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珠格格续集
56

    大包小包的行李往桌上一放。
    小鸽子依依不舍的拉着小燕子的手,不相信的说:
    “你们真的要走了吗?为什么这么快呢?不是说,要在南阳住一段时间吗?”
    尔康、紫薇、柳红、永琪、箫剑大家都在收拾行装。贺大哥和贺大嫂拿了大包小包的衣
服棉被,也在帮忙打包。贺大哥惋惜的说:
    “本来希望你们可以在这儿住上几个月,没想到这么快,就被大家认出来了!我看,这
一路,都要小心了!”
    “问题还是出在那些画像上,前一阵,官府都收到了画像,也向老百姓查问过。可是,
这一阵已经平静下来了!没想到,还是有人认得!”贺大嫂说着,把一个钱袋,放在箫剑手
中:“这儿,是一点儿盘缠,你们收着,在路上一定要用钱!”
    “哎!已经收了你们的棉被、衣服、干粮、食物,再收钱,实在太过意不去了,这样不
好……”永琪好不安。
    箫剑已经大大方方把钱袋往怀里一揣,笑着说:
    “这是一片好意,不能不收!何况,我们已经‘山也秃了,水也干了’!如果是锦上添
花,我就拒绝了,是雪中送炭,只好收了!毕竟,有这么多人要吃饭!谢了!大哥大嫂!”
    尔康一笑,说:
    “本来,今天大家还想出去赚点钱,或者赢得那五十两银子,没想到,钱没有到手,把
行迹也暴露了!”
    “就是太爱表现了,不要抢答就没事了!”紫薇有些后悔。
    “那怎么忍得住?紫薇,你那几个对子,真是让我心服口服啊!”尔康说。
    “你和五阿哥,才让人服气呢!”紫薇笑着。
    “哈哈!我最服气还是小燕子,她怎么就会想出那么多‘歪招’来呢?”箫剑越想越好
笑:“最后那个对子,真是对得好极了!花对屎,香对臭,花园对大街……妙透了,亏她想
得起来!”
    “哈!你这个妹妹的句子,你才领教了百分之一!”永琪对箫剑说:“我把它收到‘还
珠语录’里,有几百种稀奇古怪的词!这次的‘绝对’,一定要大大的记一笔!”
    大家谈论着,小燕子却拉着小鸽子,在那儿叽叽咕咕,诉不尽的离愁。
    “听着!小鸽子,你可要听话,要乖!还要好好念书!小燕子姐姐就是书没念好,吃了
好多亏!在那个回忆城里,给人家瞧不起!你给我争口气,听到吗?”
    “是!听到了!我一定好好念书!”小鸽子应着。
    “君子一言,八马难追!再加九个香炉!”小燕子郑重的说。
    “这句子挺新鲜!九个香炉是什么东西?”箫剑纳闷的问。
    “那是有‘典故’的,将来再说给你听!”永琪说:“小燕子的成语,真是‘无奇不
有’!你知道小燕子怎么解释‘三十而立’吗?那是‘三十个人排排站’!”
    “哦?”箫剑大乐,兴致盎然:“那‘四十而不惑’呢?”
    小燕子听了,抬起头来,睁大眼睛嚷:
    “还有‘四十个人不和’呀?那不是吵翻天了?”
    众人大笑。尔康就问小燕子:
    “那‘五十而知天命’呢?”
    “‘五十个儿子’怎么样?什么‘天命地命’?”小燕子愣了愣,嚷着:“有人生了五
十个‘儿子’,他不是‘天命地命’,他是‘皇帝命’!要好多老婆才做得到!”
    大家全部大笑,虽然正在准备逃亡,大家的兴致都好得不得了。
    就在这时,丫头前来打门,问道:
    “太太,有两个人,说是要找福大爷,是不是可以带过来?”
    大家神色一凛,全部紧张起来。尔康就奔了出去。
    “我看看去!你们提高警觉!”
    尔康去了,大家面面相觑,不说笑话了,加紧收拾行李。
    然后,大家就听到尔康欢呼的声音:
    “紫薇!你看看是谁?”
    大家放眼看去,只见金琐和柳青风尘仆仆的联袂而来。紫薇大叫:
    “金琐!”
    “小姐!”金琐也大叫。
    两人奔向彼此,迅速的抱在一起了。紫薇一迭连声的喊:
    “金琐,金琐,金琐!我想死你了!”
    “我还不是!”金琐说:“你们留的记号好难找,我们找来找去,弯弯曲曲,一下子往
前,一下子往后,跑洛阳就跑了好几次!”
    “差一点我们就放弃了!预备直奔云南去了!”柳青跟着说。
    “你不知道,我们这一路,真是一言难尽!”紫薇就推开金琐,看着她:“你的脚怎
样?完全好了吗?给我看看,走路还会不会痛?”
    “一点都不痛了,柳青……他好会治,都给我治好了!”金琐有点吞吞吐吐,脸孔涨红
了,娇羞起来。
    紫薇看看金琐,看看柳青,看到两人都神色闪烁,就笑嘻嘻的问:
    “柳青!你是不是有一句话要问我?”
    柳青顿时涨红了脸,期期艾艾起来:
    “嘿嘿!哈哈!”
    “这个‘嘿嘿,哈哈’是什么意思?”紫薇笑着追问。
    柳青开始顾左右而言他:
    “你们怎么回事?我们今天进了南阳城,从东区走到西区,一路上听到人家都在说,还
珠格格和明珠格格真是才华盖世……听说,你们大家又表演了一幕什么?好像很精彩,赶快
说给我们听听!”
    小燕子立刻得意起来,嚷着:
    “不过是接成语,作对子而已,那有什么了不起?”她忽然想了起来,把箫剑拉到两人
面前:“金琐!柳青!我有一个大消息要告诉你们!我有名有姓,还有一个哥哥!我给你们
介绍,这是我哥哥!他真的是我哥哥耶!”
    柳青和金琐愕然的睁大眼睛。柳青说:
    “我懂了!你们结拜了!恭喜恭喜!”
    “不是结拜,是真的哥哥耶!亲生的哥哥耶!”小燕子喊。
    “糟糕!她这一开始,又要说不停了!”永琪摇头。
    小燕子又想起来,抓过小鸽子来介绍:
    “还有她!这是我的妹妹,小鸽子!”
    金琐和柳青有些眼花缭乱了,金琐纳闷的说:
    “好像我们错过很多好戏了!”
    “可不是!”紫薇喊着:“差一点,我就‘看不见’你们了呢!现在,还能‘看到’你
们两个,实在太好太好了!但是,你们两个的‘好戏’,到底要不要告诉我啊?柳青,你到
底有没有话要跟我说?”
    “有有有!说说说!”柳青赶紧应着,拼命抓着脑袋。
    大家都眼睁睁的瞪着他,等他说。柳青抓了半天脑袋,看着大家,问:
    “有没有东西可以吃?”
    众人一听,差点昏倒。柳红就抓起一件衣服,去打他,骂着说:
    “这个二愣子,快要气死我了!那天,他问金琐,要不要嫁他,问了八百遍,把吃喝拉
睡全体问光了,还没问到主题!最后,还是我帮他问的!”
    “哎哎!”柳青急喊:“你怎么都给我说出来了?”
    所有的人都乐了,大家忍不住大笑起来。
    就在这一片喜悦中,丫头又匆匆跑来,喊着:
    “太太!不好了!有很多人,在我们这个院子外面看来看去!好像准备把我们的院子包
围起来!”
    大家立刻抓起大包小包。贺大哥急喊:
    “大家跟我来!快走!不能耽误了!”
    于是,大家跟着贺大哥,匆匆的跑向后门,马车早已在那儿等着,众人七手八脚,把大
包小包放进车。尔康急促的说:
    “大家上车吧!我和箫剑驾车,你们通通上去!”
    众人正要上车,忽然之间,一排便衣侍卫,从隐蔽处全部现身,整齐的行礼:
    “五阿哥吉祥!还珠格格吉祥!紫薇格格吉祥!福大爷吉祥……”
    众人大惊,尔康、永琪、箫剑、柳红、柳青,全部“叮呤哐郎”抽出武器。
    “既然认得我们!赶快退开!不要逼得我们动手!”尔康大喊。
    那些侍卫直挺挺的站着,没有反抗,也没有亮武器,一股等待被杀的样子。
    “我们的主子要见福大爷!”一个侍卫恭恭敬敬的说。
    “你们的主子是谁?”尔康一愣。
    只听到一个声音,激动的喊道:
    “尔康!快把武器放下!不要伤了自己人!”
    尔康大震,抬头一看,只见福伦急急走来。尔康手中的武器砰然落地,惊喊:
    “阿玛!怎么是你?”
    全体的人,都惊愕的站住了。福伦看着大家,悲喜交集的喊道:
    “总算找到你们了!尔康,你的伤势怎样?快给我看看!还有紫薇,你的眼睛治好了
吗?”
    尔康拉着紫薇,双双跪倒。两人抬头看着福伦,恍如隔世,痛喊着:
    “阿玛!”
    福伦含泪看看尔康和紫薇,看到尔康健全,又看到紫薇眼睛明亮,心里的大石头就落了
地,说不出有多么安慰。他抬头再看大家:
    “我们有地方可以谈话吗?紫薇,尔康,小燕子,五阿哥!我要和你们四个好好的谈一
谈!”
    贺大哥慌忙点头:
    “有有有!大家回到屋里去吧!”
    片刻以后,福伦和四个年轻人,就聚集在小厅里,谈着最知心的话。
    “什么?皇阿玛已经原谅我们了?不要我们的脑袋了?真的吗?会不会要把我们骗回
去,故意这么说!等到捉回了我们,再来砍我们的头?”小燕子不相信的惊喊。
    “不会的!小燕子,你连我都不相信吗?”福伦诚挚的说:“皇上亲口对我说,他不再
怪你们了,香妃的事,已经过去,他也不追究了!听说你们伤的伤,瞎的瞎,他着急得不得
了!要我告诉紫薇,宫里太医成群,一定会把你治好!”他看看紫薇,看看尔康:“我连太
医都带来了!谢谢天,你们都好了,真把我吓坏了!”
    “阿玛!真对不起,总是让你们担惊害怕……”紫薇抱歉极了:“没想到我们受伤生病
的事,也会传回宫里!总算,大家都有惊无险,逢凶化吉了!”
    “太好了!太好了!”福伦一迭连声的说:“我以为金琐摔悬崖摔死了,刚刚看到她也
是好好的,你们真是大难不死,个个都吉人天相,我太感恩了!现在,苦难都过去了!五阿
哥,尔康!皇上还是对你们好得不得了,再三说,你们依然是他心爱的儿子和臣子!至于紫
薇和小燕子,皇上说,漱芳斋一直为你们空着,等你们回家!”
    紫薇、尔康、小燕子、永琪听得震动极了。大家你看我,我看你,恍然如梦。
    “皇上原谅我们了?含香的事,他不追究了?”尔康怀疑的问。
    “是!劫囚的事,他也不追究了!他说,这整个的事件,他把它看成一个‘家庭事
件’,如今事过境迁,家和万事兴!他非常非常想念你们,要你们赶快回去!”
    永琪一听,眼眶就潮湿了,吐出一口长气来:
    “他不愧是我所崇拜的皇阿玛!我就知道,他是一个‘仁君’,也是一个慈父!他想明
白了,终于想明白了。”
    “可是,追杀我们的人,口口声声说,皇上要取我们的首级,杀无赦!对我们痛下杀
手,这才弄得我们遍体鳞伤……”尔康很困惑,眼珠一转,恍然大悟:“我们中计了!我真
笨!李大人虽然用了鱼网,虽然逼得紫薇摔落马车,金琐掉悬崖。可是,他们只是分散我
们,目的是要活捉我们,并没有要取我们的性命!在洛阳城外,对我们下杀手的人,大概不
是皇阿玛的人!”
    “你说对了!”永琪想想,也想起来了:“我一直觉得那个身材高高的杀手,有些面
熟!好像在哪儿见过……”
    “那个太监!”尔康眼睛一亮,看着永琪说:“他曾经穿着太监的服装,在漱芳斋外面
偷偷摸摸,还和我们打了一架!记得吗?”
    “啊……我想起来了,那个‘小贼’!”小燕子惊叫:“就是他!就是他!那……他是
谁的人呢?”
    “那就可想而知了!宫里,我们大家都有个共同的敌人!”尔康说。
    “这么说,皇阿玛从来没有派人‘杀’我们?”紫薇迷惑着。
    “你们四个不要再怀疑皇上了,那对他是一种侮辱!”福伦接口:“让我再告诉你们一
个内幕吧!令妃娘娘告诉了我,她问过皇上,把紫薇和小燕子送上断头台那天,假若没有发
生劫囚车的事,紫薇和小燕子是不是死定了?皇上说,那天傅恒已经带了金牌令箭到法场,
预备在最后关头,救下两个格格!后来,我问了傅恒,证明确有其事!所以,皇上虽然是气
大了,并没有要置你们于死地!”
    小燕子和紫薇听了,好震动,两人互看。紫薇就感动的一叹:
    “我明白了!我没有看错他,他是一个英明的皇帝!在他的内心,和我们每一个人都一
样,有着最柔软的地方!”
    “这么说,我们不用再逃了!我们这种‘亡命’的生活,可以结束了!”永琪说。
    “正是!你们大家,赶快收拾收拾,跟我回宫吧!”福伦热烈的喊。
    紫薇蓦然一惊,抬头看尔康。尔康也正深思的看着她。两人眼光一接,在电光石火间,
已经交换了千言万语。
    小燕子和永琪,也彼此互看着。两对年轻的小儿女,就这样凝神片刻。大家立刻心念相
通,想法一致。尔康就真挚的对福伦说:
    “阿玛!我可不可以和紫薇研究一下,再答覆你,我们还要不要回宫?”
    福伦大震,一惊而起,变色说: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皇上已经赦免了你们,你们还不想回去吗?”
    尔康对福伦恭敬而诚恳的说:
    “阿玛!请想一想,紫薇在宫里,灾难重重,每天都活在危机之中!回宫去,会不会又
进入一个恶性循环,再度掉进苦海里去!如果让我们飘然远去,会不会反而是我们的幸福?”
    “我也要那个飘啊飘,远啊远!”小燕子立刻接口,急急的喊:“在那个回忆城里,我
不会成语,不会规矩,不会念诗,不会这个,不会那个……可是,在外面,我活得很好,只
要皇阿玛不追杀我们,我就快乐得像老鼠一样!何况,我现在又有哥哥了,我也不要回去!”
    福伦愕然,不禁看向紫薇:
    “紫薇,你怎么说?”
    “阿玛,尔康说了我心里的话!”紫薇坦白的说:“我还有一件心事,当我的舅公舅婆
出现的那天,皇阿玛亲口对我说,要我不要再叫他‘皇阿玛’!说他不是我的‘皇阿玛’!
这件事,对我伤害至深,我实在不能忘记!再回皇宫,我不知道要用什么身份去面对皇上!”
    福伦太意外了,再看永琪:
    “五阿哥,你又怎么说?”
    永琪看看小燕子:
    “我和小燕子共进退!当我劫囚车那天起,我就决定,为小燕子,抛弃荣华富贵,跟她
海角天涯!”
    福伦震动至极的看着两对年轻人。
    “这件事太严重了!答应我,你们再好好的研究一下!你们有你们的立场,但是,你们
却辜负了皇上的一片爱心!你们忍心吗?再说……”就看尔康,开始施行“父亲”的压力
了:“尔康,你不止有皇上,你还有父母啊!”
    尔康一惊,紫薇一惊。
    “阿玛,请你给我们一点时间,让我们彼此谈一谈再说!”
    尔康就拉着紫薇,退到卧室里。永琪也拉着小燕子,退到另一间卧室里。
    福伦只能耐心的在厅里等待,心里七上八下。
    进了卧房,紫薇就握住尔康的手,深深的看进他眼睛深处去。
    “尔康,谢谢你那么了解我,那么体贴我!你知道我的感觉,我的想法,我的意愿,也
考虑到我再回去的处境!你实在对我太好太好。可是,阿玛那句话太重了!你不止有皇上,
还有父母!想当初,我为你倾倒的一个大原因,就是,你忠孝能两全!今天,要你为了我,
做个不忠不孝的人,我就罪孽深重了!”
    “那么,你的意思是,我们回去?再去面对皇上,面对皇后,面对太后……面对宫里的
倾轧斗争,那种日子,你不害怕吗?”尔康凝视她。
    “我怕!所以我不想回去了!”
    “你不回去,那就表示,我也不会回去了!”尔康正色的说。
    “可是……这样,我会充满了犯罪感,觉得对不起你的阿玛和额娘!以前,我们被迫离
开他们,那是因为皇上要砍我的脑袋,事关生死!现在危机已经消失了,你依然和我浪迹天
涯,我怎么说得过去?”
    尔康握紧了紫薇的手,一往情深,义无反顾的说:
    “紫薇!让我告诉你!我们以前,就是想得太多,忠孝节义,所有的思想,全在我们的
脑海里膨胀,使我们几乎赔上了我们的性命!现在,我好想自私一次,把那些思想通通抛
开,什么都不要了,那些士大夫的观念,那些道义责任什么的……都不要了,我们去大理!
听说那儿是一个世外桃源,家家有水,户户有花……我们去建造我们的天堂!让皇上,皇
宫,皇后,太后……这些,都成为记忆吧!我真的不想要了,只想要你!”
    紫薇听得好感动,投进了他的怀里。
    “尔康,你勾出的那一幅图画,实在太美了!”她想了想,就决定了:“好!我不再矛
盾了!我也要自私一次!那个回忆城,本来就不属于我!皇阿玛已经否决了我娘,我跟他没
有关系了!可是,我们怎么对得起你的阿玛额娘呢?”
    “放心!他们会了解的!他们没有失去我们,是不是?我会跟他们解释的,我会说服他
们的!”
    紫薇看着尔康,看得深深切切,轻轻的说:
    “那……就这么决定了,我们继续往南走!去大理,建造我们的天堂!”
    尔康把她紧紧一抱:
    “是!就这么决定了!”
    小燕子和永琪,也在卧房里讨论着。小燕子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激动的说:
    “永琪!你一定要跟我站在一边,不能回头了!那个回忆城跟我的八字不合,像个大监
牢!我一天到晚,不是被打,就是被关!要不然就是下跪磕头,还不许我用跪得容易!我现
在只要想到回去,又要过那种规规矩矩的生活,就浑身发毛,我不要回去!我们还是向南
走,好不好?何况,箫剑还要教我家传的剑法!我刚认了一个哥哥,不想跟他分开!”
    永琪沉吟着,心里是相当矛盾的。但是,小燕子说的,句句都是事实。想到太后下令的
“三个月”,想到“暗室”“监牢”“板子”和种种,他实在不忍心,再把小燕子陷进那个
牢笼里去。叹了一口气,他说:
    “皇阿玛已经原谅了我们,口口声声要我们‘回家’,在这种情形下,我还跟你‘出
走’,似乎有些说不过去!但是,人生的事,有因才有果,有你才有我!小燕子,你答应我
一件事,我就跟你走!”
    “我知道是什么事……我答应你就是了!”小燕子爽气的说。
    “是什么?”
    小燕子一本正经的说:
    “我答应你,以后再也不偷柿子!”
    “不是这个!”
    “不是这个?是哪个?”
    “以后,不管怎么生气,再也不可以说要和我‘绝交’‘分手’这种话!”
    小燕子看着他,认真的回答:
    “好!君子一言,八马难追!再加九个香炉!”
    “那么……我决定了,今生今世,你在哪儿,我在哪儿!”
    小燕子一喜,高兴的永琪一抱,激动的喊:
    “永琪!你真好!你真好!我以后再也不用柿子砸你了,不用石头扔你了!我还要为你
学成语,念唐诗!”就念道:“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舍皇宫而天下!”
    永琪惊愕的看着她。
    “有一天,如果你成为文学家,我真的不会奇怪了!”
    两对年轻人开完了会,就走出卧房,郑重的在福伦面前一站。尔康诚挚的说:
    “阿玛,我代表我们四个,把我们研究的结果,考虑的结果,告诉您!希望您体会我们
经过这么多狂风暴雨之后的心情。我们在这次的逃亡里,几乎个个受伤,紫薇失明的时候,
我们大家都差点崩溃了!现在,虽然得到皇上原谅我们的信息,我们依然胆战心惊,痛定思
痛!我们不想再冒险了,不想再虐待自己了!那个皇宫,让我们提心吊胆!我们再回去,未
免太辜负上苍让我们存活的美意!阿玛,伴君如伴虎!你,让我们活得潇洒一点吧,宠我们
一下吧,好吗?”
    福伦看着四个人,深深一叹。
    “你们决定了?”
    “我们决定了!不再犹豫了!”永琪说。
    “紫薇,你也决定了?”
    紫薇对福伦一跪。
    “阿玛,对不起,请你成全!”
    “福大人!请你转告皇阿玛,他虽然原谅了我,我还是很气!”小燕子说:“我早就告
诉过他,我是那种天生会犯错的人,明知是滔天大祸,还是会去犯!下次,我不知道又会犯
什么错,他不会每次都原谅我!总有一天,我会保不住自己的脑袋!那个皇宫,我投降了!”
    福伦看着神色坚定的四个人,知道碍难挽回,好心痛,好为难。半晌,才说:
    “好吧!既然如此,我也不能勉强!但是,我们父子,难得相聚,我会在南阳停留十天
半月,大家聚一聚!你们也利用这十天半月的时间,再仔细的想一想!十天以后,如果你们
还是这样坚决,我就回北京去覆命!”
    这天,在慈宁宫里,乾隆终于得到了四个人的消息。
    “找到他们了?在哪里?他们好不好?”乾隆惊喜的问。
    李大人正必恭必敬的禀告着:
    “启禀皇上,福大人在南阳找到了他们!紫薇格格的眼睛已经复明,五阿哥和福大爷的
伤势也好了,金琐姑娘也从悬崖下救了出来!他们总算吉人天相,有惊无险!福大人要臣快
马加鞭,先赶回来报告皇上!”
    站在太后身边的晴儿,感恩望向窗外,眼睛闪亮。
    乾隆呼出一口气,立刻问:
    “那么!他们什么时候回宫?”
    “回皇上!福大人说,他们不肯回宫!现在,福大人正和他们用拖延政策,要臣火速回
来报告皇上!”
    乾隆大震,瞪大了眼睛,觉得不可思议,大声问:
    “不肯回宫?什么叫作不肯回宫?朕要他们回来,这是圣旨!难道他们竟敢抗旨?朕已
经原谅了他们,赦免了他们,他们为什么还不回来?”
    “这几个孩子,简直太不知好歹!”太后忍不住说话了:“骄傲到这个地步,实在少
有!永琪和尔康都跟着那两个丫头走,一定是紫薇和小燕子不要回来,永琪和尔康就采取一
致行动了!”
    李大人俯首不语。
    “他们一个也不肯回来?永琪也这样?紫薇也这样?”乾隆不相信的问。
    “臣听福大人说,他们意志坚决!”
    乾隆倒抽了一口冷气,被狠狠的打击了,对李大人一挥手,恼怒的吼道:
    “你去告诉他们几个,不回来就不回来!朕就当他们几个,通通死掉了!”
    “是是是!”李大人一迭连声应道,急忙退下。
    晴儿就往前一步,看着乾隆,深刻的说:
    “皇上!他们四个,在经过砍头,劫囚,逃亡,受伤,瞎眼,贫穷……各种折磨下,好
不容易保住了性命,现在,一定痛定思痛!对这个皇宫,充满了畏惧,充满了排斥,这是人
之常情!再说,衣服破了可以补,房子倒了可以盖,东西坏了可以修……只有人心,一旦受
伤,好难恢复!这‘伤心’两字,并不是皇上才会!众生平等,大家都有‘心’!‘伤心’
过的‘心’,需要‘真心’来修补!皇上,不要怪他们!还是想一想,有没有最好的太医,
可以治‘伤心’?只要把这个病治好,他们就会心甘情愿的回来了!”
    乾隆一脸的震动,深深的看着晴儿。
    ------------------
  文学殿堂疯马  扫校
    由著名的晓军做再次精心校对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