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珠格格续集
29

    这天,容嬷嬷急急的走进坤宁宫大厅,对皇后神秘的说:
    “娘娘!奴婢得到一个消息,不知道是真是假?”
    皇后立刻摒退左右,容嬷嬷就悄声说:
    “听说皇上受伤了!”
    “什么?”皇后吓了一跳。
    “奴婢听巴朗说,小路子告诉他,两天前,皇上去了宝月楼。不知怎的,里面就有打斗
的声音传出来,侍卫们全体冲了进去,但是,皇上把大伙都骂出来了。当时也不觉得怎样。
可是,当晚皇上一个人睡在乾清官,没有人侍寝。小路子换下皇上的衣服,发现袖子刺破
了,上面都是血迹!”
    “此话当真?有血迹?如果皇上受伤,怎么会不吭声?有没有传太医呢?”
    “怪的是没有传太医!皇上还让小路子,把衣裳拿去毁掉,并且警告他不可以声张!小
路子说,皇上的胳臂包扎着,显然是受伤了!”
    “皇上受伤?可是不让人知道?”皇后睁大了眼睛:“小路子的话到底可不可靠?你赶
快把他传来,让我亲自问问他!”
    “娘娘!小路子不能传来,他是我们在皇上面前唯一的内线了,不能让他出现在坤宁
宫……奴婢后来让巴朗再去调查过了,他说,宝月楼那晚确实有点古怪!皇上把侍卫骂出来
的时候,香妃娘娘跌在地上,脸色惨白!”
    皇后深思着,惊愕着,在室内走来走去。
    “难道香妃会行刺皇上吗?太不可能了!她那么得宠,为什么要行刺?如果她行刺,皇
上为什么不声张?”
    “只怕皇上太喜欢香妃娘娘了,不舍得声张!”
    “哪有这个道理?谁会去喜欢一个刺客呢?还让这个刺客每天待在身边,那不是疯了
吗?”皇后沉吟一下,问:“皇上这两天还是照样上朝,是不是?”
    “是!每天上朝,没有一点受伤的样子!每天也都去宝月楼,却又从来没有在宝月楼过
夜!总是待一会儿就出来了!”
    “太怪了!”皇后想来想去想不通。
    “那香妃是个番邦女子,又会招蝴蝶,每天穿得不伦不类,老佛爷打心眼里不喜欢她!
不管那晚在宝月楼发生了什么事,皇上要保护香妃娘娘的意图非常明显!娘娘,你看这事要
不要告诉老佛爷?”容嬷嬷问。
    “我现在已经没有丝毫份量了,皇上对我,简直一点余地都不留,一点面子也不给,要
我待在坤宁宫别出去,等于打落冷宫了!只怕老佛爷对我的话,也不会相信吧!”皇后悲哀
的说。
    容嬷嬷就俯在皇后耳边,一阵叽叽咕咕。
    皇后的眼光又闪亮了。
    “皇上现在在哪儿?”皇后问:“我可不想在慈宁宫跟他碰个正着!”
    “皇上不在慈宁宫,他在宝月楼!”
    是的,乾隆正在宝月楼里。
    他坐在椅子里,含香跪在他的面前,细心的给他换药,包扎。她静静的拆下沾血的绷
带,察看伤口。乾隆看着她,心里激荡着热情,一个激动,就把她的头压在自己怀里。含香
跳了起来:
    “皇上,当心碰到伤口!再流血怎么办?”
    “朕不怕流血,你伯什么?”
    含香不敢再过去,站得远远的,好痛苦的看着他。乾隆看到她这样子,一叹:
    “过来!”
    “皇上不要再那样,我就过来!”
    “朕前辈子一定欠了你!过来吧!朕不再碰你就是了!”
    含香这才不安的上前,重新跪在他面前,察看伤口。看了一会儿,她抬眼看着他,眼里
一片祈谅:
    “伤口还没长好,你一定要自己小心,洗澡的时候,不要碰到脏水,如果会疼,恐怕还
是要宣太医!我不会治外伤,那个凝香丸只对高烧郁热,毒火攻心有效……要不然,我拿一
颗来,皇上吃了吧!”
    “我又没发烧,吃什么凝香丸,那是你父亲给你的救命药丸,别把它糟蹋了!何况药不
对症,吃了也是白吃!你留着,以备不时之需!我用不着,别小题大做了!”
    “那我把伤口清洁一下!”
    含香就用小钳子,钳了软布去清洗伤口。一面用嘴去吹。乾隆感觉到她嘴中馨香的气
息,吹拂在自己的肌肤上,竟然有种朦胧的、幸福的感觉。甚至感到,这样小小的受点伤,
换得含香的歉疚和温柔,也是一种“因祸得福”了。乾隆正在那儿心猿意马,外面忽然传来
太监大声的通报:
    “老佛爷驾到!”
    乾隆大吃一惊,从椅子里直跳起来。
    含香也大吃一惊,立刻手忙脚乱。地上又是药瓶,又是扯下的绷带,又是水盆,又是剪
刀,仓卒间不知道该先藏哪一样才好。乾隆急忙把袖子放下,遮住伤口,说:
    “不要慌,朕来应付!”
    含香就赶快把水盆端到桌上去,再去收拾地上的绷带和医药工具,还来不及站起身,房
门已经豁然而开。太后带着桂嬷嬷、宫女太监们大步而入。
    乾隆急忙行礼:
    “老佛爷!您今儿个怎么有兴致来宝月楼?”
    含香一慌,手里的药瓶钳子剪刀掉了一地。太后眼光锐利的看着这一切,呼吸急促。含
香顾不得那些东西了,过来一跪。
    “含香参见老佛爷!”
    “哦?今天怎么愿意行满人礼节了?”太后瞪着她。
    乾隆急忙赔笑,掩饰的说:
    “含香!还不让维娜吉娜泡茶来!老佛爷到这边坐!香妃有种新疆茶,特别润喉,朕让
她给老佛爷泡一杯!”
    “我不喝新疆茶,万一喝出毛病来,怎么办?”太后高高的昂着头说,就突然一步上
前,拉起乾隆的手,掀起他的袖子:“让我看看你的手腕!”
    乾隆大惊,急忙一退,把手藏到身后去。
    “干什么?”
    太后看到医药工具,心里已经有数,这时,更加肯定了,就抬高声音,急道:
    “皇帝!你是怎么回事?忘了你是一国之君,你的身子,是千金之体,不是你一个人
的,是千千万万老百姓的!你今天不为自己爱护身子,也该为整个国家爱护身子!受了伤,
怎么不说?现在,还要瞒我吗?给我看!”
    太后说着,就再去拉他的手。乾隆看到这个情形,知道太后已经得到密报了,瞒不住
了。只得叹口气,拉开衣袖,出示伤口:
    “一点点小伤,真的不需要紧张!朕就是怕大家惊动老佛爷,这才瞒下去,是谁又多
嘴,去告诉老佛爷了!待会儿朕摘了小路子的脑袋!”
    ”你不要乱怪小路子了!身边到底有几个忠心耿耿的人,自己总该有数!”太后说着,
就怒视含香,厉声问:“皇帝怎么受伤的?快说!”
    含香一颤,还没开口,乾隆笑着说:
    “哈哈!完全是个意外,那晚,含香跳回族舞给朕看,朕看得高兴,一时忘情,就和含
香一起跳,谁知脚下一滑,打破了一个花瓶,正好手臂磕在破片上,这就划了一道口子,真
的不严重!请皇额娘不要再追究了!”
    太后见乾隆情急之情,已经表露无遗,就用深不可测的眼光。看了含香一眼。再调头看
乾隆:
    “这么大的一个伤口,皇帝居然就让香妃随随便便包扎一下就算了?皇帝,你要让我急
死吗?”
    “让老佛爷担心,儿子知错了!”乾隆惭愧的说。
    “赶快跟我回慈宁宫去包扎!”太后拉着乾隆就走,大声喊:“宣太医!让钟太医、胡
太医、杜太医通通去慈宁宫!”
    “喳!喳!喳!”太监们忙不迭的应着。
    “哎,实在太小题大作了!”乾隆不情不愿的说。
    “如果皇帝还有一点孝心,就依了我的‘小题大作’!”太后生气的说:“我看,这个
宝月楼,风水不大好,皇帝还是少来为妙!”
    太后说着,根本不再看含香,拉着乾隆出门去了。乾隆无可奈何,只得跟着走,还不忘
投给含香一个安慰的眼神。
    含香还跪在那儿。张大眼睛,惊魂未定。
    当太后在宝月楼里生气的时候,漱芳斋正热闹得不得了。因为,永琪送了一个特别的礼
物给小燕子,那是一只绿色的大鹦鹉!
    永琪把鹦鹉架放在桌上,大家都围过去看。
    “哇!一只鹦鹉,好漂亮的鹦鹉!”小燕子欢呼着。
    “那只鹦鹉会说话!”尔康对大家解释:“五阿哥发现了、给了人家一个金元宝,非要
买回来不可!”
    “会说话?真的吗?会说什么话?”紫薇好奇的问。
    尔康没有回答,因为金琐过来了。尔康心虚的看了金琐一眼,不知道她对自己,有多少
的怨恨?这笔债,大概是欠定了。金琐也看了他一眼,眼光是复杂的。两人眼光一接触,金
琐就示意的看看房门,转身悄悄的往院子里走。尔康会意了,看到大家都围过去看鹦鹉,就
跟着金琐往院子里走。紫薇看在眼里,也情不自禁的跟过去了。
    两人站在院子里,金琐就急急的开了口:
    “尔康少爷,你什么话都不用再说了,我和小姐谈了整整一夜,把所有的结都解开了!
我好抱歉,造成你们的困扰。我现在完全想明白了,我希望,我们三个人还和以前一样好,
不要因为这件事,变得尴尬了。小姐永远是我的小姐,你也永远是我的尔康少爷!”
    尔康震动、意外、而安慰:
    “真的吗?你都想明白了?你和小姐谈了一夜?”
    “是啊!我感激你们以前为我想的,也感激你们现在为我想的!无论如何,以前是为我
好,现在也是为我好!谢谢你们了!”金琐忍着心里的痛,很明理的说。
    “金琐!”尔康感动极了:“我欠你太多了!但愿,我能用另外一个方式来还你!”
    紫薇听到这儿,就走了过去,诚心诚意的接口:
    “尔康,我们欠金琐一个美好的未来,我们一定要为这个未来而努力,让金琐有一天,
能够更深刻的感受到我们今天的用心!”
    “是!”尔康重重的一点头。
    紫薇就拉住金琐的手,看着尔康说:
    “我们都没有心病了,是不是?还和以前一样好,是不是?”
    “是!”金琐点头,肯定的说。
    三人对视,虽然每个人的情绪并不一样,虽然金琐的痛楚,也燃烧着紫薇和尔康。可
是,却有一种崭新的感觉,在三人中流转,大家似乎都如释重负了。
    金琐就笑着说:
    “我要进去看那只鹦鹉了,好像很神的样子!”
    三人回到屋里,看到大家正围着鹦鹉吆喝。众人七嘴八舌的喊:
    “说话!说话!赶快说话!”
    永琪用一支棒子,逗弄着鹦鹉,喊道:
    “鸟儿,快表演一下!说话呀!说话呀!”
    鹦鹉歪着头看看大家,就自顾自的梳理着羽毛。紫薇问:
    “你们在哪里找到的鸟儿?鸟店吗?”
    “不是,”尔康说:“这只鹦鹉是敬事房一个小太监养的,他训练了它很久,让它讲一
点吉祥话!五阿哥听到它说了一句,就当它是个宝贝,非买回来不可!在敬事房可会说了,
怎么这会儿一句也不说!”
    “逗了半天,它什么都不说!”小燕子有些失望:“我不相信它会说话,我这一辈子,
只看到一只鸟儿会说话!”
    “真的吗?什么时候看到的,会说什么话?”永琪追问。
    “什么话都会说,就是在下小燕子!”
    大家大笑。永琪又去逗弄鹦鹉:
    “喂喂!鹦鹉先生,鹦鹉阁下!给点面子好不好?赶快说话呀!”
    “它吃什么?可能要用吃的来引诱它,它才会说话!”小邓子说。
    “对对对!就算耍猴,也要用吃的东西来逗弄!”小卓子说。
    “我怎么忘了,这儿有葵花子!”永琪急忙拿出一包葵花子来。
    鹦鹉吃了葵花子,再度悠闲的梳理羽毛。永琪嚷着:
    “不说话,就不给吃的!赶快表演!”
    好不容易,鹦鹉“叽哩咕噜”叫了一声。明月欢呼道:
    “说话了!说话了!”
    “它说的是哪国话,我怎么听不懂!”彩霞问。
    “它说的是鹦鹉国话,你们当然听不懂!我看,五阿哥上当了!”金琐笑着说。
    金琐笑得这么坦荡。紫薇和尔康好安慰,彼此看了一眼,比较放心了。
    就在大家对那只鹦鹉都失去信心的时候,鹦鹉突然冒出一句话:
    “格格吉祥!”
    大家眼睛全部睁得好大好大。
    “它说什么?”小卓子问。
    “它说‘格格吉祥’!”小邓子小声的,好像怕打扰了鹦鹉似的说。
    小燕子也小小声的,不相信的,睁大眼睛说:
    “它真的说‘格格吉祥’?”
    大家全部惊喜交加的嚷出声:
    “格格吉祥?”
    “你们相信了吧?一只会说‘格格吉祥’的鸟!就因为它会说这句话,我才非买它不
可!小纪子说,只要耐心教它,它什么话都学得会!”永琪开心的说。
    “哇!这么聪明的鸟呀!我要让它念成语,念诗!”小燕子大乐。
    鹦鹉突然又冒出一句话:
    “坏东西!你这个坏东西!”
    “你说什么?”小燕子瞪着鹦鹉。
    “你这个坏东西!”鹦鹉重复着。
    “哇!一鸟骂人!真的是‘一鸟骂人’耶!”小燕子惊喊。
    大家全体大笑,笑得东倒西歪。
    “它有名字吗?”紫薇问。
    “没有!你们给它取个名字吧!”
    “我来取!我来取!”小燕子兴奋的跳着,看着鹦鹉。
    “坏东西!坏东西!”鹦鹉兀自嚷着。
    “哈哈!就叫你‘坏东西’!你这个坏东西!”
    “坏东西?这个名字有点不雅吧?”永琪说。
    “没有关系!小燕子的鹦鹉,叫作‘坏东西’,跟小燕子满配的!这叫作‘什么样的
人,养什么样的鸟’!”尔康说。
    小燕子对尔康掀眉瞪眼:
    “你又拐着弯骂我了!”
    众人已经兴奋的对鹦鹉嚷着:
    “坏东西!坏东西!”
    小燕子太喜欢了,以为鹦鹉已经养得很驯了,就打开鹦鹉脚上的铁链,去抚摸它。孰
料,鹦鹉一松绑,就噗喇喇一声,振翅飞去。小燕子急喊:
    “赶快抓住它!坏东西!回来呀!”
    尔康和永琪急忙去抓,哪里抓得住。鹦鹉就飞出窗子,飞到御花园去了。
    “坏东西!坏东西!快回来呀……”
    小燕子和大家,就全部追了出去。
    鹦鹉在空中盘旋了一下,“呼啦”一声飞上了树梢。大家仰头找着鹦鹉,伸手的伸手,
跳脚的跳脚。小燕子狂喊着:
    “坏东西!不要飞走呀!没有人喂你,你怎么办?赶快回来……”
    “在那边……在那边……”小卓子指着树。
    “好像飞到那棵松树上面去了!我去把它抓回来!”尔康说着,就一飞身上了树。仔细
一看,树上早巳没有鹦鹉了。他低头对下面嚷:“没有在这儿!去了哪里?看到没有?”
    噗喇喇一声,鹦鹉掠过大家头顶。小燕子跳着脚大叫:
    “飞到那边去了,上了屋顶了,我自己去抓!”小燕子一飞身,就上了屋顶。
    大家抬头一看,鹦鹉停在屋脊上面。小燕子正蹑手蹑脚的对那只鹦鹉爬过去。大家全部
仰着头,屏息观看。小燕子低低的说:
    “坏东西,不要跑,我来了!”
    小燕子爬向鸟儿,爬得惊险万状。好不容易,已经接近了。她伸手一抓,没抓住,脚下
一滑,身子骤失平衡,她惊呼出声:
    “哎呀……”
    鹦鹉受惊,噗喇喇的飞了。
    小燕子滚下屋顶。永琪早已准备好了,飞跃上去,接住她。说:
    “我就知道你会摔下来!你能不能小心一点,每次都弄得我心惊胆战!”
    小燕子跳落地,伸长了胳臂,大呼小叫:
    “别管我,我摔不着的!快去找‘坏东西’呀!等会儿飞出皇宫,就找不到了!我从来
没有看过这么会说话的鸟……大家快找呀!”
    噗喇喇一声,鹦鹉又划过天空。
    “看到了!看到了!坏东西!坏东西!快回来呀!”众人大叫。
    “飞到慈宁宫那边去了!哎哎,又飞回来了……”
    尔康和永琪,看着鹦鹉的去向,飞身去捉。
    小燕子跟着东窜西窜,嘴里叫个不停:
    “哎哎……在那边,看到了!看到了……你们小心,不要伤到它!抓的时候轻一点!哎
哎……那边……那边……”
    这样一阵大闹,把整个皇宫都惊动了,侍卫、太监、宫女……都奔了出来。
    太后、乾隆、晴儿也从慈宁宫跑出来观看。乾隆的手臂,已经用三角巾绑在脖子上,显
然刚刚医治过了。
    皇后搭着容嬷嬷也在远远的一角观望。容嬷嬷看到乾隆吊着手臂,就对皇后使了一个眼
色,说道:
    “看到没有?万岁爷确实受伤了。这次,娘娘在老佛爷面前,总算可以抬头挺胸了!”
就看着满花园窜来窜去小燕子说:“至于这个漱芳斋吗?依奴婢看,他们又忘了自己是谁,
又在制造状况了!你看太后的眉头皱得多紧!”
    皇后点头,静观其变。
    小燕子等人,已经找不到鹦鹉的踪影,小燕子看到侍卫,就大喊:
    “赛威、赛广、杜三、小李、喀什汉……你们赶快带人给我上树的上树,上房的上房,
帮我找一只鹦鹉,把它抓回来,可是,不许伤到它!听到没有?一根羽毛都不可以让它掉下
来!”
    “喳!遵命!”众侍卫答着。
    于是,众侍卫也纷纷上房的上房,上树的上树。这是侍卫们第一次,奉命找一只鸟儿。
大家东窜西窜,东找西找,就是找不到。
    噗喇喇一声,鹦鹉的声音又从空中掠过。
    “来了!来了……”紫薇说。
    “来了!来了……”金琐说。
    小邓子、小卓子、明月、彩霞纷纷跳着,伸长了手,又喊又叫:
    “在那边……在那边……赶快去抓啊……”
    一时之间,满花园的人,飞上飞下,窜来窜去抓鹦鹉,简直蔚为奇观。
    乾隆、太后、晴儿都看傻了,不知道大家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太后实在忍无可忍,问:
    “这到底是在干什么?有没有人可以告诉我……”
    太后一句话没有说完,一个黑影忽然从头顶掠过,接着,小燕子飞扑过来,伸手往太后
头顶抓去,太后被小燕子一撞,哪儿站得稳,整个人往后翻倒。
    “哎哟……哎哟……”太后大喊。
    乾隆大惊,急喊:
    “小燕子!你在干什么?”
    “我在抓‘坏东西’!”小燕子的眼光,追随着那只鹦鹉。
    宫女和晴儿慌忙扶起太后。太后大怒,扶着旗头,站稳身子,怒喊:
    “放肆!撞我一跤,还说我是‘坏东西’!反了吗?”
    “尔康!永琪!”乾隆急喊:“你们通通站住,不许飞来飞去了!告诉朕,你们到底在
干什么?”
    尔康、永琪、小燕子只得从树上、屋脊上跳落地,上前行礼。尔康禀道:
    “回皇上!是在捉一只鹦鹉,那是小燕子养的,名字叫作‘坏东西’!”
    “捉鹦鹉?”乾隆瞪大了眼睛,兴趣来了。
    小燕子这才发现乾隆吊着手臂,惊喊:
    “皇阿玛!你的手臂怎么了?”
    小燕子话没说完,噗喇喇一声响,只见一只绿色大鹦鹉,飞了过来,停在乾隆那受伤的
手腕上。乾隆弯着胳臂,瞪着那只鹦鹉,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小燕子立刻把手指放在嘴唇
上,对乾隆又是嘘着,又是做手势,让他不要动。小燕子就蹑手蹑脚的伸手过去,大家瞪大
眼睛看,人人屏息以待。只见小燕子一伸手,鹦鹉嘎的一叫,从容的展翅飞了。小燕子大喊:
    “赶快去抓它呀!大家帮忙呀!”
    一群侍卫急忙飞身去抓,鹦鹉没抓着,好几个侍卫,冲进了水池里。
    太后气得脸色发青。在远处观望的皇后,难得的带笑了,容嬷嬷也得意极了。
    忽然,皇后觉得有个东西落在自己的头顶,大惊,眼睛往上看。原来,那只鹦鹉,无巧
不巧的停在皇后的旗头上。皇后伸手就要去赶。乾隆大喊:
    “皇后!不要动!”
    皇后一惊,难得乾隆肯跟自己说话,心里又惊又喜,赶紧站着,大气都不敢出。
    只见小燕子、永琪、尔康和众侍卫蹑手蹑脚,从四面八方逼近。
    “大家小心,帮忙抓住那只鹦鹉!可别伤到它!”乾隆叮嘱着。心里,满高兴有这样一
个插曲,来打断太后对他受伤的追究,就跟着小燕子起哄了。
    连乾隆都下令了,众侍卫更是如临大敌。
    大家都看着皇后的头顶。容嬷嬷札着双手,弯腰看着那只鹦鹉,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瞪
大眼睛,屏息而立。
    这个场面实在是有趣极了。一位平时庄严无比的皇后,此时直挺挺的站着,头顶上停着
一只鹦鹉。一院子侍卫、格格、阿哥……大家虎视耽耽,蹑手蹑脚的逐渐逼近皇后,人人都
瞪着皇后的头顶。晴儿又看得津津有味了。
    皇后看着大家逼近,心惊胆战,动也不敢动。突然之间,尔康一声令下:
    “大家上去!抓住它的脚!不要抓头!”
    十几个人飞扑而上。噗喇喇一声,鹦鹉又飞了。
    皇后被这十几道力道,撞得在原地滴溜溜打转。身子摇摇摆摆,容嬷嬷急喊:
    “快扶住皇后娘娘呀!”
    众宫女赶紧去扶,皇后转得七荤八素,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把好几个宫女也带翻在地。
真是一团混乱。
    小燕子等人,顾不得皇后,又继续满花园飞窜。
    正在闹得不可开交,有个小太监跑了过来,一声呼啸,鹦鹉乖乖的落在他的手腕上。永
琪急喊:
    “链子!赶快把它拴住!”
    小卓子提了鹦鹉架跑过去。小太监很有经验的一栓,鹦鹉就绑回架子上了。
    大家全部松了一口气。小太监把架子递给小燕子。
    “还珠格格吉祥!奴才名叫小纪子,在敬事房当差!以后鹦鹉飞了,找奴才就对了!”
小太监恭恭敬敬的说。
    “原来,这只鹦鹉是你养的?”小燕子高兴的问。
    “是!很调皮的鹦鹉,可是,挺好玩的!”
    小燕子拿回了鹦鹉,好高兴,提着不放。
    乾隆清清嗓子,笑着看大家,大声说道:
    “好了!‘鹦鹉大闹御花园’这出戏,演到这儿,可以落幕了!大家散戏吧!该干什么
就干什么去!”
    “喳!”众侍卫、宫女、太监大声应着,纷纷散去。
    乾隆对小燕子直摇头。紫薇迎上前来,惊奇的看着乾隆的手臂:
    “皇阿玛,你的手怎么了?”
    “摔了一跤,受点小伤,不碍事!是老佛爷不放心,一定要宣太医。”乾隆说完,看看
太后,心里还记挂着含香,就对太后说道:“儿子送老佛爷回宫!”
    太后瞪了小燕子等人一眼,心想,这宫廷里是怎么了?有个会刺皇帝的妃子,皇帝纵容
如故!还有一群没轻没重的格格和阿哥,经常把御花园闹得天翻地覆,皇帝依然纵容如故!
她真是气不打一处来。勉强压抑着,非常不满的去了。
    小燕子根本没有注意到太后的不满,提着鹦鹉,一面往漱芳斋走,一面对着鸟儿一本正
经的教训着:
    “坏东西!我们定一个规矩,以后绝对不可以飞出去乱逛!听到没有?要认得你自己的
家,认得你自己的主人,听到没有?下次再这样给我出状况,我把你捉回来以后,就拔了你
的毛!听到没有?”
    “坏东西!坏东西!”鹦鹉嚷着。
    “它还会跟我吵架!”小燕子大惊。
    大家又笑得东倒西歪了。
    回到漱芳斋,大家还围着鹦鹉说说笑笑。正在说笑中,含香来了。
    小燕子看到含香,就高兴的嚷着:
    “快来!快来,我这里有个‘坏东西’,好玩得不得了!你来看,一只会说话,会骂人
的鹦鹉耶!”
    含香对鹦鹉没有兴趣,神色仓皇,脸色苍白,紧张的说:
    “我有话想跟你们说!”
    大家见含香这种神色,全部紧张起来。紫薇急忙上前抓住含香的手:
    “怎么了?脸色那么坏?刚刚我们大闹御花园,每个人都出来看热闹,就没看到你!发
生什么事了吗?你这几天都好奇怪!”
    含香环视大家,郑重的说:
    “我决定了!实行你们那个‘大计划’!”
    大家一惊。尔康急忙走到门口,对外面喊着:
    “小邓子!小卓子!你们在外面好好的守着,有什么人过来,马上通报!”
    “喳!”
    尔康把房门关好,金琐赶快去关窗子。门窗都关好了,大家就围着含香。
    “我已经没有办法了,”含香痛苦的说:“再不离开这个皇宫,我只有两个下场,一个
是‘死’,一个是‘疯’!我想来想去,蒙丹说得对,我不能这样完全被动,等着命运来安
排,我应该起来奋斗,创造自己的命运!”
    “为什么突然作这样的决定?”永琪问。
    “我告诉你们,我闯了一个大祸,我刺伤了皇上!”
    “什么?”众人大惊。
    “就是那天晚上,我们在这儿喝酒唱歌,等我回去的时候,皇上在宝月楼等我,说了好
多感性的话,拉着我不放,我一急,就刺了他一刀!”
    紫薇张大眼睛,恍然大悟:
    “怪不得,刚刚看到皇阿玛的手腕吊着,原来是你刺伤了他!可是,这几天他都没有怎
样呀!”
    “他叫我不要说,对你们都不要说,他也没有惊动任何人,每天都是我帮他换药,但
是,今天刚刚开始换药,老佛爷就来了!皇上告诉她是花瓶碎片割到,但是,老佛爷一股不
相信的样子!我想,我这次真的完了!”
    大家面面相觑,个个惊惶起来。这才了解,刚才太后的脸色,为什么那样难看。
    尔康最先恢复镇定,看着大家,有力的说:
    “不要慌!我们马上计划怎么把含香送出宫去,现在,是不能耽误了!如果老佛爷知道
了真相,含香是死路一条!绝对逃不掉了!听我说,我们等不及老佛爷过寿,这事得说办就
办!”
    “可是,含香这股香味怎么办?别忘了,他们以前私奔七次都跑不掉!现在,皇阿玛的
追兵不会比阿里和卓的追兵弱!”永琪说。
    “管他的!”小燕子急了:“顾不了那么多,我们还是用‘花瓣澡’来分散注意力吧!”
    “那怎么成?把全世界的蜜蜂都引来了,不是更加引人注意吗?”金琐摇头。
    “又怎么样?”小燕子转动眼珠说:“引人注意的是假含香,又不是真含香!蜜蜂和蝴
蝶分得出我们和含香的香味不一样,可是,追兵分不出!北京的狗不是新疆狗,没有经过训
练,它们也分不出两种香味有什么不同!到时候,一定满城乱追一气!”
    尔康看着小燕子,再看大家:
    “你们知道吗?小燕子说得有理!”
    “那么,我们上次的花瓣还有用!”金琐积极的说:“明天,要再去采更多的花瓣!我
想出一个办法,我去缝很多套子,在眼睛的地方挖两个洞,到时候,套在头上,大家蒙着头
跑,就不会被叮得满头包了!”
    “那……满街都是蒙着脸的人在跑,不是更会引人注意了吗?”紫薇说。
    “放心!我会雇很多马车,跑的时候,大家都在马车里!无论如何,马车跑起来比人要
快得多!”尔康说。
    “如果是乘马车跑,就简单多了!”紫薇看着大家:“也不必洗花瓣澡,每个人身上带
一包花瓣就行了!连尔康、永琪、柳青、柳红身上都可以带!”
    “紫薇和小燕子可以不必出动,总要有人在宫里绊住皇阿玛!”永琪沉思着。
    “什么时候实行?”小燕子好兴奋,急急的问。
    “不管怎样,明天先去告诉蒙丹,蒙丹一定会兴奋得昏过去!”永琪说:“还有好多
事,雇马车,准备干粮,路线图……还不能说走就走!”
    “还得编一个完整而有说服力的故事,等到含香走了,我们大家如何应付皇上和宫里的
追究?”尔康深思着,满屋子转,想点子。
    含香好紧张的看着大家,看到大家这样为她用尽心机,真是又感动、又紧张、又害怕、
又惶恐,矛盾得不得了。
    “我觉得好对不起皇上!他实在对我很好!如果不是先有了蒙丹,我相信我已经被他征
服了!”
    紫薇对含香合掌一拜:
    “拜托!不要把我们的犯罪感引出来好不好?那样,你就走不成了!”
    “不要再考虑这个考虑那个了!”尔康站住,对含香正色说:“含香,这两天,你要特
别小心,好在皇上有心保护你,我料想你还不至于马上有危险!如果太后问起来,一定要死
守秘密,不能供出你伤害了皇上!无论如何,要给我们几天时间来筹备。到底怎么出宫?我
还要好好的计划一下,可能就像当初小燕子出宫一样,用最简单的办法,化装成小太
监……”
    尔康的话说了一半,外面传来一声太监的通报:
    “老佛爷驾到!”
    声音就在耳边,大家大惊,个个吓得脸色苍白。尔康就紧急告诫大家:
    “镇定一点,我去开门!”
    大家屏息的屏息,拍胸口的拍胸口,赶紧站成一排,面对门口。
    尔康房门一开,大家全部请下安去。
    “老佛爷吉祥!”
    门外,小邓子和小卓子听到声音,紧紧张张的奔进来。问:
    “老佛爷在哪里?老佛爷在哪里?”
    大家看门外,哪里有太后,大家面面相觑。这时,又一个声音传来:
    “皇上驾到!”
    大家又一惊,小邓子、小卓子急忙往外跑,两人撞成一堆,揉鼻子的揉鼻子,揉脑袋的
探脑袋,一面手忙脚乱的甩袖跪倒:
    “万岁爷吉祥!”定睛一看,什么人都没有,两人呆住了。
    小燕子忽然明白了,抬头看着那只鹦鹉。只见那只鹦鹉扑着翅膀尖叫:
    “奴才该死!奴才该死!”声音和小太监的声音如出一辙。
    小燕子对着鹦鹉挥拳踢腿,大骂:
    “原来是你在捣蛋!你该死,真的该死!居然骗我们!你这个坏东西!坏透了,吓死我
们了!我给你改个名字,叫‘小骗子’!下次再说谎,我拔你的毛!”
    大家惊魂甫定,看着鹦鹉,不禁失笑。尔康就拍着永琪的肩膀说:
    “你就是要买鹦鹉,也不该买一只小太监训练的鹦鹉!”
    ------------------
  文学殿堂疯马  扫校
    由著名的晓军做再次精心校对

上一页    下一页