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珠格格续集
33

    转眼间,到了“大计划”实行的前一天。
    大家都集合在漱芳斋,最后一次核对这个计划的诸多细节。
    整个漱芳斋,真是紧张极了。自从小燕子进宫以来,永琪尔康他们已经做了许多惊天动
地的事,包括宗人府的劫狱在内。但是,这次,要把乾隆的爱妃私运出宫,还要掩护她和心
上人一起逃亡!这实在是胆大妄为到了极点。每个人都知道,这次的事,如果出了差错,大
家就“要头数颗,要命数条”,会集体上断头台!所以,计划实行以前,大家还是左讨论,
右讨论,左研究,右研究,左叮咛,右叮咛……力求万无一失。
    “你不要害怕!”尔康对含香说:“扮成小太监混出宫去,小燕子已经用过好几次,次
次成功,每次都是回来才出状况!你是一去不回的,所以,没什么好担心!何况,明天宫里
很热闹,我已经部署好了,我会驾着马车接送皇姑额驸们出宫进宫,一天好多次,弄得侍卫
都不耐烦了,到了晚上,就不会再仔细看了!”
    “明晚,我和紫薇就不能送你了,我们已经约了皇阿玛,去令妃娘娘那儿喝酒,给娘娘
补做生日,皇阿玛对于把令妃娘娘的生日都忘了,也有一些抱歉,所以一口答应了!你放
心,我们会把皇阿玛灌醉!你就乘机溜走!”小燕子说。
    “蒙丹他们已经把马车都准备好了,我们的马车会把你送到正阳门,然后换乘蒙丹的马
车!你上了马车,就不要回头,飞快的走!祝你们一切顺利!”永琪说。
    “我还是给你们准备了很多香料,都交给蒙丹了,你们放在车上,以备不时之需!虽然
你现在不香了,我们并没有把握,是不是一直不会香了,万一突然又恢复了香味,车上有香
料,总比较好掩饰!”金琐说。
    “我知道你还有很多很多的不放心,不放心我们,不放心维娜吉娜,不放心皇阿玛会不
会发兵打新疆!你就把这些不放心通通放下,我们编的故事虽然有些离奇,但是,你本来就
是一个离奇的人物,不能以常理来分析!我想,那个故事还是会有说服力的!过一段时间,
希望皇阿玛会想通!即使知道了真相,也会感动!我以一个女儿对父亲的了解来告诉你,总
会有这一天,因为,他是个‘至情至性’的人!是个‘仁君’!”紫薇说。
    含香一个一个的看着他们,心里澎湃汹涌,满溢着感恩和感动,说:
    “你们为我想得那么周到,安排得那么好,我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我现在的心情太
复杂了!你们这样冒险救我,我一走了之,你们能不能安全过关?我真的不放心啊!”
    紫薇紧紧的抱了含香一下:
    “已经说过了,要你把这些不放心通通放下!你做了一件应该做的事!最后关头,不许
再犹豫了!只是,好舍不得你!你一路要小心啊!要珍重啊!我们这样一分手,恐怕再也不
会见面了!”
    含香的眼泪夺眶而出,喊道:
    “我永远忘不了你们,我会天天想你们,时时刻刻想你们!”
    小燕子急忙把她一抱:
    “不要哭!你一哭,我也会哭,紫薇也会哭,金琐也会哭,我们会淹大水的!”
    紫薇就奔到桌子前面去,坐下来,开始弹琴,说:
    “我们不要伤感,这次,是我唯一一次,觉得离别是件好事!我要唱歌!”
    紫薇就坐在桌前,扣弦而歌:
    你是风儿我是沙,缠缠绵绵绕天涯
    珍重再见,今宵有酒今宵醉
    对酒当歌,长忆蝴蝶款款飞
    莫再流连,富贵荣华都是假
    缠缠绵绵,你是风儿我是沙
    你是风儿我是沙,缠缠绵绵绕天涯
    叮咛嘱咐,千言万语留不住
    人海茫茫,山长水阔知何处
    浪迹天涯,从此并肩看彩霞
    缠缠绵绵,你是风儿我是沙
    你是风儿我是沙,缠缠绵绵绕天涯
    点点滴滴,往日云烟往日花
    天地悠悠,有情相守才是家
    朝朝暮暮,不妨踏遍红尘路
    缠缠绵绵,你是风儿我是沙
    大家听着紫薇的歌声,想着那个“你是风儿我是沙”的承诺,人人都醉了!就算天塌下
来,大家也顾不得了!人生,还有什么东西比爱更珍贵呢?
    那天晚上,含香对乾隆说了一段非常感性的话:
    “皇上!我有好多的感激,好多的抱歉,我都不知道如何表达才好!自从我进宫以来,
你对我的坏脾气,我的任性,我的自私,我的不讲理……你通通包容了,用一颗最宽大的
心,来宠爱我,怜惜我。如果我还不知道感恩,我就是白活了!今晚,我要特别的谢谢你!”
    “怎么了?突然对朕说这些?”乾隆好意外,感动的说:“朕不要你的感激,只要你的
心!你是不是终于发现,朕对你的一片真心了?”
    “我早就发现了!”含香诚实的点点头:“我这么一再的辜负皇上,觉得自己真是坏极
了!将来,说不定有一天,皇上会比较了解我,会原谅我!”
    “不要等那一天了!我已经了解你,也原谅你了!”乾隆豪气的说:“在你进宫以前的
种种,我都不会追究了!你是我独一无二的香妃,我会永远珍惜你!”
    含香对这样的乾隆,不能不充满了歉意、感动和犯罪感,眼中含泪了:
    “皇上,我已经失去了香味,不再是你的‘香妃’了!那个‘香妃’,已经被太后赐
死,不存在了!希望你以后,就抱着这样的想法来看我!”
    乾隆楞了楞,就会错意了,喜悦的一笑说:
    “好!从今以后,朕把你看成是个全新的人!虽然不香了,却对朕有感恩之心,有温柔
的语气,还有……”他拭去含香眼角的泪:“这珍贵的眼泪!朕心里充满了感动,完全不在
乎你香不香!”
    含香就跳起身子,说:
    “我要为皇上跳一支舞!维娜,吉娜!”
    维娜吉娜急忙进房,开始击鼓作乐。
    含香就使出浑身解数,为乾隆翩翩起舞。她穿了一件宽袖的白纱舞衣,舞得像一只振翅
欲飞的蝴蝶。她一面舞着,一面深深的看着乾隆,眼光里,带着无尽的祈谅。乾隆就被这样
的眼光和舞蹈,深深的眩惑了。
    终于,到了“大计划”实行的日子。
    一整天,永琪和尔康的马车,夹杂在诸多皇姑的马车中,在宫门口出出入入。
    晚上,延禧宫里摆了一桌酒席。乾隆、令妃上坐,嫔妃作陪。小燕子、紫薇下坐。难得
乾隆有兴致,紫薇和小燕子有孝心,满座嫔妃,都跟着起哄,房里热闹极了。七格格和九格
格也来了,两个小格格各端了一杯酒,走过去。七格格说:
    “皇阿玛!额娘,奶娘说,我们只能敬一杯酒,就要去休息!我来敬酒!”
    “我也来敬酒!”九格格笑着说。
    七格格才八岁,九格格才六岁,乾隆看着一对粉妆玉琢的小女儿,高兴的大笑:
    “哈哈!和静和恪两个孩子,越长越像娘了!和令妃一样漂亮!将来长大,一定都是美
人!哈哈!”
    两位小格格就齐声说道,
    “恭祝皇阿玛福如东海,额娘寿比南山!”
    众妃嫔和小燕子、紫薇急忙响应,全部举杯喊道:
    “恭祝皇上(皇阿玛)福如东海,令妃娘娘寿比南山!”
    小格格的酒杯里,当然不是真酒,却煞有介事的举杯干杯。乾隆心情愉快,和众人全部
干了杯子。便有奶娘上前,带走两个小格格。
    小燕子看了紫薇一眼,举杯说:
    “两位小格格敬过了酒,轮到我们这两个大格格了!皇阿玛,令妃娘娘,我们敬你们一
杯!祝皇阿玛快快乐乐,和令妃娘娘恩恩爱爱!再生两个小阿哥,两个小格格!”
    “听听!”令妃又羞又笑:“这小燕子的辞,就是跟别人不一样!生那么多,不是变成
老母猪了吗?”
    大家都笑了起来。紫薇就诚心诚意的说道:
    “皇阿玛!令妃娘娘……我借这杯酒,献上我对你们的尊敬和感激!”
    “好!我干杯!你们随意!”
    乾隆一口干了杯子。小燕子急忙拿着酒壶,上去再度斟满。说:
    “我还要敬皇阿玛一杯,因为你是我最崇拜最崇拜的皇阿玛!”
    “说得好!朕就再干一杯!”
    小燕子再度斟酒,紫薇上前,举杯说道:
    “我要敬皇阿玛一杯,请皇阿玛对我们的错误,多多原谅!紫薇向您请罪了!”
    “好端端的,请什么罪?”乾隆一愣:“朕接受你们的敬意就是了!”一仰头,又干了
杯子。
    小燕子跟着举杯:
    “皇阿玛!这一杯你一定要喝,我敬你……因为你是最伟大的皇帝!”
    “哈哈!”乾隆大笑:“这个帽子太大了,只好喝一杯!”
    “那……我也要敬!”紫薇举着杯子说:“皇阿玛,为了你的‘仁慈’,你的‘人
性’,你的‘爱心’,你的‘宽大’,我敬你一杯!”
    小燕子急忙看紫薇:
    “不行不行!你说了四个理由,皇阿玛应该干四杯!来,一杯一杯来!”
    乾隆哈哈大笑着,还没举杯,令妃急忙阻止:
    “两个丫头是怎么了?菜都没吃几样,就拼命敬酒,待会儿皇阿玛醉了怎么办?我知
道,宫里的一些不如意,都结束了!所以大家的兴致特别好。可是,这酒会伤身,还是少喝
为妙!你们的好意,皇阿玛就心领了!”
    小燕子不依的嚷:
    “那怎么行?不能心领!皇阿玛是海量,为了……”转着眼珠,苦想理由:“为了小阿
哥,也要干一杯!”
    “小阿哥怎样?”令妃问。
    “小阿哥健健康康,越长越壮,这个理由,总可以喝一杯吧!”小燕子说。
    “好理由!好理由!朕干一杯!”乾隆哈哈大笑着,干了杯子。
    腊梅冬雪忙着上菜,忙着斟酒。宫女们穿梭不断,鱼翅燕窝,山珍海味,一样样的端上
桌。席上觥筹交错,大家酒酣耳热。
    乾隆踌躇满志,看看妃子们,忽然对令妃说道:
    “令妃!让腊梅冬雪去把香妃请来吧,她要是知道我们这儿这么热闹,一定会很高兴参
加的!何况她和小燕子紫薇又投缘!”
    乾隆此话一出,令妃一愣。紫薇和小燕子立刻变色。小燕子一急,冲口而出喊:
    “皇阿玛……”
    “怎样?”
    “你就专心一点嘛!今晚是给令妃娘娘补做寿,你干嘛拉扯上香妃娘娘,这样不好吧!”
    令妃一听,心想,这小燕子简直要给自己找麻烦!为了表示大方和贤慧,立刻起身说:
    “那有什么不好?是我的疏忽,忘了请香妃娘娘了!她来了我才更加高兴!”就喊道:
“腊梅!快去宝月楼,请香妃娘娘来这儿,就说,皇上要她过来喝两杯!冬雪,通知御膳
房,让回回厨师,马上做几个新疆菜来!”
    “是!奴婢遵命!”腊梅、冬雪急忙应着。
    小燕子和紫薇飞快的对看一眼,两人的心脏都快从喉咙口跳出来了。
    “不要!不要……”小燕子喊。
    令妃会错意,以为小燕子为她设想,就坚持起来:
    “要!要!要!这没什么关系,小燕子,你别搅和了,显得我那么小器!香妃和我,等
于是自家姐妹嘛!”
    乾隆欣然应道:
    “就是!就是!”
    腊梅冬雪要走,小燕子一急,拦门而立。急喊:
    “皇阿玛!什么意思嘛?女人的心,跟针尖一样大,你就是不明白!今晚的主角是令妃
娘娘,你去请香妃娘娘来干什么?香妃娘娘不会领情的,这样,香妃也不高兴,令妃也不高
兴……你的好意不是全变成坏意了?”
    乾隆怔住了,令妃没料到小燕子这样直接喊出来,怔了怔,更急了,说:
    “我哪有那么小心眼……这样吧,我自己去请!”
    令妃往门口走去,小燕子双手一推,差点把令妃推了一跤。
    “令妃娘娘,你就承认了吧!”小燕子气极败坏的嚷:“哪有那么大方的人?小器就小
器,吃醋就吃醋,有什么了不起?有有有!就是有……如果说没有,就是……就是……就是
犯了‘欺君大罪’!”
    “啊?”令妃惊得打了一个哆嗦,张大眼睛。
    乾隆忙打哈哈:
    “哪有那么严重?”
    小燕子一个劲儿的点头:
    “有有有!就是有!”说着,不由分说的把令妃拉了回来。
    紫薇急忙端酒上前,对乾隆说:
    “皇阿玛!你应该罚酒!”
    乾隆哈哈一笑,急忙解围:
    “好了好了!不要去请香妃了,是朕出的坏主意!罚朕一杯酒!令妃,你就坐下吧!腊
梅冬雪,也别去了!拿酒来!斟满,斟满!”就举杯对令妃说道:“好令妃!朕干了!”一
口干了酒。
    腊梅冬雪急忙回来斟酒。
    小燕子好紧张,又端了酒杯上前去:
    “皇阿玛!还要罚一杯!”
    “还要罚一杯?”乾隆睁大眼睛,愕然的看着小燕子,却好脾气的应道:“好好好!再
罚一杯!”
    乾隆心无城府,举杯,又干了。
    当乾隆在喝酒的时候,含香在宝月楼,已经打扮成一个小太监。
    金琐为她检查服装,左看右看,把她的帽子压低一点,紧张的叮嘱:
    “等会儿到了宫门口,你的头尽量低下去,不要让侍卫看到你的脸!”又拿出一个腰
牌,系在含香衣服里:“这是小邓子的腰牌,万一要检查,就拿出来给侍卫看!记得出了宫
门,要还给尔康少爷!好了!走吧!天灵灵,地灵灵,菩萨保佑!”
    维娜吉娜含泪冲上前,激动的拥抱含香,用回语告别。含香痛楚的说:
    “维娜,吉娜,对不起,没办法带你们一起走!只有希望你们没事!我会一直为你们祈
祷!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尔康一步上前,催促着:
    “快走吧!不要耽误时间了!”
    含香再和两个回族女佣拥抱了一下,又和金琐拥抱了一下,就毅然决然的一摔头,掉头
出门去。
    含香上了马车,和小桂子、小顺子一起坐在驾驶座上,好紧张,帽子拉得低低的,缩着
脑袋,大气也不敢出。
    尔康和永琪坐在车里,挑开了车帘,故意露着脸。
    马车踢踢踏踏到了宫门口,刚好前面有一辆马车出去,尔康这辆就跟在后面。
    晴儿抱着一只哈巴狗,正在跟前面一辆车子里的皇姑话别。回头看到尔康和永琪要出
门,就对尔康永琪笑着挥挥手。尔康永琪胡乱的挥手回礼,都紧张得一塌糊涂。
    前面那辆马车驶出宫门走了,晴儿也退开了。
    小桂子驾着马车走过去。说:
    “我是小桂子!请大家让一让!”
    侍卫抬头看。急忙请安:
    “五阿哥吉祥!福大爷吉祥!又要出去啊?”
    永琪一本正经的说:
    “让一让!我们要出宫办点事,宫门不要关,大概过一个时辰就回来!”
    “喳!奴才遵命!”
    含香从来没有面对过这么紧张的时刻,吓得魂不附体,浑身冒着冷汗,身子也簌簌发
抖。车子踢踢踏踏上前。侍卫心不在焉的看了含香一眼,觉得有些面生。本来,是水琪的座
车,侍卫怎样也不会起疑心,岂料含香心虚,不住偷窥侍卫,身子又弯得像虾米,那个侍卫
就觉得奇怪起来。伸头对含香细看,手里的长枪,往前一伸。说:
    “这位小兄弟,怎么没见过?”
    含香这一吓,非同小可,仓皇一退,竟从驾驶座上跌落下地。永琪低喊:
    “天啊!”
    尔康急忙窜出车子,一跃下地,拉起含香,对侍卫吼道:
    “看清楚了!这是小邓子……”对含香说:“腰牌呢?”
    含香抖着手去摸腰牌,急切中又摸不到。尔康的拳头,暗中握拳,准备随时出手。情况
正在十万火急,忽然之间,一个小影子一窜,接着,晴儿追出来大叫:
    “不好了!不好了!小雪球跑掉了!大家赶快帮忙抓住小雪球,那是老佛爷心爱的狗
儿,才养了几天,丢了怎么办?”
    众侍卫一惊,全部迎上前去,纷纷喊着:
    “什么?什么?晴格格……发生什么事了?”
    晴儿情急的,跺脚大喊:
    “雪球!雪球!老佛爷心爱的哈巴狗!看!”指着深宫内院:“在那边!在那边!快追
呀……别让它跑掉……”
    侍卫们赶快追那只狗,嘴里七嘴八舌的喊:
    “快!老佛爷的小雪球!快去!快去……”
    侍卫们忘了永琪的马车,大家紧紧张张的散开来抓狗。
    晴儿东指西指:
    “那边!那边!快去,抓住的有赏!哎呀,好像跑到那边去了……跑到假山后面去
了……”
    尔康趁乱,急忙把含香拉回到车上。怕她再掉下车,干脆拉进车里。含香低俯着头坐
着,眼观鼻鼻观心,动也不敢动。永琪就喊道:
    “小桂子,小顺子!走啰!”
    小桂子一拉马缰,马车踢踢踏踏出宫去。
    尔康惊魂未定,拉开窗帘回头看,晴儿也正好对他看来。立刻对池挤挤眼睛,一笑。尔
康心中咚的一跳,慌忙关住车帘。只见永琪吓得面无人色,瞪着他说:
    “晴儿是你安排的吗?”
    “哪有?怎么敢让晴儿知道?”尔康说。
    “她怎么会及时跑出来帮我们?”
    “我也不知道,真是……险极了!”就问含香:“你怎样?摔着没有?”
    含香小小声的说:
    “没有摔着,吓着了……我们出宫了吗?”
    “是!我们出来了!”
    含香拉开窗帘一角,悄悄对外偷看,看到街道行人,万家灯火。蓦然间,有了真实感,
一个激动,又是泪,又是笑的低喊出声:
    “真神阿拉!我出来了!出来了!”
    马车在夜色里,飞快的奔驰,一直往正阳门驰去。
    正阳门外,蒙丹、柳青、柳红的马车,早已等候多时。三个人静悄悄的,一点声音都没
有。全部警觉而紧张的看着城内。
    四周安静极了,只有马鼻子在喷气的声音。
    远远的,有马车的声音传来。蒙丹全部的神经都绷紧了,低语:
    “马车!有马车的声音!他们来了!”
    蒙丹一动,就想驾车上前。柳青一把压住他:
    “不要忙!先看看是不是?有马车并不一定是他们!”
    三人就伸长了脖子观望。
    马车踏碎丁夜色,疾奔而来。到了城门外,小顺于勒住马。马儿长嘶一声,打破了暗夜
的寂静。蒙丹惊呼:
    “是他们!”
    蒙丹就跃下马车,一窜而至。
    尔康一掀门帘,和永琪拉着含香跳下马车。尔康深抽了一口气说:
    “蒙丹!人带出来了,赶快接收吧!”
    蒙丹和含香对看,简直恍如隔世,几乎不相信对方就在面前。蒙丹狂喜的低喊:
    “含香!”
    两人往前一奔,就紧紧的拥抱住。永琪急忙说:
    “快上车,赶快走!不要耽误!”
    柳青柳红驾着车过来。尔康一推蒙丹:
    “快走!”
    蒙丹急忙把含香送上车。自己站在夜色里,感激至深的,对尔康永琪一抱拳:
    “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尔康、永琪也抱拳说。
    柳红对尔康低喊:
    “我们上路了!大概要两天以后再回来!你们一切小心!”
    含香从车里伸头看着尔康、永琪,挥着手。
    蒙丹飞身跃上马车,马车便绝尘而去了。
    永琪和尔康伫立在夜色里,看着马车没入夜色中。一直到那辆车消失了踪影,永琪才吐
出一口长气:
    “终于,把这个‘大计划’实行了!”
    “终于,让‘风也飘飘。沙也飘飘’了!”尔康也吐出一口长气。
    “希望宫里,不要‘风也潇潇,雨也潇潇’才好!”
    尔康神态一凛。是啊!含香出宫,只是计划的第一部份,后面,还有许多后续行动,不
知道是不是能够顺利过关?含香此去,是不是能够平安脱逃?池心里一紧,这才觉得,这次
的行动,实在是“大胆”极了!
    当晚,尔康和永琪还是去了一趟漱芳斋。
    他们一进门,金琐就忙着关门关窗。小燕子和紫薇急急上前,迫不及待的问:
    “怎样?怎样?顺利吗?”
    尔康和永琪两眼发光的看着她们,尔康就对二人一抱拳说:
    “恭喜大家,他们终于在一起了!”
    “我们看着他们离开!现在,他们大概已经跑了二十里了!”永琪说。
    小燕子好高兴,抱着紫薇跳。嚷着:
    “哇!我们做到了!我们好伟大!我们让他们团圆了!这么伟大的事情,只有我们这些
‘江湖豪杰’才会做!”说着,就用手背打着尔康和永琪的胸口:“你们都是英雄,都是伟
人,都是大侠客!”
    “别跳!别叫!我很担心呢!”紫薇就对尔康永琪急急说:“我和小燕子并不是很顺
利,我怕明天皇阿玛发现含香不见了,会怀疑到我们身上来,怎么办?”
    “为什么?”尔康大惊。
    “今晚,皇阿玛才喝了两杯酒,就心血来潮的说,要香妃也来参加宴会,小燕子一急,
拦着门不许,还把皇阿玛指责了一顿!虽然阻止了皇阿玛,可是,我想来想去。大概已经露
出破绽了!”紫薇说。
    “哪有?哪有?”小燕子乐观的喊:“皇阿玛才不会怀疑到我们身上,他喝得那么醉,
等到酒醒了,大概什么都不记得了!就算他怀疑,也没有证据呀!反正我们死不承认就
对!”她拍着紫薇的肩:“不要操心,我跟你打包票,没事!何况,尔康的故事编得那么
好,我们只要照样说,一定会过关的!”
    永琪和尔康对视,两人都担心得不得了。永琪皱皱眉说:
    “还有晴儿!她在宫门口表演的一幕,也是原来剧本里没有的!到时候,会不会把我们
招出来呀?”
    “怎么晴儿也搅进去了?”紫薇一惊。
    “别慌!别慌!晴儿如果会说,今晚就不会帮忙了,对不对?如果她招出来,她自己不
是也脱不了干系吗?”尔康说。
    “晴儿也帮了忙?难道她也知道你们在偷运香妃出宫?”金琐睁大了眼睛。
    “我不知道她了解多少……”尔康有些困惑,抬眼看紫薇:“总之,我们两方面都碰到
一些意外!并没有想像那样顺利!所以,明天大家真的要小心!一个失误,大家就都完了!”
    “我们大家再套一次招!小燕子,你记得你的戏码吗?”永琪担心的看小燕子。
    “我记得!记得!明天就看我表演好了,一定不会给你们大家出状况!”小燕子很有把
握的说。
    尔康看看小燕子,看看紫薇,一颗心七上八下:
    “我还真不放心!紫薇,要冷静!收起你的犯罪感,也收起你一贯的诚实,对于我们大
家编的故事,要做出一股深信不疑的样中来!那个故事,可一定要说得活灵活现!知道吗?
为了含香,我们就好好的演一场戏吧!”
    紫薇转动眼珠,深思着,担心着。要她一再的去欺骗皇阿玛,她真是心有不忍。
    “我有一个大胆的提议!”紫薇忽然说。
    “什么提议?什么提议?”小燕子问。
    “如果我们对皇阿玛坦白招了,会怎么样?”紫薇说。
    尔康和永琪都倒抽了一口冷气。尔康一把抓住紫薇的服臂,摇着,急促的说:
    “紫薇,你不要太天真!不可以!如果招了,柳青柳红一回到北京就会落网,在会宾楼
留守的箫剑也不见得能够逃掉!如果他们被捕、柳青柳红或者还能死守秘密,那个箫剑,找
就没把握了!万一有个人透露出蒙丹的逃亡路线,不但我们大家功亏一篑,还害死了蒙丹和
含香!我们做事,怎么可以这样没原则?”
    紫薇被尔康唤醒了,一震。
    “你说得对!是我糊涂了!我明白了,你们大家放心吧!无论如何,我们就认定了我们
那个故事,言之凿凿,就对了!”
    尔康紧紧的看着她:
    “不错!我们走到这一步,已经没有退路!”
    “好了!就这么办!我看,我们也该散会了!”永琪看看众人,有力的说。
    尔康点头,再对众人叮嘱:
    “明天一早,我会天亮就进宫,我和五阿哥会在御花园里等着,随时呼应你们!你们安
心演戏吧!今晚,大家早点睡吧!要养精蓄锐,应付来日大战……”
    尔康活没说完,外面忽然传来太监的声音:
    “皇上驾到!”
    众人大惊失色。小燕子脱口惊呼:
    “我的天啊!他醉成那样子,怎么还会跑来……”
    “冷静!冷静!”尔康四面张望。
    “怎么冷静?如果他去宝月楼怎么办……我们的戏码还来不及上演……怎么没有想过这
种状况?”紫薇急急的说。
    又是一声喊叫传来:
    “皇上驾到!”
    小燕子突然明白了,抬头看着那只鹦鹉,只见那只鹦鹉,正若无其事的喊着:
    “皇上驾到!”
    众人全部松了一口气。小燕子就对着那只鹦鹉,跳着脚,挥着拳头大骂:
    “你这个‘小骗子’!你懂不懂规矩?这是什么时候,我们大家都紧张得要死,你还有
心开玩笑!下次再吓我,我拔了你的毛!”
    “坏东西!坏东西!”鹦鹉喊。
    “你才是坏东西!你才是!”小燕子大叫。
    永琪看着小燕子,又是摇头,又是叹气:
    “这个紧张时刻,她还有闲情逸致和鹦鹉吵架!我真服了她!”
    尔康看着两个格格,只见一个毛毛躁躁,一个老老实实,心里的担心,更是波涛汹涌,
此起彼落。
    ------------------
  文学殿堂疯马  扫校
    由著名的晓军做再次精心校对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