喜出望外,全部惊喜的抬起头来。永琪就感恩的说道:
    “老佛爷!如果你肯这样想,那就不止我们四个受惠无穷,宫里的大大小小,老老少
少,所有的阿哥和格格,都跟着受惠了!”
    尔康也有许多内心的话,不能不说:
    “老佛爷,我们四个,虽然闯了许多祸,所有的出发点,全是一个‘情’字!这次,面
对回来与不回来,我们也有许多挣扎,今天,我们四个会再度跪在这儿请罪,其实并不容
易。我们必须克服心里的抗拒,必须克服重蹈覆辙的隐忧!现在,听了老佛爷这样一篇话,
我们终于可以说服自己,回来,是对了!”
    小燕子说不出来这些大道理,看看这个,看看那个,说:
    “对对对!我要说的话,就是他们说的话!”
    乾隆就一伸手,对四人说道:
    “你们几个,起来吧!老佛爷慈悲为怀,不会再怪你们了!可是,你们几个,也不能因
此就有恃无恐,知道吗?”
    “谢谢老佛爷!谢谢皇上、皇阿玛!”
    四人就谢恩起立。
    乾隆转向太后,微笑说道:
    “老佛爷,您是这个家庭的大家长,大家的喜怒哀乐,常常在您的一念之间!如果,您
真的能把帝王生活,变成家庭生活,我想,再也没有力量,会把孩子们带出家门了!”
    太后没料到自己这篇话,竟能收到这样的效果,就惊奇而感动起来。自己也不明白,怎
么变得那么柔软了。看着乾隆,一笑说道:
    “不要尽说我哦,始作俑者,还是皇帝呀!看来,我们母子,都要想办法去‘适应’这
些年轻人才对!过去的是是非非,大家就都不要提了!”
    晴儿看到太后面容慈祥,欣慰得不得了,就趁机禀道:
    “老佛爷!今晚,我可不可以去漱芳斋,听她们两个说故事?听说,她们这一路上,发
生了好多稀奇古怪的故事,我好奇得不得了,等不及要听!”
    太后看了晴儿一眼,心里,还有许多隐忧,也只得咽住了:
    “去吧!听完了,记得也说给我听听!”
    “是!”晴儿急忙一屈膝。
    于是,那晚,漱芳斋里燃着一盆炉火,小几上,放着无数的点心。晴儿和紫薇,烤着
火,吃着瓜子。小邓子、小卓子、明月、彩霞,全部围绕,在听小燕子说故事。
    小燕子眉飞色舞,比手划脚,把这一路上的“惊心动魄”,加油加酱,说得天花乱坠。
晴儿和宫女太监们,听得目瞪口呆。当然,这个故事里,不止一次,提到“箫剑”的名字。
故事没说完,人人对箫剑的行事作风,印象深刻。小燕子说到”薰鸡”那一段,真是有声有
色:
    “当时,箫剑就对我说:‘小燕子!我带你回去讨回公道!’他伸手一拉,我就上了他
的马背,我们一阵飞跑,把马儿都累出一身大汗。然后,我们跑回那个红叶镇,冲进那两个
混蛋的家里。我找到了薰香,气得不得了,我说:‘箫剑!我要用他们的鼻孔当香炉,插上
这些薰香,好好的薰他们一下!’箫剑就说:‘好!七个人的东西还给七个人……’”
    “啊?什么七个人?你们正好是七个吗?”晴儿听不懂。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紫薇笑着接口。
    “对对对!就是这句!然后,箫剑一声大吼,就把那个混蛋抓了起来,倒着提起来。我
就用薰香往他们鼻孔里一插,点着了香,他们两个,就开始打喷嚏!”小燕子大笑:“哈哈
哈哈!你们没有看到那个样子,实在太好笑,太过瘾了!我大喊:‘你如果再敢打喷嚏,我
就把你的鼻子割掉!’他们吓得一面忍住喷嚏,一面喊:‘女王饶命!女王饶命!’”
    “啊?啊?好精彩啊!好好听啊!”宫女和太监们惊呼着。
    晴儿听得出神了。
    然后,小燕子开始在说另外一段:
    “那时候,我们正在卖艺,敌人突然出现,箫剑大喊一声:‘尔康,你带着紫薇回四合
院,我和永琪保护小燕子!’就带着我,翻进了一个染布工厂,谁知,那些追兵,也追进染
布工厂!我看到是那个用鱼网网我的李大人,气得不得了,就一拳把一个追兵打进了染缸
里,当场把他染成了绿人!箫剑和永琪全面配合我,我们就把追兵,一个个全染成花花绿绿
的,最后,箫剑一踹,把李大人也踹进染缸,染成了红人!”
    众人听得又是惊呼不断。
    月明星稀,夜色已深,小燕子才说到最重要的一段:
    “箫剑、永琪、尔康三个人,就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和自己,打了一个乱七八糟,把我
急死了!当时,永琪一剑刺过去,尔康拉住箫剑,不许他还手,箫剑手臂上,就被划了一道
口子!箫剑大吼一声:‘永琪!你这个混蛋!你以为我打不过你吗?要拼命,是不是?那
么,我拼给你看!’就拿着那把箫,对着永琪打过去,我眼看永琪一定会受伤,就跳进去挡
着,箫剑怕我被伤到,只好不打了,把我抱着跳出去。永琪好生气,大叫:‘男人和女人瘦
瘦的不行’……”
    “男女授受不亲!”紫薇笑着更正。
    “对!就是这句话!这下,把箫剑逼出一句话来!他说:‘永琪,你不要发疯了!小燕
子是我的亲生妹妹!’”
    小燕子说到这儿,众人个个睁大眼睛,听得傻住了。
    “啊?什么?什么?真的呀?”
    晴儿听得如醉如痴,简直不敢相信,问:
    “箫剑是你哥哥?这太稀奇了!哪有这么巧,一个帮助你们逃亡的侠客,居然会是你的
亲生哥哥?”
    “其实,箫剑从一开始就在布棋,他是个好聪明好高段的人!”紫薇忍不住也要说故事
了:“这段,就要我来讲,你才听得明白了!整个故事,是从一首诗开始,那首诗是这样
的:‘一箫一剑走江湖,千古情愁酒一壶!两脚踏翻尘世路,以天为盖地为庐!’”
    “好诗!”晴儿脱口惊呼,眼睛睁得大大的,听得完全忘我了。
    结果,漱芳斋里,没有一个人要睡觉,大家说故事,竟然说了一整夜。
    四个出走的年轻人,全部回来了。这件事当然震动了整个皇宫。坤宁宫也不例外。容嬷
嬷得到消息,立刻匆匆进房,告诉了皇后:
    “皇后娘娘,奴婢刚刚得到消息,皇上把那两个丫头接回来了!亲自送到漱芳斋,还给
了好多赏赐!五阿哥和福大爷也跟着回来了,他们个个都是好好的,没缺胳臂也没断腿!”
    皇后眼睛一瞪,咬牙说:
    “巴朗这个死奴才!一点用都没有,气死我了!这么一来,她们两个岂不是更神气了?
皇上亲自去接回来,亲自送到漱芳斋!这种荣宠,从来没有任何格格得到过!“她看着容嬷
嬷,又急急问道:“老佛爷那儿呢?老佛爷怎么表示呢?”
    “听说,他们四个已经去慈宁宫报到了,皇上陪着,老佛爷什么话都不敢说,反而安慰
了他们儿句!看样子,老佛爷拗不过皇上,已经认输了!”
    皇后大受打击,踉跄一退,倒进—张椅子里,脸色苍白,眼神昏乱。事实上,皇后最近
的日子很不好过,自从乾隆上次来坤宁宫大发脾气,甚至要带走永璂之后,皇后的情绪就崩
落到了谷底,每天都精神恍惚,疑神疑鬼。大概自己也做了许多亏心事,难免做贼心虚,夜
不安枕,弄得整个人面黄肌瘦,形销骨立。
    “连老佛爷都认输了,我还能不认输吗?”她喃喃的说,声音颤抖着。
    容嬷嬷仆下身子,怜惜的握住她的手,说:
    “娘娘不要伤心,咱们振作起来,日子还长着呢!”
    “容嬷嬷,不要再安慰我了,日子不长!青春就这么短暂,一眨眼就过去了!”皇后伤
痛的说:“转眼间,东宫已经成了冷宫!这个‘坤宁宫’,真的好冷好冷!我的四周,除了
一个你,都是敌人!看到的,都是仇恨的眼睛!”说着,就神经质的四面张望:“你看你
看,四面都是仇恨的眼睛,连墙上都有!”
    容嬷嬷好难过,痛楚的说:
    “娘娘!你把情绪放轻松一点,不要胡思乱想,啊?振作一点,你还有十二阿哥呢!”
    十二阿哥!十二阿哥!唯一的十二阿哥,仅有的十二阿哥!可是,这个十二阿哥,真的
属于她吗?了解她吗?要她吗?她忽然站了起来,惶恐的四面找寻。
    “永璂呢?永璂呢?”她一把握住容嬷嬷的手腕,紧张的说:“容嬷嬷!永璂在哪儿?
皇上把永璂带走了!”就向房里冲去,大喊:“永璂!永璂……”
    容嬷嬷急忙拉住她,急切的说:
    “娘娘不要紧张,永璂没有被带走!他在!他在!奴才去帮你找来!”就对厅外的宫女
嚷道:“快去把十二阿哥带来!”
    “是!”
    宫女奔进房里,去找永璂。皇后情绪紊乱、紧张的,害怕的,四面张望着说:
    “容嬷嬷!你知道的,我都是为了永璂,可是,那孩子说,他恨我!永璂怎么可以恨我
呢?一个人的爱,怎么会换来恨呢?我对皇上那么尽心尽力,但是,皇上恨我!我对永璂这
样拼死拼活,永璂也恨我……”
    容嬷嬷看着皇后,听到她语无伦次,知道她的失意,已经堆积如山,快要把她压垮了。
容嬷嬷顿时心痛如绞,抱住皇后,痛喊道:
    “娘娘!十二阿哥还小,说的都是孩子话,你怎么可以认真呢?如果十二阿哥真的恨
你,那天,皇上要带走他的时候,他怎么会抱住你不放呢?”
    “是啊!是啊……他要我,他还是要我的……”
    正说着,永璂被奶娘陪伴着,急冲冲的走进来。
    “皇后娘娘吉祥!十二阿哥来了!”奶娘说。
    皇后放开容嬷嬷,对永璂喊着:
    “永璂!永璂……”她一下子就扑了过去,把永璂紧紧的抱在怀中。
    “皇额娘!你抱得好紧,我不能透气了!”永璂莫名其妙的说。
    “永璂,你不会离开我,是不是?是不是?”皇后颤声的问,神经质的抱着永璂。
    “是啊!我要跟着你!”永璂有些有白了,对皇后温柔的说道:“皇额娘放心,皇阿玛
已经答应我,不会把我带走了!”
    皇后的眼泪夺眶而出,紧拥着永璂,哭着说:
    “永璂啊!谢谢你不离开我,谢谢你还要我!你的额娘一生要强好胜,却什么都没有
了,只有你!只有你……”
    此时此刻的皇后,卸去了那层坚强的外衣,真是脆弱极了。
    容嬷嬷在一边看着,眼泪扑簌簌的滚落下来。
    ------------------
  文学殿堂疯马  扫校
    由著名的晓军做再次精心校对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