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珠格格续集
48

    经过几天的跋涉,尔康永琪等一行人,终于抵达了洛阳。
    马车驶进城里,但见街上车水马龙,人群熙来攘往。
    永琪和箫剑把马车停在一家笔墨宣纸的商店门口。小燕子掀开窗帘,不住对外张望,喊
着:
    “哇!这个洛阳真的不一样!好热闹啊,我看,比北京还热闹!”
    箫剑跳下车,对永琪说:
    “永琪!这家店是我的朋友开的,你们先不要下车,我去打听一些事情!马上就回来!”
    永琪点点头,箫剑就奔进商店中。
    车内,尔康拉着紫薇的手,细心的解释街上的情形给紫薇听。
    “这里就是洛阳了,街道很宽,也很干净,老百姓的衣服都穿得很漂亮!看样子,是一
个很繁华的地方……我认为,我们有希望了!这样繁荣的城市,一定会有好大夫!”
    正说着,箫剑奔了回来,打开车门,递给尔康一张名单。
    “尔康!这个名单,是洛阳城里所有名医的名单!地址都写在下面,有的还是专门看眼
科的!我想,紫薇的眼睛不能耽误,越早治疗越有希望!”
    “那么,我们先去找大夫,再去住客栈!”小燕子积极的说。
    “我们不住客栈了!我已经找到几间民房,是个小四合院,我把它租下来了!我说过,
‘大隐隐于市’,我们在这儿住一段时间,等到紫薇的眼睛治好再动身!我们先去四合院,
然后,尔康就带紫薇去看大夫!”
    “箫剑!这一路上,幸好有你!”尔康感激的说。
    箫剑笑笑,跳上驾驶座,一拉马缰,马车往前走去。箫剑轻车熟路,一会儿以后,就来
到一个四合院。车子驶进院子,大家下了车,走进客厅,但见窗明几净,家具皆全。一个看
守房子的老头,看到箫剑,就把房门钥匙交给了他,离开了。
    小燕子四面看来看去,惊喊:
    “箫剑!你真是天才,在我们逃难的情况下,还能找到这么好的房子给我们住!你怎么
到处都有朋友?”
    “这就是‘一箫一剑走江湖’的结果!这个小四合院,有三间卧房,还是独门独院,够
我们住了!租一个月的租金,我们住客栈,只能住两天!好了,大家帮忙,赶快把车上的行
李搬下来!”
    “我能帮什么忙?”紫薇问。
    尔康把紫薇牵到椅子前,把她的身子按进椅子里。
    “你坐在这儿不动,就是帮我们大家的忙了!”
    紫薇只好坐着不动。小燕子、永琪、尔康、箫剑就忙忙碌碌的把行李、用具、衣服、食
物都搬了进来。永琪问:
    “厨房在哪里?我看,我们需要烧一壶水,泡一壶好茶来喝喝!好不容易,住进一家有
点‘家味’的房子了!今晚,大概可以睡一觉了!”
    箫剑看了永琪一眼:
    “永琪!你很不简单!”
    “我才觉得你很不简单呢!”永琪说。
    “彼此彼此吧!”箫剑哈哈一笑。
    小燕子有点兴奋,嚷着:
    “你们‘彼此彼此’,我来‘呼噜呼噜’!”
    “什么叫‘呼噜呼噜’?”箫剑听不懂。
    “烧开水啊!开水烧开的时候,就‘呼噜呼噜’了!”
    小燕子找到水壶,奔到后面去了。
    紫薇有些萧索,觉得自己一无用处,叹了口气,说:
    “看样子,我只好‘茶来伸手,饭来张口了’!”
    尔康握住她的手,安慰的说:
    “我们休息一下,喝一口茶,换件衣服,你也梳洗梳洗……然后,我们马上就去看大
夫,我这儿有十个大夫的名字呢!”
    “等会儿,让小燕子陪你们去看大夫,紫薇身边,还是有个姑娘照顾着比较好,我和永
琪,去买一些日用品,顺便去察看一下,洛阳城里,有没有官兵在搜捕我们!也看一看,官
府的动静!”箫剑说。
    “对!这是当务之急!”永琪接口:“如果这个洛阳,已经是风声鹤唳,我们也不宜久
留!所以,看大夫和打探军情,是马上要做的事!”
    尔康深深点头,看着紫薇。
    梳洗过后,大家就马不停蹄的行动了。
    尔康立刻驾着马车,带着紫薇和小燕子,跑遍了整个洛阳城。他们在半天之内,连续看
了六个大夫,但是,每个大夫都在诊治之后,就没把握的摇头,再开一个安神活血的药方,
就算了事了。尔康越看心越冷,紫薇越来越失望。
    马车到了东四大街,街上非常热闹,许多小弄小巷纵横其间。尔康把马车停下,小燕子
搀着紫薇下车。紫薇困顿而泄气,灰心的说:
    “我看没有希望了,已经看了好多大夫了,都说不知道怎么治,大概我再也看不见了!”
    尔康心里,难过极了,却拼命给紫薇打气:
    “名单上的大夫,还有四个没看过,名单上没有的大夫,还有好多呢!不看到最后一
个,我就不甘心!何况,除了洛阳,还有别的城市,我们在洛阳看不好!就去襄阳看!襄阳
看不好,我们回北京!”
    “不要灰心嘛!紫薇,大夫不是都说,只要心情好转,身体调养好,说不定你会突然就
好了!你先要把自己放松才行!”小燕子说。
    尔康拿着名单,找大夫的地址,找来找去找不到。
    “我去问问路!小燕子,你陪紫薇站在这儿等我一下!”
    小燕子就扶着紫薇,站在路边。尔康去商店里问地址,问了一家不知道,又去问另外一
家店。
    小燕子忽然发现,路边上,有两个人在下围棋,有些人在围观。她不禁兴趣盎然,拉着
紫薇说:
    “紫薇!过来一点!”
    她拉着紫薇,就走到路边去看棋。只见两个老者,下得难解难分。围观群众,议论纷
纷,你一言,我一语的批评着:
    “孟老这盘棋输了!”
    “我看,是李老输了!”
    小燕子伸长了脖子看,忍不住问道:
    “黑棋是孟老还是李老?我看,黑棋赢了!”说着,就焦急的嚷:“喂喂……黑棋,不
能走那一颗子!换一步,换一步……走这儿!走这儿!”她就松开拉着紫薇的手,去棋盘上
指指点点。
    “观棋不语!”孟老说。
    “你这样走就输了嘛!”小燕子急得不得了:“你看,你这个犄角一大块棋都死掉了!
走这一步,就活了!”她干脆上前,把那颗黑子拿起来,换了一个地方放下。
    “他走这一步,我走这一步,那要怎么办?”李老问,落下一颗子示范着。
    “那……他再走这一步!”小燕子也落下一颗子。
    “那……我再走这一步!”李老再下了一颗子。
    “那……他就走这一步!”小燕子继续落子。
    “好,我就走这一步!”李老也继续落子。
    小燕子干脆挤开孟老,兴趣勃勃的和李老下了起来。
    群众看到一个姑娘,和老者下起棋来,就都围过来看。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这时,有群孩子嘻笑着奔来,把紫薇一撞,紫薇踉踉跄跄,后退了好几步,这才站稳。
又有一群年轻人追逐嘻笑着奔来,撞得紫薇七荤八素,越退越远。
    紫薇失去了小燕子的踪迹,顿时惊慌失措,茫然四望,小小声的喊:
    “小燕子!小燕子……你在哪儿啊?我看不见啊……你不要走开嘛!小燕子……”她侧
耳倾听,要找小燕子的声音,摸索着向前走,却越走越远了。
    她完全不知道,有个大汉已经注意了她很久,看到她落单了,就跟了上来。
    “姑娘!你看不见啊?”大汉柔声问。
    “是!”紫薇急忙点头:“有没有看到跟我在一起的那个姑娘?眼睛大大的,眉毛黑黑
的?拜托,帮我找她一下,好不好?”
    “眼睛大大的,眉毛黑黑的,长得挺漂亮的,是不是啊?”
    “是是是!”
    “她在那边下棋呢!我带你去找她!”
    “谢谢!谢谢!谢谢!”
    大汉就牵着紫薇,越走越远离人群,走进一条小巷。紫薇听听,觉得不对了,急忙退后:
    “怎么听不到人声了?这是哪儿?”
    大汉突然把紫薇一抱,扛在肩上,拔腿就跑,说:
    “姑娘!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
    紫薇大惊,放声大叫:
    “尔康……尔康……小燕子……小燕子……”
    大汉一掌打向紫薇的后脑勺,正好打在紫薇受伤的地方,紫薇惨叫一声,就晕了过去。
大汉就扛着她飞奔,转过几条小巷,跑得无影无踪了。
    尔康问到了路,从一家店铺里急冲冲的出来,喊着:
    “好了!好了!找到了,这个大夫住在前边巷子里……”他忽然发现紫薇和小燕子都不
见了,这一惊真是非同小可:“紫薇!紫薇!小燕子!”他放眼四看,心惊胆战,急切的放
声大喊:“小燕子……”
    正在下棋下得难解难分的小燕子,听到尔康的喊声,急忙应道:
    “我们在这儿呢!等我一下……我马上就下完这盘棋了……”
    尔康钻进人群,气极败坏的拉起了小燕子:
    “紫薇呢?”
    “紫薇?她不是在我旁边吗?”小燕子回头四看:“咦!紫薇去哪里了?”这下急了,
跳起身子,拨开人群,到处找:“紫薇!紫薇!你在哪儿?紫薇……”
    尔康的脸色,倏然雪白。他冲出人群,抓住每一个路人,急促的问:
    “请问,有没有看到一个姑娘,眼睛看不见,穿粉红色的衣服!有没有看到?”
    路人一个个摇头。
    小燕子已经像一只大头苍蝇般,在人群中惶急的东窜西窜,疯狂般的喊着:
    “紫薇!紫薇!你在哪里啊?紫薇……老天啊!你赶快出来呀!紫薇……”
    尔康一连问了好几个人,都不得要领,脸色越来越苍白。他一回身,抓着小燕子的胳
臂,一阵乱摇,嘶哑的说:
    “你赶快找到紫薇,如果找不到,我会杀掉你!”
    小燕子的泪水,劈哩叭啦的掉落,疯狂的点头,哽咽的说:
    “我找!我找!找不到她,我一头撞死!”
    尔康和小燕子,就情急的、疯狂的喊着叫着,问着每一个路人。
    “请问,有没有看到一个很漂亮的姑娘,眼睛看不见……”
    “紫薇啊!紫薇……你快出来啊!紫薇……紫薇……”小燕子边哭边喊。
    紫薇一点踪迹都没有。
    尔康和小燕子,找了半晌,什么线索都没有。两人都心慌意乱,手足无措了。尔康觉得
全身冰冷,就算紫薇她们上断头台那一刻,他也不曾这样害怕和绝望。眼看在街上盲目搜
寻,不是办法,就急急的跑回四合院来求助。两冲进房间,尔康一迭连声的喊了进去:
    “箫剑!箫剑……你赶快想办法,紫薇不见了!”
    箫剑和永琪大惊。
    “什么?怎么会不见了?在哪儿不见了?”箫剑惊问。
    小燕子哭得眼睛都肿了,拉着永琪,哭着说:
    “都是我不好,尔康去问路,要我牵着紫薇……我看到有人在下棋,就忘了紫薇,一转
眼,她就不见了!说不定给皇阿玛派来的人抓走了!我们在街上大喊大叫,找了一条街又一
条街,大家都说没有看到!我把紫薇弄丢了……我没脸见尔康……我要去撞墙!”说着,就
一头对墙撞去。
    永琪大惊,拦腰抱住了小燕子。
    “你做什么?紫薇不见了……我们赶快去找紫薇,你发疯,我们不是更慌乱了吗?”
    “尔康恨死我了!尔康恨死我了……”小燕子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尔康确实快要发狂了,他往小燕子面前一站,红着眼眶,对她大吼:
    “对!我恨死你了!恨不得掐死你……紫薇,她眼睛看不到,她怕我们难过,拼命掩饰
她的无助!事实上,她对这个看不到的世界,充满了陌生和恐惧!即使你抓着她的手,也可
以感觉出来她在发抖,她在害怕……你居然会放掉她!在这个节骨眼,你居然会去下棋,把
她忘得干干净净!现在,她不见了!她会遭遇一些什么事情,你想过没有?如果被坏人带走
了,她不会武功,眼睛失明,我们所有的人都不在她身边……你想过没有?她会怎么样?如
果她吃了亏,受了侮辱,以她的个性,她还能活吗?还能活吗?”
    小燕子用手捂着脸,“哇”的一声,放声痛哭。
    “我去死,我也不要活了!我去找一把刀……我把自己杀了!”小燕子喊着,就挣开了
永琪,要往厨房跑。
    永琪一个箭步上前,再度牢牢的抱紧了她,对尔康喊:
    “你怎么了?这样骂小燕子有用吗?一个已经丢了,你还要另一个死吗?小燕子把紫薇
弄丢了,她已经痛苦得不得了,自责得不得了,不用你骂她,她也会把自己骂死,你就包容
一点呀!你这样凶她,她怎么受得了呢?用用理智,用用思想,我们当务之急,是要想办法
找紫薇,不是要逼死小燕子!”
    尔康握着双拳,涨红了眼睛,跺脚说:
    “我没有理智!我承认我没有理智!紫薇一丢,什么理智,思想,教养……通通去他
的!不管找得到还是找不到紫薇,大家以后,各奔前程,各走各的路!要抹脖子的去抹脖
子,要跳楼的去跳楼,要撞墙的去撞墙,谁也别管谁了……”
    小燕子在永琪怀中,拼命挣扎,拼命哭喊:
    “放开我!放开我!我真的不要活了……尔康骂得好!骂得对!我没有心肝,没有责任
心,我坏!如果是我的眼睛瞎了,紫薇一定会牢牢的牵着我,绝对不会放掉我……我对不起
紫薇,尔康……你掐死我吧!你拿剑拿刀,一刀劈死我吧……你打我吧……”
    尔康瞪着小燕子,目眦尽裂,眼睛里像是要喷出火来:
    “你以为我不敢打你是不是……”
    永琪护着小燕子往后退,对尔康急促的说:
    “你不要发疯!你敢伤害小燕子,我和你也没完没了!小燕子又不是故意的,你知道她
的个性,为什么要把紫薇交给小燕子?为什么你自己不牵好紫薇?”
    永琪一句话说中了尔康心里最深的悔恨和自责,他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恨恨的大喊:
    “是啊!我该死!我中了邪,我疯了,我病了,才会把紫薇交给小燕子……我是世界上
第一名的糊涂蛋!”
    箫剑听了半天,忍无可忍,往尔康和永琪中间一站,大声的、稳定的一吼:
    “你们通通冷静一点!”
    小燕子、尔康、永琪都住了口,抬头看箫剑。
    “听我说!”箫剑沉稳的说:“我刚刚已经在洛阳摸过底,那个‘老爷’的人马还没有
开始搜寻洛阳!官兵和侍卫,都没有出现!所以,紫薇不可能会被追兵带走!以紫薇的美
丽,她八成被这儿的坏人发现了!还好,我在洛阳还有一些朋友,黑白两道,我都有熟人!
因为你们大家的身份特殊,本来我不想惊动这儿的朋友,现在已经没办法了!你们先不要慌
张!永琪,你守着小燕子,别让她再出问题!尔康,我们去找一个朋友!”
    “我也要去!我也要去!”小燕子喊着。
    箫剑很有气派的对小燕子一吼:
    “你如果要帮忙,就留在这儿,哪里都不要去!如果我们需要你们两个,我们会回来找
你们的!尔康,走!”
    尔康看着箫剑,如同乍见曙光,跟着箫剑,飞快的去了。
    至于紫薇,被带进了一家妓院,名叫“醉红楼”。
    那个大汉扛着她,直奔进老板娘的房间里,把她往地上一卸。
    紫薇已经醒了,从大汉的肩上,滚落在地,摸索着坐了起来。
    “孙妈妈!我给你送了一个新鲜货来了!”大汉嚷着。
    紫薇睁大眼睛,茫然的看着,惊慌的喊道:
    “这儿是哪里?小燕子!小燕子……”
    老板娘很有兴味的绕着紫薇走,上上下下的打量她,接口说:
    “我们这儿没有小燕子,倒有一个小黄莺!你叫什么名字?我看,可以取一个名字叫小
粉蝶!”
    紫薇听着声音,害怕极了,慌慌张张的站起身子,手足无措,问:
    “请问,你们这是什么地方?我的眼睛看不见,你们把我带到这里来干什么?”
    “眼睛看不见?原来是个明眼瞎子啊!这就不值钱了!”老板娘惋惜的说。
    “不值钱?不值钱我就带走了!”大汉说着,过来拉扯紫薇。
    “好了好了,看在长得还漂亮的份上,我就留下她吧!你要多少?”
    “十两银子!”
    “十两?你敲诈呀?就算是个黄花大闺女,也不值这个钱!”
    “我这个妹子,就是一个黄花大闺女啊,不信,你检查检查看!”
    紫薇听着,大惊失色,恐惧的说:
    “这是怎么一回事……”她转向老板娘的方向,急喊:“我跟那个人不认识,他不能把
我卖给你,我不是他的妹子,你千万千万不要上当!我走在街上,被他莫名其妙的抓了过
来……请你放了我,我保证给你十两银子……”说着,她就去摸腰间的钱袋,一摸,哪儿还
有钱袋,急喊:“我的钱袋呢?我的钱袋呢?”
    “钱袋?你身上压根儿没有钱袋,我早就检查过了,不要装傻了!”大汉说。
    紫薇找不到钱袋,更慌了:
    “大婶!求求你放了我!求求你……”
    “来不及了!进了我‘醉红楼’,就出不去了!”老板娘慢条斯理的说道:“小赵!这
妞儿有没有麻烦呀?你能不能保证?”
    “有麻烦!有大麻烦!”紫薇急喊:“你们赶快放了我,要不然,我的朋友会找过来,
他们不会饶你们的!”说着,就噗通一跪:“大婶!请你行行好……把我送还到那条街上,
那条被抓来的街上,我的朋友会酬谢你的……”
    “听这腔调,是个外地人……”老板娘兴趣更大了。
    “对!是外地来的!没根没蒂,不会牵丝攀藤……只要你藏得好!”
    紫薇越听越害怕,紧张的问:
    “你们这儿是做什么的?”
    “我们吗?做的是‘送往迎来’的生意,男人到我们这儿来找乐子,我们想办法让他们
尽兴!你进了我家门,好处也是不少的……”
    老板娘话没说完,紫薇了解了,吓得魂飞魄散,突然,转身就跑,嘴里大叫:
    “救命啊……救命啊……救命啊……”
    紫薇看不见,绊倒了椅子茶几。她摔了下去,花瓶摆饰,乒乒乓乓摔了一地。
    “你这个贱人!给我找麻烦!”大汉冲了过来,抓起紫薇,就给了她一耳光。
    紫薇拼命挣扎,喊着:
    “天啊!尔康……你在哪里?赶快来救我啊……来救我啊……尔康……”
    大汉听她喊得惊天动地,一气,劈哩叭啦,又给了她好几个耳光。
    “你再叫!再叫我就打死你!”
    紫薇所有的勇气,全部消失。双目失明,已经绝望到了顶点,现在又陷身在这儿,没有
尔康,没有小燕子,她要怎么办?她吓哭了,痛喊着:
    “我没有得罪你们,我跟你们无冤无仇,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要钱,我给你们钱,
只要你们把我送回家去!我一定重重的酬谢你们!”
    “你家住在哪儿?哪条街?哪条巷?”老板娘问。
    紫薇一呆,这才想起,自己根本不知道四合院的地址。
    “天啊!我不知道在哪里……”
    “自己的家在哪儿,都不知道,还说什么酬谢?”老板娘冷笑。
    紫薇顿时觉得天旋地转,抬头,惨烈的大喊:
    “大婶!我是好人家的姑娘,我的身子,不可侵犯!谁要欺负我,我必死无疑,绝不苟
且偷生!你要一个死人做什么?”
    老板娘走到紫薇身边,对她斩钉断铁的说:
    “从现在起,你是我们‘醉红楼’的人了!还要吵吵闹闹,哭哭啼啼了!进了我这个
门,就再也不是清白大姑娘!寻死觅活那一套,我看多了,到最后都是乖乖听话的份!所
以,你识相一点,就给我乖乖听话!要不然,我们可有的是方法来对付你!来人呀!”
    就有几个大汉走进。
    “把她先给我关起来!给她一点教训,让她见识见识我们‘醉红楼’的厉害!”
    “是!”
    几个大汉,就拎着紫薇的耳朵,把她拉了出去。紫薇一路惊天动地的喊着:
    “尔康……救我……救我……救我……”
    同一时间,尔康和箫剑,正跋涉在洛阳街头,到处找寻紫薇。
    箫剑实在是个奇人,在北京有生死之交老欧,会为大家卖命。在洛阳也有一个生死之
交,名叫顾正。顾正是“振远镖局”的总镖头,行侠仗义,威名远播,在洛阳是个有名的
“人物”。看到箫剑来访,顾正兴奋得不得了,闹着要为箫剑摆酒洗尘。等到明白了箫剑的
来意,看到举止不凡的尔康,听到紫薇失踪的经过……他二话不说,立刻放下手边所有的
事,来帮忙找寻紫薇。
    他们开了一个小小的会议,顾正认为,紫薇眼睛看不见,不会“走失”,那么,被人带
走是最有可能的。所以,餐馆,酒楼,烟馆和几个人口贩子是最大的目标。他们立刻开始寻
访,走了一家又一家,问了一个又一个,却一点消息都没有。
    黄昏时分,还是没有结果。顾正心里有数,这种情况,只剩下了青楼妓院。他看到尔康
那种牵肠挂肚,魂不守舍的样子,明白这个失踪的姑娘,在尔康心里的份量,不愿尔康太过
担心,他建议的说:
    “听我说……你们先回去,等我的消息!我明天不去走镖了,我让我的徒弟,赶紧去四
面八方打听!你们相信我,我一定会把这位紫薇姑娘找出来!”
    “不行!”尔康急切的说:“我不能等到明天!从今天到明天,谁知道会发生些什么
事?如果今晚找不到她,我真的不敢想像,情况会多坏!顾兄,请勉为其难,我们还是继续
去找,行吗?如果你要派徒弟去打听,也让我跟着去打听吧!”
    “你跟着,反而会阻碍我们的打听!你毕竟是一张生面孔,很多地方,我们能去,你不
能去!大家看到你,会什么话都不说的!”
    “尔康,顾兄说得对!如果你想早点找到紫薇,就听命回去吧!我想,顾兄只要一有消
息,一定会飞快的来通知我们!”箫剑拉着尔康说。
    “就是!就是!我向你们保证,这件事,我顾某人是管定了!”顾正一拍尔康的肩:
“我要争取时间,赶快行动了!”
    尔康痛楚而无奈的看着顾正,一抱拳。
    “千言万语,说不出我心里的感谢!一切拜托了!请您尽全力,帮我找到她!”
    顾正一点头,调头而去。
    尔康和箫剑沮丧的回到四合院,小燕子就急急忙忙的迎上前来。
    “找到了吗?紫薇呢?紫薇呢?”
    永琪一看两人脸色,心已经一沉,问:
    “没有线索吗?一点都没有吗?”
    尔康筋疲力尽的倒进一张椅子里,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箫剑摇摇头说:
    “我已经找了一个很有力量的朋友,现在,布下天罗地网,到处去打听了!我们回来等
消息。”
    “什么时候才有消息呢?”小燕子着急的喊:“在我们等消息的时候,紫薇有没有危险
呢?如果坏人把她扣住了,欺负她,占她便宜,怎么办?她现在连打死一只小蚂蚁的能力都
没有……”
    “小燕子……”永琪急喊,要阻止小燕子说下去。
    小燕子连忙住口,只见尔康面色如死,眉头紧蹙,用双手蒙住了脸,仆在膝上。那种痛
楚,像是已经不胜负荷了。
    小燕子怯怯的看着尔康,半晌动也不敢动。然后,她走到桌前,倒了一杯热茶,双手捧
到尔康面前,悔恨的、小小声的说:
    “尔康,对不起,我错了,真的对不起!你好累,是不是?一定走了好多路,吹了好久
冷风,赶快喝一杯热茶……”
    尔康心中一抽,猛的一抬手,把那碗茶打落到地上去了。他抬起眼睛,恨恨的看着小燕
子,哑声的说:
    “你走开!不要管我!”
    小燕子呆呆的看着尔康,眨巴着大眼睛,拼命咬着嘴唇,忍着眼泪。
    永琪和箫剑都被尔康这个举动吓了一跳。平时尔康温文儒雅,几时有过这样失常的举
动?永琪看到小燕子咬牙忍泪的样子,就按捺不住,冲上前来,说:
    “尔康,何必呢?你心里的着急和痛楚,我们每个人都知道,都了解。事实上,我们跟
你一样着急,一样伤心。小燕子刚才已经把自己骂了几千几万次,如果她可以让时间倒流,
她一定宁可自己粉身碎骨,也不愿失去紫薇。她倒茶给你,跟你道歉,向你请罪,你就算不
原谅她,也不必这么凶……我们是‘一家人’呀!有任何灾难和痛苦,我们一起承担就是
了……”
    尔康听到这儿,再也忍不住,站起身来,握着拳头,对永琪吼道:
    “不要说大话了!什么‘一家人’?什么‘一起承担’?失去紫薇,对你们的意义和对
我的意义怎么能够相提并论?我的着急和痛苦,你们怎么会了解?如果你们了解,如果你们
和我一样在乎紫薇,今天紫薇怎么会失踪?你让开,不要跟我说大道理,我现在什么道理都
听不进去……道歉、请罪对我有什么用?我不要小燕子的道歉和请罪,我只要紫薇回来!只
要紫薇安安全全的站在我的面前……其他的事,全部免谈!”
    “为了紫薇,你把我们所有的友谊都置之不顾了,是不是?”永琪生气了:“你一直是
个最有气度最有风度的人,现在怎么变得这样不近情理……”
    “此时此刻,你还跟我讲风度气度?”尔康愤怒的说:“我哪里还有精神来顾及风度气
度?你们谁都不要惹我,尤其是小燕子!最好离我远远的,免得我控制不住自己!老实告诉
你们,我的世界已经天崩地裂!只要一想到紫薇现在可能的处境,我就恨不得把小燕子给杀
了……”
    “你……你也不能全怪小燕子呀……”永琪喊。
    谁知,小燕子往前一冲,一迭连声的喊:
    “该怪我!该怪我!都是我的错!永琪,你不要帮我说话,让尔康骂我!”说着,她把
脸孔往尔康面前一仰,闭着眼睛,惨然说:“尔康,你给我两耳光,我生平最恨别人打我耳
光,可是……我给你打,是我欠你的,是我欠紫薇的!”
    尔康瞪着小燕子,永琪生怕他真的打下去,就往中间一拦。
    “不可以!”永琪喊。
    尔康咽了一口气,废然的摇摇头,忽然掉转身子,往门外就冲了出去。
    他直奔马房,跳上一匹马背,就策马狂奔,穿过冬日的枯林、旷野。他心里在疯狂般的
呐喊着:
    “紫薇,你在哪里?你在哪里?告诉我,用你的心灵告诉我!我们一向心灵相通,以前
你失踪过一次,我都会在幽幽谷和你重逢!现在,用你的心灵,告诉我,你在哪里?你在哪
里……”
    他疾奔了一段,终于勒马站住。但见落日正在沉落。他看着落日,默然片刻,骤然用尽
全身力气,对着落日狂呼:
    “紫薇……”他那悲凉的声音,穿云透天而去。
    后面马蹄传来,永琪骑马追了过来,喊着:
    “尔康!”
    尔康没有回头,永琪策马过来,停在他身边。
    “尔康,回四合院吧!万一顾正有消息给我们,你错过了,不是不好吗?”
    尔康抬头,凄苦的看着永琪。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呢?为什么所有的悲剧,都围绕着紫薇?老天太不公平了!太不
公平了!”
    永琪深深的看着他,真挚的说:
    “紫薇会没事的,我有强烈的感应,紫薇不会有事的!俗话说,‘乌云遮不住天空,霜
雪敌不过太阳’,紫薇在我心里,像天空,像太阳,不论有多少风霜雨露,终究会云散风
清,阳光普照的!”
    “说得好!”尔康感动了:“以前,紫薇受伤拔刀的时候,皇上说,他贵为天子,不许
她有事,结果,紫薇果然好了!现在,你说这话,你是天子的儿子,你是阿哥,但愿你也有
金口!”
    永琪猛点头:
    “如果阿哥就有金口,我从来没有一个时刻,这样感激上苍,让我是个阿哥!”
    尔康和永琪互看,那份高贵的情谊,就在两人眼底闪耀。永琪一拍尔康:
    “走吧!我们赶快回去等消息!”
    两人回到四合院,小燕子已经烧了一些饭菜,放在桌上,但是,所有的人,没有一个肯
吃。
    天黑了,月亮高挂在树梢。
    尔康站在窗口,一动也不动,像一座雕像。大家看着他,想着紫薇,大家的紫薇,温柔
的紫薇,高贵的紫薇,可爱的紫薇,善解人意的紫薇……大家的心都痛得没有力气说话了。
    就在这一片伤痛中,顾正突然来访。一进门就喊:
    “箫剑!紫薇姑娘的事,有点眉目了!”
    尔康、小燕子、永琪、箫剑全部震动了。尔康急喊:
    “找到了吗?她在哪里?”
    “她好不好?有没有受伤?”小燕子惶急的喊。
    “不忙,不忙!我还没有找到人,但是,我有一个朋友,曾老板。这个洛阳城里的花街
柳巷,都是他的势力范围,我已经把紫薇姑娘失踪的情形告诉了他,他马上打听了一下,据
说,紫薇姑娘可能陷在一个名叫醉红楼的地方……”
    小燕子急急的问:
    “那个‘花街’是哪条街?专门卖花的吗?醉红楼是个什么楼……”
    永琪急忙拉了小燕子一把。小燕子倏然醒觉,慌忙住口。
    尔康眼神一痛,脸色如同白纸。永琪急呼:
    “那还等什么?我们赶快去找这个曾老板吧!”
    “是是是!我们快去……”小燕子跟着喊,就要冲出门去。
    箫剑一拉永琪:
    “那个地方,不是小燕子可以去的地方!你还是陪着小燕子,在这儿等消息,我和尔康
去找!”
    “我要去,我要去……”小燕子喊着。
    “听箫剑的,没错!”永琪拉住了小燕子。
    尔康早已急步跟着顾正,出门去了。
    紫薇被关在一间狭小的房间里,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关了多久。晚餐的时候,曾经有个女
人给她送了饭菜来,但是,她一口也没有吃。她蜷缩在床上,惊恐的倾听着。
    房门一开,两个大汉拿着鞭子走了进来。
    “听说你不吃东西,预备绝食,是不是?”一个大汉吼着。
    紫薇一颤,无助的、徒劳的睁大眼睛,哀声的说:
    “请你们放了我!求求你!”
    大汉手里的鞭子,对着虚空一挥,发出“哗”的一声响,紫薇一个惊跳。
    “放了你?门都没有?进来了,就认命吧!姑娘!我们老板娘要知道,你想通了没有?
要不要好好的干?”
    紫薇拼命摇头:
    “这是不可能的……你们这样把我抓来,实在太伤天害理了……”
    唰的一声,大汉一鞭子抽了过来。紫薇看不见,被打个正着,痛得缩成一团。
    “这么漂亮的小脸蛋,打花了不是可惜吗?干?还是不干?”
    紫薇痛得说不出话来,拼命摇头。大汉的鞭子又抽了过来。紫薇满床翻滚,鞭子唰唰唰
的抽着。
    “干?还是不干?”
    紫薇蜷缩着身子,摸索着,摸到床的柱子。大汉扑了过来,唰的一声,撕破了紫薇的衣
服,嚷着:
    “妈的!到了‘醉红楼’,还装什么三贞九烈?”
    紫薇扶着柱子,跳下地,站了起来。
    “想逃吗?你是瞎子,要逃到哪里去?你就逃逃看……我让你逃!”
    紫薇痛喊:
    “士……可……杀……不……可……辱!”就一头撞在柱子上。
    紫薇跌在地上,额头上,立刻肿了一个大包。大汉大怒,把她拎了起来,看了看,没什
么大碍,就把她摔在床上,大骂:
    “撞头?你敢撞头?真他妈的寻死啊?你撞不死,我打死你……”
    鞭子“唰”的一声,又抽了过去。
    正在这时,房门“砰”的一声撞开了,老板娘急促的喊着:
    “不要打了,这……大水冲了龙王庙……嘿嘿……”
    尔康箫剑早就冲进了房间,尔康一见这个情形,几乎整个人都爆炸了。他大叫一声,就
飞扑过去,一拳一脚,两个大汉立即震得飞跌出去。撞到墙的撞到墙,撞到桌子的撞到桌
子,两人重重的跌落在地。
    紫薇不知道又发生了什么,惊恐的把自己蜷成一团,用手护住胸前被拉破的衣服,浑身
颤抖,尔康痛喊:
    “紫薇!”
    他扑到床前,去抱紫薇。紫薇已经神志不清,惊恐的一缩,恐惧的问:
    “是谁?是谁?不许碰我……不许碰我……”
    尔康眼睛一闭,真是万箭钻心,天崩地裂,心痛如绞。他哑声的,急呼:
    “是我!是尔康,是尔康呀!紫薇……我的声音你听不出来吗?”
    紫薇不敢相信,呆呆怔怔的,断断续续的说:
    “尔康?尔康?不不!”她害怕极了,拼命往床里缩去:“你骗我……骗我……我不
要……不要……”
    尔康脱下自己的外衣,把紫薇包住,一把抱了起来,在她耳边心碎的说:
    “山无棱,天地合,才敢与君绝!”
    紫薇有了真实感了,头一歪,倒在他怀里,轻轻的吐出几个字:
    “是你……尔……康!”
    箫剑看到紫薇弄成这样,目眦尽裂,瞪着曾老板和顾正,咬牙切齿的说:
    “顾兄,我还要那个带走紫薇的人!”
    顾正也义愤填膺,一本正经的回答:
    “箫剑!你的意思我明白了!交给我吧,我不会放过他的!”
    尔康和箫剑,终于救回了紫薇。
    马车停在院子里,尔康抱着紫薇下了车,走进客厅。小燕子像箭一样,冲了过来,看到
紫薇回来了,就惊喜的、痛悔的扑了过去,喊着:
    “紫薇!紫薇……谢天谢地,你回来了,尔康他们把你找到了……我真对不起你,我是
混蛋,我是大杂碎,我是猪!是狗!是神经病!你……流血了……我去拿药箱……我去拿紫
金活血丹,和白玉止痛散……”
    尔康看着遍体鳞伤的紫薇,对小燕子更是有气,抱着紫薇一退,愠怒的说:
    “你离我们远一点,再也不用你来管我们的事!你让开!”
    小燕子像被打了一棒,踉跄后退,睁大了浸着泪水的眸子,痛楚的看着尔康。
    永琪着急的上前,看看狼狈的紫薇,再看面如白纸的尔康,急促的说:
    “尔康,人找了回来,你就不要生气了!紫薇怎会弄成这样?她被谁带走了?被谁欺负
了?我们赶快给她上药,换衣服……小燕子!你去给紫薇找一身干净衣服,我去井边提水,
先给她清洗一下,检查一下有多少伤口……”
    尔康再一退,硬帮帮的说:
    “不劳费心!你们都让开,我自己会照顾她!”
    尔康就抱着紫薇,走进卧房里去了。
    永琪一愣,半晌无语。然后,抬起头来,看着箫剑。箫剑摇摇头,沉痛的说:
    “我们在一家妓院找到她,她已经被打得遍体鳞伤,衣服也撕破了,头上的伤口,是撞
柱子撞的!还好,她拼死保住了她的清白!”
    小燕子一听,紫薇居然弄得这么惨,就用手捂住嘴,眼泪不停的掉,语不成声的说:
    “妓院?老天啊!紫薇怎么受得了?尔康永远都不会原谅我,紫薇也不会原谅我,我自
己也不会原谅我……”说着,就用双手捶着自己脑袋:“我怎么这样糊涂?我除了闯祸,还
会做什么?还会做什么……”
    永琪急坏了,拼命去拉住她,说:
    “不要这样子!紫薇眼睛看不见,陷在妓院一定受了好多的委屈,好大的打击,满身都
是伤口,这个时候,她会需要你的!你不要被尔康的态度给吓住,尔康是太心痛,太难过
了,才会这样!你是紫薇的姐姐,不管尔康给你多大的难堪,你还是要去照顾她呀!”
    “我算是什么姐姐?我算是什么狗屁姐姐?我把紫薇害得这么惨!我该被乱刀砍死,被
五马分尸!紫薇……她一定恨死我,她再也不会要我这个姐姐了……”
    箫剑看着这一切,深深震憾着,就走到窗前坐下,拿出自己的箫,吹了起来。
    箫声绵绵袅袅,有如天籁般响起,带着无比平和的镇定力量。
    小燕子终于平静下来了。
    尔康抱着紫薇,走进房间,把她小心翼翼的放上床。他就坐在床沿上,拉开那件包着紫
薇的外衣,想去察看她的伤势。
    紫薇一颤,迅速的用手拉紧了衣服。
    尔康怔了怔,不敢刺激她,急忙拉开棉被,把她盖住。他握住她的手,痛楚的、温柔
的、请求的说:
    “紫薇,我必须给你检查一下,我不知道你身上有多少伤?我们两个,已经这样好,这
样密不可分,我们的心灵,早已结合成一体,你还在乎让我检查吗?给我看看,好不好?”
    紫薇拉紧衣襟,拼命摇头。
    “好好!我不碰你,你不要紧张。可是,你头上的伤口,一定要处理,我去提水,我去
拿药……只离开你一下下,好不好?”
    紫薇紧紧的攥着他,不说话,也不放他走。尔康凝视着她,心中的痛楚,像潮水一样汹
涌,充塞在四肢百骸里。他不知道要怎样来表示心中的怜惜和悔恨,更不知道怎样才能安慰
她,才能治好她心灵和肉体双重的创伤?他俯下身子,把嘴唇贴在她的额头上。就这样熨贴
着她,好久都没有动。然后,他抬起头来,凄苦的、仔细的看着她,低声问:
    “紫薇……你是不是在生我的气?我答应过你,要保护你,要当你的眼睛,当你的拐
杖,可是,我居然放掉了你的手……我一直怪小燕子,其实,我应该怪的是我自己!就算问
路,我也应该牵着你的手去问,不该把你交给小燕子……我让你在失明的无助和痛苦下,再
饱受身心两方面的摧残……自从认识你以来,我为了你,几度尝到‘万箭钻心’的滋味,但
是,都没有这一次这样强烈!我心痛自责到快要死掉了……紫薇,你还会原谅我吗?”
    一直没有力气反应的紫薇,听了尔康这篇话,再也忍不住,泪珠滑下了眼角。
    尔康用手指抹掉了那泪珠,也痛楚得无力说话了。
    这时,小燕子悄悄的推开房门,蹑手蹑脚的走了进来。她手里捧着一盆干净的水和帕
子,匆匆的放在桌上,就悄悄的退出门去。
    这小小的声音,仍然让紫薇惊动了,她侧耳倾听着。
    房门又悄悄的推开,小燕子再度蹑手蹑脚的走进来,把医药箱放在桌上,药膏药瓶通通
放上桌。然后,她红着眼眶,飞快的扫了紫薇和尔康一眼,再退出门去。
    紫薇吸了口气,精神和心力都在慢慢的恢复。她紧握了尔康一下,终于开口了:
    “尔康……”
    “是!”尔康一振,慌忙应着。
    “给我喝一口水!”
    “是!”
    尔康放开紫薇,奔到桌前,倒了一杯茶过来,扶着紫薇,看着她喝下去。
    紫薇喝了水,似乎好多了,依偎在尔康怀里,振作了一下自己,轻声的说:
    “还好,我没有失身,我还是你的紫薇,干干净净的紫薇……我好怕我会保不住自己,
好怕好怕……”
    尔康一听,更是心痛得一塌糊涂。
    “我把你陷进这种地方,让你受到这种屈辱,我真的……太难过了……”
    紫薇再振作一下,就用手摸索着尔康的脸,怜惜而深情的说:
    “我……没事了!你不要自责,不要痛苦了!今天发生的事,完全是个意外,我们每一
个人,你、我、小燕子……都没有准备好,如何适应有个盲人的生活。我们大家都在‘摸
索’,所以,才会有状况发生!我承认,我吓坏了!但是,现在,我又回到你的身边,感觉
到你握着我的手,听到箫剑在吹箫,感觉到小燕子跑出跑进,知道我们又在一起了……我好
幸福!有你们大家这样爱着我,每次,都在我最危险的时候,把我救出来……我感动都来不
及,怎么会怪你呢?”
    尔康听到紫薇这样一篇话,太激动了,悲喜交集:
    “你说了这么好话!而且说得这么好,这么体贴,这么有条理!你怎么不骂我怪我,责
备我呢?我挨了骂,可能会舒服一点!你非但不骂我,你还安慰我!你……实在太好太好
了!”
    这时,小燕子又轻轻的推开门,捧了一个托盘进来,里面放着热腾腾的饭菜,她把托盘
放在桌上,祈谅的双手合十,对尔康拜了拜,指指饭菜,就转身向外走。
    紫薇听着声音,忍不住喊:
    “小燕子?小燕子……是不是你?怎么都不理我呢?”
    小燕子站住了,回头看紫薇,眼泪汪汪,怯怯的、小小声的回答:
    “是我……我给你送一点吃的东西来,你知道我不会烧菜,好难吃,你马马虎虎吃一
点……我不吵你了……我走了……”说着,一面擦眼泪,一面往外走。
    “小燕子!”紫薇喊:“你要去哪里?我需要你帮忙呀!”
    小燕子一听,受宠若惊,喜出望外,乒乒乓乓的冲了过来,眼睛闪亮的喊着:
    “是吗?是吗?紫薇,你要我帮忙?我没有听错吗……”
    “怎么会听错呢?”紫薇说:“我看不见,你不帮我,我怎么办呢?”
    小燕子站在紫薇的床前,目不转睛看着她,不相信的说:
    “紫薇……你还认我?你还把我当姐姐?你还要我帮忙?”
    “什么‘认不认你’?”紫薇惊愕的说:“怎么分开一下子,你说的话我都听不懂!”
    “我不配当你的姐姐呀!尔康把你交给我,就那么一点点时间,我居然让你被坏人抢
走……我看到那个围棋,就把什么都忘了!我太坏了,坏得莫名其妙,坏得岂有此理,坏得
乱七八糟,坏得不得了!你打我吧!”小燕子说着,就抓着紫薇的手,劈哩叭啦的打着自
己:“如果你不要认我这个姐姐了,你就坦白告诉我……尔康说,以后我们大家分手,各走
各的路……可是,我……我……我舍不得你们呀!”
    紫薇抽回了自己的手,不肯打小燕子,惊喊:
    “尔康!你为什么要这样说?为什么要吓小燕子?我们大家,不是一家人吗?不是有福
同享,有难同当吗?”
    尔康看着这样的紫薇,心里充满了感动,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低声说:
    “你不见了,我就语无伦次了!好……”他抬头看着小燕子:“我收回那些话!不再怪
你了,不再气你了!”
    小燕子听到尔康这样说,好感动,好感激,“哇”的一声,又哭了。
    紫薇就伸手,紧紧的握住了小燕子的手,喊道:
    “傻瓜!我已经看不见了,如果你再跟我分手,谁来帮助我呢?谁来照顾我呢?我离不
开你们每一个人啊!何况,拜把子是拜假的吗?玉皇大帝和阎王老爷都看着我们呢!小燕
子,不要再说傻话了,我们一起上过断头台,一起坐过监牢,一起干下许多轰轰烈烈的事,
一起逃出‘回忆城’……世界上,哪儿再找得到比我们更密切的姐妹呢?我们这种情谊,是
没有任何力量可以分裂和拆散的!你永远是我的姐姐!你赖都赖不掉了!”
    “紫薇!”
    小燕子喊着,伸手一抱,两个姑娘就紧拥在一起。
    旁观的尔康,喉咙口哽着,眼睛湿漉漉。
    半晌,紫薇推开了小燕子,哑哑的说:
    “小燕子!赶快帮我找一身干净的衣服……我只要一想到,我在那个妓院里呆了大半
天,我就浑身发毛!我要好好的洗一个澡,才有心情吃东西!尔康,你把我弄丢了……罚你
去给我烧洗澡水!”
    尔康看到紫薇又活过来了,被她鼓舞着,感动的、有力的应道:
    “是!”
    “哪里还轮得到尔康去烧洗澡水,永琪和箫剑已经烧了几大桶!”小燕子嚷着:“尔
康,你只要去提进来就是了!”
    “是!”尔康再应着,这才含笑带泪的出去提水。
    “小燕子!你也要罚……”紫薇再说:“罚你帮我洗澡!”
    小燕子笑了,屈了屈膝,一摔帕子,大声应着:
    “喳!奴婢遵命!”
    ------------------
  文学殿堂疯马  扫校
    由著名的晓军做再次精心校对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