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珠格格续集
37

    晴儿确实使出了她的全力,在太后面前,给小燕子等人求情。
    “老佛爷,请您开恩,跟皇上美言几句,放了他们大家吧!”
    “你说得多么简单?哪有这样的好事?他们犯下欺君、叛国、包庇、偷渡……种种大
罪,每一条都是好几个死罪,怎么可能再有生路?晴儿!你也醒一醒,既然那个尔康和你也
没有夫妻缘份,你就不要再去顾念他了!”
    “夫妻缘份虽然没有,知心朋友还是可遇而不可求。老佛爷……他们犯下的案子,不是
正好解除了老佛爷的心腹大患吗?把香妃送走,老佛爷也松了一口气……以后,香妃就再也
不会回来迷惑皇上了!何必再去追寻她的下落呢?将错就错,不是很好吗?万一追回来了,
皇上又不可自拔,难道老佛爷还要再赐死香妃一次?”
    太后一楞,深思起来:
    “晴儿说得有理!”
    “所以,他们几个,是歪打正着,为老佛爷除害了!”晴儿赶紧再说:“老佛爷,你可
不可以看在他们也有‘功劳’的份上,放了他们呢?”
    太后深深的看着晴儿,似乎要看到她内心深处去。
    “晴儿,你对尔康,还是很喜欢的,是不是?”
    晴儿眼中含泪,默然不语。
    太后就有活动的意思了。
    “或者,可以让尔康免于死罪吧!”
    晴儿猛然打了一个寒战,急促的喊:
    “就让他们一起免于死罪吧!如果他们都死了,尔康一个人活着,对他而言,是生不如
死啊!”
    太后怔了怔,还来不及说话,外面传来太监大声的通报:
    “皇后娘娘到!”
    随著通报,皇后带着容嬷嬷急步而入,匆匆请安:
    “老佛爷吉祥!”
    “这么急冲冲的,有什么事吗?”太后问。
    “老佛爷派到济南去的高庸,回来了!”皇后声音清脆的回答。
    太后一震:
    “找到什么线索了吗?”
    “回老佛爷!”容嬷嬷走到太后身边,神秘的说:“高庸带来了三个人!一个是当年亲
手接生紫薇的李婆婆,还有一对老夫妻,是紫薇的舅公和舅婆!”
    “人呢?”太后神态一正,眼神专注。
    “就在外面等!不知道老佛爷要不要马上传来问话?”皇后问。
    “还等什么?马上传进来!”
    “是!奴婢这就去带进来!”容嬷嬷立刻走了出去。
    晴儿退在一边,惊奇的看着听着。紫薇的舅公舅婆?难道找到了什么破绽不成?她睁大
眼睛,谅惧不已。
    容嬷嬷带了高庸、李婆婆、舅公舅婆等人进来。高庸甩袖一跪:
    “奴才高庸叩见老佛爷,老佛爷千岁千岁千千岁!这次奴才去济南,寻访了好多人家,
总算没有白跑,已经把紫薇格格仅存的亲人,和接生的李婆婆都带来了!请老佛爷亲自查问
吧!”
    太后眼光锐利的看向后面三人。只见那三人,都是一身灰布衣服、满脸风霜,很老实的
普通老百姓。这时,早就匍伏于地,从来没有见过这种世面,都吓得簌簌发抖。
    “谁是李婆婆?”太后威严的问。
    “我是!”李婆婆急忙抬头。
    “紫薇是你亲手接生的?事隔十九年,你怎么知道我们说的,是哪一个紫薇?”
    “如果是当年住在大明湖边‘趵突泉路江家巷五十二号’的夏家,那就没错了!”李婆
婆战战兢兢的说。
    太后立刻敏捷的接口:
    “趵突泉路江家巷五十二号的夏家,你怎么记得这样清楚?”
    “因为接生那天,我实在不愿意去!”李婆婆惶恐的说道:“又是下大雪,又是深更半
夜,又不是老主顾……我左推右推不想去,可是,来人一出手就是两个银锭子,实在太多
了!我从来没有收到过这么多接生费,这才冒着风雪去了!”
    太后顿时大震,提高声音,尖锐的问:
    “风雪?那紫薇是八月二日生,怎么会有风雪?”
    “我没说是八月二日呀,”李婆婆愕然说道:“如果我没记错,那晚刚好是腊八!因为
夏家派人来的时候,我们正在喝腊八粥!”就一指那个舅公:“夏家派来的人,就是这位!”
    太后惊得一个颠踬,心想,原来紫薇是冬天出生的,这么说,她根本不是皇帝的骨肉!
早知这个紫薇身世可疑,看来,根本是个骗局!她整理了一下零乱的思绪,盯着那一对老夫
妻,再严肃的问道:
    “你们确实是紫薇的舅公舅婆吗?”
    “是是是!”两老拼命点头。
    “紫薇的母亲是夏雨荷吗?”
    “是!夏雨荷是我的外甥女。当年住在趵突泉路,大家还很亲近,相信紫薇还认得我!
后来,雨荷搬到千佛山下面去了,大家就疏远了!”舅公说。
    “那么,你们可曾知道,紫薇的生父是谁?”
    舅公惭愧的低下头去:
    “实在不清楚,雨荷的事情,一直好神秘,没有成亲就有了孩子,生活不是很检点……
大家对他们都有看法……雨荷生产那天,夏家一团乱,还是雨荷的娘,求着我去请产婆的!”
    “你确定那是十二月八日?”
    舅公斩钉断铁的一点头:
    “对!癸亥年腊月八日!”
    太后又惊得一跳:
    “癸亥年?难道不是壬戊年?”
    “不是!肯定是癸亥年……”舅公就转头看老妻,不太有把握的问道:“她不是和我们
家秋儿同年生的吗?”
    “是!”舅婆点头说:“秋儿是我们的孙子,生在秋天,她生在冬天,雨荷那时跟我很
接近,还开玩笑的说过,要亲上加亲呢!”
    太后整个震住了。
    晴儿也吓呆了。
    同一时间,乾隆正为了永琪溜走的消息,气得发昏了。
    “留书出走?什么叫做留书出走?他不是生病了吗?”
    小顺子跪在地上,双手高捧着一封信:
    “这是五阿哥留下的信,他从监牢里抬出来的时候,确实病得很厉害,肚子痛得不得
了,后来,吃了药,好多了。他说到御花园走走,就一去不回了!”
    “岂有此理!早知道,让他死在牢里,不要放他!”
    乾隆就一把抢过那封信,拆开来看。小顺子磕了一个头,赶紧起身退出去。
    令妃小心翼翼的站在一边,察看着乾隆的神色。
    乾隆只见信上写着:
    “皇阿玛,请原谅儿子的不孝,在您如此暴怒的时刻,就算我有千言万语,也不知从何
说起!我们几个,对皇阿玛的尊重和敬爱,始终如一,天地可表!香妃事件,我们虽然大错
特错,但是波涛汹涌的表面,在底层,总有一个撼动的根源!如果皇阿玛有一天找到了那个
根源,说不定能够原谅我们的一切!皇阿玛,我再次为我们五个求情,如果皇阿玛饶恕了我
们,您将得回四个儿女,我会回来向您负荆请罪!否则,永琪不能独活,就在这儿和您永别
了!”
    乾隆把信纸一抛,气得暴跳如雷:
    “永别了!好!让他消失在外面,永远不要回来!我没有这样不孝的儿子!”
    令妃捡起信看了看,婉转的说道:
    “皇上!臣妾觉得,五阿哥这封信,纸短情长,让人感动!字里行间,充满了无可奈
何!只要皇上原谅了紫薇他们,他就会回来的!否则,他选择和尔康他们大家‘同生共
死’!皇上,您真的要三思啊!已经失去香妃了,何必再失去这么多儿女呢?悲剧喜剧,就
在皇上一念之间啊!”
    “令妃!你不要再帮他们说话了!悲剧喜剧,不在朕的一念之间,在他们的一念之间!
当他们选择了帮助香妃逃亡,他们已经选择了悲剧!在这件事情里,最让朕痛心的,还不止
是他们帮助香妃逃亡,还有他们对朕一次又一次的欺骗!朕一问再问,他们咬定香妃变成蝴
蝶飞走了……”他越说越气,大吼:“哪有这样的儿女,把朕当成一个白痴来玩弄?”
    乾隆如此盛怒,令妃不敢说话,偏偏这时,太后的人到了,甩袖跪倒:
    “皇上,老佛爷有请!说是有急事,请万岁爷去一趟慈宁宫!”
    片刻以后,紫薇、小燕子、金琐,全部被带到了慈宁宫。
    小燕子是乐观的,看到有人来带她们,就惊喜起来。
    “一定是皇阿玛想明白了,要放我们了!”
    紫薇没有那么乐观,但是,也带着希望:
    “皇阿玛是个‘性情中人’,只要给他时间,他就会想明白!肯传我们,就是好事,就
怕他根本不理我们!”
    在慈宁宫门口,她们又惊见尔康被押了过来,更加肯定有好消息了。连金琐都振奋起
来,高兴的喊:
    “是尔康少爷耶!你们的分析一定对了,皇上也传了尔康少爷,大概真的要释放我们
了!”
    尔康一看到紫薇等人,也惊喜交集,恍如隔世:
    “紫薇!小燕子……你们也来了?”他忘形的奔了过来,贪婪而心痛的看紫薇:“你怎
么样?是不是很冷?有没有受伤?赶快告诉我!”
    “赶快进去吧!不要在这儿聊天了!”狱卒不耐烦的打断他们。
    小燕子心怀希望,对狱卒一凶,掀眉瞪眼的喊:
    “你当心!皇阿玛叫我们过来,是要释放我们!你凶什么凶?睁大眼睛看看清楚,我们
到底是格格耶!我们放了之后,头一个拿你开刀!你这个势利小人,你叫什么名字?你说!
你说!”
    狱卒被小燕子的气势吓住了,连忙赔笑:
    “格格不要生气,奴才也是奉命办事呀!各位格格大爷,请快进去吧!”
    紫薇看不到永琪,急忙问:
    “五阿哥呢?”
    “昨天就出去了!有机会再说!”
    大家进了慈宁宫,就呆住了。只见一屋子都是人,乾隆、令妃、太后、皇后、晴儿、容
婉赎等人都在,个个神情严肃。除了宫里的人,地上还跪了好几个老百姓,正是李婆婆、舅
公和舅婆。
    太后立刻开口:
    “小燕子,你们几个谁都不要说话!”就看着地上的老百姓问道:“哪一个是紫藏,你
们认一认!”
    “我真的认不出来!当初是个小婴儿!”李婆婆哭丧着脸回答。
    舅公舅婆抬头,仔细看着紫薇、金琐和小燕子。
    紫薇等人愕然着,被动的看着那三个风尘仆仆的老人。尔康更是困惑。紫薇看了半晌,
忽然认出来了,眼睛一亮,惊喜交集,定睛看去。
    舅公舅婆也认出来了,不由自主,就站了起来。
    舅婆向紫薇伸长了手,热情的喊:
    “紫薇!你还记得我吗?”
    “舅婆!舅公!”紫薇兴奋的喊:“你们不是在济南吗?怎么会到北京来了?”
    舅婆就紧紧的抱住了紫薇,舅公含泪点头,说:
    “好多年不见了,紫薇,你长大了!长成一个小美人了!记得你们搬到千佛山下那一
年,你才只有九岁,才到我这儿!”用手比着紫薇的身高。
    舅婆更是热泪盈眶,一迭连声的说:
    “好好好!这么标致的女儿,又进了宫,雨荷可以安心了!”
    太后看到这儿,就重重的咳了一声,提高声音问:
    “认亲认完了吗?紫薇,这确实是你的舅公舅婆吗?”
    紫薇赶紧放开舅婆,恭敬而困惑的说道:
    “是!不知道他们两老,怎么会到北京来?是来找我的吗?是来投奔我的吗?”
    尔康觉得情形十分古怪,不禁去看晴儿。晴儿的眼光和尔康一接触,就对尔康着急的摇
摇头,表示“情况不妙”,尔康就整个人都绷紧了。
    金琐诧异的看着舅公舅婆,忍不住也上前了一步,屈了屈膝:
    “舅爷爷,舅奶奶,你们好!”
    “哎哟!这是金琐吧?”舅婆惊讶的喊:“还跟着紫薇呀?真好!真好!”
    太后冷玲的说:
    “好了!那么,这个亲戚关系,是没错的了!”就陡然提高了声音,厉声问:“紫薇,
你家原来住在哪儿?后来搬到哪儿?”
    紫薇吓了一跳,赶紧回答:
    “原来住在‘趵突泉路江家巷五十二号’,后来搬到千佛山下面的梨花镇去了!”
    “你是哪年哪月生的?”太后再问。
    “我是壬戌八月二日生的!”
    太后就大声说:
    “李婆婆!你把紫薇的出生年月日,再说一遍!”
    “我去接生那天,是癸亥年腊月八日!”李婆婆吓得发抖,颤声说:“但是,不知道是
不是这个姑娘?我完全认不出来……”
    “夏雨荷有几个女儿?”太后就厉声问舅公。
    “雨荷只有这一个女儿!”舅公吓得噗通一声,又跪倒了。
    这一下,紫薇明白了。她太震掠了,踉跄后退。顿时之间,脸色惨变。她拼命摇头,看
着那三个人,无法置信的说:
    “不不不,这是不可能的……我是八月生的,我娘说,那年紫薇花开得特别好,到八月
还没谢,所以取名叫紫薇!”
    “可是,你确实是癸亥年腊月八日生的!”舅公肯定的说:“是我帮你娘找的接生婆!
你小时候并不叫作‘紫薇’,大家都叫你‘小不点’,因为生下来好小!一直到你六岁,你
娘才突然给你改了名字,说是叫起来不好听,这才叫‘紫薇’!”
    不止紫薇明白了,大家都明白了。小燕子睁大了眼睛,又惊又怒。金琐也是睁大了眼
睛,困惑不已。尔康全神贯注,脸色苍白。乾隆满脸的痛楚,满眼的愤恨。
    紫薇只觉得天旋地转,好像自己的世界全部粉碎了:
    “怎么会这样?我娘不会骗我,她说得清清楚楚,怎么会变成这样?”她昏乱的看着舅
公舅婆:“你们肯定吗?我不是壬戌年生的?”
    舅公、舅婆异口同声的回答:
    “真的!没错!你和我们家秋儿,是同年生的!没错!”
    乾隆听到这儿,忍无可忍,往前一迈,痛楚的盯着紫薇,咬牙切齿的说:
    “紫薇!你和你娘,设下这么大的一个圈套,把朕骗得团团转!什么苦守十八年,让朕
以为你娘是第二个王宝钏!对她充满了歉疚和惭愧,用一颗最真挚的心来接受你……结果,
这是一个处心积虑,策划多年的大骗局!你的出生,远在朕离开济南两年以后!你娘,居然
是这样诡计多端,满腹阴谋的女子,怪不得有你这样诡计多端、满腹阴谋的女儿!朕真是瞎
了眼,才会认了你!”
    紫薇被乾隆这几句话,彻底打倒了。她崩溃的摇头,凄然的、结舌的说:
    “我娘不是这样的人……她不是……她不是……皇阿玛,你认得她,你了解她……”
    乾隆大声一吼,打断了紫薇:
    “不要叫朕皇阿玛!朕不是你的‘皇阿玛’!”
    一直旁观的小燕子,这时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往前一冲,大叫起来:
    “皇阿玛!你不要中计!到底这几个人,是怎么跑出来的,谁也弄不清楚!就算他们真
的是紫薇的舅公舅婆,他们已经老了,说不定记错了年份月份!你不要冤枉了紫薇,再去冤
枉紫薇的娘!夏雨荷已经死了,没有办法从地底下爬起来帮自己说话!皇阿玛……”
    乾隆指着小燕子,厉声打断:
    “你给朕住口!你和紫薇,串通一气,根本从头到尾,是个大骗局,现在东窗事发,还
不知羞耻,居然还敢振振有词!什么皇阿玛!朕也不是你的‘皇阿玛’!”
    金琐看到这样,忍不住痛喊出声了:
    “皇上!我跟在太太身边九年,直到太大去世!我用我的生命和一切来发誓,太太是个
高贵贤慧的女子,绝不可能像皇上想的那样!她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教育小姐,也非常严
格……”
    “朕不要再听关于雨荷的任何一句话!朕再也不相信那些谎言!把这些跟雨荷有关系的
人,通通给朕拉下去!朕不要见到他们,滚!”
    便有太监上来,把舅公舅婆李婆婆等人拉走了。
    紫薇看着乾隆,眼泪夺眶而出,她摇着头,痛楚已极的说道:
    “皇阿玛……这件事我百口莫辩!当不当皇阿玛的女儿,我已经不在乎……但是,我娘
的人格操守,不容侮蔑!如果我不是你的女儿,我娘怎么会那样说?我已经混乱了……”说
着,她情绪大乱,噗通一跪,仰天大叫:“娘!你在哪儿?告诉我,这是怎么一回事?告诉
我……告诉我……”
    “好了!不要再演戏了!”太后铁青着脸,大声说:“我已经看够了你们的戏码!如此
欺君大罪,已经罪不可赦,回监牢里去等死吧!”
    尔康急冲上前,脸色惨白的喊:
    “皇上!请听我说几句话!”
    太后一拦,盯着尔康,话中有话的说:
    “尔康!今天把你叫过来,就是要你亲耳听见,亲眼看见,你这一年多以来,陷在怎样
一个大阴谋里?你以为只有皇上被骗吗?还有两个被骗的人,一个是永琪!一个是你!醒过
来吧!尔康,你是皇上忠心的臣子,是我们大家深深喜爱的青年,不要再执迷不悟了!这两
个丫头,来历不明,满口谎言,你不要再被骗了!现在,紫薇根本不是格格,那个‘指
婚’,当然也不算数!只要你醒悟,你还是我们大家的尔康,你所有的罪,一慨都可免除!
听到没有?”
    紫薇听了太后这一篇话,就掉头泪眼看尔康,心碎肠断。她知道“指婚”没有了,尔康
只要回头,依然有着锦绣前程,就对尔康匐伏在地,哀声说道:
    “尔康!好自为之!紫薇和你永别了……”
    尔康看到紫薇如此,听到她这样的话,真是万箭钻心。他比紫薇还要心碎,还要激动。
他急奔上前,忘形的跪下,抓住紫薇的胳臂,用力的摇了摇。喊道:
    “永别什么?我和你天上地下,永远在一起,如何永别?”他掉头看乾隆,语气坚定的
说:“皇上!紫薇对于你,身世很重要,血缘很重要,生辰八字很重要……对于我,什么都
不重要!我重视她,爱护她,不因为她是格格,不因为她身上有皇家血脉……只因为,她是
世上唯一的紫薇!她是贩夫走卒的女儿也好,她是流氓地痞的女儿也好,她是杀人凶手的女
儿也好,她是穷酸乞丐的女儿也好,她依然是我的紫薇!我对她的感情和欣赏,绝不会因为
她的身份,而有丝毫改变!要我用紫薇来换取生命和荣华富贵,未免太小看我了!”
    紫薇抬头,眼光热烈的看着尔康,太感动了,眼神如痴如醉了。
    小燕子含泪一笑,忽然拍起手来,大笑说道:
    “尔康!我崇拜你!我帮你鼓掌!有你这么伟大的人,跟我们一起死,我连砍头也不怕
了!”就跳了好高,欢呼道:“好!大家‘要头一颗,要命一条’!”
    乾隆震住了。
    晴儿热泪盈眶。令妃拭着眼角的泪。
    皇后和容嬷嬷对看,也被这种气势震慑住了。
    紫薇、小燕子和金琐,又被关回了监牢。
    金琐把紫薇一抱,气愤的喊道:
    “小姐!你不要相信那个舅公舅婆,不知道他们是不是被买通了?怎么会睁着眼睛说瞎
话!你的生辰八字,太太交待得那么清楚,绝对不会有问题!难道我们不信太太,要信这些
不相干的人吗?”
    紫薇已经心平气和,眼里漾着幸福的泪光,平静的说:
    “金琐!不要为我抱不平了!我现在一点也不生气。我是哪年哪月生,我是谁的女儿,
已经完全不重要了!皇阿玛认不认我,也完全不重要了!我反而谢谢舅公舅婆,没有他们来
作证,我怎么会更深一层的认识尔康呢?”就作梦似的抱着膝盖,把脸颊靠在膝盖上:“我
觉得好幸福,真是‘死而无憾’了!”
    小燕子情绪仍然高昂,摇着紫薇:
    “紫薇,尔康那个监牢,离我们这个监牢远不远?”
    “不知道,应该不远吧!一个是男监,一个是女监。他大概就在那一头!”指指铁栅外
面。
    “你要做什么?你总不至于,想跟他喊话吧?”金琐看小燕子。
    “永琪已经出去了,他一个人在牢里,不是好无聊吗?我确实想跟他喊话!”小燕子就
大叫起来:“尔康!尔康!你听得到我吗?听到了,敲一敲铁栅栏,让我们知道!”
    隐隐约约,传来有人用东西敲击铁栅的声音。
    “他听到了!他真的听得到!”小燕子兴奋的大喊:“尔康!你是我们永远的尔康!你
是紫薇永远的尔康!我们为你骄傲!你是英雄!是大侠……紫薇现在有悄悄话要讲给你听,
你赶快把耳朵竖起来……”
    紫薇含泪带笑的推着小燕子:
    “什么悄悄话?他听不见嘛!我嗓门没有你大,喊不出来!”
    “悄悄话哪里要用喊的?你试试看呀!”小燕子认真的说。
    紫薇就真的闭起眼睛,像祈祷一般,嘴里叽叽咕咕,不知道说些什么。
    “尔康!你听到没有?听清楚没有?”小燕子大声喊话。
    “我听到了!”尔康的声音传来:“每一句,都清清楚楚!‘山无棱,天地合,才敢与
君绝!’!”
    紫薇听到尔康的喊话,忘形的把金琐一抱,欢呼道:
    “他听到了!他真的听到了!”
    小燕子大乐,跳起身子,又吼又叫:
    “哟呵!万岁!万万岁!”
    三个姑娘,就嘻嘻哈哈的大笑起来,彼此抱着又跳又叫。
    监牢外,几个狱卒莫名其妙的彼此对看:
    “他们死到临头,还高兴些什么?”
    狱卒们摇头不解。对这两位“民间格格”,却不能不心生佩服了。
    此时此刻的乾隆,真的是五内俱焚,干疮百孔了。各种挫败感,像排山倒海一样的包围
着他。太多的意外,太多的打击,使他招架不住了。尤其,当派出去找寻香妃的大臣,纷纷
无功而归,他的挫败感,就更加严重了。
    “什么?找不到?你们这样兵分几路,还是什么线索都没有?”
    几个大臣,诚惶诚恐的站着,你一句,我一句的回答:
    “皇上,实在像是大海捞针,一点头绪都没有!”
    “因为皇上有令,不得声张是找寻娘娘,所以有所顾忌,查询路人,都不得要领!实在
无从追查!”
    “皇上,不知道是不是可以画出娘娘的肖像,再去寻访?”
    乾隆一拍桌子,恼怒的吼道:
    “宫里丢了娘娘,怎么可以到处宣扬?朕已经再三交待过了,只能暗访,不能明察!你
们听不懂吗?怎么能够画出肖像公然找寻?你们大家注意了,谁的口风不紧,泄露宫廷机
密,朕一定严办!”
    众大臣大惊,悚然躬身,惶恐说道:
    “臣等不敢宣扬!只是暗访,不曾明察!”
    乾隆心烦意乱,抬头看众人:
    “你们到底有几分把握?坦白告诉朕,找得还是找不到?”
    “启禀皇上,”傅恒一步出列,恭敬而坦率的说道:“这件任务实在困难重重!中国那
么大,山有山路,水有水路,不知道上哪儿去找?只怕我们调兵遣将,劳民伤财,最后还是
不得要领!何况,调兵越多,越是不能保密!只要我们去‘访’,就很难做到‘暗’宇!人
多口杂,传言一定纷纭,皇上请明示,要怎样做才能十全十美呢?”
    乾隆一愣,心灰意冷。沉思片刻,骤然一抬头。
    “算了!停止追查!傅恒!”
    “臣在!”
    乾隆沉痛的宣布:
    “香妃娘娘病逝!派人去新疆向阿里和卓报丧,再修建一座香妃墓,这件事到此为止!”
    “臣遵旨!”
    众臣退下以后,乾隆的心情,跌落到了谷底。地思前想后,真是痛定思痛。想到他给过
紫薇和小燕子的亲情,袒护,宠爱,信任……如今,全体像是一个大笑话,把他层层包裹,
他觉得不能呼吸,不能喘气了。他走到窗前,一拍窗棂,恨极的说:
    “没想到,朕一生呼风唤雨,威震四方,最后,却败在几个孩子手里!而且,是朕最心
爱信任的孩子!太可恶了!太可恨了!”
    于是,这天,紫薇、小燕子、尔康、金琐四个人,被带进乾清宫的偏殿。乾隆当着太
后、皇后、妃嫔和亲近大臣们的面前,郑重的宣判了四人的罪刑:
    “紫薇和小燕子两个,处心积虑,冒充格格,蒙混进宫!两人在宫里欺上瞒下,犯下一
大堆不可原谅的大案!尔康、金琐都是帮凶!罪大恶极!朕宣判紫薇和小燕子死刑!明日午
时,斩首示众!”
    小燕子和紫薇,两人虽然已有预感,听到乾隆这样郑重宣布,仍然震惊。两人睁大眼
睛,傲然挺立。
    尔康震动的听着,看了紫薇和小燕子一眼,眼神里透着“生死与共”的坚定。
    皇后、太后、令妃,各有各的震动。
    乾隆接着说:
    “金琐是个丫头,对主人唯命是从,虽不至死,活罪难逃!即日起发配蒙古,处以流
刑!尔康身为御前侍卫,竟然助纣为虐!革去所有职位爵位,关入刑部大牢,服刑十五年!”
    乾隆说完,妃嫔们大惊,大臣们恻然。福伦就一步上前,匐伏于地,沉痛的喊:
    “皇上!请开恩!臣不敢再为尔康多说什么,但是,两位格格在宫里一年多,也曾带给
皇上很多欢笑!紫薇格格在微服出巡时,还奋不顾身,为皇上挡刀!今天虽然闯下大祸,罪
不至死呀!请皇上明察!”
    大臣们就全部下跪请命:
    “皇上开恩!皇上开恩!”
    令妃实在忍不住,含泪而出:
    “皇上!紫薇是不是冒充格格,还有待追查!不能就凭三个老百姓的片面之词,就下了
这样的定论!皇上现在在盛怒之下,要斩格格,只怕以后气消了,再后悔就来不及了!皇
上!请收回成命,最起码,延后几天再宣判,好不好?”
    令妃说着,就跪下了。令妃一跪,就有好多妃嫔,纷纷走了出来,跪在令妃身边。大家
异口同声的说:
    “我们都为两位格格请命!请皇上开恩!”
    乾隆见到众人如此,心里也有许多不忍,只是盛怒难消,忍不住去看小燕子和紫薇。如
果两个丫头这时能够痛哭流涕的忏悔一番,乾隆说不定就顺水推舟了。谁知,小燕子往前一
冲,大声对乾隆喊:
    “砍头就砍头,有什么关系?什么冒充格格,你才冒充我爹呢!早知道你这样不守信
用,不懂感情,动不动就要砍人脑袋……我才不要这样的爹!今天,我们已经醒了,不是你
错认了女儿,是我和紫薇错认了爹!”
    乾隆大震,气得发晕。猛点着头,再看紫薇:
    “小燕子的话,朕听到了!紫薇,你还有话要说吗?”
    紫薇看了乾隆片刻,傲然的抬着头,清清楚楚的说:
    “我为我娘抱屈,你否决了她的人格,你配不上她!”
    乾隆一拍桌子,大吼起立:
    “宣判完了!立刻执行!谁再说情,一起砍头!”
    “皇上!”尔康大声说:“我请求和紫薇小燕子一起死!”
    “皇上!”金琐立刻接着喊:“我也不要去蒙古!我也要砍头!”
    乾隆理也不理,掉头而去。
    大臣和妃嫔们匐伏在地,大气都不敢出。
    太后和皇后面无表情,令妃一脸的惨切。
    ------------------
  文学殿堂疯马  扫校
    由著名的晓军做再次精心校对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