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珠格格续集
31

    当尔康、永琪他们得到消息,冲回皇宫的时候,魂不守舍的晴儿正在宫门口等他们。看
到众人,晴儿含泪的,急促的迎过来:
    “我眼看着她把那瓶鹤顶红吞了下去,就是没有办法救她!我努力过了,跟老佛爷又跪
又求,还试图抢下那瓶药……都没有用!”
    “她已经死了吗?”紫薇尖声的问。
    “还没有!已经送回宝月楼,老佛爷答应让她死得有尊严!”
    小燕子一跺脚,心痛如绞,大喊:
    “人死了,还谈什么尊严不尊严?我去宝月楼!我去救她……”
    小燕子拔腿就跑,紫薇、尔康等人都追了过去。晴儿不敢再耽搁,怕太后找她,匆匆赶
回慈宁宫了。
    大家跑进宝月楼,紫薇、小燕子、金琐就冲进了卧室。尔康和永琪不便进入娘娘的内
室,都站在大厅里等候消息。
    含香躺在床上,已经气若游丝,脸色惨白,维娜吉娜围在床前哭泣。紫薇、小燕子一
看,两人都魂飞魄散,心胆惧裂。
    “含香!含香!”小燕子痛喊出声。
    紫薇冲到床前,不敢相信的看着含香,疯狂的摇头:
    “不不不!不可能的!这是不可能的事,我们才离开一下子,怎么会变成这样?”
    小燕子就合身扑在含香身上,摇着她,喊着:
    “什么毒药?什么鹤顶红?你为什么要吃?哪有这么听话?给你毒药你也吃?不是跟你
说了吗……不要承认不要承认呀……你起来!起来!把药吐出来。你还没有死,我们还来得
及……”
    金琐直着眼睛喊:
    “凝香丸!小姐!快去找凝香丸!上次你病得要死的时候,那个凝香丸救了你一命!”
就一把拉住维娜,激动的问:“凝香丸放在哪里?”
    维娜吉娜哭得唏哩哗啦,对于汉文又不懂,拼命摇头哭泣。金琐推开二人:
    “我自己来找!”
    金琐就翻箱倒柜的找凝香丸。
    紫薇抱着含香的上半身,企图让她呕吐:
    “含香,含香!听我!你把药吐出来……”
    “对对对!赶快吐出来!”小燕子红着眼圈喊,就去抠她的嘴,又去压她的胃:“吐出
来!吐出来!”
    含香被紫薇和小燕子一阵折腾,眼睛睁开了。小燕子尖叫:
    “她醒了!她醒了!含香……看着我!永琪已经宣太医了,太医马上要来了,我们会救
你的!你要争气一点,不要放弃……”
    “含香,提着你的一口气,像我当初一样,心里想着蒙丹,他刚刚得到你有危险的消
息,已经快要发疯了!想想他……如果他失去了你,他要怎么办?想想我们的‘大计
划’……”紫薇也语无伦次的喊。
    含香有气无力的看着二人,嘴巴动了动,声音低得几乎听不出来:
    “告诉他……告诉他……我……我好想见他一面啊……”
    “你撑着,维持着这口气,我想办法让他来见你……”紫薇喊。
    “对不起……你们忙了那么久……都白忙了!”
    含香说完,脑袋一歪,失去了知觉。小燕子尖叫:
    “含香……不要死,求求你不要死……”
    这时,乾隆踉踉跄跄的冲进房来,震惊的大喊:
    “香妃!你怎样了?香妃……”
    乾隆一眼看到躺在紫薇怀里,已经毫无生气的含香,就完全震住了。
    紫薇和小燕子都快崩溃了,紫薇就疯狂的摇着含香。小燕子疯狂的掐着她的人中,压着
她的胃,抠着她的嘴。两人都一边哭,一边喊:
    “振作起来!我求求你……不要放弃,为了我们大家,不要放弃呀!”
    “我不相信,我绝对不相信,我要你活过来……你活过来……”
    金琐好不容易,在柜子里找到了那个锦囊,急促的大喊:
    “找到了!找到了!凝香丸……快!水……给我一杯水……”
    维娜吉娜终于明白了,急急的倒了水拿过去。
    “小姐,你捏着她的嘴……”
    乾隆一个箭步奔上前来,哑声吼道:
    “让朕来!”乾隆就推开紫薇,抱住含香的头,捏住含香的嘴:“小燕子,快!把药塞
进去!”
    小燕子拿了一颗凝香丸,捏碎了腊封,把药丸塞进含香嘴里,再用杯子凑近她的嘴唇灌
水。谁知,含香已经不会吞咽,水全从嘴角流出来。
    “她喝不进去……天啊!”小燕子尖叫。
    金琐想了起来,急呼:
    “不要水!不要水!上次救小姐的时候没有用水!捏紧她的嘴,让她咽下去!”
    乾隆就用手阖起含香的嘴,一瞬也不瞬的盯着她,强烈的喊着:
    “香妃!咽下去!朕命令你,听到没有?不要让朕遗憾终生,朕是那么喜欢你,怜惜
你!朕不允许你死!”
    “咽呀!吞下去呀!努力呀!”小燕子拼命喊。
    大家紧盯着含香。可是,她动也不动。紫薇急得六神无主,叫着:
    “没有用,她根本没有咽下去!那颗药一直含在嘴里……她不会咽了,怎么办?怎么
办……”
    “不行不行……我要让她咽下去……”
    小燕子说着,就不顾一切的仆在含香身上,用嘴对着含香的嘴,向里面吐气。
    乾隆抱着含香,努力让她坐得比较直一点。紫薇搓着她的手,哭着喊:
    “我搓你的手,不要冷掉!不要冷掉!”
    金琐拿着药瓶,紧张的观望。
    只听到含香喉咙里“咕嘟”一声,那颗药咽下去了。金琐大叫:
    “咽下去了!咽下去了!要不要再吃一颗?”
    “还有几颗?”乾隆问。
    “还有三颗!”
    小燕子又是汗,又是泪的抬头:
    “再来再来,全体给她灌下去!”
    “可以吃那么多吗?会不会中毒呀?”紫薇害怕的问。
    “她已经中毒了,还管她会不会中毒!”小燕子喊。
    大家看着含香,只见她依旧了无生气。
    “没有时间犹豫了,通通给她灌下去!”乾隆哑声的吼着,注视着含香:“朕冒险了!
你争气一点,不要让朕后悔!”
    小燕子再塞了一颗药丸进去。再用嘴对嘴的吐气。咕嘟一声,第二颗药也喂进去了。小
燕子抬头,盯着含香痛喊:
    “含香!活过来!活过来!”
    含香毫无动静,看样子就要去了。小燕子一面哭,一面把第三颗药喂进去。含香还是没
有反应。小燕子害怕了,看着乾隆。
    “还要不要再喂呀?我好怕……”
    “喂吧!还能比现在更坏吗?”乾隆喊着。
    小燕子喂了第四颗药。
    “皇上!”金琐回忆着:“上次香妃娘娘救小姐的时候,等了好一阵才见效,恐怕要把
娘娘的身子放平,大家等一下看看!”
    乾隆早巳乱了方寸,听到金琐这样说,就赶紧把含香的身子放平。他站起身来,大家围
在床边,目不转睛的看着含香。
    这时,有一只蝴蝶飞了进来,绕室飞舞。紫薇震撼的、低低的喊:
    “蝴蝶!”
    第二只蝴蝶又飞了进来。小燕子惊喊:
    “蝴蝶!”
    然后,大家就看到好多好多蝴蝶,正从窗口飞了进来。大家看着那些蝴蝶,目瞪口呆。
只见蝴蝶成群的飞向含香。房里,那股像桂花像茉莉的香味,就浓浓郁郁的弥漫着,整个宝
月楼都异香扑鼻。小燕子害怕的低语:
    “为什么蝴蝶都来了?”
    乾隆瞪着那些蝴蝶,震撼到了极点,身不由己的往后退。
    众人就不约而同的站起身子,跟着乾隆倒退开去,似乎要把含香留给蝴蝶。
    含香静静的躺在床上,奄奄一息,却依旧美丽。无数的蝴蝶,绕着床飞舞。有一只蝴
蝶,停在她的嘴唇上。更多的蝴蝶,停在她的发际眉梢。
    众人都被这种景象,震惊得无法动弹。
    紫薇站在乾隆身边,体会到蝴蝶的到来,意味着含香大限已到,心碎了。
    “蝴蝶都知道了……它们来跟她送行,跟她告别了!她要走了……我们救不活她了!”
紫薇落泪说。
    乾隆心中掠过一阵剧痛,紫薇说中了他所体会的,看着蝴蝶和含香,眼角不禁滑下了
泪。此时此刻,他心里真有数不清的无奈和痛楚:
    “怎么知道,朕的爱,竟然成为杀她的凶手!”
    小燕子目不转睛的看着那些蝴蝶,听到紫薇和乾隆的话,泪水就疯狂的掉下来。她摇着
头,不愿相信,也不能相信的说:
    “不不不!蝴蝶不是来送行,是来保护她……她是蝴蝶仙子,她是花仙子……仙子怎么
会死呢?蝴蝶来保护她……”
    维娜、吉娜哭着,用回语说:
    “公主!我们给你送行了!你好好的去吧!”
    维娜和吉娜,就双手交叉,阖在胸前,行回族告别式,高诵着可兰经。
    大家不再说话,只是震撼的看着蝴蝶绕床飞舞。
    含香的脸色变得无比的宁静,无比的祥和,蝴蝶围绕着她,把她衬托得像个沉睡的仙
子。景象凄美无比。
    这时,四个太医匆匆赶到,冲进房来,被门里的景象震住了。
    乾隆作了一个手式,要他们不要惊扰含香。太医们赶紧躬身而立,动也不动。
    只见蝴蝶绕床飞了一阵,纷纷从窗子飞走了。小燕子大痛,喊了起来:
    “蝴蝶!不要走呀,不要走……她还没死……还没死,你们回来呀……”
    紫薇紧紧的看着含香:
    “她去了吗?她还有呼吸没有?”
    乾隆对四个太医一挥手:
    “决去看!”
    “臣遵旨!”
    四个太医上前,急急诊治,把脉的把脉,察看瞳仁的察看瞳仁,诊视半晌,大家抬头,
彼此悄悄递着眼色。再低头继续诊治,神色凝重。
    室内众人,全部屏息以待。胡大医站起身来,对乾隆一跪,禀道:
    “皇上请节哀,香妃娘娘已经去了!”
    小燕子惨叫一声,飞扑到含香身上、疯狂的摇着含香,狂叫:
    “不要……不要……你起来!你答应过我,要活着!要活着……死了还能做什么?你变
不成风,变不成沙,死了什么都没有了……你起来……起来……”
    紫薇扑进金琐怀里,两人紧拥着哭泣。
    在大厅里等待的尔康和永琪,也都听到了,两人脸色惨变。
    “太医已经宣布,香妃去了!”永琪说。
    尔康扑到窗子上,绝望的看着窗外,低声说:
    “蒙丹!对不起!”
    同一时间,在会宾楼的客房里,蒙丹正凭窗而立,仰望长空。他闻到空气中,忽然弥漫
的花香;那么熟悉的花香,是含香的气息!他看到成群的蝴蝶,在空中掠过,飞向皇宫。他
也看到,那些蝴蝶,从宫中飞出来,四散而去。他震动极了!知道那表示什么,他的含香,
正要羽化成仙!他无法承受这个,他要他的含香,活生生的含香!站在那儿,他用尽全身的
力气,对着皇宫呐喊:
    “含香……”
    他的呼唤,穿云透天而去。
    含香躺在床上,在一屋子的啜泣声中,平静的安息了。
    忽然空中,隐隐有一声呼唤传来:
    “含香……”
    含香突然颤栗了一下,蓦然张开了眼睛。
    小燕子、紫薇、金琐、乾隆都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
    “含香……含香……”
    有人在喊她!蒙丹在喊她!含香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
    “他在叫我!”她吐出了四个字。
    小燕子眼睛睁得好大好大,嘴巴也张得好大好大。紫薇低低的,小声的说:
    “她活了……她活了……”
    金琐把拳头送到嘴边去咬了一下,觉得痛,才有真实感了,大叫:
    “小姐!她活过来了!她坐起来了!她的眼睛睁开了,她没有死,没有死……”
    乾隆狂喊:
    “太医!太医!”
    四个太医跌跌冲冲的奔到床前,目瞪口呆的看着含香。然后,赶紧采取行动,先把含香
放平,再紧张的诊治把脉,彼此你看我,我看你,不可思议的低声讨论,不相信的再去诊
治,再讨论。终于,大家抬头,胡太医对着乾隆,“崩咚”一跪:
    “启禀皇上,娘娘活过来了!真是不可思议……”
    李太医也“崩咚”一跪:
    “从来没有吃下鹤顶红还能活命的人,可能那个凝香丸收到了以毒攻毒的效果!”
    “她活了?”乾隆震动已极的问。
    “回皇上,真是奇迹啊!她死而复生了!”太医们全部跪了下去。
    乾隆这才冲到床边去,低头看含香,狂喜起来。充满感恩的喊:
    “谢谢老天!香妃……这样的失而复得,死而复生,你是奇迹中的奇迹啊!朕谢谢你活
过来!谢谢你再给朕一个机会,让朕重建你的幸福!”
    含香极度衰弱,神思恍惚着。
    小燕子有了真实感了,双手伸向天空,“哇”的大叫了一声,扑向床前。语无伦次的喊:
    “哇……你活了!你好伟大,把死神都打败了!哇,我要大笑……哈哈!”才笑着,眼
泪就掉下来:“对不起,我要大哭……”就“哇”的一声,放声痛哭,伸手紧紧的抱着含
香:“你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紫薇和金琐,哪里还忍得住,通通跑上前来,拥住含香。
    三个女孩,又哭又笑。衰弱的含香,看到大家如此,泪眼迷蒙。
    在大厅里,永琪和尔康听着这一切,两人喜出望外,重重的一击掌。
    “你相信吗?她活了!上天有好生之德!”永琪说。
    “所有的奇迹,都被我们碰上了……”尔康说,忽然感觉到有些异样,不禁吸了吸鼻
子,迷惑的说:“五阿哥,香味没有了!”
    “什么?”
    “你闻闻看,含香的香味,好像没有了!那股浓浓的花香,现在一点也没有了!是不
是?”
    永琪重重的闻了闻,真的,那股浓郁的香气,现在完全消失了。永琪惊看尔康:
    “真的,香味怎么没有了?”
    两人深深的互视,惊疑不定。
    “说不定只是暂时没有了……说不定含香现在太衰弱,没有力气维持那股香味了!”永
琪犹疑的说。
    “说不定是这样,也说不定……”尔康低声的,带着一种虔敬的神态说:“上天收回了
它的赏赐,也解除了含香的负担!她死而重生,等于是一个新生命,‘香妃’已去,活著的
是不再有香味的含香,一个和我们一样平凡的生命!”
    “这代表什么?”永琪震撼的问。
    尔康迎视着永琪,也充满震撼的回答:
    “代表着‘幸福’,她终于可以拥有一份平凡人的幸福了!”
    “是吗?”
    尔康重重的点头,便虔诚的走到窗前,对着那广漠的穹苍凝视。永琪跟了过来。
    “人太渺小了,永远不知道上苍的安排是怎样的?”尔康看着天空说。
    “人太伟大了,有这么多的喜怒哀乐,来迎接上苍的安排!”永琪说。
    尔康感动的笑了,看着天空。
    天空上,层云飞卷,夕阳的光芒,正从云层深处,灿烂的四射出来。
    当天晚上,永琪和尔康,就把这整个的经过情形,告诉了蒙丹。蒙丹目不转睛的听着,
激动得一塌糊涂。柳青、柳红和箫剑在一旁,也深深的震撼着。
    “现在,紫薇、小燕子她们都还守着她,四个太医也不敢离开,给她开了很多药,让她
能够彻底把毒素排除掉。她目前非常衰弱,大家也不敢放松,生怕再有变化。但是,我想,
她是死里逃生了!”尔康说着,就重重的拍着蒙丹的肩:“你的感觉,我比任何人都了解,
我经历过相同的情形!”
    蒙丹瞪视着尔康,呼吸沉重的鼓动着胸腔,哑声的问:
    “什么叫做‘生怕再有变化’?难道她情况还是不好?一定不会好!吃了鹤顶红,又
‘死过’一次,怎么会好?不行不行……”他一把抓住尔康的衣服:“你得把我送进宫去,
让我见她一面!”
    “你怎么见她?”永琪冲口而出:“皇阿玛寸步不离,守在旁边,你就是进了宫,也见
不到她呀!”
    “皇上还是守着她?他已经差点害死了她,还守住她干什么?”蒙丹痛楚而焦灼,抬眼
看众人:“我们是不是还照原先的计划?三天之后逃亡?”
    “不行,一定要改期了!”尔康说:“如果你爱她,就再等一段日子,含香真的很衰
弱,必须等她完全好了,你们才能逃亡!你想想,逃亡的时候,风霜雨露,奔波劳累,再加
上担心害怕……如果她身子吃不消,怎么逃得掉?”
    “这样一延再延,到底要延到什么时候?”
    “蒙丹,你要理智一点!”柳红忍不住插嘴:“听尔康的安排,一定没错!你用用脑
筋,含香刚刚死过一次,你总不能不顾她的身体状况,你们还有一辈子要相守呢!逃亡,是
为了天长地久,不是吗?如果她的病不治好,你们怎么天长地久?”
    “好一个逃亡是为了天长地久!”箫剑就站出来说:“听我一句话,如果不能马上逃
亡,你们就想办法让他们见一面吧!”
    “我反对!见面哪有那么容易?小不忍则乱大谋!蒙丹,你忍耐一下,我们尽快实行
‘大计划’!你知道吗?现在,‘大计划’已经容易多了,我们最担心的一个问题不存在
了。因为,含香不香了!”永琪说。
    “含香不香了,是什么意思?”蒙丹惊问。
    “我们不知道她是永远不香了,还是暂时不香了!她死而复生以后,香味就跟着飞走的
蝴蝶一起消失了!”尔康振奋的看着蒙丹:“蒙丹,你们的第八次私奔,一定会成功,因
为,上苍已经取消了它的魔法!”
    蒙丹大震,眼睛闪亮,狂喜的问:
    “真的?她不香了!她不香了……天啊,真神阿拉终于听到我们的祷告了!”
    含香确实不香了。可是,她的情况一直不好。活过来之后,始终没有彻底清醒。她昏昏
沉沉的躺着,神志不清,额上冒着冷汗,嘴里,呓语不断,一直叫着蒙丹的名字。紫薇、小
燕子、金琐、维娜、吉娜都围绕在床边,给她拭汗,给她用水沾湿嘴唇,给她冷敷,给她喂
药,给她做这做那,忙忙碌碌。
    “蒙丹……蒙丹……蒙丹……”含香断断续续的低喊着。
    紫薇假装给她擦汗,轻轻的蒙住她的嘴。
    乾隆坐在床边的一张椅子里,目不转睛的看着她。
    “她在说什么?”乾隆问。
    “听不清楚,在说梦话!”
    “她说‘被单,被单!’”燕子转着眼珠,胡乱的掩饰。
    乾隆好困惑,皱了皱眉头。紫薇不安的走到乾隆面前,推了推他的手:
    “皇阿玛!你回去休息吧!这儿有我们,四个太医又在外厅守候,应该没有问题了。你
也累了这么一天,明天还要上早朝,去歇着吧!”
    乾隆不安的看了含香一眼:
    “不知道她是不是完全脱离险境了,朕实在好担心!”
    “皇阿玛放心,如果老天要带走她,刚刚就带走了!”紫薇说:“她既然能够死里逃
生,我想……她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乾隆就看了紫薇一会儿。又看看小燕子,非常感动的说:
    “紫薇,小燕子,你们两个真好!”
    紫薇和小燕子一怔,乾隆就伸手,一手握着紫薇,一手握着小燕子,左看右看,充满感
性的说道:
    “今天,我看到你们拼命抢救香妃,那种真情流露,让朕深深的震撼和感动。朕有众多
的儿女,从来没有任何一个,能够对朕的妃子,表现出这样无私的热情。朕好珍惜你们这种
热情,谢谢你们为朕做的事!”
    小燕子和紫薇对看了一眼,两人眼中,都充满了惊愕、震动和不安。小燕子就坦白的说:
    “皇阿玛!我们救香妃,是因为我们喜欢她,并不因为她是你的妃子……”
    “朕已经充满感激,你又何必急着撇清呢!”乾隆打断小燕子,叹了口气,自以为很了
解的说:“为了令妃,是不是?你们跟朕一样矛盾,对香妃好,觉得对不起令妃!可是,又
没有办法抗拒香妃的吸引力!”说着,他看看含香:“这样的女子,不止是朕为她心动,你
们也没办法不爱她吧!”
    乾隆的感激,让紫薇好痛苦,她低着头不说话。小燕子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乾隆深思了一下,就站起身来说道:
    “好了,朕信任你们两个!朕不是需要休息,而是有件事不能不办!朕得去老佛爷那儿
一趟!要不然,就算救活了香妃,恐怕朕一个疏忽,她依然难逃一死!”
    小燕子和紫薇神色一凛。是啊!
    太后已经知道含香“死而复生”的故事,是容嬷嬷前来报告的。
    “什么?死而复生?怎会有这种事?我不相信!”太后震惊的说。
    “老佛爷,是千真万确的事!听说,死了快半盏茶的时间,四个太医都放弃了!可是,
又忽然活过来了!”容嬷嬷说。
    “那个鹤顶红不是百无一失的吗?”皇后睁大了眼睛:“我们不是亲眼看到她喝下去的
吗?从来,吃了鹤顶红,就不可能再活!”
    “这次就不灵了!奴婢早就说过,那个香妃娘娘和两位格格,都有妖法……”容嬷嬷绘
声绘色的说:“听说,香妃娘娘快死了,还珠格格和紫薇格格赶到,在床前不知道作了什么
法术,所有的蝴蝶都飞来了,飞到香妃娘娘的嘴唇上去吸取毒汁,吸完毒汁,蝴蝶飞走
了……娘娘就活过来了!那些宫女太监们说得活灵活现,大家都看到蝴蝶飞进飞出,真是古
怪极了!”
    皇后好震动。太后也好震动。太后就愤愤不平的说道:
    “她的法术大,妖术大,连我这个太后都制不了她,那要怎么办才好?难道,让她继续
在宫里作威作福,随时准备刺杀皇帝不成?”
    晴儿听到香妃死而复活,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说不出来有多么安慰。忍不住,上前
屈了屈膝,诚挚的说:
    “老佛爷,我觉得观音菩萨一定在暗中保佑老佛爷,才让香妃娘娘死里逃生!如果香妃
娘娘今天真的死了,皇上不知道会多么震怒!恐怕老佛爷会面对一场前所未有的风暴!就是
皇后娘娘,大概也难逃皇上的追究!现在,香妃娘娘幸好有上天保佑,活过来了!老佛爷正
好息事宁人,让这件事过去吧!千万不要再伤害她,更不要伤害皇上的心!要知道,人好脆
弱,随时都会受伤,可是,人也好坚强,可以治愈各种伤口……只有‘伤心’,是治不好
的!”
    太后震动的看晴儿,还没开口,皇后就抢着说道:
    “话不是这么说,如果为了不要皇上伤心,而要用皇上的生命来冒险,那么,是‘伤
心’严重?还是‘伤命’严重?”
    晴儿迎视着皇后,勇敢的,郑重的说:
    “香妃不过让皇上受了一点点小伤,说不定对皇上而言,‘打是亲,骂是爱’呢!那条
小口子,丝毫没有影响皇上的健康,也没有让皇上少爱她一点!可是……宫里有许多娘娘,
本来皇上都很喜欢很尊敬的,只因为言词锋利,手段激烈,伤了皇上的心,皇上就再不回头
了!”
    皇后被晴儿说破心事,踉跄后退,脸色苍白了。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太监大声的通报:
    “皇上驾到!”
    众人全部一惊。
    晴儿就急促的拉了拉太后的衣袖,给了太后一个哀恳的眼光。
    皇后心中胆怯,看了容嬷嬷一眼,两人就悄悄的退后了几步。
    乾隆大踏步的走了进来。太后急忙迎上前去:
    “皇帝!这么晚了,你还没有休息?”
    乾隆不语,眼光环室一扫,皇后只好屈膝:
    “臣妾叩见皇上!”
    容嬷嬷也急忙请安:
    “万岁爷吉祥!”
    乾隆给了两人一个凌厉的眼光,就不再看她们两个。他看着太后,脸上,一点阳光也没
有,神色是严重而严肃的,正色说道:
    “皇额娘!上次朕为了紫薇丫头受伤,才和皇额娘恳谈过一次,没想到,更严酷的手
段,会再度发生!老佛爷要处死香妃,是不是也要处死儿子呢?”
    太后大震。跟跪一退:
    “皇帝!你怎么说得这样严重?”
    乾隆正视太后,语气铿然的说:
    “老佛爷,朕和香妃之间的感情、是非、因果都不是老佛爷能够了解的,朕不想去说明
白,也说不明白!总之,朕现在亲口告诉您,朕要香妃!这么多年以来,朕没有这样为一个
女子心动!谁伤害了她,就是伤害朕!如果香妃有个不测,所有有关联的人,朕一概治罪!
老佛爷,您是朕的亲娘,不要用‘爱朕’两个字,来做让朕深恶痛绝的事!如果把朕逼到没
有退路,就不要怪朕不孝,所有的后果,老佛爷只有自己承担!”
    太后张口结舌,惊得说不出话来。乾隆躬身行礼:
    “言尽于此,儿子告退了!”
    乾隆说完,就转过身子,头也不回的去了。
    太后大受打击,双脚一软,几乎站立不住。晴儿急忙扶住。
    皇后和容嬷嬷,都脸如死灰了。
    这一夜,含香始终再没有清醒。
    紫薇、小燕子衣不解带的坐在床边,仆伏在床边看着她。维娜吉娜在一边祈祷。药一次
一次的端过来,但是,含香昏迷着,那些药也喂不进去。
    “蝴蝶……蒙丹,快逃!蝴蝶又来了,怎么办?怎么办?蒙丹……有蝴蝶……”
    含香不断的呓语,痛苦的摇着头。金琐担心的问:
    “她好像很难过,要不要让太医进来看看?”
    “已经看过好几遍了,她嘴里一直叫蒙丹,我都心惊胆战!还好皇阿玛离开了!”紫薇
焦灼的说。
    “一定要叫醒她,把药喂进去!不吃药,身体里的毒索怎么能排除呢?太医说这药非吃
不可!”小燕子说。
    “对!来,我们一起叫她!”紫薇就喊着:“含香!醒来!醒来!”
    “含香!”小燕子摇着含香喊:“不要再睡了!睁开眼睛看看我们,跟我们说话,你这
个样子,我们很害怕呀!”
    含香呻吟了一声,睁开眼睛,神思恍惚的看着大家。眼光在人群里徒劳的搜寻着,渴求
的低喃:
    “蒙丹……你在哪里?我……看不到你啊!”
    小燕子和紫薇痛楚的对看。
    第二天,含香还是没有清醒。
    小燕子无法再这样等待下去了,她奔到景阳宫,找到永琪和尔康,激动的说:
    “尔康,永琪,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你们一定要把蒙丹送进宫来,见她一面!要不
然,我们虽然把她从鬼门关拖回来,她还是会死的!她一直叫他的名字,睁开眼睛就找
他……他不来,没有人能够救她!”
    “好好好!你不要激动,我们想办法,我马上想办法!”永琪说。
    尔康转着眼珠,苦苦的想办法:
    “上次,蒙丹是扮成萨满法师进宫的,很多人都认得他了。这次,只好还是用同样的身
份进宫,要不然,会更加让人疑心!”
    “萨满法师怎么进来呢?现在又没有庆典,又没有驱鬼舞!”
    “萨满法师进宫,不一定要庆典,娘娘有难,一样可以请法师来做法……不过,这次我
们不要偷偷摸摸的进来,最好是大大方方的进来……”尔康深思的说,抬头看着小燕子:
“小燕子!这事你得帮忙才行!”
    小燕子拼命点头。
    于是,这天,当乾隆到宝月楼来探视含香的时候,小燕子跑到乾隆面前,急切的说道:
    “皇阿玛!我想请萨满法师来给她作法!上次紫薇病得快死掉,虽然救活了,身体一直
不好,后来,我们请来萨满法师,到漱芳斋作法驱鬼,结果还真的有效!”
    “萨满法师?”乾隆有些疑惑。
    紫薇看着乾隆,一个劲儿的点头:
    “现在是非常时期,不管有用没用,我们都可以试一试!”
    “对!不管有用没用,什么方法都可以试一试!”乾隆看着昏迷的含香,心里实在着
急,不论是萨满法师还是新疆法师,只要能救含香,他全部接受!
    ------------------
  文学殿堂疯马  扫校
    由著名的晓军做再次精心校对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