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珠格格续集
49

    这天,阳光灿烂的照射着。
    在四合院的院子里,小燕子忙忙碌碌的摆了一个香案,插上香,摆上水果。紫薇神清气
爽的坐在一张椅子里,尔康坐在她身边。永琪、箫剑都好奇的看着小燕子,不知道她要做什
么。
    小燕子摆好香案,就虔诚的在香案前一跪,双手合十,对着天空说:
    “天上的各路神仙!玉皇大帝,如来佛,王母娘娘,观音菩萨……你们听着,你们看
着,我小燕子在这儿对天发誓,如果我下次再毛毛躁躁,耽误大家的事,害紫薇受伤,我就
会被闪电劈死,被毒蛇咬死,被马车撞死,被敌人打死,被河水淹死,被绳子勒死,被蜜蜂
螫死,被尔康掐死……”
    大家睁大眼睛看着她,见她说得一本正经,都不好去打断她。
    尔康听到“被尔康掐死”这种话都出来了,就忍不住上前了,说:
    “好了!不要发誓了,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有句话说,‘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有这
样惨痛的经验,以后不要再犯就好了!”
    “什么‘前面石头后面狮子’?”小燕子抬头看着尔康,说:“这种绕口令我听不懂,
但是,你是不是不生我的气了?”
    尔康笑了,对于自己的坏脾气,也有一点歉意,诚挚的说:
    “你这两天,表现这么好,自己下厨房,做东西给每一个人吃,照顾紫薇。大门不出,
二门不迈!实在值得奖励,我看了,感动得不得了,不怪你了!不生气了!”
    永琪就心痛的走过去,把小燕子搀了起来,说:
    “好了好了!不要跪在这个硬帮帮的地上了!你的诚心诚意,大家都了解了。”说着,
也抬头看着尔康:“你的气消了吗?不和我们‘各奔前程’了吗?大家讲和了吗?”
    尔康的手,重重的搭在永琪的肩上,惭愧的说:
    “一时情急说的话,你们不要放在心上了!我给大家道歉!”说对众人一抱拳:“各
位,包涵了!”
    箫剑感动的一笑,说:
    “我要去买一点好酒,管他什么状况,我想喝酒!庆祝我们大家又一次‘劫后重
生’!”
    “你们知道我想干什么吗?”紫薇微笑的问。
    大家全部热心的仆过去,七嘴八舌的追问:
    “想干什么?想干什么?”
    “我好想念我的琴,可惜没有把琴带来!”紫薇怀念的说:“那天听到箫剑吹箫,我就
技痒起来,眼睛看不到了,弹琴大概不会受影响吧!”
    尔康就积极的说:
    “我去帮你买一把琴来!洛阳这么大,应该也有乐器店吧!”
    “不要买了!”箫剑说:“我帮你做一个!你弹十五根弦的琴,还是二十一根弦的琴?”
    “二十一根!”
    “好!”箫剑一点头:“二十一根弦的琴!我帮你做,做乐器,我是学过的!你知道最
好的琴弦应该用什么材料吗?”
    “不知道!”
    “应该用马尾的毛!”箫剑说:“但是,不能太粗的毛,也不能太细的毛,要马尾巴中
间的,不粗不细的那几根!等我做好了,你一弹才知道其中的美妙!”
    尔康惊看箫剑,忍不住问:
    “箫剑!你到底是谁?”
    箫剑眼光一闪,大笑说:
    “这是一句什么话?我们朝夕相处,肝胆相照,还问我是谁?”
    尔康深思的、研究的看着他:
    “和你接触的越多,越觉得你深不可测!你交游满天下,机智过人,转折两道,都有来
往,东西南北,没有地方不熟悉!在北京,你有老欧,在洛阳,你有顾正!在其他地方,大
概还有很多意外等着我们发现!再加上你的武功,你的箫,你的诗,你还会做乐器……你这
种人物,怎么会埋没在江湖?”
    “你把我说得太神了!什么‘深不可测’?这四个字应该用在你们身上!我和你们交往
以来,才知道什么是‘友情’,什么是‘真情’,什么是‘爱情’,什么是‘亲情’……这
些,都是我一辈子没有接触过的!在你们这种‘深不可测’的感情里,我觉得……我整天被
你们感动来感动去,被你们影响同化,已经忘了自己是谁了!”箫剑说着,就大笑起来:
“哈哈!我去找木材,给紫薇做琴!”
    箫剑就扬长而去了。
    小燕子一脸深思的表情,看看紫薇,转着眼珠。箫剑要给紫薇做琴,自己也应该尽点力
吧!此时此刻,小燕子真恨不得为紫薇做牛做马,来赎回自己的罪孽。
    于是,小燕子不声不响的去了马房,把一匹马从马房牵了出来。
    走到后院的空地上,她站住了,拍拍马脖子,说:
    “好了!好了!就站在这儿,别动!”
    马站住了。小燕子就对着那匹马,一本正经的说道:
    “马儿!你听好,我要跟你要一点东西!这点东西,对你没有什么用处,对紫薇可大大
有用!紫薇对我那么好……我害她受了那么多苦,她都原谅我,还帮我骂尔康……这种妹
妹,哪儿去找?所以,我现在要帮箫剑,给她做一个琴!这个琴呢?需要你尾巴上的几根
毛!所以,我要在你的尾巴上拔毛了!你跟我合作一点,不许踢我!听到没有?”
    她对马儿说了一大篇话,就认为已经把马儿“搞定”了。于是,她走到马尾的方向,有
点害怕,又拍拍马屁股说:
    “马儿,我先给你‘拍马屁’!我多拍两下,你千万千万不可以生气哟!”就唱歌似
的,一面拍马屁,一面唱着:“马儿好,马儿妙,马儿刮刮叫!给我几根毛,做个好宝
宝……好了!我要拔毛了!”
    小燕子就一掀马尾巴。
    岂料,马儿一声长嘶,整匹马直立起来,四蹄飞踹。小燕子一根毛都没拔到,就被那匹
马踹翻在地了。小燕子痛得呲牙咧嘴,躺在地上对马儿伸拳头:
    “马儿!你实在不给面子!尾巴上几根毛,你也小器?你简直是那个那个……”转动眼
珠,想了起来:“那个‘一毛不拔’!现在,我才懂了,为什么小器鬼,要说‘一毛不拔’
了!原来是这个原因!”
    小燕子哼哼唉唉的爬了起来,揉着摔痛了的屁股,再歪着头研究那匹马。那匹马似乎也
知道小燕子对它不怀好意,也瞅着她。一人一马,就这样你看我,我看你,对峙了好一阵
子。然后,小燕子一摔头说:
    “你喜欢被人骑?是不是?好,我先骑上马背再说!”
    小燕子就反着身子,跃上马背,脸对着马屁股。她坐稳了身子,发现马儿没有敌意,就
把整个身子,趴在马背上,再拍拍马屁股,说:
    “好!我骑着你,你有‘安全感’了吧?我是你的‘主人’,不是你的‘敌人’,懂了
吧?好!我要拔毛了……”
    小燕子就捞起了马尾巴,嘴里还念叨着:
    “不能太粗,不能太细,要中间的那几根……”
    这一下,那只马儿大受惊吓,一声长嘶,拔腿就跑。小燕子大喊:
    “马儿!马儿!不要跑啊……”她怕摔,紧抱着马屁股,趴在马背上。
    马儿就带着一个倒骑着马的小燕子,飞奔起来。小燕子觉得不妙了,大叫:
    “救命!救命……不好了!救命啊……”
    小燕子的喊声,惊动了箫剑,奔了过来。一见到这种状况,大惊,喊:
    “小燕子!你这是在干什么?表演马术还是特技?小心……”
    说时迟,那时快,小燕子已经从马背上摔了下来。箫剑冲上前去,急忙一接,小燕子落
在箫剑怀里。
    这时,永琪也听到了声音,冲了过来,正好,看到小燕子躺在箫剑怀里。永琪顿时脸色
一变。马儿还在奔跑,小燕子大喊:
    “永琪!你赶快拦住那匹小器马!别让它跑了!我们只有这两匹马,还要它拉车呢!”
    箫剑放下小燕子,惊魂未定,瞪着她问:
    “你到底在做什么?为什么要倒着骑马?”
    永琪拉住了那匹马,牵着马走过来,也纳闷极了,问:
    “你好端端的,怎么惹了这匹马?”
    “我跟你们说,这匹马太不够意思了!”小燕子气呼呼的喊:“我不过要拔它几根毛,
它就对我又踢又踹,害我摔了一个大斤斗!我骑上去,它也不许我碰它的尾巴!”
    永琪惊愕得张大了眼睛:
    “拔它几根毛?你要拔它的毛?它怎么得罪你了?”
    “不是得罪我了……是要帮紫薇做琴呀!不是要马尾巴上的毛吗?我跟它商量了好半
天,它还是不肯给我!简直是‘一毛不拔’!”
    “小燕子,你会了一句成语!”永琪惊喜的说。
    箫剑看着他们两人,笑着摇摇头,走进马房,拿了一把大剪刀出来。
    “如果做琴的人,都像你这样去拔马尾,大概全体被马踢死了!哪有这么笨呢?”箫剑
举起剪刀。说:“你看好了!拿一把大剪刀,乘这匹马儿不注意的时候,‘唰’的一下子,
剪下一撮毛来……”一边说,一边已经眼明手快的剪下一撮马尾来:“剪下来了,再慢慢的
挑!懂了吗?哪有人倒骑在马背上,对着马屁股拔毛的?你没有被踢死,没有被摔死,算你
命大!”
    小燕子看得目瞪口呆,对箫剑佩服得五体投地。
    “呵……原来这样简单啊?我真笨!笨死了!箫剑!你好伟大!你好聪明!你什么都
会,你真了不起!”
    箫剑深深的看着她,满脸的笑意。
    永琪看着两人,突然落寞起来,觉得被什么东西刺痛了。
    琴做好了。
    这天,大家都坐在房间里,围绕着紫薇,听她弹琴。
    紫薇的手指,熟练的滑过了琴弦。琴声叮叮咚咚,美妙的响着。紫薇惊喜的说:
    “这马尾做的琴弦,真的不同凡响!”
    “这弹琴的人,才真的不同凡响!”箫剑也惊喜的说。
    尔康用手托着下巴,只是痴痴的看着紫薇。紫薇弹完前奏,就扣弦而歌,唱着:
    “梦里听到你的低诉,
    要为我遮雨露风霜,
    梦里听到你的呼唤,
    要为我筑爱的宫墙,
    一句一句,一声一声
    诉说着地老和天荒!
    梦里看到你的眼光,
    闪耀着无尽的期望,
    梦里看到你的泪光,
    凝聚着无尽的痴狂,
    一丝一丝,一缕一缕
    诉说着地久和天长!
    天苍苍,地茫茫
    你是我永恒的阳光!
    山无棱,天地合
    你是我永久的天堂!”
    尔康听着紫薇的歌,看着她的人,更是如醉如痴了。
    紫薇弹完了琴,停止了唱歌,大家仍然陶醉感动在歌声里,都久久无言。紫薇一叹,说:
    “虽然我的眼睛看不见了,我还能弹琴,还能唱歌,还能感觉你们大家对我的好……生
命,还是很美妙的!”
    “紫薇!你弹得太好了,好听得不得了!”小燕子赞美着。
    “有你卖命给我‘拔马尾’,做了这么名贵的一张琴,我弹得得心应手!”紫薇笑着,
对大家说:“谢谢你们大家!”
    正说着,外面传来敲门声。柳红的声音响了起来:
    “有人在家吗?”
    众人全部惊跳起来。永琪惊喊:
    “是柳红!他们赶到了!”
    紫薇就惊喜的站起身子,喜悦的喊:
    “金琐!金琐……是不是金琐来了?”
    尔康急忙上前,搀扶着紫薇。
    小燕子早已把房门打开,只见柳红兴奋的奔进门来。
    “哈!总算找到你们了!”柳红嚷着:“你们未免太小心了吧?记号留得那么少,害我
找来找去找不到,跑了好多冤枉路,差点离开洛阳,继续往南边走了……”
    小燕子不等柳红说完,就拉住她,嚷道:
    “怎么只有你一个人?柳青和金琐在后面吗?”
    柳红有一肚子的话要说,抬头看紫薇:
    “紫薇,柳青有一句话要我带给你,我这人肚子里也藏不住话,我就直接说了!他说,
他问你要了金琐!”
    “他……什么?要了金琐?”紫薇愕然的问。
    “是呀!”柳红欢声说:“金琐摔到悬崖下面,脚受伤了,柳青帮她接骨……”
    “金琐的骨头怎样?接骨?难道骨头断了?”紫薇惊问。
    “你不要着急,骨头没断,脱臼了!还好柳青会接骨,已经帮她接好了!不过,两人经
过这样一场灾难,不知道怎样,就情投意合了……我看他们那个样子,就像小燕子常说的
话,是‘快乐得像老鼠’……所以呢,因此呢,大概呢,一时之间,他们也追不上我们了!”
    小燕子睁大眼睛,惊喊:
    “哇!分别没有多少天,居然发生了这样的好事!金琐和柳青……他们真是慢半拍!认
识了这么久,现在才对上眼!哎呀,太好了!紫薇,是不是太好了?”
    紫薇喜出望外,抓着尔康的手,喊道:
    “尔康!尔康……她找到了自我,也找到了幸福!你的坚持是对的!你一直有先见之
明……她终于拥有属于她的‘情有独钟’了!我太高兴了,太太高兴了!可见,老天对我们
还是很好,是不是?”
    尔康感动着,放下一个心事了,深切的凝视着紫薇:
    “是!老天对我们都很好,除了对你……如果你的眼睛能够好起来,我想,我对我们所
有的磨难、所有的遭遇,都再也不会有怨言了!”
    柳红直到这时,才发现紫薇有些不对劲,赶紧看着紫薇问:
    “眼睛怎样了?紫薇,你的眼睛出了什么问题?”
    “她的眼睛看不见了!”永琪难过的说。
    “什么?看不见了?怎么会看不见了呢?有没有看大夫呢?”柳红急急的问。
    “已经把洛阳的大夫都看完了!”小燕子小声的说。
    柳红大震,不敢相信的瞪着紫薇。紫薇就嫣然一笑,欢声说道:
    “看不见也有看不见的好处,现在,听觉比以前强多了!一片叶子落在地上的声音,我
都听得到!你们叹气的声音,你们心里的惋惜,我都听得到!当你看不见的时候,你的感觉
会特别敏锐,感觉到许多以前感觉不到的东西!我觉得很幸福,所以,你们不要为我伤感
了!”
    大家面面相觑,彼此互看,都为紫薇深深难过着,却没有人敢表示出来。
    尔康就下决心的说:
    “好了!柳红已经归队,金琐和柳青也有了下落,我想,我们不要再在洛阳耽搁了,这
儿的大夫,都已经看过了!我们不如改道去均县,从均县去襄阳!箫剑,你在均县和襄阳有
熟人吗?”
    “虽然没有,可以随时建立!人与人之间,都是从陌生变成知己的,就像我们大家一
样!好吧!我们马上动身!去均县!”
    马车在山谷中行行重行行。
    箫剑和永琪坐在驾驶座,驾着马车。马车在崎岖的山路上走了一大段,忽然,前面豁然
开朗,来到一个山谷,只见一条溪流,蜿蜒而过。流水铮琮,鸟声啁啾。水边,巨石嵯峨,
山明水秀,风景如画。箫剑一拉马缰,马车停了。
    “走了大半天,连一个农家都没看见!这儿有水,我们休息休息!”
    小燕子和柳红跳下车。尔康搀着紫薇也下了车。
    小燕子看到有水,就和柳红拿了水壶,去盛水。
    “哇!好清的水,不知道有没有鱼?我们来钓鱼好不好?”小燕子嚷着,就扬着声音
问:“箫剑,你会不会做钓杆?我们来比赛钓鱼!”
    “这个时候,你还有心情钓鱼?”永琪问。
    “为什么没有心情?我们不要把自己当成在‘逃难’,我们要把自己当成在‘游山玩
水’!不管多苦,还是要开开心心才好!”小燕子说。
    尔康扶着紫薇,小心翼翼的走着。
    “来!走这边!我扶着你,小心,地上不平,有好多石头!”
    尔康把紫薇扶到一块大石头上坐下。
    小燕子看着水,忽然惊喊起来:
    “紫薇!紫薇!水里真的有鱼耶!你看,你赶快来看!它们好自在啊!”就比手划脚的
说道:“鱼儿在水里溜来溜去,溜来溜去……”她忽然想到紫薇看不见,声音就低了下去:
“对不起……紫薇,我忘了你看不见……”
    紫薇却若无其事的晒着太阳,笑着问:
    “小燕子,这个‘溜来溜去’的‘溜’字怎么写?你知不知道?”
    小燕子转动着眼珠,存心要让紫薇开心,就欢声的接口:
    “溜字?当然知道了!在水里面来来去去就叫作‘溜’,所以,‘溜’字,就是水字边
再加一个‘去’字!”
    果然,紫薇噗哧一声,笑了。柳红就去打小燕子,嚷着:
    “你别气死人了,这个水字边一个去字,念作‘法’!和尚作‘法事’的‘法’!‘犯
法’的‘法’!连我都知道!你居然有本事念成‘溜’,不佩服你都不成!”
    “这中国的文字,太怪了!明明是‘溜’字,它要念作‘法’,不是太怪了吗?不是我
不会念,是造字的人,脑筋有问题!”
    尔康看到紫薇笑了,心里激荡着感动,就凑着紫薇的兴致,说道:
    “小燕子!我说一个笑话给你听!以前有个秀才,和你一样聪明,也把这个‘法’字,
念成‘溜’字!后来碰到一个和尚,那个和尚偏偏认得这个‘法’字,两个人就吵了起来!
一吵,就吵到县太爷那儿,谁知道,这个县太爷也和你一样聪明,不认得几个字,心想当然
是秀才对。就判定这个字念‘溜’!和尚不服气,在公堂上大吵大闹,咬定这个字念成
‘法’!县太爷一生气,就叫人打和尚五十大板。和尚一面挨打,一面高声念:‘自从十五
入溜门,一入溜门不二心,今天来到溜堂上,王溜条条不容情!’县官别的也听不懂,最后
一句听懂了,生气的喊:‘王法条条,怎么念成王溜条条?’和尚哭着说:‘大老爷要溜,
小的只好溜!’”
    尔康的笑话说完,众人就哄堂大笑起来。
    箫剑好感动的看着大家,就坐在水边石头上,吹起箫来。
    大家苦中作乐,气氛好极了。
    忽然,马儿一声长嘶,紫薇整个人惊跳起来,惊慌的大喊:
    “追兵来了!追兵来了……”
    尔康赶紧抓住紫薇的手。说:
    “不要怕!不是追兵,只是马儿……”
    尔康话没说完,蓦然之间,四周岩石后,十几个黑衣人飞扑而至,个个手持武器,直扑
六人。箫剑大喊:
    “保护小燕子和紫薇要紧!”
    箫剑就拔剑在手,和那些黑衣人打了起来。柳红、永琪立刻跃起身子,和敌人奋战。小
燕子大喊:
    “又来了!以为我们好欺负!你们人多,是不是?左来一次,右来一次?来!打就打!
只要不用鱼网,谁怕谁?我跟你们拼了……”
    小燕子就一头飞撞过去,对方立刻举刀相对,小燕子的头,就对着刀锋冲去。永琪和箫
剑大惊,双双没命的扑过去抢救小燕子。大家就大打起来。
    尔康拔出腰间的鞭子,保护着紫薇,鞭子舞得密不透风,不让任何人接近紫薇,嘴里不
断喊着:
    “紫薇!你不要怕,有我保护你,你就坐在那儿,千万不要动!”
    紫薇拼命向四周看来看去,奈何什么都看不到,只听到四周刀锋划空,武器相撞,乒乒
乓乓,呼呼作响……吓得魂飞魄散,动也不敢动。
    这次的黑衣人,和上次完全不同,个个带着武器,下手狠毒。有几个黑衣人,就专攻尔
康,着着进逼,尔康顾此失彼,其中一个,长剑一剑劈向紫薇头顶,下手之狠,明显要夺去
紫薇性命。尔康大惊,及时一鞭挥去,卷飞了长剑。尔康伸手抱住紫薇,想跳出战场,黑衣
人一剑攻来,嗤的一声,在尔康手腕上留下一道血痕。另一个黑衣人,就挥剑对着他头上砍
下。
    尔康抱着紫薇,就地一滚,躲开了那一剑,孰料另一个黑衣人,持剑直刺下来。
    箫剑及时赶到,一剑挑开了敌人的长剑。紫薇听着声音,胆战心惊:
    “尔康!你受伤了?是不是?放下我,不要管我了!”
    尔康抱着紫薇闪开,大叫:
    “来人是谁的部下?为什么要下杀手?你们难道不知道我们的身份吗……”
    尔康话没说完,对方又一剑刺来。尔康没有时间再说话,只能全力应战。
    小燕子、永琪、柳红、箫剑也和敌人打得难解难分。敌人一剑,直奔永琪面门,永琪一
躲,后面又一剑刺来。永琪直跳起身,才落地,又一剑刺来,招招都要置永琪于死地。永琪
急了,一面奋战,一面大喊:
    “来人是谁?报出名来!对我,也敢下杀手?”
    迎面的一个黑衣人,正是皇后的杀手巴朗,用黑巾蒙着口鼻,阴恻恻的说:
    “我们奉旨,格杀勿论,取你们的首级去复命!无论是谁,一概杀无赦!”
    “奉旨?杀无赦?”永琪大受刺激,猛然一剑刺向敌人,锐不可当。
    永琪在这边奋力抵抗巴朗,尔康那边已经情况危急。主要是因为他要保护紫薇,难免捉
襟见肘,顾此失彼。何况来人众多,个个武功高强。他刚刚抱着紫薇闪开一鞭,忽然看到一
把长剑,直刺向紫薇。他大惊失色,急促中,只能用身子一挡,那把剑就噗的一声,刺进他
的肩头,他踉跄后退,紫薇跌落在地。
    紫薇看不到,听着声音,心魂俱裂。大喊道:
    “尔康!不要打了,我们投降吧!我们跟他们回去吧!”
    紫薇话没说完,敌人舞着一个大铁锤,直打紫薇的面门。尔康带着伤,拼命护着紫薇,
空手就去抓那个铁锤,一把把铁锤抢下。
    箫剑一面打,一面回头看了一眼,大喊道:
    “尔康!你不能再顾念他们是皇室的部下了!来人个个狠毒,要取你们的性命!你还在
那儿缚手缚脚,手下留情,那怎么行呢?”
    尔康被提醒了,知道这已经是生死关头,再不拼命,会被赶尽杀绝,心里一痛,怒吼一
声:
    “皇上既然要格杀勿论,对我们杀无赦!我福尔康再也顾不得君臣之义了!”
    说着,他就飞舞着铁锤,滴水不漏的攻向敌人,瞬息间,打倒了两三个。他红了眼,再
一阵猛攻,敌人竟被纷纷打退。但是,他这样一用力,肩上的血,就点点滴滴洒落地。
    这一边,永琪护着小燕子,也打得非常狼狈。巴朗招招下狠手,打着打着,唰的一声,
永琪手腕上挨了一剑。永琪的剑落地,巴朗就一剑直刺永琪心口。小燕子惊喊:
    “永琪!小心!”
    小燕子就飞扑过来,空手去抓那把剑。
    永琪看到小燕子这样拼命维护自己,大震,狂喊:
    “小燕子……”
    危急中,箫剑飞扑过来,撞开了小燕子,挥剑对敌人刺去,把那人刺倒在地。
    这一下,箫剑怒发如狂了,大喊:
    “我箫剑曾经对师傅发誓,绝不伤人性命,今天,要违背誓言了!”
    箫剑喊完,就像闪电般,持剑迅速的刺向敌人,转瞬间,一片哎哟之声,敌人倒了一
地。巴朗眼看不敌,一声呼啸,其余的敌人就跟着飞窜而去。
    小燕子拔脚就追,大喊:
    “你们这些王八蛋!要逃到哪里去?”
    “小燕子!不要追,我们这儿伤兵累累!”柳红急喊。
    紫薇跌在地上,魂飞魄散的喊着:
    “尔康!尔康……你在哪里?”
    尔康用手握着刺进肩头的剑柄,用力拔出了那把剑,伤口顿时血流如注。他跪落在紫薇
身边,扶起紫薇。手臂上的血,滴滴答答落下。
    “我在这里,你有没有受伤?有没有?”
    “我没有!你呢?你呢?”紫薇喊着,伸手去摸尔康,摸到一手的血,立即尖叫失声:
“尔康……”
    尔康咬牙说道:
    “紫薇,没想到你那个皇阿玛,对我们这样心狠手辣!我一招招留情,他们一招招都是
杀手……你不急,我没有关系,一点小伤,不碍事……”
    “什么小伤?”紫薇惊喊:“不要骗我了!你在流血,我的天啊!你伤在哪里?在哪
里?”她又急又痛,一跪落地,仰首向天,凄厉的狂喊着:“老天!让我看见!让我看
见……我要看到他,我要照顾他呀……老天啊!让我看见吧!”
    尔康脸色惨白,已经摇摇晃晃,听到紫薇这样一喊,就挺直身子,坚强的说:
    “紫薇!不要怕,流一点血,要不了我的命!我还要保护你呢!我不能倒下,也不会倒
下!”说着,就一个踉跄。
    这时,箫剑、小燕子、永琪、柳红都跑了过来,箫剑一把扶住了尔康。
    “尔康!你怎么流了这么多血……”小燕子惊喊出声。
    紫薇一晃,就要晕倒。柳红急忙扶住紫薇,嚷着:
    “赶快上车!箫剑,你驾车!我和小燕子来帮他们止血!”
    箫剑看了看尔康的伤势,当机立断的说:
    “我们不能去均县了!敌人已经掌握了我们的路线,往均县走会自投罗网!他们两个需
要大夫,我们回洛阳!回四合院去!大家赶快上车!”
    大家就匆匆上车。箫剑一拉马缰,马车飞驰。
    车里,柳红撕开一件衣服,作成绷带,喊道:
    “小燕子!你扶着尔康的手,我要给他止血!”
    小燕子扶起尔康的左手臂,柳红撕开他的衣服,检查了一下伤口,看到伤口那么深,心
里实在担忧,看看已经急得面无人色的紫薇,不敢表示什么,只得先用止血散撒在伤口上,
再给他包扎起来。
    “还好是左手,但是流血这么多,一定伤到大血管!尔康,你躺下来吧!”
    紫薇紧张的听着,害怕着,心慌意乱。尔康始终用没有受伤的右手,握住她的手。紫薇
小小声的问:
    “还有没有流血?还有没有?你躺下来,躺在我身上!”
    “没有了,血已经止住了!我还是坐在这儿比较好!”尔康说,拼命撑着,不让自己倒
下去。
    “永琪!轮到你了!”小燕子拿着药和绷带喊。
    “永琪,你也受伤了吗?伤在哪儿?”紫薇更慌了。
    “我没事!只是手腕划破了,一点点伤!”永琪赶紧说。
    柳红再给永琪上药,绑住伤口,还好,永琪的伤口不深,流血也不多。永琪倒不担心自
己,非常担心尔康,急促的说:
    “小燕子!车上有紫金活血丹,有白太止痛散,你赶快找出来,我们先吃了再说!”
    小燕子找出了药,拿着水壶,柳红忙着给两人吃了药。
    紫薇坐在尔康身边,紧紧的握着他的右手,哀声的说:
    “尔康,我认输了!我们回去吧!我的眼睛看不见,你和永琪都受伤了,再下去,会碰
到什么事,我们都不能预料!那个大理,虽然很美,但是,离我们越来越远了。我好怕……
我失去勇气……我觉得,我们已经被逼到最后关头,走投无路了!”
    尔康忍着痛,撑着自已,大声的说:
    “怎么能认输?我不认输!我不投降!我很好,好得不得了!你看不见,才以为我伤得
很重,其实,只是一条小口子!一点都不痛!哈哈,没想到,我福尔康今天的敌人,是皇
上!我真正的伤口,不在手臂上,在心里!”说着,痛定思痛,就放开紫薇,用右手狠狠的
打着胸口:“在这儿,皇上捅了我一刀,在这里!”
    柳红急忙拉住他:
    “你不要再乱打乱动了,好不好?”
    永琪听到尔康这样说,心里的痛楚,就排山倒海一样的涌来。他的伤痛,更胜尔康。怎
么会料到,有朝一日,自己的父亲,会派了杀手来杀掉自己?他激动的说:
    “皇阿玛不止捅了你一刀,他也捅了我一刀,岂止一刀,捅了好多好多刀!在我的生命
里,他不止是一个父亲,他也是一个神!过去的许多年,我跟在他身边,天天保护着他的安
全,为了他,可以拼命!今天,他却要我们每一个人的命!”
    小燕子见尔康和永琪都受伤,紫薇的眼睛又瞎了,大家流血的流血,伤心的伤心,她再
怎么乐天,这时都化为伤痛,越看越难过,悲从中来,她就扑到车窗口,对着窗外放声大叫:
    “皇阿玛!你真的要把我们通通杀了,你才满意吗?请你看看我们,看看我们,伤的
伤,瞎的瞎……你还要做到什么地步?你才满意呢?”
    其实,在深宫中的乾隆,一点也不知道永琪他们的惨状。当尔康和永琪双双受伤的时
候,乾隆正在延禧宫里,思念着这些离家的孩子。
    这天,和令妃逗弄了一会儿小阿哥,乾隆就心神落寞起来。奶娘抱走了孩子,乾隆站在
窗前,对外面的天空遥望着,久久无言。令妃察言观色,就走到乾隆身后,坦白的问道:
    “最近,有他们几个的消息吗?上次,说是他们之中,有人掉悬崖,有人摔马车,到底
是谁?证实了吗?”
    “没有!这些天,一点消息都没有!”
    “没有消息,也是好消息吧!最起码,他们应该是安全的!是不是?”
    乾隆担忧的看看窗外,摇了摇头。忽然回头看令妃,激动的说道:
    “朕就是想不通,他们几个,跟在朕身边这么久,对于朕,还有什么不了解?明知道朕
是‘雷声大雨点小’的个性!当时脾气火爆,过后就忘了!多少次他们闯祸,包括劫狱在
内,朕不是都原谅了?现在,香妃的事情已经过去了,朕已经昭告天下,香妃去世了!他们
应该了解朕不会再要他们的脑袋了!只要他们几个自动回来请罪,在朕面前好好的磕个头,
认个错,保证下不为例,朕也就算了!为什么他们就是不回来?紫薇是不是朕的亲生女儿,
朕也不在乎了!小燕子是谁的女儿,朕也弄不清楚,还不是当自己女儿一样疼吗?这样待她
们,她们居然忘恩负义到这个程度,实在太没良心了!”
    令妃完全没料到乾隆有这样一篇话,兴奋得眼睛都亮了。
    “皇上!您原谅他们了?”
    “香妃的事,只要朕想起来,还是恨得牙痒痒!”乾隆终于坦白的说了:“可是,他们
几个……确实牵动着朕的心!朕再怎么恨他们,却不能不想念他们!人,都有弱点,他们几
个,是朕的弱点!”
    “那不是弱点,那是皇上最珍贵的地方!”令妃感动的说,就鼓起勇气问道:“臣妾一
直有个问题压在心里,想问皇上!不知道能不能问?”
    “你问!”
    “皇上那天下令把两位格格‘斩首示众’,我们跪了一地,请求皇上刀下留人,皇上仍
然说‘杀无赦’!当时,是不是完全没有转寰了?如果尔康他们不劫走紫薇和小燕子,她们
是不是死定了?”
    乾隆默然片刻,终于一叹。
    “那天,我确实气大了,确实恨不得杀了她们……尤其当我听到狱卒说:‘说不定尔康
也变成蝴蝶飞走了’那句话!对朕而言,真是难堪!但是,她们还没有到法场,这是斩格格
呀!就算到了法场,就算刽子手拿起斧头的时候,照例还要等朕最后的命令呢!何况,那
天,朕心里知道,傅恒已经在法场等候,如果朕的‘刀下留人’命令不到,傅恒也会用他的
金牌令箭救下她们两个的!”
    令妃眼睛更亮了。
    “这么说,紫薇和小燕子,到了最后关头,皇上还是会刀下留人的!”
    乾隆又默然不语了。令妃不禁悲喜交集,喊着:
    “皇上啊!他们几个,一点也不知道皇上是这种心态啊!他们并不是‘离家出走’,他
们在‘逃命’啊!你怎能希望他们冒着生命的危险,来自投罗网呢?就算他们想念皇上,后
悔自己的错,他们也不敢再回来啊!”
    令妃说中了要点,乾隆望着天空,更加出神了。
    ------------------
  文学殿堂疯马  扫校
    由著名的晓军做再次精心校对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