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珠格格续集
32

    再扮萨满法师进宫,这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何况时间紧急,已经没有时间细细安排,
大家在会宾楼的房间里一番密谈,各有各的担心和紧张。
    “几个人进去?”柳青问。
    “就你们三个!”永琪说:“这事越机密越好!”
    “可是,只有三个人,好像人数太少,有点说不过去!”尔康研究着:“再叫别人来,
又不放心。上次有驱鬼舞,队伍壮观,这次只有三个人,会不会显得太简单?”
    “我们还可以加一个人,箫剑!”柳红说。
    “箫剑?”永琪很犹豫:“他的底细,我们还摸不清楚。混进皇宫,还要掩护蒙丹,这
可不是一件小事。有一个人出了问题,全部的人都要遭殃,我们能够信任箫剑吗?”
    蒙丹听到可以进宫见含香,已经兴奋得昏头转向。听说含香一直昏迷,又焦灼得五内如
焚,这时,根本不想耽误,就急急的说:
    “萧剑就箫剑!我能够信任他,我觉得,他虽然不会武功,可是,绝对是个正人君子!”
    “我也这么想!箫剑这些日子,跟我们已经混得很熟,他对人非常热情,也很有幽默
感,见多识广,不会见了皇帝就手忙脚乱!绝对可以信任!”柳红说。
    “这么机密的事,最好不要加一个陌生人。我不赞成用箫剑!”尔康沉吟:“我对他的
来龙去脉,还有很多疑惑!交交朋友没关系,要共有生死大事,他还不够!”
    “我和柳红的看法一样!你们每天待在宫里,没有和箫剑真正相处过,这个人是个奇
人,绝对可以信赖!”柳青正色说。
    “好了好了!”蒙丹急切的说:“你们不要慢慢挑人选了!这是什么时候,含香躺在那
儿,已经是生死关头,没有时间等我们研究这个,研究那个!我用我的脑袋,为箫剑打包
票,把他算进去,没有错!”
    结果,箫剑也加入了这场“萨满作法”。
    出发到皇宫以前,尔康给萧剑和蒙丹,恶补了一下“伏魔口诀”。蒙丹心事重重,魂不
守舍。听也听不进去。只是一个劲儿的说:
    “你放心,你放心,我不会误事的!”
    尔康看着他那副样子,还是真不放心。至于箫剑,听说要他加入这样“惊人”的任务,
就又惊又喜,整个人都绷紧了。平时的潇洒和自在,完全一扫而空。拿着面具和伏魔棒,脸
上带着一股肃穆,义正辞严的说:
    “你们这么看重我,让我参加这么大的行动,我当然知道利害!我会全力配合,你们大
家放心吧!”
    尔康又对蒙丹再三叮咛:
    “蒙丹,我告诉你,那个宝月楼外面是大厅,里面是卧室……我们只能在外间作法,如
果皇上在那儿,你绝对不可以进里间去见含香!听到吗?一定要等皇上离开,那儿真正安全
的时候,才能单独见她!”
    “我知道,我知道!”蒙丹心不在焉的回答。
    柳青拍拍他的肩:
    “我看你很有问题,这样神思恍惚,别害了我们大家!记住!你是萨满法师,不是蒙
丹!紧急的时候,别忘了作法!”
    “我知道!我知道!”
    “蒙丹,你把那个驱鬼咒语念给我听听看!”尔康说。
    “驱鬼咒语?”
    “是啊!驱鬼咒语!刚刚大家不是才复习过吗?”
    蒙丹一瞪眼:
    “我满脑子都是含香,哪儿有心思去记那个咒语?”
    “天啊!”尔康喊。但是,喊天也来不及了,只好随机应变了。
    马车顺利进了宫。
    四个“萨满法师”手里拿着面具和伏魔捧,永琪和尔康陪伴着,来到了宝月楼。
    蒙丹呼吸急促,眼睛里,像是烧着火焰。箫剑抬头挺胸,一副要去“出生入死”的样
子,眼神深不可测。尔康看着这两个人,心想,自己在“玩火”,总有一天,会被烧成灰
烬。他看看永琪,正好永琪也抬头看他,两个生死之交,彼此交换了会心的一瞥,为了天下
有情人,义无反顾了!
    大家走进宝月楼的大厅,迎面就看到乾隆。
    “皇上!萨满法师带到!”尔康有些紧张。
    蒙丹锐利的看向乾隆,箫剑也锐利的看向乾隆。柳青、柳红急忙跪倒。蒙丹被柳青一
拉,跪落地。箫剑被柳红一拉,才跪落地。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四人说。
    乾隆着急的说:
    “好好好!你们就赶快作法吧!看看这个宝月楼有没有不干净!朕在这儿看着你们!在
大厅作法就够了,里面是娘娘的卧室,不可以进去!”
    四个法师听了,一怔。尔康和永琪也一怔。如果乾隆不走,也不许人进去作法,这场戏
要怎么演下去?
    还好,紫薇和小燕子及时从卧室跑了出来。
    “法师到了吗?”紫薇看着众人:“要不要准备什么东西?”
    小燕子嚷着:
    “我知道,我知道!要香烛香案……”就看着乾隆说道:“皇阿玛!这儿有我们,你先
去休息一下,作完了法,我们再去乾清宫请你过来!”
    “不用!我坐在这儿看!”乾隆摇摇头,一屁股坐了下来。
    众人面面相觑。
    蒙丹不禁对乾隆紧紧的看了一眼。他的眼神那么凌厉,乾隆不由自主的去看他,两人眼
光一接,乾隆觉得对方眼神冷洌深邃,一震。调头,就接触到箫剑的眼光,箫剑正直直的看
着他,眼神也是冷洌深邃,寒光瑟瑟,乾隆又一震,心想,这些法师大概真有法术,能够穿
透阴阳,要不然,怎么眼光里都有寒气?
    永琪看得好紧张,伸手一拍蒙丹的肩:
    “法师!请作法!”
    尔康也急忙接口:
    “请各位法师,正心诚意,心无二用,为娘娘祈福!”
    早有太监宫女,搬来了香案,香烛高烧。
    四个“萨满法师”,戴上面具,拿着伏魔棒,开始煞有介事的驱鬼。柳青、柳红、箫剑
三个,规规矩矩的念着:
    “万神降临,万鬼归一!诸鬼听令,莫再流连!度尔亡魂,早日成仙!人间世界,与尔
无缘,为何作祟?有何沉冤?莫再徘徊,莫再流连,去去去去,早日成仙!”
    蒙丹跟着念,嘴里叽哩咕噜,根本听不清楚在念什么。
    箫剑念完正文,就舞着伏魔棒,舞到乾隆身边去了。他的眼光,蓦然从面具后面盯着乾
隆,“咒语”一变,念着:
    “秋木萋萋,其时萎黄,有鸟离群,其鸣悲凉!家乡永隔,身体摧残!心灰意冷,不得
健康!富贵浮云,心有彷徨!高山峨峨,河水泱泱!父兮母兮,道里悠长!魂兮梦兮,心碎
神伤!”
    尔康一听,大惊。心想,这是什么“伏魔口诀”?简直是篇“香妃入宫悲秋赋”,就差
没有把香妃呼名道姓,直接说出来。他惊看箫剑,又是意外,又是着急,提心吊胆。永琪也
是一惊,不由自主的盯着蒙丹和箫剑,简直坐立不安。紫薇和小燕子,更是各有各的着急。
    乾隆看着这个奇异的驱鬼仪式,有些发楞。再听到箫剑的念辞,他没有起疑,只是着魔
似的出起神来。
    紫薇心里,急得不得了,把小燕子一拉,拉进卧房,低低的说:
    “那个箫剑,是在给皇阿玛一个人念咒,他念了一首诗!把含香的身世委屈,全体念出
来了,怎么这样大胆?他们怎么敢让箫剑参加?”
    “没办法,人数不够,总不能只有三个法师!只好把箫剑算进去!”小燕子低声说。
    床上,含香听到外面伏魔棒的响声,神思更加恍惚了,热切的睁眼张望:
    “他来了……他来了!”
    紫薇回头看看含香,好紧张:
    “小燕子!你赶快想个办法,让皇阿玛可以离开!”
    小燕子想了想,灵机一动,就跑到桌边,拿了一大碗水,奔到大厅去。
    小燕子端着水碗,含了一大口水,开始对着房间每个角落喷水。
    “噗!噗!噗……”小燕子把水喷得到处都是,喷着喷着,就喷到乾隆面前来。
“噗……噗……”
    乾隆正在出神,忽然被小燕子喷了一身的水。他惊跳了起来:
    “小燕子!你这是做什么?”
    小燕子慌忙帮乾隆又擦又掸,喊着:
    “啊呀!对不起!皇阿玛,我正在驱鬼,法师说要在房间里每个角落里喷水,所以我在
喷水……”
    小燕子一边说,一边又含了水,到处乱喷。
    “噗……噗……噗……”
    柳青柳红箫剑急忙配合小燕子,用伏魔棒对着喷水的地方挥舞,铃声大响。
    乾隆惊怔着,看着那些奇奇怪怪的法师,还没回过神来,又被小燕子喷了一身水。
    “哎!小燕子……”乾隆慌忙跳开身子,躲着水。
    小燕子就拿着碗,歉然的看着乾隆,恳求的说道:
    “皇阿玛!拜托你徊避一下好不好?你是皇上呀,萨满法师因为你在,大概都没办法施
出真功夫了!如果驱鬼驱得不干净,不是白白作法了吗?”
    乾隆见自己碍事,又被小燕子弄得浑身湿答答,就点点头说道:
    “好!你们作法,朕去换件衣裳!”
    一屋子的咒语立即加重,伏魔棒舞得震天价响。
    乾隆总算出门去了。
    蒙丹把面具一把拉下,冲进卧室。紫薇匆促的警告:
    “把握时间!如果皇阿玛回来了,你千万记得戴上面具,回到大厅去,念咒作法!”
    蒙丹哪里听得进去,已经扑到床前去了。
    紫薇赶紧退出了房间,把房门紧紧的关上。
    含香衰弱的躺在床上,脸色非常苍白。蒙丹直冲到床前跪下,那火热的眸子,热切的盯
着她,一把抓住她的手,绞自肺腑的低喊:
    “含香!我来了!”
    含香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热烈的凝视蒙丹,不敢相信的,虚弱的微笑起来:
    “蒙丹?我好像看到你了!”
    蒙丹把含香的手,送到唇边去,疯狂的吻着:
    “不是‘好像’,是我!我真的来了!”就放下她的手,抱住她的头,吻像雨点般落在
她的头发面颊上。“含香!原谅我,我是这样没用……才让你受这么多的苦!睁大眼睛,看
看我!我是你的蒙丹,那个十二岁起,就纠缠着你的蒙丹,为你出生人死,粉身碎骨的蒙
丹!看着我!”他捉住她的手,放在自己眼睛上,眉毛上,嘴唇上,心口上……“含香,为
我振作起来!”
    含香有了真实感了,痴痴的看着他,微笑的,伸手去摸他的头发:
    “蒙丹,你真的来了!再见到你这一面,我死也值得!”
    “什么‘死也值得’?再说这种废话,我就生气了!”蒙丹握紧了她的手:“你不会
死,我们都不会死!你要为我振作起来,我要带你走!带你离开这个皇宫,这个牢笼……但
是,你一定要帮助我!我一个人的力量做不到!听到没有?”
    含香热烈的凝视他,只是作梦似的微笑着。
    蒙丹一把拉起她的身子来,看进她的眼睛深处去:
    “听着!我们的时间不多,见你这一面,是多少人用生命拼出来的!你听好,我们把原
来那个大计划,改到十天以后!所以,你有十天的时间来恢复健康!我只给你十天,你一定
要好起来,因为我没办法再等了!”说着,就捧住她的脸,盯着她的眼睛说:“含香,你要
勇敢,你要坚强,我们的生命、希望、未来都在你手里,如果你倒下了,我们就真正的失败
了!为我,快点好起来!你要吃药,你要听大夫的话,我谢谢你,感激你,发疯一样的爱
你……”
    含香痴痴的看着他,在他这样强烈的呼唤下,真的醒觉了,眼睛闪亮。
    “我知道了!我听你的,我知道了……”
    蒙丹抓紧她的双手,用力握紧,恨不得把自己的生命力,注进她的身体里:
    “我把我的力量传给你!我把我求生的意志传给你!你是我的含香,跟我私奔七次的含
香……只要再一次,我们就成功了!别放弃这最后的一次!我用我全生命的力量在支持你!
你感觉到我的力量了吗?”
    含香拼命点头。
    “那么,你要为我勇敢吗?要赶快好起来吗?要跟我去流浪,再也不分开吗?”
    “要……要……要。”
    蒙丹把她一拥入怀。
    卧室里,蒙丹和含香在那儿难舍难分。大厅里,大家也在那儿魂不守舍。柳青、柳红和
箫剑已经取下了面具,还是挥着伏魔棒,紧张的东张西望。
    尔康忍不住问:
    “箫剑,你刚刚在念些什么?怎么跟驱鬼毫无关系?念得我心惊胆战!”
    “这个皇帝,不需要‘驱鬼咒语’,我给他念一段‘心灵咒语’!”箫剑一本正经的
说:“如果他还是个仁君,还有一些良心,我的‘心灵咒语’会比你那个‘驱鬼咒语’有
用!除了这段咒语,我还准备了好几段,可以一段一段的念给他听!”
    紫薇睁大眼睛,看着箫剑,惊问:
    “你还要一段一段的念给他听?你真是唯恐天下不乱啊?”
    “如果我唯恐天下不乱,我不会念咒,我会……”箫剑咽住了,眼神里,有种阴鸷的光
芒一闪,立即微笑起来:“其实,你们不要太紧张,我觉得我那个‘心灵咒语’的反应还不
错!这个乾隆皇帝,我对他很有兴趣……”
    永琪着急的喊:
    “拜托!今天不是让你来研究皇阿玛的!是来帮助我们大家的!”
    箫剑神色一凛,一抱拳。
    “箫剑知错了!惭愧!”
    “你等会儿就规规矩矩的念‘驱鬼咒语’,知道没有?”柳红说。
    “那多么可惜,找好不容易才见到这个皇帝!”箫剑眉头一皱。
    “你要不要跟我们大家合作?我们这样信任你,把大家的生命都交在你的手里,你一个
自作主张,会害了我们大家……”
    尔康话没说完,外面传来太监的喊声:
    “皇上驾到!”
    小燕子和紫薇惊跳起来。急喊:
    “面具!面具!”
    柳青、柳红、萧剑慌慌张张的把面具戴上。紫薇就往卧室冲去,冲进卧室,就看到蒙丹
紧紧的抱着含香,舍不得离开。她着急的喊:
    “蒙丹!快出去!快……”
    蒙丹看着含香,在她额上印下一吻。紫薇跺脚:
    “蒙丹……不要再拖拖拉拉了!快走!”
    外面,乾隆已经大步走进了大厅。
    柳青、柳红、箫剑急急忙忙念咒。伏魔棒舞得天翻地覆。
    尔康、永琪、小燕子看到蒙丹还没出来,紧张得脸色苍白。
    小燕子捧起那碗水,就要喷水,一个紧张,竟把水咽进去了,呛得大咳特咳。
    “小燕子,你怎么了?”乾隆诧异的问。
    “我……我……我喷水……喷水……咳咳咳……”小燕子语无伦次的说。
    卧室里的紫薇,听到乾隆的声音,知道蒙丹出不去了,紧张的说:
    “你不能到大厅去了,快躲起来!”四面看,指指床底下,想想不妥,又指指屋梁,想
想还是不妥,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在外面大厅里,乾隆看了看作法的三人,困惑的问道:
    “这萨满法师不是有四个人吗?”
    “咳咳……”小燕子咳着:“还有一个在外面……”指指窗口:“在外面驱鬼……驱
鬼……绕着宝月楼驱鬼……咳咳!”
    乾隆觉得奇怪,一步跨进卧室。
    室内,蒙丹戴着面具,一飞身从阳台跃下去了。
    紫薇急忙往门前一奔,和乾隆撞了个满怀。
    “皇阿玛!”紫薇面无人色的喊。
    乾隆一惊:
    “怎么?娘娘不好吗?”
    乾隆就急冲到床前去看含香。只见含香居然从床上坐起来了,神智清明的喊着:
    “皇上!”
    乾隆又惊又喜。问:
    “你醒了?真的醒了?”
    含香给了乾隆一个好美好美的微笑。
    “我真的醒了,觉得好多了!饿了,好想吃东西!”
    乾隆大喜,不再注意法师有几个了:
    “紫薇,赶快叫御膳房做点好吃的,营养的东西来!什么鸡汤,鱼翅,燕窝……有多少
拿多少来,吃不完就剩着!”
    “是!”紫薇看了阳台一眼,再看了含香一眼、心有余悸的出门去。
    乾隆走到床边,握住含香的手,大笑着说:
    “哈哈!这个萨满法师作法,还真的有效啊!你的气色好多了,神智也清楚了!朕一直
不相信萨满驱鬼这一套,看样子,小燕子的‘病急乱投医’,都投对了!”
    门外的众人,惊魂未定,你看我,我看你。尔康跑出门去,把门外的蒙丹给拉了进来,
当机立断的说:
    “作法到此为止!各位法师,我送你们出宫去!”
    大家离开了皇宫,坐在马车里,尔康还是惊魂未定,对蒙丹责备的说:
    “我真是被你们吓得三魂六魄都飞了!居然从阳台上跳下去,还好我反应快,冲到外面
去拦着侍卫,要不然,你已经被侍卫抓起来了!”
    “你们赶快把含香送出宫来,我就再也不会给你们找麻烦了!”蒙丹说。
    永琪好不容易,才松了一口气:
    “我也巴不得赶快把含香送出宫,这种游戏是再也不能玩了!真的不好玩!箫剑也是,
念咒不好好念,念什么诗!”
    “这是第一次参加你们这么刺激的行动,经验不够!下次就不会出问题了!”
    “哪里还有下一次?”柳红喊。
    “还有下一次,”柳青正色说:“下一次就是把含香送出宫的时候了!”
    几天后,含香逐渐恢复了健康。大家也开始紧锣密鼓的安排着含香出宫,和逃亡计划。
这天,尔康和永琪来到会宾楼的客房,把那张手绘的中国简图摊在桌上,大家重新研究这条
逃亡的路线。
    箫剑指着地图,一脸的严肃,诚恳的对蒙丹说:
    “我建议你跑到最南边去!这儿有个大理古城,是最南方的城市了!大理山明水秀,四
季如春,家家有水,户户有花,完全是个世外桃源!我遇到家变之后,就被带到那儿,在那
儿住了好多年,对那里非常清楚。你们如果能够顺利到达那里,我猜,谁也没办法把你们追
回来!在大理,谋生也非常容易!住在那儿的百夷人,善良朴实,好得不得了!”
    “好!我就听你的,一直往大理走!”蒙丹决定了。
    尔康指着地图说:
    “既然决定了,就照这条路线走!你们先到石家庄,然后到六河沟,再到襄阳,经过武
当山进入四川,再沿金沙江到云南。这是一条漫长的路。能不能够一路平安,谁都不知道!
但是,含香已经不香了、就和普通老百姓一样,你们也可以随时停下来安家,不一定要认死
扣去大理!”
    “我了解了!”蒙丹点头。
    “记住!”永琪接口:“我们把出宫的时间,定在后天晚上,那天中午,皇阿玛在宫里
宴请所有的姑姑和额附,到时候,宫里马车出出入入会非常多,不会注意我们这辆!我和尔
康会把含香送到正阳门外!你们一定要很早就在那儿等,一定不能出状况!如果等到深夜,
我们还没到,那就表示我们有问题了!你们就回会宾楼来等消息!”
    蒙丹再点头,神色凝肃。
    “现在不用兵分四路五路了,所以,我和柳红会护送你们到石家庄!看到你们平安前
进,我们再折回北京!”柳青说。
    “还有一件事很重要,你们再也不可以用回语交谈!从此,忘记你们是回人,不论走到
哪里,哪怕只有你和含香两个人,你们都不可以用回语交谈,要说汉语!而且,再也不要回
新疆!”柳红叮咛。
    箫剑又交了几个信封给蒙丹:
    “我还有三个锦囊妙计,到了石家庄再看!可以帮你们摆脱追兵!柳青柳红护送你们去
石家庄,我就不去了,我帮柳青照顾会宾楼!”
    尔康拿了一个小包裹,郑重的交给蒙丹:
    “这是你们的盘缠。我想,如果没有意外,这些钱够你们到大理,或是任何一个小地方
去,开一家小店过日子!当然没办法再和皇宫比,但是,你们要的不是锦衣玉食,以后,就
只羡鸳鸯不羡仙了!”
    蒙丹看着众人,但见一张张热情真挚的脸,他感动至深,不知如何是好。想当初,他离
开新疆,山山水水的追着含香到北京。实在没有料到,自己在北京会有这番奇遇,认识了永
琪、尔康这群人。今天,舍命帮助自己的,竟是乾隆的儿子、女儿、媳妇、驸马……他看着
大家,再也忍不住,噗通一跪,双手一拱:
    “我蒙丹深受大恩,无以为报!但愿有缘,还有再相见的日子!回人蒙丹,从此消失,
满人蒙丹,为各位行满清大礼!”
    蒙丹说完,就对众人“崩咚”“崩咚”的磕了三个响头。
    “不要这样!赶快起来!”大家惊喊,好多双手,都同时去扶他。
    ------------------
  文学殿堂疯马  扫校
    由著名的晓军做再次精心校对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