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珠格格续集
40

    北京永定门外的郊道上,秋风飒飒,沙尘滚滚。
    一排犯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全部脚镣手铐,戴着木枷,正艰苦的、颠踬的前进。
金琐也杂在这一排人犯之中,跟着囚犯们狼狈的走着。
    官兵们拿着鞭子,不断的抽在众囚犯身上,穷凶极恶的吆喝着:
    “走快一点!这样慢吞吞,走到明年也走不到蒙古!”
    囚犯随着鞭子的声音,不断惨叫哀号。
    金琐一步一个颠踬,满头的风沙和汗水,哀恳的说:
    “官兵大爷!能不能给我一口水喝?”
    金琐一说,就有好多囚犯向官兵哀求着:
    “水……水……水!请给一口水……”
    “水?又要喝水?这些水,还要支持到下一站呢!够不够我们喝,都不知道,哪儿还有
你们的份?都是你!罗嗦什么?”官兵说着,就一鞭子抽在金琐背上。
    “哎哟!痛啊……”金琐哀声喊着。
    “痛?痛就走快一点!”官兵又是一鞭。
    金琐忍痛前进,看着天空,心里一片凄苦。心想,不知道紫薇和小燕子,是不是已经砍
头了?午时早就过了,说不定她们两个已经升天了,说不定她们正在天上看着她。她对着层
云深处,极目四望,却什么都看不到。
    走在金琐前面的一个老者,忽然支持不住,倒下了,嘴里呻吟着:
    “水……给我一口水……”
    “老伯,你怎样?”金琐急忙去扶,抬头看官兵:“请你们做做好事,给他一口水喝,
他快晕倒了!”
    “晕倒?抽几鞭子,就不会晕倒了!”
    官兵的鞭子,就狠狠的对老者抽了过去。
    “哎哟……哎哟……哎哟……”老者痛得打滚。
    “你们怎么一点同情心都没有呢?”金琐忍不住喊:“难道你们家里没有老人?没有父
母吗?为什么要这样残忍?大家不是都是人吗……”
    “哈!还轮到你这个犯人来教训我?”官兵就一鞭子抽向金琐。
    金琐想躲,没躲掉,脚下一绊,就整个人摔倒了下去。
    “这个丫头故意的!起来!起来……”
    官兵手中的鞭子,就雨点般落在金琐身上。
    “不要这样啊……求求你们,不要打啊……”
    金琐痛得满地打滚,脖子上的金链子,就滑了出来。一个官兵眼尖,喊道:
    “这丫头脖子上,还戴着金链子呢!”说着,伸手就去扯那条链子。
    金锁大惊,急忙抓住链子,哀声大叫:
    “不要抢我的链子!这是我家小姐给我的纪念品……这是她戴过的东西,我不能失去
它……”
    “什么纪念品?现在,它是我们的纪念品了!”官兵一把扯走了链子。
    “还给我!求求你还给……”金琐大急,喊着:“那条链子不值钱,是我家小姐给我的
呀……还给我……”她爬到官兵面前,还想抢回项链。
    “身上藏着金链子,不知道还有没有值钱的首饰?”官兵对着金琐一脚踢去,嚷着:
“赶快把身上值钱的首饰都交出来!快!”
    “你们饶了我吧!哪儿还有值钱的东西?”金琐哭了。
    “不交出来是不是?那……我们可要扒了你的衣服来检查了!”
    金琐大惊,勉勉强强的爬了起来。
    “不要……不要……”
    众官兵贪婪的看着她,个个如同凶神恶煞。金琐恐惧的后退,脚镣手铐一路“叮铃哐
郎”响着。官兵吼着:
    “来!我们扒了她的衣服看看,她身上到底藏着多少好东西?”
    众官兵就飞扑而下。
    金琐拔腿就跑,惨叫着:
    “救命啊……救命啊……救命啊……”
    可怜她身上又是木枷,又是脚镣手铐,哪儿跑得动,才跑了两步,就又跌倒在地。她就
手脚并用的往前爬。
    囚犯们害怕的看着,谁也不敢动。
    官兵们扑了过来,就动手开始剥她的衣服。金琐拼命扯住自己的衣襟,死命的挣扎,哀
求着:
    “各位大爷,饶了我……我真的没有值钱的东西……不要这样,你们杀了我吧……”
    “杀你?我们活得不耐烦吗?你是钦犯,我们还丢不起呢……”哗的一声,她的衣袖,
被整个扯掉了。
    正在十万火急,有辆马车突然急驶而来。其实,这辆马车跟踪这个队伍已经很久了,一
路上都有行人,不能下手,这时已到荒郊野外,马车就冲了出来。驾驶座上,正是尔康、柳
青和柳红。
    “不好!他们正在欺负金琐!停车!”柳红大喊。
    尔康和柳青一拉马缰,马车停下。
    官兵们听到声音,抬头张望。
    柳青、柳红、尔康三人,像是三只大鸟一样,飞扑而至。尔康大吼:
    “身为官兵,这样无耻下流!犯人也是人,你们简直是一群野兽!”
    尔康声到人到,一脚踢飞了扑在金琐身上的官兵。
    柳青看到金琐衣衫不整,气得脸都绿了:
    “胆敢这样欺负金琐,我要了你的命!”
    柳青扑了过来,拳打脚踢,打飞了其他几个官兵。柳红又打倒了好几个。
    “金琐!不要怕,我们来救你了!”柳红边打边喊。
    官兵们就大喊大叫起来:
    “不好了!有人要劫囚犯!大家上啊!”
    官兵们拔出长剑,就和三人大打出手。柳青、柳红、尔康都锐不可挡,打得虎虎生风,
把一个个官兵全部打得飞跌开去,摔的摔,倒的倒。
    金琐又惊又喜,从地上爬了起来,不敢相信的看着,声泪俱下了:
    “尔康少爷!柳青!柳红……我是不是眼睛花了……”
    众官兵哪里是三人的对手,打了一阵,知道打不过,就撒开大步,落荒而逃。三人志在
金琐,也不追官兵,尔康奔到金锁身前,喊道:
    “金琐!你怎样?”
    “链子……链子……”金琐喘息的喊:“小姐给我的金链子……是太太留给小姐的,被
他们抢走了……”
    “抢了你的金链子?该死的官兵……”
    尔康回头一看,看到一个官兵,正握着金链子奔逃,尔康就追了过去,一拳打去,打倒
了官兵,抢下链子,义愤填膺的说:
    “紫薇贴身的东西,岂能让你抢去?”
    柳青就奔向金琐,歉然的说:
    “对不起,金琐,我们来晚了,让你吃苦了!”说着,一刀劈断了铁链木枷。
    金琐喜极而泣:
    “柳青……我……我……”
    金琐脚下一软,就倒了下去,柳青一把扶住,看到她衣衫不整,赶紧脱下自己的上衣,
把她裹住,抱了起来。柳红急忙喊:
    “哥!赶快抱她上马车!”
    “救救那些犯人……他们好可怜……”金琐指着那些犯人说。
    “好!管他有罪没罪,全体逃命去吧!”尔康豪迈的说:“今天是‘劫囚日’!‘同是
天涯被囚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尔康说着,就把犯人们的木枷铁链,全部砍断。那些犯人真是想也想不到有这种好运,
全体跪在地上,给尔康等人磕头,嘴里乱七八糟的喊着:
    “英雄!好汉!救命恩人……谢谢!谢谢……”
    尔康看着这些犯人,心想,怪不得《水浒传》会成为禁书,这“官逼民反,不得不反”
的思想实在不容泛滥。想着,自己那个“御前侍卫”的责任感就开始作崇了,对大家脸色一
正,严肃的说:
    “大家逃命去吧!以后记住,千万不要再犯法!不要做坏事!如果作了坏事,落到我
手,一定不饶!”
    “是是是!”囚犯们磕头如捣蒜。
    柳青抱着金琐,早就奔向马车。
    黄昏时分,尔康、柳青、柳红把金琐救回来了,大家到了老欧的农庄。
    柳红扶着金琐走进房门,紫薇就激动的尖叫起来:
    “金琐!金琐……”
    金琐一看到紫薇,就扑奔上前,和紫薇紧紧的抱在一起。
    “小姐啊!”金琐唏哩哗啦的哭了:“没想到还能见到你……”
    紫薇拍着她的背,自己的泪,也滚滚而下:
    “金锁……他们找到你了!我好害怕,怕他们找不到你!”
    小燕子冲上前来,叫着:
    “金琐!如果找不到你,我们已经作了最坏的准备,预备全体都去蒙古!一路上找你,
绝对不让你一个人流落在那儿!”
    金琐抬起头来,含泪去握小燕子的手:
    “小燕子!又能听到你叽哩呱啦的叫,我太幸福了!”
    “怎么弄得这样狼狈?赶快进房里去,洗个澡,梳洗一下,换件干净衣服……”含香嚷
着。
    “香妃娘娘!你也在这里!”金琐惊喊。
    “我们这儿没有‘娘娘’,没有‘格格’,没有‘阿哥’,没有‘御前侍卫’了!大家
都喊名字,不要忘了!”永琪急忙提醒大家。
    柳青就关心的喊道:
    “你们几个,最好给她检查一下,她身上都是伤!那些官兵简直可恶极了,对她又打又
抢又欺负!”
    “我要杀了他们!”小燕子怒喊,看着尔康问:“你们有没有帮金琐报仇?有没有?”
    “当然有,打得他们落花流水!”
    “还好,我那个‘跌打损伤膏’,都是随身带着!赶快进去洗洗干净,上药!”
    尔康上前一步,递上那条项链。
    “紫薇,还有你的项链,我从那些可恶的官兵手里抢下来!你娘留给你的东西,你还是
收起来吧!”
    紫薇接过项链,含泪看尔康,眼里盛满了感激:
    “尔康,谢谢你!找回了金琐,我的一颗心总算归位了!”
    尔康对她深情的微笑着。
    几个女子,就陪着金琐进房去梳洗上药了。
    “现在,总算所有的人都到齐了!”永琪看到她们进房了,才透了一口气,说:“以
后,到底要怎么办,应该好好的计划一下了!”
    “今晚,我要摸黑去一趟帽儿胡同,把大家的行李装备取来!再打听一下宫里的动
静!”尔康说:“我很想回学士府去看看我阿玛和额娘!”
    “我劝你不要冒险!”箫剑警告的说:“刚刚,你们去找金琐的时候,我进城去察看了
一趟,现在,城里已经闹得满城风雨,官兵在挨家挨户找逃犯!如果要去帽儿胡同拿东西,
我帮你去,毕竟,没有人认得我!”
    “我看,我们还是越早离开北京越好!我们的情况和含香、蒙丹不一样!那些侍卫官
兵,认识蒙丹和含香的人不多,可是,认识我们的人就多了!”永琪说。
    “就是!所以,我认为我们应该分开,蒙丹和含香还是单独逃亡!我们这些人,是兵分
两路,还是都在一起,也要商量一下!”尔康深思着。
    “我想,含香是舍不得和你们大家分开的!”蒙丹说。
    “尔康说得对!”箫剑正视着蒙丹:“舍不得也要舍得!如果我们大家全体在一起,第
一,太引人注意!第二,有一个落网,就全军覆没!我们这样轰轰烈烈,又是变蝴蝶,又是
越狱,又是劫囚车……现在还加上劫金琐!如果再被抓回去,集体砍头,那岂不是太不值得
了?”
    蒙丹脸色一正:
    “那么,我和含香还是单独走!但是,我们去哪儿呢?”
    “还是那句老话,不要告诉我们你去了哪里?走!就对了!”
    “箫剑,你呢?还跟我们在一起吗?”尔康问箫剑。
    箫剑一笑:
    “我看,我送佛送上西天吧!你们这样一群人,我还真不放心!”
    大家正在谈论,忽然,外面传来一阵乒乒乓乓的声音,大家全部紧张起来。
    欧嫂突然冲了进来,急促的说:
    “快快!大家躲起来!官兵来搜人了!谁去把含香她们叫出来!”
    “我去!是不是去晒谷场?”尔康问。
    “来不及了!他们已经进了院子,堵在那儿了,你们一出大门就会被捕!赶快,全体跟
我来!”
    小燕子紫薇她们匆匆从卧室里跑出来,欧嫂就带着大家,奔向后门。原来,这个农庄还
有个后院,院子里,放着好多坛子,有的是腌菜,有的是酿酒。院子角落里,还有一间破破
烂烂的柴房。欧嫂带着这一群男男女女,到了柴房外面,打开门,急急的喊:
    “赶快!全体躲进去!”
    箫剑一看,柴房那么小,哪儿容纳得了这么多人,就当机立断的说:
    “我在外面把守!那些官兵不认得我!柳青,柳红,你们两个也不用进去!赶快去拿耙
子、锄头……假装在工作!”
    “这个地方行吗?门上都是大缝,对里面一看,就看见我们了!”小燕子说。
    “没办法挑剔了!赶快进去!尔康,你们几个会武功的人注意了,如果不对劲,就只好
出手了!”箫剑说,把大家往屋里推。
    “我们知道!”尔康一拉小燕子:“快进来!”
    所有的人,就忙忙乱乱的挤进柴房,把柴房的门阖上。
    箫剑和柳青柳红赶紧拿着耙子、锄头、斧头等工具,砍柴的砍柴,整理院子的整理院
子。欧嫂坐在一大堆酱菜坛子前面腌酱菜。
    乒乒乓乓的声音,从前面一直传来。老欧的声音,不住的响着:
    “各位军爷,你们到底在找什么?我是庄稼人,家里没什么东西!”
    官兵在七嘴八舌的问:
    “有没有看到几个年轻的男男女女?像这张图画里的样子!看看清楚!两个丫头,两个
很漂亮的少爷……看到没有?看到没有?”
    “没有!没有……喂喂,你们怎么可以随便往人家屋子里闯呢?”
    柴房里,一半堆了柴,大家挤得简直无法透气。每个人都紧张得不得了,大气都不敢
出。门缝好大,小燕子对外面张望,低声说:
    “来了!来了……好多官兵都来了!”
    “嘘!你就别说话呀!”永琪赶紧阻止小燕子,也凑在门缝对外张望。
    紫薇搂着金琐含香,好紧张。
    尔康、蒙丹两人都握着腰间的武器,蒙丹带了剑,尔康带了九节鞭,蓄势待发。
    柴房外,一队官兵其势汹汹的奔进后院,对箫剑柳青柳红看来看去。箫剑停止劈柴,镇
定的抬头问:
    “你们在找什么?”
    柳青柳红也停止工作,故作好奇的看着官兵。
    官兵拿着小燕子等人的画像,一个个的问:
    “你们有没有看到这样几个男男女女?他们是朝廷重犯!如果你们敢把他们藏起来,给
我们逮到,通通要砍头!”
    欧嫂吓了一跳,赶紧伸头看那张图。敬畏的,指着图问:
    “他们是强盗还是土匪?做了什么案子?如果看到了,有没有赏金什么的?”
    官兵神气的一抬头:
    “问你们看到没有?谁要跟你们说故事?”
    欧嫂就扬着声音问:
    “小柱子的爹,你有没有看到这些人呀?”
    “哪儿看过?我有那个命吗?”老欧没好气的说:“整天在田里看泥鳅看田埂看我自己
的脚丫子!”
    官兵东张西望,发现那间柴房了。
    “这是什么房间,打开门给我们瞧瞧!”一个官兵说。
    箫剑的手握紧了斧头,全神贯注。柳青柳红握紧了耙子锄头,也是全神贯注。
    柴房里,大家紧张的彼此互视。小燕子摩拳擦掌。尔康、永琪、蒙丹全部备战。紫薇一
手搂着含香,一手搂着金琐。老欧走到柴房门口:
    “那是我家的茅房!可躲不了人,你们不嫌臭,我就打开给你们看!”
    这时,欧嫂拿起一个酒坛,突然发出惊叫:
    “哎呀!不好,这酒坛裂了一条缝,酿了一年的葡萄酒,别都给漏了,得换个坛子!”
    说着,就“啵”的一声,打开了酒坛,顿时间,酒香四溢。众官兵精神一振,忍不住回
头看。欧嫂拿着碗,倒了酒,自顾自的尝着。喊着:
    “孩子的爹!这酒有点味儿了!快来尝尝……”一回头,看到官兵,就笑嘻嘻说道:
“军爷,要不要尝一尝?是我们自己酿的!今天天气有点凉,喝点酒可以暖暖身子!”
    官兵吸着气:
    “呵!这酒可香了!来!咱们也尝尝!”
    欧嫂就好脾气的笑着,拿了几个碗来,嘴里“闲话家常”:
    “在衙门当差,好玩不好玩呀?”
    “有什么好玩,整天累死了!一家家找人犯,连影子都没有!”
    官兵们一面说着,一面就喝起酒来。大家喝了酒,就忘记要看柴房了。对欧嫂也笑嘻嘻
的,没有敌意了。
    “好酒!好酒!再来一点!”
    欧嫂倒酒,官兵们咂嘴咂舌,喝得不亦乐乎。
    柴房内,小燕子等人紧张的等待着,小燕子看到那些官兵喝酒聊天,气得不得了,心
想,糟蹋了一坛好酒!
    官兵们终于放下碗,抹着嘴角,彼此招呼。
    “大家走罗!还要干活呢!大婶,打扰了!”
    “没关系!没关系!再来玩!乡下地方,难得看到这么多人!”欧嫂笑着。
    官兵纷纷往外走,眼看危机快过去了,就在这个紧张时刻,小燕子鼻子里一痒,一个忍
不住,“阿嚏”一声,忽然打了一个大喷嚏。
    永琪大惊,急忙把她的嘴捂住,已经来不及了。
    官兵们立即站住,回头看柴房:
    “什么声音?有人在里面?”
    箫剑、柳青、柳红全部变色。欧嫂机灵的一看,对柴房喊:
    “小柱子,你还要蹲多久呀?进去大半天了,你到底在干什么?”对官兵笑笑说:“我
儿子!不知道是闹肚子呢,还是偷懒!每次要他干活,他就蹲茅房!”
    柴房里,大家你看我,我看你,觉得需要呼应一下欧嫂,但不知道由谁发言好。小燕子
就捏着喉咙,装成孩子的腔调,说话了:
    “娘……”她拉长了声音,紧张中,竟然说了一句:“我忘了带草纸!”
    大家一听,这是什么话?每个人都瞪着小燕子,恨不得把她掐死。
    柴房外,大家也全部傻眼。难道小燕子要欧嫂开门送草纸不成?欧嫂不能不答话,笑得
好尴尬,哼哼啊啊的:
    “忘了带草纸啊?你真笨……越大越笨了……嘿嘿……笨……笨……”
    官兵倒没有怀疑,诧异的说:
    “你还不给他送草纸进去?”
    “是……是……草纸……我给他送草纸……”欧嫂傻笑着,吞吞吐吐。
    柴房内,小燕子的眼睛瞪得好大,众人个个跟她伸拳头抹脖子,小燕子知道说错了话,
急于更正,又捏着嗓子喊:
    “娘……草纸找到了!”
    欧嫂简直没办法接招,狼狈的说:
    “哦……哦……找到了?有了吗?”
    “有了有了……狗狗叼着呢!”小燕子说,说完,觉得不大对,赶紧学了两声狗叫:
“汪汪!汪汪……”
    大家目瞪口呆,个个都快要晕倒。
    永琪一把捂着她的嘴,不许她说话了。
    奇怪的是,那些官兵们居然没有疑心,大家笑了笑,彼此吆喝着走了。
    官兵们一走,小燕子和众人冲出了柴房。
    大家聚在一起,立即七嘴八舌的嚷了起来。尔康就对小燕子喊道:
    “你真伟大啊!什么话不好说,说那么一句莫名奇妙的话!‘忘了带草纸’!你是不是
就怕他们发现不了我们,还要人给你送草纸进来!”
    “最奇怪的是,说有狗狗叼着草纸!怎么想出来的?”柳青问。
    “最最奇怪的是,还去学狗叫,狗一叫,草纸不是又掉了?”柳红说。
    “如果我不马上蒙住她的嘴,她说否定还会学猫和狗打架!”永琪说。
    紫薇、金琐、含香揉着肚子。
    “小燕子,我真的快要被你憋死了!”紫薇笑着说:“难得,刚刚逃过砍头,又被官兵
追捕,还有这么刺激好笑的事!”
    金琐笑得直不起腰来:
    “我浑身都痛,紧张得要命,还要憋着笑,憋得肚子也痛了!”
    小燕子睁大眼睛,一脸无辜像,振振有词的说:
    “上茅房会发生的状况,我只想到一个是忘了带草纸……我总不能说,我是掉进茅坑了
吧!我才说一句,你们个个跟我瞪眼睛抹脖子,才把我弄得心慌起来……那个狗狗叼东西,
是很平常的事,为什么它不能叼草纸呢?”
    “以后,你就别说话,也不许打喷嚏!”永琪说。
    “打喷嚏都不许我打?”小燕子瞪着永琪:“你比皇阿玛还凶……”提到皇阿玛,她猛
然咽住了。
    “你们这个‘皇阿玛’三个字,一定要改掉!”蒙丹赶紧提醒。
    “就是!要不然,只要一谈话,就露了行迹!”含香说。
    紫薇一叹:
    “这三个字,对我们已经那么熟悉,张口闭口,早就成了习惯,没有想到,今天要面对
的,是把他从记忆里抹掉!”
    “我建议我们提了的时候,找一个词来代替!”尔康说。
    “他动不动就要砍人脑袋,我们给他取个绰号,叫他‘砍头帮帮主’!”小燕子眼珠一
转,气呼呼的说。
    永琪皱了皱眉头,到底提到的是他的“父皇”,怎能如此不敬?说:
    “这多难听!他好歹是我爹!”
    “你看,你还是忘不掉,他是你爹!以后,我们必须把这一点也忘掉!”小燕子对永琪
嚷嚷着。
    “不要为难永琪了,人生,就有许多事,是你无法忘掉的!”紫薇插了进来,说的也是
自己的心态:“尤其是自己的爹,他可以对我们不好,我们不可以对他不敬!”就想了想
说:“这样吧!皇帝是龙,但是,他这样对我们,他是一条睡着的龙,以后,我们就喊他
‘卧龙帮帮主’吧!至于皇宫,因为又称‘紫禁城’,我们就说‘紫城’!”
    “卧龙帮帮主?真好听!紫薇,他要砍你的头,你心里还是对他好!”小燕子看着紫
薇:“我就不行,我太不服气了!他要砍我的头,我才不让他当‘帮主’!你说他是睡着的
龙,我勉勉强强,就喊他‘瞌睡龙’好了!那个‘紫城’怪怪的,我说不顺口!我想,皇宫
里面住着一大堆大囚犯、小囚犯、男囚犯、女囚犯!我看,干脆就喊它‘囚犯城’好了!”
    “那不成!”尔康说:“如果我们谈起皇宫,来个‘囚犯城’……太别扭了!总不能
说,记得我们在囚犯城的时候怎样怎样,给人听到,还以为我们全是逃犯呢!”
    小燕子瞪大眼睛:
    “我们本来就全是‘逃犯’啊!难道你还以为我们是王子公主吗?”
    “这样吧!我们把那个皇宫,称为‘回忆城’吧!那是我们大家的‘回忆’了!”紫薇
接口。
    “这个好!‘回忆城’,满美的!”箫剑说:“从前,有一个回忆城,城里,住着一个
瞌睡龙……哈哈!很有意思!”
    “好了好了!什么帮主,什么城,什么龙都可以!大家进房吧!现在要研究的,是怎么
走了?我看,这个北京城城里城外,都不安全!早走一天是一天,不要再连累了老欧和欧
嫂!”柳青提醒大家。
    “我们才不怕连累,就是再来一个‘忘了带草纸’,我就不会接招啦!”欧嫂笑着说,
对这个“忘了带草纸”,真是印象深刻。
    再度逃过危机,大家心情良好,全部大笑起来。小燕子嘻嘻哈哈的说:
    “你们不要笑我了,我看,如果没有我,你们大家就少掉很多快乐了!”
    永琪由衷的喊:
    “这句话倒是真的!你是‘弥足珍贵’的!”
    永琪一用成语,小燕子又听不懂了,诧异的嚷:
    “什么东西‘真贵’啊?那个什么猪真贵,咱们就不吃猪!吃‘鱼有浓烟’!总之是
‘山不转人转,树不转水转’……”
    “是‘山不转路转,石不转磨转’!”紫薇笑着更正。
    “差不多!差不多,就那么一回事嘛!”小燕子嚷。
    众人又哄堂大笑了。
    ------------------
  文学殿堂疯马  扫校
    由著名的晓军做再次精心校对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