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珠格格续集
41

    大家回到房里,就开始讨论今后的计划和去向。看到连老欧的农庄,都有官兵来搜查,
大家心里都明白,除了“逃亡”,再也没有第二条路了。
    “老欧这个农庄,刚刚被官兵检查过关了,就不会再有第二批官兵过来,所以,目前,
这儿是安全的!”尔康说:“我们正好利用这两天,观望一下,也打听一下宫里的消息!如
果阿玛、额娘、令妃娘娘、晴儿都没事,我们三天以后,就动身南下!”
    小燕子很兴奋,不住口的追问:
    “我们去哪里?去杭州好不好?听说那儿的风景美极了,好玩得不得了!连皇……不
是,连‘瞌睡龙’都很喜欢去!”
    “你以为我们是去郊游还是旅行呀?我们是逃命啊!那些着名的城市,我们都不能够
去!皇……龙找我们,也很可能从这些有名的城市下手!”永琪说。
    “黄龙是谁?是派来找们的大官吗?”小燕子睁大眼睛问。
    “我没有办法像你那样没规矩,我不能称呼我爹是‘瞌睡龙’,勉勉强强,我喊他‘皇
龙’吧!”
    “好了!我们不要把话扯远!我和箫剑,已经决定了路线!我们去大理!那条给蒙丹的
路线,仍然是最理想的一条路!那个‘卧龙帮帮主’一定不会猜到我们跑到那么遥远和偏远
的地方去!沿路有山有水,要藏身都很容易!”尔康认真的说。
    箫剑就诚挚的接口:
    “而且,那是我生长的地方,还有我的义父在那儿,我们不会变成举目无亲!生活也会
比较容易!只是,这条路非常漫长,大家一定要有吃苦耐劳的精神!”
    “这个你放心!在进宫以前,我和柳青柳红,什么苦都吃过,也没饿死!”小燕子说。
    箫剑仔细看小燕子,关心的问:
    “你吃过很多苦吗?”
    “可不是!有一顿没一顿的日子多着呢!冬天,连棉被都没有,冻得耳朵都快掉了!小
时候,去偷柴火,被人打得半死!十岁的时候,被人卖到一个人家当丫头,那个主人好凶,
每天要我做苦工,幸亏我会逃……”
    “你被谁卖了?你还有家人?”箫剑听得出神,眼光深深的看着小燕子。
    “不知道被谁卖了?大概是个坏蛋,捡了我去卖!要不然就是骗了我去卖!反正被卖了
就对了!”
    “怎么你以前都没说过?”永琪也听得出神。
    “没人问过我啊!那么多事,哪里说得清楚?”
    尔康咳了一声:
    “好了,小燕子的故事,慢慢再说!我们现在要决定的,是兵分几路?我的意思是,蒙
丹和含香一路,剩下我们八个,要怎样分组?”
    “大家一路不好吗?为什么要分开呢?”含香不舍的问。
    “不行!蒙丹和含香,一定要单独走!”箫剑看着蒙丹和含香:“现在,被小燕子他们
一闹,弄得官兵挨家挨户搜查,北京已经不安全了!含香的身份特殊,万一被捉回去,又是
羊入虎口!”
    “就是!你们把握住好不容易得来的自由,赶快走吧!中国那么大,哪儿都可以容身!
千万不要再被我们这一大群人拖累了!”紫薇跟着说。
    “好!我们就听你们大家的话!”蒙丹决定了:“我们的行装,是已经准备好了的!过
两天,我们就先上路!如果你们去大理,预备怎么走?”
    “我们八个,可以分成两组……”尔康看着大家。
    “这一定有困难!”金琐立即反对:“我和小姐不能分开,小燕子和五阿哥不能分开,
尔康少爷和小姐不能分开,柳青柳红兄妹最好不要分开,小燕子和小姐又分不开……”
    金琐话没说完,紫薇就拼命点头,说:
    “金琐说得对!我们八个,最好不要再分开了!大家就是为了要在一起,才闯下那么多
祸,如果还是四分五裂,怎么算是一个‘家庭’呢?我们就‘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吧!何
况,‘单丝不成线,单木不成排’!团聚有团聚的力量!”
    紫薇这样一说,小燕子就嚷着:
    “就是!就是!紫薇说得对极了!我们不要再分开了,如果被抓到了!也是‘有头一起
砍,有血一起流’!”
    小燕子说得豪迈,紫薇说得感性,大家都心有戚戚焉。
    “既然紫薇和小燕子都这么说,我们就不要分开了吧?”柳青看着尔康。
    其实,尔康心里,也是一百万个不愿意分开,只是理智的分析,似乎分开比较安全。现
在,听到几个姑娘这样情深意重,就下了决心:
    “好!我‘从善如流’!就这么决定了,三天以后动身,我们这么多人,只好化装成一
家兄弟妯娌,从北边搬家到南边的大家族!既然是大家族,衣着最好不要太寒酸。我们走嵩
山南阳这条路,经过三峡去云南。蒙丹,如果你们也去云南,最好走洛阳均县金沙江那条
路,我们以一年为期,看看能不能‘殊途同归’!在大理见面!”
    小燕子听到可以不分开了,就跳起身子欢呼道:
    “好!就让‘虫子’和‘鳝鱼’一起‘溜’,‘兔子’和‘乌龟’一起跑!大家在大理
见面!”
    “虫子鳝鱼?兔子乌龟?这是什么哑谜吗?”箫剑纳闷的问。
    “‘从善如流’和‘殊途同归’!”紫薇笑了:“小燕子碰到成语,通通跟‘动物’有
关系!你对于她的语言,还没习惯,久而久之,就见怪不怪了!”
    众人大笑。柳红看着蒙丹:
    “蒙丹,你们还是化装成卖香料的!我们先送你们上路,我们再出发!”
    含香立刻充满离愁别绪了,黯然的看着大家。小燕子就走上前去,一手拉住蒙丹,一手
拉住含香,诚恳的说:
    “师傅,师母!你们两个要先走,徒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送你们。我想,明天,给你们
办个婚事!在这农庄里,我们大家的祝福下,你们成亲了吧!”
    众人一听,就疯狂的鼓起掌来。尔康由衷的说:
    “小燕子这个提议太好了!在经过‘砍头’这样悲壮的事情之后,在必须面对离别的场
面之前,有个小而隆重的婚礼,正好调适一下我们大家的情绪!”
    “可是,只能凤冠霞帔一下,花轿也免了!我知道回人结婚,一定要有阿訇在!我们这
儿没有阿訇,你们就入乡随俗吧!”紫薇说。
    蒙丹和含香互视,两人的眼眶都湿润了。
    那一夜,含香和蒙丹就在小燕子等人的簇拥下,和蒙丹成亲了。在农庄的院子里拜了天
地,在农庄的厅房里拜了堂。双方都没有父母参加,一对新人一定要对永琪、尔康等人行大
礼,众人拦也拦不住,拉也拉不住,只好由他们了。婚礼虽然简单,倒也别开生面,喜烛鞭
炮,样样俱全。小燕子、紫薇、尔康、永琪、箫剑、柳青都穿着简单的红衣,组成了一支小
小的乐队,箫剑吹箫,小燕子打鼓,尔康敲锣,永琪吹唢呐,紫薇弹月琴,居然演奏得有声
有色。金琐和柳红,就扶着含香,在鞭炮声,喜乐声中,和蒙丹行礼如仪。老欧夫妇,是唯
一的佳宾。
    洞房就是农庄的卧房,帐子上,贴着“喜”字,房间里也是红烛高烧,整个房间贴满喜
字,喜气洋洋。新郎新娘就被大家欢天喜地的送进了新房。
    蒙丹挑起含香的红巾。新娘装的含香,另有一番风情,美若天仙,含羞带怯。
    众人立刻掌声雷动。
    “哇!我太感动了,这一条路,他们走得好辛苦!”紫薇惊叹着。
    “虽然辛苦,总算有了今天!他们远从新疆走到这里,用了多少血泪,才营造了这个婚
礼!蒙丹终于等到他的新娘了!”永琪感慨的说。
    “好美的新娘,好美的婚礼,我都快要哭了!”小燕子激动得不得了。
    金琐端上喜盘,上面放着喜酒。
    “请新郎新娘喝交杯酒!从此长长久久!”
    含香羞答答,蒙丹喜洋洋,两人喝了交杯酒。
    大家疯狂的鼓掌。小燕子就冲上前去,说:
    “恭喜恭喜!师傅师母!请受徒儿一拜!”
    小燕子说着,就跪了下去。蒙丹一把就把她拎了起来,感动的说:
    “你这个徒儿,把我们两个一路送进洞房,为了我们,你几乎丢了性命,带着所有的
人,冒险犯难!我们心里的感激,已经不是言语可以形容!哪里还能让你拜我们?谢了,小
燕子!谢了,众家兄弟姐妹!”
    蒙丹回身,对众人抱拳以礼,感动至深。
    含香戴着凤冠,起立,站在蒙丹身边,向大家行礼,眼泪夺眶而出,哽咽的说:
    “我还能说什么?这么多这么多的事,哪里是一个‘谢’字可以表达!”
    紫薇急忙上前,为含香拭泪:
    “今天晚上,不可以掉眼泪!要讨个吉利!”
    大家就全部上前,齐声说:
    “恭喜恭喜,甜甜蜜蜜!长长久久,永不分离!”
    蒙丹和含香感动得一塌糊涂。尔康就体贴的说:
    “闲杂人等,一概退出洞房!”
    大家嘻嘻哈哈的,全部退出洞房。
    含香和蒙丹对视,恍如隔世,简直不能相信彼此已成夫妻。终于,两人紧紧的、紧紧的
拥抱在一起了。
    婚礼的第二天,大家就在旷野里,送走了含香和蒙丹。
    含香和蒙丹的马车是简单而朴素的,车里,载满了香料。含香一身清装,和她的回族装
束完全不同,依然娇美。大家站在旷野里,秋风起兮,草木萧萧。含香上车前,握着紫薇、
小燕子的手,依依不舍。几经催促,都不肯上车。最后,还是尔康命令的说:
    “好了,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大家就在这儿分手吧!”
    小燕子、紫薇、金琐、柳红一听,纷纷抱着含香不放。
    “含香,真舍不得你!保重!保重啊!”紫薇喊。
    “你们也是!要小心大家的脑袋啊!小燕子,你最粗心大意了,以后要谨慎一点!紫
薇,要注意身体!金琐、柳红,保护她们两个!”
    “上车吧!”蒙丹拉着含香,含香一步一回头,终于上了车。
    “师傅,你要照顾师母!”小燕子追着马车喊:“你还欠我好多武功,到大理之后,你
再还给我!你们一定要去大理啊!我们什么兔什么龟,一言为定!”
    永琪拍拍小燕子的肩:
    “不要依依不舍了!我们这样一大群人,站在这儿话别,也是很危险的!让蒙丹和含香
走吧!我们也要赶快回农庄里去!”就对蒙丹和含香一抱拳:“后会有期!”
    “暂时再见了!大家珍重!后会有期!”
    蒙丹喊着,一拉马缰,马车绝尘而去了。
    含香把头从车窗伸出来,疯狂的和大家挥着帕子。
    “再见……再见……再见……”
    众人站在旷野里,看着那辆马车,越跑越远,越跑越小,终于消失在地平线上。
    紫薇眼里含着泪,微笑的说道:
    “含香的故事,应该告一段落了!”
    尔康深深的看着她:
    “我们也该去创造新的故事了!”
    小燕子充满了离愁别绪,勉强的笑着,眼角滑下一滴泪。她挥去眼泪,极力要挥去悲
伤,就跳跳蹦蹦起来:
    “我才不会为了分别掉眼泪,反正过不了多久,大家还会见面!我不要伤心,我要去做
一点事,那边有个水塘,我去捞几条活鱼,给欧嫂做午餐!”
    小燕子说完,就甩开大步,飞奔而去。永琪急喊:
    “小燕子……小燕子……你一个人去哪里?等等我!”急忙追着小燕子而去。
    柳青看着二人的背影,不放心的说:
    “他们这样跑开,行吗?会不会碰到官兵呀?”
    “要不要我去保护他们?”柳红问。
    “不用了!这附近,官兵都搜查过了!今天不会再来第二遍的!让她去散散心也好!”
箫剑说。
    大家就掉转身子,带着几分安慰,几分离愁,往农庄走去。
    小燕子一口气,跑进了一个柿子林。永琪追在后面,东张西望的问:
    “水塘在哪里?你别乱跑,等会儿迷了路,这个乡下地方,我们两个都不熟!”
    “穿过这个树林就是!你跟我走就没错,我认路本领是第一流的!怎么会迷路呢?你不
要老是怕这个怕那个!”
    小燕子说着,忽然发现置身在一个柿子林里,看到一棵棵的柿子树,都结着累累的果
实,小燕子就兴奋起来,惊喜的大喊:
    “哇!又红又大的柿子!摘回去给大家吃!”
    “这样不好!这好像是个果园,大概是有主人的!”永琪慌忙阻止。
    小燕子四面张望:
    “哪儿有主人?一个人也没看见!没关系啦!我上去摘柿子,你在下面待着!等会儿如
果主人来了,你付钱就是了!来来来!把你的外衣脱下来,我要包柿子!”
    永琪放声大喊:
    “喂喂!主人在哪儿?喂喂!有没有人?我们要买柿子!”
    四周静悄悄,一个人也没有。小燕子不耐烦的嚷:
    “你真罗嗦!以后,我们要一起跑江湖,都像你这样‘君子’,大家什么都吃不到!我
告诉你一个生存法则,有人的地方给钱,没人的地方,嘿嘿!就算了,小小的‘偷’,不算
‘偷’!何况,看样子,这是一个野生的柿子林!”
    小燕子说着,一跳,就上了树,飞快的摘了几个柿子,对永琪喊:
    “把你的衣服脱下来,铺在地上包柿子,我把柿子扔下来了!你帮我捡!”
    小燕子就把柿子一个个丢了下来。永琪看她兴致那么高,不忍阻止,只得脱下那件农装
的蓝布上衣,做成包袱,忙着到处捡柿子。小燕子越摘越高兴,越丢越多。
    “够了够了!你把人家一棵树上的柿子都摘光了!剩一点给别人嘛!”永琪喊。
    “干嘛?我们有十个人耶!一个人吃两个,也要二十个才够!反正没主的柿子,谁见到
就是谁的……”
    小燕子把柿子劈哩叭啦往下丢,永琪忙着捡。
    忽然之间,一声大吼传来,一个孔武有力的农夫跑了出来,大叫:
    “小偷!贼!原来偷我们果园的,是你们两个!”就扬声大喊:“大牛!二牛!快来帮
忙抓小偷!”
    农夫这一喊,也不知道是从哪儿,就跑出好多大汉,个个手拿扁担,气势汹汹的奔了过
来,嘴里大喊大叫:
    “打!打!捉起来打……小偷!贼!打……”
    “不要误会!不要误会!”永琪急忙喊:“我们是来买柿子的,不是贼!因为喊了半
天,没有见到人,这才自己去摘!你们看看,多少钱?我付就是了!”
    那些农夫奔到树下,看到一地的柿子,气愤的大吼:
    “爬到树上,把整棵树都给摘光了,还说不是小偷!打……打……打……”
    农夫们举起扁担,就要打永琪。小燕子从树上一跃而下,大喊:
    “我们是小偷?你们才是土匪呢!说了给钱就是了,你们算算多少钱?我们照付!你们
凶什么?再凶,我把你们全体送给官兵去!这几天,官兵在这儿搜查逃犯,大概就是你们几
个!”
    那些农夫给小燕子一吼,呆了,七嘴八舌的问:
    “什么?逃犯?我们是逃犯?”
    “就是!我看你们就是逃犯!说!是从哪个监牢逃出来的?”
    永琪急忙拉住她,对农夫赔笑说:
    “我们付钱!我们买这些柿子……你赶快算一下,要多少钱?”
    农夫开始数柿子:
    “好了!好了!算我们倒楣!一共五吊钱!”
    “五吊钱?”小燕子掀眉瞪眼:“你们是强盗啊?这些柿子顶多只要一吊钱!再说,这
树上又没有刻名字,谁知道是不是你们的?”
    农夫们一听,抡起扁担就吼:
    “打……打……打……不要跟她罗嗦……打……”
    永琪急于息事宁人,急忙说:
    “五吊钱,就五吊钱,不要吵了!”
    他伸手去摸钱袋,一摸之下,傻了。原来换了衣服,忘了带钱袋。
    “糟糕!没有带钱袋!小燕子,你身上有钱吗?”
    小燕子一听,情况不妙,抓起地上的那袋柿子,拔腿就跑,嘴里大喊:
    “永琪!跑呀!”
    小燕子一跑,永琪只好跟着就跑。农夫们大怒,纷纷大喊:
    “贼!小偷!混蛋!抓贼啊……抓贼啊……”
    永琪站住,还想讲理:
    “各位不要激动,我家就在那边,我回去拿钱给你们……或者,哪一位跟我回去拿钱!
我一定付……”
    永琪话没说完,忽然听到一阵狗叫,再一看,几只凶恶的大狗,正狂奔而来。
    “狗儿!去咬他们!去追他们……”农夫们吆喝着。
    一群大狗就凶恶的,狂吠着冲了过来。
    小燕子回头一看,糟了!打架还不怕,大狗可斗不过!就大喊:
    “永琪!逃呀!不要跟他们讲理了……跑呀……”
    永琪见到那些狗穷凶极恶的冲来,不跑不行了,拉着小燕子,就往前狂奔。凶狗紧紧的
追着。小燕子还抱着一大包柿子,这一跑,柿子一个个掉落地,她又舍不得柿子,挣脱永
琪,还要去捡柿子。
    “算了!那些柿子不要了!”
    “不行!不行!”
    小燕子抱着柿子跑,听到狗叫越来越近,她狼狈的回头看,没有看到前面有个大斜坡,
脚下一个踩空,身子就骨碌骨碌往下滚去。永琪惊喊:
    “小燕子!”急忙施展轻功,飞扑过去救小燕子。
    谁知,斜坡下面,是个水塘,永琪伸手一捞没捞到,小燕子就尖叫着滚进了水里。
    “救命啊……”
    只见水花飞溅。
    小燕子落了水,紫薇、尔康他们也险象环生。
    原来,大家从旷野回到老欧的农庄,才跨进院子,就听到欧嫂在很大声的说:
    “各位军爷,多喝一点,没关系!没关系……”
    大家抬头一看,不禁大惊。原来,前天来过的那几个官兵,居然又来了。欧嫂正着急的
对外张望,一面倒酒招待着那些官兵。大家一怔,已经来不及躲藏。
    欧嫂看到众人,机警的笑着喊:
    “你们回来啦?赶快帮忙干活,这谷子再不翻一翻,就要犯潮了!今年收成已经不好,
大家麻利一点,那么多张口要吃饭哪!”
    尔康反应最快,立刻飞快的答道:
    “是!是!我们这就来了!”就推推紫薇和金琐,“我把金妞银妞带来帮忙,给翠妞做
点针线活!”
    “哦!哦!那真好!”欧嫂应着,就看着那些官兵,指指柳红说道:“翠妞是我家小
姑,再过几天就要成亲了!陪嫁衣裳到现在也没做好!”
    官兵好奇的打量着紫薇和金琐:
    “你家人口挺多啊?听说昨晚也有吹吹打打,办喜事啊?这么多喜事?”
    “昨晚不是办喜事,只是练习一下吹吹打打!穷人家办喜事,还不是穷凑合!”箫剑接
口说,一面猛对柳红使眼色:“翠妞,你还不带金妞银妞进房去!”
    “是!”柳红拉着紫薇和金琐:“走吧,我们进去干活!”
    紫薇、金琐、柳红就紧张的、急急的进房去。
    尔康、箫剑、柳青就急忙拿起耙子,开始耙壳子。
    欧嫂热心的给官兵们倒着酒,眼神还紧张的瞄向院子外面,奇怪着小燕子和永琪怎么不
见。心里快要急死了,尤其,那个小燕子长得浓眉大眼,和画像上一模一样,万一猛然出
现,说不定会被认出来。她的怪招又特别多,只怕自己接招接不住。
    尔康、箫剑、柳青也不住的往外看,大家都悬挂着小燕子和永琪,人人紧张。
    柳青就忍不住问:
    “军爷,你们那个‘逃犯’还没抓到吗?”
    官兵非常享受的喝着酒,慢吞吞的说:
    “哪有这么容易?每天都叫我们搜查!老百姓家家叫苦,咱们负责城郊还好,可以走动
走动……大婶,你这酒酿得真好!天冷,喝点酒全身都热呼呼了!再添一点吧……”
    “是!”欧嫂忙不迭的倒酒。
    紫薇、金琐、柳红在房间里,也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趴在窗子上对外看,三个人又急
又慌。紫薇低低说:
    “怎么办?小燕子和永琪还没回来,万一闯了进来,大家不是面对面了吗?”
    “别慌别慌!刚刚我们也面对面了,那些官兵也没认出来!画像和真人还是有段距离。
何况,我们现在这身打扮,跟那些画像,已经差了十万八千里!”金琐说。
    “这些官兵在磨蹭些什么?慢吞吞的一直不走?”柳红急得要命,为小燕子和永琪捏把
冷汗。
    “看情形,都给欧嫂的酒喂坏了!存心来讨酒喝!”紫薇说。
    金琐小声惊喊:
    “回来了……小燕子回来了……”
    三个人急忙凑到窗户缝去看。
    小燕子确实回来了,她一身的水,头发零乱,身上挂著水草,说有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的直冲进来,嘴里大叫大嚷着:
    “柳青……柳红……赶快拿家伙,有一群土匪,放了狗来咬我……”
    欧嫂忙着咳嗽,尔康、柳青、箫剑咳的咳,嚷的嚷。柳青想遮掉小燕子的声音,喊得惊
天动地:
    “这谷子怎么翻不动?我来好好的翻一翻……”
    柳青不止喊得惊天动地,动作也夸张得离谱,把谷扬了起来,扬得官兵一头一脸。官兵
急忙跳开:
    “哎哎!别弄脏了好酒!”
    小燕子一看官兵在,赶紧煞住了车,睁大眼睛惊愕的看着。永琪随后冲进院子,顿时傻
了,急忙低下头去。尔康急中生智,一个箭步跑了过去,抓住小燕子喊:
    “傻妞!你又闯祸了?”
    欧嫂立即顺着尔康的话,对官兵不好意思的笑着说:
    “我家傻妞……”对自己的脑袋比划着:“脑子有点问题,小时候生病发烧,把脑袋烧
坏了……”
    小燕子眼珠子一转,明白了,就往地上一坐,双手拍打着地,拉扯着自己的头发,指着
永琪,对欧嫂哭喊道:
    “娘!爹……隔壁小虎子欺负我,抢了我的柿子,大柿子……这么这么大……”用手比
划着:“还放狗狗咬我……哇!哇哇……”
    永琪当了一辈子的阿哥,哪儿演过这样的戏码?根本不知道自己就是“小虎子”,完全
还会接招,狼狈的低头说道:
    “大婶!这个傻妞……我给你送回来了,我还要去干活……我走了……”埋着头就往外
走,心想,自己是阿哥,很多人认识,三十六计,躲为上策!
    谁知道,小燕子直跳起来,伸手把永琪一把拉住,哭闹着:
    “不许走!你还我柿子来!还我……还我……”就对永琪拳打脚踢起来。
    “哎哎!这个……这个……那个……那个……”永琪不会演戏,又怕官兵看出自己来,
低着头遮遮掩掩,手忙脚乱。
    小燕子却越演越有劲:
    “什么这个那个……我打你!打你……这个也打!那个也打!你欺负我……还我柿
子……”扭着永琪不放。
    众人心惊胆战,个个瞪着小燕子,又恨不得把她掐死。
    箫剑急忙冲上前去,一把扣住小燕子的手腕,对永琪赔笑说道:
    “对不起!对不起!我家傻妞……你知道的,就是这样子!你快去干活吧!”
    永琪低头就走,谁知,那些官兵已经越看越奇,一个官兵喊道:
    “站住!给我们瞧瞧!”就去翻画像,要比对比对。
    小燕子一看,情况不妙,扑上前去,把那个官兵撞翻在地。她就劈手夺过画像,大叫:
    “我的柿子!原来你抢了我的柿子……”
    官兵莫名其妙的问:
    “什么柿子?这哪儿是柿子……”
    小燕子急切中,老方法又来了,把那张图塞进嘴里,又嚼又咽。
    众官兵急忙去抢:
    “哎哎哎!你怎么把我们的画像给吃了?”
    官兵们抢的抢,夺的夺,哪儿还抢得回来。大家嚷着叫着,乱成一团。
    永琪乘机溜了。
    “傻妞!”欧嫂尖叫:“你怎么什么东西都吃?赶明儿吃到有毒的东西,毒死你!”
    尔康就揪着小燕子的衣领,嚷道:
    “跟人家道歉!说对不起!上次小虎子一本《三字经》,也给你吃了!这个看到纸头就
吃的毛病,怎么改不好呢?”
    “就是!就是!等到军爷走了,我好好的教训你!”箫剑跟着骂。
    小燕子转着眼珠,傻笑:
    “三字经,我会背三字经!”就背了起来:“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狗
不叫,猫不跳,鸡不飞,猪不闹……爹不疼,娘不要……”
    尔康听到小燕子背得奇奇怪怪,头有斗大,赶紧对箫剑使了一个眼色:
    “咱们把她拖进去关起来!不关不行,一天到晚闯祸!”
    尔康和箫剑,就挟持着小燕子进房去了。
    欧嫂连忙对官兵们打躬作揖:
    “对不起!对不起……我家傻妞就是这样,看到什么东西,都当成好吃的……来!多喝
一杯,算是我跟各位赔不是了!”
    官兵们虽然疑惑,但是,那个小燕子满头的水草,一身的湿衣服,满脸的污泥,疯疯癫
癫的,实在不像什么格格。大家也就不疑有诈,依旧喝起酒来。
    室内,大家双对小燕子抹脖子,瞪眼睛。比手划脚。
    “我演得这么好,你们还不满意?”小燕子不服气的嚷。
    紫薇急忙伸手,捂住她的嘴。
    院子里,官兵们终于喝够了,大家吆喝着出门去。
    “走吧!走吧!画像丢了,还得再去补充一份!”官兵看欧嫂:“大婶!你家人口真复
杂啊?到底有几口人?”
    “十多口!累啊!以为多子多孙多福气,怎么知道养起来难啊!”欧嫂摇头叹气。
    官兵们一走,永琪就从门外闪身而入。
    大家进了房间,就开始你一句,我一句的数落小燕子。
    “你们真是奇怪,我演得那么好,简直就是一个‘傻妞’,这种演技,连我自己都很感
动!你们不奖励我,还要骂我,下次,你们再要我配合演戏的时候,我就不演了!随你们去
应付吧!”小燕子嚷着。
    “好了好了!也没骂你,就是要你小心一点,不要演得太过份了!”永琪说。
    “怎么过份?我是‘傻妞’,总得傻呼呼的才像呀!那个画像,我不把它吃了,大家不
是都危险了吗?我真倒楣,以为可以摘很多柿子吃,结果,柿子没吃成,还摔进水里,给大
狗追,还吃了一肚子纸!我怎么跟这个‘纸’过不去,老是吃纸!如果养成习惯,看到纸就
想吃,那怎么办?”
    永琪又是心痛,又是好笑:
    “其实,你把那些画像撕碎了,丢到地上去踩,或者丢到水沟里,毁掉它就可以了,反
正你是装疯卖傻嘛!为什么要吃呢?”
    小燕子一愣,恍然大悟的说:
    “是啊!我好笨!为什么要吃呢?难道我真的是个‘傻妞’吗?”
    紫薇安慰的拍拍她:
    “还好又让你过关了!这几个官兵,根本就是拿钱不做事的人,唬弄唬弄,打发时间就
交差,这才让我们逃了!要不然,这么多状况,他们看不出问题,也都是一些‘傻兵’了!”
    “他们不是傻兵,是给我们闹了一个头昏脑胀,招架不住了!”尔康说:“小燕子,你
那个三字经要不然就不要背,要背就好好背,怎么还改词?”
    “不能不改呀!我一紧张,把下面的词全忘了!再说,‘傻妞’如果背得很溜,那就
‘不傻’了,不是吗?”
    箫剑看着小燕子,对她有兴趣极了:
    “傻妞如果能改三字经,还能押韵,那还能叫‘傻妞’吗?小燕子,你实在聪明极了!”
    小燕子被箫剑一夸,就轻飘飘起来,高兴的看着箫剑:
    “真的吗?我很聪明吗?我押了韵?我会押韵?永琪他们都说我笨,教我成语也教不
会,教我背诗也教不会!害我看到书就怕……”
    “你很聪明,将来,让我来教你,包你一学就会!”箫剑认真的说。
    小燕子兴高采烈,嚷着:
    “箫剑!你真的好合我的胃口!我看,你还是当我的师傅吧!你的武功又好,还会作
诗,还会吹箫,我什么都要学!”
    永琪看看箫剑,看看小燕子,心里,浮上一种怪异的感觉。
    尔康看看三人,心里也觉得有点怪,就打断了他们:
    “好了!我们言归正传。我看,这个农庄已经不保险了,那些官兵回去以后,想一想,
就会觉得我们大家很奇怪,如果起了疑心,第三次来,我们就没有这样容易过关了!所以,
我建议,我们大家,明天一早就动身!”
    “可是,我们的装备和马车,都在帽儿胡同,这样吧,今晚,我和箫剑去帽儿胡同把东
西带来!再不走,确实不行了!”柳青说。
    “那个帽儿胡同危险不危险?会不会已经有人埋伏了?我觉得,皇上好像非找到我们不
可,所有和学士府有关的地方,都很危险。那些装备,能不能放弃呢?”金锁问。
    “不能放弃!”尔康说:“我们这样八个人,一路上要吃要喝要住,衣食住行,全在那
些装备上!这样吧!箫剑,柳青,柳红,你们冒险去帽儿胡同,我呢?要冒险去一趟学士
府……”
    “什么?学士府?那是全世界最危险的地方了!”柳红惊喊。
    “你一定要回去一趟吗?”紫薇就看着尔康。
    尔康恻然的看着紫薇:
    “对不起,紫薇,我必须冒这个险,不跟我阿玛额娘告别,我于心不安!”
    “那……我跟你一起回去!”
    “不行!我一个人比较安全,毕竟我会武功,必要的时候可以逃!有你在,我会顾此失
彼,碍手碍脚。你还是留在这儿,让我安心吧!”
    “尔康!你这样做,实在是大大的不理智,我们这群人,好不容易才在一起!万一你又
失手,我们大家就前功尽弃了!”柳红不赞成。
    “就是!尔康少爷,你还是听大家的劝,不要冒险了!福大人和福晋会了解你的!不会
怪你的!”金琐也说。
    “他们不会怪我,我会怪我自己啊!”尔康难过起来。
    箫剑就站了起来,用很有决断性的语气,说:
    “尔康!你少数服从多数,不要再争辩了!如果你一定要回去,也等我从帽儿胡同回来
以后,让我陪你走一趟!”
    小燕子看着箫剑,满脸佩服的说:
    “这样好!箫剑的武功,是‘神仙画画’的!有他陪你,我们大家就放心了!”
    永琪再看了小燕子一眼,心里那种异样的情绪更加重了。他就默默的走出门去,看到院
子里一地乱七八糟的谷子,就拿起一把扫把,把那些四散的谷子扫成一堆,脸上是若有所思
的。
    小燕子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跑出来,看到永琪在扫谷子,就笑着嚷:
    “哎哟!几时看到过阿哥在这儿扫院子?”
    永琪脸色一沉,警告的说:
    “不是说过了,不要再提‘阿哥’、‘格格’了吗?”
    “是!”小燕子大声应着,看着他:“你在做什么?”
    “你没看到吗?我在扫这些谷子!老欧碰到我们这群人,也真倒楣,谷子弄得乱七八
糟,也没有人会帮忙扫一扫!”
    小燕子好笑起来:
    “人家‘晒谷子’,就是要铺平了在那儿晒,你把它们都扫成一堆,不是越帮越忙了
吗?少爷!你不懂,就不要乱帮忙了!”
    永琪一愣,脸色更加萧索了。
    “是啊!我根本不懂,在这儿越帮越忙!”他废然的放下扫把。
    永琪就走到台阶上,坐下来,用手托着下巴,看着天空。
    小燕子追了过来,推了他一下。
    “你怎么怪怪的?在想什么?”
    “在想……”永琪看她一眼:“出了那座‘回忆城’,我可能什么都不是!以后漫漫长
路,正是考验的开始。恐怕,我在‘回忆城’里学的所有东西,在江湖上,全都没用了!”
他看着那些流动的云,叹了一口气:“不知道皇阿玛,现在有没有想我们?是不是还在生
气?”
    “不要再提那只‘瞌睡龙’了!我们就是被他害得这么惨!”
    永琪就正视着小燕子,一本正经的说:
    “小燕子,我们办一个交涉!以后,你不要管我心里对皇阿玛的想法,任何不敬的言
辞,我都不会用在皇阿玛身上!我希望你也不要‘瞌睡龙’、‘瞌睡龙’的叫来叫去。再
有,我们虽然要流浪江湖了,我还是不喜欢你的江湖习气,你可不可以不再用偷的骗的?哪
怕是偷一个柿子,骗一个鸡蛋,都太不光彩了,不是光明正大的人应该做的!你看,让人家
当成是小偷,放了狗来追,真是难看极了!”
    小燕子一呆,脸色顿时变了。
    “还没开始动身‘流浪’呢,你的阿哥架子怎么又端出来了?如果你舍不得那个回忆
城,你就回去吧!我本来就是江湖女子,你要我怎么改?看我不顺眼,就算了嘛!这样板着
脸教训我,你算老几?说什么要为我做一个全新的永琪,都是骗我的!”小燕子说完,一扭
身子就要进房。
    永琪立刻后悔了,飞快的拦住了她,赔笑的说:
    “不许生气!”
    “来不及了,已经生气了!”
    “是我在犯毛病……”永琪勉强的笑了一下:“昨晚没有睡好,今早送走含香,心里也
挺难过的。接着,跟那些农夫吵架,被他们放狗来咬,你又摔进水里,回到农庄,再被吓得
魂飞魄散……这一个上午,我被折腾得七上八下,心里难免有些毛躁……不是有意要跟你呕
气……”
    小燕子瞅着他,心软了,好后悔说得那么冲,就挤在他身边坐下。
    “我知道,我知道!这几个晚上,你和尔康打地铺,睡门板,大概你们从来没有受过这
种苦……”就歪着头去看他的脸,柔声地说:“好了……我以后不偷柿子就是了,今天也不
是存心的……已经被那些狗吓得魂都没有了,你不知道,我小时候被狗追过咬过,最怕大凶
狗!又掉到冷水里,已经受到惩罚了嘛!”再歪着头看了看他,小小声的说道:“我以后也
不说‘瞌睡龙’了,以前,我们出巡的时候,大家都叫他‘老爷’,我叫他‘老爷’总可以
了吧?”
    永琪看到这样的小燕子,实在爱进心坎里,就把小燕子的手一把握住,盯着她,一本正
经的说:
    “下次偷柿子的时候,一定要找没有狗的柿子园!”
    小燕子眼睛一闪,大笑起来:
    “就这么决定!”
    两人对看,小小的不愉快,就在两人的笑容里烟消云散了。
    ------------------
  文学殿堂疯马  扫校
    由著名的晓军做再次精心校对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