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珠格格续集
55

    这天夜里,小燕子整夜都没有睡觉。
    她低着头,咬着手指,在室内走来走去。自言自语的、不停的说着:
    “我不是孤伶伶的,我有一个哥哥,我居然有一个哥哥……箫剑,他是我的哥哥,认识
他这么久,怎么也没想到,他会是我的哥哥……哈哈!我有哥哥了!哈哈……我真的有个哥
哥……我怎么会有个哥哥呢……”
    紫薇和柳红已经睡了,却给她吵得睡不着,两人坐起身子,看着她。只见她又说又笑,
痴痴傻傻,好像着魔一样。紫薇就跳下床来,走过来拉她:
    “已经半夜三更了,你再不睡觉,天都要亮了!快来睡觉吧!”
    小燕子挣脱紫薇,低着头,依然兜圈子:
    “我不睡!”
    “你为什么不睡?”
    “我有一个哥哥!”
    “你有一个哥哥跟睡觉有什么关系?”
    “我有一个哥哥,我不敢睡!”
    “这是什么话?我真的听不懂!为什么有个哥哥,会让你不敢睡觉?”
    “我有经验,太好的事,根本轮不到我!”小燕子说:“如果我去睡觉,八成等到我醒
过来的时候,就发现我是在作梦!我不睡,免得醒过来!”就抬头看着紫薇,傻笑着说:
“紫薇,我告诉你,我虽然没爹没娘,可我有一个哥哥……”
    “知道了!知道了!”柳红嚷着:“一个晚上就听你在叽咕,听得我们耳朵里都快出油
了!我们跟你一样高兴,说够了!赶快上床睡觉!我跟你保证,明天早上醒来的时候,你那
个哥哥还在!”
    小燕子慌忙对柳红嘘道:
    “嘘!不要叫!不要吵!你把神仙吵醒了,他一生气,不给我哥哥了怎么办?如果不是
我在作梦,一定是神仙在作梦,他梦得糊里糊涂,就给了我一个哥哥!”
    “完了!完了!这个人发疯了!”柳红一拉棉被,把自己蒙住:“你不睡,我要睡了!”
    小燕子就拉住紫薇,央求的说:
    “紫薇,你陪我说话!不要睡!”
    “好,我陪你说话!说什么?”
    “我有一个哥哥!”小燕子低低的说,又俯在紫薇耳边,报告什么大秘密般,笑着悄悄
再说:“我有一个哥哥耶!”
    “天啊!你说一点别的吧!”
    “别的?”小燕子就笑嘻嘻的说:“箫剑有一个妹妹,那个妹妹就是我!”
    紫薇“砰”的一声,倒上了床,快要昏倒了。
    箫剑也一夜没有睡,想了整整一夜。
    第二天一早,箫剑就把小燕子带到郊外的一个山顶上,有太多的话,要和她单独谈。其
中最要紧的,是“报仇”的事。小燕子好激动,绕着箫剑跑来跑去,喊着:
    “快告诉我爹和娘的事!告诉我每一件事!”
    箫剑说了,是经过一夜仔细的思考,整理出来的头绪:
    “我们的爹,名叫方淮。是个文武全才,长得一表人才,诗词歌赋,样样精通!因为太
杰出了,也有些恃才傲物……所以,得罪了许多人!”
    “有些什么?什么才什么物?”
    “有些骄傲,有些自负。”箫剑换了一种说法:“总之,我们的爹,是个了不起的人!
我们的娘,更是一个好得不得了的女人!我们方家,是个书香世家,家里也有田产房产,只
是,这些田地,现在是一点也没有了!爹娘去世以后,家也败了!”
    “那……我们的仇人,叫什么名字?你说,仇已经报了,是怎么报的?赶快告诉我!如
果还没报完仇,我也要参加一份!”
    箫剑就看着小燕子,看得深沉而郑重。看了半天,他诚挚的说:
    “小燕子!自从接触了你,我在你身上发现好多美德!你不知道你有多么纯真,多么热
情!你最让我感动的地方,是你的快乐!不论我们的情况多么险恶,你永远笑嘻嘻,充满了
生命的活力!你的这种特点,让我觉得好珍贵!我想,就是这种特点,保护你走过了许多苦
难。现在,我们相认了,我只想维持你这种可贵的天性,千万不要让它消失了!所以,不要
再把思想集中在报仇这件事上面!父母去世已经十九年,我早已把那些仇恨,看得很淡很淡
了。至于你,更是不必参与,所有的恩怨情仇,都让它烟消云散吧!”
    “可是……那个仇人是不是已经被你杀了呢?”
    “唔……我没有杀他!当我知道这个故事的时候,仇人已经不在了!死了!”
    “哦!”小燕子好遗憾:“死了?太便宜他了!可是……”
    “相信我,小燕子,那是一个不必须报的仇,一切都结束了,过去了!”
    “可是……”
    “别可是了!”箫剑打断她:“来,看看这把剑!这是我们家祖传的剑,也是我们爹用
惯的剑,上面有家族的图案!”他把剑拿给小燕子看。
    小燕子接过那把剑,激动着,把其他的事都忘了:
    “记得我和你第一次见面,就抢了这把剑去玩,那时候,绝对没有想到,这是我爹的
剑,这是我家的剑!”
    “是!”箫剑充满感情的凝视她:“那天你抢了剑,我看着你,知道你很可能就是我的
妹妹,心里好激动,但是,不能认你,也不敢认你!只能逗着你玩,跟你打打闹闹,听着你
笑,看到你那么得意,我就好安慰!”
    “原来你要逗我笑,原来从那个时候起,你就在对我好!”小燕子感动得不得了,拿着
剑,反反覆覆的看,爱不忍释:“我家的图案,我家的剑,好漂亮的剑!”
    “我们的爹,用这把剑,打遍江南无敌手,我们家的剑法,也是有名的!大家称它‘方
家剑法’。等到我们安定下来,我再慢慢把这套剑法教给你!你的身体里,有我们方家的血
液,学武一定不难!以前,你没有好好的学,学得又不得法,所以到现在还没开窍!没关
系!我会纠正你,调教你!让你变成一个武功好得不得了的‘女侠’!我们方家的儿女,一
定都是高手!”
    小燕子眼睛闪亮了,呼吸都急促起来:
    “真的吗?你要教我?你会教我?”
    “当然,我不教你,教谁呢?我早就下定决心,要教你了!”箫剑宠爱的说,又拿出那
支箫来,递给她:“这也是我们的爹,从不离身的乐器,听说,我们的爹,只要一吹箫,原
野里的鸟,都会飞来听!就像含香会吸引蝴蝶一样!”
    小燕子摸着箫,心向往之:
    “那……我也要学!”
    “好!只要我们能够摆脱追兵,安定下来,我一样一样的教你!”
    小燕子抚摸着箫,抚摸着剑,眼睛迷迷蒙蒙,作梦似的说:
    “原来,我有那么好的一个爹,我活到快二十岁了,一点都不知道!”再看箫剑,热情
奔放的喊:“箫剑!你没有骗我吗?这一切,不是我在作梦吗?都是真的吗?我原来也有很
好的家庭,很好的爹娘,我还有你!真的吗?真的吗?请你大声回答我,让我听听清楚!我
实在不相信啊!”
    箫剑就临风而立,大声喊道:
    “小燕子!你有家有根,你是我的妹妹!”
    小燕子抬起头来,但见天上,层云飞卷。她好感动,含泪看着天空。蓦然之间,伸出双
臂,笑着,一手握箫,一手握剑,对着天空大喊:
    “爹!娘!我和哥哥终于团圆了!我们一起站在这儿,你们看到了吗?谢谢你们给我一
个这么好的哥哥!我太高兴了!我太感动了!我要大叫了……”就狂喊出声:“哟呵……我
好幸福啊!我好快乐啊!我有一个哥哥!”
    箫剑看着这样的小燕子,眼里,绽放着光彩,心里,做了一个决定,不论怎样,他要永
远维持着小燕子的快乐!
    这天,大家上街去认识认识南阳城。小燕子的快乐一直延续着,她的疯疯癫癫也一直延
续着。即使大家走在熙来攘往的街道上,小燕子还是克制不住自己。她不停的在街道上奔
跑,满脸的兴奋和笑。
    迎面走来一个妇人,她抓住妇人,就兴奋的说:
    “我告诉你,我有名有姓,还有一个哥哥!”
    妇人莫名其妙的看着小燕子,小燕子已经放掉她,奔向另一个人:
    “我跟你说,我不是孤伶伶的,我有一个哥哥!”说完,再跑向一个老妇:“我有一个
哥哥!我有一个世界上最好的哥哥!”
    小燕子拉住每个人,快乐的、重覆的说着,好像要让全世界分享她的快乐。
    紫薇、尔康、永琪、柳红、箫剑等人追了过来,紫薇就笑着去拉她。
    “冷静一点!冷静一点,你这个样子,别人会以为你是疯子!”
    小燕子抓住紫薇的双手,笑着绕了一个圈圈,嚷着:
    “紫薇!我告诉你,我有名有姓,还有一个哥哥!”
    “是!我已经听你说第三百遍了!”
    “三百遍?我只说了三百遍吗?我要说一千遍,一万遍!”
    “好了,好了,”柳红笑着阻止:“在房间里,你嚷嚷给我们听也就算了!现在,在大
街上,你还要嚷嚷,不是太过份了吗?”
    小燕子就放掉紫薇,又抓住柳红的手:
    “柳红,我要告诉你……”
    “你有名有姓,还有一个哥哥!”柳红打断她。
    “是!就是!”小燕子大笑,奔过去抓住永琪:“永琪,我跟你说,你再也不能欺负我
了!因为,我有一个哥哥!”
    “是!我再也不敢欺负你!”永琪伸手摸摸她的额:“你没有发烧吧?这几天,从早到
晚,你就只会说这几句话了!一直重覆,你不累吗?”
    “不累!不累!”小燕子一直笑着,又去拉尔康:“尔康,我要告诉你……我有一个哥
哥!”
    尔康看箫剑,笑着说:
    “你还不赶快给她治治病,这样说个没完,不知道要说几天?”
    小燕子就奔到箫剑面前,拉住他的手,拉到众人面前,介绍着:
    “紫薇,尔康……我给你们介绍,这个人,他是我的哥哥!他是我亲生的哥哥耶!你们
看看清楚,他,箫剑,一路上为我们拼命,帮我们做每一件事,还会逗我笑,帮我打坏
人……他又会武功,又会作诗,他好伟大!他不是别人,是我的哥哥耶!”
    箫剑眼眶湿润,笑着,把小燕子一搂。
    “小燕子,你让我好感动,真后悔到现在才认你!早知道,认你可以带给你这么多快
乐,在会宾楼的时候,就该认你了!好了,不要再说了,这样说不停,真有一点疯狂!”
    小燕子就当街而立,倒退着行走,眼睛看着众人,快乐的说道:
    “我有一个哥哥!我有一个哥哥!我有一个哥哥……”
    小燕子退着退着,没看到后面有个推车卖水果的小贩,就撞倒了小贩,小燕子和小贩,
水果和推车,全部滚落地。大家惊喊:
    “哎呀!小燕子,小心一点呀!”
    众人急忙去帮忙,永琪扶起小燕子,大伙忙着捡水果,尔康拼命向小贩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
    小燕子爬了起来,满不在乎的笑着。拉着那个小贩说:
    “我不是存心撞你的,我太高兴了!因为我有一个哥哥!”
    街边还有好多摊贩,有的在卖水果,有的在卖包子,有的在卖鸡蛋。大家看着这样的小
燕子,都看得呆呆的,不知道小燕子得了什么怪病。小燕子一高兴,拿了三个橘子,扔上天
空,表演特技似的,用双手轮流去接,嘴里,仍然在喊着:
    “我有一个哥哥!我有一个哥哥!我有一个哥哥……”
    特技表演很成功,她就换了包子往上扔,嘴里还在嚷着:
    “我有一个哥哥,我有一个哥哥……”
    小燕子扔完包子,居然去扔鸡蛋:
    “我有一个哥哥!我有一个哥哥……”
    那个卖鸡蛋的小贩,长得胖胖的,傻呼呼的抬着头,看小燕子表演。谁知,小燕子这次
运气不好,鸡蛋劈哩叭啦掉下来,小贩一看不妙,本能的一缩脑袋,鸡蛋全部砸在小贩头顶
上,顿时,鸡蛋开花,蛋壳蛋白和蛋黄流了小贩一头一脸,狼狈不堪。
    小贩这才醒过来,气呼呼的大叫:
    “你有一个哥哥有什么了不起?我有一头鸡蛋,怎么办?”
    小燕子捧腹大笑。尔康、永琪、紫薇、柳红、箫剑等人又是着急,又是好笑。尔康急忙
掏出一些铜板,递给卖橘子、包子和鸡蛋的小贩,并不住口的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拍拍小燕子:“这是我家傻妞,请原谅!”
    箫剑和永琪拿出手帕,笑着给小贩擦拭。
    路人和其他小贩都笑得东倒西歪。
    箫剑和小燕子这段相认,带给大家莫大的喜悦,几乎人人都沉浸在欢欣里。但是,尔康
是个思想非常细密的人,他仔细分析,总觉得有些隐隐的不安。不敢把自己的担忧和怀疑告
诉别人,只能告诉紫薇:
    “其实,箫剑的故事是不完整的。他的故事,他只说了一半,关于‘报仇’那一段,他
显然不愿意讲!或者,他不愿意对我们讲,他大概要单独告诉小燕子吧!毕竟,仇家是谁,
是他们兄妹之间的事,和我们这些人,都没关系!可是……这件事一直让我有些不安。”
    “不安?为什么?”紫薇问:“不管他们的仇家是谁?箫剑不是说,仇,已经报了吗?
只要他不拉着小燕子去报仇,就没关系!”
    “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箫剑还有秘密!”尔康深思的说:“你想一想,对于他们家的
‘血海深仇’,箫剑只用了‘江湖恩怨’四个字,说得太简单和含糊了!我就想不明白,什
么‘恩怨’,会牵连到年幼的子女?让他们的父母,在仓促之中,安排儿女逃亡?一个往南
送,一个往北送,当时,一定情况险恶!”
    “你说得对!箫剑一定还有隐瞒!”紫薇看着尔康:“他为什么还要隐瞒呢?难道,对
我们大家和小燕子,他还有不放心的地方吗?”
    “依箫剑的个性,既然认了妹妹,和我们总算交心了!既然交心了,应该也没有秘密!
为什么他欲言又止?好像即使对于小燕子,他也不想深谈!为什么?”
    “这事真的有些奇怪!”
    “我太好奇了!今晚,如果有机会,我要避开永琪小燕子他们,找箫剑好好的谈一谈!”
    这晚,有很好的月亮。
    箫剑带着良好的心情,在亭子里独酌。桌上,放着酒壶和小菜,他一边喝酒,一边吹
箫。正在自得其乐,尔康和紫薇联袂而来。紫薇惊叹的说:
    “好美的夜色!好美的箫声,让我想起一首诗:‘几回花下坐吹箫,银汉红墙人望遥,
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
    箫剑放下箫,抬头看着两人,叹服的说:
    “紫薇,你满腹诗书,才气纵横,是我见过的女子之中,最有才情的了!你和尔康,真
是绝配!”
    紫薇脸一红,说:
    “我才气纵横?那是你少见多怪了!在那个回忆城里,我就被比下去了!你不认识晴
儿,那才叫作‘满腹诗书,才气纵横’,那是埋在冰山下面的火种,外表‘清冷孤傲’,内
在‘热血奔腾’!”
    箫剑惊奇的说:
    “哦?世间哪有这种女子?你引起我的好奇心了!晴儿,那是谁?”
    “在那个回忆城里,有无数的女人,那是一个女人世界!”紫薇叹为观止的说:“上面
有太后,中间有嫔妃,下面有宫女!可以说形形色色,集合了各种美丽和高贵!可是,我在
回忆城里,看到最‘高贵’,最‘美丽’的女子,就是晴儿了!”
    箫剑一股不相信的样子,说:
    “说得太神了吧?世间最稀奇的两个女子,应该就是你和小燕子了!”
    “那是因为你不认识晴儿!改天我把晴儿的故事说给你听!如果没有晴儿,今天就没有
你和小燕子的相认,因为,我们早就死了!我和小燕子,在宫内,有个晴儿相助,在宫外,
有个箫剑相助,奇怪的是,你们两个却无缘认识!”
    谈起晴儿,尔康有些不自然。听到这儿,他忍不住咳了一声,提醒紫薇:
    “紫薇,你是不是把话题岔得太远了!”
    “看样子,你们两个是特地来找我,有话要谈?”箫剑敏感的说,看着两人。
    “不错,好不容易,小燕子睡着了!我们特地来找你,希望你把你的故事说完全。”紫
薇就坦白的说了。
    “什么意思?”箫剑一怔。
    尔康盯着箫剑,认真的问:
    “你的杀父之仇,到底是谁?”
    箫剑猛一抬头,眼光锐利的看着尔康和紫薇。
    “你问得好坦白!我的仇人是谁?小燕子也一再问我同一个问题,我都避而不答!你为
什么认为,我会愿意告诉你们呢?”
    “我们情如兄弟,还有什么事不可以说呢?”尔康诚恳的说:“是不是你的仇根本没有
报?你不想让小燕子操心,所以不说?是不是你的仇家来头很大?你安排好了小燕子,就要
去铤而走险?那么,你还是告诉我们吧!你不觉得,你把所有的问题,全部压在你一个人心
里,是很沉重的吗?交朋友所为何来?相信我和紫薇吧!”
    箫剑看了看尔康,再看了看紫薇,眼光闪烁着。
    “坦白说,我不想谈这件事,每一个人,有属于自己内心的东西。如果你们把我当成知
己,不要逼我去说,请尊重我不说的权利!”
    “你不说,只有一个理由!”尔康紧紧的盯着他。
    “什么理由?”
    “你的这个‘仇人’,可能跟我们有关系!”尔康沉吟的说。
    箫剑一个惊跳,看着尔康,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你去猜,你去想,你去编故事!我还是不想说!”他拿起酒杯,喝起酒
来,嘴里念着诗:“书画琴棋诗酒花,当年件件不离他,如今五事皆更变,箫剑江山诗酒
茶!”
    “好诗!”尔康深深的看着他,接口:“不管是‘当年’,还是‘如今’,不管是七件
事,还是五件事,所有的事,都那么潇洒,没有任何一个字,和‘报仇’有关!”
    “尔康!你好厉害!”箫剑叹服的说:“怪不得你收服了紫薇,收服了那个瞌睡龙。让
我告诉你们吧!我的师傅,是个得道高僧,在我学成离开师傅的时候,他对我说,本想让我
剃度,但是,我的尘缘未了,只好让我跋涉江湖,去完成我的人生。他知道我身上有着‘血
海深仇’,曾经对我说,人生最珍贵的两个字,是‘饶恕’!并且,要我对他发誓,绝不伤
人性命!我发了誓。所以,那个‘仇恨’,压在我心底,尽管沉重,却从来不是我生命的主
题!”
    听了这一篇话,尔康和紫薇都松了一口气。尔康就重重的拍着箫剑的肩说:
    “好!既然那不是你生命的主题,相信也不会成为小燕子生命的主题!”
    箫剑这才明白,尔康和紫薇担心的是小燕子,脸色就柔和起来。
    “放心,她那么快乐,那么开朗,如果我把她变成一个满心仇恨的人,我们的爹娘,在
九泉下都不会安心,不会原谅我的!”
    紫薇看看尔康,放心的说:
    “那么,我们还担心什么呢?尊重箫剑的权利吧!”
    尔康点头,却仍然深思的看着箫剑。箫剑就拿起他的箫,继续吹奏起来。
    尔康和紫薇,彼此一看,携手进房去了。
    这天一早,小燕子就拿了一个大铜锣,对着还在熟睡的紫薇柳红,一阵敲打。
    “起床!起床!太阳晒到屁股了!大家该开工了!”
    柳红和紫薇,被吓得跳了起来。紫薇惊慌的四面张望:
    “怎么?怎么?是不是追兵到了?要上路了吗?”
    小燕了心情太好了,笑嘻嘻的嚷:
    “不是!不是!是要‘开工’了!”
    “开什么工?”
    “你们大家想一想,我们的钱,已经全部用完了,最后的一点钱,也买了柿子,用掉
了!现在贺家管我们吃,管我们住,但是,我们要用钱,总不好意思也跟人家伸手吧!所
以,从今天起,大家上街卖艺,赚钱去!”
    “小燕子说得有理!我们应该赚钱去,免得上路的时候,大家身上一点钱都没有!”柳
红说,四面找寻:“小鸽子呢?要不要带她去?”
    “她呀!昨晚跟贺大嫂一起睡!现在,跟贺大嫂可好了,亲热得不得了!我们不要再带
她卖艺,让她熟悉家庭生活吧!”紫薇说。
    “我好不容易认个妹妹,就给你们大家送人了!”小燕子噘了噘嘴,想想,又笑了:
“但是,我有哥哥了,老天还是很公平的!算了,小鸽子就给了贺家吧!我现在要去吵那些
大男人了……”就敲着锣,一路嚷了出去:“起床了!起床了……太阳都晒到屁股了!开工
了……”
    于是,大家又去南阳的街头卖艺。但是,这天却根本没有做成生意。原来,大家到了街
上,就发现很多人都往城东跑,个个兴高采烈的样子。小燕子一看,直觉又有好戏了,拉着
路人问东问西。路人看看他们,热心的说:
    “你们今天在这儿卖艺,是赚不到钱的啦!所有的人,都去前面广场了!今儿个,咱们
南阳城有场‘喝酒应考比赛’,是这儿的财主孟大人举办的!赢的人可以得到好多钱,大家
都赶过去参加盛会了,没有人会来看你们耍把式!”
    “什么比赛?什么比赛?赢的人真的有钱拿吗?”小燕子兴奋起来。
    “喝酒比赛?赢了可以拿钱?”箫剑也兴奋起来:“那可比卖艺还容易!喝酒可难不倒
我!”
    “不是喝酒比赛,是文采比赛!”路人说:“咱们孟大人是个雅人,出了很多题目考大
家!要赢钱没有那么简单,还要作对子,联句,作诗,猜谜语什么的,难得不得了!”
    尔康、紫薇、永琪互看。尔康大感兴趣,说:
    “作对子,联句,猜谜,喝酒……怎么有这样风雅的节目?这作诗作对的玩意儿,大概
还难不倒我们吧?”
    永琪也跃跃欲试了:
    “我们不去,谁去?”
    结果,大家都去东城,参加那个“聚贤大会”。
    到了那儿,早已人山人海。只见广场上,搭着一个临时戏台。插了许多大旗,上面写着
“聚贤大会”四个字。孟大人约五十岁,徇徇儒雅,坐在正中。旁边还坐着几个白发老者,
个个都面带笑容。两边有许多长桌子,上面放着酒坛酒壶和大酒杯。许多打扮得很亮丽的丫
头,正用酒壶把酒杯斟满。
    人群熙熙攘攘,笑语喧哗,把整个广场,挤得水泄不通。
    小燕子一马当先,和尔康、永琪、柳红、紫薇、箫剑挤到人群前面。
    一阵敲锣之声后,大家安静下来,孟大人就伸出双手,说道:
    “今天,又是我们一年一度的‘聚贤大会’!我们以文会友,我已经提出五十两银子,
作为今天的奖金,只要裁判判定最后的赢家,就可以赢得这五十两银子,参加的人,要抢答
我的题目!答不出题目或是答错的人,要罚酒一大杯!希望大家踊跃抢答!”
    群众鼓掌的鼓掌,欢呼的欢呼,场面好生热闹。
    尔康忍不住抬头问:
    “请问,是一个人单独参加?还是可以由一队人参加?”
    “单独参加也可!一队人,或一家人参加也可!”孟大人笑吟吟的说。
    这时,已有好几队老手,站出行列。
    “我们是‘摘月’队!”
    “我们是‘和风’队!”
    “我们是‘浩瀚’队!”
    “我们是‘文采’队!”
    小燕子早已按捺不住,又笑又跳的嚷道:
    “我们是一家人,我们组成一队,就叫‘稳赢不输队’!”
    众人大哗,不以为然的看着说大话的小燕子,不服气的指指点点。
    尔康、永琪、紫薇都又好笑又好气的去拉小燕子。
    “你这是什么名字嘛?你听听别人的名字多雅!”永琪说。
    “那……我们就叫作‘燕子队’!”
    “我看,我们叫作‘紫燕’队吧!”尔康看看紫薇,看看小燕子,说:“为了我们这个
队伍里的两个灵魂人物!怎样?”
    “好极了!就是‘紫燕队’!反正,我负责喝酒!”箫剑急忙附议。
    “答题我可不行,我负责什么?”柳红问。
    “你负责看住小燕子,让她‘少开金口’!”紫薇笑着说。
    “不要小看我好不好?”小燕子噘着嘴:“说不定那些题目我也会,如果不会,反正有
你们这些聪明人来抢答,我帮箫剑喝酒,总可以吧1”
    大家正说着,锣声铛的一响,孟大人已经拿出第一个题目,朗声说道:
    “好了!我们的第一个题目很简单,是要大家跟着我说一个四个字的成语,第一个字和
第三个字要和我的成语相同!但是,不雅和不吉利的成语不能用!不是成语当然更不行!我
的题目是‘千言万语’!”
    孟大人话声甫落,尔康已经挺身而出,高声答道:
    “千呼万唤!”
    孟大人再说:
    “千思万想!”
    永琪急忙抢答:
    “千恩万谢!”
    “千头万绪!”孟大人再说。
    小燕子冲口而出,大叫:
    “千刀万剐!”
    众人一阵哗然。评判起身,宣布:
    “紫燕队罚酒罚酒!不吉的句子不能说!”
    “哎!我忘记蒙她的嘴了!”柳红好抱歉。
    丫头捧来大酒杯,箫剑一怔。
    “哇!这么大一杯呀!”
    “罚酒!罚酒!喝!喝!喝……”围观群众如疯如狂的叫着。
    箫剑只得捧着杯子,一口气喝干。群众立即报以热烈掌声。
    这样一耽误,和风队已经抢答:
    “千真万确!”
    “好!”孟大人再出题:“千奇万状!”
    尔康生怕再被人抢去,急忙抢答:
    “千军万马!”
    “千山万水!”孟大人再说。
    小燕子又忍不住了,嚷着说:
    “这个可多了!千牛万羊,千猪万狗,千鸡万鸭……”
    柳红急忙捂住小燕子的嘴。小燕子兀自“呜呜呜呜”的还想说话。
    “罚酒罚酒!紫燕队罚酒!”评判喊着。
    紫薇、永琪等人,瞪小燕子的瞪小燕子,打小燕子的打小燕子。
    大酒杯又捧了过来,箫剑苦着脸,再喝了一杯。
    “千岩万壑!”孟大人的题目又来了。
    “千挑万选!”永琪连忙喊。
    “千辛千苦!”孟大人再说。
    “千红万紫!”永琪再答。
    “千变万化!”孟大人说。
    “千秋万岁!”尔康立即接口。
    群众见永琪和尔康接得利落,又是吉祥话,大家鼓起掌声来,齐声叫好。
    紫薇不禁与有荣焉,小燕子虽然弄得箫剑罚了酒,仍然得意洋洋。
    孟大人突然换了题目:
    “三心两意!”
    群众们都大大的一愣。尔康已经机智的回答:
    “三言两语!”
    “天荒地老!”孟大人再出题。
    “天长地久!”永琪接得迅速。
    “披星戴月!”孟大人喊。
    小燕子再度冲口而出,大叫:
    “披麻带孝!”
    群众大哗。一片“罚酒”声,酒杯又送到箫剑面前。
    “罚酒罚酒!紫燕队再罚酒一杯!”评判喊着。
    “你不要开口呀,没有人怪你的!”箫剑忍不住对小燕子说:“这样大杯的酒,再几杯
下肚,你们得抬着我出去!”
    “我都来不及蒙住你的嘴!”柳红瞪着小燕子:“平常要你说成语,你都说不出,怎么
这会儿说个不停?”
    “好了!好了,我不说就是了!”小燕子自己把嘴巴紧紧的蒙住。
    箫剑捧着酒杯,咕嘟咕嘟喝着酒。群众起哄笑着,又是鼓掌又是叫。
    孟大人举手说:
    “成语告一段落,紫燕队虽然答得多,罚得也多!暂时不计算!下面,我要出对子!请
各位抢答!”就朗声说道:“我的上联是‘新月如弓,残月如弓,上弦弓,下弦弓。’请抢
答!”
    群众全部傻了,大家议论纷纷,你看我,我看你。没人能答。紫薇就往前一步,朗声说
道:
    “我试对一下。”就念道:“朝霞似锦,暮霞似锦,东川锦,西川锦!”
    孟大人脱口惊呼道:
    “姑娘好才华!我再出一联。”念道:“天上月圆,人间月半,月月月圆逢月半!”
    群众们立刻交头接耳,商量来商量去,又没人能对。
    紫薇略一沉吟,微笑着从容说道:
    “除夕年尾,新春年头,年年年尾接年头!”
    众人哄然叫好,掌声雷动。尔康好骄傲的看着紫薇。
    “姑娘对得太好了!”孟大人惊喜的说:“我这儿还有一联!请姑娘对一对!”就念:
“一去一回,一回一去,去去回回,一去不回!”
    群众也不抢答了,全部转头看着紫薇。紫薇想想,一笑,应道:
    “重来重往,重往重来,来来往往,重来难往!”
    “好好好!”孟大人大笑:“真是才女呀!我再出一对!”念道:“花园里,桃花香,
荷花香,桂花香,花香花香花花香!”
    紫薇回头看尔康,大家讨论。小燕子不知想到什么,蒙住嘴巴的手放下来了,笑了起
来。越笑越大声,说:
    “作对子有什么难,我也学过好一阵,这个我也会对!就是……嘻嘻……哈哈……嘿
嘿……呵呵……”笑得前俯后仰的。
    “什么嘻嘻哈哈?这个好难,你还是少开尊口,免得我又要罚酒!”箫剑说。
    孟大人已经被紫薇和小燕子这两个姑娘引起了兴趣,笑看小燕子说:
    “姑娘但说无妨!”
    “那我就说了!”小燕子就忍着笑,大声说道:“大街上,人屎臭,猪屎臭,狗屎臭,
屎臭屎臭屎屎臭!”
    群众一听,哪儿还忍得住,个个放声大笑了。鼓掌的鼓掌,叫好的叫好,人人笑得前俯
后仰。场面一片混乱。
    紫薇笑着去捶小燕子,柳红笑得弯了腰。永琪、箫剑、尔康全部忍俊不禁。
    孟大人和众评判也笑起来,不知是该罚还是该赏。
    就在这一片笑声中,忽然有人大叫起来:
    “那是还珠格格和明珠格格!我认得她们!她们就是那两位‘民间格格’!”
    尔康、永琪大惊,紫薇和小燕子也呆住了,柳红和箫剑更是紧张。
    孟大人急忙看过来,众评判全部站起身来,惊看尔康等人。孟大人就惊喜的喊:
    “难道是两位格格大驾光临?”
    这一喊,群众就如疯如狂了,大吼大叫起来:
    “是她们!是她们!还珠格格和明珠格格!格格千岁千岁千千岁!”
    就有许多群众,对小燕子和紫薇等到人跪拜在地,狂喊着:
    “格格好聪明!格格好才华!两位格格!不愧是民间格格呀!”
    孟大人惊喜的看永琪和尔康,走下台来:
    “难道两位就是五阿……”孟大人眼珠一转,机警的咽住,敬佩的喊道:“几位是‘真
人不露相’啊!我们有眼不识泰山,真是得罪了!”
    箫剑四面张望,低声说:
    “不好!行迹暴露了,大家快走!”
    尔康急看孟大人,说:
    “什么‘真人不露相’?我们不是真人,大家认错人了!”就匆匆的一抱拳说:“我等
告辞!”
    尔康给紫薇等人使了一个眼色,大家转身就走。永琪拉住小燕子,柳红抱着卖艺的家
伙,六人就匆匆忙忙的穿过人群,急步而去了。
    群众在他们身后,依然拜倒,敬佩的喊着:
    “两位格格保重!几位英雄保重!”
    尔康带着众人奔出人群,叹了口气:
    “这下好了!我们又该上路了!怎么会被认出来呢?”
    ------------------
  文学殿堂疯马  扫校
    由著名的晓军做再次精心校对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