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珠格格续集
43

    这天晚上,大家都非常高兴,救了苏苏,每个人都觉得心中舒畅。尤其是小燕子,不住
口的在那儿嚷着:
    “哇!今天真有成就感!我们太伟大了,能够把那个苏苏从火里救出来!我觉得好感
动,看到那个苏苏和族长的儿子团聚了,真好!永琪,这就是你们常说的的那一句‘有感情
的人到最后都会成为夫妻’……”
    “有情人终成眷属!”永琪更正着。
    “就是!就是!我们救人一命,胜过七张图画,对不对?”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浮屠是宝塔,七级浮屠是七层楼的宝塔!”紫薇笑着说。
    “救人一命,跟宝塔有什么关系?”小燕子纳闷的问。“管他的!宝塔就宝塔!我们是
八层宝塔!是九层宝塔!是一百层宝塔!哇……我好高兴,我们从那个回忆城里逃出来了,
我又是‘小燕子’了,好想飞,飞到天上去!”
    “我看,你已经在天上了!你是我遇到过的人里,最有‘生命力’和‘活力’的一个!
看到你这样热烈的活着,活得有声有色,真让我深深感动了!”箫剑说。
    “是吗?是吗?”小燕子热烈的看箫剑。
    “是!你真是一只会飞的小燕子……当初,是谁给你取了这个名字?”箫剑问。
    “我也不知道!从我记得的时候起,我就叫做‘小燕子’!”
    “知不知道有两句着名的诗,‘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什么王?什么燕?飞到哪里?什么百姓家?”
    “现在,大家都没有家了!‘处处无家处处家’吧!”紫薇感慨的说。
    “好一个‘处处无家处处家’!这和我那个‘以天为盖地为庐’是异曲同工的!看样
子,大家都是孤儿浪子,以后,就是‘四处为家’了!”箫剑说。
    “今天的家,就在这儿了!”柳青把大家带回到目前:“我们定了两间房,男的住一
间,女的住一间!虽然简陋,总比在农人家打地铺好!”
    尔康走上前来,提醒大家:
    “大家都很累了,洗个澡,早点睡!今天这样一闹,我们的行迹已经暴露了!本来想在
这儿多休息两,现在,看情形也不可能了!大家养精蓄锐,明天一早就动身上路!”
    金锁和柳红就把八个钱袋,发给每一个人。金锁说:
    “我和柳红,把我们的银子、银票和值钱的东西,都分了八份,大家随身带着!每个人
保护自己的财产!千万别弄丢了,这一路上,就靠这些盘缠过日子!”
    大家收起钱袋,贴身藏好。箫剑就对尔康说:
    “你也不要太大方了!今天,出手救那个苏苏是必须的!给贺礼就可以免了!我们虽然
带了足够的盘缠,可是,路途遥远,还是要省着用!”
    尔康对箫剑一抱拳,似笑非笑的说:
    “教训得是!”
    “别不服气了!”柳红看了尔康一眼:“人家箫剑说得有道理!你们这些公子哥儿,出
手大方,成了习惯!等到钱不够用的时候,后悔就来不及了!”
    “我有不服气吗?”尔康看着柳红,一笑。
    紫薇忍不住帮尔康说起话来:
    “尔康有尔康的用意,不这样来一下,那个族长不会松口办喜事,这个银锭子不是单纯
的贺礼,是在所有人的面前,给那个族长一点压力!贺礼都到了,他还能不办喜事吗?”
    尔康深深的看了紫薇一眼:
    “毕竟,还是紫薇了解我!”
    “原来是这样啊?我看这个正义村的人剽悍得很,会不会我们走了,他们又后悔起来,
再把那个苏苏给烧了?我们需不需要等到他们成亲再走?”柳青说。
    “这样最好!我最喜欢参加婚礼,我们喝完喜酒再走吧!”小燕子喊:“免得他们后
悔!我看,那个族长的儿子,很怕他老子!和我们这儿的某人很像!”
    “小燕子!不要指桑骂槐啊!”永琪皱皱眉头。
    “指什么骂什么?”小燕子一愣:“这四个字四个字的话,你们能不能免了?”
    “不能免!你有你的习惯,我们有我们的习惯,我们迁就你,你也得迁就我们!指桑骂
槐,就是指着桑树骂槐树!”永琪的语气有点硬梆梆。
    “指着桑树骂槐树?”小燕子又是一愣:“谁这么无聊?指着桑树骂槐树?这个人有神
经病啊?为什么要骂槐树?一棵树也会招惹他吗?好端端的去骂一棵树,已经够神经了,还
会指着桑树骂槐树……这人简直是个疯子,应该关进疯人院里去……”说着,眼珠一转:
“哦!我明白了,你在骂我,说我是神经病,是不是?”就对永琪一凶:“我为什么是神经
病?”
    “哎……这是从何说起?”永琪喊。
    “从‘开天辟地’说起!从‘赵钱孙李’说起!从‘岂有此理’说起……”小燕子以为
永琪在骂她,就一阵抢白:“四个字的话有什么了不起,我也会好多!”
    “从‘一鸟骂人’说起!”永琪冲口而出。
    小燕子眼珠一瞪,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
    小燕子一笑,大家都跟着笑了。一场莫名其妙的“小吵”就此打住。
    “正义村的闲事,我们管到现在为止!”尔康下了结论:“明天一早出发,不能再耽搁
了,我已经闻出一股追兵的味道了!别忘了我们还是‘钦犯’呢!”
    大家都没有异议了。
    这晚,有很好的月光。
    客栈有个小小的花园,花园里不有座小小的亭子。尔康和紫薇,都有一肚子的话要说,
吃过晚餐,两人就有意无意的避开了众人,走到亭子里来看月亮。
    尔康见四下无人,就把紫薇的手一把握住,热情的看着她,说:
    “紫薇……如果有一天,你发现我不像你想像中那么好,你会不会轻视我?”
    “你怎么突然冒出来这样一句话?”紫薇怔了怔。
    “我觉得‘人上有人,天外有天’。人,不能自满,随时有人会把你比下去,好怕我在
你心里,不够完美!”
    紫薇盯着他,热烈的说:
    “我才怕我在你心里,不够完美!”
    “是吗?你会这样‘怕’吗?”
    “我会!但是,你是不用这样‘怕’的!你在我心里,早就超越了一切!没有人能够和
你相提并论……就拿我们这么一群人来说,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长处!每个人都很出色,那
个箫剑也是!能文能武,深不可测!但是,你是我心里的一座山,稳稳的屹立在那儿,出类
拔萃,坚定不移!”
    尔康好震动,深深的凝视她。
    “谢谢你这几句话,给了我太大的力量!”就低头问道:“今天,那个苏苏事件,是不
是在你心里造成了阴影?”
    “你怎么知道?你好可怕,总是看穿我的心事!”
    “不要有阴影,上一代的事,早已过去了!”尔康深情的说:“如果你为了它想不开,
那才是自找苦吃呢!”
    “我不是为了上一代的事情想不开,是自从我的舅公舅婆出现以后,心里就很不平静。
接着,发生了这么多惊心动魄的事,我都没有时间好好的想一想。今天,碰到火烧苏苏的事
件,带给我太大的震憾!我不禁想到我娘,是怎样度过了她艰辛的岁月,来把我养大!那个
让我娘怀孕的人,不管他是谁,他都罪孽深重!如果济南的老百姓和这个正义村一样,我娘
大概已经被烧死了!”
    “不要怪那个让你娘怀孕的人,如果世间没有你,就也没有我们的故事了!好险!如果
你娘被烧死了,我还有什么机会遇到你呢?”尔康凝视着她,微笑起来:“你猜是怎么回
事?当年,你娘有了身孕之后,玉皇大帝在天上,预知了人间几千年的事,算出在某年某月
某日,我福尔康要和一个女子相遇,它绝对不能让这个女子还没出世就消失了,所以,它不
允许村民发动火刑,为我福尔康保存了你的性命!”
    “哦,原来是这样?”紫薇听得匪夷所思,睁大眼睛看着他。
    “可不是!所以,你欠我一生一世!所以,不许再作茧自缚了!不许再东想西想了!把
你的多愁善感收起来,快快乐乐的和我在一起吧!”
    紫薇感动极了,不禁应道:
    “是!”
    尔康把她一拉,她就扑进了他的怀里。他紧紧的拥着她,看着她美目盼兮,不禁意乱神
迷,俯下头,就想吻她。紫薇一个警觉,把他推开了,四面张望。
    “干嘛那么紧张?”
    “这里的村民好保守,只怕他们看到,会把我也烧了!”
    “怕什么?他们要烧,我也会陪着你一起烧成灰,化成烟!”
    紫薇瞅着她,在他那样深情的眼光下,融化了。她诚挚的说:
    “尔康!有你在,我真的什么都不怕了!天涯海角,跟定你了!我现在已经豁然开朗,
虽然自己身世不明,犯下一大堆欺君大罪,失去了自己深深崇拜的皇阿玛……前途茫茫,后
有追兵……可是,我跟小燕子一样,觉得快乐极了!好高兴,我们飞出了那个回忆城!好高
兴,我有一个你,和我一起流浪!一起飘泊!”
    “好美的一篇话!”尔康满足的叹了口气:“刚刚在房间里,你说‘处处无家处处
家’,我却觉得,自从开始流亡,因为有你在,处处都是我们的幽幽谷!如果我们可以平安
的到达云南,到达那个世外桃源,我想,我曾经答应过你,我们那个美好的未来,那个有诗
有梦的日子,就要实现了!”
    两人眼里都闪着希冀的光芒,紧紧互视,然后,两人就忘形的紧拥在月光下,即使会被
烧成灰烬,也顾不得了。
    接下来,又是一段流浪的日子。这天,到了一个名叫“红叶镇”的小村庄。
    车车马马走进小镇,大家都是仆仆风尘。
    “前面有一家‘悦来客栈’,我们停下来休息吧!”尔康说。
    车子停了下来,大家下车的下车,下马的下马。
    小燕子东张西望,忽然看到一群人聚集,不禁好奇的伸长脖子看。
    “你们先进去,我等一会儿就来!”小燕子回头就跑。
    “你又要去哪里?”永琪急喊。
    “别管我,我丢不掉的啦!”小燕子已经绕过街角,跑得不见踪影了。
    尔康连忙对永琪说:
    “你还是追过去看着她吧!”
    永琪追了过去,只见街角有一大群人聚集着,兴奋的吆喝:
    “红毛赢!红毛加油!红毛胜利!红毛万万岁……”
    “绿毛赢!绿毛加油!绿毛胜利!绿毛万万岁……”
    小燕子早已兴奋的从人群中挤进去,嘴里嚷着:“什么红毛绿毛?我黑毛来也!”
    永琪跟着挤进去一看,原来,人群中间的空地上,正有两只斗鸡,在彼此搏斗。群众围
在四周,挤得水泄不通,分成两派,各给各的斗鸡加油。大家都激动着,个个脸红脖子粗,
吼着,叫着:
    “红毛赢!红毛赢!红毛赢!红毛赢……”
    “绿毛赢!绿毛胜利!绿毛赢!绿毛胜利……”
    斗鸡场中间,有两个斗鸡的主人,正在吆喝:
    “谁要押红毛?现在还可以押!押啊!”一个喊。
    “押绿毛!押绿毛……”另一个喊。
    地上到处堆着铜板,大家还在加赌注,有的和老板赌,有的和彼此赌。
    小燕子一看到这种状况,混身三万六千根寒毛,根根竖立,兴奋得不得了。
    “我也要赌!我赌……”她转动眼珠,看看两只鸡:“我赌红毛赢!”
    “快押!再晚就不能押了!”红毛的主人喊着。
    小燕子掏出钱袋,拿出一块碎银子,放在地上。
    “我赌两钱银子!”
    “哎……小燕子……”永琪喊,想阻止,已经挽救不及,只好在旁边看。
    小燕子出手太大,小镇的乡民哪儿见过,都瞪大眼睛,惊喊起来:
    “哪儿来的小丫头,出手那么阔气!”
    “嘿嘿!你别押错了边!我的绿毛已经胜了好多场了!”另外一个主人说。
    “我押红毛!”小燕子就大声吆喝起来:“红毛胜利!红毛万岁!红毛!拿出你的看家
本领来,打他一个落花流水!”
    小燕子气势那样壮大,使许多人都跟着小燕子,押了“红毛”。
    “红毛!咬绿毛!飞上去,扑过去!打呀!用你的尖嘴巴,咬呀!努力!你是一只最伟
大的斗鸡!斗啊……打啊……”小燕子吼声震天。
    人群一阵骚动,原来绿毛败下阵来,红毛赢了。众人惊喊:
    “红毛赢了!红毛赢了!”
    小燕子兴奋得脸都涨红了:
    “哟呵!红毛赢了!红毛万岁!”
    小燕子把赢得的钱全部扫到自己面前。有个群众就问小燕子:
    “姑娘!你下面押什么?我们跟着你押!”
    “下面是什么毛跟什么毛斗?”小燕子问。
    斗鸡老板输了很多钱,非常不服气,扬着头,挑战的说:
    “姑娘!要不要跟我好好的赌一场?”
    “怎么赌?”
    “姑娘选一只鸡,代表姑娘,我选一只鸡,代表我,我们彼此押。谁赢了谁拿钱!”斗
鸡老板指着旁边的鸡笼:“不过,这些鸡是要卖的,姑娘选了哪一只,一吊钱买去!我可以
让姑娘先选!”
    “好!我来选!”小燕子跃跃欲试。
    永琪急得不得了,拉拉小燕子的衣服。
    “不要赌了!赢了一场就算了,大家都在等你呢!”
    “你不要扫兴嘛!”小燕子眉头一皱:“难得碰到这样的场面,我高兴得不得了!你就
让我玩玩嘛!”
    永琪无奈。小燕子就选了一只貌不惊人的黑鸡。
    “这只鸡好!这是黑毛,和我小燕子一样,我就买了黑毛!”小燕子兴匆匆的说:“来
来来!老板,你的鸡是哪一只?”
    老板选了一只很威武的鸡出来。
    “我这只名字叫做‘威风’!”
    “好!我的黑毛要把你的威风杀得一根毛都没有!押!快押!”小燕子看看四周,得意
洋洋的喊:“快押黑毛,不要错过了赢钱的机会!快押!”
    小燕子说着,把赢得的钱,全部押了出去。
    众人赶紧跟着押钱,七嘴八舌的喊:
    “哇!这个姑娘有种!押那么大!”
    “可那只鸡选得不怎么样!看起来没什么精神!”
    “怎么办?押谁好啊?”
    小燕子吆喝着:
    “押我!押我!没错!我的黑毛,吃过熊心豹子胆,厉害得不得了!快押!”就把黑毛
抓了起来,放到嘴边去,对黑毛郑重的说道:“黑毛,你给我争一点气!只许赢,不许输,
听到没有?万一输了,我今天晚上要喝鸡汤啊!”
    小燕子威胁过“黑毛”以后,就把黑毛往地上一放。
    众人纷纷押钱,大部分都押了“威风”。
    两只鸡只斗了起来,不料,黑毛居然赢了。
    小燕子乐得双手乱舞,跳得好高。群众都陷进疯狂状态了。小燕子大喊:
    “再来!再来!要赌黑毛的,快下注啊!要跟我赌的,也下注啊!”
    铜板,碎银子,银票堆了一地。永琪快要急死了,拼命去拉小燕子的衣服,小燕子干脆
躲开他,不住的又嚷又叫。
    不知怎的,这只貌不惊人的“黑毛”,居然有如神助,越战越勇,一次又一次的赢得了
胜利。地上的钱,也一次又一次扫到小燕子面前。
    小燕子终于玩够了,开心的看着那些钱:
    “哇!我赢了!我赢了!我太高兴了!好过瘾啊!永琪,给我你的帕子,来包这些钱,
我拿都拿不下了!”
    永琪拿出帕子,帮小燕子包那些赢来的钱。
    “姑娘!再继续赌下去吧!”斗鸡老板说。
    “不能再赌了,天都黑了!”永琪嚷着。
    小燕子已经尽兴了,就拎着那包钱站了起来:
    “不赌了!我的鸡我拿回去!”
    斗鸡老板站起身来,立刻翻脸了:
    “赢了就走人?没有那么好的事!我还要押!”就拿出一锭银子,往场中一放:“你赌
还是不赌?”
    小燕子见那老板其势汹汹,火了:
    “本姑奶奶玩够了!说不赌,就不赌了!”
    老板往前一冲,伸手就去扣小燕子的手腕。小燕子正在低头抱那只鸡,没有注意,竟然
给老板抓住了。老板身后,几个壮汉就亮相了。
    永琪一看,老板居然敢抓住小燕子,大吼:
    “放肆!拿开你的脏手!”
    永琪就一掌劈了过去,那老板只感到手腕剧痛,慌忙松手。
    “哪儿来的狗男女,敢来跟我撒野?”
    老板一句话没说完,永琪劈哩叭啦给了他好几个耳光。
    “嘴里这样不干不净!输不起,还摆赌局!坑了多少老百姓!你说!”永琪喊。
    散去的群众又都聚集起来了,叫好的叫好,叫打的叫打,群情激愤:
    “打得好,我们都输了好多钱,赢了就不放我们走……打!打……”
    老板身后的大汉,就一拥而上,吼着:
    “来砸场子,是不是?你们两个杂种,睁大眼睛瞧瞧我们是谁?”
    小燕子气坏了,对着那些大汉,一脚踢了过去。“姑奶奶好久没打架了!你们上呀!都
上来试试看!”
    “给我打!不要放走他们!打!打!打……”老板大叫。
    “你们要打,是不是?不要后悔!”永琪喊。
    永琪说完,就展开功夫,把那些大汉打得东倒西歪。那些大汉哪里是永琪和小燕子的对
手,只有挨打的份,没有还手的份。永琪把每一个都打到小燕子面前,小燕子就像接力赛一
样,再把那些大汉打倒在地。一阵劈哩叭啦,大汉们已经摔了一地,有的摔到摊贩上,把蔬
菜、水果滚落一地,有的摔到鸡笼上,把鸡笼也砸烂了,鸡飞狗跳,一团混乱。
    那老板还要张牙舞爪:
    “哪里来的野种?打呀……打呀……”
    永琪一把抓住那老板的手腕,用力一扭,老板痛得鸡猫喊叫:
    “哎哟!哎哟!好汉,饶命!饶命!我们有眼不识泰山,饶命啊!”
    永琪把那老板摔到众大汉身上,大声说:
    “今天饶你不死!你要是再敢开霸王赌局,我把你打成肉饼!”
    老板和大汉们躺在地上叫哎哟。围观群众,就疯狂的鼓起掌来,喊着:
    “英雄!女英雄!万岁!万万岁!”
    小燕子好生得意,像走江湖卖艺的人一样,对群众抱拳为礼:
    “谢谢!谢谢!”
    小燕子就拎起那包钱,抱起那只鸡,昂首阔步的走了。永琪赶紧跟了过去。
    尔康和紫薇等人,早已梳洗过,都聚集在客栈的小餐厅里,叫了一些小菜,准备吃晚
餐,但是,小燕子和永琪不知道去了哪里?大家等来等去不见人影,只得边吃边等。本来柳
青想去找,尔康沉稳的说:
    “不用不用!大家都要学习自己照顾自己,要不然就太累了!我们先吃,他们说不定已
经在外面吃小摊了!小燕子那个人,才不会让自己饿肚子!”
    “说的也是!”柳红赞成:“明知道是吃饭的时间,她不回来,我们只好自己管自己!
我饿死了!”
    大家就吃起饭来。正吃着,忽然间,有一包钱往桌上一放。同时,大家听到一阵“咯咯
咯”的鸡啼声。大家惊讶的抬头,只见小燕子胳肢窝里挟着一只大黑鸡,得意洋洋的站在那
儿。永琪带着满脸尴尬的笑,站在小燕子身后。
    那只黑鸡咯咯叫着,又扑翅膀又扇风。
    箫剑大惊,指着黑鸡问道:
    “这是什么?”
    小燕子一屁股坐了下来,瞪大眼睛说:
    “你真笨!这是什么你都不知道吗?这是一只公鸡!一只黑色的大公鸡!”
    大家真是糊涂极了,瞪着那只鸡,再瞪着小燕子。尔康说:
    “我知道那是一只公鸡,你抱着一只公鸡做什么?”
    “它是我买的!它的名字叫做‘黑毛’!”小燕子看着尔康:“你不是说‘死有红毛绿
毛’吗?我小燕子是黑毛,这只鸡也是黑毛,跟我小燕子一样,厉害得不得了!今天帮我打
仗,打得轰轰烈烈!来,”就低头对公鸡说:“黑毛,我要慰劳你一下,你爱吃什么?”伸
手拿了一块排骨,就要去喂鸡。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越看越糊涂。
    “永琪,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尔康问。
    “这是一只斗鸡,小燕子买的!”永琪坐了下来,拍拍那包钱:“这是小燕子赢来的!
也是那只斗鸡赢来的!你们懂了吧?”
    众人惊看小燕子,小燕子笑得好得意,扬着眉毛说:
    “你们没有看到,永琪今天真是神勇极了!那些摆赌局的老板,都是坏人,输了钱给
我,就不放我走!永琪和我,把他们狠狠的教训了一顿,打得他们落花流水,求爹爹告奶
奶,过瘾得不得了!”
    “你们又跟人打架了?”柳青大惊。
    “不是说好,路上不许出事,不许跟人打架的吗?”柳红跟着叫。
    “什么‘不许’?不许也得许,要不然就会被人欺负!”小燕子说。
    那只黑鸡在小燕子胳肢窝下面又叫又挣扎。金琐坐在小燕子身旁,被扇了一头灰,金琐
躲着,喊:
    “小燕子!你预备把这只鸡怎么样?还不赶快把它放了?”
    “放了?”小燕子睁大眼睛:“怎么可以放了?它是我的大功臣耶!我要养它!”
    “什么叫做养它?”尔康惊喊:“我们在逃难啊!你还要养一只斗鸡?”
    “它可以帮我们赚钱啊!”
    “我们还没有沦落到要靠斗鸡来赚钱吧?”
    “哎呀!你们真小器,一只鸡能吃多少粮食?我抱着它睡觉,带着它上路!不要你们
管!”小燕子任性的说,有些不高兴了。
    “你要抱着它睡觉?带着它上路?”金琐的眼睛也睁得好大。
    “可不是!”
    “那……”金琐立即宣布:“我不跟你睡一张床!”
    柳红也抢着说:
    “我也不跟你睡一张床!”
    小燕子就欢笑着喊道:
    “紫薇!那只好你跟我睡一张床了!我们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有鸡同抱!”
    “天啊!”紫薇大叫,一头栽在饭桌上,表示晕倒了。
    大家又笑又摇头。
    结果,那晚,紫薇和柳红金琐挤在一张床上,小燕子带着她的黑毛,霸占了另外一张
床。这一夜,在鸡声咯咯中,应该人人睡不好才对。可是,大家都睡得好沉好沉。直到日上
三竿,居然没有一个人醒来。尔康觉得奇怪,跑来拼命打门,喊:
    “紫薇!小燕子!吃早饭了!怎么还不起床呢?要出发了!”
    小燕子被喊声惊动了,迷迷糊糊的翻了一个身,摸索着她的黑鸡。摸来摸去摸不到,她
带着浓重的睡意,喊着:
    “黑毛,黑毛……你在哪儿?”她猛然坐起身来,醒了。“黑毛?”她到处找黑毛:
“你去了哪儿?怎么不见了?”
    尔康在外面拼命打门:
    “小燕子!紫薇,你们起来没有?”
    小燕子对门外喊着:
    “就来了!就来了!”她冲到紫薇那张床边,摇着紫薇金琐和柳红:“喂喂,你们有没
有看到我的黑毛?”她钻到床下寻找,喊着:“咯咯鸡!咯咯鸡……黑毛!出来!出来……
不要跟我躲猫猫啊!咯咯鸡!咯咯鸡……”
    紫薇、金琐、柳红都被她的“咯咯鸡,咯咯鸡……”吵醒了,揉眼睛的揉眼睛,伸懒腰
的伸懒腰。
    “怎么好累……好想睡!”紫薇说。
    “是啊!”金琐打了一个哈欠:“我再睡一下!”又倒上床。
    小燕子从床底下钻出来,摇着金琐:
    “不要睡了,我的黑毛不见了!”
    金琐睡梦朦胧的说:
    “黑毛不见了,白毛在不在呢?”
    “什么白毛?哪里有白毛嘛!”小燕子喊。
    柳红伸着懒腰跳下床。
    “等我穿好衣服来帮你找!”就去椅子上拿包袱,顿时一惊:“包袱呢?”大叫:“金
琐!金琐……”
    金琐从床上直跳起来。紫薇吓得从床上掉落地。
    “什么事?什么事?”
    柳红一把拉住了紫薇,喊:
    “我们的包袱和行李呢?”四面张望,伸手一摸腰间,大叫:“天啊!”
    “怎么了?怎么了?”
    “你们的钱袋还在不在?”柳红问。
    三个姑娘全去摸钱袋,顿时间,大家脸色惨变。腰间的钱袋,全部被人剪断了绳子,偷
走了。
    “不好了!我们被偷了!我们住了贼店!贼店……”小燕子大叫。
    四个姑娘发现昨天穿的衣裳还在床栏杆上,就手忙脚乱的穿好衣服。
    柳红打开房门。尔康、柳青、箫剑、永琪一拥而入。
    “发生了什么事了?”永琪急急的问。
    “我们被偷了,我们的钱袋、包袱、行李都不见了!”紫薇恐慌的说。
    “还有我的黑毛!”小燕子嚷。
    四个男人全部傻眼了。柳青调头就走:
    “我去找客栈老板办交涉!”
    箫剑走到窗前,到处检查,在地上发现一段薰香,他俯身捡了起来,沉吟的说:
    “她们中了江湖上下三滥的道儿!迷魂香!所以,她们睡得那么死!我想,这事和客栈
老板没有关系……因为,那只黑鸡也丢了!哪有用迷魂香还偷鸡的?这是那帮摆赌局的人干
的!”
    小燕子气得跳了三尺高,大叫:
    “我要找他算帐!我要打他一个落花流水……哇!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小燕子喊着,就像箭一样冲出门去了。尔康赶紧喊:
    “永琪!快去抓住她!我们不能报案,不能声张……她又要闯祸了!”
    小燕子冲到了昨天斗鸡的地方,只见斗鸡场中,一个人影也没有,小燕子大喊:
    “斗鸡的!你们在哪里?有种就给我出来!混蛋!干些偷鸡摸狗的事情,不要脸!你们
给我滚出来……滚出来……”
    永琪追了过来,拼命去拉小燕子:
    “好了!小燕子,你这样大吼大叫一点用处都没有!他们早就逃得无影无踪了!我们还
是先回客栈,检查一下灾情再说!”
    小燕子气得暴跳如雷,又踢墙,又踢地。
    “看吧!我会报仇的……等到他栽到我手里的时候,我要剥了他的皮,把他剁碎了喂
猪!气死我了……哇!气死我了……”
    几个路人和摊贩,好奇的回头观望,永琪急忙阻止她,着急的说:
    “不要叫了!不要叫了……你要把官府的人叫来吗?快跟我回去吧!”
    永琪就拖着小燕子往回走。小燕了兀自气冲冲,还在那儿骂来骂去:
    “有种,就出来跟我打!用薰香,下三滥的小偷!如果给我抓到,我要你好看!我要用
薰香薰你三天三夜……把你变成一只‘薰鸡’!”
    忽然,街上出现一队官兵,拿着画像,拦住路人追问:
    “有没有看到这样几个年轻人,三个很标致的姑娘,两个年轻的男子……你们看看清
楚!有没有?有没有……”
    永琪一见,拉住小燕子,调头就往客栈飞奔。
    尔康和箫剑等人,已经把客栈老板找来了。那老板知道他们丢了东西,吓得脸色发青,
苦着脸,向尔康等人打躬作揖:
    “各位客官,小店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小店在这红叶镇,已经开了三代的客栈,我
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六岁小儿,如果我开了黑店,让我家老老小小,一家子死绝……”
    “发毒誓有什么用?反正东西在你的店里丢的,你就要负责任!”柳青嚷着。
    尔康义正辞严的说:
    “你的店里发现薰香,我只要把证物送进官府,你也逃不掉干系!就算东西不是你们同
伙偷的,你也有义务帮我们追回!我问你!在街上摆斗鸡摊子的人,姓什么?叫什么?住在
哪里?”
    “小的不……不知道!”老板头一缩,吞吞吐吐的回答。
    柳红往前一站,大吼:
    “你说不说?以为我们好欺负,是不是?”
    老板看看这些男男女女,觉得对方不大好惹,赶紧说道:
    “那是这儿的土霸王,两个老板是串联的!一个名叫张全,一个名叫魏武,住在源头沟
大庙口十六号!小的给各位磕头,千万不要说是我说的,要不然,我家老老小小还是活不
成……”
    “岂有此理!这儿还有王法吗?”尔康喊。
    “我们不要浪费时间了!”箫剑盯着老板问:“那个大庙口怎么走?”
    “这小镇就两条街,出了门往右拐就是……”
    老板话没有说完,小燕子、永琪气极败坏冲进房间。永琪急急的说:
    “东西不要追了,丢了就算了!大家赶快走!上路要紧!”
    大家一看两人神色,已经心知肚明,全部神色一凛。
    ------------------
  文学殿堂疯马  扫校
    由著名的晓军做再次精心校对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