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珠格格续集
34

    这天,早朝之后没有多久,御花园里,就传来一阵大呼小叫的声音,震惊了整个的宫
廷。大家纷纷从各个宫门里出来张望,只见小燕子拉着紫薇,紫薇拉着金琐,三个姑娘没命
的飞奔着,穿过花园,穿过月洞门,穿过回廊……
    小燕子一面飞奔,一面狂喊:
    “皇阿玛!皇阿玛……你在哪里?不好了!香妃娘娘变成一只蝴蝶,飞走了!皇阿
玛……香妃娘娘飞走了……”
    平时文文静静的紫薇,也惊慌失措的跟着大喊:
    “皇阿玛!赶快来呀……香妃娘娘化成蝴蝶了……”
    丫头金琐,跑得上气不接下气,跟着喊:
    “蝴蝶!蝴蝶……蝴蝶……大家来呀!怎么办啊?香妃娘娘飞走了……”
    这样的狂喊狂叫狂奔,把乾隆、令妃、太后、晴儿、皇后、容嬷嬷、尔康、永琪全部惊
动了,大家从各个宫殿里纷纷跑出来。宫友、太监、侍卫都乱糟糟的问着:
    “怎么了?怎么了?”
    乾隆迎向小燕子,急促的问:
    “什么?什么?小燕子,发生什么事情了?”
    令妃跟在乾隆身边,对小燕子喊道:
    “怎么回事?不要慌慌张张,慢慢说!慢慢说!香妃娘娘怎样了?”
    小燕子冲到乾隆和令妃面前,气极败坏的喊道:
    “皇阿玛……刚刚我们和香妃娘娘在一起,娘娘要试一试自己的功力恢复没有,就站在
宝月楼外面的院子里,转着转着去吸引蝴蝶,谁知道,她转着转着,就不见了……我们睁大
眼睛看,只看到一只蝴蝶,飞到我的手上,又飞到紫薇的手上,好像在和我们告别,然
后……它就越飞越高,飞过宫墙,就这样飞走了!”
    乾隆大震,踉跄后退,摇头,不敢相信,瞪着小燕子说:
    “这是不可能的事!没有的事!”他转向紫薇:“小燕子在胡说什么?”
    “真的!都是真的!”紫薇咽了口气,声音颤抖着,她的颤抖,是害怕,是内疚,却加
重了语气里的真实感:“我、小燕子、金琐三个,亲眼看到香妃娘娘,化成蝴蝶飞走了!”
她说着,就四面找寻:“有没有飞到这边来?有没有?”她给了尔康求救的一瞥,东张西
望:“不如道……还会不会飞回来?”
    尔康立刻呼应,震惊的喊:
    “哪有这种事!你们看清楚没有?”
    “看得清清楚楚!”紫薇被尔康鼓励着,又生怕小燕子会说得离谱,误了大事,就煞有
介事的说道:“香妃娘娘在那儿转,对着我们三个,还一直笑,笑着笑着,就像水里的影
子,变得好模糊……接着,我眼睛一花,再看,娘娘没有了,面前是一只白色的蝴蝶,身上
还有红色的线条,好像她常常穿的白衣服,系的红衣带!她飞得好美好美,像是在跳舞……
就这样飞啊飞啊飞走了!”
    永琪赶紧插嘴:
    “紫薇说得这么清清楚楚,一定是真的!”他转向尔康:“尔康,你记得吗?上次,香
妃娘娘病危,蝴蝶满天飞舞,你就说,香妃娘娘不是一个凡人!难道……她是神仙?就像小
燕子说的,是蝴蝶仙子?”
    “是!”尔康震动的回答:“她不是凡人!我早就知道,她绝对不是凡人!”
    令妃脸色大变,急问:
    “你们确定看到香妃变成蝴蝶?这可不是信口开河的事,不能乱说呀!好好的一个人,
怎么会变成蝴蝶?”
    乾隆震动极了,拼命摇头:
    “不会!不可能!绝对不会!”
    金琐也煞有其事的喊道:
    “万岁爷!是真的呀……香妃娘娘转着转着,我们就看到,她的衣服像脱壳一样滑落下
来,落在地上,她就变成蝴蝶了!如果皇上不信,赶快去宝月楼外面看看!衣服还在那儿
呢!”
    乾隆瞪大了眼睛,重重的呼吸:
    “朕不信……朕一个字都不信!”
    乾隆就拔脚对宝月楼奔去。令妃追在后面,也一起奔去。
    尔康和永琪交换了一个视线,尔康点点头,表示小燕子等人的戏演得不错,跟着向前跑。
    容嬷嬷惊奇的看着皇后。问:
    “娘娘!居然有这种事?香妃变成蝴蝶了,你相信吗?”
    “那个香妃,身上会香,会引蝴蝶,会死而复活,还有什么事不可能?不管怎样,我们
也跟过去看看!”皇后就带着容嬷嬷,也往宝月楼跑去。
    太后怔怔的看着晴儿,实在觉得荒谬极了,震惊得一塌糊涂:
    “香妃变成蝴蝶飞走了?小燕子和紫薇是这样说的吗?还是我的耳朵有毛病,听错了?”
    晴儿惊愕极了,在惊愕中,还有一份强烈的不安。心里,像闪电般闪过昨晚尔康永琪出
宫时的紧张,还有那个压低了帽子、看不出容貌的小太监!她的心咚咚乱跳,若有所悟,嘴
里喃喃的说:
    “她们是这么说!香妃飞走了!”
    “我们也去看看!”
    大后和晴儿,也跟着去了宝月楼。
    大家赶到宝月楼门口,就一眼看到,维娜吉娜正在伏地痛哭。地上,含香的白色衣衫,
摊在那儿,那个有羽毛装饰的白色头饰,也躺在草地上,含香的银环手镯,项链耳坠……全
部在地。
    乾隆看到这种景象,大震,就扑上前去,抓住维娜,摇着,痛喊:
    “你们的主子去了哪里?快说!”
    “公主变成蝴蝶,飞走了!”维娜用回语答着。
    “公主是蝴蝶仙子,她回家了!”吉娜哭着。
    乾隆不懂回语,不得要领,放掉维娜,惶然的回头,一把抓住紫薇摇着,急切之情,溢
于言表:
    “紫薇!你不会骗朕,你跟朕说清楚,香妃到底去了哪里?她是人,怎么可能变成蝴
蝶?怎么可能?”
    紫薇被乾隆一摇,心惊胆战。尔康和永琪也跟着一颤。
    紫薇看乾隆如此痛心,真情的眼泪,就夺眶而出:
    “皇阿玛!对不起,我们看着香妃娘娘飞走,谁都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看着她去!我
真的觉得好抱歉,我没有留住她!对不起,对不起!不过,皇阿玛!你想,香妃娘娘带着香
味,和我们这些平凡的人,根本不一样!她化为蝴蝶飞走,是不是因为她属于人间的时辰已
经到了,不得不走?香妃娘娘的所有所有,都不能以常理推测,她的走,也是这么神奇!”
    乾隆大恸,疯狂的摇着紫薇:
    “不!不会!她是朕的妃子……我们把她从死神手里都抢得回来,怎么会变成蝴蝶飞
走?你怎么不抓住她?这是怎么回事?朕不信!不信!”
    小燕子往前一冲,拉着乾隆的胳臂,喊着:
    “皇阿玛!香妃娘娘飞走了,总比她死了好!我知道了,她是蝴蝶变的!现在,变回蝴
蝶,回到什么蝴蝶谷之类的地方去了!皇阿玛,你不要难过,如果香妃是回家了,她一定活
在什么地方……她会祝福着你!”
    令妃见三人说得头头是道,不得不信了。在震惊之余,拉着乾隆安慰道:
    “皇上!看样子,这件事是真的了!紫薇说得对,香妃娘娘来了一趟皇宫,带给皇上好
多欢乐,现在,她的时间到了,回到那个蝴蝶世界去了,我们也不要用人间的感情来牵绊
她,让她无牵无挂的飞走吧!”
    尔康就一步上前,对乾隆恭敬而诚挚的说:
    “令妃娘娘说得对极了!皇上,李商隐的诗写得好:‘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
鹃’!香妃娘娘,说不定只是皇上的一个‘蝴蝶梦’而已!”
    乾隆踉跄一退,大受打击的说道:
    “蝴蝶梦!蝴蝶梦?不……她不是一个梦,她是实实在在的!朕要去宝月楼看看……说
不定,她已经回来了!对!她能飞走,当然也可以飞回来!”
    乾隆迈开大步,急急的走进了宝月楼。大家只得紧紧跟随。
    宝月楼的大厅里,一切整理得干干净净,纤尘不染。哪里还有含香的人影?
    乾隆冲进卧房,奔出奔进,到处找寻含香。找不到含香,他茫然失措。折回大厅,四面
张望。只见景物依旧:回族乐器,回族地毡,回族壁饰……只是香妃已杳。
    乾隆恍惚的看着这个房间,一时之间,情绪纷乱已极。
    众人站在乾隆后面,全部鸦雀无声。
    半晌,太后首先恢复了镇定,就一步上前,非常威严的说道:
    “皇帝!看样子,这个香妃是确实消失了!不管她是用什么方式消失的,大概再也找不
回来了!人生,有得有失,不能强求!想那香妃,远从新疆来这儿,进宫之后,发生的事,
都奇奇怪怪……现在去了,未始不是大清的福气!皇帝是万乘之尊,请振作一点,不要为了
一个妃子,失神落魄了!”
    乾隆跌坐在一张椅子里。
    众人看着他,谁都不敢讲话。只有太后,再说:
    “皇帝!这件事情,太诡异了,传出去只怕对宫廷不利!不如对外宣称,香妃生了急
病,去逝了!”
    乾隆一颤,眼前,浮起含香昨晚的容颜和话语:
    “皇上,我已经失去了香味,不再是你的‘香妃’了!那个‘香妃’,已经被太后赐
死,不存在了!希望你以后,就抱着这样的想法来看我!”
    乾隆一个寒战,了解含香说这句话时的诀别意味了。他抬起头来,看着太后,心里,充
满悲切和怨恨。如果太后不赐死香妃,大概,香妃也不会消失吧?他尽管心里有恨有痛,却
不能忤逆太后。挥了挥手,他哑声的说:
    “你们通通下去!让朕一个人静一静!谁都不要来打扰朕!”
    众人全部行礼如仪,退出房去。乾隆忽然喊道:
    “小燕子,紫薇!你们两个留下来!”
    紫薇和小燕子急忙站住。
    尔康和永琪好不放心,给了两人一个深深的、警告的注视。
    转眼间,大家都走了。
    乾隆怔怔的坐在那儿,看着含香经常盘膝而坐的地毡,出着神。
    紫薇和小燕子对视,两人都有着歉疚、同情和心慌意乱。
    半晌,房里寂然无声。终于,乾隆打破了沉寂:
    “小燕子!紫薇!你们过来!”
    小燕子和紫薇忐忑的走上前去,一左一右,跪在乾隆面前。
    乾隆就深深的凝视着两人,哑声的说:
    “你们两个,向朕发一个毒誓,确实看到香妃变成蝴蝶飞走了!”
    紫薇一怔,来不及开口,小燕子已经抢先说:
    “我小燕子向皇阿玛发誓,如果没有看到香妃变蝴蝶,我会被乱刀砍死,闪电劈死……
被皇阿玛砍头,五马分尸!尸体还被老鹰野狗啃得乱七八糟!”
    小燕子发完誓,心里很害怕。转眼看着窗外的天空。心里低低的祷告:
    “天上的神仙,我小燕子被迫发誓,不能当真,你们千万不能让我应誓啊!”
    紫薇只得跟着发誓:
    “如果我没有看到香妃娘娘变蝴蝶,我会五雷轰顶,不得好死!”
    小燕子慌忙对着天空,在心里帮紫薇祷告:
    “天上的神仙,紫薇和我一样,不能应誓啊!”
    小燕子和老天商量过了,就安心了。
    乾隆盯着两人,看到两人都言之凿凿,赌咒发誓,实在不像撒谎。尤其紫薇,是个最诚
实最坦白的姑娘,更不会胡言乱语,那么,一切都是真的了?他不得不有些相信了。就痛心
的、神思恍惚的说道:
    “那么,她确实不属于人间,不属于我们?她确实是个仙子,回归山林去了?”
    紫薇看着如此痛苦的乾隆,心里好痛,忍不住把乾隆的手一握,热烈的喊道:
    “皇阿玛!失去香妃娘娘,我们和你一样伤心!可是,你想想看,香妃自从进宫,很少
有高兴的时候,还几次三番,差点丢了性命!身体上,心灵上,都受到很大的伤害!她是不
自由的,不快乐的!现在,她走了!对她来说,是一种幸福,一种解脱!从此,她可以自由
自在的飞舞,不再受到宫里的折磨了!皇阿玛,如果你真的爱她,应该为她的离开而高兴
呀!请你不要难过了,好不好?我保证,香妃娘娘会在一个神仙一样的世界里,为皇阿玛祈
福!”
    小燕子也热烈的接口:
    “就是!就是!香妃飞走的时候,我好像看到有一团彩色的云,把她接走!空中,还有
弹琴的声音,吹箫的声音,唱歌的声音……好热闹啊!好像有一队吹鼓手,在为她奏
乐……”
    紫薇忍不住轻轻的咳了一声,小燕子才赶紧住口。
    乾隆就半信半疑的看着她们,痛楚的说:
    “你们两个言之凿凿,朕不能不信!但是,这件事太玄了,朕实在不能接受!”
    紫薇深深的看着乾隆:
    “香妃娘娘的故事,哪一件不玄呢?我从来就不知道有人生来就带着香味,皇阿玛,你
觉得那不玄吗?吃了鹤顶红,太医都宣布去世了,她会活过来,那不玄吗?病重的时候,香
味弥漫了整个皇宫,蝴蝶纷纷飞来跟她告别,那不玄吗?香妃本身,就是一个很美很玄的传
奇啊!我们就别把她当真,只当是个传奇吧!”
    乾隆哑口无言了,就痛楚的看着含香的座位,依稀又看到,跳着蝴蝶舞的含香。
    “是啊!香妃本身,就是一个很美很玄的传奇!”乾隆自言自语的说:“化作蝴蝶飞走
了……蝴蝶!是啊,前晚她跳舞的时候,朕就觉得,她好像一只要振翅飞去的蝴蝶!原
来……她真的要飞走了!”
    乾隆就痴痴的发起呆来。
    紫薇和小燕子,悄悄的对看一眼,就静静的坐在那儿,陪伴着乾隆。
    香妃变成蝴蝶飞走了,这件事,震惊了整个宫廷。
    在坤宁宫里,容嬷嬷看着皇后,神秘的说:
    “皇后娘娘,你看这件事,是不是太离奇了?会不会其中有诈?”
    “怎么说?”
    “那个香妃,虽然很古怪,可是,变成蝴蝶飞走,还是太稀奇了!这件事只有那三个丫
头看见,又不是人人看见!如果香妃真有特异功能,会变成蝴蝶飞走,她为什么不在大家都
看得见的时候飞走,要只在她们三个面前飞走呢?”
    “你说得有理!”皇后沉思的说:“但是,香妃会招蝴蝶,这是人人都看见的事!你也
说过,她一定会妖术!现在化为蝴蝶飞走,好像也很有可能!如果她不是变成蝴蝶飞走,那
么,她去哪里了?”
    “她会不会逃走了?上次老佛爷差点杀了她,她知道这个皇宫不好玩了,说不定就偷溜
出宫,逃到新疆去了!”
    “她是娘娘,要偷溜出宫,哪有这么容易?”
    “如果漱芳斋几个丫头,再加上五阿哥和福大爷,里应外合帮助她呢?”
    “这话可一点证据都没有,只是推测罢了!”皇后摇摇头:“为什么他们要集体帮香妃
逃走呢?太说不过去了!那么多的人,都发疯了吗?我宁愿相信香妃变成蝴蝶飞走了,也不
会相信他们冒着砍头的危险,把香妃送出宫去!何况,他们明知道皇上迷恋那个香妃,已经
到了不可自拔的地步!他们干嘛和皇上过不去呢?”
    容嬷嬷点头:
    “是啊!这有点说不通!可是,奴婢就觉得这里面有文章!说不定他们跟那个香妃感情
太好,害怕老佛爷把香妃赐死,采取了什么非常手段!”
    皇后深思着,有些兴奋起来:
    “如果能够有证据,说是香妃被他们几个放走了……那么,他们这一帮人,就通通死定
了!”
    容嬷嬷眼睛一亮,就起劲的说道:
    “娘娘!上次你让奴婢去追查他们每次出宫干什么?奴婢已经查出结果来了!他们都去
一个地方,名叫会宾楼!那个酒楼的老板,是一对兄妹,哥哥叫柳青,妹妹叫柳红!”
    “只是一家酒楼而已?”皇后皱皱眉头:“那也没有什么,既然出宫,当然是花天酒地
了!去一家熟悉的酒楼,好像构不成什么大罪!”
    “可是……”容嬷嬷压低声音说:“听说那家酒楼里,曾经有回人出出入入!”
    皇后大震,陡然提高了声音:
    “什么?”
    坤宁宫在研究着香妃,慈宁宫也在研究着香妃。
    太后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烦躁不安的思索着,说:
    “变成蝴蝶飞走了?一个妃子,居然变成蝴蝶飞走了!这么荒诞的故事,如果传出去,
咱们这皇宫,还有尊严吗?老百姓一定绘声绘色,把这件事渲染得更加离奇!本来,有个会
‘香’的妃子,就已经够怪了,现在,这个妃子还会变蝴蝶!”她站住了,喊:“晴儿,你
是个聪明人儿,你帮我分析一下,到底这个香妃是怎么回事?鹤顶红毒她,她也不死,还能
变成蝴蝶飞走!”
    晴儿看着太后,深思的回答:
    “这事确实怪极了!香妃吃下鹤顶红那天,有蝴蝶飞进皇宫,那是很多人都亲眼目睹的
事!香妃死而复生,也是事实!我想,香纪大概真的和蝴蝶有些渊源吧!说实话,我对于很
多不可解的事,像是鬼神灵魂这类,都带着敬畏的心情。不敢说它不存在,因为很多人亲身
经历过!香妃,也是这样!”
    太后就烦恼的说道:
    “那么,我们该怎么办呢?对外怎么说呢?如果阿里和卓来跟咱们要人,难道,咱们就
告诉他这个故事吗?”
    “老佛爷不是心里已经有谱了吗?当然说她生病去世了!如果上次吃了鹤顶红,她就死
了,咱们也得这样说!是不是?总之,老佛爷本来就不喜欢香妃,她变成蝴蝶也好,她变成
蜜蜂也好,走了就算了!”
    “那……咱们宣布她死了,她还会不会飞回来呢?如果这只蝴蝶只是飞出宫去玩玩,明
天又飞回来了,再变回香妃,那怎么办?如果,她一会儿回来,一会儿飞走,飞来飞去的,
和咱们开玩笑,那又怎么办?”
    晴儿张大眼睛,傻住了。心想,这个疑问,恐怕只有漱芳斋才能解答了。
    漱芳斋里,永远是热闹而紧张的。
    紫薇和小燕子被乾隆留了下来,尔康和永琪就乱了方寸。金琐也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大家什么心情都没有,在漱芳斋里引颈盼望,一心一意的等紫薇她们回来。好不容易。总算
看到两人回来了,尔康、永琪、金琐就急忙的迎了过去。
    “怎样?怎样?皇阿玛信了吗?他有没有再审问你们?”永琪着急的问。
    “进来说话!关好门再讲话!”尔康机警的说。
    大家赶紧进房,把房门关好。紫薇就对三人安慰的笑笑:
    “好紧张啊!皇阿玛真的是不大相信,要我们两个发毒誓……”说着,就去看小燕子:
“你那个誓怎么发得那样重,什么砍头,五马分尸,尸体给老鹰野狗啃……听得我心惊肉
跳。如果我们两个应了誓,怎么办?”
    “不会啦!我心里一直在祷告,要天上的神仙别管我们的毒誓!神仙知道我们是做好
事,应该奖励我们才对,怎么会让我们应毒誓呢?”
    “那么,你们发了誓,皇上就信了吗?”尔康急急的问。
    “皇阿玛太伤心了,我觉得他现在有点糊涂,没有力气去想了!他曾经亲眼看过含香和
蝴蝶的奇迹……所以,他就只有相信了!可是,他好可怜啊,一直到现在,都呆呆的坐在宝
月楼里,希望含香还会飞回来!”紫薇说着,就看尔康:“我觉得我好坏啊!如果皇阿玛知
道了真相,一定会恨死恨死我!”
    “那么,他是相信了?”尔康再问。
    “好像相信了!”
    尔康就握紧了紫薇的手,恳切的说:
    “不要再后悔了!我们也没有选择是不是?想想蒙丹,不可怜吗?含香不可怜吗?他们
不止可怜,还在生死边缘徘徊,一个弄不好,就会送命!我们怎么可能见死不救呢?”
    永琪深有同感,说:
    “尔康说的对极了!不要后悔!皇阿玛虽然伤心,可是,他还有令妃娘娘,还有二十几
个老婆,过一些日子,他就忘了!人家蒙丹,从十二岁开始,生命里就只有含香一个!”
    “就是!就是!反正事情已经做了,后悔也来不及了!”小燕子嚷着,转着眼珠一笑,
看众人:“我今天的戏演得很好吧?说得活灵活现,演得那么逼真,连我自己都有一点相信
了!所以我常说,我的功夫不怎么样,我的演技是第一流的!我们这个故事编得还真好,尔
康是个天才,会想出这样的说法,说是变成蝴蝶,真是一点漏洞都没有!”
    “谁说没漏洞!最大的一个漏洞就是可信度太低!”尔康不安的皱皱眉:“不过,到现
在为止,好像把大家都唬弄过去了!老佛爷那儿很安静,皇后那儿也很安静,皇上忙着伤
心,也很安静!截至目前为止,没有发兵去追捕含香。现在,他们大概已经到了石家庄了!”
    “即使过两天,皇阿玛醒悟过来,要发兵去搜捕,也失去时效了!现在每过一个时辰,
他们就更安全一分!等到再过两天,他们就进入篙山山区,那就无从追捕了!”永琪分析着。
    “这么说,我们算是成功了?这个蝴蝶的故事,也成立了?我们还有没有危险呢?难
道,整个皇宫都相信这个故事了吗?”金琐问。
    “大家还是要继续演戏!紫薇,小燕子,你们还是要常常去宝月楼,做出一股思念香妃
的样子来,在皇上面前,尤其不可‘掉以轻心’!知道吗?”尔康叮嘱着。
    小燕子又听不懂了,紧张的追问:
    “不可以掉什么东西?谁掉了东西?”
    “‘掉以轻心’就是说要小心!”永琪解释。
    “要小心就说要小心嘛,说什么‘掉了金星’?我还以为含香的什么首饰掉了,露出马
脚了!”
    大家正谈得紧张,门上,忽然传来敲门声。金琐急忙把手指放在嘴唇上:
    “嘘……”
    金琐把房门开了一条缝,小卓子伸头进来,悄声说:
    “晴格格来了!”
    大家都一个惊跳。尔康点点头,金琐打开房门,晴儿一闪身,进来了。
    晴儿站定,就睁大眼睛看着大家,急促的说:
    “老佛爷在休息,我趁空跑过来,要你们大家一句话……”她环视众人,开门见山的
问:“你们把香妃娘娘藏到哪里去了?”
    紫薇吓了一跳,看尔康。尔康迟疑了一下。急急的说:
    “我们没有藏她,她变成蝴蝶飞走了!”
    晴儿一跺脚,说:
    “在我面前,不要假装了!昨晚我送三皇姑出门,看到你们两个神神秘秘,在宫门那儿
和侍卫搅和不清,如果我不及时帮你们,大概今天香妃娘娘也不会变成蝴蝶了!是不是?”
    永琪一听,瞒不住了,脸色一正,对晴儿诚恳的说:
    “晴儿!既然绘你撞见了,我们也不瞒你了,可是,这件事关系到我们一大群人的生
命,甚至包括你的!所以,你什么都不知道比较好!香妃娘娘就是变成蝴蝶飞走了!”
    “难道,昨天晚上,那个小太监是香妃?”晴儿脸色变白了。
    “你以为是谁?”尔康问。
    “我以为是小燕子!以为你们又要溜出去玩……”晴儿就张口结舌的低喊:“天啊!我
帮你们把香妃偷运出宫了!”
    “嘘!声音低一点!”尔康赶紧接口:“这个事情,将来我再告诉你前因后果,是个好
长好长的故事!不止惊心动魄。而且荡气徊肠!包你听了以后,会跟我们作同样的决定,冒
同样的危险!但是,现在没时间说,请你在老佛爷面前,还要帮我们圆谎才好!”
    “我明白了……”晴儿的眼睛睁得骨溜滚圆;“你们好大的胆子!真是不怕死呀!
好……我懂了,我尽力就是了……”
    晴儿话没说完,外面,骤然传来尖声的大叫:
    “老佛爷驾到!”
    这一下,大家真是吓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晴儿脸色惨变。
    “怎么办?怎么办?我藏到哪儿去比较好?如果被老佛爷发现我在你们这儿,以后我说
什么话都没用了……”晴儿慌张的喊。
    “去我的卧室!赶快!”紫薇说。
    “我带你去……”金琐拉着晴儿就跑。
    “我先去拦住门……”尔康往门口跑。
    小燕子大乐,拍着手大笑:
    “哈哈!你们去紧张吧!没看到会被一只鹦鹉吓得到处乱跑的人!哪有老佛爷,那是
‘小骗子’的老把戏了!哈哈……哈哈!”
    晴儿停步,跑回头,众人这才恍然大悟,都围过去,围着那只鹦鹉。小燕子就伸着拳
头,对那只鹦鹉大声吆喝:
    “我警告你,小骗子!什么‘老佛爷驾到,皇上驾到’你都给我闭口!你以为吓得到
我,是不是?老佛爷有什么了不起?一个老太太而已,你以为我怕她,我才不怕!就算她是
‘虎姑婆’,她也没办法吃了我,下次再喊什么‘老佛爷’,我就让你变成‘老秃
子’……”
    小燕子话说了一半,觉得房间里安静得出奇,心里有点发毛。她慢慢的回头,却赫然看
到太后挺立在门口,小邓子、小卓子一脸的着急,站在太后身后,拜天拜地,对小燕子挤眉
弄眼兼作杀头动作。小燕子这一惊,真是非同小可。
    晴儿已经躲避不及,只得硬着头皮喊:
    “老佛爷!”
    房里众人,个个脸色苍白,神情紧张,全部请下安去:
    “老佛爷吉……吉祥!”
    小燕子接触到太后那凌厉的眼光,心里一慌,本能的往后一退,把小茶几也撞翻了。茶
杯落地,乒乒乓乓。小燕子一跺脚,乱七八糟的说:
    “真该死!老佛爷……不不!”慌忙摇着手:“我不是说你该死,我是说那只鹦鹉该
死……老佛爷……你进来怎么也不吭声?怎么真的是你?我以为是鹦鹉……不不,我不是说
你是鹦鹉……我是说,那只鹦鹉是鹦鹉……”她越说越语无伦次,就大骂道:“小邓子!小
卓子!老佛爷来,你们怎么不通报?”
    小邓子、小卓子哭丧着脸说:
    “主子!格格,我们通报过了!”
    太后往前一迈,面罩寒霜,眼光锐利的看着小燕子,声色俱厉的说:
    “我是‘虎姑婆’?啊?我没什么了不起?啊?我不过是个老太太?啊?我拿你没办
法,吃不了你,啊?”
    小燕子赶紧赔笑:
    “不不不!老佛爷好了不起,不是‘虎姑婆’,拿我有办法,不是老太太,不不,是老
太太,是伟大的老太太,吃得了我,吃得了我……”
    太后一拍桌子,怒声打断:
    “你这个毫无规矩,不学无术,对长辈也毫无尊敬的丫头!你给我记住!这样放肆,你
会付出代价的!不要以为你有阿哥和皇帝撑腰,就一天到晚胡作非为,如果我真要办你,阿
哥也好,皇帝也好,谁都帮不了你!”
    永琪心惊胆战了,急忙上前,禀道:
    “老佛爷!小燕子不是对您不尊敬,是在和那只鹦鹉逗着玩……”
    太后看永琪,再度厉声打断:
    “永琪!你也住口!用不着帮小燕子说话,她说了些什么,我已经听得清清楚楚,她说
的不是外国话,我听得懂,不用你再来费心翻译!如果你为了她,不耐烦当阿哥,也随你的
便!阿哥多得很,你威胁不了我!”
    永琪咬牙不说话,气得脸色发青。
    太后就调头去看晴儿。
    “晴儿!你在这儿干什么?”
    晴儿安抚住自己狂跳的心,勉强维持着镇定,屈了屈膝说:
    “回老佛爷,我是过来问一问有关香妃娘娘变蝴蝶的事,我总觉得这事有点离奇,想问
问清楚!”
    “你问清楚了没有?”太后锐利的问。
    “才刚刚说两句话,老佛爷就来了!”晴儿嗫嚅的说。
    太后满腹狐疑的看了看众人,盛怒的说道:
    “你们大家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我迟早会查出来!”说着,就严厉的一吼:“香妃娘
娘确实变成蝴蝶飞走了吗?”
    众人一凛,紫薇、小燕子、金琐和尔康永琪就全部异口同声的答道:
    “确实变成蝴蝶飞走了!”
    太后敏锐的看过来:
    “尔康,永琪,难道你们两个也亲眼看到了?为什么你们答得这么肯定,这么干脆?”
    永琪和尔康一惊。尔康就敏捷的接口:
    “回老佛爷,因为我们对两位格格深信不疑!她们没有必要撒这样的谎!”
    “就是!就是!”永琪慌忙附和。
    太后的眼光,阴沉的扫过五个人的面孔。
    “很好!你们都是慧眼,看得到我们看不到的奇迹!那个香妃,跟你们走得很近,所有
的怪事,你们都参加一份!如果有一天,你们大家集体变成蝴蝶飞走了,我也见怪不怪了!”
    太后说完,就看着晴儿,大声喊:
    “晴儿!跟我回慈宁宫去,要不然,总有一天,你也会变成蝴蝶飞走!”
    “是!”晴儿心虚的说。
    太后掉头就走。晴儿急忙跟随。
    一屋子的人,连忙请安:
    “恭送老佛爷!”
    太后带着晴儿走了,众人这才你看我,我看你,个个惊魂未定。
    小燕子一个箭步,就又跳到那只鹦鹉面前去,伸着拳头喊:“你这个坏东西!都是你害
我!”
    “坏东西!坏东西!”鹦鹉大声响应。
    “你才是!你才是!”小燕子大喊,和鹦鹉比嗓门。
    尔康吸了口气,沉重的说:
    “小燕子,别和鹦鹉吵架了!大家提高警觉吧,我觉得,太后对我们那个故事,并没有
完全相信,我们的问题,还多得很呢!”
    紫薇点头,永琪点头,金琐点头,个个忧心忡忡。只有小燕子,还是一脸的乐观,振振
有辞的说:
    “别怕!皇阿玛都信了,其他的人,管他呢!”
    ------------------
  文学殿堂疯马  扫校
    由著名的晓军做再次精心校对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