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珠格格续集
46

    这天晚上,小燕子被李大人带回到红叶镇,住进一家客栈。
    小燕子手脚被绑着,推倒在床上。
    李大人在小燕子面前一站。说:
    “还珠珠珠,得罪了!你一路都在想办法逃走,我只好把你绑起来!今晚,就委屈你这
样睡一晚,明天,我们再继续往北京走!这一路,恐怕要走好些日子,假若你一直这样不合
作,受苦的还是你!”
    小燕子四面张望:
    “哈哈!你把我又押回这个红叶镇来了?我跟这个红叶镇真有缘,几天之内,来了三
次!”她抬头看着李大人,转动眼珠,心想,好女不吃眼前亏!就语气一转,恳求的说:
“李大人!我不逃了!你那么多的高手看着我,我知道逃也逃不掉!我保证不逃了,你还是
把绳子松了吧!这样绑着,很疼啊!”
    “那可没法子!只好绑着!你的保证,我不敢相信!”李大人对几个守卫的黑衣人说:
“看紧一点!”
    “是!”
    李大人就往门口走。小燕子喊:
    “李大人!”
    “你又有什么事?”李大人站住,回头问。
    “李大人,你有没有老婆孩子?”
    “我当然有老婆孩子!”李大人一怔。
    “你有几个孩子?”
    “你想聊天啊?”
    “我不想聊天,我想要你把我的手脚解开!”
    “那和我的孩子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不是说父亲欠的债,儿子要还吗?你今天把我绑起来,是一种‘虐
待’,你虐待我,有一天,也有人会同样虐待你的孩子!”
    “那也没办法,我奉旨捉拿你!”
    “你也奉旨‘虐待’我吗?”小燕子大声问。
    李大人又一怔,头痛的看着小燕子。心想,这个罪名可大了!上面再三交代,要“活
捉”回去,还要“毫发无伤”,手脚上有了勒痕,不知道算不算“毫发无伤”?
    小燕子看看李大人的脸色,夸大的说:
    “李大人!皇阿玛如果知道,你现在把我的手脚都绑着,不让我吃东西,不让我喝水,
不许我睡觉,还不许我上茅房……”
    李大人吃了一惊,急忙说:
    “我哪有不让你吃东西,不让你喝水,你刚刚不是才吃过晚餐吗?不许你睡觉,上茅
房……更是从何说起?”
    小燕子振振有词:
    “你绑着我的手脚,我怎么睡觉?我当然睡不着!绑着手脚,怎么上茅房?你也绑着手
脚去上上看!你这样‘虐待’我,不止欺负我的身体,还欺负我的……我的……”想了想,
想出来了:“还欺负我的尊严!‘士可杀不可辱’,你这样对我,不如干脆一点,把我杀
了!”
    李大人竟被小燕子的一团正气,逼得一退,头有斗大的说:
    “好了!好了!给她松绑!你们大家看牢了她,千万不要让她溜了!”
    “是!”
    几个黑衣人前来,给小燕子松了绑。
    “现在,总没有‘虐待’你,损伤你的尊严了吧!”
    李大人说完,出门去了。
    小燕子伸了伸手脚,突然跳起身子,直冲窗子。
    一个黑衣人飞扑过来,给了她后脑勺一掌。小燕子应声而倒。
    “我可不是李大人,听了你那一大堆废话,就让你占便宜!”黑衣人说着,再度把小燕
子绑了个结结实实,丢在床上:“如果你没办法上茅房,你就尿床吧!”
    小燕子拉开喉咙大喊:
    “李大人!李大人……你的部下不听命令,打我,欺负我……那个什么羊什么鹰……什
么狼什么狈……”
    两个黑衣人过来,用一块帕子,塞进她的嘴巴。
    小燕子没办法说话了,咿咿唔唔,瞪大眼睛,在床上徒劳的挣扎。
    其实,这个时候,永琪和箫剑早已跟踪到了这家客栈,只是不能行动。两人忍耐到夜静
更深,永琪箫察看过了军情,彼此在院子的一角汇合。
    “情况不妙!初步研究,敌人大概有二十几个,个个都是高手!小燕子被囚在楼上第二
间,手脚都绑着,有十几个人把守,门里门外都有!恐怕我们两个人,想要救出小燕子,不
太容易!”永琪低声说。
    “不要急!”箫剑转了转眼珠:“你猜怎么?我们又回到这个红叶镇来了!”
    “红叶镇又怎么样?”永琪不解的问。
    “红叶镇……有我最深恶痛绝的一样东西!现在是‘非常时期’,谈不上江湖规矩了!
永琪,我们去找那两个‘香妒’,借点儿东西!”
    箫剑就拉着永琪,往外一奔。
    所以,那个张全和魏武,真是遇到克星了。
    深更半夜,“砰”的一声,房门碎裂开来。
    永琪和箫剑拦门而立。永琪大叫:
    “张全!魏武!老朋友又来了!”
    两个老板跌跌冲冲的从里面奔了出来,睡眼朦胧的。
    箫剑气势凌人的喊道:
    “两个香炉,你们还活着呀?我们又来帮你们供菩萨了!”
    两人抬头一看,吓得双膝点地,簌簌发抖:
    “哎哟……你们怎么又来了?”张全苦着脸喊。
    “小的是狗……小的宁愿吃屎,不能再当香炉了!”魏武立刻磕头如捣蒜:“求求你
们……高抬贵手啊!”
    永琪往屋里一站,厉声喊:
    “把你们的薰香,全体拿来给我!”
    “没有了……没有了……上次给你们用完了!”两人发抖说。
    “胡说八道!你们拿不拿?不拿,我自己找,找到了,这次用你们的眼睛当香炉!”箫
剑说,满屋子张望。
    “我拿!我拿……可是……可是……”张全简直快哭了。
    “拿来就对了!”永琪大吼:“我们不是用来对付你们的!乖乖拿出来,就饶了你们!”
    两人不敢不拿,屁滚尿流的、连滚带爬的找来一盒薰香。
    “都在这里了!一根都没有剩!全体在这里了!”
    永琪劈手夺过薰香,瞪着两人,指着他们的鼻子骂道:
    “你们给我听着!从此不许摆赌场,不许干骗人的勾当,不许偷鸡摸狗用薰香!我们会
像影子一样的跟着你们,下次再犯在我们手里,把你们的七孔里全插上薰香!我们说到做
到!滚!”
    永琪踹翻了两人,和箫剑转身,迅速的消失了踪影。
    两人还跪在地上发抖。
    结果,李大人和他的官兵,这晚全部睡得昏死过去了。
    小燕子当然也被薰香薰昏了。永琪和箫剑破窗而入,永琪直奔小燕子床前,用匕首挑断
了捆绑的绳子,掏出她嘴里的帕子。小燕子依旧昏睡不醒。
    “我们快走!”
    永琪忙中仍有阿哥气度,说:
    “把薰香灭掉,不要让这些‘钦差大人’受伤了!”
    箫剑急忙熄灭了薰香。
    永琪扛起小燕子,箫剑打开房门,三人迅速的溜了。
    至于尔康和紫薇,开始度过他们生命中最漫长的一夜。
    紫薇一直昏睡到深夜。小二送来了刚熬好的药,大夫叮嘱要趁热喝。尔康只得很不忍心
的去叫醒她。他轻轻的摇着她,低唤着:
    “紫薇!醒一醒!该吃药了!吃了药再睡!醒一醒!紫薇……紫薇……”
    紫薇从睡梦里陡然惊醒,一跃而起,紧张的喊:
    “有人来抓我们了……金琐……小燕子……快逃呀……”
    尔康赶紧用胳臂圈着她,摇着她,安慰着她:
    “没有人来抓你……不要怕,我在这儿!我在这儿!”
    紫薇睁开眼睛,茫然四顾。
    “金琐……小燕子……”
    “她们两个还没有消息,可是,永琪、箫剑也没有出现,柳青柳红也没找来,他们一定
追踪而去了……我想,她们会平安的!你不要一直挂念着她们,快把药吃了!你现在觉得怎
样呢?”
    紫薇眨眨眼睛,觉得眼前一片黑沉沉。她用手摸索着尔康,依偎着他。
    “我梦到我们都被抓回去了,我梦到断头台……”
    “没有断头台!那是梦!那是梦!”尔康吻了吻她的额:“来!我们吃药!”
    紫薇依偎着他不放,四面张望,迟疑的问:
    “天已经黑了?”
    “是!已经三更天了!你睡了好一会儿。我看你睡得沉,没有叫你!”尔康把她轻轻拉
开,让她坐在床上,身后给她塞了枕头棉被:“你坐稳了,我喂你吃药!”
    尔康端了药碗过来,吹着。
    紫薇感到有些奇怪,东张西望的说:
    “天这么黑,你怎么不点灯呢?害怕别人发现我们吗?”
    尔康的心,咚的一跳。他瞪着紫薇,害怕的、怯怯的问:
    “紫薇……你……你说什么?”
    “你不点灯,我看不到,怎么吃药呢?还是点一盏灯吧!”
    尔康那狂跳的心,顿时往地底沉去。他眼睛都直了,看看桌上的灯,再看看紫薇。手里
的药碗,不禁颤得泼了出来,汤匙和碗碰得叮当响。尔康抖着手,放下药碗,眼睛一瞬也不
瞬的盯着她。紫薇惊觉到什么,伸手摸不到尔康,着急的问:
    “尔康,你在哪儿?”
    尔康看了她半晌,颤抖的伸出一只手,在她眼前摇晃,她浑然不觉。
    尔康整个人惊跳起来,激动的喊:
    “老天!不要……不要!”
    尔康一喊,吓得紫薇直跳起来,喊:
    “尔康……怎么了?尔康……”她伸手揉揉眼睛,惊恐起来:“尔康……”
    尔康扑了过去,把她紧紧的抱在怀里,颤声的喊:
    “紫薇……我在……我在……”他心慌意乱的看着她:“紫薇……你睁大眼睛,看看
我!”
    紫薇睁大眼睛,突然明白了,恐惧的四望着。
    “你有点灯,是不是?我看不见了,是不是?”她一惊,挣开了尔康,赤足跳下地,歪
歪倒倒的往前冲去:“桌子……桌子在哪里?灯在哪里?尔康……尔康……”她撞到椅子,
椅子翻了,紫薇放声惨叫:“哇……我看不见了!哇……”
    尔康扑了过来,一把蒙住她的嘴,惊颤的说:
    “不要叫!当心把敌人叫来,我们现在四面楚歌……”他心中痛极,把紫薇紧紧抱住:
“不要急,可能只是暂时性的,我去多点两盏灯,把房间里弄亮一点!不要害怕,你有
我……知道吗?你有我……”
    尔康说着,把她抱到床上去。紫薇怔怔的坐在那儿,被这个事实惊呆了,几乎无法思想
了,缩在床里,动也不动。
    尔康奔到门边,对外喊:
    “小二!给我多拿几盏灯来,越多越好,如果灯不够,就给我拿些蜡烛来!快!”
    小二把店里所有的油灯和蜡烛都拿来了。尔康就开始疯狂一样的点灯点蜡烛,在窗台
上,柜子上,茶几上,到处都燃着油灯和蜡烛。他再用颤抖的手,点燃了许多蜡烛,放在桌
上,把一张方桌,变成了一个百烛台,上面竖立着几百支蜡烛。他一面点蜡烛,心里,在默
默的、无声的、狂乱的祈祷:
    “皇天菩萨!我福尔康一生没做过亏心事,上无愧于天,下无愧于地!即使背叛了皇
上,也有许多许多的无可奈何!请你不要对我这么残忍……紫薇已经受尽身心折磨,如果你
再夺去她的眼睛,让她失去光明,你就太狠心,太无情了!我请求你,不要这样……不要这
样……”
    他一面祷告,一面把那张点着好多蜡烛的桌子,推到床前。
    整个房间,已经被烛光照耀得如同白昼。尔康颤声喊:
    “紫薇!你看到烛光了吗?”
    紫薇茫然的抬头,徒劳的观看,她闻到了蜡烛和火焰的气息,眼前,却只有朦胧一片。
她的泪水再也控制不住,沿颊滚落。她脆弱的说:
    “尔康……我好害怕……我看不见……你为什么不多点几支呢?我什么都看不见!怎么
会这样?”
    尔康闭了闭眼睛,觉得自己的心,被四分五裂的拉扯,痛到极点。他睁眼,再看向紫
薇,看到在烛光照射下,紫薇那张恐惧的、脆弱的、无助的脸庞。他的心,就更痛更痛了,
他扑了过去,紧紧的握住她的手。
    “不要紧!紫薇,勇敢一点!上苍存心要考验我们……我们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明天
一早,我就去请大夫,说不定那时候,你已经看得见了!我不相信命运会对我们这样残
忍……所以,请你也拿出信心来!知道吗?”
    紫薇知道,自己失明了!她所有的勇气、乐观、雄心壮志,在这一刹那间化为虚无。她
眼泪一掉,崩溃了,用双手捶打着尔康的胸口,哭喊着说:
    “我不要……我不要……如果我看不见了,我宁愿死,我宁愿不要活着!尔康……我不
要啊……如果我再也看不见,世界对我还有什么意义呢?我看不到你,看不到你的脸,看不
到你的眼睛,看不到你看我的眼神……我不要……我看不到户户有花,家家有水的大理!看
不到我们梦里的世外桃源,看不到我们的幽幽谷……我不要……不要……”她哭倒在尔康怀
里。
    尔康紧拥着她,眼里,是一片潮湿,慌乱的说:
    “我现在就在请大夫!”
    紫薇恐惧的拉住他。喊着:
    “不要离开我……我好怕……尔康,我真的好怕!我从来没有这么害怕过……就算要上
断头台,我也没有这样害怕过……”
    “我知道!我知道!”尔康克制着自己那心痛心碎的感觉,拼命想安慰她,他紧抱着
她,一迭连声的说:“不要怕!你还有我!有我啊!我们会把你治好的……就算治不好,我
也会当你的眼睛,当你的拐杖啊!”
    紫薇啜泣着,蜷缩在他的怀里,从来没有一个时刻,这样的绝望和无助。尔康紧拥着
她,也从来没有一个时刻,感到这样强大的痛楚。一个失明的紫薇,好像一只剪掉翅膀的
鸟,它还能飞吗?一只不会飞翔的鸟,如何去找寻它的天空呢?尔康看着满屋子的烛火,在
那儿烧灼垂泪,他的心,就跟着烧灼,跟着垂泪。
    这个漫漫长夜,尔康就守着紫薇,一任那点点烛火,为人垂泪到天明。
    这个漫漫长夜,柳青也守着金琐。
    金琐头压着冷帕子,昏昏沉沉的睡着了。柳青坐在床前的椅子里打瞌睡。
    房门轻轻的推开了,柳红端着一个托盘,里面放着一些清粥小菜、包子馒头,进屋来。
柳青一个惊动,立刻醒了。
    “来!吃点东西!她怎样?”
    柳青摸了摸金琐的额头,有些担心的说:
    “从夜里开始,就在发烧。”
    “我来照顾她,你吃点东西,去睡一睡吧!反正,她这个情况,我们想走也走不了!好
在,这个山坳里,也没有追兵找来,安全方面,大概还没问题!”
    柳青看着金琐发怔。柳红不安的问:
    “怎么了?是不是情况不好?昨晚我已经帮她彻底检查过了,虽然手脚都破了,好在只
是皮肉伤,应该不碍事!难道还有别的伤吗?”
    “没有!发烧是因为脚伤的缘故,可能会连续烧上好几天!”
    “怎么办呢?随身只带了跌找损伤膏,吃的药全在马车上!”
    “有我照顾着她,她不会有事的!只是,这个脚伤,想要复元到能够走路,恐怕还要十
天半月才行!”柳青抬头看着柳红:“我想,我在这儿陪着她,你去找紫薇他们吧!给他们
送一个信,免得他们等我们!告诉他们,我们大概会耽误下来了,等到金琐的脚好了,我们
会尽快追上队伍的!”
    “那……”柳红愣了愣,说:“不如我陪着她,你去追大伙!毕竟金琐是个姑娘,你一
个大男人陪着,有许多不方便!金琐的伤,骨头接好了,应该没有大问题,我也会照顾!”
    柳青又一怔,在室内兜了一个圈子,讷讷的说道:
    “还是我来陪她吧!跌打损伤,我比你在行!”
    柳红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忍不住问:
    “哥!你是不是对金琐动了感情?”
    柳青一震,似乎被这个问题震到了,急促的答:
    “是又怎样?难道我不可以吗?”就一抬头,鲁莽的说:“你赶快追上大家,归队吧!
见到紫薇,帮我带一句话给她,就说,我问她要了金琐!”
    柳红惊看他,又好气又好笑,说:
    “哥!你别搞不清楚状况,这个金琐,当初紫薇拔刀的时候,已经把她许给尔康了!她
是尔康的人,你怎么要?”
    床上的金琐,已经醒了。她睫毛闪动着,睁开眼看看。听到柳青和柳红在谈自己,赶紧
又闭上眼睛装睡。
    “你才搞不清楚状况!那个承诺,已经取消了!你看尔康,除了紫薇,他对哪一个姑娘
正眼看过!”柳青说。
    “可是……那……”柳红怔了怔:“你也不能一厢情愿啊!这事,不是紫薇怎么说的问
题,还有金琐呢?金琐怎么说呢?你有没有问一问人家啊!”
    柳青涨红了脸,嘟嚷着:
    “我要问啊!可是……就怕一个钉子碰回来!”
    “怕碰钉子也要问呀!你就是这样,心里喜欢的姑娘,也不会表示!等到你表示的时
候,慢了好几拍,人家就捷足先登了!”柳红冲口而出。
    “你在说些什么?”柳青一皱眉头。
    “没什么!”柳红急忙掩饰:“我就是提醒你,要问她!”指指床上的金琐。
    柳青抓抓头,狼狈的说:
    “好!我问!等我有机会的时候再问!”
    “我也等你问清楚了,再帮你带话!我看……我还是陪你们在这儿住几天,再去追大伙
吧!反正已经耽误了!”
    金琐听着,心里好震动,睁开眼睛,悄悄的去看柳青。柳青一回头,她赶紧把眼睛再闭
上。柳青走过来,把帕子放进水盆里去打湿,重新压在她额上。他就看着她,充满怜惜和感
慨的说:
    “好可怜的金琐,一生都在为别人服务,从来没有为自己活过!你要我问她,我就怕她
自己都弄不清楚……她心里只有她的小姐,和……那个尔康少爷!”
    金琐心里一热,眼角,溢出一滴泪。
    柳红惊觉的看着,心想,这个房间里,自己有点多余了。她微笑起来,悄悄的退出了房
间。
    漫长的夜,缓缓消逝了,窗子上,终于透着朦胧的曙光。
    客栈房间里,桌上的烛光有的熄灭,有的兀自燃烧,残灯明灭。
    尔康坐在床前,形容憔悴,一瞬也不瞬的看着紫薇。
    紫薇摸索着从床上坐了起来。尔康一惊起立:
    “紫薇,你怎样?好一些没有?睁大眼睛看着我,看见了吗?”他渴望的凝望她,仍然
抱着强烈的希望。“你仔细的看一看!”
    紫薇定睛细看,什么都看不见,心底一片绝望。
    “天亮没有?”她问。
    “天快要亮了!我已经拜托小二去请大夫了!大夫说,天亮就过来!紫薇,你不要着
急,等到大夫诊断过了,我们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紫薇摸索着要下床。尔康急忙扶住她。
    “你要什么?我帮你去拿!你不要下床了,还是躺着比较好!你腿上还有伤……”
    紫薇推开他的手,语气不稳的说:
    “我要到窗子前面去,我要看‘日出’!”
    尔康的心,紧紧的一抽,说不出来有多痛。
    “我扶你过去!”
    “不要扶我!”紫薇用力推开他,声音里带着一股怒气:“如果我以后都看不见了,我
不能让你一直扶着我!我会痛恨一个无能的我!所以,不要扶我,不要让我变成一个废物!
你让开!”
    “你会好的!不要绝望,大夫还没来,说不定吃一帖药就好了!现在你看不清楚,如果
我不扶你,你怎么走过去呢?”尔康焦灼的说,再去扶住她。
    紫薇挣开他,几乎是愤怒的嚷:
    “不要扶我!不要扶我!”
    “好好!我不扶……窗子在你右前方!”
    尔康体会到紫薇在绝望中的愤怒,不敢去扶,凄然停手,痛楚的看着她。
    紫薇下了床,往窗子的方向,摸索着前进。
    尔康急忙跳过去,把拦住通路的桌子拖开。紫薇直觉左手有桌子,伸手去扶桌子,岂料
尔康已把桌子拉开,她扶了一个空,就踉跄一跌。
    尔康急忙扑上前,扶住她,心碎的喊:
    “紫薇,求求你,让我带你过去,你不要跟自己生气,不要跟我生气,不要这样折磨自
己,好不好?”
    紫薇拼命推开他,挣脱他:
    “让开!不要扶我,这个房间那么小,从床前到窗子,顶多十步路,难道我连十步路都
走不动吗?你让开!让开!”
    尔康只得松手,亦步亦趋的紧跟着她。
    紫薇往前走了几步,走歪了,险些碰到脸盆架。
    尔康又急忙跳过去,把脸盆架拉开。他就指示着方向,着急而心痛的提示着:
    “往左边!再左边!往右……往右……向前……向前……”
    紫薇一路摸摸索索,因为腿上也有伤,走得一跛一跛。尔康比她更忙,一路提示着,一
路搬掉障碍物。桌子、茶几、镜架、椅子……一件件搬开,终于紧张的喊:
    “到了!到了,你前面就是窗子,抬头看……看到曙光了吗?”
    紫薇好不容易到了窗前,就伸手去扶窗台。谁知,窗台上还有烧得短短的烛火和兀自亮
着的油灯,紫薇正好一手按在烛火上,一手碰翻了油灯,这一烫,烫得缩回了手,灼痛了
心,大叫:
    “哎哟!哎哟……”
    尔康一个箭步上前,捧住了她的手,看着吹着,心痛得快死掉了。
    “紫薇!”他含泪喊:“我知道你的无助,我知道你的愤怒,我知道你的害怕,我也知
道你的绝望!你心里的每个思想,我都清清楚楚!你有的感觉,我通通都有!所以,让我帮
助你!除了我,你还能倚靠谁呢?我是你的尔康啊!你永远的尔康啊!你不能拒绝我!”
    紫薇痛楚的靠进他的怀里,悲苦已极的说:
    “我看不到窗子,看不到天亮!什么都是黑的!怎么可能呢?以后,我的生活里,就没
有天亮了吗?我会永远瞎了吗?”
    “不会不会!一定不会!我去叫小二,马上把大夫请来!”尔康把她抱了起来:“你回
到床上去躺着,等大夫来看!好不好?如果你希望自己好起来,先要让自己镇定,是不是?
假若你一直这样激动,这样不肯休息,你怎么会好呢?”
    紫薇不再说话,凄苦、无助的依偎着他,一任他把她抱上了床。
    大夫很快就来了,仔细的诊视了紫薇。脉搏、瞳孔、脑伤……全部检查过后,大夫沉重
的站起身来,看看尔康,说:
    “我们出去说话!”
    紫薇抬着头,立刻喊:
    “不要出去说!在我面前说!眼睛是我自己的,我要知道真相!我瞎了,是不是?告诉
我!不要瞒着我!”
    大夫看尔康,尔康点了点头。大夫就实话实说了:
    “我想,你们最好去什么大城市,找几个专门治眼睛的大夫来诊治!我不是专家,看不
出毛病在哪里?也不知道怎么治?姑娘的失明,说不定还是和脑子里的血块有关系!眼睛本
身,没有问题。或者,等到血块消了,眼睛就看得到了!也可能,是情绪影响了眼睛,不知
道姑娘最近有没有受到什么大的刺激?”
    “如果是情绪影响,又怎样呢?是不是情绪恢复了,眼睛也会跟着恢复?”尔康急急的
问。受刺激?天知道!自从进宫,刺激好像就没有断过!
    “我不知道!可能吧!”大夫没把握的说。
    “什么叫做‘可能吧’?是不是也可能,我永远瞎了!永远看不见了?是不是?大夫!
请你老实告诉我!”紫薇尖声问。
    “对不起,我真的不是专家,你们还是另请高明吧!”
    大夫就拎着医药包,狼狈的逃往门口。尔康扑过去,激动的抓住大夫的衣服。
    “大夫!你给她治!有什么药,你给她吃呀!你不要放弃呀!”
    “我真的无能为力了!对不起!对不起……”
    紫薇听着,知道这就是宣判了。她一阵晕眩,“砰”的一声,从床沿上跌落在地。尔康
赶紧放掉大夫,过来扶住她。大夫立刻逃也似的溜出门去了。
    “紫薇!你怎样?”
    紫薇坐在地上,拼命摇头:
    “不……不……不……不能这样……不可以这样……”说着,就挣脱尔康,手脚并用的
在地上爬着。
    尔康抓住了她,把她从地上拉了起来。
    “你要去哪里?我带你去!”
    “墙在哪里?墙在哪里?”紫薇四面张望,问着。
    尔康莫名奇妙的看着她,心痛如绞:
    “墙?你要墙?你要到墙边去?”
    紫薇拼命的点头。尔康就拉着她,走到墙边。
    “这里就是墙,你要到墙边来干什么?”
    紫薇摸索着墙壁,就用背贴着墙,好像自己是一只壁虎一样。然后,她就顺着墙,滑坐
在地,用双手抱着膝盖,把自己整个蜷缩在那儿。
    尔康看着这样的她,感觉到她那种彻底的绝望,自己的心,也跟着撕裂了。他就把她从
地上用力的拉了起来,盯着她,一字一字的说:
    “紫薇!你听着!我带你回北京,那儿有最好的大夫,那是我生长的地方,我比较熟
悉!我认得好多大夫,还有御医!我们回去找大夫治,我不相信你会从此瞎了……就算你从
此瞎了,你还是我的紫薇!我会更加心痛你,更加怜惜你,更加保护你,更加爱你……你懂
吗?你明白了吗?”
    紫薇呆呆的、怔怔的靠墙站着,不动,也不说话,好像变成了一块化石。
    尔康托起她的脸,就急促的低头,去吻她的额头,她的面颊,她的唇。
    紫薇用力一推,推开了他,又滑落到地下去。尔康再度把她抓了起来,哀声的喊:
    “紫薇!不要对我这样……我一再跟你说过,有任何困难,我们都要一起去面对!记
得,你答应过我的额娘,要在我脆弱的时候,支持我!在我孤独的时候,陪伴我!在我失意
的时候,鼓励我!你知道吗?我看到这样绝望的你,我的脆弱、孤独、和失意就一起发作
了!你的喜怒哀乐,支配着我的生命……请你为我振作吧!好不好?要不然,我会跟着你一
起崩溃的!”
    紫薇眼泪滑下,痛楚的开了口:
    “我对不起你的额娘,答应她的话,都成了空话!我已经没有力气应付自己的脆弱,怎
么还管得了你的脆弱?我什么都不是,如果再成为废人……我……会成为你的包袱,你负
担,我会把所有美好的事物,一起终结!我不要这样……”她抓住尔康,炙烈的。恳求的
说:“尔康,答应我一件事!我求求你……你一定要答应我!”
    “是!答应你所有的事!你说!我答应,我通通答应!一百件,一千件都可以!你
说!”尔康含泪喊。
    “放弃我,回北京去!请求皇阿玛原谅你,然后……娶晴儿!”
    尔康瞪着她,抽了一口冷气,倒退了好几步。
    紫薇失去尔康的扶持,就又滑落在地上,用双手抱住头,把自己再度蜷缩起来。
    ------------------
  文学殿堂疯马  扫校
    由著名的晓军做再次精心校对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