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珠格格续集
47

    同一时间,永琪扛着小燕子,和箫剑来到了一条小溪边。
    “这里有水!把她放下来!”箫剑说。
    永琪把小燕子放在草地上,小燕子兀自昏睡着。
    “怎么睡得这样沉?扛着她跑了大半夜,她都没醒!会不会接连着被薰香薰了两次,薰
出毛病来?”永琪担心的说。
    箫剑脱下背心,在溪水里沾湿,弄了水过来。
    “给她淋一点冷水看看!”说着,就把背心一绞,让冷水淋在小燕子脸庞上。
    永琪关心的低头看着她,拍拍她的面颊,喊着:
    “小燕子!小燕子……醒一醒!小燕子……”
    小燕子陡然惊醒了,从地上一跃而起,对着永琪一拳打去,大喊:
    “什么东西?什么冷冰冰的水,弄了我满脸!我打死你……”
    永琪猝不及防,被小燕子打了一个正着,捂着鼻子喊:
    “哎哟!好不容易把你救出来,怎么眼睛都没睁开,就先打人!”
    “小燕子!看看清楚再动手!”箫剑急忙一退。
    小燕子定睛一看,喜出望外,惊喊:
    “怎么是你们?你们把我救出来了呀?”
    永琪捂着鼻子,跌脚大叹:
    “哎!背着你跑了大半夜,累得我快昏倒,好不容易把你弄醒,就给了我一拳,把我的
鼻子都打歪了!早知道,还是让你绑在那儿算了!”
    小燕子这才知道打了永琪,就不好意思起来,过去拉住永琪的手腕,要看他的鼻子,歉
然的说:
    “真的打到你了?给我看看!有没有流血?”
    永琪放开了手,对她一笑。
    “哪有那么脆弱?你这个‘迷糊拳’,我还受得了!”
    “什么拳?”小燕子没听清楚。
    “你的这套‘拳法’,我只能给你取个名字,叫做‘迷糊拳’!”
    箫剑忍不住接口:
    “小燕子这个人,还可以取个绰号,叫作‘迷糊女侠客’!她剑法,是‘迷糊剑’,她
的功夫,是‘迷糊功’!”
    “那你没有领教她的成语,是‘迷糊成语’,她的诗,是‘迷糊诗’!我最佩服她的,
是她的那个‘迷糊运’!每次,糊里糊涂,就化险为夷了!”永琪笑着说。
    “好好好!你们把我救出来,就为了嘲笑我!”小燕子气呼呼的叫。
    永琪振作了一下,笑笑说:
    “不嘲笑你了!我们赶快归队吧!”
    “我们在哪里?”小燕子四面看看。
    “大概翻过这座山,离白河镇就不远了!我们没有马,全部要靠脚力,大家动身吧!不
要再耽误了!”箫剑说。
    三人就洗洗脸,准备动身。小燕子好奇的问:
    “你们怎么把我救出来的?”
    “我们去跟那两个香炉借了一点东西!哈哈!”箫剑笑了起来。
    小燕子眼珠一转,明白了。
    “你们把那个李大人,黑衣人通通薰昏了?”
    “可不是!”
    “薰得好!那些黑衣人真不是东西!软硬不吃,还差点害我……尿裤子……薰他一个昏
天黑地才好!”这才想了起来,急急问道:“大伙现在在哪里呢?紫薇呢?金琐他们呢?”
    “希望他们已经在白河镇了!”永琪说。
    “那……我们赶快去白河镇吧!”
    三个人就匆匆上路了。
    紫薇和尔康的情形,只能用一个“惨”字形容。自从大夫走了之后,紫薇一直蜷缩在墙
边,一动也不动。尔康焦灼的看着她,心碎肠断了。
    “紫薇!你起来,不要坐在地上,地上好冷,你如果再受了凉,怎么办?你为什么一定
要贴着墙呢?让我扶着你,牵着你……把我当作你的墙,当作你的堡垒,好不好?”他蹲下
身子,去搀她:“起来!”
    紫薇推开他的手,退缩着,尔康着急的说:
    “我收拾东西,不等小燕子他们了!我们马上回北京,可是……你不许再说要我娶晴儿
的话,我们回去,面对皇上,面对你的病!如果难逃一死,也是我们的命!走到这一步,我
承认……我也走投无路了!”
    紫薇呆呆的、怔怔的坐着,双手抱着膝,眼神空洞的凝视着虚空。
    “紫薇,你跟我说话!求求你,不要这个样子……”他去拉她的手:“你看不见了,我
比你还着急,还痛苦!我知道你充满了挫败感,充满了无力感。我恨命运这样捉弄我们,但
是,我仍然感谢上苍,让你活着!你看不见,真的没有关系,你还能感觉,还能思考……”
他紧握她的手:“你感觉得到我,看不到,又怎么样呢?我时时刻刻,让你感觉我,好不
好?”
    紫薇拼命挣扎,要抽出自己的手。他握紧她,不放她,炙烈的说:
    “你不能不要我!山,还是有棱有角,天地,也没有合并在一起!你摆脱不掉我!起
来!不许再坐在这儿了!如果你不肯起来,我就要强迫你起来了……”
    尔康弯腰去抱她,紫薇一挣,滚落在地,把自己拼命蜷缩起来,喊:
    “不要碰我!不要碰我……让我坐在这里,让我想想清楚……不要碰我,离我远一点!
不要欺负我……”
    尔康急忙缩回手去,又惊又痛:
    “我怎么会欺负你?我要帮助你呀!让我帮助你……”
    “不要……不要……不要……”
    尔康束手无策,觉得头晕目眩,心力交瘁,快要支持不住了。
    就在这时,门上传来打门声。小燕子轻快的声音传了进来:
    “快开门!我们来了!”
    尔康惊喜的跳了起来,急忙走过去,打开房门。小燕子欢天喜地冲进门,永琪、箫剑笑
嘻嘻的跟在后面。小燕子一看到尔康,就喊:
    “尔康!我告诉你,那些黑衣人真是坏极了,他们用一个大网把我网住,堂堂大清朝的
高手,居然用鱼网……”她猛的住了口,看着脸色惨白的尔康,笑容全体消失了:“怎么
了?发生什么事了?”
    永琪和箫剑,已经发现缩在墙边的紫薇。永琪困惑的问:
    “你们吵架了吗?紫薇,你为什么坐在地上?”
    尔康看到他们三个,就像溺水的人,看到了船一样。他已经拿紫薇没有办法,不知道如
何去帮助她,也不知道如何帮助自己。他注视着三人,痛楚的用手支住了额,含泪说:
    “紫薇从飞快的马车上跌下来,撞到了头……她看不见了!”
    “什么叫‘看不见’了?”箫剑大惊,问。
    “大夫说,可能过一阵子会好,也可能永远不会好……紫薇,她崩溃了……我也快要崩
溃了!”
    永琪、箫剑、小燕子都大惊失色,全部呆住。
    半晌,小燕子就冲到紫薇身边,蹲下身子去看她,喊着:
    “紫薇!你睁大眼睛!看我……看我……”她用手扳住她的脸,仔细看她:“你的眼睛
好好的,又黑又亮,我看不出一点问题!你不要怕!这个白河镇上的大夫,完全不可靠,你
不要被他的胡说八道骗了!他说不定是回忆城派来的坏蛋,故意这么说!我保证,你睡一
觉,明天起床,就什么都看见了!”
    紫薇听到小燕子这样一说,终于,“哇”的一声,痛哭失声了,边哭边喊:
    “不会好了,不会好了!我知道,我瞎了!当初,皇阿玛要我发毒誓,入伙我骗了他,
我会失去尔康,失去我所有的幸福!现在,我应了誓……我失去了尔康,我失去了所有的幸
福!”
    尔康一听,简直痛彻心肺。他冲了过去,一把把紫薇从地上拉起来,抓住她的两只胳
臂,用力的摇了摇:
    “你没有失去我!你怎么会失去我!你把我想像得这么恶劣,这么不堪吗?难道我们只
能共欢乐,不能共患难吗?用用你的头脑,好好的想一想!如果易地而处,如果是我看不见
了,你会丢下我不管吗?你会离开我吗?你会舍弃我,去嫁另外一个人,让我孤独一生吗?”
    “如果易地而处,你坦白的回答我,你会拖累我吗?你舍得拖累我吗?”
    “我会!我舍得!”尔康大声说:“我会赖定了你,我会依靠你,我会信任你,我会把
那个无助的我,完完全全的交给你,因为只有你,能够保护我,支持我,安慰我,鼓励我,
帮助我!”
    紫薇又“哇”的一声,哭得更加伤痛,她投进尔康的怀里,抱着他喊:
    “尔康……尔康……尔康……我不忍心啊!我不要拖累你啊!我不要成为你的累赘
啊……”
    尔康痛楚的闭了闭眼睛,把她的头紧压在自己肩上:
    “我知道,我知道,我懂。但是,我们是一体的,你的痛苦,就是我的痛苦,你怎能把
我排挤在外呢?”
    小燕子的眼泪夺眶而出,鼻子里唏哩呼噜,不相信的喊:
    “怎么会这样呢?不可能的!永琪,你再去找一个大夫来!找好多好多的大夫来!”
    尔康扶着紫薇,把她带到床边去,扶她坐下,说:
    “不用了!我要带她回北京!”
    “回北京?”永琪惊喊:“现在回北京,不是自投罗网吗?你看那些黑衣人,个个武功
高强!皇阿玛已经把所有高手都集中了,设下天罗地网在抓我们!回去,是死路一条!”
    “可是……只有北京,才能找到好大夫……你们不要管我们两个了,永琪,箫剑,你们
保护小燕子继续走,我和紫薇,回去接受命运!”尔康坚决的说。
    箫剑定了定神,吸了口气,说:
    “你们不要先乱了章法!白河镇是个小镇,大夫说的话,确实不足以取信!但是,天下
的好大夫,并不是只有北京才有。所有的大城,都有很多好大夫!听我说,我们尽快上路,
不走嵩山了,我们去洛阳!洛阳是个大城,不比北京小,那儿,一定有好大夫!而且,我一
直认为,‘小隐隐于林,大隐隐于市’,在人口众多的洛阳,我们反而不容易被发现!”
    小燕子就拼命点头,跑到床边,抓住紫薇的手说:
    “我们去洛阳!紫薇,到了洛阳,我们给你找大夫,你不要伤心,你不止有尔康,你还
有我们啊!我,永琪,箫剑,金琐……”她突然一愣,这才发现还少几个人,不禁抬头问
道:“金琐和柳青柳红呢?”
    尔康含泪摇头。永琪、箫剑、小燕子面面相觑,大家的心都跌落到谷底。
    其实,金琐、柳青、柳红正在山里当神仙。
    这天,风和日丽,天气不冷又不热。金琐坐在一张藤椅里,在农家的院子里晒太阳。柳
青忙着用匕首削一根树干,要给金琐做拐杖。
    “我还有多久才能走路呢?”金琐问。
    “不要着急,伤到骨头,就一定要等它慢慢长好,急也没有用!我给你做一副拐杖,你
就可以撑着拐杖走路了!”
    “可是……我好急啊,不知道小姐他们好不好?小燕子救出来没有?也不知道他们会不
会停下队伍来等我们!”
    柳青凝视了她一下:
    “你就暂时不要再想你家小姐好不好?我告诉你,尔康,箫剑,永琪都是文武全才,每
一个人都可以当十个人用,他们大家保护着她,照顾着她,她不会有什么危险的!倒是你,
这个脚不好好的养好,走路会留下缺陷的!你这么完美,我一定不能让你留下缺陷!”
    金琐心中一动,非常感动的看着他。
    “我完美?你怎么会用‘完美’两个字来说我?我哪儿配?”
    柳青盯着她,忽然涨红了脸,讷讷的说:
    “我有句话想问你!”
    金琐心中一跳,也脸红了,期待的看着他。
    房门口,柳红正要走过来,听到柳青这句“关键”问题,就急忙缩回了头,躲在那儿偷
听。
    “什么话?”金琐问。
    “我想问你……我想问你……”柳青期期艾艾了半天,冒出一句:“你痛得好一点了
吗?”
    金琐一怔,有些失望:
    “哦!好多了!不碰到它,就不怎么痛了!”
    “那就好……那就好,”柳青抓抓头:“不过,我……还有一句话要问你!”
    “哦?”金琐凝视他。
    “是这样……你……”柳青咽了一口口水:“还想吃什么东西吗?我让柳红下山去给你
买!”
    “不用,不用!我吃得很好!”
    柳青低着头,拼命削着拐杖:
    “我……我……还有一个问题要问你……”
    躲在门后的柳红,快要急死了。怎么有人这么笨呢?那么简单的一个问题,居然问不出
口。问呀!赶快问呀!
    “我想问你……你需要衣服吗?我看你都没有换洗衣服,要不要……”
    柳青一句话没有说完,柳红再也忍不住,从门里奔了过来,对着金琐大声嚷道:
    “我哥是要问你,你心里有没有他?你喜不喜欢他?如果他要娶你当老婆,你愿不愿
意?”
    柳红这样一吼,柳青大吃一惊,手里的匕首,一不小心,就削到了手指。柳青跳了起
来,匕首落地,手指滴着血。金琐惊喊:
    “哇!你削到手指了!给我看!”
    金琐喊着,就忘了自己的脚受伤了,跳起身子,奔向柳青。柳青大叫:
    “小心你的脚!”
    柳青叫晚了,金琐一个剧痛,就跌了下去。
    “哎哟……”
    柳青一个箭步上前,金琐跌进了他的怀里。柳青心痛的喊:
    “怎样?怎样?有没有再扭到?怎么不小心?骨头才接好,万一再错了位,麻烦就大
了……痛不痛?一定痛死了……”
    金琐抓着他的手指,根本没顾到脚痛,同时嚷道:
    “不得了!伤口好深,怎么不注意呢?柳红,快拿止血散来……”
    两人喊完,就彼此惊愕的互视着,都在彼此眼底,找到了一直被错失了的真情。两人就
深深的互看,看得忘形了。
    柳红睁大眼睛看着两人,心里雪亮了。咳了一声,清清嗓子说道:
    “我看,那句话也不用问了!我呢,给你们准备一点日用品,换洗衣服,然后,我就上
路了!我会追上紫薇,把要带给她的话带到!至于你们两个吗?我看,这青山绿水中,又没
有追兵,又安静……你们脚伤的养脚伤,手伤的养手伤,等到伤口都好了,再来找我们吧!”
    柳红说完,就一溜烟的去了。
    留下金琐和柳青,依然互视着,两人唇边,都涌现了幸福的笑意。
    这是金琐若干年来,第一次没有时时刻刻的想着紫薇。
    紫薇经过了一番彻底的挣扎和思考,经过了整夜的辗转反侧,当新的一天来临的时候,
她已经想了很多很多,几乎把过去未来,全部想透了。她想过,如果从此看不见,永远看不
见,她要如何生活?想过眼睛复明的可能性,想过尔康,如果他以后,要永远面对一个失明
的自己,他们的爱,是不是经得起这么严重而漫长的考验?她想得越多,心里越痛。但是,
尔康那些剜自内心的话,字字句句,烙进她的肺腑。是的,她依赖他,她信任他,除了把这
个无助的她,完完全全的交给他以外,她还能怎么办?紫薇虽然外表柔弱,在内心,却一直
是个非常勇敢的女子。她思前想后,比较定了。小燕子帮着她,梳洗了一番,换上一身干净
的衣服。她看起来好多了,不像刚开始那样绝望了。
    尔康和箫剑已经决定,不再等柳青柳红金琐,立刻动身去洛阳。动身以前,大家又忙着
去办一些采购的事。
    尔康把客栈里的东西打包。他一面收拾东西,一面看着紫薇,眼神里带着椎心的痛楚,
勉强打起精神,说:
    “小燕子和永琪去买一些干粮,买一些日用品,我们的东西,都在破庙里给人了!箫剑
去结帐了!等到他们一回来,我们就上路!从这儿到洛阳,只要翻过一座山,很快就到了。
箫剑在洛阳住过,他保证,洛阳有很多好大夫!所以,紫薇,你不要泄气,我们还是充满希
望的!”
    紫薇坐在那儿,安安静静,带着一股深思的神情,一语不发。
    简单的行囊,很快就收拾好了。尔康走到紫薇面前来:
    “紫薇!你今天好一点没有?你看看前面,那里是窗子,你能不能看到亮光?”
    紫薇抬头,“努力”的看了看。
    “看到什么吗?有没有模模糊糊的影子呢?看到我吗?有没有黑影遮在你眼前呢?”尔
康充满希望的问。
    紫薇摇摇头,用手遮住了眼睛,困顿的说:
    “我只要‘用力’的看,我的头就好痛!”
    尔康一听,吓得面无人色。急忙蹲下身子,握住她的胳臂:
    “紫薇,不要‘用力’去看了!你尽量休息,能够睡觉,就睡觉。等一下我们就上车
了,到了车上,你什么都不要想,就蒙头大睡。只有睡够吃够,你才能和病魔作战!我等一
下去厨房里,帮你把大夫开的药再熬一碗,你先吃了再上路!”
    紫薇感觉到尔康的担心了,她幽幽的问:
    “尔康……你好怕,是不是?”
    “是!”尔康的心一阵绞痛,坦白的回答:“大夫说你脑子里有血块,我不知道那代表
什么?也不知道血块化掉没有?我……好怕,好担心,如果……如果……”他说不下去了,
喉中哽住了。
    “如果什么?你说!不要顾忌了!”
    “如果你还有更严重的问题,我真的接受不了!我一直自认为是一个很勇敢的人,但
是,跟你在一起,我才知道自己一点也不勇敢!我好怕,紫薇,我真的好怕!这种感觉,在
上次你夹手指之后,病得人事不知的时候,我也曾经有过!”
    紫薇震动了,伸手怯怯的摸尔康的面颊,摸到他眼角的一滴泪,这就让她整个人都惊跳
起来。
    “尔康,你哭了?你好怕失去我,是不是?”
    尔康低声的,心痛的,坦白的说:
    “是!怕你会死,怕你会崩溃,怕你把自己封闭起来,怕你不要我,怕你消沉和绝
望……我真的怕极了!”
    “我值得你这样付出吗?”她颤声问。
    “我没有‘付出’,你早已是我生命的一部份,你痛,我也痛,你笑,我也笑,你绝
望,我也绝望!你把自己封闭隔绝,好像是把我的一部份从我生命中切除,你能想像那个伤
口有多大多深吗?”尔康诚挚的说。
    紫薇被尔康深深的撼动了。她再深思了一会儿,忽然坐直了身子,把背脊一挺。她的脸
上,又恢复了自信和勇敢,她坚定的、有力的说:
    “尔康!我想明白了!记得,我们救苏苏的那晚,我跟你说的话吗?我告诉过你,有你
在,我真的什么都不怕了!天涯海角,跟定你了!现在,我虽然看不见了,我还有你!有你
这么爱我,这么要我,这么珍惜我!哪怕是一个残破的我,你也把我看成珍宝!如果我再不
爱护自己,不振作起来,我就太辜负你了!尔康,你不要怕,我不会死,我要为你好好的活
着!我不再退缩了,不再要你去娶别人了,不再抗拒你了!哪怕永远瞎了,也要做一个快乐
的瞎子!我的眼睛瞎了,我的心,不能跟着瞎了!”
    尔康听到她这篇话,真是说不出来的心酸和安慰,他的眼眶湿了,眼睛发亮,热烈的喊:
    “你不愧是我的紫薇!能够听到你这样一篇话,我太感动了!”他把她从椅子里拉了起
来,拥进怀中:“紫薇,你的才气、你的善良、你的心胸气度,一直让我骄傲!但是,现在
的你,简直让我佩服!我福尔康何幸,能够拥有你!”
    紫薇含泪,凄然而洒脱的笑了:
    “你说得好温暖,每一个字,熨贴到我的内心深处。我夏紫薇何幸,能够遇到你!”
    两人就忘形的紧拥着,在巨大的痛楚中,去体会着彼此那深不可测的爱。
    大家不敢再耽误,立刻上路了。这次,永琪和箫剑坐在驾驶座上,驾着马车。紫薇、小
燕子和尔康在马车里。马车在蜿蜒的山中小径上走着。永琪不胜感慨,说:
    “我们逃亡没多久,东西越来越少,人也越来越少,马也越来越少,盘缠也越来越
少……再加上紫薇的病,我真不知道,这样子走下去,何年何月才会走到云南?”
    “我们也不一定要去云南!”箫剑乐天的说:“只要没有追兵,可以随遇而安。任何一
站,都可以成为终站。盘缠越来越少,这是一定的事,我们走着瞧!这么多人,难道还不能
挣钱吗?至于柳青柳红和金琐,我想,吉人自有天相。他们一个都没回来,证明柳青柳红已
经追到金琐了,反正我们一路都留了暗号,他们应该会追上我们!我比较担心的,还是紫薇
的眼睛!好在,她自己已经想开了!她实在是个勇敢的女子!让人不佩服都难!”
    车内,尔康搂着紫薇,坐在车里,恨不得把自己所有的生命力,所有的爱,都注进她的
血液里,给她力量和支持。小燕子拿着水壶,一下子给紫薇倒水喝,一下子给紫薇绞帕子,
殷勤照顾,嘴里不停的说着:
    “紫薇!你需要什么,就开口,我帮你拿,帮你做!哪儿痛,也不要忍着,我们随时可
以停下来休息!我保证,你的眼睛一定会好!昨天晚上,我跟玉皇大帝商量了一个晚上,求
它让你好起来,它已经答应我了!”
    “是吗?它怎么答应你的?”紫薇勉强提着兴致。
    “我说:‘玉皇大帝,如果你不答应我,就让天不要亮,如果答应了我,就让天会
亮!’结果,天亮了!所以,你会好!”
    紫薇噗哧一笑。
    尔康看到紫薇笑了,感动得不得了,说:
    “小燕子,你真好!只有你,现在还有办法让她笑!”
    小燕子看着二人,拼命想点子,要鼓起紫薇的兴致,就说:
    “紫薇,我出一个谜语给你猜!什么动物站也是躺着,走也是躺着,睡也是躺着,坐也
是躺着?”
    紫薇认真的想了想,勉强配合着小燕子:
    “是不是蛇?”
    “你怎么一猜就猜到了?”小燕子惊喊。
    “我也出一个谜语给你们猜!”尔康也努力振作着自己,要转移紫薇的伤痛:“什么动
物站着也是坐着,坐也是坐着,走也是坐着,睡也是坐着?”
    “哪有这种动物?”小燕子一愣。
    “是不是‘青蛙’?”紫薇笑笑,问。
    “哇!原来是‘青蛙’!我怎么没想到?”小燕子喊。
    “我也出一个谜语给你们猜!”紫薇知道两人的心意,也体贴的配合着:“什么东西站
也是在走,坐也是在走,睡也是在走,走也是在走?”
    小燕子又愣了:
    “有这种动物吗?我不相信!”
    尔康看着紫薇,这样的紫薇,让他爱进心坎里。他温柔的问:
    “是不是‘鱼’?”
    小燕子跳了起来,大叫:
    “原来是鱼啊!我真笨!”
    车外,永琪和箫剑互视。永琪惊讶的说:
    “他们还能在车里说说笑笑,实在不容易!”
    “这两个‘格格’,都有她们独到的地方!即使在落难的时候,一个永远潇潇洒洒,笑
口常开!一个百折不挠,逆来顺受!真让我心悦诚服。”箫剑就深深的看着永琪,认真的
问:“永琪,我有个问题想问你,我们弄到现在这个地步,你坦白的告诉我,你还认为你的
阿玛,是个‘仁君’吗?”
    永琪一怔,脸色严肃的想了想,正色的回答:
    “是的!他是个‘仁君’!”
    “你不恨他吗?他要砍两个格格的头,再一路追杀我们!他还算‘慈父仁君’?”
    “他已经尽力而为了!他一直是个‘慈父仁君’!我们没有做到‘孝’,也没有做到
‘顺’!一再忤逆他,做些他不能承受的事。我们在责备他以前,也应该自我检讨。他定了
很多规则,不能否认,我们‘犯规’了!他不是一个普通的人,他是一只老虎!我们要在老
虎的嘴里拔牙齿,就不能怪老虎咬我们!”
    箫剑一愣,不能不用另一种眼光,深深的打量着永琪。
    永琪嘴里的“仁君”和“老虎”,这时正在慈宁宫里大发雷霆。因为两在大臣,正在回
报追捕永琪等人的经过:
    “启禀皇上!李大人连夜快马加鞭赶回来报信!因为不敢伤人,所以顾此失彼。抓到了
两位,又被她们逃掉了!”
    “什么叫做‘抓到了,又被她们逃掉了’?”乾隆皱着眉头急问。
    太后和晴儿站在一边,两人都全神贯注。
    “启禀皇上,那位还珠格格花招实在太多,我们防不胜防!她身边全是一等一的武功高
手,这还不说,他们还会用迷魂香!我们已经活捉了还珠格格,可是,半夜三更,她的同伴
把所有的人全部迷昏,把格格再度劫走!”李大人诚惶诚恐的说。
    “迷魂香!这种下三滥的方法,他们也用!”乾隆大惊。
    “臣有亏职守,罪该万死!”
    “你们这么多的高手,抓到了人,还让她们逃走?”乾隆怒气冲冲的喊:“你们气死朕
了!现在,他们往哪个方向去了?你们有没有继续追踪呢?”
    “回皇上,我们已经以白河镇为中心点,四面八方派人去搜查了!只要发现踪迹,马上
围捕!现在,他们已经损兵折将,马也丢了,一定走不远,臣恳请皇上再给臣几天功夫,保
证把他们逮捕归案!”
    乾隆一惊,瞪大眼睛急问:
    “损兵折将?什么叫作‘损兵折将’?朕不是说过,不许伤害他们吗?损了谁?折了
谁?快说!”
    两位大臣脸色一变,彼此互看。
    “臣不敢欺瞒皇上,据秦大人来报,有个姑娘,在拒捕的时候,不慎掉到悬崖下面去
了,当时,有她的同伴,跟着跳落悬崖!听说,另外一个姑娘,从马车上面摔下来,有没有
受伤,实在不敢讲!”
    乾隆整个人惊跳了起来。晴儿和太后,也都震动极了。太后就惊喊:
    “跳落悬崖的人,有没有永琪?”
    “臣不知道!”
    乾隆顿时心慌意乱,暴跳如雷了:
    “岂有此理!朕一再跟你们说,不许伤害他们,你们听不懂吗?怎么让她们掉悬崖的掉
悬崖,摔马车的摔马车!你们快去找他们,把太医一起带去,她们又掉悬崖,又摔马车,不
可能不受伤!既然有人受伤,一定会到大城市里去找大夫,你们去洛阳找!找不到,就去襄
阳找!找到了,不许捆他们,不许绑他们,不许用脚镣手铐,先给他们治病要紧!懂了吗?”
    李大人惶恐的说道:
    “臣遵旨!只怕找到了人,他们会拼死格斗,如何避免受伤,臣实在为难!而且,就算
臣带了太医,他们肯不肯接受,也是大问题!”
    晴儿听到这儿,就再也忍不住,一步上前,跪在乾隆面前了。她急切的、哀恳的说道:
    “皇上!您要李大人带了太医去找他们,可见,您心里充满了仁慈!对他们几个,也充
满了关怀和不忍!晴儿听到您这几句话,感动得无以复加!可是,小燕子她们,根本不知道
皇上不许追兵加害她们,她们以为,皇上把她们捉回来以后,还是会送上断头台。所以,看
到追兵,就拼命拒捕!一旦拒捕,就会拼命!在拼命的过程中,当然很容易受伤!要让他们
免于受伤,必须先让他们了解皇上的心!”
    李大人就急忙叩首说道:
    “晴格格所言极是!”
    乾隆瞪着晴儿。晴儿看到乾隆有些活动了,就继续说:
    “皇上!您赦免他们吧!原谅他们吧!让他们知道,您千方百计的找他们,不是要杀他
们!或者,您可以用贴告示的方式,告诉他们,皇上已经原谅了他们,不再追究过去的事
了,让他们自动回宫!”
    “原谅?赦免?那怎么可以?”乾隆色厉内荏的一拂袖子:“他们对朕的欺骗,犯下的
大错,朕永远都不会忘记!”
    “那么,皇上能不能当作已经把他们发配边疆了,让他们在外面自生自灭!不要再派人
追捕了!免得他们为了抵抗而受伤!”晴儿着急的说。
    乾隆愣住了。太后就威严的说:
    “这是什么话?紫薇和小燕子,根本是两个‘妖女’!拐走了皇室里最优秀的两个青
年,我不能让她们这样轻松的过关!再说,永琪是我的孙儿,自幼辛苦栽培,是我心头上的
肉!就算皇帝舍得他流落在外,我也舍不得!非把他找回来不可!”
    晴儿情急的喊道:
    “那就‘暗访’吧!等到确切了解他们的下落和情况以后,再作定夺!千万不要公然
‘追捕’了!说来说去,老佛爷有‘舍不得’,皇上有‘不忍心’!这‘追捕’的行动,一
定会让‘舍不得’变成‘舍得’,‘不忍心’变成‘忍心’!到那时候,后悔就晚了!”
    乾隆被晴儿这一番话,深深的震撼了。太后也震动了。终于,乾隆着急和心痛的情绪,
遮盖了一切,就对两个大臣吩咐道:
    “你们赶快去找他们,化明为暗!只是‘暗访’,不是‘追捕’,找到之后,不要打草
惊蛇,先弄清楚他们现在的状况,有没有人受伤?然后,快马加鞭赶回来向朕报告!等到朕
研究之后,再告诉你们怎么办!”
    两个大臣松了一口气,急忙躬身,大声说道。
    “臣遵旨!”
    晴儿也松了一口气,眼睛闪亮而感动的看着乾隆。
    ------------------
  文学殿堂疯马  扫校
    由著名的晓军做再次精心校对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