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珠格格续集
38

    紫薇、小燕子、金琐又被押回监牢去了。
    金琐抓着紫薇的手,急促的摇着,喊着:
    “为什么皇上要我去蒙古?我不要去蒙古,我要跟你们一起砍头!你们都砍了头,我一
个人活着干什么?”
    紫薇握紧她的手,安慰着:
    “活着还是比死了好,金琐!你要珍惜你的生命!这是我的命令,我的请求!这些年
来,我没有好好的为你安排,把你拖累到今天这个地步,为了尔康的事,还让你伤心,我真
是对不起你!”
    “你为什么要这样说呢?我已经难过得要死,你再这么说,我就要哭了!你们明天就上
断头台,我怎么办?小姐,你去求皇上,我要一起死!”
    “你命大,还没到死的时候,不要乱闹了!”小燕子嚷:“我和紫薇都死了,你正好帮
我们活,将来,到了地下再见面的时候,你好告诉我们,我们到底错过了什么精彩的事!”
说着,就伸手摸摸脖子,心里还是很害怕,问紫薇:“紫薇,那个刽子手,是不是很干脆?
万一我的脖子很硬,一刀砍不断怎么办?如果他左砍一刀,右砍一刀,我不是惨了?”
    “不要怕,听说,那些刽子手都很有经验,一刀就会头落地!”紫薇说。
    “不知道头落了地,还会不会痛?有没有感觉?那……”小燕子想想,缩缩脖子再问:
“头落地的时候,我的魂是跟着头跑,还是跟着身子跑?”
    金琐看着二人,听到小燕子这样的对白,再也忍不住,哇的一声,放声痛哭了。
    “不要不要,我们怎么会走到这个地步?砍头的砍头,充军的充军,坐牢的坐牢……怎
么会弄得这样惨?”
    紫薇紧紧的搂着金琐,含泪说:
    “勇敢一点!如果你这样伤心,我也会伤心的!好金琐……”她凝视金琐:“我们现在
这么狼狈,我想给你准备一点‘行装’,都无从准备!”就从脖子上拿下一条金项链来,戴
到金琐脖子上:“这条项链,是我娘给我的最后一件东西,你拿去做个纪念吧!我再也用不
着了?如果碰到困难,好歹可以换点钱用……”又叮嘱着:“那个蒙古,路远迢迢,气候干
燥,你一路要小心,要为我珍重!”
    金琐摸着脖子上的项链,泣不成声了:
    “不会的!我不会跟你们分开的……一定还有转机,我不相信我们会这样……”
    正说着,忽然有大队狱卒笃笃笃的走来。
    “是不是转机已经来了?”金琐满怀希望的喊。
    狱卒喝道:
    “我们奉旨,立刻带人犯金琐!”
    狱卒打开牢门,就拿了一个大木枷,不由分说的套在金琐脖子上,再给金琐戴上脚镣手
铐。金琐又惊又怕,挣扎着:
    “这是什么东西?我不要!不要……”
    狱卒“啪”的一声,给了金琐一耳光。
    “不要动!现在,还有你说‘不要’的份吗?”
    小燕子大怒,像闪电一样快,还给那个狱卒一耳光,吼着:
    “你敢打金琐,我打还你!如果不够,我再给你一下!”啪的一声,又给了那个狱卒一
耳光:“反正我明天就砍头了!你尽管去报告皇上,我打了你!让他再多砍我几次头!”
    “来人呀!来人呀……”狱卒大喊。
    侍卫冲了进来,长剑出鞘。紫薇急忙拉住小燕子说:
    “不要跟他们斗了,我们虎落平阳,没办法了!”
    小燕子一边去拉扯金琐的脚镣手铐,一边喊:
    “什么‘唬了一批羊’?我‘打他一批狼’!我活一天斗一天!”就对狱卒吼道:“你
们给她戴上这个,要干什么?还不赶快取下来?”
    “取下来?笑话!”狱卒凶恶的嚷:“这一路上,几个月都取不下来了!”拖着铁链,
就把金琐往门外拖去:“走!马上出发去蒙古!”
    “金琐……”紫薇没料到离别在即,顿时心如刀绞。
    金琐大震,就死命的拉住铁栅,惊天动地的哭喊起来:
    “不要……不要……小姐!小燕子……救我……让我跟你们在一起……我不要走!我不
要跟你们分开,救我呀……”
    紫薇伸手去拉金琐,被狱卒用木棍狠狠的一敲,紫薇一痛,手放松,金琐就被狱卒和侍
卫们死拖活拉的拉走出了牢门。
    牢门又卡嚓一声锁上了。
    “金琐!爱护自己,保护自己……”紫薇痛哭失声了:“我死了,会在天上陪着你,陪
你去蒙古,你不要怕……”
    小燕子整个人扑在铁栅上,对那些狱卒大吼大叫:
    “你们这些狗东西!如果敢在路上欺侮金琐、我做了鬼,会把你们一个个吃掉,我会剥
了你们的皮、吃了你们的肉,喝了你们的血……”
    金琐呼天抢地的哭喊着:
    “小姐,小燕子……我不能给你们送终了……”
    金琐就这样惨烈的哭着,喊着,脚镣手铐“钦铃匡郎”的响着,被拖着离去了。
    紫薇和小燕子搂抱着,哭倒在地上。
    尔康在男监,隐隐约约的听到这一切,知道金琐已经被带走了。他坐在地上,用手抱着
头,听着紫薇和小燕子的哭喊声,心跟着她们一起碎了。看着四周阴森的墙壁和铁栅,饶他
聪明过人,此时此刻,却完全无技可施。
    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被带到刑部去?明天,两个格格就要砍头,柳青柳红会不会拼死
来救?永琪现在在哪儿?应该已经离开皇宫了吧?他东想西想,一直想到晚上。
    二更过后,监牢里有了动静,一阵脚步声,连同着火把上的火光,一路传过来。
    尔康惊觉的看过去,心中猛的一跳。只见令妃和晴儿在前,后面跟着小邓子、小卓子、
明月、彩霞,浩浩荡荡而来。狱卒们恭恭敬敬的打着火把照亮,把监牢照射得如同白昼。令
妃一边走过来,一边很威严的说:
    “皇上特别关照,几个犯人,虽然犯下大案,毕竟是皇亲国戚,不可怠慢!”
    “喳!这儿黑,娘娘和格格好走!”狱卒讨好的应着。
    大家来到监牢前面。尔康浑身都绷紧了,喊:
    “令妃娘娘!晴儿!”
    令妃给了尔康一个别有深意眼光,大声的说:
    “皇上要我来看看你,给你送点冬衣!可见,皇上心里还是待你好!你转到刑部之后,
还是要时时刻刻,想着将功折罪才好!”
    尔康机警的回答:
    “臣福尔康谢皇上恩典!谢令妃娘娘恩典!”
    狱卒打开牢门。令妃就对狱卒说道:
    “让我和福大爷说几句话,你们避一避!”
    “喳!”狱卒把火把插在屋角,纷纷退下。
    令妃和晴儿看到狱卒都走了,就紧张的回头看小邓子、小卓子。
    小邓子、小卓子立刻冲进牢房,伸手就解尔康的衣纽,把预先准备的一身太监服,七手
八脚的给尔康换上。晴儿急急说:
    “我长话短说!你穿上太监的服装,就假装是小邓子,和小卓子混出监牢,小邓子代替
你在这儿坐牢!这儿的狱卒,我们已经买通了两个,会睁一眼,闭一眼!然后,你就直奔西
华门,门外,小桂子驾着马车在那儿等!你上了马车,再等半盏茶时间,看看我们能不能把
小燕子和紫薇救出来!如果看不到我们,就不要再等,赶紧去帽儿胡同,老柯那儿!五阿哥
和柳青柳红都在那儿等你!”
    尔康一面飞快的穿衣服,一面紧张的说:
    “你们有把握救出小燕子和紫薇吗?”
    “我们会拼命去救,只要不出意外,应该不难!毕竟我们两个,一个代表的是皇上,一
个代表的是老佛爷!”令妃急促的说。
    尔康好激动,好感激:
    “可是……我们逃了,明天东窗事发,你们要怎么办?”
    “你就不要为我们操心了,等到东窗事发,我就坦白说,是我放了你们!皇上已经失去
了香妃,再失去了你们这样一群子女,他舍不得再失去我了!”令妃说。
    “老佛爷也一样,她也舍不得我!”晴儿说。
    “万一他们都舍得呢?”尔康觉得不妥,睁大了眼睛。
    晴儿潇洒的一笑:
    “那就是小燕子的话;‘要头一颗,要命一条’了?”
    尔康有些迟疑。
    “那小邓子冒充了我……岂不是连累了他?”
    “不会连累他的,我说了,已经买通两个狱卒,等到你们走了,他就会过来,把小邓子
偷偷放了!毕竟,这判了罪的是你,不是小邓子,只要小邓子穿回太监的衣服,走到哪儿都
没人会抓他!”
    小邓子就对尔康又作揖又拜拜:
    “福大爷!你带着两位格格逃命吧!不要管奴才了!奴才有菩萨保佑着呢!”
    晴儿就着急的把尔康一推。
    “快去吧!时间紧急,我们还要去救紫薇和小燕子!你不要婆婆妈妈了,我有把握,我
和令妃娘娘都不会有事!你们离开了皇宫,就赶紧逃走吧!我们大家,后会有期了!”
    “那……我们一起去救紫薇和小燕子!她们就在那边!”尔康说着,就往紫薇她们的方
向走去。
    令妃急推他:
    “你先走!走一个是一个!到宫门口去等!万一我们失手,没有救出小燕子他们,你们
还有一线希望!明天到法场的时候,还可以孤注一掷!听到没有?”
    尔康一颤,明白了。
    “我懂了!”就对晴儿令妃一抱拳:“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中!谢了!”
    令妃就故意大声的说:
    “小邓子!小卓子!去延禧宫帮我拿一条棉被来,这儿怎么这样冷,不要把福大爷冻病
了!”
    “喳!”小邓子、小卓子大声回答。
    小卓子一拉化装成太监的尔康,两人急步而去。竟然顺利的走出牢门了。
    令妃和晴儿,看到尔康走了,就带着明月、彩霞来到女监。
    小燕子惊喜交集的扑在铁栅上,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令妃娘娘!晴儿!你们怎么来了?还有明月,彩霞啊!”
    明月、彩霞手捧着两套衣服和旗头,热泪盈眶的说:
    “两位格格,我们奉命来给两位格格梳头,换干净衣服,明天好上路!”
    “来人呀!赶快把牢门打开!”令妃命令着。
    狱卒赶紧打开牢门。令妃把一个金锭子,塞进狱卒手中:
    “让我们娘儿几个,好好的话别一下!”
    狱卒机警的收起金锭子,应着“喳”,下去了。
    晴儿就紧张的说:
    “你们两个,赶快跟明月彩霞互换衣服!明月、彩霞会在监牢里冒充你们!我们要把你
们送出宫去!快!尔康已经在西华门外边等你们!”
    “两位格格,赶快!要把握时间呀!”明月就给小燕子解着衣服。
    紫薇明白大家来救援了,又是惊喜,又是担心,又是抗拒:
    “这样好吗?你们大家怎么办?明月,彩霞冒充我们,怎么会脱身呢?我不要!我不能
用她们两个的脑袋,来换我们的脑袋!这种事情,打死我我也不做!”
    小燕子就也抗炬起来:
    “紫薇不做,我也不做!”
    “你们相信我好不好?”令妃急坏了:“如果是用两个人头,换两个人头,我也不会去
做的!你们想,守卫那么听话,叫他们出去,他们就会出去吗?我都部署好了!只要你们安
全出宫了,狱卒就会把明月彩霞放出来!明天,皇上追究起来,就说是你们都会妖术,大家
莫名其妙不见了!”
    “我不懂,我听起来危危险险!”紫薇不安的说。
    “拜托!你再拖拖拉拉,天都要亮了!相信我和令妃娘娘吧!”晴儿着急的说。
    话说中,明月、彩霞已经手忙脚乱的给两人穿衣服。
    “你们把整个计划,最好说清楚,到底你们大家,预备怎样脱困……”
    紫薇话没说完,忽然,火把骤然亮了起来。狱卒的声音,故意响亮的传来:
    “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奴才给皇后娘娘请安!这么晚了,怎么会到这牢里来?哎
哟……等奴才照个亮,慢一点!这儿黑!”
    “怎么不在牢里看管犯人,全体待在外面干什么?”皇后的声音响起。
    令妃、晴儿、紫薇、小燕子、明月、彩霞一听,皇后来了,全体变色。
    “完了!走不掉了!”令妃惨然说:“明月,彩霞,赶紧给她们两个换格格装,梳旗
头,还好我们都有准备!快快!”
    明月、彩霞就急忙穿回自己的宫女装,再跪在紫薇和小燕子身前,为两人换带来的干净
衣服。
    晴儿故意提高声音,清脆的说:
    “紫薇,小燕子!老佛爷特地要明月、彩霞来给你们梳洗一下,换一身干净衣服,毕竟
你们也当了一年多的格格,不要走的时候狼狼狈狈!算是老佛爷给你们的恩典了!明月,彩
霞!你们好好侍候格格!”
    “是!”明月、彩霞慌张的回答,手忙脚乱的服侍着紫薇和小燕子,给两人穿衣服,梳
旗头,上发簪。
    皇后带着容嬷嬷急步而来。
    “哟!这半夜三更,探监的人还不少!”皇后惊讶的说,狐疑的看着大家。
    “皇后娘娘吉祥!”令妃只得请安:“臣妾和晴儿,奉皇上和老佛爷的旨意,来送两位
格格一程!不知道皇后娘娘,深夜来此,是为了什么?”
    晴儿和明月、彩霞也急忙请安。
    “皇后娘娘吉祥!”
    容嬷嬷看着紫薇和小燕子,满脸得意的说:
    “皇上真是仁慈,还要给她们打扮打扮啊?打扮得再漂亮,恐怕脑袋一落地,还是满脸
的灰!”
    小燕子和紫薇一个对视,知道大势已去,机会错过了。
    小燕子这一下,完全豁出去了,就大笑说道:
    “紫薇,咱们两个,明天就上断头台了!今天晚上,有冤报冤,有仇报仇!”
    小燕子一面说着,一面飞快的冲上前去,“啪”的一声,给了容嬷嬷一个耳光。
    皇后急忙一退,大喊:
    “来人呀……来人呀……”
    皇后还没喊完,小燕子一头对她撞去,把她撞倒在地。小燕子就骑在皇后身上,对她乱
打一气。容嬷嬷赶紧扑上来抢救,大喊:
    “反了!反了!连皇后娘娘你都敢打……”
    “我早就反了!只有一颗脑袋,随你们要砍几次!你叫!你还敢叫!”小燕子一拳挥过
去,把容嬷嬷也打倒在地。
    侍卫和狱卒慌慌张张奔来。
    “怎么了?怎么了?”
    侍卫急忙拉起小燕子。容嬷嬷搀着皇后,狼狈的爬了起来。皇后痛得哼哼唉唉。
    小燕子看到她们爬起来了,脚下一踢,又把容嬷嬷踢了一个狗吃屎。容嬷嬷一倒,又把
皇后冲得仆跌在地。小燕子就拍手大笑道:
    “紫薇!我们两个,也算有面子了!明天要死,今天,还有皇后来跟咱们磕头送行!”
    皇后爬了起来,恨恨的说:
    “死到临头,还要嘴硬!再硬,也只有今晚了!等到你的脑袋跟脖子分了家,看你还用
那个嘴巴去说!”
    晴儿记挂着尔康,生怕皇后发现尔康溜了,就对紫薇使了一个眼色,息事宁人的说道:
    “小燕子!紫薇!我们已经代表皇上和老佛爷,来送过你们了!你们就不要记恨了,明
天,好好的走吧!你们牵挂的,我知道,你们抛不下的,我也知道!我会把今晚的情形,转
告皇上!如果今生再也见不到了,让我们期待来生吧!”
    令妃眼见功亏一篑,又是惋惜,又是愤恨,就看着皇后说:
    “皇后!你特地来一趟,是不是也有告别的话,要告诉紫薇和小燕子呢?”
    “哼!”皇后一拂袖子,对狱卒大声喊道:“你们赶快把这个牢门锁上,通通守在门
外,这两个妖女会妖术,别让她们变成蝴蝶飞走了,那么,你们个个都是死!”
    “喳!喳!喳!喳!”狱卒连忙应着。
    容嬷嬷就看着令妃,满腹狐疑的,带着一股监督的神色,说道:
    “令妃娘娘告别完了吗?要不要奴婢送令妃娘娘回去?”
    “我哪里敢劳驾容嬷嬷送我?”令妃知道,营救失败,不敢再轻举妄动了。“晴儿,我
们一起,送皇后娘娘回坤宁宫吧!明月,彩霞,你们也回漱芳斋吧!”
    明月、彩霞没有救成紫薇和小燕子,心里一痛,泪水滚落。两人便匐伏于地:
    “奴婢给两位格格磕头!格格保重!”明月说。
    “说不定……到了最后关头,皇上还会刀下留人!格格会大难不死,逢凶化吉!”彩霞
说。
    紫薇弯腰,扶起二人:
    “是!希望永在人间!再见了!你们也要保重啊!”
    小燕子急忙交待明月、彩霞:
    “你们要好好照顾‘小骗子’!不要忘了喂它吃东西,不要忘了给它喝水!万一没办法
养,就把它送还给敬事房的小纪子!”
    “是!奴婢遵命!”
    晴儿紧紧的握了紫薇的手一下,又紧紧的握了小燕子一下。
    紫薇就对令妃跪下,磕了一个头。小燕子也跟着跪下,磕头。
    “令妃娘娘,一切的一切,紫薇和小燕子感激在心,永远不忘。不管是天上还是人间,
我们会祝福着你!”紫薇虔诚的说。
    令妃眼泪一掉,心里惨切,哽咽的说:
    “再见了!”就昂头对皇后说道:“我们走吧!”
    皇后、令妃、晴儿、明月、彩霞就一起去了。明月、彩霞兀自一步一回头。
    狱卒把牢门乒乒乓乓关起来,大锁“卡嚓”一声锁上了。
    紫薇和小燕子筋疲力尽的滑坐在地上。
    尔康在宫门外面,已经等得心急如焚。
    小桂子驾着马车,半隐在一棵大树底下。尔康躲在车里,不住的拉开门帘观望。
    “看到什么了吗?她们出来了没有?”
    “什么都没瞧见!福大爷,我们走吧!不要等了!令妃娘娘说半盏茶的时间,现在已经
两盏茶都有了!”小桂子着急的说。
    “不!再等一会儿!”尔康固执的说,拼命观望。
    宫门口,有太监出出入入,就是没有看到紫薇和小燕子。过了好像几百年那么久,忽
然,小卓子出来了,尔康眼睛一亮。
    小卓子四面看看,见无人注意,一溜烟的来到马车前。
    “小卓子,怎样?”尔康屏息的问,心中已知不妙。
    “福大爷!快走!两位格格出不来了!皇后及时赶到监牢,所有的计划全部失败!令妃
娘娘说,明天一早,会再求皇上‘刀下留人’!要你不要耽误了!快走!”
    小卓子说完,就返身奔回宫去。
    尔康失望至极,眼睁睁的看着那座皇宫,紫薇和小燕子出不来,怎么办?他心绪已乱,
小桂子已经一拉马缰,马车往前奔去。
    半个时辰以后,尔康、永琪、柳青、柳红就在帽儿胡同见了面。
    四人一见面,恍如隔世。四人的手都紧紧的握在一起。永琪急问:
    “小燕子她们……”
    “营救失败!”尔康沉痛的说:“我们只有等明天,孤注一掷了!金琐已经动身,充军
蒙古!应该是从安定门出去,往西北的方向走了!”
    大家紧紧的互视着,眼里,都闪耀着坚定的光芒。
    终于,到了这一天。
    北京街头,万头躜动,大家争先恐后,要看两位格格的风采。
    锣声“当当”的响着。旗帜飘飘。军队带着武器,整齐划一的出现。监斩官严肃的骑着
马在前开道。大大的旗子,迎风飘扬,上面写着“斩”宇。后面,跟着穿着黄衣的御林军,
手拿木棍,拦着街道两边蜂涌而至的人群,不许老百姓接近囚车。
    囚车紧跟着出现。两位格格果然站在囚车上,群众不禁大哗。
    紫薇穿着大红色的格格装,外加月白色背心,绣着团花蝴蝶。小燕子穿了深红色的格格
装,同色长背心,满身描金绣凤。两人都是珠围翠绕,梳着高高的旗头,像帽子似的旗头
上,簪着大大的牡丹花。她们虽然戴着脚镣手铐,被铐在囚车的栏杆上。但是,两人衣饰整
齐,簪环首饰,一应俱全。看来完全不像两个要去“处死”的人犯,倒像要赴什么盛宴似
的。两人都昂着头,临风而立,衣袂飘飘,美得像从图画里走出来的人物。眉尖眼底,没有
惊恐,没有悲伤,只有一股视死如归的豪气。
    群众看到这样两位格格,就哄然喊叫起来了:
    “看啊!看啊!真的是两位格格耶!还珠格格和明珠格格!”
    “是咱们的‘民间格格’耶!好漂亮的两个格格呀!皇上要把她们砍头那!”
    “这么漂亮的格格,为什么要砍头啊?”
    “民间格格没地位嘛,皇上一生气,脑袋就丢了!”
    “可是,那个还珠格格去年还和皇上一起游行,到天坛祭天,我们才看过,才一年,怎
么就要砍头了?”
    “所以说,这‘民间格格’,就是倒楣,做错一点事,砍头就砍头!什么时候听说过正
牌格格砍头的事?伴君如伴虎呀!”
    群众吼着,叫着,议论着。大家越说就越是愤愤不平。挤来挤去,情绪激动。
    小燕子勇敢的抬着头。紫薇望着天空,飘然若仙。
    小燕子看到这么多人,有些兴奋起来,转头对紫薇说道:
    “没想到,有这么多人来看我们死!我们死得好热闹啊!这样子‘死’,我觉得也很
‘气派’了,简直死得‘轰轰烈烈’!砍头痛不痛,我也不在乎了!”
    “我们勇敢一点,千万不要掉眼泪,知道吗?”紫薇给小燕子打气:“这么多人看着,
让我们的演出精彩一些!”
    “是!我们唱歌吧!”小燕子就神彩飞扬的说。
    “好!我们唱‘今日天气好晴朗’!”
    两人就引吭高歌起来:
    “今日天气好晴朗,处处好风光!蝴蝶儿忙,蜜蜂儿忙,小鸟儿忙着白云也忙!马蹄践
得落花香,马蹄践得落花香!眼前骆驼成群过,驼铃响叮当!这也歌唱,那也歌唱,风儿也
唱着,水也歌唱!绿野茫茫天苍苍,绿野茫茫天苍苍……”
    两人这样一唱,围观群众更是如疯如狂。大家七嘴八舌的喊道:
    “看啊!看啊!她们还唱歌呢!她们一点都不怕,好勇敢!好伟大!比男人都强!”
    “听说这两个格格都是女中豪杰,爱打抱不平!在宫里做过许多好事!这样的格格要砍
头,太没天理了!”
    群众就发出一片愤愤不平声。
    人群之中,尔康、柳青、柳红、永琪都穿着劲装,脖子上都缠着黑巾,正全神贯注的跟
着队伍往前移动,找寻可以下手的时机。
    这时,有个妇人忽然排众而出,挤到囚车前面,喊道:
    “还珠格格!我们是‘翰轩棋社’的受害人,谢谢你为我们除害!”
    这个妇人一喊,就有一群人跟着大喊:
    “还珠格格千岁千岁千千岁!明珠格格千岁千岁干千岁!”
    居然有人匐伏在地,给小燕子和紫薇磕起头来。
    群众的呼叫像是具有传染力,就有更多群众呼应:
    “饶格格不死!饶格格不死!饶格格不死……”
    小燕子和紫薇惊喜互看,简直无法相信。小燕子喊着:
    “紫薇,你听!你听,大家都知道我们,大家都不要我们死!”
    紫薇震动得一塌糊涂:
    “是啊!我太感动了!大概,我们的故事,已经传开了!”
    突然,人群中有个老妇人,颤巍巍的奔出来,凄厉的大喊:
    “民间格格是我们大家的‘格格’,不可以砍头啊!”
    紫薇看着小燕子,摇着她:
    “那是大杂院的孙婆婆啊!”
    小燕子放眼看去,惊呼起来:
    “好多大杂院的人……柏奶奶,齐爷爷,魏公公……他们都来了!”
    有一个老者,冲到监斩官前面去,大喊:
    “我们为格格请命!她们两个是‘民间格格’,代表我们民间!请皇上顺应民意!饶格
格不死!”
    于是,群众们就争先恐后的挣开御林军,钻过木棍,蜂涌到马路正中,全部跪下,吼声
震天的喊了起来:
    “民间格格不可杀!饶格格不死!饶格格不死!饶格格不死……”
    监斩官惊愕的看着这一切,震动极了,忍不住回头看了看气势不凡的紫薇和小燕子。真
的,这是两位格格呀!难道皇上真忍心处死她们吗?监斩官毅然回头,对身边几个侍卫大声
的说:
    “赶快回去禀告皇上,看看可不可以‘刀下留人’?”
    “喳!”侍卫领命,飞骑而去。
    “饶格格不死!饶格格不死!饶格格不死……”群众越喊越大声。
    紫薇和小燕子,就对大家挥起手来:
    “谢谢大家!孙婆婆,柏奶奶,齐爷爷……谢谢!”
    群众也挥手响应:
    “格格吉祥!格格千岁千岁千千岁!”
    紫薇和小燕子感动得热泪盈眶了。
    在人群里蓄势待发的尔康、永琪、柳青、柳红四人,都你看我,我看你,面有惊喜之
色。这个变化,实在大大的出人意料。尔康就低声说:
    “大家先等一等,说不定有转机!”
    永琪点头。柳青柳红都满怀希望的看着小燕子和紫薇。只见小燕子和紫薇疯狂的对群众
挥着帕子,喊着:“谢谢大家!谢谢大家!”脚镣手铐跟着“钦铃匡郎”晌。两人眼中含
泪,嘴边带笑,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尔康和永琪看着这样的两位格格,想到她们就是自己
的心上人,就觉得无比的骄傲和感动起来。在此情此景下,生或是死,都微不足道了。
    同一时间,乾清宫里,所有的妃嫔阿哥和格格,都聚集在乾隆面前,有的要为紫薇和小
燕子,作最后的努力,有的要阻止乾隆变卦,各有私心。
    令妃抓着乾隆的手,急切的滑跪于地,仰视乾隆,痛喊着:
    “皇上!您赶快收回成命吧!饶两位格格不死,再不下令,就晚了呀!”
    皇后往前一迈,威严的说:
    “皇上的命令,怎么可以出尔反尔?这两个丫头,根本不是格格,把整个皇宫,当成她
们的马戏班!戏弄皇上于股掌之间,无视老佛爷皇上和有人的存在!调兵遣将,密谋叛变!
这样的大罪,死有余辜!”
    “皇后的话很对!”太后就接口说:“这两个丫头,闯下的大祸,数都数不清!以前还
怜恤她们有皇室血脉,网开一面。现在,发现连皇室血脉,都是一个阴谋诡计,这样的‘格
格’,留下活口,必有后患!”
    晴儿急切上前,跪倒,哀声喊:
    “皇上!想想小燕子的天真烂漫,想想紫薇的温柔可人!即使她们没有皇室血脉,她们
也是两个花样年华的姑娘!她们也有父母亲人,皇上,您怎么忍心置她们于死地呢?求求皇
上,问问您的心!人死不能复生,现在已经到了最后关头,请赶快下令,刀下留人吧!”
    六阿哥永容才十七岁,也上前,跪倒求情:
    “皇阿玛!我代表所有的阿哥和格格,为两位姐姐请命!两位姐姐来自民间,皇阿玛收
为义女,已经是街头巷尾的美谈!她们两个,代表皇上对人民的爱护!现在忽然斩首示众,
皇阿玛不怕天下人不平吗?何况,两位姐姐亲切和蔼,待人宽厚。平常,让皇宫里的人都笑
口常开,给我们众多弟妹带来好多温馨和快乐!请皇阿玛收回成命,饶她们不死!”
    永容一跪,十二阿哥永璂,就跟着跪下了:
    “皇阿玛!我们喜欢小燕子姐姐和紫薇姐姐,请你不要杀了他们!”
    皇后看到自己的亲生儿子永璂,也跪下了,大震,惊喊:
    “永璂,连你也为她们两个请命?”
    永璂就对皇后磕下头去,哀恳的说:
    “皇额娘!请您劝劝皇阿玛!”
    于是,所有妃嫔和阿哥格格,都跪下了:
    “皇上/皇阿玛!请‘刀下留人’!”
    乾隆惊看众人。怎么?紫薇和小燕子,在宫里竟然有这么多拥护者?他被撼动了,不敢
相信的问:
    “你们都为她们请命?”
    令妃就急忙喊道:
    “皇上!看看大家的心意吧!如果两位格格,果真罪大恶极,怎么会让所有弟妹和宫中
嫔妃,个个喜欢?今天,杀了两个格格,会让许多人伤心啊!皇上,臣妾就不相信,皇上
你……不会伤心吗?”
    乾隆恻然心动了,脸上,浮起不忍之色。
    正在这时,数位侍卫匆匆进门,急急跪倒:
    “启禀皇上!吴大人带着斩首队伍,还没走到法场,已经被老百姓围得水泄不通,老百
姓全体在大喊,要皇上饶格格不死!”
    乾隆吓了一跳,众人也大惊。乾隆惊喊:
    “有这等事?”
    “吴大人请示皇上,是不是可以刀下留人?”侍卫问。
    乾隆在震惊之中,犹豫起来。小燕子和紫薇的诸多好处,在他眼前一一闪过。本来,斩
首就有几分“虚张声势”,现在,正好“见风转舵”。乾隆心念已动,实在不忍杀紫薇和小
燕子。心软了,叹了口气:
    “唉,朕下令,尊重民意……”
    乾隆话没说完,又有狱卒们气极败坏的冲了进来,跪了一地:
    “启票皇上,奴才们罪该万死!人犯福尔康昨晚离奇不见了!”
    乾隆大惊,喝道:
    “什么叫作‘离奇不见’?”
    “昨晚还在牢里,今天不见了,牢里什么人都没有,福大爷凭空消失了!”
    乾隆大怒,一拍桌子:
    “混帐!朕要摘了你们的脑袋!犯人怎么可能‘凭空消失’?”
    狱卒一听要摘脑袋,顿时簌簌发抖,慌张的辩道:
    “万岁爷饶命啊!想那香妃娘娘会变蝴蝶飞走,福大爷也可能变成蝴蝶飞走了!”
    狱卒一句话,触动乾隆最深最深的痛,顿时脸色惨变,喘气掉头,对侍卫大声说:
    “你们马上去告诉监斩官,两个丫头立即处死!杀无赦!”
    第三部完。待续第四部《浪迹天涯》
    ------------------
  文学殿堂疯马  扫校
    由著名的晓军做再次精心校对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