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珠格格续集
30

    不敢再耽误时间,第二天,尔康、永琪、紫薇、小燕子就全部出宫,在会宾楼的客房
里,和蒙丹、柳青、柳红召开紧急会议。
    蒙丹一听经过,真是又悲又喜。悲的是含香这样为他拼命,喜的是,终于要施行大计划
了!他看着面前这些热心的好朋友们,感动得不知道怎样才好。他双手往胸前交叉,行了回
族大礼,说:
    “我先谢谢各位,你们为我和含香所做的事,不是简单的一个‘义’宇,更不是简单的
一个‘恩’宇,我就是粉身碎骨,也报答不了各位!请你们大家,接受我用回族礼,表达我
对你们的感激!”
    尔康一步上前,拉住蒙丹。
    “不要再谢我们了,你的心意,我们都了解了!赵快,我们来研究这张地图!”
    永琪早已把地图摊在桌上,是尔康连夜画出来的。大家就都跑过去,围着地图站着。尔
康指着地图解说:
    “我把逃亡的时间,定在大后天晚上!时间很紧急了。那晚是月初,没有满月,夜里应
该什么都看不清,就算有蜜蜂有蝴蝶,也看不出来!免得满城蜜蜂蝴蝶,也是一件很麻烦的
事。记住了,蒙丹,你的马车在这儿等,我驾车从神武门把含香偷出来,会直接送到你那
儿,含香上了你的马车之后,我的马车,会转头向东边跑!同一时间,柳青柳红的马车向西
边跑,五阿哥的马车向北边跑!每个人的车上,都有花香。你们车上也有。你们要马不停
蹄,一直向南边跑!”
    蒙丹深吸一口气,眼神专注的:
    “我明白了!但是,那个晚上,你们全体出动,通通不在宫里,等到皇上发现含香失踪
了,你们也不在宫里,怎么脱得了干系?”
    “所以,这个逃亡计划里,没有我和紫薇!”小燕子说:“那晚,正好是令妃娘娘过生
日,我们两个,会把皇阿玛押到令妃娘娘那儿,给令妃过寿。到时候,我们把皇阿玛灌醉!
等到他发现含香失踪的时候,最快也要到第二天,你们大概已经跑得老远了!”
    “你不要为我们考虑那么多!皇阿玛发现含香逃亡了,他第一件事就是追回含香,至于
我们在不在宫里,他根本就没有心思去追究了!”永琪说。
    “蒙丹!你放心!”紫薇接口:“我们有我们的办法!一来我们死不承认,他没办法把
含香的出走,算到我们头上,就算有猜疑,他也不忍心把我们定罪!再说,他实在太喜欢我
和小燕子了,毕竟,皇阿玛是我们的阿玛!哪一个父亲,对自己的儿女会心狠手辣呢!”
    “紫薇说得对!以前,连劫狱那样的大事,罪证确实,他们都逃过了!我们现在要研究
的,不是事后的追究问题,是你们能不能安全脱逃的问题!蒙丹,记住,含香的香味,仍然
是她的致命伤!我们只能引开追兵一小段,后面的时间,你们怎样能够让香味不传出来,是
个关键问题!”柳红说。
    金琐就拿了许多大袋子给蒙丹:
    “这是我帮你收集的檀香木,是宫里最好的檀香!”另外再拿了一个袋子:“这里面是
最好的茴香。”再拿一个:“这是印度进贡的佛印香。还有……这个,是我们收集的花
瓣……你们要化装成普通的老百姓,假装是卖香料的商人。这样,万一有追兵查到你们,马
车里的香味那么复杂,可能会把香妃的香味给遮盖住了……”
    “当然,这并不是一个万全的办法,可是,我们也只能想出这个办法!过了明天,我们
就会把会宾楼暂时关闭。”柳青接口:“逃亡那晚,如果没有追兵追我们,我和柳红会往南
方去找你们,一直把你们护送到安全的地方!我们认为,你们越往南边跑越好!最好跑到一
个深山里去躲起来!”
    紫薇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所以,我们今天的开会,说不定是大家最后一次在会宾楼相聚,三天以后,蒙丹含香
和我们,就天南地北了!”
    小燕子立刻充满离愁了,看着蒙丹:
    “师傅,我连一套剑法都没有练会呢!”
    蒙丹太感激了,看着小燕子:
    “我相信,我们大家这么有缘,一定后会有期!”
    小燕子就转动眼珠,作起梦来:
    “或者,过一段时期,皇阿玛会想明白,知道含香的走,是一件好事,不是一件坏事!
那时候,他会追问是谁帮助含香逃跑的?下令通通有赏!然后,就赦免了含香和蒙丹,还封
蒙丹一个‘王’,含香就是‘王妃’!然后,我们大家又聚在一起了!”
    大家听得匪夷所思,惊看小燕子。
    “这个遥远的梦,作得真好!我们不妨抱着这种期望吧!”紫薇苦笑的说。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美妙无比的箫声忽然传来,荡气徊肠。大家一惊。
    “怎么有这样好听的箫声?”尔康问。
    “我差点忘了,隔壁住着箫剑!”柳红跳了起来,脸色有些变了。
    “箫剑住在隔壁?这个房间隔音好不好?他会不会听到我们的谈话?”永琪惊问。
    “应该不会吧?”柳青没把握的说。
    “如果不会,我们现在怎么听得到箫声呢?还听得这么清楚!”尔康说。
    大家全部紧张起来。小燕子立刻摩拳擦掌,一副备战的样子,问:
    “他真的会吹箫呀?”
    “吹得好听极了,我常常怀疑,怎么可能有人吹得这么好听?可见,他那个‘一箫一剑
走江湖’,不是吹牛!”柳红说。
    小燕子转着眼珠,生气了:
    “可见,他那个‘摔来摔去’都是逗我的!把我当小孩子,太欺负人了!还要躲在隔壁
偷听我们商量大计……”说着,跳起身子,打开房门,就直冲出去。
    大家赶快起身追着她,七嘴八舌的喊着:
    “小燕子!你要干什么?小燕子,不要再闯祸了,不要再惹事了……”
    小燕子哪里肯听,早已冲到箫剑的房门口,砰然一声,把箫剑的房门踹开了。
    “箫剑!你给我出来!”
    箫声停止了,箫剑拿着他的箫走了出来。看到小燕子,就点头说:
    “哦!‘小’姑娘!别来无恙!”
    小燕子大怒,嚷着:
    “什么‘小姑娘’?我是‘大姑娘’,我是‘姑奶奶’!什么‘别来五样’?别说‘五
样’了,我一样都没有!你有两样,有箫有剑,我有拳头!”
    小燕子说着,一拳就对箫剑打了过去。
    箫剑正睁大眼睛,听着小燕子稀奇古怪的对话,这些话,大概他一生都没有听过,正听
得出神,没料到一拳打来,他躲也没躲,正好打在鼻子上。他痛得龇牙咧嘴,捂着鼻子说:
    “哎哟!姑娘……你怎么每次一见面就打人!到底我箫剑哪儿得罪你了?君子动口不动
手……”
    “我不是‘君子’,我是‘女子’,那些君子的事,别跟我说!你还是不还手是不是?
不还手我就不客气了!”
    小燕子说着,又是一拳打过去。这次,箫剑有了防备,拔脚就逃。
    会宾楼的客房,是在二楼,有一个“走马转阁楼”的走廊,一边是天井,四周有栏杆,
一边是房间。箫剑就绕着回廊跑,小燕子绕着回廊追。
    柳青、柳红、蒙丹、尔康、永琪、紫薇、金琐都追了过来。永琪喊着:
    “小燕子!你不要闹了!我们那么多的事,已经忙不完了,你还要打架!”
    小燕子不管永琪和众人,追着箫剑喊:
    “箫剑!你不要跑!我有问题要问你!”
    箫剑举起双手,喊着:
    “你不打人,我就回答你的问题!”
    “好!我不打人!”
    箫剑站住了,傻呼呼的问:
    “你有什么问题?”
    “刚刚我们在你隔壁谈话,你有没有偷听?”小燕子直截了当的问。
    “我没有‘偷听’,我大大方方的听!还吹箫提醒你们,我在隔壁!”箫剑也直截了当
的回答。
    这一下,所有的人都大惊失色。小燕子顿时柳眉倒竖,杏眼圆睁。大吼一声:
    “我打死你这个‘偷听鬼’!”她扑了过去,对着箫剑拳打脚踢。
    箫剑手忙脚乱,举着箫,挨了好几下,嘴里大嚷:
    “姑娘说不打人,还是打人,哪有这样的道理?你有问题,我坦白回答,这样坦诚相
待,你怎么还是动手?”说着,再度绕着回廊跑。
    小燕子再度绕着回廊追,一面怒冲冲的喊:
    “我们的秘密,都被你听去了,现在,只好打死你!”
    “姑娘好说……”
    “我不好说!”小燕子喊着:“你会不会打架?”
    “君子动口不动手……我不会打架!”
    “不会才怪!你不打,我就打死你!”两人一面吵架,一面绕着回廊跑。
    紫薇看着大家,低低说:
    “不好!秘密被他知道了,怎么办?”
    “不忙!看看他的底细再说!我们先观望一下!”尔康说。
    大家就惊疑不定的退在一边,看着二人追追跑跑。
    小燕子看到箫剑只是奔逃,气得不得了,追了一会儿,突然调头,从反方向迎向箫剑。
箫剑正没命的奔逃,没料到小燕子突然迎面奔来,大惊,已经煞车不及,两人竟然撞作一
堆,都摔倒在地。箫剑大叫:
    “哎哟!你追我应该从后面来,怎么从前面来?”
    小燕子撞得好痛,揉着额头喊:
    “你怎么硬撞?看到我来了,还不闪开?”
    “也要闪得开啊……哎哟……”箫剑苦着脸说,哎哟哎哟的爬起身子。
    不料,小燕子跳起来,一脚踹去,箫剑又跌了个四仰八叉。
    柳红看不过去,扑上去,把小燕子一挡。
    “好了!不要打了,我们还是坐下来谈谈吧!”
    箫剑乘机爬了起来,急喊:
    “是啊!我们还是谈谈比较好,哪有一个大姑娘,动不动就打人……”气了,瞪着小燕
子:“这样不懂礼貌,没有规矩,简直缺乏家教!”
    小燕子已经站住了,一听这话,冲上前去再打。
    “你居然敢说我没有家教!我就表现一下我的家教给你看!”
    小燕子“哇”的一声大叫,对着他冲去。箫剑大骇,双手还要护着他那把箫,生怕把箫
打坏了。就高举着箫,闪到柳红身后,对小燕子喊:
    “我手里有箫,打坏了我没有关系,打坏了我的箫,我会跟你拼命!”
    “那就拼命啊!”小燕子喊着,冲上前去,劈手抢去了那把箫。她挥着箫:“要这把
箫,就来和我好好的打一架!”她一面嚷,一面飞身上了栏杆的柱子。
    箫剑一看小燕子抢走了箫,就追了过来,情急的喊:
    “小燕子!千万不要弄坏了箫,那是我爹遗留给我的东西……”说着,竟忘形的爬上栏
杆,要索取那把箫。等到上了栏杆,才惊觉自己竟在栏杆上。大叫一声:“我的天呀……这
么高!”他一个站不稳,竟然翻落栏杆,掉下天井去。
    蒙丹一看,再不出手,这个箫剑可能摔死,就飞跃而下,把他接住,落地。箫剑站稳,
看着蒙丹,惊魂未定。蒙丹就托着他,再度飞身而起,上了阁楼。两人落回原地,箫剑佩服
得五体投地:
    “你们这些人,怎么可以飞上飞下,太神了吧!”
    蒙丹转头对小燕子正色说:
    “小燕子,师傅有令,打到这儿为止!把箫剑的箫,还给人家!”
    小燕子不情不愿的把箫还给箫剑。
    箫剑接过了箫,松了口气,整整衣服,对大家一抱拳。他恢复了风度,非常诚恳、非常
真挚的说:
    “我们不要打架了,交个朋友如何?箫剑无意之间,听到一些不该听的话,但是,请各
位放心!我不是多嘴的人。何况,在这个京城,我也人生地不熟,没有半个亲人朋友,除了
我的箫,我的剑,也无人可说!更何况,你们个个侠骨柔肠,我箫剑相逢恨晚!对大家的所
行所为,除了佩服,就是感动!这些,都是肺腑之言,如果你们信得过我箫剑,就交了我这
个朋友,说不定我还能够帮你们一臂之力!如果信不过我,就麻烦哪一位,灭了我的口!免
得秘密走漏!”
    大家盯着他,深深的震撼了。尔康就把房门一开,诚恳的说:
    “箫剑,我们里面说话!”
    大家回到蒙丹的房间,这才重新认识。尔康一本正经,介绍大家给箫剑:
    “我重新向你介绍一下我们这群人!”就一个个的介绍过去:“这是五阿哥永琪,这是
还珠格格小燕子,这是明珠格格紫薇,这是回族武士蒙丹,柳青柳红你已经认识了,这是我
们的小姐妹金琐……在下福尔康,是大学士福伦的长子,当今圣上的御前侍卫!”
    箫剑非常震动的看着大家,深吸了口气,睁大眼睛。
    “我就知道你们不是普通人,但是,这么‘不普通’,还是让我吓了一跳!”他看着小
燕子:“原来你就是轰动一时的那个还珠格格!”
    “对!我就是还珠格格!”
    永琪就上前一步,诚挚的问:
    “我们已经把真实身份,都坦白的告诉你了!那么,你是不是也可以告诉我们,你的真
实身份呢?”
    箫剑看着大家,眼神变得深邃起来:
    “我的身世,跟各位比起来,实在非常渺小。坦白说,箫剑不是我的本名,但是,我的
本名叫什么,我自己并不知道。我自幼遭逢家庭变故,一家人都被仇家害死,父母双亡,我
被一个世伯收养。姓了世伯的姓,名字是世伯给的。五年前世伯才告诉我真相。交给我家父
留下的两样东西,一把箫,一把剑!从那天起,我改名叫箫剑,开始流浪,想……”
    小燕子睁大了眼睛:
    “我知道了,你在找寻你的杀父仇人,想报仇!”
    箫剑深深的看了小燕子一眼:
    “并不完全如此!我世伯告诉我,我还有一个弟弟,在家变时失散。我想找到那个失散
的兄弟!所以,我叫箫剑,如果我的兄弟也知道这个故事,可以从我的名字找到我!好了,
我的故事就是这样!我不是什么江湖奇侠,也不是什么名门子弟,只是一个孤独的流浪人而
已!”
    大家这才恍然大悟,就对箫剑无限同情起来。尔康豪迈的说:
    “原来如此!既然我们大家认识了,我想,你就不会再孤独了!”
    箫剑眼睛一亮,气壮山河的说道:
    “我是‘一策一剑走江湖,千古情愁酒一壶’,只要有酒,从不会感怀自伤!我早已把
所有的人生际遇,都当成生命里的历练了!不论是好的坏的,我来者不拒!”就笑看大家:
“现在,轮到你们告诉我,我听得糊里糊涂的那个逃亡计划,是怎么一回事了?”
    大家神情严肃,正要诉说,小燕子一拦。
    “不忙不忙,箫剑,你先告诉我一件事,你到底会不会武功?会不会剑术?”
    “当然不会!”箫剑睁大了眼睛。
    “不会!不会你为什么取名字叫‘箫剑’?”小燕子也睁大眼睛。
    “谁说我名字叫箫剑,我就要会剑术呢?那么,你叫小燕子,难道也是只燕子吗?”
    小燕子被问住了,傻眼了。
    就在大家都逗留在会宾楼,又是打架,又是交朋友,又是商量大计的时候,含香已经逃
不掉她的噩运,被侍卫带进了慈宁宫。原来,这天是傅恒的寿诞,乾隆被请去傅家看戏。太
后见乾隆不在宫里,认为机不可失,就立刻把含香给捉了过来。
    “启禀老佛爷,香妃娘娘带到!”
    侍卫们一推,含香跟跪站稳,抬头一看,太后站在前面,皇后站在旁边,容嬷嬷和桂嬷
嬷两旁肃立,后面还有一排嬷嬷和太监,晴儿不受注意的站在最后面。含香一看这种气势,
已经胆战心惊,颤栗的请安:
    “老佛爷吉祥!皇后娘娘吉祥!”
    太后盯着含香,眼神凌厉,大声说:
    “你给我跪下!”
    “老佛爷,皇上说我可以不跪!”含香挺立着,自有一股傲气。
    “不跪?放肆!容嬷嬷!”
    容嬷嬷上前,对着含香膝弯一踢。含香站不稳,立刻跪下了。
    太后声色俱厉的说:
    “你老实告诉我,皇帝的手腕,是怎么受伤的?不要用花瓶碎片那一套来唬弄我,太医
已经说了,那个伤口是利器所伤!你的屋里,怎么会有利器?是刀是剑还是匕首?快说!”
    “回太后,”含香的心脏,崩咚崩咚跳着,她勉强维持着冷静:“不是利器,就像……
就像皇上说的,是花瓶碎片割伤,太后不信,请问皇上!”
    “问皇上?你真的有恃无恐了,是不是?皇上会帮你解围,我知道!皇上会为你撒谎,
我也知道!现在,我不要问皇上,我只要问你!”
    “我……我还是那句话!”
    皇后对太后俯耳说道:
    “恐怕她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听说他们回人,脾气倔强得很,大概问不出所以然来!”
    “容嬷嬷!桂嬷嬷!家法侍候!”
    两个嬷嬷上前,站在含香的面前。另外一个嬷嬷,就捧着一盘金针上前待命。
    含香一看那些金针,已经吓得脸色大变。
    “容嬷嬷!你跟她说说!”
    容嬷嬷就看着含香,冷幽幽的说道:
    “香妃娘娘,老佛爷问话,从来没有人敢不回答!我劝你还是说实话吧!你这样细皮嫩
肉的,真要弄几百个小洞,不是挺可惜吗?”一面说着,她就拿起几根针来,放在嘴边吹着。
    “香妃!我再问你一次,你和皇帝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太后再问:“你用了什么
狐媚功夫,迷惑了皇帝?你让皇帝夜夜春宵,弄得他精神恍惚,这才受伤了,是不是?”
    “不是!不是!”含香又急又怕,喊着。
    “那么,是什么?”
    含香闭紧了嘴,不说话。
    “容嬷嬷!桂嬷嬷!”
    两个嬷嬷各握了一把针,蓦然之间,把含香按倒在地,对她腰间戳去。
    “啊……”含香惨叫,仆伏在地,脸色惨白。
    “你要不要说了?”
    含香骤然抬头,眸子里闪出了火焰。她豁出去了,坚定的,勇敢的,不顾一切的说了出
来:
    “太后!我告诉你吧!自从我进了皇宫,皇上从来没有得到过我!我依然干净得像我来
的时候一样!什么夜夜春宵,那都是你们的想像!皇上答应过我,除非我愿意,他不能强迫
我做任何事!可是,那晚,他忘形了!所以我一时情急,用匕首刺伤了皇上。来保持我的清
白!”
    含香此话一出,太后、皇后都傻了。太后匪夷所思的说:
    “你刺伤了皇帝?为了保持你的清白?”
    “是!”含香傲然的说。
    “你说,皇上从来没有得到过你?”皇后忍不住插口了。
    “是!”
    太后和皇后对看,两人都震撼着。半晌,太后厉声说道:
    “容嬷嬷!桂嬷嬷!先把她带到密室里去,检查一下回报!”
    “喳!”
    两个嬷嬷就拖着含香而去。
    晴儿看得心惊胆战,知道这一下,含香凶多吉少。她悄悄一看,没有人注意她,就转身
溜出门外去了。
    她一口气跑到漱芳斋,小邓子、小卓子惊讶的迎上前来请安:
    “晴格格吉祥!”
    “你们的主子呢?”晴儿急促的问。
    小邓子和小卓子早就知道,晴格格和小燕子他们都是“自己人”了,就坦白说:
    “他们得到皇上的特许,都出宫去了!”
    “出宫了?全体去了吗?尔康和五阿哥呢?”晴儿大惊。
    “他们每次都是一起出去的!”
    晴儿顿时心慌意乱,怎么这样巧,乾隆不在,小燕子她们也不在!谁来救香妃呢?她想
了想,当机立断,有力的吩咐:
    “小邓子,你马上去把他们找回来,告诉他们,老佛爷要杀香妃!小卓子!你立刻跑一
趟傅六爷家,皇上今天在那儿看戏!告诉皇上!赶快回宫!快!马上行动!香妃娘娘的命,
在你们手上了,知道吗?”
    小邓子、小卓子神色一凛。
    “喳!”
    两人就气极败坏的往外冲去。
    晴儿飞快奔回慈宁宫,发现所有的人都在密室里。
    她赶紧溜进密室,只见含香被几个面无表情的太监,按着肩膀,跪在地上。太后、皇
后、容嬷嬷、桂嬷嬷和其他嬷嬷,都站在她面前,像看一件稀罕东西似的看着她。太后震惊
极了,一脸的不可思议,问:
    “什么?居然还是女儿身?我不相信,怎会这样离谱?”
    “绝对不错,已经仔细的检查过了,还是完璧!”容嬷嬷说。
    “岂有此理!她把皇帝当成什么了?封了她做妃子,她还要保持清白,不能保持清白,
就用匕首刺杀皇帝!这还了得!”
    “老佛爷!”皇后心惊胆战的对太后说:“这事太严重了,皇上被刺,居然不吭声,还
帮她掩饰!香妃进宫半年,还能保持完璧!皇上对她的迷恋,可以说已经到了走火入魔的地
步!把这样一个凶手,养在枕头旁边,臣妄想想,就浑身寒毛,都站起来了!”
    容嬷嬷再加了几句:
    “这个香妃娘娘,浑身香得古怪,只怕这种香味,有‘迷魂’作用!那个阿里和卓,把
香妃献给皇上,用心大有问题!”
    太后越听越有道理,恨极的看着含香:
    “无论如何!刺杀皇帝,就是死罪一条!我身为皇太后,怎能让一个刺客侍候皇帝!香
妃!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含香傲然的看着太后,知道自己难逃一死,就双手交叉在胸前,说:
    “含香还有几句话不能不说!当初,我奉父命进宫,侍候皇上!我爹确实带着‘忍痛割
爱’的心情,明知道我是几千几万个不愿意,仍然勉强我去做!请老佛爷明察,我爹委屈求
全,用心良苦!请不要因为我的失败,冤枉了我爹的一番好意!至于我自己,已经没有话好
说!我学过一句中国成语,士可杀不可辱!但求,免于侮辱,给予全尸!再帮我谢谢皇上,
他的一片心,我终于辜负了!”
    太后听了,心里掠过一抹恻然,脸上有一刹那的犹豫。皇后立刻一步上前:
    “老佛爷,为了皇上的生命健康,请拿定主意!”
    容嬷嬷再一步上前:
    “老佛爷,事不宜迟!如果皇上回宫,什么事都不能办了!”
    太后震动了一下,就严肃的说道:
    “东西拿来!”
    就有太监,手捧一个盘子,上面放着三件东西“白绫一条、毒药一瓶、匕首一把”,捧
到太后面前。
    “把东西放在桌上!”
    三件东西,一件一件放上桌。
    “香妃!我今天赐你一死!白绫一条,毒药一瓶,匕首一把!三件东西,你可以选一
样!马上去选吧!”
    含香看了看那三样东西,就对着窗外,行回族大礼。心里,低低的说着:
    “蒙丹,对不起!皇上,对不起!爹,对不起!紫薇,小燕子,永琪,尔康……对不
起!含香先走一步了!”
    含香行礼完毕,回过身子,一脸壮烈的走到桌前。
    晴儿看到这里,再也忍不住了,不顾一切的冲了上去。她直奔到太后身前,噗通跪倒,
急切的痛喊着:
    “老佛爷请三思!香妃娘娘死不足借,但是,皇上一定不会善罢干休!尤其老佛爷乘皇
上不在宫里,处死香妃,皇上知道之后,怎么受得了?难道老佛爷一点都不在乎母子之情
吗?”
    太后听了,心里确实顾忌,愣了一下。皇后急忙说:
    “晴儿这话错了!老佛爷就是母子情深,这才忍不住为皇上除害!宁可今天被皇上怨
恨,不能让皇上有丝毫的闪失呀!”
    皇后这几句话,可说到太后心坎里去了。太后就一摔头,毅然决然的说道:
    “香妃!你的时辰到了!”
    含香就伸手去拿那瓶毒药。
    “这瓶毒药,一定很快吧?”她问。
    “那是鹤顶红,只要一个时辰,就过去了!”
    晴儿情急,跳起身子,想去抢那瓶毒药。嘴里急喊着:
    “老佛爷!请您收回成命吧!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呀!晴儿为老佛爷的福祉请命,快
收回成命吧!”
    太后厉声说道:
    “把晴格格拦下来!”
    “喳!”
    几个嬷嬷上前。七手八脚的拉住晴儿。晴儿拼命挣扎,激动得不得了:
    “老佛爷!不可以呀……香妃,不要……不要喝!千万不要!老佛爷……请仁慈一
点……”
    太后厉声喊:
    “晴儿!连你也被迷惑了吗?”就掉头看香妃:“香妃,你还犹豫什么?”
    含香对晴儿行了一个回族礼:
    “晴格格!请把我的祝福,带给每一个人!”
    含香说完,就打开瓶盖,对着窗外的天空,凄然大喊:
    “蒙丹!从此,我化为风,不会再和你分开了!我来了!”
    晴儿大叫:
    “香妃……不要……不要……不要……”
    含香已经壮烈的举起药瓶,一饮而尽。
    ------------------
  文学殿堂疯马  扫校
    由著名的晓军做再次精心校对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